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啐,誰會關心他?一肚子地壞水!」說完這話,臉卻紅了。

韓紅雲:奇怪,想不到一向眼高於頂的表姐也會害羞,難道她真地對這個姓唐的有意思?

不禁對唐風更加感興趣了。

大廳的中間,那裡是一個很大範圍地格鬥區,這層樓高六公尺。這種高度對於專攻雙腿功夫的教練來說是不太夠的。可是對一般人來說這已經很高了

眼看唐風渾身充滿霸氣地站在場子中央,那模樣還真有點像是傲視群雄的武林高手。無形中一股子壓迫人的氣勢洶湧而出

木村正雄是個枯瘦的日本人,留著日本人長見的八字鬍,一臉的陰險模樣,最為讓人注意地是,他有一雙明顯比例失調而顯得過長地雙腿,以及一對似閉非閉的眼睛。

此刻他那似閉非閉地眼睛忽然一閃,對洶湧而來的氣勢心生警兆,私底下囑咐大傢伙小心,然後以一口純正的中國口音對著唐風說道:「唐風教練是么,既然你敢這樣說那一定是有恃無恐了考慮到時間的問題,所以等一下我們這邊的幾個挑戰者會陸續出來和你切磋一下,因為他們都不想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回過頭一臉陰森,用日語說:「金剛,看你的了,請和這位令人尊敬的精武門特級教練切磋切磋,不過你記住,這是在香港,如果我們殺了人,赤義堂和振東幫雖然是仇家,但是他們恐怕都不會包庇咱們的。所以,你不能殺了那個侮辱我們大日本山口組的蠢貨。不過,親愛的金剛,你可以打斷他一條腿,讓他像一條瘸狗一樣,生活在世上丟人現眼,桀桀桀!」

日本大猩猩很莊重的點了點頭,重複道:「打斷那個蠢貨的一條腿!」他有這個自信,因為在日本,除了那些隱居在民間的高手,憑他在關節技上的造詣,已經可以稱的上一代宗師了。如果不是因為強暴了師傅的女兒,順便連自己的師傅也幹掉了,他恐怕絕對不會這麼默默無名的,只是一個日本山口組一名金牌打手。而且在西來之前,他金剛也剛剛有了突破,關節技再上一層樓。

所以此刻日本大猩猩發出一陣刺耳的獰笑,大步上前,朝唐風囂張地舞動著手臂,齜牙咧嘴,那模樣活像是一隻被搶了配偶正處於暴怒中的野獸。

精武門的特級教練?

我看是狗屁!

「在日本大家都叫我金剛,我的專長是超強關節技,請唐教練好好的指導我。」眼神露出凶光的大猩猩站在唐風前面,假裝很有禮貌地鞠了一躬,用惡狠狠的語氣對著唐風說著。

唐風嘎嘎一笑,心裏面忽然想起馬戲團裡面那些猩猩總是喜歡騎著自行車遛圈兒,於是,唐風一邊活動活動脖子,一邊做出了決定:過了今天,這隻猩猩也有機會接觸兩個輪子的車,不過這種車不叫自行車,而叫做輪椅……

一旁圍觀的中國人,日本人,還有楚雪靈她們早就已經自動的站到格鬥區外圍,一層一層的人牆團團的圍住正中間的兩個人。

眼見一場惡戰即將上場。

突然,「當」的一聲,六樓的電梯鈴突然響了起來。

電梯門一開,走進來一些人,所有的人都不約而同的回過頭去看,發現進來的人是館長楊頂天和五個許多人都認識的一級教練。

楊頂天他們幾個人剛出電梯也被現場這麼多人給嚇了一跳,之前他們幾個人一進大廳就聽說有人來砸場子,還是東洋鬼子,

楊頂天稍微一想已經知道這一定赤義堂龍十一在後面搞的鬼,在香港沒人不知道只有他和日本人走得最近,而這些日本人絕不會無緣無故吃飽了撐的,打扮成日本武士的模樣前來踢館子,因為這太智了!

於是便對身邊的人說:「走,我們進去看看這伙日本人在玩什麼把戲!」

一進來才發現怎麼會來這麼多個人,而且是教練一大堆,他哪裡知道自己的寶貝乾女兒正要藉機挑戰唐風,誰知道半路殺出一群日本人,把一切都攪黃了。

楊頂天站在最外圈看見那群日本人不知道被誰氣的如同屁眼裡裝了彈簧,在那裡跳著腳哇哇大叫。

而站在中間的唐風和日本大猩猩已經準備開打。連忙舉起手然後用力的搖了搖,接著大聲的喊:「停——」

唐風:靠,不用說了,接下來一定會說,我們是泱泱大國,要文斗不要武鬥,大家沒有深仇大恨,何不握手言和?

大人物都是這鳥樣,關鍵時刻才出場,然後擺出一副仁義大哥模樣,省得別人不知道他是在以德服人!

鬱悶!

韓紅雲沒想到楊頂天會半路殺了出來,連忙跑過去抓住楊頂天的手臂搖阿搖的說:「乾爹,我跟你說,這些日本人可惡死了,吵著嚷著前來踢館,還打傷了我們的人,最後我們的特級教練唐風剛好趕過來,他又剛好主動請纓要教訓他們一頓,這件事從頭到尾都和我沒有關係哦——

韓紅雲的動人身軀一搖一紐一下子就粘貼了楊頂天的手臂,接著超嗲的聲音是讓現場許多男士意亂情迷,當然包括站在中間的唐風。

日,這丫頭好會推卸責任啊,不如改名姓賴算了 假女人幾乎沒有一刻的猶豫,立刻向著雷正陽撲了過來,雖然他身手不錯,但絕對擋不住子彈,所以他不能給追過來保鏢有開槍的機會。

撲過來的同時,在假女人的手裡多一柄三疊刀,刀伸展開來兩尺左右,刀芒綻放,殺氣畢現,雷正陽眼睛眯了起來,這個殺手看起來身手不錯,能出一億買他的命,相信除了楊家不會再有別人了。

這三疊刀很快,很鋒利,有種殺人於無形的震撼,這會兒一顯露,就煞氣十足。

「雷正陽小心!」兩個小腦袋瓜子探出來,見狀立刻失聲的叫了出來,雷正陽聽到這是蕭紫月的聲音。

雷正陽沒有回頭,但是在他的手裡,多了一本書,就是那本剛才在看的《3d程序》,三疊刀刺破了這厚厚的一本書,可見這個殺手的強悍,不過刀被夾住了,雷正陽凌厲的拳頭就已經揮出,拳力夾著金龍之力。

假女人手臂一擋,似乎還想趁機拔回武器,但是她沒有想到這拳力的強大,只聽「咔」的一聲,她手臂就已經斷了,不過她反應奇快,左手在座位靠椅一按,人已經從那半開的窗戶里竄了出去。

而且身上所有的負累裝扮都紛揚而下,散了一地,這會兒幾乎所有的人都看清了,這個優物般的女乘警,竟然是一個百分百的男人,那個想英雄救美被殺手在腹部劃了一刀的男人,如果不是實在無力,怕是已經破口大罵起來。

就算是力不從心,他也還是罵了一句:「老子眼瞎了,碰了個人妖。」

或者很多人對雷正陽先前的話不太理解,但是看了那逃走的殺手恢復真身,他們這才明白。

雷正陽沒有追,攔住了身後想追上去的雷家保鏢,說道:「不用追了,與列車長溝通一下,安撫乘客。」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列車此刻還在火速的奔跑著,殺手跳車早就已經去遠了,以這些保鏢的實力,根本就不是那殺手的對手,雷正陽並不擔心他會跑掉,只要回去一查,以殺手這樣的實力,鐵定不會是默默無聞之輩,他們總有再見的時候。

雷正陽並不是故意放縱殺手的離開,只是這殺手逃走的窗戶正是兩個小女生的上方,如果想把他攔下來不是做不到,但一定會讓兩女處在危險之中,為了一個微不足道的殺手,很沒有必要。

見到雷正陽安全了,蕭紫月與李冰冰一下就竄了出來,兩女臉上皆是一種神態,興奮與激動,當然還有少許的擔心。

「雷正陽,你真是太棒了,我毛遂自薦,做你女朋友怎麼樣?」李冰冰少女通紅的臉蛋越發的潤澤,膽子也大,被刺激下連少女獨有的羞澀都拋到了九霄雲外去了。

蕭紫月也走近了,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雷正陽,你沒有受傷吧,剛才真是嚇死我了。」

雷正陽讓雷家人處理後事,他就在位置上坐了下來,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事,只是幾個小賴皮而已,打發就好了。」

這時候車廂湧進了很多列車護衛員,經過了解,列車並沒有組織查票,看樣子剛才的廣播只針對這一列車廂,受傷的人送到列車醫務室,列車長也親自前來,安撫受驚的眾人,因為雷正陽的交待,列車長並沒有上前來客套。

有一個雷家的身份就可以解決一切事情,不安的氣氛很快的被平息。

「雷正陽,你究竟是什麼人,怎麼這麼厲害,你剛才那幾下子,真是太帥了,對了,你怎麼看出那個女人是男人扮的,連我的火眼金睛都沒有看到破綻呢?」

雷正陽被這女人問得有些發獃,一連問了這麼多問題還真是不好回答,在未來地獄訓練營一年的訓練,他可不是混過來的,這種最基本的辨別與偵察,真的只是小兒科,為了活著回來,他付出的幾乎是十倍的心智,在生與死的關鍵時刻,人的潛能總是被無限激發的。

他雖然是紈絝,但並不是傻子,以前只是不曾努力而已。

「這還用問么,雷正陽一定是特種部隊的,剛才那些人是他們要抓的歹徒吧,這些人窮兇惡極,一般警察是對付不了的,只能靠特種戰士,我聽說特種戰士很厲害的,一個打十個不是問題。」

也不知道蕭紫月從哪裡知道這些,特種戰士雖然與超級戰士不同,但卻是從同一個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津城的蕭家可是軍中巨頭,莫非這蕭紫月真的是蕭家人?

聽這麼一說,李冰冰兩眼冒出了亮星星,臉上都是祟拜,說道:「雷正陽,你真是太了不起了,我決定,不管你喜不喜歡,我都要追你做男朋友,紫月,你不要與我爭哦,這可是我看上的第一個男生,而且是死心踏地的那種。」

雷正陽看著李冰冰,心裡有些寒,這樣就喜歡上一個陌生的男人,這小丫頭就沒有一點危機感么?

不過心裡還是很舒服的,以前的女人看到他只有畏懼與害怕,什麼時候這樣陽光燦爛的小美女,會自動送上門來的。

雷正陽沒有說話,蕭紫月卻是有些呆了,看著李冰冰,見她一副堅決的樣子,似乎不像是花痴病發作,她心裡在打鼓,這好朋友不會是來真的吧!

兩人交情非同一般,不僅在是學院里,他們可是在同一個院子里長大的,李冰冰雖然不是什麼特別的美女,但絕對也不是沒有人追求的,只是一直以來,在蕭紫月的光芒下,沒有發揮出自己的光彩而已。

擋不住的緣份 如果以前,雷正陽巴不得找個這樣的小美女,留在身邊養著,玩夠了就一腳踢開,但是現在,雷正陽不想去傷害任何女人。

很是隨意的拍了拍李冰冰的頭,雷正陽笑道:「小美女,你還小,不知道喜歡一個人會付出什麼代價,如果有一天,你長大了,而我們還能再相遇,我一定給你一個機會。」

天南地北,相遇之說很是飄緲,就算是能相遇,也不知道是幾十年之後了,雷正陽這樣的話也只是隨口而出,給這個小女生一個安慰的希望。

蕭紫月立刻給雷正陽投來一個感激的眼神,李冰冰性格可是很烈的,若真的下了什麼決定,怕就算是她,也不一定可以勸阻,再說只是在火車第一次遇上就做出一生的選擇,這樣的決定很不理智,這會兒蕭紫月甚至有些後悔,幹嘛非得說什麼長閱歷坐火車呢,要是坐飛機,這會兒說不定已經到家了。

「什麼還小,我不小了,我已經快十九歲了,當我不知道么,是不是嫌我不夠漂亮,若是紫月這樣說,怕你馬上就答應了吧,不過沒有關係,是你說的,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不會放棄的。」

說這話的時候,這女生還把拳頭握緊了揮了揮,表示著內心的堅定。

雷正陽也沒有怎麼在意,他也曾經年少輕狂過,知道這樣的事觸景生情,一旦分開,轉眼就會如被一陣風吹散,權當聽著解悶了。

時間過得很快,兩女生該下車了,與之前的表現不同,這一刻的情緒逆轉過來了,李冰冰似乎顯得很豪爽,只一句話:「我會記得你,當我真正長大的時候,我一定會找到你。」

蕭紫月反而有些多愁善感了,看著雷正陽說道:「雷正陽,認識你真是很高興,如果有機會來津城,一定要記得打我電話,那個——-冰冰的話你不用太當真,說不定過幾天她就會忘記了。」

雷正陽沒有站起來相送,只是擺了擺手,說了兩個字:「再見!」

他們只是萍水相逢,因為殺手的事弄了這樣的變故,還莫名的許下了一個飄緲的承諾,想想雷正陽還覺得有些好笑的。

這一站分開,等下一站的時候,也許他們都把彼此忘記了,實在不必浪費這種多餘的情緒。 楊頂天用腳指頭想也知道精武門這麼多人同時出現在這裡,不會是專門來應付日本人的,一定是和這個野丫頭有關,不過現在不是處理這個問題的時候。

於是哈哈一陣大笑:「木村先生,好久不見了!」

原來他和木村正雄認識。

木村正雄用一種日本人慣有的謙卑中的傲慢笑了笑:「楊先生也別來無恙啊?」

楊頂天:「還好,死不了,不過你們日本武士刀還真夠鋒利的,我永遠都記得你在我後背上留下的那一刀,很深,也很准!

一臉的微笑,若不是聽他所說的內容是關於兩人恩怨,還以為他在跟老朋友敘舊呢。

木村正雄:「那怨不得我,你們中國有句俗話叫做技不如人,死也活該。」

「木村先生好像說錯了吧,如果說背後偷襲也可以稱作武技的話,那麼你們日本人還真是厲害—卑鄙的厲害!」

木村正雄老臉微微色變,忽然陰笑道:「今天我是來向你們無關討教技藝的,不是來和你磨嘴皮子的,多說無用,哼!」

楊頂天哈哈大笑:「討教技藝?那請你先告訴你們決定要怎麼和我們的唐教練討教?」

木村正雄陰陰一笑:「我們已經安排好了,既然唐先生是你們精武門的特級教練,那麼我們日本武士是絕不會小看他的,所以先由我們這邊的金剛出場,接下來是狂人出馬,再接著是我們的巨無霸,最後是我,你說怎麼樣—-」

唐風一聽到木村正雄對著楊頂天說的話。心中罵聲連連。

去你媽的,日本雜種,還真打算用車輪戰啊,可惜你地如意算盤打錯了,不是老子害怕你,而是依照館長高深的的武術道德心。絕對不會坐視你們日本人這種像是地痞流氓一樣的打法。

開玩笑,這裡可是香港精武門,不是你們日本的虹口道場,更不是黑社會pk。

在中國人的地方還輪得到你們撒野,就算是車輪戰也是我們車輪你一個。娘地頭,原則。一定要有原則啊!

果然,館長楊頂天在聽到木村正雄的話后眉頭就皺了起來。轉過頭去看著一臉傲慢的木村正雄,搖搖頭說:「不行,你這種做法我不同意。」

唐風:你看對吧。老子能掐會算,早就猜准了。

木村正雄也覺得老臉微燙,是啊,大日本帝國的武士什麼時候變得這樣沒自信了,四個人要車輪一個,難道是這個姓唐的中國人暴露地氣勢令我害怕嗎?

巴嘎!一定要振作!!!

再看館長楊頂天皺著眉頭對木村正雄繼續說:「你簡直是在開玩笑,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時間如此寶貴。你們卻不知道珍惜?依我看。速戰速決,你們不如四個一起上算了。」

楊頂天話一說完。不只是唐風還有木村正雄,以及在現場地所有人都傻了。

木村正雄的眼睛眯成一條縫:「楊先生,你不是在說笑吧?」語氣顯得受到了嫉妒地藐視。

唐風也沒想到崇高的「館長」會說出這樣的鳥話來。

日,你也夠厚黑地啊,你乾女兒放了一把火,你接著把老子往死里推。

此刻楊頂天剛才驚人的話語讓現場聽見的人幾乎要以為他在說笑,其他日本人的實力不知道怎樣,單是看那個日本金剛就能擊敗精武門的三級教練,就能知道四個人一起上恐怕連楊頂天他自己都頂不住,現在他卻把人全推給了唐風,什麼意思???

看著大家一臉的狐疑,楊頂天不由仰天哈哈大笑起來。

「我知道此刻大家對我剛才所說的持有懷疑態度,但是能做我們精武門的特級教練,那一定要有很強地實力才行地,而恰恰唐風先生他就有這種實力,很驚人的實力,所以我才會如此決定,希望大家能夠相信我。」

木村正雄笑了,所有日本人都笑了。

狂妄自大地中國人,你還真以為我們山口組的武士都是吃素的么?

風水輪流轉。

這一下輪到日本人坐不住了。

「木村先生,讓我來教訓教訓這個蠢貨!」

「木村先生,還是讓我來吧,不用金剛你們出手!」

「是啊,木村先生,我會讓這個蠢貨知道我們日本武士厲害的!」

「木村先生……」

「木村先生……」

所有的日本人紛紛站了出來,眼珠子發紅地瞪著唐風,想要撕裂他。

*,這群鳥人!

唐風怒了,真的很怒。

媽的,都像爭著干倒我,老子就先來干倒你!

乾乾干!!!

吼吼:「不用爭了,媽的,你們一起上!」

很多日本人回過頭來。

唐風以為他們沒聽清楚,再次吼吼:「老子要一個人單挑你們全部!」

巨雷!

鴉雀無聲!!

在眾人鴉雀無聲的注視中唐風隨手脫下身上衣服,露出精壯的肌肉,稜角分明的臉上充滿豪邁的氣息。

然後眉毛上揚,用手指指著他們,一字一句道:「我說—我一個人—單挑—你們—全部!!!」

瞬間,

霸氣盎然!

眼看唐風這樣狂妄自大,膽敢張口說出「一個人單挑他們全部」,所有的日本人都憤怒了,像公牛一樣眼珠子通紅,就差鼻子里噴白氣了。

剛剛準備和唐風決鬥的那個大猩猩金剛更是怒不可遏。

巴嘎,這人也太狂了。今天不教訓教訓他,他還真以為我們日本人都是**出來的。

「狂妄的傢伙,受死吧!」

關節技,爆出!

摧毀關節,拿捏關節,狠辣無比的超強關節技爆出!

唐風不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