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裡的弟子們大都是按照進入宗門的時間在同一片區域里修鍊、居住,不分男女。

不像大千宗那樣,將男弟子和女子地區分開來,管理非常嚴格。 接下來,戰羽、元芒等人帶著那幾頭異獸屍體,先是前往功德殿堂,換取了不少靈丹妙藥,這才心滿意足的回到住處。

「秦師妹,開開門,快看看我們給你帶什麼好東西了!」元芒輕輕敲響了一個小閣樓的木門。

在大衍宗,每個弟子都有獨屬於自己的私人居舍,很方便。

很快,房門被打開,一個面色蒼白至極的姑娘走了出來,此女名為秦青霜,和戰羽同一批進入大衍宗,實力還很弱,只有聚靈境初期而已。

不過,以她的年齡和修鍊時間,如果放在南域那種小地方,那就絕對屬於逆天之才了。

「元哥哥,你們來了,快進來!」說話之間,小姑娘的眼睛不時的看向站在最後面的戰羽身上。

元芒哈哈一笑,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

其他人也緊隨其後。

「戰哥哥,好多天沒見你了呢,最近在忙什麼呢?」當戰羽經過秦青霜身邊的時候,後者低聲問道。

戰羽笑著說道:「也沒幹什麼,就是閉關修鍊啊……」

「哦~」秦青霜點了點頭。

閣樓很小,眾人進去之後,幾乎沒有落腳之地。

不得不說,小姑娘把房間布置的太溫馨了,而且乾淨異常,空氣清新,讓一群男人全都暗嘆不已。

「秦師妹,善良又能幹,長的又這麼俊,以後誰能娶了你真是誰的福氣!」元芒忍不住說道。

頓時,房間內一陣笑聲,而秦青霜則滿臉羞紅,忍不住都想要躲起來。

其實,這小姑娘還是頂漂亮的,就是消瘦的身體和蒼白的面色影響了她的美感,拉低了她不少分值。

「元哥哥,你瞎說什麼呢,我現在還小,一心只想要修鍊,如果有朝一日能被推薦進入上等宗門就好了,哪裡有空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眾人微微側目,沒想到秦青霜竟然還有這種志氣。

元芒哈哈大笑,隨即拿出了一瓶丹藥,遞給小姑娘。

嘴裡說道:「師妹,今天戰師弟大發神威,不但擊殺了那條裂地虎,給你報了仇,而且又殺了另外六頭兇猛異獸,我們拿去換了些丹藥,第一時間就給你送過來了!」

一提起裂地虎,秦青霜的身體就忍不住發冷。

她還記得那天,自己在宗門外的林中採集草藥,可那條裂地虎不知從何處突然竄了出來,欲要將她吞食,幸好在那關鍵時刻,幾位同門師兄恰好路過出手相助,才讓她幸免於難。

不過,縱是如此,她還是被傷,最後連採集的草藥都沒有帶,直接倉皇的逃了回來。

此時此刻,聽說戰羽專門去追殺那頭裂地虎,秦青霜心裡滿滿的都是小甜蜜。

「謝謝戰哥哥!」她輕聲輕語的說道。

隨後,眾人談論了片刻,就起身離開。

戰羽走在最後,他悄悄的拿出一粒丹藥遞給了秦青霜,說道:「師妹,這丹藥的療傷效果不錯,你馬上就煉化吧!」

秦青霜萬般推辭,可根本拗不過戰羽,最後只能接下。

……

兩天之後,中午時分,戰羽正在打坐修鍊,門外突然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他微微皺眉,走過去打開門,看見了一張沾滿了血漬的臉。

「師弟,快……快救救元芒,他們快被打了……」

戰羽沒有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看見眼前之人的模樣,他就知道,元芒等人絕對被打的不輕,現在最要緊的就是立刻前去救援。

隨即,他隨手關上門,就跟著對方迅速離開。

在他們屋舍不遠的地方,有一條大江奔涌流過。

每年的這個季節,雖然天氣越來越熱,可大江之水卻越發冰寒。

因為,江中會出現一種尺長的游魚,名為『寒江』。

此種魚,體內擁有一種寒靈之源,源源不斷的向外散發寒氣,而當它們長到成熟期之時,甚至一條魚就能冰凍一截數百米長的大江。

寒江的鱗片是鍛造護甲的絕佳材料,而吞服煉化了它們的眼睛,還能讓修者的視覺不斷提升,據說,有人由此練成了『神目』。

至於這『神目』到底有何作用,倒是眾說紛紜。

有人說,它是千里眼;有人說,它能通玄;還有人說,練就神眼的人,能夠親眼看見時光印記,空間烙印甚至大道之痕。

而這種魚的肉,更是美味,食用煉化之後,可以讓劫生境以下的修者至少提升半個小境界,運氣好的話,甚至能夠提升整整一個小境界,足以抵得上數年,甚至數十年的苦修。

不過,寒江最大的用處,乃是體內的寒靈之源。

據說,只要在一些兵器裡面融入幾顆寒靈之源,一擊而下,足以讓修者的戰力提升一到兩成,可謂是恐怖至極。

對於低境界修者來說,這一到兩成,倒也沒有顯的太重要。

但是對於高境界修者來說,別說戰力提升一成了,就算只是半成,就足以輕鬆斬殺那些平日里旗鼓相當的對手了。

當然,除了這些之外,這種魚的器官和骨刺也有很大的用處,可以說,渾身是寶。

只可惜,此種魚的數量太少了,一年都看不見幾條,至今人們都不知道它們是從什麼地方出現的。

有人曾經跑到大江上游,希望能夠提前打撈,可是在上游,根本沒有發現這種魚。

它們似乎只在大衍宗宗門內部這幾百里的大江內繁衍。

當戰羽來到距離大江數百米的地方之時,就看見了遠處鬧哄哄的一片,那裡不知圍著多少人,紛紛叫喊著,呼喝著,似乎在搶什麼東西。

「剛剛,我們在水裡面抓住了一條『寒江』,卻不小心被人看見,隨後就起了衝突。他們不但搶走了『寒江』,還打傷了我們……」和戰羽一同前來的那名師兄氣憤不已的說道。

戰羽面色陰沉,就算是以他的眼界,都覺得『寒江』此魚非同小可,如果真的有人出手搶奪,那就真是不同戴天的仇恨了。

這時候,他沒有遲疑,直接施展青雲步,衝進了人群之中。

只見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數十個人,其中就有元芒和其他幾個同伴。

人群中央,一個二十六七歲的男子站在那裡,他黑衣黑髮,狂傲無比。

在他胸前,淡金色的徽章,熠熠生輝,令人望之,心中產生了一絲敬畏。 「一個內門弟子!」戰羽暗暗皺眉。

要知道,相較於普通弟子,內門弟子的數量極少。

雖然,每年都有一場內門弟子選拔賽,但是想要成為內門弟子卻極為困難。按照宗門規定,每一千個參賽者中,只有最強的那個人才有機會成為內門弟子,其比例之少,令人髮指。

而且,內門弟子都有屬於自己的遼闊區域,一般情況下,他們是不會來這裡的,且不說中間路途遙遠,單單他們那高傲的心氣兒,也不願意和這些外門弟子為伍。

但是,此時此刻,一個內門弟子竟然出現在了眾人面前,讓人望其項背。

甚至,當有人直面他的眸光之時,都覺的不寒而慄。

此時,戰羽清楚的看見,那人手中抓著一條通體雪白,閃爍著銀芒,一尺多長的大魚。

大魚也不知道離開江水多長時間了,始終沒有死亡的跡象,還在不停的掙扎,呼呼嚕嚕不停搖擺。

只見它每抖動一次,周邊的空氣就因為冰凍的原因,一層層白霜嘩嘩啦啦的往地上掉落。

這一刻,那內門弟子完全成為了焦點,他狂言狂語,狂放不羈,不把所有人放在眼裡。

「外門弟子,一群土雞瓦狗,不堪一擊,哈哈哈……」

眾人聞之,憤怒不已。

少帥:夫人又在鬧離婚 有人喊道:「你以前不也是在外門廝混嗎,還好意思如此貶低我等,實在是忘本,畜生不如!」、

可是,此人話音剛落,不等眾人附和,就看見那黑衣黑髮的內門弟子隨手一擊,一道匹練般的銀色刀芒從他的指尖迸發而出,直接從那名出言不遜的外門弟子身上斬過。

只聽一道凄厲的慘叫聲響起,那外門弟子的一條手臂就掉落在了地上,鮮血頓時如注,噴涌而出,糊了旁邊一個小美女滿臉。

看到這一幕,眾人縱然再憤怒,可還是緊緊的閉上了嘴巴,不敢再說一個字。

頃刻間,偌大的地方,一片寂靜,眾人噤若寒蟬,不敢吭聲。

『轟隆隆~』

大江在奔涌,激流澎湃,撞擊在岸邊,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聲音。這聲音完全是所有人心情的真實寫照,澎湃不定,驚恐不已。

「完了,怎麼是個內門弟子,這下寒江是要不回來了……」那名帶領戰羽來這裡的師兄唉聲道。

戰羽皺眉,問道:「怎麼,那條魚不是他從你們手裡搶走的?」

那名師兄說道:「自然不是!如果是他的話,我怎麼可能喊你來這裡,明擺著不是讓你送死嗎?」

雖然,戰羽在他們心中已經很厲害了,但他們還是覺的,戰羽根本不是內門弟子的對手。

戰羽點了點頭,看見元芒等人只是身受重傷,暫時並無生命危險,便低聲說道:「先看看吧,我找機會把那條魚給你們奪回來!」

「啊~戰師弟,萬萬使不得啊,如果讓元芒知道是我讓你對付那內門弟子,他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元芒在他們幾人心中的地位還是非常高的。

就在他們兩人說話的時候,那內門弟子甩了甩手裡的寒江,高聲喊道:「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如果有人能在我手中支撐三招,我就把這條魚送給他,我說話算數,絕不反悔!」

他敢這樣說,就是因為信心十足,覺的外門之中,不可能有人在他手中撐過一招,就更不要說三招了。

「媽的,真狂!哪位師兄上去教訓教訓他啊?」眾外門弟子皆憤怒不已。

這時候,一個身材高大,健碩無比的男子從人群之中走了出去,只見他朝著那名內門弟子抱了抱拳,說道:「外門,元強,請指教!」

「是元強,雖然他進入宗門才六年,但是聽說已經達到了煅體境大圓滿,而且修鍊了一套霸道無比的高階拳法,甚至能夠在某些歸元境強者手裡活命!」有人興奮的說道。

「好,元強師兄,替我們好好教訓教訓這個內門的狂徒,讓他知道知道,我們外門弟子也不是好欺負的!」

總裁的惹火嬌妻 「元強師兄,一定要給他留一條腿啊,我們可不想扶著他離開!」

……

……

眾人紛紛叫喊,雖然平日里大家都有不合,甚至敵對,但此時卻同仇敵愾,將矛頭一致對外。

此時,那內門弟子冷笑了一聲,說道:「很好,看來外門弟子也不全是孬種嘛,還有人敢出來挑戰我,不錯不錯!不過,只希望你能夠撐到第二招才好,哈哈哈……」

聽聞此話,所有人都暴怒不已。

「媽的……媽的……太氣人了,我真想吐在他那令人噁心的臉上!」

「啊~啊~啊~我真想一刀砍死他,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

……

一時之間,眾人跳著腳罵道。

元強也是怒不可遏,只見他從口袋裡面取出一對灰色拳套,戴在了手上,說道:「小心了,我這拳套乃是地階靈器,威力很強,希望不會誤傷到你!」

不得不說,此人很有君子之風。

可是,那內門弟子一聽,眼睛頓時發出了貪婪的光芒。

地階靈器不同尋常,就算是在中等宗門也不多見。

「好,儘管來吧,你如果能承受住我三招,我便把這條魚給你!」那內門子弟獰笑道。

隨即,就看見元強身體如弓,雙腳猛然踏地,身體就像是一根飛箭,激射而出。

『轟隆~』

他就像是一道奔雷,所過之處,空氣被衝撞的發出了滾滾雷暴之音。

『元師兄,強!』有人喊道。

眨眼間,元強就衝到了那內門弟子面前,拳頭猛然甩出。

同一時間,所有人都看見,空氣中竟然又浮現出了足足十八個碩大的拳影,所有拳影組成了一個玄妙的陣法,將那內門弟子圍在了中間。

「元強師兄好厲害啊,這就是他的拳陣吧,也是他賴以成名的殺手鐧!」

「聽說,不久之後元師兄就要參加內門弟子選拔賽,到時候他肯定能夠晉陞成功的……」

眾人握緊拳頭,興奮的議論道。

可是,只有極少數人發現,那內門弟子非但不害怕,嘴角反而還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邪性笑容。

「你很不錯,只可惜今天遇到的是我,跪下吧!」

突然,那內門弟子一聲厲喝,翻手間,掌心覆壓而下。

『轟隆~』

頓時,空間震蕩,一個碩大的金色光符從他掌心浮現而出,直接壓落而下,砸在了元強的腦袋上。

瞬間,所有人都看見了絕望的一幕,元強雙膝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同時,他的腦袋都被打破,差點碎裂,一時之間鮮血如瀑,嘩啦啦的往下流,那場面簡直可怖。

元強被制,他的拳頭也無力的垂下,那一套拳陣也隨之消失不見。

這一刻,眾人禁聲,全都目瞪口呆。

「這就是內門弟子的實力嗎?」有人驚恐的問道。

「看來,我們還是小看內門弟子了……」有人無奈的說道。

這時候,那內門弟子一把抓住元錢的手臂,將那一對兒拳套硬生生奪了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