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咱們不能讓道頓家族的人就這麼罷手,但是可以通過其他的方式,讓那些想要給華夏一個教訓的國家,一個深刻的印象!

咱們十一馬上就要到了,到那個時候,有了燕京軍區的快反部隊,有了最新的遠程洲際彈道導彈,有了中程彈道導彈,有了新型的武裝直升機。有了新型地戰鬥機。有了新型的驅逐艦和導彈護衛艦以及核潛艇,咱們就能威懾不少國家。

至少在陸戰裝備下。咱們的坦克、裝甲車以及火炮都是世界一流的裝備,想要給華夏臉色看的國家,都要考慮一下300多萬的戰士能不能答應。」楊靖眼中厲芒一閃,華夏在首長之後,都一直走大力發展經濟的道路,在國際上的態度不斷軟化。

導致前世不少國人都大罵領導人沒魄力,大罵軍隊沒有骨氣,有了一點勝利就舉國歡慶,哪像在首長手下的時候,南越不聽話,那就教訓一下他,力壓周邊各國。

長一不到了,米國馬上就炸了華夏地大使館,試探華夏新一代領導人的魄力和容忍的底線,結果華夏只是口頭上說幾句,連個限制進口的法案都沒出台,簡直讓世界人民都看到了華夏的軟弱。

這樣的後果,就是南越等國不斷侵擾南海,西邊兩省不斷鬧事,華夏各地因為招商引資的關係,著實引進了不少cia和mi6的特工,這些擅長側翻政權,挑動生事的特工,在華夏確實惹出了不少事端。

這都是領導人軟弱地結果,如果換了首長在,換了主席在,誰敢就這麼挑釁華夏地虎威?哪怕那個時候華夏的軍事實力還很弱小,哪怕那個時候華夏還很貧窮,可是華夏永遠不缺為國捐軀地英勇戰士,永遠不缺為國付出的科學家和普通老百姓。

眾志成城、團結一心的華夏,才是西方國家所懼怕和擔憂的,到了前世一心只想發展經濟,不斷容忍被挑釁的華夏,已經沒有了主席他們那個年代的精氣神,已經沒有了誓死一戰的決心和魄力,沒有了讓舉國人民奮勇抗敵的信心。

「對了,十一的國慶大閱兵,上面讓你回去了沒有?」衛鋒華沒有了繼續和楊靖談論國家未來發展的心,畢竟作為高層領導,說這些還是有些忌諱的,再說現在楊靖雖然是楊系未來的接班人,可是始終年紀還是太輕了,衛鋒華怕話說的太多,將來被楊靖無意說出去的話,那他的前途就徹底沒了。

楊靖似乎也理解到衛鋒華不可能和外公他們那樣跟自己暢所欲言,因此也沒說什麼,聽到他的問話后,不由的搖了搖頭,「這邊的事情必須要有人坐鎮,再說寰宇和無線都會有攝影師和採訪團前往燕京,在東港一樣能夠看到直播。」

衛鋒華聞言點了點頭,目前上面的決定還沒有定下來,到底是把戒指交出去,還是武裝進駐東港,現在還沒有命令下來,因此楊靖此時回燕京並不太合適,畢竟這個事情是他搞出來的,道頓家要的戒指也是楊靖的,有什麼決定下來,都跟他有關係。

「先讓深藍的部隊原地休息,安排偵察連的人暗中潛入東港,把英格蘭軍隊在東港的駐地全部查探清楚,雖然咱們在東港有很多可以動用的勢力,可是軍中也必須要有自己的一套情報體系,這個事情可以由軍情局在東港的分部給予支持。

如果上面的決定一下,那麼咱們就必須在第一時間準備進入東港,石崗軍營是空軍基地,必須要在第一時間拿下來,至於城區的話,有向家和霍家的幫助,咱們推進不會出現問題。」楊靖見沒什麼事情要跟衛鋒華說了后,就把一些準備工作布置了下去。

現在楊靖的身份是特勤局外勤處副處長,涉及國外的工作,他都有權利安排,因此指揮衛鋒華也不是什麼越級違規的事情,衛鋒華對於這點也明白,因此點頭之後通過軍用電台,通知了深藍的部隊。

衛鋒華在東港沒地方安排,太平山的安全級別很高,因此楊靖直接把他留在了這裡,鄧琪這段時間忙著處理新聞戰的事情,因此大多數時間都住在寰宇大廈,而王小珊和馮艷也被嚴密的保護了起來。

她們都在自己家的別墅中,因此在太平山別墅,只有楊靖和衛鋒華住,其他的都是保鏢和傭人,加上衛鋒華的十幾名警衛員,倒也不會顯得擁擠。 「爸爸,這次我們要不要應戰。」剛剛被上官無極急招回來的上官嫣然稍稍了解了一下情況之後問道。

上官無極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坐在上官嫣然身邊的她的堂哥上官烈已經說道:「為什麼不應戰,如果這次我們不應戰的話,那以後我們上官家族的人還有什麼臉面在武林中立足,你們說是不是。」上官烈最後一句話顯然是想挑起家族裡其他的人對上官嫣然的不滿。

對於自己的這位堂妹,上官烈真的是嫉妒的很。從小到大,什麼都和自己爭(實際上真實的情況是他什麼都要和上官嫣然爭)。別的都不說,就說祥瑞集團的總經理職業,原本應該是屬於他的,可是到最後她卻橫插一腳,硬生生的將總經理職業給搶了過去。還有最讓上官烈無法忍受的是,家族裡幾乎所有的人都寵著他。就連他的父親也是一樣。有時候他甚至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上官家族撿來的,要不怎麼同時上官家族的人,待遇就相差那麼大。

被上官烈這麼一挑動,幾乎所有的三袋弟子紛紛說道:「沒錯,我們應戰,如果這次我們退縮了,那下次我們根本就沒臉再出來混了。」

應戰還是拒絕,現在擺正上官無極面前的是兩條很難的選擇,無論選擇哪一條,可以這麼說,對上官家族都沒有任何的好處。

和上官無極同樣煩惱的還有慕容家族的慕容伯。

在慕容家族的議事堂里,慕容伯手中握這和上官無極手裡一樣地挑戰信,他的臉上同樣是一臉的嚴峻表情。

「大哥,這還有什麼好考慮的。直接應戰就是了。我就不相信,憑握慕容劐幾十年地功力,還會輸給一個小娃娃。」慕容劐滿不在乎的說道。

對於慕容劐,慕容伯和慕容千都很了解。所以對於他的話兩人直接左耳進右耳出的過濾掉了。甚至慕容伯心中在想,事情要真的是你想的那麼簡單,那好還用的著那麼煩嗎。

確實,慕容伯很煩。他和上官無極一樣在煩這次到底該不該應戰。從對方能夠悄無聲息的將這份挑戰書擺到自己大本營的議事堂里,這就足以說明人家是個高手。要知道,比較上官家族,慕容家族的戒備那可以稱地上是頂級的了。自從上次被人偷偷潛進來(就是歐陽)虜走自己的寶貝女兒慕容思后,慕容家地戒備再次升級。不僅是家族裡的子弟兵分出大半二十四消失守護在家族的各個角落。甚至還專門花大價錢請來了國際一流的保全公司給自己看門。就這樣還被人潛進來再悄然離開,慕容伯自問就算是換成自己也根本做不到。

同時根據慕容家的情報顯示,這次這位上門挑戰地神秘人應該就是今年心冒出來的一個新秀高手。出道不到半年的時間竟然瘋狂挑戰武林各大門派和家族。短短半年不到地時間。已經先後有十三個門派敗在他的手上,其中一個門派滿門被滅,其他十二個門派則被迫退出武林五十年。也就是說在未來的五十年裡。這十二個門派將不得過問武林中的任何事情。

「大哥,這人到底是上門來頭啊?怎麼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慕容千想了想之後詢問道。

慕容伯微微搖了搖頭,苦笑的說道:「根據我們的調查,我們只知道此人名叫彭寬,是奉天集團董事長彭萬里的獨子。不過奇怪的是。彭寬早在十來年前應該就已經死了,怎麼現在還好好的活著。」

「這怎麼可能,難不成他死了之後變成了鬼。」慕容千睜大了眼睛一臉地不可置信。其實不要說是他。這要說出來只要腦子沒有壞的第一個反應應該都是和他一樣不相信。是啊,人死了的話怎麼可能還會四處挑戰別人呢?

「雖然我也不怎麼相信,但這確實是事實。只不過在彭寬死了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也不清楚了。實際上,這中間那麼些年的時間裡,我們對於彭寬的調查也是一片空白。」慕容伯說道。

「哼,管他是什麼人,不管是死人活人,明天他要是敢來的話。看我怎麼收拾他。」慕容劐並沒有因為慕容伯的話而對彭寬有絲毫的警惕。在他看來,即使彭寬從娘胎里就開心練武,到現在也不過二十來年的功力。憑他四五十年的功力,他還真的不相信自己會輸。

……

雖然歐陽已經知道彭寬要去挑戰上官家族和慕容家族,但這對於他來說並不怎麼感興趣。現在他已經了解了彭寬體內那股神秘能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誠然基因改造之後人確實有可能會成仙。但那又怎麼樣?在神的眼中,仙和人其實並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差別。因為他們都是螻蟻。尤其是像歐陽這種即使是在神中也是頂級存在的超級牛逼boss級的神,仙對於他來說更是不值一提。畢竟,神的境界不是簡單通過完善基因就可以達到的。

不過經過一夜的睡眠,歐陽倒是想到了一個能夠快速將一個凡人變成神仙的方法。

其實對於歐陽來說,要將一個凡人強行從人變成仙人那還是很容易,畢竟他是無所不能的神不是。甚至讓他憑空創造出一個仙人來說那也不是什麼難事。但為什麼歐陽不施展大神通將自己的父母還有老婆強行變成仙人呢?原因很簡單,心境。

修為歐陽可以強行提高,但一個人的心境卻不是什麼人可以改變的,就算是神也不行。心境不能上去,就算是你的修為再怎麼高,但也隨時都有可能會被體內的真元力或則仙元力反噬。那樣可就神形俱滅了。

但現在出現了這個基因改造,歐陽心中萌發了一個瘋狂的想法。以他的本事將一個人的基因修改到完美的狀態,那應該不算什麼難事吧。更何況還有亞神這個領先地球不知道多少萬年之久的外星「科學家」在,相信以亞神他們星球的科技,他們那裡的人類基因應該已經很完善了。

真元力或則仙元力還有其他任何能量都會反噬,可是這種因為人類基因逐步完善而演變出來的能量,它卻並不會反噬。所以也就少了神形俱滅的危險。

想到這裡,歐陽睡不著了,一個翻身從那張大床上滾了起來。現在他很需要一個試驗品。

正當歐陽興緻勃勃的穿衣服然後出門找試驗品的時候,褲子口袋裡的破手機非常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這讓歐陽很是鬱悶。甚至,他都有些懷疑這手機是不是也具有自己的思想了。要不怎麼每次都在他剛起床的時候響。

————

雖然很不想接,但看了看來電號碼之後,歐陽稍稍考慮了一下還是接吧。因為電話是他的新「女朋友」海妮亞打來的。

「瓊斯小姐,我說你也太早了吧,現在才幾點啊?」歐陽苦笑的說道。

「還早,歐陽,現在都已經快中午了,你竟然還說早,難道你現在還在睡覺?」海妮亞吃驚的說的。亞吃驚的說的。

「呵呵,剛剛才起床。怎麼啦海妮亞,這麼早打電話給我有什麼事嗎?」歐陽問道。

電話那頭海妮亞稍稍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你還記得昨天答應我的事情嗎?」

「當然,不就是假扮你的男朋友嗎,我當然記得。怎麼啦?」歐陽不解的問道。

「是這樣的,明天我是我的生日,我想邀請你參加我的生日宴會。另外順便幫我解決一個大麻煩。」海妮亞道。

「沒問題,我明天一定準時參加。」歐陽毫不猶豫的說道,反正這兩天兩個老婆都跑掉了,自己正愁沒事情可干。

既然明天是海妮亞的生日作為她的「男朋友」,歐陽當然要給她準備生日禮物了。所以要出去找試驗品的事情自然也就要先放一放了。至於送什麼禮物給海妮亞,這點歐陽並不當心。這年頭有錢的話,什麼東西買不到。而且以歐陽現在的經濟實力,要什麼東西還需要買嗎?只要他開口,估計很多人都會拼了命的送過來給他。

歐陽打了個電話給坐鎮創神集團總部的付生,讓他給自己準備一件獨一無二的禮物。

接著付生也是一個電話交代下去,頓時創神集團旗下的珠寶公司立刻高速動員了起來。尤其是珠寶公司的負責人,情緒更是高懲。開玩笑,能給創神集團的幕後老闆準備禮物送人,如果歐陽能夠對於他準備的禮物滿意的話,那前途可就光明了。當然,作為創神旗下分公司的負責人,他的前途已經是一片光明了。 .

「首長。[百度搜索www.xianjie。me]楊靖的報告就是這些。您看咱們應該如何決定?」唐國林在掛斷楊靖電話后。急忙出門。前往首長的四合院。向他彙報了楊靖的推測和計劃。看到首長沉思不說話后。唐國林只能開口詢問。

「小唐啊!你還是這麼性急!」首長聽到唐國林的問話后。不由的呵呵一笑。在私人秘書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向著屋外走去。

「跟我老頭子到外面走一走!」首長鬆開秘書的手。雙手靠到後背。對著唐國林說了一聲后。直接率先往外走去。

唐國林聞言趕緊上前幾步。跟在首長身邊。落後半步的距離。形影不離的在旁邊護著首長。以免他突然出現什麼意外。私人秘書跟在兩人不遠處。既保證了距離。給首長和唐國林留下了談話的私密空間。又能夠在第一時間趕到首長身邊。

「楊靖那小子從加入特勤局就沒消停過一天。別看他在外面風光無限。可是付出的努力和代價。咱們都清楚。這次的襲擊事件。說實話我很生氣。但是又沒有更好的辦法!

道頓家族不是華夏能夠管到的。也不是現在咱們能夠報復的。而且咱們還必須跟他們虛以委蛇。盡量不得罪他們。因此我們只是譴責聯合王國和東港政府。對於道頓家族到沒如何。」首長說了這麼一段話后。深吸了一口氣。停頓了一下。

「現在國家的發展處在一個關鍵的時期。這個緊要的關頭。咱們不能出任何差錯。天工基地每天都有新技術和裝備出來。軍事裝備地發展日新月異。幾年下來咱們軍隊的實力有了大幅度地提升。

可是這些發展高科技武器和換裝的錢。都是從倭國和英格蘭等地金融市場賺回來的。你們特勤局這些年也為國家財政減輕了不少負擔。能夠讓國家把有限地資金。投入到更需要的領地去。

這些都有你們的功勞。當然。楊靖更是功不可沒。但是政治永遠是政治。如果咱們這次決定會讓華夏陷入被動。數年的發展毀於一旦的話。咱們都會是華夏地罪人。這個責任咱們能夠背嗎?」首長語重心長的對唐國林說道。

「首長!楊靖這些年來提供地情報。執行的任務。有哪一次出現了失誤?這次他說道頓家族對這個戒指勢在必得。那後面肯定就會有隱情。而且這個戒指是從華夏流傳出去了。這個戒指隱藏的秘密。會不會跟華夏有關。對咱們的影響又會有多大。咱們誰都無法知道。

如果萬一這個戒指再喚出一個類似魔神那樣的怪物。那麼對華夏的破壞那肯定是毀滅性的。西方發達國家巴不得咱們出現問題。拖延咱們地發展進程。如果這戒指能夠控制那些魔神。那就更可怕了。

一個沒有主動意識的魔神。咱們還能對付。如果是能夠被人類控制的魔神。那麼就麻煩了。以它們的破壞力。華夏沒有人或者部隊能夠抵抗!

復仇女很癡情 因此這個險咱們不能冒。雖然可能咱們斷絕跟道頓家的合作會受到影響。可是如果這個合作會給華夏帶來巨大隱患的話。我認為哪怕做歷史罪人。也不能給敵人大開方便之門!」唐國林義正言辭的對首長說道。

「你小子這麼說。就是在指責我對敵人打開方便之門了?」首長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自己這個心腹愛將。有些無奈的說道。

「不敢!首長。望請三思!咱們當年那麼艱苦的歲月都過來了。現在無論從經濟、軍事、政治、科技等諸多方面都比以前要強過數倍。難道咱們還怕資本主義國家再對咱們來一次制裁和禁運嗎?」唐國林大義凜然地對著首長說道。

「行了!你就別拿大話來激我了!你這點小心思也好意思拿到我面前來耍?我也沒說要讓楊靖把戒指拿出來啊!你們倒好。一個個不是拿國家大義就是拿國家安穩來提醒我。好像我就是個不顧大局地老頭子一樣!」首長雖然臉上表現的有些生氣。可是唐國林知道。老人家很有些高興呢!

「關於楊靖說地。武裝進駐東港。提前武力保護東港經濟發展和社會治安的提議。你認為能夠通過嗎?軍隊的準備工作如何了?你們特勤局的準備工作到位了沒有?國際上的影響你們有過分析嗎?」首長知道特勤局下屬的情報分析處是華夏頂級智囊團之一。這個事情唐國林肯定會讓他們分析。因此詢問這個也是正常。

「如果咱們把警察以及東港行政繼續交給東港政府管理的話。這個提議倒不是不能接受。畢竟現在英格蘭駐軍在東港搞得天怒人怨。人家又把當年駐軍欺男霸女的罪狀報道了出來。一些壓了下來的報道此次都被寰宇和無線報道了出來。

可以說只要進行全民選舉。那麼擁有輿論支持的咱們。想要高選票進入東港。並不是什麼難事。只是咱們得把這個度把握好。進入東港后。只做本職工作。不給東港政府和其他國家找到弊病來指責咱們。

再說東港回歸也是遲早的事情。現在東港政府故意破壞東港的穩定和團結。這是惡意的搗亂行為。咱們維護自己國土的經濟發展。為東港的經濟建設保駕護航。沒有誰會走出來指責咱們。

畢竟誰都不想東港幾十年的發展。在這即將回歸的幾年裡。被東港政府搞得毀於一旦吧!咱們就可以藉助這一點進入東港。而讓世界各國都無話可說。畢竟當年咱們已經簽署了回歸協議。東港遲早都會回到咱們的懷抱。」唐國林把情報分析處的分析和結果告訴首長后。首長不由的點了點頭。

「行政和軍隊分開來治理。這附和一國兩制地原則。就算東港回歸了。除開遵守我國憲法外。還是以東港的法律為基準。而且行政方面也是東港自主選舉特首。組成行政班子進行管理。華夏只派遣駐軍在東港維護治安。

因此對於楊靖地想法我個人是很贊成的。而且這麼做既能給澳街和台東做一個榜樣。更能從側面宣傳咱們華夏的軍隊。讓世界人民能夠從東港了解到華夏軍隊地風采。知道我們華夏人民是愛好和平。不以武力壓迫他國的仁義之國。

明天的常委會上。這一點我們會放進去談。咱們華夏進入東港的部隊人數到底定在多少。直升機和裝甲車要進去多少。軍艦又要進去多少。這些都要制定一個標準。既不能讓西方國家找咱們的岔子。又能保證咱們能夠安全地維護東港的社會治安。」首長總算是當著唐國林地面。把自己的決定說了出來。

聽到首長最終決定之後。唐國林總算放下心來了。「如果咱們的軍隊進入東港后。英格蘭或者道頓家族。肯定會安排搗亂份子。讓咱們下不來台。因此我請求把東港列為內勤處的執勤範圍。 雙世寵妃之嫡女惑天下 配合外勤處一起。維護東港治安。

關於襲擊楊靖的那個吸血鬼和狼人已經說了。道頓家族手底下還有大量的異類存在。如果他們對東港進行破壞的話。很有可能安排這些東西到東港去。一能引起大眾地恐慌。二也不怕普通戰士對他們產生威脅。三還能打擊咱們華夏的顏面。

因此咱們絕不能讓他們的陰謀得逞。神秘事件處理中心的幾個大隊。我準備派遣兩個過去。另外還有內勤處的一個大隊以及外勤處的一個大隊。配合軍情局以及安全部的人員。我們應該能夠保證東港的安全。

另外加上楊靖這個變數的話。東港的治安肯定能夠如同鐵桶一般。水潑不進!」

首長聽完唐國林地安排后。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唐國林地安排。反正東港回歸后。也是屬於內勤處管理的範圍。現在事情緊急。這麼安排也沒有什麼問題。

「楊靖跟白家小子地事情。你們都知道了吧!白宇沒想到把楊靖安排到東港去。竟然讓他惹出這麼大的事情出來。現在只怕白家那個小子已經知道楊靖的身份了吧!」首長走了幾圈下來。站在草坪中準備練練楊靖教導的太極來。

這幾年首長練習太極。身體比起以往確實好了許多。不敢說腰不酸腿不痛。至少睡眠比以往好了很多。精神也比以前好了。吃飯吃的香。念及好處。自然對於楊靖的喜愛也更多了。

「老李說楊靖和白宇的事情是他們小輩的事情。他們不插手。任由兩人去斗。所以我們也沒管他們之間的事情。這次道頓家族的人襲擊楊靖。事情鬧的沸沸揚揚。如果白宇還不知道楊靖是誰家的孩子。那他這個燕京太子之首也白做了!」唐國林對白宇也沒什麼好感。要不是白家三代忠良。為了華夏的革命事業犧牲太多。首長也不會讓白宇在華夏亂來了。

「小李他們這是想借白宇的手來鍛煉楊靖啊!這麼好的對手。真的很難再找到了!」首長點了點頭。對李國良他們的心思明白的很。

「白宇糾結一幫人在全國各地大搞走私活動。難道他真的以為這些事情咱們不知道嗎?或者又以為他父親和爺爺為了黨的事業而犧牲了。華夏或者黨就應該欠著他家的?

這麼多年來。不少老同志幫著白宇說話。他把事情也沒做的太過。為了同志們的情緒考慮。為了不讓當初為革命事業奮鬥過的戰友們冷心。我對白宇的事情一直有所容忍。甚至到了溺愛的程度。

事實告訴我們。這樣的溺愛是不利於孩子成長的。至少在高層子弟當中。不會健康有序的成長。目前華夏正在積極發展經濟建設。他卻在外面大搞走私活動。破壞國家的繁榮穩定。告訴楊靖。一年之內不能拿下白宇。他就不用回華夏了!」首長說到這裡眼中的殺機不斷顯現。

白宇在知道楊靖是楊家子弟后。肯定不會再繼續跟楊靖為敵。畢竟現在楊海濤在國內的聲望如日中天。再加上強勢的李家。任何想要動楊靖的人。都得考慮一下這兩家聯手所帶來的影響。

而且楊靖還是首長的干孫子。任何不懼怕楊、李兩家的勢力。都必須考慮一下首長的意思。如果首長震怒了。那就不是好玩的事情了。不死也得脫層皮啊!

因此首長對唐國林說讓楊靖放開手腳。那麼就是告訴楊靖。跟白宇的鬥爭不用顧忌他這一方面。只要事情不鬧的太過。那麼就沒有人敢說楊靖的不是。也等於間接的支持楊靖跟白宇斗。目前高層整體來說還是廉潔的。可是卻保不定下面的幹部。在某些京城高幹的帶領下。作出太多出格的事情來。

如果白宇沒有糾結太多地方官員。走私的範圍不大。那麼首長還能對他有些許容忍。可是白宇不僅把走私的事業越做越大。被特勤局打掉一個碼頭了。還不知道悔改。竟然把楊靖給整到東港去。給華夏惹出這麼一個大麻煩出來。簡直讓首長差點沒直接安排人去把他抓回來。既然白宇已經跟楊靖在鬥了。那麼這個事情交給楊靖去處理還是比較好的。首長開口了。那麼特勤局的資源楊靖就可以隨時動用了。李國良那邊也能說的過去。你們楊家和李家不是要培養人才嗎?可以啊!現在不是出了個道頓家族嗎?把力氣留著。跟人家老外斗去!

唐國林是首長一系的人馬。並且暗地裡已經偏向了楊家。自然對楊靖也很在意。楊靖的輝煌。自然能夠讓這些跟隨楊系的高幹心裡頭放心。如果楊靖是個草包的話。楊海濤之後。那就必須另外找一個合適的人去跟隨了。

雖然他們到那個時候都已經退休甚至不在人世了。可是子女還在啊!誰不想給後輩爭取一個強大的靠山。現在楊靖這麼強勢。背景深厚不說。而且一身的本領也不差。頭腦靈活。學習能力強。並且謙虛有禮。是個值得培養的對象。

因此唐國林對楊靖才會這麼好。今後唐家的子弟在楊家得勢后。怎麼都不會過的太差。楊靖今後手掌大權后。也得為年輕時唐國林為他做的事情。而保他唐家的富貴。

這就是高層之間的交易。如同古代國王必須要有後代。才能讓下屬在達到一定地位之後。產生凝聚力一樣。後代的出現能夠讓勢力進行延續。而後代的優劣更是勢力延續擴展的基石。楊系裡面有了楊靖在。未來數十年。再也不用擔心了。 翌日,上官家族演武場內,上官家族以及慕容家族齊聚一堂。今天對於這兩個古武家族來說都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大日子,兩個家族裡幾乎所有的三代弟子都是一臉的興奮。但是和他們相反的是,上官家族和慕容家族兩家的族長,可都是苦著一張臉。其實,他們打心眼裡是不想應這個約。對於他們來說,要是能贏那倒也罷了,可是玩意輸了的話,那可就要退出武林五十年,這對於兩個家族來說,代價都確實是大了一點。

當然,他們也可以選擇不要應戰,直接在家門口掛上一面免戰旗。但是正如上官烈所說的,日後他們無論哪一家都不要想在武林中混了。而武林中所有的人也會因此而看不起他們。

可以這個么,今天無論是上官家族還是慕容家族,他們都是在為各自家族的面子而戰。

「少爺,時間已經不早了!」當彭寬從玻理容器中出來后,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的管家在遞上彭寬的衣服之後恭敬的說道。

「還有多久!」彭寬一邊穿衣服,一邊背對著管家問道。

「少爺,還有一個小時。」管家準確的報出了時間。

「去上官家族需要多久?」

「四十五分鐘!」

從密室里出來之後,彭寬沒有去停車場,而是坐專用電梯直接上了大廈了頂樓天台,那裡已經有一架直升機停在那裡待命了。沒有帶保鏢,彭寬只是帶上了一臉興奮的小黑還有那個管家。畢竟,他們現在去的地方是上官家族,在人家的地盤裡。就算是帶上再多地保鏢那也是沒什麼用的。畢竟,人家是古武高手,面對這些高手,普通人就算是有武器。那也得有機會讓你開搶才行。

「少爺,這次就讓我先上吧。我已經很久沒有運動了,身子都好像有些發霉了。」才剛上直升飛機,小黑便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

「不行,雖然你現在的速度已經很快了,但是你身體地強度還不行,根本就接不了這些一流高手的一招,所以你還是在後面乖乖的為我壓陣好了。」彭寬說道,他的話頓時讓小黑整個人焉了下來,一下子變的無精打采起來。也是。像他這樣一個戰意滔天的人,一天不讓他打個痛快,那就會渾身不舒服。現在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讓他好好的放鬆一下筋骨。結果卻不讓他下場,這確實是一件很令人鬱悶的事情。

「好了,別這麼一副苦瓜臉的啦,以後機會有地是。等你什麼時候實力上去了,別說是這些武林高手。就算是想和那些修真者玩玩可以。」說到修真者,彭寬的眼中又露出了炙熱的眼神。

雖然以他現在地實力即使是遇上元嬰期的修真者也絕對可以一戰,但是他卻同樣非常的羨慕那些能夠御劍飛行的修真者。因為現在的他實際上已經是一個死人了。只不過他地父親花重金青來了一個修真者將其的靈魂鎖在了他的體讓。雖然現在他靠著基因改造再加上那些昂貴藥水地浸泡,個人實力大幅度的提升,但說到底他還只是個活死人。如果那一天他不泡那些藥水了,很快他的身體就會腐爛掉。

只有修真了,成為一個真正的鬼修,他才有可能重塑自己的**。只可惜,他父親當初花重金請來的那個修真者在將它靈魂鎖住**之後便離開了,之後這麼些年,他們動用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也依然么有再找到修真者。

這次彭寬從實驗室里出來四處的挑戰武林中各大門派和家族,其實真正的目地還是為了修真者。在他想來,這些古武門派和家族歷史都這麼悠久,很有可能和那些隱世修行的修真者們有聯繫。所以每次他挑戰一個門派的時候,贏了之後都會逼迫那個門派退出武林五十年。如果不同意的話便大開殺戒。今年以來,他一共挑戰過十三個門派。在他那強悍的實力面前,其中十二個門派被迫退出武林五十年。還有一個門派因為不肯退出,所以他直接滅其滿門。如果這些門派和那些避世修行的修真者有聯繫的話,那麼自己這樣逼迫他們,他們肯定會請修真者出頭。

只是很可惜,挑戰十三個門派,硬是沒有一個門派和那些修真者有關係。這不能不說確實是讓他有些失望。

不過失望歸失望,他並沒有因此就絕望而放棄尋找修真者。要是修真者這麼容易就被他找到的話,那還有那麼神秘嗎?

「希望這次上官和慕容這兩大家族不要讓我失望。」彭寬輕輕的自言自語道。

直升機很快就飛到了上官家族演武場的上方。

————

「來了。」上官無極不知道怎麼的心中莫名一顫。

「是啊,該來的總是回來。只是希望這次我們兩大家族不要輸的太難看。」慕容伯轉過頭朝上官無極苦笑的說道。面對這樣強勁的對手,說真的,他真的沒有任何贏的打算。要不是為了家族的面子,他真的不願意來參加這樣的比斗。

「大哥,現在還沒有開始,你們怎麼就可以在這裡說這種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話。」慕容劐微怒的說道。

從直升機上下來,不等作為主人的上官無極說幾句客套話,彭寬便毫不客氣的直奔主題。「好了,上官先生,客套話就不要說了,我們直接開始吧,你看你們二位那位先上?」

「哼,我們族長哪是你想挑戰就能挑戰的。想要挑戰我們族長,先勝了我手中的長劍再說。」不等上官無極說話,脾氣火爆的上官烈已經跳了出來。一聽到上官烈的話,和慕容思一起坐在邊上的上官嫣然不由的微微皺了皺眉頭。果然……

「我們少爺正在跟你們上官家族的族長說話,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難道說你們上官家族從來都是這樣沒大沒小的?」跟在彭寬身後的小黑說道。

「你……」上官烈當場便想發飆了。

幸好,在這個時候,上官無極及時的阻止了上官烈,否則以上官烈現在的身手想和小黑打,那和找死沒什麼區別。

不過上官無極雖然阻止了上官烈的不理智行為,但卻更加的刺激了上官烈。「族長,我請求出戰。」上官烈狠狠的瞪了小黑一眼,然後轉身衝上官無極抱拳說道。

「彭先生,你看這……」上官無極苦笑的望向了彭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