「你剛才……」

易晴雯驚駭的看著于飛,並不明白剛才是怎麼回事。

「我只是嘗試著祭出金丹,想不到威力如此強大,直接把你們震傷了。」

小和尚苦笑道:「你這金丹也太恐怖了,簡直讓人無法想象。」

于飛嘿嘿乾笑,沒有多說什麼,開始為兩人療傷。

夜色下的千峰島顯得詭異無常,特別是第一防線外,一頭頭凶靈在夜色下顯化,每一頭凶靈的頭上都有一團黑霧,那是凶靈的特徵。

第一防線內,一座座山峰在搖晃,鎮壓在底下的凶靈在咆哮,拚命的想要撕裂山峰,從地下冒出來。

島嶼中心方向,一道道光芒拔地而起,那是有高手在激戰,但卻不知道是誰。

于飛站在山頂,這兒沒有凶靈打擾,暫時算是比較安全的。

進入金丹境界后,于飛開始進一步研究鼎天訣,上面有關於金丹的運用,如何攻擊,如何防禦,這些都對於飛有大用,他需要逐一去領悟。

這一夜,于飛沒有妄動,就在峰頂吸納靈氣,煉化體內的真罡,領悟金丹的運用。

半夜,于飛把眾女放出來,讓她們親眼目睹了千峰島的慘烈廝殺。

無論是修士之間的戰鬥,還是石獸與凶靈之間的戰鬥,全都異常慘烈,超出了眾女的想象範圍。

清晨,于飛把眾女收入了百花爭春圖,僅留下羅娜與靜雲陪在身側。

于飛牽著兩女的小手,帶著小和尚進入了第二區域,這裡修士眾多,分佈著不少高手。

一片樹林中,一個搖晃的身影在吃力的奔走,幾次跌倒又爬起,渾身鮮血淋漓,生命似乎已經走到了盡頭。

努力掙扎,不甘放棄,可他最終還是倒在了樹林中,鮮血染紅了大地,時光吞噬了他的生命,讓他意識逐漸模糊。

不知道什麼時候,于飛出現在了這片樹林中,看到那個倒在血泊中的身影,俊美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複雜之色。

封神之召喚猛將 「我說過不殺你,可你最終還是要死在這。」

于飛放出易晴雯、王夢竹、王光秀,口中發出了一絲莫名的嘆息。

看著地上的王天虎,易晴雯眼神淡漠,王夢竹輕呼一聲,王光秀一個箭步衝到他身邊,大量真元輸入他的體內,很快就喚醒了他。

「天虎,我是姑姑。」

王天虎吃力的睜開眼睛,視線很是模糊。

「姑姑…你…怎麼在…這…」

「快別說話,我為你療傷。」

「我不行了,五臟已碎,經脈全斷,你…你要…保重…」 「咯嗒嗒」

隨著探照燈光的照射,地上的那個滿身血氣腥臭的披髮惡漢,身上突然發出了一陣怪異的敲擊之聲,接著卻是四足著地,如同野獸一般,脊背一拱,猛地向前一竄,再次向我的身上撲了過來。

「找死」

見到那惡漢的舉動,我雙眉一豎,手裡的打鬼棒閃電出擊,正中他的面門,一聲輕響,將他戳了回去。

「噗通」

被我一擊命中,惡漢滾落在地,幾個翻滾之後,起身奪路而逃,飛也似地向著側里竄逃而去,不幾秒鐘就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也就這點本事而已,」眼看這那個惡漢的身影消失在探照燈的光芒之中,我有些自得地暗笑了一下,但是隨即卻是禁不住一怔,似乎想到了什麼。

不對,我怎麼能把它放跑呢?它現在可是上了鬼猴小白的身了。它這麼一跑,那鬼猴小白不是也要跟著失蹤了嗎?

當下想到這個事情,我不覺心中有些焦急,連忙跑到營地邊上,朝鬍子的睡袋上踢了一腳,喊了一聲道:「出事了,起來守著」然後則是發足狂奔,向著鬼猴小白逃跑的方向追了過去。

山谷裡面,沙石混亂,地形崎嶇,鬼猴小白身體輕盈,奔跑的時候,大多都是沿著峭壁的側斜面,而且還上躥下跳的,腳印並不是很清晰。

我一路追蹤下來,最終還是跟丟了。

當我停下來腳步。仔細觀察一下周圍的環境的時候,這才發現。我似乎無意之中,走進了一處非常隱秘的狹窄裂隙之中。

那裂隙只有不到兩米寬,兩邊岩壁豎直向上,猶如刀刃一般,兩邊不知道到底有多深遠,一眼難以望到盡頭,腳下的地面之上,則是布滿了碎石和白骨。還有一些散落的毛髮,整個裂隙之中,雖然沒有風,可是卻陰氣襲人,寒冷異常,置身其中,讓人頓生墜入古墓深處的感覺。

這是什麼地方?

心下好奇。我微微皺眉,躊躇了一下之後,不覺是把探照燈戴到了頭上,然後則是一手打鬼棒,一手陰魂尺,小心翼翼地向著裂隙的底部探測了過去。

行進了不到五十米的距離。猛然間前方一個黑影顯現,用探照燈一照,赫然發現那是一個非常高大的人類背影。 易燃的青春 那人距離我大約五六十米的距離,目測至少有兩米高,肩膀幾乎有一米寬。整個人看起來簡直如同鐵塔一般,站在那裡。 做你的夢中新娘 整整堵住了大半個裂隙通道。

猛然見到那個身影,我微微一愣,沒敢繼續向前走,而是停在原地,沉聲問道:「什麼人?」

沉聲喝問了好幾次之後,那個身影都沒有迴音,這不覺是讓我心下有些好奇,大約猜到,那可能就是一座石雕,不覺是向前走了幾步,靠近那身影的背後,仔細看了一下,發現那果然是一個石雕。那石雕是有青色的石頭雕刻而成的,石料的顏色和衣服的顏色很相似,因此不靠近看的話,不太能辨認出來到底是不是活人。

發現那是一個石人,我心下鬆了一口氣,側身從石人的側首蹭了過去,準備沿著裂隙繼續往前走。

繞到了石人的前面之後,我吁了一口氣,非常自然地先抬眼向裂隙的底部看了看,發現那裂隙的底部依舊是一片黑暗,深不見地,接著我則是再次非常自然地扭頭向那石人的看了過去,想要瞧瞧那石人的面部是什麼樣子的。

這麼一看之下,我不覺是一驚,心裡瞬間一陣電流劃過,似乎捕捉到了什麼。

那石人的雕工並不是很精細,身上連衣褶子都沒有,面部更是闊嘴大鼻頭,相貌兇惡。最奇特的就是,那石人的臉上只有一隻眼睛。那眼睛處於石人鼻樑之上,額頭之下,處於中間的位置。由於只有一隻眼睛,這一隻眼睛就有些被過分放大,那大小几乎抵得上別人兩隻眼睛的面積,所以,雖然只有一隻眼睛,這一隻眼睛卻是格外醒目,非常扎眼。

除此之外,石人的一隻手還按在了胸口,似乎手裡還抓著什麼東西。

我有些好奇地皺了皺眉頭,最後還是來到了石人的身前,彎腰低頭向那石人的手裡看了過去,想要看看他藏了什麼寶貝在胸口,但是這麼一看之下,我卻是赫然發現,那石人的手心之中,不是別的,正是一顆眼珠子一般的小石球。那小石球上面,刻畫著眼珠子的線條和輪廓,看起來,應該確實也是一顆眼珠子。

這就怪了,看到這裡,我大約明白到,這個石人,很有可能是曾經生活在這個地域的人們,所遺留下來的遠古圖騰。

可是,搜索枯腸,一時之間,我卻是找不到以一隻眼睛的石人形象為圖騰崇拜的古老民族。難道說,曾經生活在這個地方,雕刻這座石人的那些人們,是一個非常隱秘的民族,他們極少為外人所知悉?

帶著心中的疑問,我沿著裂隙繼續向前走了下去,想要看看那裂隙的底部,有沒有什麼比較離奇的古物遺迹。

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當我來到裂隙的底部的時候,一個非常熟悉,但是又非常詭異的畫面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一扇古樸斑駁,沙土半掩的石門,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那石門無論是大小還是材質,都與我們白天在外面發現的那扇石門,一模一樣,最要命的是,那石門之上,也雕刻著一隻眼睛。

突然見到這麼一堵一模一樣的石門,我禁不住一愣,心裡的感覺有些奇特,懵懂之中,本能地覺得這兩扇相同模樣的石門之間,應該有著什麼分不開的干係,但是一時之間又找不出具體的聯繫之處。

就在我看著那堵石門,兀自沉思,然後轉身準備離開那堵石門的時候,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時候,那堵石門卻如同潘多拉魔盒一般,緩緩地顫動了一下,發出了一陣「咯啦啦」的輕響。

「咦,這門能動?」猛然聽到聲音,我禁不住踏前一步,抬起手裡的打鬼棒,頂著其中的一扇,看似有些鬆動的石門,緩緩用力,然後,果然,那石門在我的推動之下,發出了一陣「咯啦啦」的響聲,打開了。

石門打開之後,我本能地向後退了一步,並沒有急於走進去。我知道,一般來說,類似這種塵封了千年的石門,一旦打開,裡面將會釋放出極為陰毒的氣體。尋常人,一不小心,只要嗅上一口,說不定就會立即斃命。雖然我不是很懼怕毒氣,可是畢竟會因此感到不適,所以,我還是小心為上,向後退了一步。

站在半掩的石門前,靜靜地等待了幾分鐘,覺得毒氣釋放地差不多之後,我這才小心翼翼地走到石門前,彎腰低頭,向石門裡走了過去。

一邊向石門裡面走,我一邊謹慎地向石門後面望了過去,提防著意外狀況的發生。

一般來說,古墓的入口都有機關什麼的,所以,我還是小心為妙。

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伸頭進入石門之後,第一眼所看到的東西,不是什麼機關,也不是什麼鎮墓石雕,更不是什麼棺材和屍體,卻是一個長滿灰色長毛的頭顱,那頭顱上兩隻圓眼,黑亮發光,幾乎與我面對面,嘴對嘴碰到了一起。

「嘰呀」

猛然間,差點與那長毛的頭顱撞到一起,我還沒有反應過來,那東西已經是發出一聲尖叫,掉頭向墓穴的深處竄逃而去了。

這麼一看之下,我才發現,那毛頭不是別的,正是鬼猴小白。這鬼東西居然是先我一步進了墓道。

看來,那個上了它身體的陰魂,原本就是屬於這個墓穴的。

當下,想通了這些,我心裡反而放鬆下來,不再感到緊張,而是非常坦然地走進了石門後面的墓道之中,直起身左右看了看,發現這是一條幹燥的砌石甬道,兩側的石壁之上,都是一些斑駁脫落的浮雕壁畫,頭頂的石壁上,則是一路畫著一顆眼珠子,如同鬼眼一般,一溜延伸了下去,使得人站在墓道裡面,似乎一直有人注視著一般,感覺非常不自在。

我站在甬道的入口處,微微眯眼打量了一下墓道,發現墓道深處,雖然陰氣濃重,黑影爍爍,但是總體來說,並不是非常凶煞,知道這裡大約由於年月日久,而且墓門鬆動,早就走了風,陰魂煞氣並沒有真正形成,並非是一處大凶之地,心下不覺放鬆了起來,不再擔憂什麼,抬腳踏步,就沿著墓道向前走了過去。

向墓道中走去的過程中,我時而還看到鬼猴小白的身影,在我的前方一閃而逝,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卻是一直都沒能真正追到它。

我向前走了大約數百米的距離,感覺甬道已經深入到山體的深處了,卻依舊沒有見到盡頭,這不覺是讓我心中有些感到怪異,覺得這墓道有些忒長了。

當下,我猶豫了一下,發現自己這麼孤軍深入,並不是什麼明智之舉,最好的情況,還是先出去,和大家會合之後,一起來探索這個地方。

這麼一想之下,我就想要先撤出墓道,先出去再說。

可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當我回頭向前看去的時候,這才發現,就在我身後不到十米遠的距離,居然就是我方才進入墓道的那扇石門。 (二更送上,求月票。)

頭一偏,王天虎吐出了最後一口氣,並沒有留下太多話語,就這樣走了。

王光秀大悲,傷心的哭了。

王夢竹也有些傷感,平日兄妹二人的感情還算不錯。

「他是被人以掌力震碎五臟六腑,全身經脈而死,殺他的應該是一位七重天修士。」

于飛靜靜的講述,表情很淡漠。

王夢竹拉起王光秀,兩人找了個地方把王天虎給埋了。

樹林中,一雙幽暗的眼睛在密切關注,無聲無息,連于飛都沒有察覺。

埋葬了王天虎后,王夢竹、王光秀各自回到了百花園中。

易晴雯陪在於飛身邊,一行五人朝著島嶼中心方向靠近。

樹林中,一雙雙幽靈般的眼睛時隱時現,透著殺戮。

在一處茂密叢中,一口八角井蒼老而古樸,井底傳來嘩啦啦的鐵鏈聲,給人一種陰森詭異的恐怖感覺。

在這口八角井旁,六頭凶靈時隱時現,不時有凶靈探頭往井底凝望,口中發出了聽不懂的廝鳴,像是在呼喚著什麼。

當于飛一行五人從數裡外路過,六頭凶靈全都變得情緒焦躁,口中發出了暴烈的吼叫,震動整片樹林,嚇得第二區域內的修士四下逃亡,遠遠的閃躲。

于飛有所察覺,但認真探索之後,最終沒有靠近,而是帶著身邊之人快速離去,似乎也不願意招惹。

登上一座大山,在山腰下的一處深谷中,于飛一行五人遇上了麻煩,被十三個古代修士給團團圍住。

靜雲是五人中實力最弱的一個,目前屬於六重天巔峰。

羅娜是異能者。在精神領域的異能極其可怕,能夠抗衡七重天,甚至是八重天境界的高手。

于飛留意著這些古代修士的衣著,全都是明朝服飾,這讓他一時間很難分辨這些人來自三個小世界中的哪一個。

武周玄聖界雖然是大周後裔,但期間也吸納過一部分不同時期的修士,只不過沒有劃分獨立的部落。

這一點,大夏太皇界與宋玄天都界就做的比較好,比較系統化。能夠更容易辨別修士的出身年代與來歷。

「拿下他們再說。」

十三位古修實力出眾,且人數眾多,根無心詢問,打算先擒下於飛五人,然後再慢慢審問。

這種做法是很正常的。對於實力雄厚的一方,可以省去不少手腳,根沒必要與敵人浪費精力。

于飛劍眉一挑,這些古修不問青紅皂白就準備擒人,這是根就沒把于飛五人放在眼中。

于飛掃了一眼十三個古修,十男三女,四個八重天。九個七重天,整體實力確實可以力壓于飛幾人,只可惜他們太小看于飛這個七重天高手了。

如果是普通的七重天修士,自然逃不出十三位古修的手掌。但是碰上于飛,那就只能說算他們倒霉了。

小和尚、易晴雯主動展開反擊,施展出翻天掌、靈犀手等絕技,全都是以一敵二。被敵人纏住。

靜雲修為不足,靜靜的站在於飛身邊。眼神平靜的看著這些古修。

羅娜進展神速,如今已是五重天境界的修為,自身的異能結合修鍊的法訣更是威力大增,雙眼湧現出兩個神域漩渦,對上了一個八重天境界的高手,展開了精神攻擊。

于飛左手牽著靜雲,淡漠的看著飛來的四個修士,全都是七重天境界。

因為人數懸殊的關係,十三位古修並沒有全部出手,只是派出了九大高手,其中一個八重天修士被羅娜攔下,其餘八人分為四組,採用兩人夾擊的方式,意圖速戰速決,一舉擒下於飛等人。

沖向于飛的四位明朝修士裡面,有一人施展的是西邪宗的翻天掌,另一個施展的絕技是血影門的陰煞絕魂劍。

于飛有些意外,嘴角泛起了迷人的笑容,施展出天璇七絕掌,一道炸雷憑空而現,讓大地都為之顫動,虛空都為之波動。

四個衝來的修士被那可怕的震蕩波瞬間震飛,一個個怒吼咆哮,滿臉驚容。

下一刻,倒飛而出的四人突然折回,一個個驚怒交加,全身真罡不斷的外放,試圖震傷于飛,擺脫他的掌控。

于飛鬆開靜雲的小手,人如幽靈般一步邁出,飛來的四個七重天修士瞬間化為血雨,全身真罡被眨眼吞噬吸干,身體則轟然破碎,那場景簡直恐怖。

外圍觀戰的古修一個個駭然失色,于飛僅僅一招就殺了四大高手,這等手段就是八重天境界的修士都做不到。

「殺了他!」

驚醒之後的圍觀者迅速衝來,雖然震驚于飛的可怕,但卻沒有退縮。

總裁的甜蜜小嬌妻 于飛冰冷一笑,迎上了衝來的四位高手,其中八重天境界的高手就佔了三位,戰鬥力十分驚人,各式各樣的攻擊落在於飛身上,打得他東倒西歪,橫飛出去。

靜雲臉色驚變,張口欲呼,卻發現於飛渾然無事,身體衣服多處破碎,可是他的身體卻沒有絲毫損壞,反而綻放出金色的光芒。

這是于飛有意為之,他想嘗試一下自己的肉身到底強悍到了什麼程度。

結果八重天後期的高手夾畢生修為,施展出打殺招,打在於飛身上也僅僅只能把他震飛,根傷不了他分毫。

如今的于飛,萬獸不滅體已經達到了真正的金剛不壞,至少八重天境界的修士奈何他不得。

那些劍芒刀罡劈在於飛身上,濺起無數火花,卻連痕迹都不曾留下,一層層金色的光華流淌在於飛全身上下,他就好似一尊金甲戰神,堅不可破!

「你這是什麼防身術,金剛不壞,還是金身不滅?」

一個八重天高手怒視著于飛,大聲吼道。

「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

于飛雙手連拍,擎天巨手如天神之怒,從雲端落下,打得敵人吐血狂飆,卻又無處可躲。

四個敵人中,有一個八重天境界的女修,三十齣頭,姿色中上,只是神情十分冷漠。

用現代人的話說,領高強的女人大多冷酷,說動聽一點叫著冷傲,直白一點就是裝逼。

另外兩位女修此刻正在聯手圍攻易晴雯,三人打得火熱,已進入白熱化階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