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翔點了點頭,說道:「這就是我的觀點。杜奇威肯定知道是你在指揮戰鬥,因此他有理由相信,你絕對不會放過重創特遣艦隊的機會。也就是說,只要特遣艦隊進入戰區。不管做什麼,你都會採取行動。」

「問題是,在僅有兩艘航母的情況下,特遣艦隊有什麼勝算可言?」華劍鋒皺起了眉頭,說道,「別說阿根廷空軍傾巢而出,那怕只出動三分之一的戰鬥機,甚至阿根廷空軍沒有一點貢獻,只要潛艇,特別是我們的四艘潛艇揮正常,別說重創特遣艦隊,就算全殲特遣艦隊也不是沒有可能。」

「到來的不僅僅是兩艘航母。」

「什麼意思?」裴承毅馬上追問了一句。

梁國翔稍微遲疑了一下。說道:「我們也是途中聽說的,美國海軍第四艦隊的航母戰鬥群早已離開地中海,即便以正常度航行,也應該在數日前進入南大西洋。按照軍情局的估計,美國艦隊很有可能會參與作戰行動。」

「這麼做,也過於明目張胆了吧?」華劍鋒一副完全無法相信的樣子。

「確實很大膽,可是誰能保證不是呢?」秋泊清苦笑了一下,說道,「到底是不是,我們說了不算。不過軍情局正在處理這件事情,相信很快就會有確切報告。」

「你們說得沒錯。誰能保證?」裴承毅長出口氣,說道。「我們必須考慮可能出現的最拜結果,也就是美國的航母戰鬥群參戰。

當然,不是公然參戰,而是以某種密而不宣的方式幫助皇家海軍。」

「比如派遣艦載戰鬥機為特遣艦隊提供防空掩護。」

聽到梁國翔的話,裴承毅點了點頭,等梁國翔接著說下去。

「這是我先考慮到的可能性。」梁國翔接住搭檔遞來的香煙,說道,「特遣艦隊肯定會靠近馬島,只是不能什麼都不做。也就是說,不能為了擊敗阿根廷空軍而向阿根廷空軍挑戰,必須有一個充足的理由,比如轟炸島上的阿軍,為登6作戰做準備。或者說,試圖將某支特種部隊派到島上去。不管怎麼說,杜奇威肯定會製造一個理由。如此一來,特遣艦隊的艦載戰鬥機就無法全部執行防空作戰任務,甚至不能部署太多的防空戰鬥機。為了確保特遣艦隊的絕對安全,杜奇威別無他法,肯定會利用第四艦隊的戰鬥機。重要的是,只要美國海軍的艦載戰鬥機在特遣艦隊附近活動,就算被擊落了,也不會授人以柄,最多不過默認戰爭損失而已。因為英國已經與美國達成了交換戰鬥機的協議,所以美國甚至不會承擔損失,所有戰損都將記在英國的賬上。至於英國會不會償還這筆欠款,那就是筆糊塗賬了。」

「如此以來,杜奇威將有恃無恐。」華劍鋒嘀咕了一句。

「第四艦隊有幾艘航母?」

「總共有六艘,其中四艘在海上活動,預計到達南大西洋的不會少於三艘。」

「也就是說,相當於把特遣艦隊的航空實力增強了一倍到一倍半。」

梁縣翔點了點頭,沒多說什麼。

「確實是個巨大的威脅,而且確實有可能讓杜奇威變得更加積極主動。」裴承毅稍微停頓了一下,說道,「我覺得,除了加強戒備、提前進入戰鬥狀態毛外,眼前最好的選擇就是坐觀其變。」

「什麼也不做?」華劍鋒朝裴承毅看了過去。

「對,什麼也不做。」裴承毅笑了笑,說道,「不管怎麼樣,如同梁將軍所說,杜奇威要想唱好這齣戲,還需要一個引子。與其碰運氣,還不如以不變應萬變。摸清楚杜奇威的底牌之後,再採取行動也不遲。」

見到裴承毅斬釘截鐵的樣子,華劍鋒點了點頭,沒再多說什麼。

梁國翔與秋泊清初來報道,自然不會貿然反對裴承毅的決定。 蘇沐為何會針對楊隆?難道說楊隆之前對蘇沐有過任何敵對舉動嗎?還是說蘇沐非要這樣做,才能夠彰顯出來他在嵐烽市的絕對統治地位?才能夠讓所謂的新官上任三把火變的轟轟烈烈起來?

其實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讓蘇沐對楊隆有意無意中流露出抵觸情緒的真正原因便是一份資料,一份得自第五貝殼送過來的資料。

知道蘇沐要前來嵐烽市上任,並且不出意外幾年內都不會有任何工作變動后,第五貝殼就親自送給他這樣一份資料。

這份資料就是關於楊隆的,誰讓楊隆是嵐烽市最大的私營企業家,楊家在這裡又是如此根深蒂固,和嵐烽市官場有著盤根錯節不可分割的關係。蘇沐想要執政嵐烽市,就必然會和楊隆正面碰觸。

這份資料來的十分及時。

資料中對楊家的起家,發展,昌盛,對楊家的每個成員情況,對楊家的紫荊花集團發展史…只要是蘇沐能想象到的,全都應有盡有。而也就是在這些資料中,第五貝殼最後給出的評語讓蘇沐對楊隆很不感冒。

第五貝殼的評語是這樣寫的:「楊隆是楊家家主,是楊家傳承到現在的第五代家主,是他將楊家發展成為嵐烽市的最大私營企業,但這個楊隆的發家史很不光彩,是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最重要的是楊隆涉嫌幫助境外敵對勢力做事,只不過因為他的身份敏感,再加上他做事十分謹慎小心,基本上不會親自參與,所以我們都沒有抓到任何確鑿證據,所以也就沒有辦法動他。」

「我們甚至懷疑。楊隆在國外留學時就加入到某個特殊組織中,而且還擁有較高的地位。因為這個原因,所以說他也一直沒什麼大動作,那個組織也對他進行各種保護。你上任嵐烽市市長后,在和楊隆進行打交道的時候,務必嚴密留意他的一舉一動。倘若說有辦法確認他的間諜身份。我們國安部就會立即處理。」

真相就是這樣。

要不是因為知道這個真相,你當蘇沐為什麼會如此針對楊隆。不過即便是蘇沐,都驚愕的發現,自己居然無法藉助官榜將楊隆的身份底細給盤問出來。這倒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怎麼會這樣呢?

以前就沒有過這種前例,會發生這樣的異常,只能說明一點,眼前這個楊隆的身份果然像是第五貝殼所說的那樣,是沒有被境外特殊組織動用的一顆棋子。只要沒有激活,他就能繼續保持隱藏狀態。

或者說楊隆在那邊的身份只不過是一個小卒子,算不上多麼重要。因為沒有官職,所以官榜自然也沒有辦法顯示。但不管是那種情況,蘇沐都不會對楊隆掉以輕心。

楊隆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早就已經被蘇沐給盯上。他只是疑惑蘇沐對他的態度怎麼會如此模稜兩可,如此不置可否,其餘的倒是根本就沒有想過。一想到蘇沐所說的城中村改造項目變數。他臉上笑容越發溫和。

「蘇市長,我們紫荊花集團最不欠缺的就是實力。而且在其餘地方我們紫荊花集團或許會有所顧忌,但只要是在這裡,在這個嵐烽市中,就沒有什麼建築項目是我們拿不下來的。我不知道你說的拿下幾個是什麼意思,但我想說的是,我們紫荊花集團要麼不出手。出手就要一網打盡,我要的是將十個城中村改造項目全都拿下來。」

「說實在的,既然要為嵐烽市的經濟發展貢獻力量,我們當然得不遺餘力,我們的實力還請蘇市長你相信。而且我也相信。我們的決定其餘市委常委們都看在眼裡的。蘇市長畢竟是剛到這裡不久,對我們還有些陌生,如此的話,你可以通過其他人的介紹,知道我們的集團規模和綜合實力。」楊隆面露自信笑容道。

「是嗎?」

蘇沐一道嚴厲目光射過去,在楊隆的笑眯眯中,他語調陡然間變的陰沉下來,「我是很相信楊總的能耐,不然紫荊花集團也不會發展起來,成為嵐烽市最大的私營企業。但我更加看重的是事實,紫荊花集團曾經負責咱們嵐烽市靡落河兩座大橋的建設工程,但結果是怎麼樣的?這兩座大橋當初都是以高標準高要求設計的,都是要能夠保證正常車輛日夜通行的。」

「但我現在看到的是什麼?我看到的是一座在建成一年後就因為質量問題而發生橋面塌陷。幸好當時發現的及時,立即進行拆除,才沒有造成重大事故。另外一座也強不到那裡去,現在也已經有了多處裂縫,嚴禁任何車輛通行。楊總,我是初來乍到,但這並不意味著我什麼就不懂,我就是睜眼瞎,我就能容忍某些不合理的現象發生。」

蘇沐冰冷眼神中釋放出來的寒意,讓楊隆感到一種說不出的畏懼,他想要再說點什麼,卻發現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夠將所有情緒全都遏制住。他心中的那種恐慌無限制的蔓延開來,想到蘇沐剛到這裡,怎麼就能知道那兩座橋的事?

而他要是知道那兩座橋的話,是不是說其餘的事也都會有一定的了解,他手中到底還掌握著多少底牌?難道說這便是他想要進行公開招標的原因嗎?

「我…」

「楊總,我和你之間的談話已經結束,我下面還有其餘工作要做,你就先回去吧。至於說到城中村改造的事,我心裡有數,肯定會進行公開招標的,我會做到公平、公開、公正,讓全社會都行動起來,對這個項目進行監督。畢竟這是關係到嵐烽市未來發展的頭等大事,我絕對不會允許這事存在任何盲點和遺漏。」蘇沐乾脆的下達逐客令。

「蘇市長,再見。」

楊隆起身離開,他想要說點硬氣的話,後來又覺得沒有必要那樣,便直接換成這樣的兩個通行字。

然後市政府的人就都看到一幕讓他們跌破眼球的情景,從蘇沐辦公室中走出來的楊隆,沒有以前那種趾高氣揚的高傲,臉上布滿的是一種憤怒。儘管說這種憤怒已經是盡量剋制,但只要稍微有點眼力的人,都能夠看出來那是真實存在的。

難道說楊隆和蘇沐的談話並不順利,兩個人之間是發生過爭吵的?

但怎麼會這樣?

楊隆是嵐烽市最大企業家,掌管著關係很多人前途命運的紫荊花集團,倘若說他跺跺腳,整個嵐烽市都會掀起一場地震,這話是沒有任何誇張。只要他關閉旗下任何一家工廠,都會造成嚴重的下崗工人失業問題。面對這樣的大人物,市委市政府的人就沒有說誰是敢忽視他的,但蘇沐怎麼就會給他臉色看?

兩個人之間到底是有了什麼矛盾?

依著楊隆的性格為什麼會這樣做?難道說他不知道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嗎?要說他做不到這個,是沒有誰會相信的,他楊隆是什麼樣的人物,要說沒有辦法做到喜怒哀樂不形於色,簡直就是可笑的事。能做到卻不做,莫非是有意這樣的嗎?

不錯,我就是有意這樣的。

楊隆故意放慢著腳步,臉色凝重,任誰都能看出來的不悅表情就這樣浮現在臉上。哼,蘇沐啊蘇沐,你不是敢在辦公室中公然為難我嗎?好啊,你為難我,我就會讓你也感到難堪。我會讓你知道,即便這裡是市政府又能怎麼樣?我想要如何就能如何,我楊隆心情一個不好,這裡就會有很多人大氣都不敢喘下。

我故意發怒,就是讓市政府的人都知道你蘇沐和我關係不好。

我故意發怒,就是讓市政府的人將我的態度傳播出去,讓所有人都明白我紫荊花集團和你蘇沐是兩條線。

我故意發怒,就是讓整座嵐烽市的人都清楚,即便你是市長,我同樣是想要憤怒就憤怒,你又能奈我何?

就在楊隆即將走下樓的時候,突然間從旁邊的辦公室中伸出一個腦袋,隨後一個男人便走了出來,他就是陸武。他望著楊隆的眼神,流露出幾分關心的味道。

「楊總,您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感覺你心情好像不爽的樣子?怎麼?難道說和蘇市長的談話不順利嗎?」

「嗨,原來是陸市長啊,你這冷不丁的冒出來,我還以為會是誰呢。我和蘇市長的談話還好就那樣吧,倒是你陸市長以前不都是喜歡出去調研嗎,今個居然留在辦公室中辦公,不像是你的風格啊。」楊隆停下腳步,身後跟隨著的秘書保鏢等人便全都站定,如此情形頗有種一呼百應的感覺。

楊隆很隨意說出來的話,聽在陸武的耳中卻感覺很諷刺。什麼叫做我以前喜歡出去調研,現在坐辦公室辦公?怎麼個意思?難道說你楊隆非要將你在蘇沐那邊受的氣,發泄到我身上不成?你敢說不知道我被調整分工的事嗎?知道了還這樣冷嘲熱諷,你居心何在?難道說因為我失去權勢,你就不將我放在眼裡嗎?

陸武有種深深受傷的刺痛感。(未完待續。。) 用舊日。軍情局收到確切消息。美國海軍第四艦隊的型入」斗群已經到達南大西洋,正在距離馬島大約匠口千米的里奧格蘭德海丘海域活動。可惜的是。里奧格蘭德海丘方圓上百萬平方千米,軍情局無法確定美國航母戰鬥群的確切位置,也就無法提供更加準確的情報。

對裴承毅來說。軍情局提供的情報已經足夠了。

里奧格蘭德海丘位於南緯燈、西經否附近,實際上不是一座海底丘陵,而是一片綿延上百萬平方千米的海底台地打手如到四米左右。雖然里奧格蘭德海丘距離拉普拉塔河口大約四千米。在該海域活動的美國航母戰鬥群對阿根廷本土的威脅並不大,但是將阿森松島與馬島用直線連接起來就能現,里奧格蘭德海丘正好位於兩地之間,美國航母戰鬥群在該海域活動,足以證明特遣艦隊很有可能沒有南下。

繼續等待消息的時候,裴承毅調整了巡邏機的部署。

事實上,裴承毅只猜對了一半。

特遣艦隊不是沒有南下,而是在南下之後又轉向駛了回來。最重要的是,美國航母戰鬥群出現在南大西洋上,不是杜奇威的主意,而是美國總統布蘭迪諾通過參謀長聯繫會議直接下達的命令。也就是說,杜奇威並不贊成派遣水面戰艦與航空兵參戰,而布蘭迪諾卻有點過於急躁,沒有把顧問的話聽進去。

雖然很多人都認為,軍人都是好戰份子,但是真正的軍人都不是好戰份子。因為戰爭流的是軍人的血。所以軍人更不希望爆戰爭。杜奇威就不是一個好戰的軍人,還在美國海軍6戰隊服役時,他就不主張向沒有勝算把握的半島戰場派遣作戰部隊。步入政界后。杜奇威更是堅決反對與共和國直接對抗,美國沒有捲入日本戰爭與印度戰爭,與杜奇威的反對有很大的關係。只是誰也不能否認,當戰爭無可避免,軍人不但不會反戰。還會為了勝利積極果斷的採取行動。

被推上英國相的最高軍事顧問的個置時,杜奇威的觀念就生了

變。

可以說,正是因為他的態度有所鬆動,布蘭迪諾才把航母戰鬥群派了過去。

要不要讓美國海軍的艦載戰鬥機參戰,不是由布蘭迪諾決定,而是由杜奇威決定,畢竟美國總統不可能直接指揮前線部隊。

雖然選擇權在杜奇威的手上,但是並沒讓他感到輕鬆。圓讀最斬章節就選淚書吧甩凹鵬齊全

事實上,直到月舊日上午,也就是軍情局名經確定美國海軍的航母戰鬥群進入南大西洋的時候,杜奇威都沒有做出決定。

在他看來,派遣艦載航空兵參戰算不了什麼,關鍵是對手會如何應對?

為了摸清楚對手的底線,杜奇威讓特遣艦隊使用巡航導彈攻擊了島上的軍事目標。讓他非常失望的是,裴承毅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似乎遭到轟炸的不是馬島。阿軍也沒有遭受任何損失一樣。

問題就在這裡,裴承毅的反應太「遲鈍」了,不像他的一貫作風。

要是在以往。裴承毅肯定會立即採取行動,就算無法確定特遣艦隊的行蹤,也應該出動更多的巡邏機與偵察機,爭取找到特遣艦隊。實際上,別說派出偵察機,連出動的巡邏機都是那幾架。

這下,杜奇威不得不相信,幕承毅肯定在策利一場總決戰。

先示人以弱。讓對手放鬆警慢,然後起決戰,一舉擊潰對手,結束這場衝突。

雖然杜奇威懷疑過這個想法,比如這不是裴承毅的一貫作風,而且阿根廷空軍有沒有能力在決戰中擊敗特遣艦隊都是個問題,但走到月口日,收到四的最新情報。得知共和國海軍已經向南大西洋派遣了第二批攻擊潛艇,杜奇威就不再懷疑了。阿根廷空軍沒有決戰的實力,不等於裴承毅沒有辦法收拾特遣艦隊。如同美國海軍可以派航母戰鬥群進入南大西洋。共和國海軍也可以讓潛艇揮更大的作用,比如在混戰中射幾條魚雷。幹掉某艘英國航母。果真如此的話,就算阿根廷空軍輸掉了決戰,皇家海軍也贏不了這場戰爭,笑到最後的還是阿根廷。

想清楚后,杜奇威不再遲疑。

明舊日下午,杜奇威開始部署作戰行動。淚書吧甩凹咖廠告少,夏斬由,夏多

按照他下達的命令,特遣艦隊將在數個小時后,也就是當天晚上轉向,逼近福克蘭群島,在轟炸島上軍事目標的時候,出動垂直起降運輸機將一支擔任前進偵察任務的特種部隊送上島。作為支援力量,第四艦隊也將在當天晚上南下,到達福克蘭群島東北大約四千米處。按照杜奇威的安排。第四艦隊不會參與打擊地面目標的作戰行動,主要任務走出動艦載戰鬥機與反潛巡邏機,掩護特遣艦隊。因為預計阿根廷空軍最快能在打手日夜間、或者舊日凌晨起反擊,所以第四艦隊不會在舊日夜間參戰。

做出這一部署后,杜年威跟

派遣第四艦隊是總統的決定,調動第四艦隊作戰還是得象徵性的徵求總統的意見。

毫無疑問,布蘭迪諾沒有否決杜奇威的部署,也沒有表示支持。這是美國政界不成文的規矩。在需要用不光彩的手段達到目的,而且需要總統授權的時候,總統往往不會直接授權,會暗示某個助手,通過助手來下達命令。因為杜奇威的正式身份是美國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也就是總統的助理,所以布蘭迪諾通過他來下達命令。這麼做的好處非常明顯,如果事情敗露。比如美國海軍派遣艦隊參戰的消息泄露出去,輿論矛頭在對準布蘭迪諾之前,還得對付杜奇威,從而給總統爭取到了迴旋餘地,不至於束手無策。歷史上,類似的事情並不少見,比如當年為了推翻古巴政權而策劃的「豬灣事件」就是因為總統沒有直接授權,而是通過情報部門下達的命令,所以四背了黑鍋,總統沒有受到影響。又比如派遣特種部隊去伊朗營救人質的那次行動。因為策哉打手不當導致行動失敗,也沒能影響到總統,背黑鍋的仍然是總統下面的人。

事實上,美國出動的不僅僅是第四艦隊。

杜奇威安排的那字彙特種部隊就來自美國,只不過不是來自美軍,而是由四秦養的一支秘密部隊。

情報系統秦養秘密部隊不是什麼秘密,軍情局手下就有好幾支秘密部隊。

作為公開的秘密,情報系統秘密部隊的成員都有非常特殊的身份與背景,比如絕大部分成員都是退役特種兵,不但擁有高的戰鬥技巧,還擁有堅定的信念。更重要的是,這些人沒有身份,或者說他們都是不存在的人。以英國的血特別勤務部隊來說,除了那些被公眾熟知的事情之外,該部隊的核心成員,也就是有資格協執行特別行動的作戰人員都是「死人」有的還不是英國人。這麼安排的好處非常明顯,即行動敗露后,不會產生更大的麻煩。

出動四的特種部隊。也是布蘭迪諾的意思。

只不過,布蘭迪諾不是在幫英國人,而是在為美國考慮。圓讀最斬章節就選淚書吧甩凹鵬齊全

這支僅有口來名成員的小部隊的任務不是去光復福克蘭群島,更不是去殲滅島上的幾千名敵人。而是執行一項極為特別的任務:按照四提供情報,沿著軍情局專家的考察路線對島上的稀有金屬礦藏進行考察,並且將全息攝像機拍下的信息回去,供美國的地質學家分析。

可以說,這才是布蘭迪諾的真正目的。

與裴承毅分析的一樣,如果島上有驚人的稀有金屬礦藏,布蘭迪諾肯定不會顧慮美國在拉美國家心目中的地位。美國「唯利益論」的真實嘴臉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秘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如果布蘭迪諾無動於衷,他不但不是一位出色的總統,還有可能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個被國會議員趕出白宮的總統。

杜奇威也非常清楚這件事情的重要性,所以沒有反對總統的安排。

共和國已經在這場衝突中大動干戈,如果不能儘快搞清楚真實情況,美國就無法採取正確的應對措施。要知道,衝突爆后,布蘭迪諾訂下的總方針就是根據共和國的舉措來決定美國的舉措。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要想做出正確的決策,必須掌握準確的信息。也就是對共和國的行動有更加深入的認識。

說簡單點,就是得對這場衝突的本質有一個更加準確的認識。

到底是一場以地緣政治為主的局部衝突,還是一場由戰略物資引的地區戰爭?

如果是前者,美國大可忍一時之氣,不用與共和國爭一時之長短。共和國網剛打贏了印度戰爭,國際威望如日中天,美國則連續碰了幾次壁,國際地位大不如前。在如此不利的情況下與共和國對撞,對美國沒有任何好處可言。再說了,阿根廷歸根結底是美洲國家,不管其國家政策如何,都改變不了與共和國隔著半個地球的事實。按照西方世界最基本的國家觀點。不管多麼強大的國家,總有衰落的一天與「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東方哲學思想非常相似,共和國再強大,總有一天會走向衰落,只要美國能夠穩住氣,遲早能夠馴服阿根廷。更重要的是,阿根廷屬於拉美地區的邊緣國家,凹多年前。拉美國家沒有為阿根廷與西方世界對抗。那麼現在的拉美國家也不會與美國為敵。這個問題還可以反過來看,即阿根廷佔領了福克蘭群島,也不可能提高其在拉美世界中的地位,反而有可能引起某些拉美國家的警懼,從而使阿根廷更加邊緣化。作為美國總統,布蘭迪諾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也就不可能做出錯誤的決策。

如果是後者,美國就不能忍氣吞聲了。 君主的神祕私寵 如果說煤炭、鋼鐵與石油是工業時代的物質基礎,那麼稀有金屬就是電力時代的物質基礎。自從掌握了妾合蓄真池的基本技術,美國就開始與共和國澗書凹甩凹廠告少,事薪由」、謊事多世界的稀有金屬礦庸置疑,在泣場爭本爭鬥曰的處境絲毫不容樂觀。雖然美國是世界上第二大稀有金屬礦藏儲備國,因為在複合蓄電池問世之前,稀有金屬在電子領域有非常廣泛的應用前進,所以在刀年之前,美國以各種方式關閉了國內的稀有金屬礦藏,完全依賴進口。甚至在資源價格低落的時候大量進口囤積,但走到刪3年為止,共和國仍然是世界上第一大稀有金屬儲備國。而且隨著共和國開始從外界進口稀有金屬,共和國的資源優勢愈明顯。更重要的是,稀有金屬的價格像坐上火箭一樣。在短短力多年內提高了打手比多倍。以鋼系金屬來說。馴3年的時候,國際市場上的平均價格在每噸巧萬美元左右,歷年的時候已經漲到了理萬美元,而力巫年的黃金價格也不過每噸億美元出頭而已。作為國家生存與展所必須的資源,美國絕劉不會輕易放棄。哪怕會捲入一場戰爭。

由此可見。受各種因素的影響,杜奇威不可能隨心所欲的指揮這場

爭。

與裴承毅的判斷一樣,杜奇威知道不能拖下去,最好的辦法就是通過一場大規模決戰來結束衝突。與裴承毅預料不一樣的是,杜奇威並不希望過早打響決戰,而是覺得應該稍微晚一點。準確的說,不是引誘阿根廷空軍出來決戰,而是逼迫阿根廷空軍出來決戰。按照杜奇威的計戈,「復仇。號在月22日到達戰區后,特遣艦隊開始轟炸島上的軍事目標。如果一切順利,運送6戰隊的登6艦隊將在月底到達,到時候特遣艦隊將分成兩部分,一是在外海活動的航母戰鬥群,二是跟隨登6艦隊前往近海的支援戰鬥群。打到這個時候,不管阿根廷空軍是否有把握,都會出來與特遣艦隊決戰。

最重要的是,只要航母戰鬥群一直呆在阿根廷戰鬥機的打擊範圍之外,阿根廷空軍就只能把碼頭對準支援戰鬥群與登6艦隊,對航母戰鬥群沒有多大威脅。雖然皇家海軍不能損失航母,但是損失幾艘戰艦算不了什麼。更重要的是,只要航母戰鬥群沒有遇到空中威脅,就能更加關注水下威脅。到時候,就算共和國的潛艇出手。也不見得能夠收到理想戰果。

看得出來。杜奇威的戰術仍然非常保守。

當然,只要能夠取得勝利,保守不是問題。

事實上。杜奇威的這套計劃打手確實能夠給英國帶來勝利,至少能夠使英國立於不敗之地。

換個角度看。皇家海軍的指揮官也能想到同樣的戰術。別的不說,皇家海軍先出動兩支航母戰鬥群去南大西洋壓陣,再動員皇家空軍的戰鬥機、組織登6艦隊與運輸船隊,這一系列的部署表明,桑德拉的戰術思想與杜奇威的如出一轍,先求不敗,再求勝,而不是一味的追求勝利。

很明顯,布蘭迪諾把杜奇威派過去,剩,是要改變皇家海軍的作戰部



不是說美國不想幫助英國取勝,而是在最大限度的確保英國利益的情況下,將最大限度的損害美國的利益。

原因很簡單。衝突拖下去,別說拖半載,就算拖上幾個月,後果都不堪設想。

美國可以幫助英國,共和國為什麼不能幫助阿根廷?

真要讓一場規模有限的衝突演變成一場大規模消耗戰,不管島上有多少貴重資源。這場戰爭都沒有任何意義。別的不說,英國的所有軍事損失都的記在美國的賬單上,做虧本買賣的肯定是美國。

布蘭迪諾派杜奇威過去,除了退役將軍身份之外。與他的政治覺悟有很大笑系。

別的不說。杜奇威肯定能夠準確領悟總統的意思。

不管美國會投入多少軍事力量,最終的結果如何,這是一場規模非常有限,而且持續時間短暫的局部衝突,絕時不能演變成一場無止境的地區戰爭。

明白了這個道理,杜奇威就不得不放棄軍人的想法,用政客的手段來處理問題。

不得不說。在對杜奇威身份的認識上,裴承毅把握得非常準確。

杜奇威開始部署作戰任務的時候,裴承毅也進入了最佳狀態。

明打手4日夜間,裴承毅召開戰前會議,開始安排作戰任務。

雖然軍情局還沒有送來最新的情報,第西艦隊的行蹤仍然無法確定,但是裴承毅考慮了一天之後,斷定決戰已經鄰近,決戰隨時有可能爆。

裴承毅是根據什麼做出這一判斷的呢?圓讀最斬章節就選淚書吧甩凹鵬齊全

也許誰也說不清楚。只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戰前會議結束之後,裴承毅把華劍鋒單獨留了下來,要求未來的共和國海軍司令立即聯繫正在南大西洋上活動攻擊潛艇,只要逮住機會就要下手,但是絕對不要攻擊第四艦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