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面的紛紛擾擾就在蘇沐走進屬於他的家的時候全都消失掉,他站在這裡,將所有東西全都收拾好后,真的就是一個皮箱。只是就在他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驚人的發現在外面站立著的不僅僅是只有那些老百姓,除卻他們外,殷玄市官場上的所有國家公務人員差不多全都到齊,為首的當然就是如今的市委書記杜鳳,市長余順,和殷玄市的其餘市委常委,再往後的就是市直機關的所有局長之類的高層。

他們全都站在那裡,面對著蘇沐流露出一種不舍的神情。

要是說可以的話,杜鳳真的是不想要接替蘇沐的位置。今天她算是明白就算是給她再多的可能,都是沒有辦法做到像是蘇沐這樣,讓整座城市為她而轟動的。

這是屬於蘇沐的時刻。

這是蘇沐創造的奇迹。

似曾相識的畫面啊。

蘇沐的記憶中以前真的是有過這樣的畫面,但每次面對這樣的畫面,蘇沐都是會感覺不同。現在的他,是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也沒有準備說什麼。蘇沐就這樣和杜鳳他們握手之後,彼此眼神碰觸后就避讓開來,蘇沐一路的握手過去,將所有市委常委全都握完后,蘇沐站在最外面,神情激動。

「你們什麼話都不要說,你們只要聽我說,我在商禪市所說的話也是我現在想要說的,我真的對你們只有一個希望一個懇求,希望你們在場的每位,能夠讓殷玄市越來越好。懇求在場的你們,能夠保持清廉公義。這是我離開殷玄市之前的惟一要求,真的是非常希望你們能夠做到。諸位,告辭。鄉親們,告辭。殷玄市,告辭。」

蘇沐低頭親吻了下腳下的土地,起身不再有任何猶豫,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人群向著兩邊分開,每張臉上湧現出來的全都是激動神情,兩行淚水悄然滑落。

在蘇沐的背影後面,是無數流淚的身影。

殷玄市這一日化成淚城。 「是誰,是誰這麼大膽子,敢跟我們光明聖教作對?」曼雷憤怒的大吼大叫道。

「是我,小子,你吼什麼?」蕭寒從天而降,一襲青衣飄飄,宛若神靈降世。

「你是什麼人?」曼雷露出一絲恐懼的眼神,望著從天而降的蕭寒問道。

「連自己對手是誰都沒搞清楚,光明聖教怎麼盡出這些愣頭愣腦的傢伙,簡直太失敗了!」蕭寒望著曼雷,憐憫的搖頭嘆息了一聲。

曼雷一咬牙道:「我是光明聖教聖光大騎士曼雷,你到底是何人,須知跟我們光明聖教作對是什麼下場?」

「哼,無知的小卒子,還聖光大騎士,候補的吧?」蕭寒冷冷的一笑,「就算你們教宗陛下站在我面前,他也不會如此對我說話,你一個小小的候補騎士,膽子倒是不小!」

曼雷尷尬的臊的一張臉通紅,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曼雷,我們根本不是大人的對手,識時務為俊傑!」小曼勸說道。

「小曼,你……」曼雷沒想到跟自己十多年的朋友加親人的小曼居然在轉眼之間就投靠了別人,而轉過身來勸說自己。

「小曼,沒時間了,帶他走!」蕭寒隨手一指,曼雷的身體就被蕭寒定格了。

這是什麼手段?小曼嚇了一條,趕緊走過去,將曼雷抓起來,穩穩噹噹的扔到自己後背上,讓后啟程飛往戰鬥地點。

因為飛鷹的突襲抓走了黑寡婦,黑甲騎兵陣腳大亂,在這個時候,六人趁勢反擊,趁亂就拚命的向外突圍,結果沒有人壓陣指揮的黑甲騎兵被撕開一條口子,六人中三人負傷昏迷在逃亡的路上,一人戰死,一人生擒,還有一人逃脫!

逃脫的那個是護送隊的副隊長,是波卡主教出的手,他解決了自己的對手之後,現黑甲騎兵亂套了,忙趕了回來壓住陣腳,知道黑寡婦被人抓走之後,氣的暴跳如雷,好在得知小曼和曼雷追上上去,這才指揮黑甲騎兵穩住了陣型,取得了四人被擒,一人戰死,一人逃亡的戰績!

但是這一次行動是絕對不能夠遺漏一個人的,波卡當即下令黑寡婦手下十二親衛各自帶著一小隊人馬搜查下去了,逃走的副隊長受傷了,還中了**散,相信跑不了多遠的。

而另外一邊,原石和原詩兄弟已經快要取得勝利了,兩位剛剛突破聖階的大劍師,哪裡是他們的對手,不過憑著自己強大的意志撐到了現在,那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波卡主教有心上去幫忙,可是這原氏兄弟是上面派來的,他也只能商量著辦,指揮不動他們兩個,萬一人家不願意自己插手,那豈不是馬屁拍在馬腳上?

不過原氏兄弟獲勝在即,他也沒有那個擔心!

呼啦一聲!

天堂鳥小曼載著身體僵硬,眼珠子一動不動的曼雷一下子降落在波卡主教面前。

「小曼,你回來了?」波卡主教一喜,上前迎接道。

「曼雷騎士呢?」

熱血校園 「咣當」一聲,曼雷的身體從小曼背上滑落下來,臉朝下,摔在堅硬的石子上,差一點就破了相了!

曼雷有火不出,睡覺自己不能動,連話也不能說呢?

「曼雷騎士,你這是怎麼了?」波卡主教嚇了一跳,趕緊上前要將曼雷攙扶起來。

「別動!」蕭寒身形從小曼後面走了出來。

「你是誰?」波卡下意識的就要往後跑,但是他還沒向後跑出一步,就跟曼雷差不多定住了身體,只不過他比曼雷還好一點,他至少還能說話。

「你,你是什麼人,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波卡恐懼的問道。

「這個問題剛才這位騎士大人也問過,不過我沒有回答,因為你們都沒有資格知道。」蕭寒道。

「這位大人,我們沒有得罪您,您為何要對我們如此?」波卡額頭上行的汗珠滾滾落下道。

「你沒有得罪我,呵呵,這話留在以後再說吧,解藥拿出來?」蕭寒問道。

「解藥,什麼解藥?」

「別跟我裝糊塗,你的小命不值錢!」蕭寒冷冷的說道。

「解藥,解藥在黑寡婦手裡,我們沒有解藥!」波卡道。

「就是那個穿黑衣服的風騷女人?」蕭寒眉頭一皺,解藥如果在那個女人手裡,那豈不是還要回去一趟,才能取回解藥,這一來一去的,實在是有些麻煩。

「是的,大人,**散是她找來的,解藥自然也在他手裡!」波卡慌張的回答道。

「很好!」蕭寒一揮手,戰場上薄霧一下子被吹散了,而且正在搏鬥中的原氏兄弟更是兩聲慘叫,便倒在地上,沒有聲息了!

「大,大人……」波卡嚇傻了,揮一揮手,兩名聖階高手就給斬殺了,這恐怕只有聖教中那些人才能做到,很顯然,這個人跟教中那些神秘的人是同一個等級的,捏死自己就跟碾死一隻螞蟻那樣簡單。

「誰敢亂動,他們就是榜樣!」蕭寒冷冷的喝了一聲,嚇得剩下的黑甲騎兵們一個個都下意識的縮了一下脖子,原氏兄弟在他們眼裡就已經是高手了,可人家輕飄飄的揮了一下手,就解決掉了,這要殺他們還不是如同砍菜切瓜一般容易?

不怕死的誰敢亂動?

「有誰知道解藥在哪裡?」

「如果沒有人回答,那我就成全你們!」蕭寒殺機迸露道。

「我知道,在我們夫人手裡……」

「你們夫人是誰?」

「就是黑寡婦……」

就在這時,突然一絲腥風朝蕭寒後背撲了過來,一隻比獅子還要大三分的漆黑蜘蛛眼中閃動著殘忍的光芒。

「找死!」蕭寒冷冷的一笑,區區一隻八階蜘蛛居然敢向一個比它高出七八個境界的高手動手,當真是無知者無畏!

「啪!」

一隻青色的大掌印在空中凝聚生成,然後一下子拍了下去,那足有一人高的邪惡蜘蛛黑寡婦一下子被砸成肉泥,不甘心的在哀嚎中死去,就連它的魔核也在這一掌下,被拍成一堆粉末!

這太可怕了,黑寡婦平素這隻黑蜘蛛那是不知道咬死很吞下多少劇毒之物了,可以說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是劇毒,碰著就死,擦著就亡,自家弟兄也有不少成了蛛糧的,所以沒有人不恐懼這隻黑寡婦的。

就是聖階高手遇到這隻黑寡婦,也有所忌憚,沾染上它的劇毒,那也是無藥可救的。

但是現在這隻可怕的黑寡婦,黑寡婦的魔寵被人一掌就給輕易的拍死了,眾多黑甲騎士心中非但沒有怨恨,反而更多的是鬆了一口氣,以後再也不需要懼怕這黑寡婦了!

沒了這隻黑蜘蛛,黑寡婦的實力至少減弱三分之二。

「除了黑寡婦之外,還有誰身上有解藥?」蕭寒環顧四周,拍了拍手問道,彷彿做了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一件事。

「我們身上有一點,不過不多,恐怕不夠……」黑寡婦其中一名女親衛站出來講一個瓶子恭恭敬敬的遞給蕭寒道。

蕭寒接過瓶子,拔開瓶塞,輕輕一聞,點了點頭道:「嗯,是解藥,不過我只需要解藥的成分,一點就夠了!」

只要知道解藥的成分,他隨時可以將解藥配置出來,好在這**散的解藥成分並不貴重,關鍵是各成分的配比,他聞了一下就知道大概了,然後在閉上眼睛自己的回味了一下,這解藥的配方就出現在他的腦海里了!

好在解藥的所需要的藥材自己空間戒指里都有,沒有的也可以用其他的藥材代替,只要藥理通,用其他藥材代替並不是不可以。

煉丹蕭寒也許還不行,但是要煉製**散的解藥,那還難不倒他!

一揮手,一隻蕭寒的丹爐就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然後就是十數鍾藥草加入了進去,每一種有多有少,但是丹爐看上去似乎不大,但是那麼多藥草裝居然都裝進去了!

片刻之後,丹爐自然消散,一百多顆如同黃豆粒大小的藥丸被蕭寒收進了一個瓶子!

「拿著,一個人喂一粒!」蕭寒吩咐那個獻葯的女親衛道。

蕭寒煉製的解藥的效果似乎比原裝正版的還要強上一些,原裝正版的**散的解藥喂下去至少需要十分鐘才能清醒,但是蕭寒的解藥喂下去,不到一分鐘就有人蘇醒了,剩下的也都在三五分鐘內都基本蘇醒過來!

黑寡婦的親衛中,原來有好幾位都是被逼著投靠她的,並不是真心給黑寡婦辦事,那個獻葯的女親衛就是其中之一。

並非綏年 在看到蕭寒一掌就拍死了她們無比恐懼的黑蜘蛛之後,她們原本已經死的心開始活了起來。

這或許是一個永遠脫離黑寡婦控制的機會!

而且他們手下還各自控制了一些受黑寡婦控制的黑甲騎士,黑寡婦在的時候,他們自然是順從的如同乖寶寶,但是現在黑寡婦被一隻鷹抓走,那黑蜘蛛也死了,就連光明聖教的高手也是兩個被殺,兩個被擒,她們還有什麼可怕的,就是那些忠心與黑寡婦的親衛和黑甲騎士,也一個個都有些動搖,畢竟好漢不吃眼前虧,誰都不想死是不是?

隨著負傷的護送隊長醒來,整個隊伍就有了主心骨!

作為護送隊長,聖階高手,有幸再一次會議上遠遠的見過蕭寒一眼,一醒來,就現自己沒有死,還見到了自己崇敬無比的主公,差點激動的哽咽說不出話來!

要不是蕭寒眼神示意,他差點忍不住把蕭寒的身份叫出來了。

在護送隊長眼裡,蕭寒這個主公是無所不能的,而且已經是神話了的存在!

護送隊恢復了行動能力,加上被俘虜的兩名聖階高手,一位是回格林小鎮傳訊在路中被原氏兄弟所阻,打傷之後生擒的,還有一位就是先前現敵情,出去探查之後被暗中窺視的原氏兄弟給施展詭計生擒了。

兩大高手傷勢都不重,恢復自由之後,戰鬥力也恢復不少,而派出去的搜尋重傷突圍出去的黑寡婦的親衛隊也帶著重傷昏迷的另外一名聖階高手返回,但是等待他們的並不是勝利的呼喚,而是身份對調了!

現在的結果是,不是黑寡婦帶著波卡等人將護送隊一網成擒了,而是反過來了,護送隊押著數倍於他們的俘虜往回趕了!

不服氣的,想耍花招的,當然沒有好果子吃了,特別是波卡和曼雷以及黑寡婦的十二親衛,自然都是跟蕭寒一起先行返回格林小鎮了!

剩下的都是黑甲騎士,沒有頭兒,收繳了兵器鎧甲,那隻能乖乖的當俘虜了。

「狂雷,交給你一個任務!」花溟身後站了一排人,為自然是彪悍無比的狂雷,不過他現在耷拉著腦袋,一絲彪悍的氣息都沒有!

在蕭寒面前,他是生不起一絲反抗的念頭,何況,賭注已經人所共知了,他總不能反悔吧。

狂雷很想悄悄的溜走,但是他太低估了自己的對手了,無論他怎麼跑,都跑不出花溟的手掌心,而且,蕭寒給他的是巨大的壓迫感,令他生不起反抗的念頭,而花溟就是如臨深淵的恐懼了,她不明白一個女人怎麼會如此的厲害,在她的槍尖下,自己感覺到的是一絲死亡的哦氣息,不可否認,如果他有一絲的反抗,那他下一秒就是那槍下的一絲亡魂!

所以狂雷屈服了,連他手下的狂雷傭兵團也跟著成了花溟的跟班兒!

「跟著飛鷹,去把爺今晚抓的俘虜押解回來!」花溟手指往地上躺著的黑寡婦說道,「另外,將痕迹給我清理乾淨了,這一次任務很重要,如果你完成的好的話,我就把這個女人賞給你!」

「夫人,狂雷遵命!」狂雷斜眼看了地上那妖嬈的身體,心中不由的一熱,雖然得不到薇薇安那個小精靈,可這熟透的女人更有味道。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地下躺著的是大6上赫赫有名的黑寡婦盜賊團的領黑寡婦,換做以前,他別說碰人家一根手指頭了,就是看一眼都難。

黑寡婦艷名遠播,可知道的人都知道黑寡婦曾經有一個恩愛無比的丈夫,死在了蕭寒手中,黑寡婦跟風城作對,就是為了給自己死去的丈夫報仇!

黑寡婦的丈夫並沒有多大名氣,不過他跟黑寡婦是青梅竹馬長大的,黑寡婦因為生的艷麗,被人看中,強行擄走做了賊婆娘,後來那盜賊領死了,她就憑藉自己的實力當上了領,然後就出名了,找到了青梅竹馬的戀人。

黑寡婦本想跟戀人做一對長久的夫妻,只可惜戀人雖然跟她在一起,但是嫌棄她曾經跟過別的男人,於是鬧的很僵,正好那個時候蕭寒來到格林小鎮,黑寡婦的男人實力不怎麼樣,野心可不小,結果就在那一場大戰中重傷。

等到黑寡婦感到的時候,戀人留下一句「替他報仇」就閉眼了,於是黑寡婦就誓要替戀人報仇,處處的找風城的麻煩,還有到處詆毀蕭寒的名聲!

可以說是公開的跟蕭寒為敵,但是盜賊團來去如風,即便是蕭寒給五行旗下令要他們剿滅這支專門跟風城作對的盜賊團。

但是五行旗的勢力範圍畢竟只限於西域,黑寡婦盜賊團只要跑出西域,五行旗也拿他們沒有辦法,何況五行旗是拱衛風城的特殊力量,總不能為了一個黑寡婦而舍本取末吧!

所有黑寡婦盜賊團才能存活了下來,但損失慘重,排名已經跌出十大盜賊團了。

但是黑寡婦的力量確實不弱的,她善於經營,又會籠絡人心,加上戀人死了,就再無顧忌了,美色開路,居然暗地裡搭上了光明聖教,成為光明聖教的一支編外的力量,就這樣得到光明聖教情報和財力的支持,黑寡婦的力量非但沒有減弱,反而穩固了下來,並且盯上了戀人身死的傷心之地:格林小鎮。

盯上格林小鎮,她也是現了格林小鎮跟風城之間有一條商道,這條商道雖然是通過自然神教建立的,但是本質上卻似乎是風城自己人在經營,就連自然神教內部都不清楚。

黑寡婦有自己的情報來路,加上光明聖教的支持,這就令她越來越懷疑這條商道蘊藏了一個巨大秘密,很有可能是一個令風城覆滅的秘密!

為了給戀人報仇,黑寡婦決定豁出去一切了!

她知道憑自己的能力,別說一百年了,就是給他一千年也報不了仇,但是藉助光明聖教的力量就不一樣了,光明聖教這樣的龐大人物,他想要滅掉誰,那還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一個傳承了上萬年的老牌勢力,跟一個才崛起不到十年的新勢力,哪一個更強大,任何一個人都能看出來,而且這麼多年來,多少新勢力再沒有崛起前就被滅掉的還在少數嗎?

這當中有多少是因為成了光明聖教的敵人才會滅掉的,那是數不勝數,雖然她很那個奪走她貞節的男人,可是他也教會了她很多生存的東西,就為了這個,她也不會去恨那個男人!

她恨蕭寒,是因為他,讓她失去了她第二個男人,而且還是她唯一真心愛過的男人! 以前我的生活是那樣的單調。

以前我的人生是那樣的失敗。

直到遇到你。

是你點亮了我的人生。

是你賜予了我奇迹。

所以在這刻,我真的好想你,好想好想

……

窗外的天氣已經是開始變的有些清泠起來,這樣的清泠才會讓我感覺到這是屬於冬天的氣息。每個季節就應該有每個季節的模樣,這樣才能夠讓我們更加真實的感受到世界的美好,才能夠讓我們領略到變換的四季是什麼樣的燦爛。難道說非要用什麼不要這個季節不要那個季節來形容,才是最美好的嗎?

但你知道嗎?

在這種清泠的季節中,我最為想念的就是你,想念你身上的那種味道,想念你嘴角揚起的微笑,想念你強壯有力的肩膀,想念你能夠陪伴在我身邊的那種美好。

此時此刻是接近黃昏的時候,淡淡的夕陽照射在學校中,讓景色變的是那樣的美麗動人。

蔡青就坐在自己的窗台上,慢慢的合上手中的日記本,彷彿是關閉上心中的那種想念。但蔡青發現這次沒有能夠像是以往那樣,隨著日記本的合上,自己的所有煩惱都會暫時性的消除掉。她發現每當遇到蘇沐這個話題時,自己就永遠是再沒有可能保持著冷靜。不過這樣的不冷靜,是蔡青最為喜歡的。

誰說不冷靜的想念不美好?

這樣的想念,才能夠證明我是真正在想念。在想念他對我的好,在想念我對他的眷戀。

咚咚。

就在這樣的想念氛圍中,門外響起敲門聲,將蔡青從那種心情中驚醒后,她嘴角露出無奈笑容,卻是沒有怎麼煩惱,將日記本隨意放到窗台上后,就起身開門,外面站著的是蔡青在這座大學中認識的同齡老師,是個長的還算不錯的美女老師。叫做萬玲。

「我說你怎麼還不收拾下。咱們今天晚上不是要去參加學校的舞蹈晚會嗎?怎麼,難道說你忘記了嗎?不要給我說你現在不想要去了,那可是不行的,你答應過我的。再說咱們院裡面的其餘人也都過去了。 重生本人就是豪門 這是咱們院就要準備的一個元旦節目。你怎麼能夠缺席。走吧。咱們吃過飯過去應該就正好來得及。」萬玲幹練著說道。

「好,咱們走。」蔡青隨意的拿起大衣穿好后就跟隨萬玲走出房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