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讓,你有沒有覺得….」

趙忠在張讓耳邊細細低語著,忽然話說到一半,趙忠口中猛吐著鮮血,看向張讓的眼神帶著驚駭。

「你我的權柄皆乃自恆靈二帝,這輩子榮華富貴享受夠了,有些秘密就帶入地府中吧。」

「你….你…..」

趙忠口中嘔吐著殷紅的鮮血,看向張讓的神采漸漸的變得迷糊,最後在彌留之際,慘淡笑著:「尾…巴….你…你..」

「收拾乾淨了,放心吧,沒有人知道的,我想太后已經處理好了。」

「這…這…」

話未說盡,腦袋一別,直接死在張讓的懷裡,嘴角帶著的笑意沒有半點的遺憾,也沒有半丁點的慚愧。

這輩子縱然作惡多端,可終究沒有背叛他的主子!

「好了,你走了,也該輪到我了。」

張讓扔掉手中染血的匕首,朝著馬車的位置,恭敬的磕了幾個頭,隨之,爽朗的大笑:「先帝!老奴來伺候您了!」

黃泉路上,不知他的哪位陛下是否還在等待著他的阿父阿母。

縱身跳下黃河,只有一聲聲清脆的聲音,然後什麼都沒有剩下了….

「該死!」

本來準備擒拿張讓、趙忠等人正法的董卓,見到這一幕,眼珠子差點瞪了出來,不過在李儒的提醒下,見到那輛馬車后,則是得意的笑了起來。

「董仲穎!陛下何在!」

緊接著,就見到袁紹率領著數百人的兵馬來董卓的面前,他的兵馬與董卓相比起來,少的可憐。

「哈!袁家的小子竟然敢和本州牧如此說話!」

無論是在輩分上,還是在官職上,董卓都是高於袁紹,甚至如今的兵馬也遠勝於袁紹。

聞言,袁紹一下子沉默了,實力懸殊的情況下,袁紹選擇了閉嘴了,原先他還打算用汝南袁氏的名號來震懾董卓,可惜他的如意算盤打錯了。

汝南袁氏的名號,絲毫不能讓董卓後退一步!

「陛下請!」

站在馬車旁,董卓粗獷的聲音使得車內哭泣的聲音一下子戛然而止,等董卓直接掀開車簾后,見到身著龍袍的天子劉辯,渾身上下打顫,甚至還有一股尿騷味,至於旁邊一個年齡比他小的小娃兒倒是鎮定,一下子,董卓就生出了另外的心思。

「走!」

「送陛下回宮!」

洛陽的天變了,從何府滿門上下被除的一乾二淨,以及董卓入主洛陽開始,這天就開始變了。

「變天了。」

曹操立足於府邸中呢喃自語著,眼眸中流露出恨意,這群蛀蟲真的該死!

五日後。

天子廢立,天下震驚

司徒府邸中

楊彪接替了他老爹楊賜的接力棒,坐上了三公之一的司徒,可以說是權柄榮耀,只是如今朝局詭異,誰知道坐在這個位置上是好還是壞。

如今,聚集在司徒中的人,當日皆聚集在何進的府邸中,當然了,還有一些人不曾在其中。

「悔不聽陳叔弼、曹孟德之言!」

楊彪狠狠的打著自己的大腿,他恨啊!

同樣的也恨這些人!當初為何這般目光短淺,董卓此人在短短的五日時間內,就敢行廢立天子之舉,洛陽城外駐紮十數萬大軍,誰敢不從!

而他的殘暴遠勝與十常侍!

引虎驅狼!

把十常侍這頭惡狼給宰了,結果來了一隻兇猛無匹的猛虎,一瞬間,楊彪覺得頭疼啊!

「你們誰願意去把孟德請來,還有南陽陳歡共謀大計!」

楊彪話音一落,四處無聲,沒有人吱聲,這樣落面子的事情,沒有一個人願意去做。

「文先,事情還未都那種地步,如今董卓勢大,我等應徐徐圖之!」

王允起身開口,要他舍了這張老臉去做事?

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把自己的臉面當成比性命更重要的東西。

掃視了一眼眾人,個個心裡各懷鬼胎的,到了這一步,還未能齊心協力,楊彪真的有點心寒。

等眾人散開后,獨自留楊彪一人在書房中,楊彪望著他父親的遺像,眼眶中逐漸積蓄起了淚水,隨之,嘆了一口氣:「父親,您看看啊,就是這群人敗壞了大漢的江山啊!」

書房內,充斥著哭訴,慢慢的,楊彪的眼淚變得少了,整個人逐漸精神了不少,慢慢的,楊彪恢復了以往的神色。

「你速去南陽,既然陳叔弼提前預見這種局面,老夫料他有解決的能力。」

「君郎,如果陳叔弼無解決的辦法?」

「那你回來吧。」

楊彪楞了一下,神色有點落寞,臉上帶著苦澀,仰著頭,似乎認命了….

荊州南陽宛縣

「董卓入京了….」

陳歡的眼裡透露著喜色,有些東西還是改變不了,如此,他大可放心了。

「叔弼,你猜對了。」

司馬徽深嘆一口氣,隨之,苦澀道:「如果有可能,為師希望你猜錯了,這樣天下就可以免去一大災劫。」

「師傅,您有這心,可這天下的人並沒有這個心思,如果有,恐怕董卓就入不了京,今天子再怎麼年幼,朝堂再怎麼混亂,延續個百載估計也是沒有問題。」

「哎….」

事已至此,說什麼都是沒有用的,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陳兄,救我啊!」

寂靜的山上,被一聲凄苦的叫聲大亂了,師徒二人間的默契也隨之被打破,不由面面相覷著。

「你下去吧。」

「諾!」

有些東西,終究是不能拿到檯面上來,不然百年之功,恐怕就要功虧一簣,這樣的代價,河內司馬氏承受不起。 開林的血洗日人風暴,整整持續了三天才告結「在這次血洗中,吉林之日石。三千三百九十一人死亡,無存活!

這就引起了徐釩的反思,就這麼全部殺了,是不是有些太可惜了?

國家正在全面建設之中,東北同樣也在全面建設之中。那些年輕力壯的日本人,或者也能為國家建設做些什麼?

同樣的,還有那些年輕的日本女性,一樣也可以用另類的方式為這個國家服務

在提出了這個建議之後,張作霜大加讚賞,並在第一時間下達命

凡東紀在十四歲以上,四十歲以下之日人,無論男女,一概不得殺害。需集中起來,押解到專門地方看聳,等候命令。

這道命令讓底下的士兵和警察都有一些不滿,這不是在那找麻煩嗎?

但是命令永遠都是命令遼陽。

數千個日本人驚恐萬狀的被集中到了一起,面對輕重機槍黑洞洞的槍口,日本人強烈感覺到了死亡的陰影!

還好,可怕的事情沒有出現。

日本人被分了開來,男女各自分開。很快,那些十四歲以上,四十歲以下的人又被仔細遴選出來。

大約有一千多被淘汰下來的日本人。

這一千多人很快被集中起來。他們並不知道,很快最可怕的事情就要發生了

「開槍!」

「開槍!」

隨著各級長官一聲令下,槍聲驟然響起!

一聲聲的慘呼從這些日本人嘴裡傳出,一個個的日本人瞬間別子彈無情的奪去生命!

那些被刺刀牢牢看押,挑選出來的日本人,滿臉驚恐的看著發生在自己眼睛的一幕,根本不敢相信發生了什麼事情。

過了會,不知道是誰,「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接著,越來越多的日本人開始放聲痛哭

機槍整整掃射了半個小時,這才停止。其後,中國士兵們開始在屍體上補刀。

一批年輕力壯的日本人在刺刀的威逼下被趕了出來,開始在曠野上挖出了有個巨大的洞,然後,屍體被一具具的扔了進去。

日本人永遠不會忘記這天的,他們這一生都會後悔為什麼要來到中國

一直忙到了天亮,才算做完一切,隨後那些日本男人一隊,女人一隊,分別被關押到了不同的地方。

一個最漂亮的女人,被帶了中**官臨時居住的地方。

日本女人很快明白將要發生什麼,可是她卻無法抵抗。剛才的那一幕,到現在為止還清晰的在眼前閃現。

女人主動脫光了自己衣服,然後跪倒在了地上,如同狗一般的朝著中**官爬了過去

當然,不是沒有遇到反抗,在一些地方。日人的反抗相當激烈。

在死亡和奴隸的威脅下,一些日本人開始組織在了一起,竭盡全力的企圖阻擋中**隊和警察的到來。但越是激烈的反抗,遭來的是越是猛烈的屠殺!

屠殺,可以把這定義為屠殺!

中**隊開始動用噴火器,對付那些垂死掙扎的日人,當然,這也使得中國損失了大量的人肉資源。

從這個角度來講,還是比較可惜的。

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加入到了對日人的圍殺之中!

不需要留情,也不需要任何仁慈!

對日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犯罪。對國家的犯罪!

第一批日人勞工,於2月,6日被投入到了煤礦工行之中。

他們的工作時間並不長,每天僅僅只需要工作十八個小時,同時。他們還擁有一系列的權利:

比如吃飯、喝水,以及大小解」

至於那些日本女人,則被分批編入了各部,她們唯一的任務,就是要充分利用好自己的身體服務於中國士兵!

張作霜顯然非常不滿,底下那些無法無天的部下,居然把自己這個。總司令給忘了,一個日本女人都沒有給自己送來!

其實這也不能怪他的部下,僧多粥少,東北只有這麼一些日本女人。分配到各部已經非常緊張,部分日本女人的工作時間甚至超過了十六小時,哪裡還有空餘資源孝敬給自己的總司令?

2月28日,中國政府宣布:

在東北,發生大量日人暴動事件。 總裁請立正:叛妻的誘惑 這是有預謀,有計劃的暴動!在此次暴動中,數百中國平民慘遭屠殺,中國政府迫不得已採取武力形式平暴。平暴過程中,遭到日人激烈抵抗。但我中**隊及警察部隊,保持最大克制。至28日,大規模有組織暴動基本平息,約有數十日人死,亡,千餘人被捕。中國方面將依據有關法令進行判決

日,集北四省省政府豐席徐銳,東北軍團總司令張作枚視咚黑龍江雞西煤礦。

在這,有超過兩千的日本人晝夜忙碌,在井下,他們艱辛勞作,這一點還是得到中國管理人員認可的。

獎懲制度非常嚴格,不服管理。陰謀逃脫的,將會被直接槍決。而那些服從管理,表現積極的,則會的到煤礦管理人員的獎勵。

他們可以獲得一塊肥皂,洗上一個澡,然後還可以得到一天的休息

間。

這樣的獎勵,將會帶給其它日本人以莫大的動力!

張作霜有些不以為然,在這位總司令看來,直接往死里用不就成了?但徐釩卻發表了自己不同的看法:

「人力資源有限,死了一個就少了一個免費勞工,這對東北發展是不利的。同時我認為獎勵措施的出台,能夠調動起日本礦工的積極性,使他們更好的投入到工作之中」

張作霜沒有再堅持自己的看法。或者徐釩說的是有道理的吧。

「對了。這次死了多少日本人?」徐釩忽然問道。

「我哪知道死了多少?下面的人沒個准。」張作霜翻了下白眼:「總有上萬吧,抓起來的就有幾萬人。反正這次這麼一弄,咱東北地面就算安生了。」

徐猶點了點頭:「善後工作必須要做好。日人的資產一定要仔細清點。絕對不能發生貪污事件,這些都是國家的資產。多了,張司令還得麻煩你件事,得幫我找幾個日本人出來,記者訪問團很快就要到了」

2月30日,中外記者到達吉林,採訪此次發生的東北的日人暴亂。

中國方再接待人員帶著記者們去參觀了日人抵抗最激烈的聚居區,並且憤怒的告訴記者:

「在這裡,日本人燒毀房子。槍殺我國平民,並且還殘忍的捆綁起我國百姓,活活燒死,迫使我軍隊不得不開槍鎮壓。

在次后對東北四省省政府主席徐釩和東北軍團總司令張作霜的專訪中,有記者提到了軍隊是不是傷到了沒有參與暴動的日本無辜者這一問題后,張作霜憤怒的回答這個記者:

「無辜者?請你告訴我誰是無辜者!我們的人民遭到了傷害,我想請諸位記者必須清楚一件事情,東北,是中國的東北,而不是日本人的!

在我們的國土上,日本人燒殺掠奪,難道我們的軍隊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發生嗎?

你是法國記者吧?歐戰剛剛結束沒有多少時候,我想你能深切感到到我們的痛苦。如果德國人在巴黎做出和日本人一樣的事情你會怎麼辦?。

這話很快得到了與會記者的贊同和同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