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距離那大壩大約有數十米遠的地面上,則是清晰地刷著一條白線,白線裡面用日文寫著警戒線。

看到那警戒線,我不覺皺了皺眉頭,又抬頭看了看那大壩,發現大壩上面有一些窄小的階梯,可以通到大壩頂上,心裡大約也就可以想象到當年的狀況了。

當年,想必那個女人抱著我,從這裡逃到了那大壩上面,然後無路可退,就被玄陰子他們抓住了。

想到這裡,我心情有些激動地一路向前跑去,一路跑到了大壩頂上,接著抬起手電筒向前一照,禁不住心裡倒抽了一口冷氣。

前面,就在我的面前,完全是一處無邊無際的虛無空間,低頭向下望去,大壩向下延伸了數十米遠,就接上了岩石峭壁,岩石峭壁一直向下延伸過去,根本就不知道有多深。

我站在那大壩頂上,矚目望著那一片黑暗的虛無之地,一時間心裡禁不住有些緊張。

按照玄陰子的說法,或者說那個曰本女人的說法,我就是從這無底深淵之中爬出來的怪物。

不對,我不是從這裡爬出來的,我是坐著小型飛機飛出來的。

對了,那飛機呢?

想到這裡,我連忙抬起手電筒四下照去,很快就在大壩一側的峭壁底下,看到了一架已經摔碎掉的木製小型滑翔機殘骸,不覺連忙向那邊跑了過去。

鬍子他們見到我的舉動,也連忙跟了上來,跟我一起來到了那飛機殘骸的旁邊。

我跑到那飛機殘骸前,發現那飛機的頭部果然是朝向我們剛才所進來的那個入口方向的,也就是說,這飛機之所以會摔在這裡,確實是因為,它是從深淵裡面飛出來的。

那飛機雖然是滑翔機,但是也有發動機,墜毀的時候,似乎也爆炸過,機體上的木料有很多都被燒得焦黑了。

但是,飛機爆炸之後,所產生的大火應該是很快就被撲滅了,也正因為這個原因,那飛機才沒有完全燒毀。

飛機的艙門大開著,裡面除了一堆破舊的飛行儀器和一張座椅之外,已經沒有多少殘存的東西了。

我仔細地看著那飛機的殘骸,甚至有些不甘心地鑽進了機艙之中,查看情況,但是卻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當年,那些曰本鬼子發現這飛機之後,應該是已經取走了所有能夠使用的東西了。

我弓腰站在機艙裡面,有些失望地嘆了一口氣,接著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坐到了那破舊的飛行駕坐之上,卻不想,就在這時,突然一聲嘆息的聲音,從機艙的尾部傳了過來。

聽到那嘆息的聲響,我禁不住心裡一愣,立刻意識到,那並不是鬍子他們發出的聲音,不覺連忙眯眼向機艙裡面望去,卻不想,隱約之間,居然是看到了一個纖柔的身影,正站在那裡,幽幽地望著我。 猛然間見到那個形似女人的黑影,我禁不住眉頭一皺,覺得那可能是一個居住在這機艙裡面的陰魂。

倘若是尋常的時候,見到這樣的陰魂,我肯定會握起打鬼棒或者陽魂尺,將那陰魂收掉。

但是,此刻,我卻是完全沒有這個心情去理會它。

這個時候,在我心中,陰魂給我的感覺,反而比人類更加親切,我不知道為什麼,竟然覺得自己應該是和陰魂同類的。

隨著那個陰魂的一聲嘆息,我也收回了目光,發出了一聲嘆息。

我不知道那陰魂為什麼會嘆息,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嘆息。

我只知道,這一刻,我的心裡,非常失落,總感覺少了點什麼,但是又不知道到底少了什麼,就是空落落的。

有些傷感,也有些疲憊,面對這架破損的飛架殘骸,我似乎找到了什麼,但是又似乎失去了什麼。

這個時候,玄陰子和泰岳他們,就站在機艙外面,靜靜地看著我,他們並不了解我的心情,但是卻也知道我並不開心,所以,他們一致性的,都選擇了沉默。

他們想要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去思考下一步的行動。

說一句實話,行程走到這裡,我們的目的已經算是達到了,接下來的路,已經和他們無關了。

接下來的事情,只能靠我自己了。

「哎——」

又是一聲悠悠的嘆息聲傳來。

聽到那嘆息聲。我有些失笑地扭頭向黑乎乎的機艙底部看了一下。接著禁不住問道:「你有什麼好嘆息的?你該知足了。至少,你不像我,有那麼多的煩惱。」

「哎——」

讓我沒想到的是,就在我的話音落下之後,卻又聽到一聲嘆息聲悠悠傳來,接著卻是猛然一陣陰風乍起,吹起一片灰塵,再接著,我卻是清晰地看到一個長發飄飄的女人身影,緩緩地在那片灰塵中映現了出來。

那女人一雙幽深的眸子。冷冷地注視著我,接著卻是非常斷然地轉身,向著遠處走去了。

我怔怔地看著那女人的身影遠去,一時間不知道她想要告訴我什麼。但是隨即,卻聽到外面的玄陰子突然發出了一聲訝異的聲響。

「有情況,」玄陰子雖然看不到,但是出於對陰魂力場的敏感,他也覺察到了那個陰魂的存在。

而他覺察到那個陰魂的同時,手裡的電警棍也「卡啦啦——」地閃起了電火花。

見到他的舉動,我不覺一愣,知道他想要把那陰魂清除掉,禁不住眉心一皺,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突然從機艙裡面跳了出來,一把抓住了他的電警棍,摔飛了出去。

「我不允許你傷害她!」

我有些神經質地對著玄陰子怒吼。

「喂,大同,你怎麼了?」

見到我的舉動,鬍子和泰岳連忙抓住我的手臂,滿心關切地看著我問道。

玄陰子更是滿心驚愕的看著我,一時間,沒能說出話來。

「沒什麼,」我甩開他們的手。怔怔地轉身,向著那大壩走了過去。

走過去的同時,我覺察到一陣悠悠的冷風不停地吹拂過來,似乎給我引路一般。

我眯著眼睛,跟隨著那股冷風。一路前行,很快就來到了大壩的底下。

這個時候。我抬眼向上看去,正看到一個女人,站在大壩頂上,靜靜地看著我。

那女人上身穿著白色的襯衫,下擺扎在腰裡,下身是一條棕黑色褲子,身材很窈窕。

她的頭髮很長,此時正在風裡招搖著,遮去了她的大半張面孔。

她靜靜地看著我,接著卻是緩緩轉身,然後,消失在了大壩之上。

我有些瘋狂地沿著大壩上的小道爬了上去,接著站在大壩頂上放眼望去,卻只見到一個緩緩向下墜去的背影。

那是一道飛失的背影。

我不知道她想要去向哪裡,我只知道,她正慢慢地消失在那一片無盡的黑暗和虛無之中。

「大同,到底怎麼了?你看到什麼了?」

這個時候,鬍子跑到了我的身邊,有些疑惑地看著我問道。

我看了看鬍子,搖了搖頭,並沒有說話。

「算了,你不說也罷,還是說正事吧,現在咱們到地方了,接下來怎麼辦,你想好了沒有?」鬍子皺眉看著我問道。

「我要下去,」我看了看那無底深淵,堅定地說道。

「你可想清楚了,這地方根本不知道有多深,你的助力傘飛行時間有限,所以,我勸你最好想清楚,別到時候出現什麼意外情況。」鬍子有些擔心地對我說道。

「放心吧,我會小心的,」我說著話,和鬍子一起走到了大壩下面,然後抬著助力傘來到了大壩頂上。

這個時候,泰岳和玄陰子也走了上來。

他們也知道我要做什麼,不覺心情都是有些凝重。

「這助力傘的燃料有限,你飛下去之後,千萬不要硬撐,大約不能再前進了,就趕緊回來,可別一條路走到黑,到時候燃料沒了,飛不回來了,可就麻煩了。」泰岳一邊和我說著話,一邊幫我把助力傘裝上,同時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旁邊的玄陰子道:「老傢伙,你真的認為這深淵裡面有東西?」

「我也不確定,但是現在也只能冒險一試了,你們要是不願意的話,我去,」玄陰子說著話,走上來就要搶我的助力傘。

「不,誰都不要搶,就我去,」我說著話,打斷了玄陰子的舉動。

歷盡千難萬險才來到這裡,如果不能親自一探究竟,我恐怕至死都不會瞑目的。所以,這個時候,不管出現什麼狀況,我都會親自走這一趟的。不為別的,只為活個明白。我想要看看這深淵裡面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世界,到底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將助力傘背上,然後裝滿燃料,又在腰上掛了一桶汽油備用,這才檢查一下繩子的鬆緊度以及身上的裝備,然後望著那個女人的背影飛失的方向,我開啟了助力傘的發動機,沿著大壩小跑了起來。

「嘟嘟嘟嘟——」

助力傘的螺旋槳飛速地旋轉了起來,掀起一股大風,很快就把後面的傘葉撐了開來,而我的兩腿也漸漸開始離地,向上升了起來。

「你們安心等我回來!我一定會沒事的!」

我身在半空,扭頭對泰岳他們一聲大喊,接著則是一拉助力傘的繩子,壓低傘葉,向那無底深淵之中飛了下去。

【《青燈鬼話》第五卷《風門天坑》至此結束,下一卷《九陰鬼域》即將展開,更多精彩,敬請期待!】

s 明朝修士顯得很沉穩,他已經恢復到了八重天中期的修為實力,變得更加自信,更加冷靜。

東方勝近來諸事不利,心情煩躁無比。

先是被于飛壓了一頭,損失了兩位七重天境界的高手,而後又被西門玉打敗,這讓他幾乎不願意相信。

如今,東方勝只能依仗明朝修士,憑藉他那八重天中期的修為實力,剷除于飛,殺掉西門玉。

持續一夜的修鍊,于飛的修為實力得到了驚人的提升。

鼎天訣有了進一步的領悟與提高,體內大量六重天真元經過金丹漩渦的淬鍊,品質十倍提高,化為了真罡。

何為真罡?

我的絕美冷艷總裁 真元之中蘊含氣漩,品質達到一定標準,在經脈中運行的速度可以媲美真氣,兼具真氣的速度,真元的濃縮體積,進一步壓縮容量,提高品質,從而爆發出更強的威力。

于飛找到了一種捷徑,一步登天進入了七重天境界。

雖然不是憑藉自己努力換來,有取巧的嫌疑,但卻絲毫不影響于飛的實力發揮,反而讓他的境界在不斷提升,綜合戰鬥力十倍、百倍的激增。

境界提升太快,帶來的後果就是急需大量真元填補空缺。

這是于飛眼下的首要任務,他必須讓體內的真罡容量達到一定比例,否則身體就不穩定。

依照十倍壓縮的比例,于飛如果達到六重天巔峰境界,體內真元全部轉化為真罡,其經脈佔有率將達到百分之十。

如今,于飛體內的真罡佔有率僅為百分之四,六重天真元佔有率為百分之四十,剩下全都是五重天真元。需要兩次轉化才能成為真罡。

目前的于飛直接從外界吸取靈氣,第一步轉化為五重天真元,第二步將五重天真元八倍濃縮,轉化為六重天真元,第三步才是十倍壓縮六重天真元,轉化為真罡。

這是一個緩慢、耗時、具有連鎖反應的過程,是每一個修士都必須經歷的累積過程。

于飛的冰玉神脈讓他經脈容量超越常人數百倍。所以他的累積過程也比普通修士艱難數百倍。

好在千峰島上靈氣充沛,給於飛提供了最佳的環境。

清晨,于飛還在修鍊,危險卻已經悄然臨近。

上官小聶第一個蘇醒,其他人都還在谷中修鍊,吸納靈氣提升修為。

這時候。于飛突然睜開眼睛,六道光華從虛空中湧現,分別射向夏逸風、小和尚、冷血、上官小聶、連護法、摩柯。

那一刻,于飛拔地而起,朝著上官小聶衝去。

六人中,上官小聶修為最弱,小和尚其次。剩下四人全都是七重天境界,以連護法修為最深厚,摩柯的金剛不壞之軀最堅固。

于飛的反應相當神速,以分毫之差攔下了射向上官小聶的那道光華,護住了這位絕品美女。

其他五人就沒有這麼幸運,小和尚被光華擊中,當場重傷吐血,奄奄一息。

四位七重天境界的高手也毫不例外。只不過他們修為較高,傷勢雖重但還不會致命。

于飛眼中爆射出駭人的寒光,瞬間把上官小聶收入百花爭春圖內,隨即飛射而出,右手屈指一彈,一束強勁的震蕩波瞬間擴散,讓半空中的一個虛影頓時現身。

「敢來偷襲。我今天就滅了你。」

于飛心頭狂怒,雙眼怒視著血影門那位明朝修士,兩道金光化為利劍,直射他的眼睛。

明朝修士冷笑道:「這可不是寒冰島。 極品ceo這裏疼 我已經恢復八重天中期的修為實力,你以為你還有機會?」

屈指一彈,明朝修士的指尖射出兩道血色光華,直接震碎了于飛的黃金眼。

修仙強者重回都市 騰空而上,于飛居高臨下,雙手施展出翻天掌,結合黃金眼,外加禁魂奪魄斬,三大絕技同時爆發,組成了一輪絕殺。

明朝修士快速移動,不和于飛硬碰,反而朝著重傷的夏逸風等人衝去,想趁機將其斬殺。

于飛眼中冒出了火光,語氣森寒的道:「磁旋千重界!」

隨著聲音的響起,快速移動的明朝修士突然墜地,口中發出了咆哮聲。

下一刻,于飛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天璇七絕掌與奔雷神拳同時發出,結合剛剛學成的鼎天訣,狂暴的攻擊打得虛空都為之破碎,驚天神力連巨獸都無法媲美。

明朝修士臉色陰沉,施展出血影噬魂,瘋狂的吞噬四周的靈氣真元,轉化為自身的動力,和于飛展開了硬碰硬的攻擊。

于飛的掌力、拳勁恐怖之極,盛怒之下催動鼎天訣,那等於是以七重天境界的修為與明朝修士硬碰。

只見於飛一拳轟出,整個山谷都在崩滅,數不盡的閃電纏繞在他的手臂上,化為一道毀滅的光柱。

四周,雷鳴閃電,烏雲彙集,大地開始崩塌,山峰開始斷裂,傾盆大雨瞬間降落,那晶瑩的雨滴在墜落山谷時,全都被可怕的氣流沖得倒轉而回。

一個毀滅的區域以于飛為中心,不斷的朝著四周擴散,第一時間驚動了第四區域所有修士,每個人都臉色駭然的看著這個方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連護法大聲道:「快離開這裡!」

夏逸風拖著重傷之身,一把抓起小和尚,與連護法、摩柯、冷血帶傷遠去,臉色駭然的看著于飛。

傲立半空,于飛如同魔神一般,閃電纏繞在他的身手,天璇七絕掌與奔雷神拳爆發出了滅世神威,打得八重天境界的明朝修士吐血狂吼,卻無絲毫逃走的能力。

狂暴的于飛恐怖之極,奔雷神拳展現出了滅世神威,每一拳揮出,大地都在顫抖,蒼穹都在哭泣。

第四區域內,無窮無盡的靈氣瘋狂的朝著于飛匯聚,自動鑽入他的體內,滋潤著他狂暴的身體。

明朝修士後悔得要死,他雖然在全力施展血影噬魂,以八重天境界的實力抗拒於飛,可結果卻危險萬分。

天璇七絕掌的威力已然駭人聽聞,那奔雷神拳更是恐怖十倍,讓明朝修士彷彿回到了過去,回到了與天璇派高手激戰的時刻。

當年的天璇派不可一世,奔雷神拳打得整個修真界都低頭認輸,無人敢挑釁。

如今,于飛重現昔年天璇派的神威,這讓血影門的明朝修士如何不驚駭欲死?

置身險境,明朝修士越戰越驚,他雖然憑藉八重天修為能夠暫抵擋,可于飛每一拳都能打得他吐血倒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