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掙脫不開古清風那一隻宛如天鉤般的手掌。

二閃是為先天傳承!

依舊不行!

三閃是為後天太玄種子!

仍舊不行!

四閃,一道九米之巨的龍象凝衍而出。

這竟然是赤字頭的龍象種子?

沒有人知道司徒正南為何會擁有赤字頭的龍象種子!

現在也沒有人思考這個問題,因為大家發現,哪怕司徒正南祭出赤字頭的龍象種子,也依舊無法掙脫。

京城軍少:陸少的軍醫妻 嗷!——

司徒正南顧不得心中的恐懼,瘋狂怒吼,渾身血霧纏繞,張開嘴,露出尖銳的獠牙。 先天寶體,先天傳承,先天血脈。

後天大自然超凡彩靈,後天太玄種子,後天龍象種子。

重生校園:天后攻略 三大先天,三大後天,六大造化。

這方世界,造化越多,固然越強,不過,伴隨的危險也會大大提升。

造化不同,自然互相排斥。

造化越多,排斥的越厲害。

尤其是後天造化,比如種子。

通常煉化一顆就已是非常了不起,沒有人會去煉化兩顆,這種東西一顆就很危險,兩顆種子必然互相排斥,走火入魔的幾率更是倍增,一個不小心就會暴體而亡,自身造化越多,越危險。

一直都聽說九華同盟的十二王上很強大,擁有匪夷所思的造化,只是沒有人想到司徒正南一個人就擁有這麼多造化,更為恐怖的是,他本身就已經擁有這麼多造化,還煉化了太玄種子和龍象種子,實在讓人無法相信,也嘆為觀止。

然而。

更加讓人無法相信,嘆為觀止的是那古清風。

司徒正南祭出超凡大自然風暴撼動不了他的真身,現在司徒正南三大先天造化,三大後天造化全部祭出,卻無法撼動古清風那一隻平淡無奇的手臂。

「你,可還有什麼本事?」

古清風一手負在身後,一手掐著司徒正南,一張俊秀的臉龐上,神情淡漠,一雙幽暗的眼眸,目光深邃,聲音亦沒有任何情緒色彩,尤為平淡,只是傳入司徒正南耳中,卻嚇的他魂飛魄散。

「既然沒有,那就跪下吧。」

平淡的聲音落下,古清風揚手一巴掌下去,扣在司徒正南的天靈蓋,咔嚓一聲,司徒正南七竅出血,雙腿被震的血肉模糊,跪在地上,顧不得身上的疼痛,瘋狂掙扎著,嘶吼著。

「殺了他!你們還愣著做什麼!快殺了他!」

司徒正南害怕了,那是真的害怕了,立即向四位奪舍重生之人求救,道:「救我,快救我啊!」

「住手!」

嗖嗖嗖嗖!

四位奪舍重生之人瞬間閃身出現,各個周身黑霧繚繞,浩瀚的靈力如同熊熊火焰般瘋狂燃燒,四人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襲來,皆是揮出恐怖的黑煞拳擊在古清風的身上,卻是泥牛入海,連一絲波瀾都未曾盪起。

見此一幕,場內眾人無不倒吸一口冷氣。

這可是四位奪舍重生的大能啊!

每一位都擁有抹殺元嬰老怪的本事,現在四人聯手竟然也未能撼動古清風分毫!

老天爺啊!

先是三十六華閣少主,后是十小潛龍。

凌風的五九歸一。

司徒正南的六大造化。

如今四位奪舍重生之人聯手竟然也未能撼動他分毫。

這古清風難道是神不成?

「只要我想活,這天下沒有人能殺的了我!」古清風一手摁在司徒正南的頭顱上,而後雙肩一抖,身軀微微一顫,四位奪舍重生之人瞬間悶哼一聲,人如風箏般橫飛出去。

「我若要殺你,這天下也沒人能救得了你!」

古清風輕聲淡語,話音落下,掌心用力!

咔嚓!

司徒正南的超凡大自然彩靈潰散消失。

「狂妄小輩!住手啊!」

一位奪舍重生之人怒喊著,揮舞雙臂,滾滾靈力被他攪動的如同大海咆哮一般,諸般玄妙重重襲來。

古清風沒有看,一手摁著司徒正南的頭顱,負在身後的一之手,輕輕一揮,擋住了一位奪舍重生之人的攻擊。

嗖!

第二位奪舍重生之人同樣揮舞雙臂,祭出滾滾靈力,打在第一位奪舍重生的後背,將自己的靈力全部傳給第一位奪舍重生之人,與此同時,第三位,第四位接踵而上。

所有人都看的出來,四位奪舍重生之人是在利用合體傳功秘術大法,將四人的靈力聯合在一起試圖以源源不斷強大的靈力碾壓古清風。

然。

不行。

沒有用。

古清風就是那麼一手摁著司徒正南的頭顱,一手擋著第一位奪舍重生之人,任由四人合體之後的靈力如何強大,依舊未能撼動古清風分毫。

砰!砰!砰!

古清風沒有看,自始自終都沒有,只是一掌接著一掌扣在司徒正南的頭顱上,六掌下去,司徒正南的三大先天造化,三大後天造化全部被震的潰散消失,第七掌落下,司徒正南經脈盡斷,根基潰散,元嬰枯竭……

「憑你們四人這點靈力也妄想壓制我,滾開!」

古清風掌心一震,四位奪舍重生之人當場口鼻噴血,橫飛出去,落在地上,一個個蓬頭垢面,狼狽不堪,臉色煞白,站起身捂著胸膛,吐血不止,再也不敢上前一步。

場內眾人鴉雀無聲,皆如雕像,駭然的望著。

四位奪舍重生之人合體也未能撼動古清風分毫。

穿成惡毒女配怎麼辦?! 然。

真正讓眾人無法呼吸的是,司徒正南就這麼廢了。

徹底的廢了,比凌風廢的更加徹底。

他可是九華同盟盟主的親傳弟子啊,現在卻被古清風幾巴掌下去打廢了。

其他人別說沒有這個本事,就算有這個本事,誰又敢傷司徒正南一根毫毛?誰不知道九華同盟的盟主華雄的背後有仙朝撐腰,誰不知道九華同盟的太玄碑裡面太玄秘境裡面居住著一位連輪迴轉世之人見了都得跪拜的神秘上人?

現在,司徒正南卻被打廢了。

所有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古……古清風,你……你……你敢……你敢廢我的……修為……我……」

司徒正南並沒有死,但已與死無異,跪在地上,滿臉煞白,嘴裡淌著血,用盡全身力氣喊道:「我師傅……一定……一定會殺了你!殺了你——」

「是嗎,那我等著。」

重生之名門嫡妃 古清風輕描淡寫回了一句,而後轉過身看向四位奪舍重生之人。

四人受傷不輕,驚恐的望著古清風,再也不敢動手,其中一人指著古清風喊道:「你……你竟然……竟然廢了司徒公子的修為,你……盟主大人絕對不會放過你,太玄上人也不會放過你!」

「你根本不知道我們盟主大人的身份,你也根本不知道太玄上人是什麼樣的存在!」

「你會後悔!一定會後悔!」

四人見古清風沉默不語,心頭愈發害怕,知道這人實力恐怖,四人也不敢久留,本想運轉靈力閃身逃離,奈何元嬰剛才被古清風一掌震的重傷受挫,若是強行運轉元嬰,極有可能引起反噬,到時得不償失,就在四人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古清風不但任何情緒色彩的聲音傳來。

「你們四人是自己動手,還是讓我來?」 自己動手?

還是讓他來?

什麼意思?

難道說他要讓四人自裁嗎?

這可是四位奪舍重生的大能之人啊,擁有抹殺元嬰老怪的本事,如今卻落得這般田地,被一個區區只有紫府修為的人喝令自裁?

那古清風究竟對自己的實力自信到什麼程度才敢說出如此狂妄的話。

儘管四位奪舍重生之人剛才聯手都未能撼動他分毫,可是還沒有到那種山窮水盡的地步吧?就算最後拚死一搏也不行,閃身逃離總行吧?

事實上很多人並不知道,四位奪舍重生之人或許還沒有到那種山窮水盡的地步,不過也相差無幾,正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方才一翻交戰,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古清風的存在根本不是自己能撼動的,哪怕拚死一搏也不行。

逃跑?

四人不是沒有這個本事逃跑,只是逃跑的代價太大,不到萬不得已四人不想走這條路。

思來想去,四人看向遠處的金老前輩,立即懇求道:「金老前輩,還望看在往日我等孝敬您老人家的份兒上……」

四人想求金老前輩站出來為自己求情,只是他們話還沒有說完,站在遠處的金老前輩嚇的臉色都變了,第一時間站出來澄清道:「赤炎公子,在下與他們四人素不相識,更沒有半分交情,他們不知死活,冒犯公子,實在罪該萬死。」

看見這一幕,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沒有人知道古清風究竟是什麼人。

大家也不太清楚先前金老前輩為何向古清風賠禮道歉。

不過,在所有人想來,金老前輩畢竟是輪迴轉世的大能,如若肯站出來的話,不管是誰,多多少少都會給幾分面子的吧。

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是,金老前輩的確站了出來,只是並非為四位奪舍重生之人求情,而是連忙澄清與四人的關係,那種緊張的表情,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就好像生怕因為此事而得罪古清風一樣。

「還望公子明鑒!」

見古清風沉默不語,金老前輩心頭愈發害怕,回想起在黑鴉秘境時古清風流露出那睥睨天地霸道絕倫的殺機,金老前輩再也不敢猶豫,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他這一跪,跪的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瞠目結舌,也跪的所有人頭皮發麻不敢呼吸。

金老前輩可是輪迴轉世的大能啊!

上輩子成就過仙人的主兒啊!

即便轉世之後,一切重來,修為不如以前,可是憑藉上輩子的修行經驗,絕對可以化腐朽為神奇立於不敗之地,而且,他們輪迴之後,心神、神識、精神等等並沒有變弱也無需重新修鍊,可以動用自己浩瀚無比的精神手段殺人於無形之中。

最為重要的是,輪迴之人轉世之後,肉身雖然重頭再來,但是靈魂還是他們以前的靈魂,靈魂秘術堪稱本源之力,其威之強,是普通人無法想像的,這也是很多當代大能不敢隨便招惹輪迴轉世之人的根本原因,因為浩劫百年以來,很多不知死活的狂妄之人見輪迴轉世之人沒有他們修為高,便去招惹,結果最後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而這其中不乏道尊,甚至地仙。

現在就是如此一位輪迴轉世的大能竟然向古清風跪下了,而且還只是擔心受到四位奪舍之人的牽連。

這……

這到底是為何!

古清風的存在或許神秘了點,詭異了點,可也不至於讓一位輪迴轉世的大能害怕成這樣吧?

不清楚。

沒有人知道原因。

「你……你!你究竟是……是什麼人!」

四位奪舍之人嚇的連站都有些站不穩,瞪大眼睛望著古清風,身體都在止不住顫抖。

此間。

古清風並沒有理會四人,甚至連瞧也未曾瞧他們一眼,他負手站著,閉著眼,眉宇緊鎖,周身光華若隱若現。

見此。

四位奪舍之人不敢再停留下去,對視一眼,把心一橫,一咬牙,一跺腳,怒喊道:「姓古的,今日我等就算拚死也不會讓你好過!」

四人全部沖向古清風,瘋狂的摧動靈力,肉身就像氣球一樣突然爆炸開來,顯然,四人拚死一搏捨棄自己的肉身想要用暴體的力量拚死古清風。

然,卻無用。

四人肉身儘管爆炸出恐怖的力量,依舊未能撼動古清風分毫,他就是那麼站著,身上甚至連一抹血液都未曾沾上。

四人自爆,血肉橫飛,緊接著四人的元嬰顯露出來,那是四個黑霧的元嬰,齒牙咧嘴,醜陋至極,宛如血腥小鬼兒一樣,見引爆肉身也未能撼動古清風,四人顧不得心頭的恐懼,一陣血霧閃現,四人的元嬰祭以血遁,頃刻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們已是死過一次的人,奪舍重生亦不知珍惜,既然如此,那還活著做什麼!」

古清風漠然冷淡的聲音傳來,突然他眼眸一睜,眸中殺機一閃,怒喝道:「滾出來受死!」

死字落下,宛如驚雷炸響,又猶如天雷之怒,剎那間,地動山搖,整個太玄台的空間都仿若被震的潰散一樣,四位位奪舍重生之人的元嬰被震出來,連哼都沒哼一聲,當場就灰飛煙滅,連渣都沒有剩下。

一聲之威,四位奪舍高手就這麼被硬生生的震死了。

只是如此嗎?

不!

遠遠不止如此。

太玄台附近的龍勝真人等十多位元嬰老怪蓬頭垢面的癱瘓在地上,口耳鼻七竅皆溢著血,十小潛龍、三十六華閣少主亦是七竅出血癱瘓在地上,渾身顫抖,發出痛苦的哀嚎,放眼張望過去,太玄台足足有萬餘人癱瘓在地上,有的七竅出血,有的修為潰散,有的昏厥……有的暴斃……

他們全部都是受到古清風一聲怒威的影響,被震的心神潰散,根基不穩,靈力混亂,元嬰顫抖,紫府崩裂,神智不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