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完顏宗望放棄了築城周邊的村鎮,夏軍一路暢通無阻,九月十四日,夏軍十萬兵馬圍住了築城,在築城外紮下營盤,一時間聯營三十里,雪白色的帳篷就好像是一片片的雪花點綴在筑州城外。

中心大帳,陳慶之站在大帳之內。而在大帳之中,卻有一座與數裡外的築城一般無二的城市模型。這模型是工部的專門製造沙盤的匠人和蝶樓的密探花費三個。月的時間才製造成功的,幾乎城內的每一個布置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這築城城高牆厚,箭塔林立。而且城門還設有瓮城,如果強攻,不知道要折損多少兵馬,而且根據城內的密探回報,城內建有大型倉庫七座,至少存儲了糧草五十萬擔以上,足夠軍民支撐半年以上,如果節省一些,吃上七八個月也不成問題。」徐茂公看著幾乎連街坊都能看出來的模型上,面色凝重的道。顯然這種堅城對於攻城一方是一種很大的挑戰。

葉信看著整個築城的模型。也是嘖嘖稱奇,葉信是參謀部新招募的一個謀士,是一個名不轉經傳的小人物,經過幾關考核最後以一甲的成績進了參謀部,由於這次參謀部主考就有徐茂公一個,徐茂公對葉信很是喜歡,古代讀書人講究一個師從,葉信也自然而然的拜在徐茂公的坐下,葉信進了參謀部才不到半個月,主要負責整理情報,對參謀部的情況接觸並不多,沙盤雖然已經在夏**中很流行,但這種城市的模型因為製造複雜,時間長,所以這座築城模型還是第一座。

「老師,築城外的護城河河水主要依靠這條發源自附近樹林中的築水,城內的水源也多靠這條河流。咱們只要在在築水上游築壩,攔住河水,築城內定然會缺水。」

葉信話還沒有說完,徐茂公就已經搖了搖頭,道:「築城池處平原,又靠著渾河,地下水豐富,就算我們斷去築水,城內也可以挖井提水,斷去水源根本行不通。」

葉信望著築城,一計不成又想出一計道:「咱們在築城內不是有暗子么?可以發動這些暗子燒毀糧倉。只要糧倉毀了,築城一定不攻自

徐茂公搖了搖頭,笑道:「你看,完顏宗望在築城內建有七大糧倉,其中城主府一座,另外東西南北都分散著一座東岸兩座糧倉,糧倉這般分散,你能燒毀幾座,雖然我們在築城內有密蝶存在,但人手不足,就算拼著燒毀一座糧倉,也無濟於事,反而打草驚蛇,再說完顏宗望也不是碌碌之輩,怕是城內早已經就戒嚴了,而糧倉肯定是重中之重,防範森嚴。」

葉信皺著眉頭,腦海里快速的轉動著,斷水不成,燒糧也不成:,聯道除了硬攻之外就沒有其他解決之道了么?」徐茂公看著這位學生,倒是一個聰慧愛動腦的子,可惜就是網出茅廬,經驗差了太多:「兵法有雲: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完顏宗望也是一個沙場老將。精於攻者,善於守,築城城高牆厚,加之完顏宗望不斷的完善,已經形成了一個刺蝟一般的防禦體系,而且完顏宗望知道野戰他絕對不會是我們的對手,所以完顏宗望絕對不會貿然出兵,加上他在戰前。將四周兵馬全都聚集在城中,如今他手上有充足的兵馬可用,而且還有幾萬精銳老兵,想要兵不血刃根本就不可能,所以這個時候,奇兵很難發揮作用。所以只能堂堂正正的正面對敵,只有等對方出現破綻和弱點的時候,在出奇兵方可奏效。」

「從一城攻防來看。攻城是我們唯一的選擇,只有不斷的消耗,守軍才會露出弱點,不過放觀整個戰局來看,你會發現,筑州被圍,無論是東面的李梁還是南面的完顏兀朮都會感到如被針扎一般。完顏兀朮是一個厲害的金將,但是完顏兀朮的弱點很明顯,他手下的幾萬人馬都是新兵,雖然練日久。但很少上戰場,所以也最容易突破,我們圍住築城,完顏兀朮不可能看著我們放築城,但他的實力又不足以救援,所以完顏兀朮肯定會出兵,但卻不會前來解圍,只會在我們附近尋找機會,讓我們無法集中精力攻打築城,只要等東面李梁河后金大軍打敗蘇唐兵馬,李粱就能調集大批兵馬為築城解圍,東府十餘萬大軍此番大軍壓境的目的是什麼,不是一個築城,而是整個渾河西岸的土地,所以能否在短時間冉攻下築城並不重要。」

「如果你在從更高的戰略層面去看,圍攻築城只是各路兵馬行動中的一個點,這個點的成敗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達到預定的戰略目標,而我們的戰略目標是什麼東府的目標是佔據渾河以西,也就是攻佔筑州,青州以及皇太極控制的東南諸多州縣。北府的目標是拿下太子河以東,打通太子河流域通往蘇唐的水道,而南府的目標是守住蘇唐,抵禦李粱和努爾哈赤大軍,只要三方面前達成目的,那麼反夏聯盟四周都會被我們包圍。最後只能任由我們宰割,所以築城能否被攻下並不主要,主要的是怎麼樣達到我們的戰略目的,困守築城的數萬兵馬只是一個死棋,當我們達成了我們的大目的。你認為這區區六萬兵馬還能翻盤么。作為一個謀士,首先要謀全局,只有看穿了全局,才能從容布置,其次才是謀成敗,以計謀來達成目的,如果你的目光只看在這一城的得失,就算你能指揮手下百戰百勝,也永遠都只是三流謀

葉信聽了徐茂公所言,握拳躬身,道:「聽老師一席話,真是勝讀十年書,葉信受教了。既然築城只是引子,而完顏兀朮才是突破點,那我們下一步是不是圍而不攻,引蛇上鉤,然後集中力量滅掉兀朮,先佔青州。」

徐茂公呵呵一笑。道:「引蛇上鉤確實如此,不過這城還是要攻的,不僅僅要攻,而且還要猛攻,完顏宗望和完顏兀朮都是軍中宿將,如果我們圍而不攻。你認為完顏兀朮會上鉤么,不給完顏宗望一種壓力,對方會繼續龜縮在築城之中么。」

翌日清晨,天蒙蒙亮,夏軍大營內十餘個牛角號同時吹響,那嗚咽的聲音響徹天地,直入雲霄之中,而軍中那巨大的牛皮鼓,也毒轟的響起,好似驚雷一般。震天動地,而隨著鼓聲響起,一隊隊身著黑甲的夏軍士兵不斷的從大營內走出,列隊。

中軍大帳,徐茂公坐在次席之上,而主將陳慶之卻不見蹤影,按照軍中姓巨,陳慶之為鎮守使,具有絕對的權利,戰時,可不受樞密省以及夏王旨意,這也是為了避免出現瞎指揮的現象,畢竟只有親臨戰場才能更準確的判斷局勢,而不是遠隔千里之外的王庭和樞密省,歷史的教夏羽可是深以為鑒。除了鎮守使之外,軍中排在第二位的就是下派的參謀部參謀,主將不在,參謀最大,眾將都要受其節制,徐茂公輕搖羽扇,看著眾將到齊之後,道:「鎮守使有令,軍中軍務暫由戰略參謀徐世績擔任,眾將皆由其調派,不得有誤。」

在座的幾人聽了之後只是微微一愣,不過卻並沒有太過驚蔣,抱拳道:「遵令。」

徐茂公這才坐回座位。一揮羽扇,道:「都坐吧,鎮守使大人有事外出,今日攻城事務由我來安排,張將軍上午由你的兵馬為主,下午以韓將軍的麾下為主。要求只有一個」攻城期間,沒有號令不得擅自後退,後退者按軍令。殺。」

「遵命。」張須坨和韓擒虎得令,走出大帳。

一個個千人方陣排列整齊,步履一致簇擁著巨大的攻城器械開勛飯緩的移動。依舊是圍三闕一。主攻西門。西門方向大型排成三列,每列四十架,中型投石車三百架,排成兩大方陣,在步兵的簇擁下緩緩的靠近城牆,另外還有廂車三百座,大型井欄十座,盾車兩百座,雖然攻城主要由幾人負責,但主動的兵馬卻足有六七萬,兩個軍的騎兵全部下馬,充作弓手,與步兵弓手混成三個萬人方陣,組成遠程火力,而後是兩軍人馬護住各種遠程攻城器械,攻城的兵馬為張須坨的兩軍人馬,只有兩萬五千人。

築城城牆長達一千五百餘米,所以不可能一衝就是幾萬人。那麼多人就算是衝到城下,也都是當靶子,大型投石車在築城前方一千米的位置就停了下來,開始進行裝彈,校準,中型投石車則停在八百米的地方,散布在地面上,每一個投石車身邊都有一輛馬車,馬車上裝著無數的石塊以及火油彈等。

步兵方陣繼續前進,而投石車的連番石彈攻擊卻已經開始了,石彈都採用五六公斤重的多菱角的石頭,大型投石車上能放上十個,中型投石車能放上六七個,一百二十架大型投石車,三百架中型投石車,同時投擲石彈是什麼規模,足足能有三四千枚大石頭。

射,隨著校準完畢,隨著一聲大喝,數百架投石車同時發威,三千多枚石塊拋射到半空中。好似一片飛蝗,將整今天空都遮住了,一大片陰影好似一片黑雲黑壓壓的砸向築城城頭,由於石頭大小不一,重量不同,所以拋射出來之後,飛行軌跡也各有不同,有些石彈則直接砸在護城河水中,激起一片片水花,有些比人腦袋還要一圈的石彈砸在那厚重的城牆上,發出轟的一聲巨響,在城牆上留下一道白印掉落在護城河中,不過更多的卻是砸在城頭上,儘管城頭上的士兵都躲在城垛的後面以及城頭上的藏兵洞中,感受著那城牆好似在顫動的碰撞,那些經歷過多次戰鬥的老兵面色平靜的靠在藏兵洞中,而那些新招募的士兵則有些緊張的來回左右四顧。一些膽的士兵甚至雙手抱住腦袋,埋首大腿之間,害怕的瑟瑟發抖。

躲起來的士兵自然能免過石彈的攻擊,但露在城頭上的城垛以及城頭上的箭塔卻無法倖免。巨石從天空發小過,帶著巨大的勁道砸在青石和巨木搭建而成的箭塔之上,頓時帶起一片飛石,每一座箭塔都會被石彈砸上三兩下,那城頭上之前還密密麻麻的箭塔片玄之後就坍塌過半,餘下的也都受到了重創,完好的所剩無幾,還有許多的石頭則刮過城頭,落入城后的民坊之中,那些民居雖然很多都是石木結構的,但房頂卻多是瓦片茅草,只要被石彈砸中,就難免會被開出一個個大洞,而裡面的百姓則無可倖免的被殃及池魚。

三百米的時候,車弩也停了下來,開始裝填普通的精鋼弩箭,而弓箭手和步兵繼續前進,進入兩百米的距離,城頭上響起一陣鼓聲,大批的士兵從藏兵洞中貓腰走出,躲在城垛後面,而城頭上也開始出現了傷亡,待步兵方陣走到一百米左右的距離,投石車也陸續停止了射擊,弓箭手方陣列開隊形,開始與城頭上的守軍對射。而兩個步兵方陣也推著廂車向護城河衝去。

「殺!」一時間喊殺聲震天,直入雲霄,嗡的一聲,萬千箭矢在天空中形成一道密密麻麻的箭雨雲,籠罩向城頭,那如飛蝗一般的箭雨頓時將城頭籠罩,幾個緊張的新兵受不了這種壓抑,露出頭來,但才露出一個小腦袋,那嗖嗖的箭羽就從他的腦袋上穿透了過去,整個城牆被無數箭雨覆蓋,箭雨不斷的打在那城頭上的盾兵的盾陣之上,就好似雨打芭蕉,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不斷有士兵被箭矢射中,然後到下,盾陣一出現裂縫立應就會有十數道箭矢射入,帶走幾今生命。

好不容易箭雨過去,城頭上的金軍將領們這才開始反擊,不過比起夏軍那龐大的箭雨群來,守軍的箭雨卻明顯稀薄了許多,不過守軍畢竟站在高處,箭矢的射程遠了不少。守軍的箭雨才飛到半空,就迎來了夏軍第二蓬箭雨,兩團箭雨碰撞在一起,無數弓箭當空掉落,這個時候夏軍背後強大的基礎力量顯露了出來,夏軍在城下有三萬弓箭手,而城上的弓箭手卻不足五千,因為城頭面積有限,站不了太多人。

這種對碰,無疑是夏軍佔據優勢,城頭上響起一片被箭羽射中的哀號聲,而反觀夏軍弓箭手隊伍,卻只有不到不到千人死傷,弓箭手雖然都穿著輕鎧,但裡面卻是穿著絲綢內衣,而當軍官的還有一身軟藤甲,金軍的箭大多都是普通的鐵頭箭,就算能穿透皮甲,入肉也不深,頂多受些傷。

舉報錯誤和落後的章節是對來書最大的幫助,來書承諾所有的舉報都會及時處理.章節出錯更新慢了

查看評論

加入書籤

上一頁

返回諸侯爭霸目錄

下一頁

推薦本書 (赤雪新書《嬉遊花叢》書號:160024,本周沖榜,煩請各位朋友請手中的推薦票砸給新書,不勝感激!)

就在邪惡意識指揮絲絲做第二波攻擊的時候,他發現自己不能動了,身子不知何時已經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禁錮了,一動也動不了,而且自己的能量還在不斷的流失。

楊華髮出一絲神識,遁入了絲絲的意識體,幫助她抵抗邪惡意識,同時還打出大幻金蓮印,以無上佛光凈化邪惡能量。

楊華先前雖然和血嬰的神識融合在了一起,但是卻未能完全掌握血嬰的力量,否則的話,他直接就可以吸收那些邪惡能量為自己用。

當然,目前來說,以無上佛法來凈化這些能量也是最好的方法,尤其他對邪惡能量的特性比較熟悉,凈化起來更是得心應手。

先前胡菲兒的妖皇之力之所以不得要領,就是因為她對邪惡能量的特性不熟悉。

半個時辰后,在大幻佛光的凈化下,絲絲體內的邪惡能量已經被完全凈化,考慮到絲絲的電波能量大幅度減弱,楊華想了一下,體內的宇宙能量頓時激射而去,進入絲絲的體內,為她補充力量。

這次修鍊結束后,楊華髮現自己體內不管是神力,五元素之力,還是宇宙能量。。。全都有了很大的提升,運用起來也更加的得心應手,宇宙能量最大的特點就是生命的氣息,得到宇宙能量的幫助后,絲絲的電波逐漸的強大起來,甚至超出了先前最佳的狀態。

「爸爸,謝謝你的幫助。。。。。。。」恢復后的絲絲,歡快的叫著。

楊華打斷了絲絲的話,笑道:「小丫頭,知道我是爸爸,還說什麼謝不謝的。我們快出去吧,估計天後他們早就等不急了。」

「天後媽媽,菲兒媽媽,美美。。。。。。。我好了。。。。。」

絲絲像只一鳥一樣飛出了研究室,和妹妹緊緊夫人擁抱在一起。

天後和胡菲兒見楊華出來,急忙走過去,關切道:「老公,你沒事吧?」

「呵呵,放心了,邪惡之心在我體內我都不怕,更何況只是一個不成氣候的小魔頭。不過這次絲絲也算是因禍得福,我已經用宇宙能量幫她改造了一番,相信對她的進化應會有很大的好處。」

胡菲兒突然說道:「妹妹,老公,我有個提議,不知你們覺得怎麼樣?」

停了一下,胡菲兒說道:「我覺得像絲絲這樣的意識體,是不是可以以靈體來對待,教授她們一些靈體修鍊的法訣。這樣會對她們的能力有很大的提高。絲絲她們本身的知識儲存量很大,可塑性也很強,只是力量上卻顯得很單薄,一當失去我們的保護就會陷入到危險當中。就像是這次的事,如果絲絲有一定的靈力基礎,相信邪惡能量也不會輕易就腐蝕她的意識。」

天後和楊華想了一會,覺得胡菲兒的建議確實很好,或許可以試一下。不過具體的情況卻不好說。畢竟靈體和這種純意識體還是不一樣的。

「天後,我覺得菲兒的建議很好,絲絲她們本來就是科技方面的好手,如果再具有靈力的話,那簡直就是文武全才,如虎添翼。」

天後則不停的計算著,她的晶元,準確的說應該是腦海,(天後的進化已經接近完美,和普通人類沒多大區別。)儲存著大量大修仙法訣,包括魔修,妖修,鬼修,還有靈修。其中關於靈修的記載最為少,也最為淺薄,幾乎沒什麼完整的法訣。

「老公,姐姐,我找了一下,發現仙界關於靈修的法訣幾乎沒有。」

胡菲兒道:「這個我知道,靈修法訣曾經被仙界完全銷毀了。我曾經在妖界的典籍中看到過一些關於靈修的傳說。相傳在上古時期,有兩個以死靈身份飛升仙界的兄弟,號稱死靈仙,因為他們的力量強大,所以平日里看誰也不順眼,時間一久,就得罪了一些仙人,其中不乏好手。終於有一天,兩兄弟惹了一個仙君,這仙君本身氣量就小,一言不和,就和兩死靈仙打了起來。誰知雙方打了沒多久,那仙君就被兩死靈仙給打死了,甚至連元神也被兩人吞噬了。當時的仙帝也不知是出於何種考慮,對這件事居然沒做追究,自次兩人的膽子和野心變的越來越大,開始發展自己的勢力。由於他們的體質特殊性,凡是喝了兩死靈仙血液的仙人,都會在瞬間變成死靈體,修鍊死靈法訣后,力量會提升數倍。」

「這兩兄弟說來也是天才,後來他們嫌製造死靈浪費自己的血液,專門靜下心來,把死靈心法改造了一番,改造的結果是只要修鍊了死靈法訣,不管你是什麼人,都會隨著功力的加深,慢慢的變成死靈體。當然改造后的死靈法訣,在力量上也有了很大的提高。仙人本來就醉心於力量,這樣一來,一部分仙人就開始自願加入兩兄弟門下,修鍊死靈法訣。等到仙帝有所察覺的時候,兩兄弟的勢力已經有了一定的規模。雖然在數量上還遠遠不能和仙界的正牌仙人相比,但是死靈仙力量強大,身體強悍,兩方開戰,以普通仙人的損失最為嚴重。後來仙帝和兩兄弟約戰,居然戰敗,兩兄弟要求和仙帝分庭而治。就在這時,仙帝背後出現了一群神秘的高手,制服了那些死靈仙。為了永出後患,那些神秘高手殺光了所有的死靈仙,同時也燒毀了一切和死靈仙有關的東西。」

「原來仙界還有這段歷史。」

楊華卻是若有所思,想來那些神秘高手很有可能就是通天閣的上古修神者。只是不知道,這次自己攻打仙界,那些上古修神者卻沒出來,看來自己一定要小心通天閣的修神者才對。

(赤雪新書《嬉遊花叢》書號:160024,本周沖榜,煩請各位朋友請手中的推薦票砸給新書,不勝感激!)

電腦訪問: 炎十輛廂車在步兵的護衛下來到護城河下。不過眼前的螞淵叫與!前的廂車有所不同,除去前面前有一個巨大的木盾之外,廂車兩翼是敞開的。上面有幾個一尺高的木樁,還搭著一條三尺多長的鐵索,靠近護城河下的時候,兩輛廂車並排走到一起,躲在廂車護盾下的士兵快速的將鐵索與另外的一輛廂車上的木樁綁住,兩車合併成一輛,然後在士兵們的推拉下。好似一個大木筏一樣栽入護城河中。

廂車並沒有直接沉底,採用浮力較強的械木打造的廂車與木筏一樣懸浮在水面之上,而在廂車後面陸續有廂車前仆後繼。毛楞子是一個什長,打了一年多的仗,也算上見過幾場大戰爭場面,但象這次這般攻城卻還是第一次。

浮動的廂車就好似一個木筏,自從毛楞子隨著將軍加入了夏軍之後,以往的幹練就被推翻了,隨之要練的卻是夏軍那一套操練法,而操作各種攻城器械也是其中的一項,尤其是他們這些攻城的步兵,如何能在城頭上不斷飛射而下的箭矢以及滾木鐳石中生存下來,是他們演練最多的科目,象之類的廂車也有好幾種。比如過干壕溝的土橋廂車,那種廂車最多能搭建出一個不到兩丈多遠的木橋,而這種木筏似的廂車據說是專門為了攻打築城而研究出來的。主要就是應付那種護城河水面較寬的城池。

毛楞子所在的廂車上只有五名士兵,廂車的結構很簡單,就好似一個等腰直角三角形,前面的護盾是用竹子蒙上牛皮包裹而成,可以有效的防禦城頭上飛射下來的箭矢,雖然結構相對起來不是很堅固,如果被城頭上的床弩或者是投石車盯上,通常很難做到有效防禦,不過那隻能聽天由命了。

毛楞子所在的廂車是第一個沖入水中的,而在他的後面,又有一輛廂車撲騰的落入水中,毛愣子扯著大嗓門;大聲的喝道:「芶癩子,趕緊將盾牌撩起來,媽的小心點,用盾牌護住廂車的中都有兩個,支撐。而前面竹牛皮的盾牌只要打開內里的一個套勾。後面的人一拉繩索,利用中部的支撐,盾牌就好像一個權桿一般,從一個斜度被拉平,成了一個護頂,不過前面也露了出來,幾道流矢飛射而來,正打在撩起的木盾上。嚇的毛楞子連忙大喊。

隨著後面的廂船前的木盾被拉平,毛楞子手中早就拎著的鐵鉤轉動幾圈就丟向後面的廂車:「抓住嘍後面廂車上的伍長芶癩子抓住麻繩。對著身邊的幾個士兵大聲道:「弟兄們使把勁。」隨著幾個士兵拉扯繩索,兩輛廂車成功對接,將繩索固定在左右的木樁上,看著對接成功,毛楞子也沒有繼續發愣,招呼著手下兄弟拿起划槳,開始向前發動。

在築城城頭上的完顏宗望也看了夏軍這種獨特的過河方式,城頭上的弓箭手被對方的弓箭兵壓制的無法還擊,只有一些暗堡內的弓箭手能藉助孔洞向下不斷的射擊,但數量就差了許多,而且這種桑著牛皮的廂車集有效的擋住箭矢:「讓暗堡內的床弩對準護城河內廂車,給我狠狠的射。」

城頭上的床弩開始射出致命的毒牙,而下方的廂車內的士兵也終於開始出現傷亡,在不到五十米的距離里,弩箭的攻擊力是最大射程內的兩倍以上。尤其是穿透能力更強,那跟一根長矛一般的弩箭可以輕易的射穿兩層竹子捆綁而成的木盾,然後穿過廂車內的士兵,透過廂車底部,射入護城河中。

護城河很快就被血水浸染成血紅色,不過隱藏在暗堡內的床弩射擊角度有限,加上床弩的射擊頻率比較低。數量上也差了許多,根本就無法阻止護城河上那五條水龍的前進。每一個廂車都有一丈多長,雖然築城的護城河被加寬過,但也只有不到十丈,很快毛楞子的廂車就撞在前面的護城河岸:「舉盾,護住前方,打開木盾。」隨著木盾被揚起。四個抬著大盾牌的士兵擋住身前,幾個士兵拎著大鎚,木樁衝到岸上。將木樁打好。然後將鐵集套在木樁上,就這樣一條浮橋被搭建完



站在弓箭手隊前的張須坨看著五備浮橋陸續登岸。並順利的打下木樁,大手一揮:「攻城。」

位於後方的數個步兵方陣,聽到命令后。用刀背擊打著手臂上的圓盾:「無敵。無敵,無敵,殺!」三千士兵好似海上掀起的巨浪,咆哮著沖向浮橋。開始攻打城頭,而弓箭手的齊射也停了下來,改覆蓋式射擊為自由射擊。

築城攻防戰自此拉開了序幕,而後維持了整整個天的不斷攻城,而夏軍那悍勇的攻城,完全不計損失的攻城方式也讓完顏宗望心有餘悸,夏軍的攻勢從一開始就沒有試探,完全是主力攻城,而且這種攻城是沒日沒夜的,連續三天,夏軍攻上城頭六次,如果不是完顏宗望手上擁有充足的兵馬,可以快速的補充,以絕對優勢的兵力將城頭奪回來,說不定築城在第一天就失守了。

連續三天的強攻之後,夏軍可能也損失過大,開始改變攻城策略,以疲憊守軍為主,不斷的騷擾,虛虛實實的讓城頭上的金軍一時都不敢鬆懈。 英雌 不過完顏宗望卻是鬆了一口氣,守城的金軍有六萬人,雖然前三天的攻防戰損失了一萬多人,但剩下的人也足夠來回的輪換守城,以保證士兵有旺盛的精力面對夏軍沒日沒夜的騷擾。

築城攻防戰持續了十日,而這十天里,夏軍的軍馬幾乎每一支軍隊都排上去三四回,戰爭是一支軍隊最好的試金石,徐茂公藉助這次攻城成功的將東府各軍擰成了一股,畢竟東府內的兵馬除了原來東大營兵馬外,還有四萬多人的隋軍以及羅世信的羅家軍,三支兵馬雖然統屬到一個大旗下,並經過一個多月的磨合,但各軍仍然自成體系,無法真正的融合。而這一場曠日持久的兒淺,則讓三個來自不同系統的軍隊真正的融合,而且在瓦,各軍雖然損失不但戰鬥力也不斷的提高著,築城成了東府大軍的試煉地。

夏羽的大夏採用募府輪備兵役制度,因為夏國居於東北之地,民風彪悍,而且夏羽的夏國對武將年分恩寵,參軍不光光有軍餉,還有不少軍中福利,而且隨著多戶籍政策的開展,幾乎是一人蔘軍一家收益,募兵具有兵齡。在軍中三年就可以退伍,獲得公民戶籍,擁有公民戶籍者在各個作坊都會被優先雇傭,薪金方面也要高出一成。總之好處多多,募兵制是夏軍的基礎,不過為了應付不可預發的事件,除了募兵之外,大夏還兼顧府兵制。所謂府兵就是年過二十歲,但小於四十歲的青壯每年都要接受一到兩個月的軍事練,一旦進入國家進入最危急的狀態,所有青壯都會被編入軍中,府兵制適用人群是靠農耕為主的漢人和一些少數民族。而除了伏兵制外,對於游牧民族則採用輪備制,因為游牧民族上馬就是戰士。下馬就是百姓,游牧民族的風俗就是如此,所以對於游牧部落。大夏採取輪備制,每全部落的強壯牧民都會被抽調一部分,進行一年的輪備。如果這一年裡,沒有戰事,則進行軍事練,如果發生戰事則被拉上戰場,如果戰事吃緊,可以發布臨時徵兵令,徵募往年的輪備軍。

東府在築城攻防戰中。幾乎損失多少。就會被補充上多少,因為在這場關乎大決戰的時候。夏羽連續發布了兩道徵兵令,而按照夏國之前的習慣,很多商人都有將奴隸送入軍中,然後獲得部分稅金減免,以及聲望的做法。所以募兵令一發,就會有眾多的青壯奴隸被送入募兵所,奴隸如果戰死。這些商人還能獲得一半的補償銀,算起來損失不過幾十兩銀子,而一旦奴隸獲得戰功,卻要有一半的榮譽歸入主人的頭上,這種美事自然是人人爭先,畢竟這些商人誰都不差那點銀子。

徐茂公翻看著新統計出來的戰損表,連續十天的猛攻,東府各軍人馬戰死的士兵就超過三萬餘人,而前三天的攻城就折損兩萬,猛攻三日之後,徐茂公就改變了攻城策略,攻城步伐變的和緩了許多,而且每日出兵的頻率都在降低。但就算如此,一周之內,仍然有上萬士兵戰死,整個東府在築城下的士兵就沒有幾個沒有受傷的,隨軍的醫院內躺滿了傷患,而後勤部除了每日運送大批的物資到前線之外,往後方運送的傷兵也達到了一個恐怖的數字,十天時間,東府十餘萬大軍近半無法戰鬥,餘下也多有輕傷。不過前方不斷的損失,後方也不斷的有奴隸兵以及募兵加入各軍,讓各軍保持在八成以上的數量。

後勤部駐東府的總管何勇被一個士兵引入營帳之中,何勇的額頭上滿是汗水,進入帳中,風塵僕僕的對著上前的徐茂公,拱手抱拳道:「大人,此番除了運送軍中各種短缺物資,還帶來一萬五千新兵。」

徐茂公抬起頭。將戰損冊丟在一旁,看著何勇,笑著道:「辛苦何總管了,這些日子除了前面攻城的將士,就屬何總管最是操勞,人都瘦了一圈,此番拿下青。 風水秘聞 築兩州,我和鎮守大人會聯名上書給何總管報

何勇聽了徐茂公的話。心裡可是激動萬分,這些日子沒日沒夜的操勞總算是沒有白費:「謝參謀大人,何勇只是盡本分而已,不敢居功,在下還要去分配物資,就不打擾參謀大人商議軍政了。」

何勇離開之後。徐茂公望向在座四個雙眼冒光是將軍,笑吟吟的道:「一萬五千新兵按照這兩日各軍出戰情況給予增添,築城攻城戰已經進行到第十一日了。我軍折損兵馬三萬餘人,另有兩萬餘人無法繼續征戰,可以說是折損過半,最近幾日,我軍攻城次數不斷的減少,城頭上的守軍也鬆懈了不少。今日各軍補充完畢后,周將軍,今日輪到你軍攻城,繼續象之前幾日,不需要攻的太狠。 陰陽乾坤顛 日落之後,各軍發動一次猛攻,如果能攻陷築城最好,如果打不下,也要讓守城的金軍心有餘



張須坨和韓擒虎都是軍中宿將,聽到徐茂公所言,就知道要有大動作了張須坨當即問道:「徐參謀,是不是鎮守大人有動靜了!」

徐茂公輕捋須髯,點了點頭:「好了,眾位都回軍中準備去吧,今晚還有一場大戰呢?」

烽火紀元四隻九月二十三日,築城攻防戰第八日,在青州城內的完顏兀朮終於坐不住了。夏軍猛攻築城八日,按照探子回報。夏軍折損兵馬至少有兩三萬人,而每日運往後方的傷兵就足有兩三千之眾,這麼算下來,夏軍在築城之下。至少損失了五萬多人馬,十餘萬大軍去了一半,而且連日攻城,精疲力竭,完顏兀朮從中看到了戰機。

夏軍折損過半,戰鬥之慘烈,完顏兀朮久經戰陣,也不由地為自己那個哥哥擔憂。雖然築城內擁有兵馬六萬餘,加上青壯少說也有十萬,然而夏軍這麼猛烈的攻城。完顏宗望的日子怕也不好過,不能在這麼按兵不動了,就算不能在夏軍屁股後面來上一下,也要讓夏軍感受到威脅,損失過半的夏軍兵馬不過只餘下五六萬,前方有堅城,後面又有他在虎視眈眈,夏軍此番大軍壓境很可能還是象上次一樣無功而返。

完顏兀朮算的明白。但他卻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國力的差距,夏國是遼中地區第一個建立國家的諸侯,加上本身就有不俗的實力,隨著隋地的融入,治下百姓達到了八百萬,在也不是以前那個損失兩三萬兵馬就要傷筋動骨的小諸侯,而且夏國的兵役制度,讓夏國擁有充足的兵員,而徐茂公在補充這些新兵的時候,使用了一個障眼法,讓這些新兵充當護送糧軍,馬車少,護送糧草的人馬卻多,並四運送頻率。這樣前線雖然每日都會損失兩三千人。但軍呻一都會增加兩三千,讓那個整個東府的兵馬一直維持在九萬上下。

而夏軍送上來的新兵並不能算是新兵,因為很多奴隸在之前都是士兵出身,而就算是募兵,東北之地民風彪悍,百姓大多會使刀箭。雖然戰鬥技巧差了些,但上了戰場,不用幾日就能磨練出來。

完顏兀朮在築城攻防戰第八日點兵四萬,幾乎將老底都帶上了,然後兵發筑州與青啡的結合地,謝家堡,完顏兀朮的打算並沒有錯,時機尋找的也絲毫不差,但這場戰爭本身就不是一場對稱的戰爭。戰爭打的是錢糧,打的實力,打的是基礎,夏國擁兵八十萬眾,佔據大凌河中下游段,大遼河段,以及黃金平原大部,已然成了一個龐然大物,治下百姓八百餘萬,而治下各州府縣政通人和,百業俱興,商貿發達,湖西兩大運河建成,加上生產模式的變化,勞動力被釋放出來,大夏的耕地快速的翻番,湖西走廊沃野數百里,開發出的良田達到了一千多萬畝,成了當之無愧的大糧倉,而反觀完顏兩兄弟的所轄,百姓不過五十餘萬,青築兩州雖然土地肥沃,但生產力低下,加上缺乏戰略縱深,戰爭不斷,兩者一比較,根本就是一今天上一個地下,沒有可比性,這場戰爭從一開始的時候,就註定了結局。

完顏兀朮主動北上,可謂是正中陳慶之的下懷,東府十餘萬大軍兵圍築城,但當晚陳慶之就帶領著麾下的精銳白馬軍消失了,由於夏軍的斥候散布很廣,加上築城攻防打的慘烈無比,誰都沒有想到東府的鎮守使居然不在軍中指揮。

就如徐茂公對他的學生葉信所言那般,陳慶之是一個。帥才,所謂帥才,不一定要有蓋世的武藝,但卻耍有統籌全局的目光,從一開始,陳慶之的目光就沒有落在築城這個點上,他看到的是整個金地的大局,參謀部戰略布局的目的,築城的的失並不重要,當整個渾河西岸全都被夏軍佔領,一個築城還能翻起多大的浪花來。

青州和筑州兩地,地勢狹長,位於渾河衝擊平原之上,屬於黃金平原西南邊緣,地形平坦。 神秘世子的沖喜醫妃 可以說是騎兵的天堂,從青州的首府青州城北上,就是營州,營州往北兩百餘里就是謝家堡,完顏兀朮如果全力行軍三日可到謝家堡,威逼夏軍后心,祝鎮這個重要的糧草中轉站也要受到威脅,如果完顏兀朮到達謝家堡一帶,夏軍將無法集中精力攻打築城,說不準又是一個。僵持的局面。

從營州到謝家堡之間是一片面積十分廣闊的草甸子,這裡可以說是一馬平川,營州東北十里處有一片連綿數十里大森林,位於整個草甸子的東南方,陳慶之的一萬多白馬軍在這片森林之中已經埋伏了八天之久,所帶的糧食早就已經吃光了。好在已經進入了秋天,林中山果武多,加上一些野獸。倒也不集於餓肚子,不過就算是鐵打的漢子,在這種地方也難以堅持,很多士兵都得了不同程度的痢疾。

九月二十四日,在等待的第九天,斥候終於發展了營州內多出許多的旗幟,正午之後,一支龐大的軍隊從營州城內出安,浩浩蕩蕩拖出二十餘里,向著北面進發,斥候立刻將消息帶給了陳慶之。

陳慶之得到消息后,沒有絲毫的猶豫,立刻點兵整軍出發,二十日下午日頭偏西,金軍距離營州城足有三十餘里,在烈日的陽光下,金軍顯得有些無精打采,金軍后軍中,一隊隊步兵排列成四行,扛著軍旗,武器,邁著步子向前走著,突然地面上傳來一陣陣的顫動聲,一個趴伏在糧草車上的金軍老兵突然睜開眼睛,這種地面的震動他自然十分熟悉,坐起身,抬眼向後望去。

只見碧綠色的大草甸子上。一片雪白色的雲朵快速的賓士而來。上萬匹白馬在草原上要多扎眼就有多扎眼,而在那些白馬之上,還坐著一個個身著亮銀鎧甲,肩上掛著雪白的披風的騎兵,銀白色的鎧甲不斷的閃爍著陽光,讓眼前的萬餘騎兵好似天兵天將一般,老兵看的有些傻眼,但就是這一愣的功夫,那萬餘騎兵已經來到數百米外。

「敵襲!」老兵大聲的叫喊起來,金軍後面的士兵紛紛回頭,但每一個回頭的士兵都傻眼了,數百米的距離,以騎兵的速度已經是轉瞬即到,而在百米的距離,一捧箭雨就從白馬軍中飛射而出。

「快跑」。一個反應過來的金軍連忙撒腿就跑,但是那如飛蝗一般的箭雨已經密密麻麻的射來,無數金軍在箭雨的覆蓋下,被射成了刺蝟,而那些幸免於難的士兵當場就丟下武器,把吃奶的勁都使了出來。一路向前狂奔,只恨爹媽少生了兩條腿。

然而步兵的速度在快。也不是四條腿的騎兵的對手,「射」這一次不在箭雨,而是一蓬蓬的弩箭。在近距離下,弩箭的穿刺殺傷力比弓箭可要高多了,不過弩箭只能發射一次,再次上弦就要花費不少時間。一輪弩雨飛射而出,前排的騎兵已經舉起那一桿桿銀白色的騎兵長槍,上萬白馬騎兵就好似一個鋒銳無比的箭矢,從金軍后軍刺了進去,慘叫聲,戰馬的嘶吼聲一時間響徹整個大草甸,一場騎兵對步兵的殺戮上演



陳慶之一馬當先,就好似那巨大箭矢的最犀利的鋒芒,天賦技能,勢不可擋在殺入敵軍中的時候就釋放了出來,勢不可擋籠罩的範圍為統帥乘以十,只能影響到陳慶之身後的數百騎兵,但就是這數百陳慶之的貼身侍從形成的巨大箭芒。直接將整個金軍都撕裂了開來,所有擋路的人全都被戰馬的馬蹄踏個粉碎,沒有人可以阻擋白馬軍的衝鋒之勢。 「關於靈修法訣的事,現在先不急,法訣都是人創的,古人能創出這麼多的法訣,我們同樣也可以。靈修法訣的事就交給我了,給我一些時間,我一定會找出適合絲絲這種意識體修鍊的法訣來。到時候天後也可以一起修鍊。」其實楊華對創造靈修法訣還是挺有信心的,修成不滅之境以後,九天玄女當初留下的知識也解禁了一層,雖然楊華還沒來得及細看,但是以九天玄女的身份和地位,相信其中一定有靈修的記載。到時候,楊華只要結合絲絲的本身情況,稍加改動就行。他本人對意識體的修鍊也是深有體會的。

這時絲絲和美美已經鬧夠了,飄過來撒嬌的說道:「爸爸,你以後再也不能丟下我不管了,我要一直跟著你。」

「還有我呢,美美也要和爸爸在一起。」

楊華笑道:「兩個鬼丫頭,就知道你們會這樣說的,爸爸同意了,以後你們就跟著我吧。」面對兩個如此心疼的女兒,楊華怎麼能拒絕她們的請求,而且楊華也想把絲絲留在自己身邊,好觀察她體內的情況,好研究出適合她的法訣,如果成功的話,連基因體也不用做了,靈七修鍊到最後,是完全可以凝練出實體的。

解決了絲絲的事情,眾人心情好多了。

胡菲兒提議去新建的中國餐廳好好大吃一頓。

上次從炎龍國回來后,天後得到楊天的彙報后,就組織人手建立了一家大型中國餐廳,餐廳裡面所有的飯菜都是由人工製作的,味美色香,很受大家的歡迎。科技發展到現在,平日里普通人類大都吃的是營養液,因為工作的快節奏,已經很少有人自己動手做飯了。不過人工工手燒制的飯菜,肯定比那些酸水好吃多了,所以古中國大菜的推出,很快就在血迎帝國走熱。不過,目前為止,由於人手的因素,還不能在全國範圍內推廣。

天後和胡菲兒已經商量好了,儘快將組織人員的培訓,把古中國大菜全面推廣。

一路上聽到兩女的介紹后,楊華早就口水直流了,恨不得一個瞬移就過去。

天後為人細心,這一路上的建築和景物基本上都是按照古中國的局勢布置的,綠樹紅花,樓台水榭,當真是下了一番功夫。

「老公,前面就是了。」

順著天後的手指,楊華看到了前面一百米處,有一棟四層小樓,樓面通體都是白色,看上去很舒服,不時的有飯菜的清香飄出,同時還有很多人說話的聲音,感覺熱鬧非凡。

楊華迫不及待的拉著兩女,沖向了小樓。

絲絲和美美則歡快的跟在後面。

進入一樓后,楊華髮現裡面人聲鼎沸,整個大廳三百平米的面積,裡面坐滿了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要不是看著眼前大屏幕上的字幕:歡迎光臨血嬰帝國古中國餐廳。楊華還以為自己來到了臨海大學的學生餐廳。

眼前的情景和當年在臨海大學的情景是多麼的相似啊,大家坐在大廳,談天說地,吃肉喝酒,那是何其痛快啊。

記憶的閘門一當打開,思緒就會飛盪起來。

「老公,你發什麼呆啊。沒看見這麼多人都在等你回話啊?」天後拉了拉楊華的胳膊。

楊華這才回過神來,發現大廳吃飯的人全都停下來,恭敬的看著自己。

「大家吃啊,別管我,隨意就好。我也是來吃飯的,大家千萬不要拘束,先前怎麼,現在還怎麼。」

天後和胡菲兒也急忙招呼大家坐下,繼續吃飯。

大廳中吃飯的基本上都是帝國的精英,他們接觸最多的就是胡菲兒和天後兩位主母,平日里就知道兩人沒架子,再看血嬰大帝,一臉的微笑,隨後就安心的繼續大吃起來。

「老大,你怎麼才來?這傢伙真是太好吃了。」

楊華和天後,胡菲兒剛剛找到一處空位子坐下,余飛就啃著一個雞腿走了過來,而且還是滿手的油污。

「老大,等會我們哥三個幹上幾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