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下午,太陽落到了西邊,李克抬頭看向西邊,陽光穿過李克照在了向東的花上。西邊的一座山峰沐浴在陽光之下,李克看向那西山,感覺他動了,如同幻覺一般。

再仔細看去,依舊是西山。李克緊緊盯著西山,當太陽在挪動了一下時,那西山在李克的眼中化成了一把衝天的長劍,劍氣逼人,西山活了。

萌寶三隻:爹地請排隊 李克隨即向山下走去,然後到了這西山的腳下。

https://tw.95zongcai.com/zc/62116/ 這山不高,在劍劈道附近一點都不引人注目。李克運轉神識在「西山」下面轉了幾圈,沒有收穫就又到了山上。

站在西山頂,李克感覺離太陽更近了一些,頭頂就是太陽。站在西山往東看去卻看不見東面山上的白三角花。再次拿出地圖坐在這裡細細打量,發現地圖邊緣有一處墨點,沾濕了周圍,李克盯著墨點,久久不語。

這墨點在畫的西邊,就處於「西山」的右側。李克抓緊到了西山山頂最西頭,這裡有一朵沒注意到的白三角花。一朵花長在這裡,不畏懼孤獨,不害怕炙烤寒冷,散發著無限的生機。

李克走過去將這朵花摘在了手中,就打算轉身時,異響從身後傳來,猶如大河滾滾的波濤,一把劍攜帶的積攢了百年、千年的悲鳴,沖向了李克的心靈。

腦海的白蓮閃爍,阻擋了劍氣的衝擊,使一切歸於平淡。 我帶包子住進首富他家 這劍彷彿認可了李克一般,聲音不在。李克轉身望去,山頂中間一個直達山頂的孔洞,一股劍氣從孔洞中湧出。

李克平復了呼吸,走了過去,徑直的從孔洞上空跳了下去。

這機緣我李克非拿不可,他屬於我。

清風國乾德二十三年,九月二十日,李克得魔氣鍛骨,實力再增一步。

清風國乾德二十三年,九月二十三日,從地窟脫身,於劍劈道再得機緣。

劍劈道依舊是劍劈道,方便了當地人,留下了美麗的傳說。 從上往下沿著通道直達山底,在裡面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包裹著李克,讓他沒有加速墜下去。

很快,李克就感覺自己的雙腳觸到了地面。

李克放眼望去,周圍亮如白晝,在這山底下的中間,一位死者在盤坐,可惜被時間抹去了容顏,只留下了晶瑩的骨架。

老者身邊一把劍在空中飛舞,圍繞著老人不停地旋轉。偶爾會發出幾聲劍鳴。

這一次李克不敢直接靠近,這可是一位強大劍修的埋骨之地,一不小心被那把劍斬了,那就冤死了。

手裡還拿著那朵白三角花,李克手一甩,將這朵白色的花拋了過去。

花在空中旋轉,飛到了死者跟著。

那旋轉的劍並沒有阻撓這白三角花,讓它順利的落到了這位劍修的手中。

花緩緩飄落,落在了劍修的手裡,然後,花朵消散變成了靈氣融入到了劍修的骨骼里。

原本晶瑩剔透的骨架變得更白了。

也就在這時,李克腦海中的白蓮主動散發出神識,和那飛舞的劍交流了起來。

飛劍對這股神識並不陌生,在山頂上就碰過面了。

只見那飛劍忽然間從空中落在了地上,三尺青鋒,劍尖插入地下。

李克這時感覺到腦海白蓮的提示讓他去握那把劍。

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看著這把此時不再飛舞的劍,李克深呼了一口氣,一手握在劍柄。

李克左手握劍,目光卻是有些迷離,好像在回憶什麼。

在一個偏遠的地方,一名孩子在被其他的孩子欺負,卻無力反抗。從這時孩子就渴望力量,掌握自己的命運。

一晃很多年過去了,孩子長大了,既沒有成家,也沒能修成仙法。

日子一天天過去,心中還有一絲堅持的孩子收藏了一把破劍,並且認定自己會有一天成為一名劍修。每日擦拭破劍,對著破劍聊天。這一聊又是十年。

就在他以為一生就這樣結束的時候,那把劍入夢告訴他遠處有一個地方,找到那個地方,就可以成為一名劍修。

一開始他還不信,只是每天晚上的夢讓他知道這把劍並不平凡,自己還有成為劍修的機會。

他,三十三歲,獨自一人,離開了這個住了三十三年的地方,靠著劍的指引,去尋找自己多年前的夢想。

又是十年過去了,這一路上,他不知道自己這一生究竟能夠走到哪。

挨過餓,受過打,像一個乞丐一樣走過一座又一座鎮子,穿過一個個郡,跨過一個又一個個國家。

但是他知道,這麼多年了,劍的呼應越來越強,自己的堅持必須要看到收穫,自己一定要成為真正的劍修。

這一天,鵝毛大雪在這裡下著,大冬天裡寒風呼嘯。

他就在這雪中行走,風刮在臉上,卻沒有任何感覺。

忽然在那旁邊一朵白色的花引起了他的注意。

劍發出了光芒溫暖著身體,溫暖著手裡的花。

他感覺到那個地方離自己很近很近了。

終於到了,他走進這處地方時,手裡的那把破劍碎掉了,花也已經枯萎。

劍在震動,他看著配了自己幾十年的破劍化成了劍尖和另一把劍融合在了一起。

看著眼前的一幕,他感覺很開心,不是為自己,是為自己的朋友開心,朋友找到了家,那我呢?

幾十年的蹉跎,他卻並不後悔,至少自己做了抉擇。

醒來以後,他感覺全身好溫暖,那把劍也在他身邊。

右手持劍,往前一甩,一股劍氣斬碎了前方的巨石。

這一年,他可以修鍊了,他是劍修。

他叫吳道子。

帶著傳承,帶著從這裡得到的一把劍,開始了修鍊之旅。

多年的跋涉,讓他心波瀾不驚,他的眼中,只有這把劍。

修為多年積累,一朝爆發,煉體境,金丹境一一突破。

沒有停止流浪,吳道子依舊向前方走著,金丹境變成了三花境。

這一年,他到了這片大陸的東方,此時,他已經是一名通靈境劍修。

他早就可以以心馭劍,一劍出,他有自信斬殺通靈第三境的修鍊者。

這一日他走過一處山脈,忽然感到一股邪惡之氣。

他,一劍開山,讓一位魔頭蘇醒,吳道子看去,魔焰滔天。

魔頭憤怒,手持巨斧向他殺來,身上的氣勢遠超通靈境。

兩人一前一後,那魔頭忽然將手中巨斧拋出,襲殺而來。

看著鎖定自己的斧頭,吳道子笑了,看來是無法走完前方的路從而證道了。

通靈境的修為全力爆發,一身修為融入劍中。

一劍,斬碎了巨斧,自己卻替這劍擋下了一擊。劍未碎,人先傷。

看著那魔頭打向自己,他沒有跑。

吳道子知道,決不能讓魔頭橫行。

點燃了自己的神識,碎掉了自己的金丹,以身御劍,一擊重傷魔頭。

魔頭忽然轉身離去,吳道子卻無力追擊。

青山傍水,自己在這裡安息,自是極好。

倚在山旁,對著天空,吳道子忽然笑道:

年少以志遠,終覓機緣得劍來。

本是凡間人,一人一劍任平生。

手中劍,劍下聲里道漫漫。

雪中走,山中游。

煌煌人如是,

多少英豪埋枯骨?

人雖老,心未變;

此間行路難昭昭。

少年壯志意難平,熱血至今不曾歇。

婚婚欲睡:顧少,輕一點 一年,十年,百年,彈指間。

身非己,魂非己,此意孤獨心難殤。

立命一劍開太平,自有風骨催人行。

我吳道子,百死猶不悔。

只可惜,沒人記得我,通靈境劍修吳道子,更是可惜了這份機緣。

……….

李克手中的劍發出了無盡的悲鳴,似是回憶,更是懷念。

劍很輕,更是鋒利。只是這劍,李克拿不動。

看完這位劍修的一生,李克就感覺和他走了一遭一般,就憑這份記憶,就是一份天大的收穫。

一位劍修的一生的感悟,讓李克的養心境大成。

李克對著那具屍體,拜了一拜。

就在此時,一股聲音傳到李克腦海:「相遇即是有緣,雖然你不是我劍修一脈,但是我手上的戒指你拿走吧,以後切莫走上邪路。」

李克聽得出來,這就是吳道子。

「謝過吳道子前輩,李克必定努力。」

慢慢的走了過去,將那枚戒指去了下來,李克就又對屍體拜了一拜。

「至於這劍,就留給有緣人吧,你離開吧。」

山頂下一個洞通向外邊,李克拿著那枚戒指離開了這裡,但是李克不會忘記,這裡有一位劍修,他叫吳道子。

出來之時,已是皓月當空。

李克召喚出小英,沒有回頭,往厚土宗方向趕去。

第二日,李克到了厚土宗腳下。

走上山去,到了靜心居,開始查看這枚戒指。

戒指很古樸,也沒有陣法,李克運轉神識看向戒指裡面。

一眼望去,李克就知道,發了。

整個戒指里全是靈石,一堆堆的靈石閃亮無比。

白色靈石最少,約有三千枚。綠色靈石約有萬枚,藍色靈石兩萬顆、青色靈石五千顆。

除了這些,在戒指空間的中間,還有一堆有屬性的靈石。

粗算了一下,火靈石,金靈石,木靈石,水靈石,土靈石各有一千顆。

除此之外,還有三顆黑色靈石和五顆紫色靈石,每一塊都有拳頭那麼大。

李克笑了笑,還以為沒有拿走那把劍,虧大了。

現在看來,這些靈石才是自己需要的。有了這些靈石修為又可以提升了。

將戒指好好的放在眾妙之門裡面,李克才放下心。

先去吃點飯,幾日沒吃,這次吃個飽。 李克早早地起來,修鍊一會,便徑直去了挑戰台附近等著。

今天又是挑戰台開啟的日子,今日要挑戰的是戰力榜第六十的王孟一。

李克提前對他做了了解,煉體四重的修為,一身腿法令很多人叫苦不堪。

很快這次挑戰的時間到了,這次來的長老除了上次的那兩位,還來了一位外門八大長老。

李克估計是因為上次楊修的事情,所以來了一位金丹境的長老在這裡看著點,防止再出什麼意外。

「時間到,今日的挑戰賽正式開始。首先外門戰力榜第九十八孫賢良挑戰戰力榜第九十吳怡語。」那位金丹長老說道。

李克看著身邊的兩人一塊走了上去。

那孫賢良看著是剛突破到煉體三重,吳怡語倒是有著煉體三重大成的修為。

李克倒是有些好奇,這孫賢良剛剛修鍊到連體三重就發起挑戰,難道有何殺招不成。

很快,戰鬥開始,兩人打來打去,引得下面的人一片歡呼。

「孫賢良啊,你竟然挑一個女人打,要是輸了,面子就丟盡了啊。」

「吳怡語女神,加油,把這個孫賢良狠狠地教訓一頓。」

擂台上。

「吃我一招,螺旋炮」孫賢良右拳打出,帶著奇特的震動。

吳怡語側身躲過,一掌打在了孫賢良胸口。

孫賢良向後方倒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