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元的丈夫】:什麼?

【錄大人】:事情,變麻煩咯,還請夏目老師,不要簡單的被殺死呢;那麼,祝君好運啦!拜拜!最近還要向『后*庭同盟會』投稿呢!?再見啦!

未等夏目說話,對方就擅自切斷了通神。夏目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不要,簡單的被殺死嗎?事情不會那麼糟糕吧。

夏目想了想了,在這裡思考也是於事無補,那麼,也該去準備了啊。

呢喃著,根據自己所知道的故事發展,mou日-01他們的行動並沒有將對方攔截下來,所以會面的他們會在人狼女王的幫助離開,那是對於自己來說,最麻煩的事情。

畢竟武藏的總長是武藏的一個中心。雖說他絲毫沒有戰鬥能力,可是這個世界。似乎很多人都將其當做『寶貝』的樣子吶。

如果要改變現狀,將亂世顛覆過來的話,武藏的總長不能夠跟著人狼女王離開,這一點是必須的。

要行動了。

他轉過身去,將喝過的咖啡杯子遞給在甲板上的女性型自動人形,這位自動人形歪著頭表示不解。

「tes,全*裸的東西很臟,所以要處理嗎?」

「這啥啊這是,真是自動人形嗎?」

看著這位自動人形小姐將自己的東西當垃圾處理,夏目有些受傷的走了回去。

剛踏出一步,夏目發現了站在自己左側前方的身影。

那是——

「總長大人。」

換上了新的手臂,穿著侍女服的自動人形從陰影中走了出來。

因為之前的戰鬥而遭到損害的地方已經修復好了,那並非失敗,對於六護式法蘭西來說是勝利。

打擊了武藏的守備團,然後,將他們的總長奪走。

當然,沒有阻止武藏離開是一個敗筆,不過現在的情況也談不上超級糟糕。

最重要的事情恐怕就是在之後讓人狼女王停下來吧。

「安莉嗎?」

一邊想著一邊叫出了對方的名字。

「tes。」

女性型自動人形安莉朝著這邊走了過來,她關掉自己的通神,結束了與另一邊的人的談話。

「mou日-01已經去了,恐怕要不了多少時間。」

「哦?」

安莉的目光順著躲開雲層后朝著下方森林灑下的月光一同落下,原因是

「因為暫住地距離此處不遠,而且為了爭取時間,雙方都快速的朝著人狼女王前行過的地方趕去;由於現在這種局面的關係,擔心其他國家會繼續牽扯進來,速戰速決才是最根本的手段。」

「萬一武藏派出了擅長隱匿行蹤的忍者什麼的呢?」

不是萬一,而是肯定,還是夫妻一同的行動。

聽到夏目這個問題,安莉肯定的做出了回應。

「沒問題,mou日-01他們,所擁有的『大義』將成為引導至勝利的基礎。」

「大義,呀。」

「tes,有何不可?」

「沒有什麼不可哦,只是覺得所有人都很努力的樣子呢。」

哪怕是自動人形,也擁有自己的想法吧。

接著,安莉又一次打開了自己的通神,這次是和其他人聯絡,看著上面的信息,安莉抬起頭了。

「總長大人請勿擅自行動,此處等待便可。因為,留在武藏上的盧娜斯大人,通過會議和馬德堡的市長居里克,與安娜殿下進行了聯絡,其內容決定了現在的情況,那就是六護式法蘭西與武藏的關係,將發生變動吧。」

沉醉不知愛歡涼 原來如此,夏目明白的輕哼一聲說

「tes。」 7月15號,吳庸訂婚的日子終於來了,一大早,一的吳剛就把吳庸從被窩裡拖了出來,站在外面一起等客人。

吳家更是全家總動員,老爺子坐鎮中央,笑眯眯的看著小孫子的訂婚儀式。吳家這麼多年以來,還從沒辦過這麼排場的儀式,如今的吳家,已經不必向以前什麼事情都要考慮的太多,謹慎,他們現在已經有了足夠的影響力。

吳石忙著安排會場的一切,除了國家最重要的那幾位外,很少有吳石親自出面接待的人,吳石也已經得到確切的消息,幾位重要領導人今天都會到現場祝賀一下。

吳明則是和吳剛和吳庸在一起,吳明在北京時間長,認識的最多,吳明在這裡可以防止吳剛父子倆鬧出接待錯誤的笑話,到了他們這種規格的家庭,對每個人的接待其實也是一種學問。

吳勉,吳蓉則準備接待女眷,今天預計到現場的人不會低於五百人,兩家的親戚到不多,大部分還都是官場和商場上的朋友。

一直忙碌到九,終於開始有賓客上門了,最先來的,居然是康師傅集團的一行人,李志成因為昨天就到了,沒和這些人在一起。張志國帶隊,集團三十多個最老的員工和高層人員一起來慶賀他們老闆的訂婚儀式。

隨後,吳剛曾經的同事開慢的出現,歸德市的,省政府的,一來又是三十多個人,省長,省委書記都親自來了。

這些人是吳的同事,由吳剛親自帶著他們去安排記和省長先是向吳老爺子道賀,隨後才跟著吳剛進入事先準備好的包間。

外面,吳庸已經快昏了了,吳明一個一個的介紹著,吳庸不停的點著頭,所來的人,最低級別都是正廳級,而且還是手握實權的正廳。

不到點,已經來了二百多人了先前來的河南省委書記之外,還沒有出現正部級高官所以再沒有吳剛或者吳明親自領進去招待的事情,吳興國,吳興民倒是忙的不輕,額頭不停的冒出點汗水來。

大廳里還著一些親戚。李曉珍和蔡智恆就坐在一旁著進進出出地人。蔡智恆臉上地驚訝就沒停過。

「飛揚這個妹夫到底幹麼地?」蔡智恆不認識這些人。不過看人看氣質。從進來人地氣質。衣著等方面都可以看出一個人。很多都是明顯久居高位地人。

「我以前不是對你說過了嗎。他是經商地是個商人吧!」李曉珍想了下又接著說道:「很有錢地商人。我地病一直都是他在幫我!」

「他才多大啊!」蔡智恆嘀咕了一句|快。他又不說話了口來了大批地人。這次終於有了他認識地人了。

現在進來地都是商界著名地人中就有個蔡智恆認識地人。 重生之以老服人 台灣統一集團董事長高清願。

其他還有幾個蔡智恆認識。都是台灣各地知名企業地當家人。和康師傅集團業務上有往來地公司更是一個不剩。

「他從初中就開始經商了,到底有多少錢我也不清楚,不過我治病的錢和目前所住的療養院都是他幫我出的,單單這些恐怕就有一億了,這是院長對我說的!」

李曉珍想了下,還是告訴了蔡智恆,吳庸的本事大,她的臉上也有光嗎。

「一個億,怎麼可能!」蔡智恆目瞪口呆,吳庸不過才十八歲,就算初中開始經商,這才幾年啊,一億,在普通人眼裡可是個天文數字,更何況這些只是用在李曉珠身上的錢。

下一刻,蔡智恆完全愣在了那裡,他現在相信了李曉珍說的話,今天賓客最重要的幾個人,終於到了。

幾位領導人一出現,吳石就迎了上去,吳明,吳剛,吳庸,吳興國,吳家兩代五個人一起走了上去。幾位領導人對吳庸祝賀之後,又向吳剛和吳老爺子道賀,最後和李向國握了握手后又一起離開了。他們只是來一趟,留的時間很短,但是造成的轟動卻是巨大的,他們走了好久李向國還傻傻的看著自己的手。

好多人目瞪口呆看著這幾位電視上才能出現的人物,沒想到他們會出現在一個商人的訂婚儀式上,大部分人都以為這是吳老爺子和吳石的面子,根本不知道他們其實就是沖著吳庸去的。

李曉珍也嚇住了,他知道吳庸有錢,知道吳庸厲害,可從沒想過一個訂婚居然能經過國家最高領導人。這一刻,李曉珍心裡甚至對曉珠有了一絲嫉妒,事實上,這裡所有的女人都對李曉珠有了嫉妒,當然,吳家的除外。

領導人們走後,大家還沒恢復過來,又一波人的到來刺激了他們的神經。

香港富豪,乘坐一架專機,

來慶賀吳庸的訂婚,領頭走在前面的就是李嘉誠,兄弟,蔣威等香港名流。

吳明和吳庸趕緊走了上去,這些人能親自來吳庸也沒想到,他雖然也是有錢人,除了蔣威之外和他們的關係並不算熟悉,更何況其中有些人還算是幫助過吳庸的人。

還沒招待好香港的眾多名流,門外又來了一批人,這次來的人膚色各異,一看就知道不是華夏人。

南非駐華夏大使,埃及駐華夏大使,泰國駐華夏大使,法國駐華夏大使,英國駐華夏大使……

認識的人目瞪口呆的數著,這次來的人全是各國大使,誰也沒想到,一個小小的訂婚儀式居然變成了國際事件,在北京,很少有這麼多大使同時出席非官方的場合。

到了十一點,訂儀式正式開始的時候,外面還在不斷來著人,華夏各部的部長,軍中重要將領,商界重要人士都有,一個訂婚儀式,快變成了華夏政軍商三界的盛會了。

司儀在主持前和吳家的又溝通了一下,這才走上去笑呵呵的開始主持儀式。

回憶的另一端是相守 吳庸的訂婚式過程並沒有比別人的複雜,反正只是訂婚,並不是結婚,不過批著潔白婚紗的李曉珠出現的時候還是讓眾人驚嘆了一下,郎才女貌,實際上吳庸並不醜,也是個小帥哥,不過在美麗的李曉珠面前就變的遜色了許多。

遙遠的香港,炎黃投資融部主任孫紅旗在一間辦公室前連走了幾步,最後才重重嘆了口氣敲門走進去。

「瑩瑩!」

孫紅驚訝的叫了一聲,他在門口站了半個小時了,一直想著該如何來安慰夏瑩瑩,夏瑩瑩對吳庸的心思,他們這些人早就知道了。

「孫老師,您么事嗎?」

哪裡知道,孫紅旗進去之夏瑩瑩正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腦屏幕,最近東南亞金融上他們乾的風生水起的,很多人都已經注意到了他們,夏瑩瑩索性也不在掩飾,總部搬到香港,直接參与到東南亞的卷錢隊列當中。

「沒,沒事!」孫紅旗金融上是一把好手,可感情上比夏瑩瑩好不了哪去,見夏瑩瑩沒事,他一開始準備的話也沒了用武之地。

夏瑩瑩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容:「對了,孫老師,把韓國的資料整理一下,特別是那個大宇集團的,下一步的資金市場不是香港就是韓國,我感覺香港可能性不大,他們很有可能會繞到韓國和日本,我們要提前做

「好的,我這就去準備!」孫紅旗點了點頭,關上門出去了,他出去之後,辦公室里的夏瑩瑩才微微低下了頭,眼睛里始終噙著的一滴淚水,終於落在了電腦的鍵盤上。

北京,一直折騰到下午五點,吳庸的訂婚算是全部結束了,累的吳庸趴在床上就不想起來,吳剛吳明吳石也都累的夠嗆。不過最慘的不是他們,而是吳興國和吳興民這兄弟倆,倆人到現在還在外面送著客人,沒有一點的休息。

訂了婚,李曉珠也算是吳家的人了,因為開學后她要在北京讀大學,老爺子索性把她給留在了北京,奶奶也很喜歡這個懂事的丫頭。

休息了兩天,吳庸總算恢復了過來,在北京連續等了他幾天的郭店市市長,也終於見到了他。

這位市長來找吳庸主要是三件事,第一是煤電集團建設很順利,屆時開業典禮的時候希望吳庸能親自到場。

第二就是煙草技術的事情,吳庸大價錢從巴西買來的煙草技術在郭店市培植成功了,根據統計,郭店市六成以上的土地就可以栽種這種煙草,為此,市委決定成立一個捲煙廠,鼓勵農民種植煙草,由政府回收。

由於巴西的煙草和國內的有些不同,味道上略微沖一些,郭店市領導怕做出來之後不好銷售,所以想再次找康師傅集團合作,捲煙廠也做成公私合營的模式。郭店市政府出資佔有51%%的股份,負責管理,康師傅集團出資佔有的股份,負責銷售,張志國沒敢同意,讓駱東輝親自來問吳庸。

想了一下吳庸便同意了,煙草一直是國家壟斷的項目,其中的利潤不用想也能知道,吳庸沒有不答應的理由。

處理好這件事,郭店市的事情吳庸算是幫吳剛完成了一半,剩下的大部分要靠他們市政府自己的。吳庸不可能帶著一幫子人把那些黑磚窯都給炸了去吧,只有真正遇到困難的時候,吳庸才會在出面幫助他們。

腰痛的有些受不了,,大家放心,小羽不會偷懶的) 庸的訂婚儀式成為了華夏高層們一個熱鬧的話題,身份的並沒有奇怪,只有那些不知道吳庸身份的人才會感嘆,以為這一切都是看在吳老爺子和吳石的面子上才有的,吳家的聲譽也因為這次的事達到了一個新高。>

7月17號,訂婚後一個星期,吳庸離開華夏前往非洲,先前和國家簽訂的那些協議他必須親自去辦,還有一些事情也必須處理一下了。握緊非洲現在不僅是他的個人任務,也是吳家和華夏給他必須完成的一個任務。

四個多月來,納爾遜在非洲的名望是越來越搞,在非盟,納爾遜的控制力也越來越強,大部分國家都已經轉向了納爾遜,畢竟納爾遜真真切切的帶給了他們好處。

比勒陀利亞,納爾遜親自到了吳庸的別墅。

看著眼前越來越成熟的這個年輕人,納爾遜心中是感慨萬分。兩年前,還顯得很稚嫩的吳庸就找上了他,一個來自華夏的年輕小夥子,張口就要和自己這個南非總統合作,在當時納爾遜的眼裡,吳庸就是魯莽而又冒失的小夥子。

被逼之下,納爾接受了和吳庸的合作,納爾遜也沒有想到,就是這個合作,徹底的改變了他,也改變了整個非洲的格局。

從一個傀儡總統到實權統,又到現在的非盟主席,每一步可以說走的都很艱辛,不過,他走過來了,無論多難都挺了過來,這一切,都是這個神奇年輕人的功勞。

納爾遜非的清楚吳庸對自己的重要性,在剛開始合作的時候,納爾遜或許還能做主導,但是現在主導權已經完全落在了這個年輕人的身上。是他非洲第一的三角雇傭兵團消滅,是他,把散亂的雇傭兵聯合成了一個足以威懾任何國家的力量,同樣還是他,幫自己打敗了美國攏了足夠的支持,成功當選。

「五萬的武裝已經組建,就是沒有;過訓練磨合,一年之後應該可以形成相當的戰鬥力!」

起心中的感嘆,納爾遜對吳庸說道,雖然是說感覺很像是彙報。

吳庸點了點頭:「五萬人是基礎。一定要牢牢控制住。穆巴拉克和莫伊現在怎麼樣?」

「他們現沒什麼動靜。支持他們地越來越少。穆巴拉克最近也很少有什麼活動了!」納爾遜回答道。穆巴拉克在納爾遜剛上位地時候還努力奔跑了幾天納爾遜迅速解決剛果危機。又成功拉來了大量投資之後也就不在活動了。他明白自己已經撼動不了納爾遜地位置。

「不可以掉以輕心。還有。別把目光老盯在軍權上。我上次讓你找地專業人才找地怎麼樣了?」

「找到了一些。不過數量很少非洲這些年大量地人才都是外流。除了少數幾個國家外。其他很少有好地人才願意回來!」

納爾遜苦笑一聲。吳庸在他當選主席之後就留意各方面地高科技人才。至今他才找到了六十多人堂一個大洲。只有六十多個高科技專業人才出去太丟人了。

「不管多少人。先把必須要做地項目立起來才方面地事以後我來想辦法吧!」吳庸嘆了口氣。六十多人他也沒想到地個數字。

「恩,我會把他們都召集起來的!」納爾遜點了點頭,吳庸讓他彙集高科技人才的用意納爾遜非常清楚,只可惜心有餘而力不足,非洲的先天條件實在太差。

南非諾洛斯港附近,一個山谷里秘密的設立了一個軍事基地,事實上,這裡就是吳庸新建立的天堂實驗基地。後來這裡逐漸展成為彙集軍事,航空,醫療,計算機,通信等多方高科技技術的秘密基地,為吳庸日後的事業起到了非常大的輔助作用。

處理完納爾遜這邊的事情,吳庸立即前往了安哥拉,安哥拉的秘密軍工廠正在興建,吳庸從國內要來的那批重裝已經被朱奇分配了下去。這批重裝到安哥拉之後引起的轟動是可以想象的,雇傭兵團雖然也是武裝力量,但從沒有過這種只有軍隊才擁有的重型裝備,儘管是要快被華夏淘汰的坦克,也足以給他們非常強大的震撼。

軍工廠的成立,也讓朱奇在雇傭兵團的威信達到了一個頂點,聰明的雇傭兵團領已經看出,雇傭兵距離真正的統一已經不遠了,一些領已經開始考慮著自己日後的出路。

少部分領已經開始找上朱奇宣誓效忠,願意放棄自己手上的控制權,他們都是聰明人,早點表示

得一個好點的位置,真等朱奇找上他們那就晚了。

這些聰明人的選擇是對的,朱奇現在控制著聯盟的財政,指揮和統一大權,這些小領只是名義上的領,他們不能自己接任務,等於沒有了任何的收入支持。財政權利在朱奇的手裡,很早以前雇傭兵的收入就不在通過領代,都是由統一的聯盟財政員來頒,有些領甚至已經控制不住他們的雇傭兵。

吳庸來安哥拉之後,朱奇又秘密邀請了其他六大雇傭兵團的領,他們見面談論了什麼沒人知道,不過後來安德烈成為了組織委員會的負責人,威爾斯和他的天鷹雇傭兵團被分散成九塊,接替了九處的守衛任務。

自由,沙漠之狐雇傭兵團領宣布辭去領職位,兩大雇傭兵團的雇傭兵願意繼續留在聯盟的還留下,不願意的則可以領取一部分遣散費,回去做個老實的平民。

隨後兩大領都離開了非洲,據說他們得到了一筆價值上億美金的財富,逍遙的做了一個富家翁,再也不用惦著腦袋過日子了。

野蠻雇傭兵團有任何的動靜,只有資格最老的飛虎雇傭兵團突然宣布脫離雇傭兵聯盟。隨後,朱奇以叛亂罪為由懲治飛虎雇傭兵團,二十輛坦克和六十架火炮半個小時就轟開了飛虎雇傭兵團的基地。基地內又生了一千多人的叛亂,在裡應外合之下,傳承七十多年的飛虎雇傭兵團徹底消失,餘下的兩千多人,也全部加入了雇傭兵聯盟。

坐在安哥拉為朱奇打氣吳庸對目前的進展非常的滿意,這個結果比他想象的要好的多了,吳庸之前甚至打算動用南非空軍為朱奇掃清障礙,以吳庸目前的影響力,這絕對是可能的。

1997年9月1日,朱正式宣布取消所有雇傭兵團的名號,非洲雇傭兵聯盟改名為非洲雇傭兵軍團,實施軍事化管理。

新的非洲雇傭兵軍團被改編為個軍,目前每個軍三萬人個軍長裡面,原來毒狼的人就佔了五個,剩下的五個安德烈佔了一個,野蠻的領佔了一個,餘下三個都是從各團裡面選出來的,只有一個是個小雇傭兵團的領,其餘兩個都是普通的雇傭兵隊長。

個軍除了軍長之外,下面還有師團營連排,大批有能力的雇傭兵被提拔到了長官的位置,控制和組織能力比之前散亂的各團模式強了太多了。

這一舉動並沒讓雇傭兵們失望,反而增加了他們不少的積極性。從那兩位軍長身上可以看出,只要你有能力,只要你有本事也可以從一個小兵變成將軍的,這和以前只能一輩子當雇傭兵是完全兩個概念。

更何況,算當不了軍長,還有排長連長營長等著他們,比之前只是隊長大隊長多出了很多的盼頭。

非洲雇傭兵軍團再次吸引了非洲人的目光,軍團總司令朱奇再次宣布,原本雇傭兵團的業務目前雇傭兵軍團都有。除此之外,還多出了幾項,其中重點的一樣就是幫助國戰,只要你出的起錢,我就可以幫你去打仗,而且不局限於非洲。

美國對這一點提出了嚴厲的抗議和擔憂,稱這是阻礙世界和平的一大毒瘤,並且單方面把雇傭兵軍團稱為恐怖組織。隨後幾天這一稱呼又有了改變,雇傭兵軍團在他們的口中成了非法軍事組織,美國民眾也害怕這些恐怖的非洲雇傭兵報復。

這一切,都和吳庸沒有關係,他終於長長舒了口氣,雇傭兵團總算被他給牢牢控制住了,有了雇傭兵軍團,相信納爾遜的非盟主席位置也會越來越穩,誰都知道納爾遜和雇傭兵軍團是什麼關係,說的難聽一點,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主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