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郭嘉!

昔日,曹操最為珍視之郭奉孝!

這位,可是有著莫測之才!

李承乾很期待,這位出世,能夠給他帶來怎樣的變化!

【謀士姓名:正史·演義·郭嘉】

【謀士資質:傳說級】

【謀士境界:輪迴境二重】

「然後,就什麼也沒了?」

李承乾不覺眉頭緊皺,這也太沒牌面了吧?

郭奉孝出世,神兵、功法,啥玩意也沒有?

「帝主還要怎樣,這次出世的郭嘉,可是正史與演義的結合體,謀略之道,已經遠遠超乎想象!」

「哦?那孤王倒是好好期待一番了!」

李承乾雙手負立間,雙眸微咪。

「很好,既然你這暴君不願意束手就擒,那就別怪老夫了,一起動手,速戰速決!」

霎時間,七長老與六位護法一起,動手了!

正見萬里虛空,儘是一片墨雲籠罩!

獨屬於北域守護者一脈的氣場,將整個疆域全部覆蓋!

饒是李承乾都是不由得眉頭緊皺。

六位護法,李承乾有辦法可擋!

可,七長老怎麼辦?

這可是彼岸境的存在,真要就此動用臨時召喚卡嗎?

李承乾總覺得有那麼一點不甘心。

唰!唰!唰!

正值此時,一道道赤色光雲破空而至!

瞬息之間,便是擊破了七長老與六位護法所營造的凜冽氛圍!

「好酒,好酒,快哉!快哉!」

伴隨著一陣陣豪邁的大笑聲!

天地,變色了!

整個葬巫河下游,儘是赤色漫天!

方圓數萬里,一道赤色虹橋架起!

我只想做一個安靜的美男子 虹橋之上,一人披頭散髮,放蕩不羈!

仰著腦袋,搖頭晃腦,右手拎著一個葫蘆型酒壺,正一口接著一口的往嘴裡猛灌!

剎那時光,浩瀚的文道大勢,碾壓而下!

七長老等人,儘是面露凝重之色!

「文道大能,天縱奇才!」

「絕世謀士!」

「為何會在此刻出世?」

七長老呢喃自語間,瞳孔一再收縮,直覺告訴他,似有天大的不妙之事即將發生!

「如此謀士,若能將其引入西崗王朝,本公主便會定然能夠藉機成為第一公主!」

「甚至,做那西崗王朝女王也不一定!」

一瞬間,妖艷女子心動了!

望著郭嘉的目光,儘是魅惑與渴望!

下意識地,妖艷女子與那悄公子拉開距離。

她可不想讓郭嘉誤會!

若是換做先前,她還願意,甚至巴結那位悄公子。

但,相比於郭嘉的價值,他覺得,悄公子,興許也就沒那麼重要了。

「呵呵!」

李承乾不禁笑了。

郭嘉出世的排場,可著實不小啊!

這架勢,比之昔日蕭何出世,似乎,也不遑多讓?

興許還猶有勝之?

不過,不管如何,李承乾還是笑得很開心!

不出意外,那張臨時召喚卡,怕是無需動用了!

「拜見文道大才,敢問先生何名?巫族玄幽,敢請先生為巫族出謀劃策!」

轟隆隆!!

音如雷霆!

赫然,來人是一位巫族強者! 「玄幽巫王,你沒有搞錯吧,這位可是我人族大謀,豈會為你巫族謀划?」

七長老當即冷然以對!

言語之間,那股子蔑視,油然而生。

「七長老此言差矣,什麼巫族、人族,都是一樣的嘛,大謀在上,只要您願意加入我巫族,我玄幽敢以性命做賭,必為先生取得我巫族巫皇之待遇!」

嘶!

此言一出,饒是七長老也是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巫皇何等尊貴?

那可是與人族皇朝之主地位等同的恐怖存在!

「玄幽巫王,你怕是在晃點人吧,就憑你,也能舉薦一位大才,位比巫皇?」

七長老滿臉皆是不信。

話里話外,無不透露出質疑之色。

「本王是不能,可它能!」

緊接著,玄幽巫王竟然掏出一枚古樸令牌!

令牌光耀萬丈!

直可與郭嘉的虹橋爭輝!

豪寵神祕妻 不過,這光景僅僅維持了一剎那!

玄幽巫王不覺微微搖頭。

暗嘆可惜!

若是這帝牌威勢可以再多維持片刻,他倒是很有信心藉此威懾郭嘉,迫使郭嘉加入巫族陣營!

現在的話,還是只能維持原計劃,勸說為主!

「巫帝令!」

七長老、悄公子,皆是齊齊驚呼出聲!

他們,都是有見識之人!

自然明白這塊巫帝令的份量!

巫帝令,乃巫族巫帝親賜之物,持此令,可向巫帝提一個請求!

不出意外,若是這玄幽巫王當真捨得使用巫帝令,那郭嘉還真能入巫族,位比巫皇!

「如何?七長老,現在,你還有什麼可說?」

得意一笑,挑釁的望了一眼七長老。

玄幽巫王還是相信郭嘉能夠做出明智的選擇!

畢竟,人族入巫族,自古以來,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哼!」

「無論你說得再好,再天花亂墜,這位大謀,總是來自於吾人族!」

「人族絕不會甘為你巫族走狗!」

「我相信這位先生!」

七長老微微躬身,字字句句都以人族大義在暗自逼迫著郭嘉!

「呵呵,說得好聽而已,你人族自己坑殺的大才還少嗎?」

「先生放心,只要你加入我巫族,您的安危,便是吾巫族的安危!」

巫族一向頭腦發達,老謀深算之輩極少極少,因而,玄幽巫王顯得很是真誠!

事實也確實如此,巫族雖然莽撞衝動,但大多對於大才還是很敬仰的!

只不過,需要一點,那就是,這位大才出自巫族,或歸降巫族才行!

「胡說八道!」

七長老登時怒急攻心。

然,思緒紛飛之間,他居然發現,自己似乎也沒有什麼反駁的餘地?

人族,在這玄空大陸之上,內鬥不過稀疏平常,可以說,人族若有巫族等其它種族一半團結,怕是整個玄空大陸就已經完全盡在人族掌控之中了!

「這位先生,小女子西嵐王朝十六公主,今,懇請先生入朝,小女子願意向父王舉薦你為我西嵐王朝之宰輔!」

妖艷女子糾結了一陣,還是決定爭取一番!

縱然,她的條件遠不如玄幽巫王,但她的心中,仍舊抱有著一絲希望!

畢竟,她是人族,玄幽巫王是巫族!

七長老、悄公子等人都沒有多嘴。

他們皆是出自北域守護者一脈!

這一脈,從來都是自己培養弟子,從不會去招攬外人入內!

哪怕,是郭嘉這等絕世大謀,他們也不會開口招攬!

那樣,會違背了他們這一脈的規矩!

「呵呵!」

望著眾人的做派,李承乾不禁笑了。

笑得無限冷!

刺耳的冷笑聲,一瞬間,便是刺激了眾人的神經。

「暴君,你找死不成?」

七長老暴怒!

若不是郭嘉出世,他們早已經對李承乾出手了。

現在,一再拖延,他心中的暴躁,已經快要壓制不住了。

「暴君,得罪了大謀,你能擔待得起嗎?」

悄公子亦是厲聲相喝。

「本王不管你是什麼暴君還是人王,本王只想告訴你,你死定了!」

玄幽巫王的眸子冷寂無比!

望向李承乾的目光,就仿若在看一個死人一般!

「是嗎?」

李承乾回之以冷眸,深邃,幽暗,暴虐,不可測!

一瞬間,對視之間,玄幽巫王就彷彿看到了血海滔天,大地染血無邊的可怖畫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