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劍與蛇尾,越來越近,情況十分的危急。

如果西風不能順利的擺脫蠻靈蛇的蛇尾,那麼很有可能,被蠻靈蛇纏身,最後窒息而亡。

朱帥明白此時的兇險,爆炎舞一個接著一個的釋放而出。 西風手中的長劍,很快與蠻靈蛇的蛇尾相撞。

一陣刺耳的金屬碰撞聲瞬間響起,西風手中的金劍雖然鋒利,但是蠻靈蛇的防禦更甚一籌,西風的全力一擊,只是稍稍的劃開了蠻靈蛇的蛇鱗,並沒有對蠻靈蛇造成什麼嚴重的傷勢。

蠻靈蛇一聲嘶鳴,巨大的蛇尾馬上朝著西風纏去。

好在這時,朱帥釋放的爆炎舞也呼嘯而至,紛紛擊打在蠻靈蛇的蛇尾處。 橫刀奪愛:老婆乖乖讓我愛 轟轟幾聲炸響,將蠻靈蛇的蛇尾炸出了幾道血洞。

蠻靈蛇吃痛,蛇尾快速收回,西風也趁勢退回身來。

輕呼一口氣,西風抹去了額頭上的汗珠。這蠻靈蛇還真是難對付。

再次被朱帥擊傷,蠻靈蛇痛苦的嘶鳴一聲,不顧其他人的襲擊,朝著朱帥快速的竄來。

看來,這蠻靈蛇想要將幾人中,攻擊力最高的朱帥率先解決了。

臉色凝重,朱帥心念變動,數條粗壯的藤蔓瞬間出現在蠻靈蛇的周圍。 一曲畫未最相思 藤蔓交錯蔓延,將蠻靈蛇前沖的身體緊緊的捆綁起來,困在了原地。

身體被困,蠻靈蛇身體一陣蜷縮,張開血盆大口,狠狠的咬在了藤蔓之上。

劇烈的蛇毒,順著獠牙侵襲在了藤蔓之上。在蛇毒的腐蝕之下,朱帥施展出的藤蔓,竟然快速的腐蝕不見,留下了一灘惡臭的綠色粘液。

這蠻靈蛇的毒液,居然恐怖如斯,怪不得蠻靈蛇可以和一些四階魔獸相媲美,這戰鬥力,簡直是駭人聽聞。

重生之拐彎向右 朱帥等人的臉色微微變化。四人一起出手,都拿這蠻靈蛇無可奈何,現在的處境,可以說十分的危險了。

就當蠻靈蛇快要將身上的藤蔓全部腐蝕乾淨的時候,一旁的黃金獸,卻突然暴起,頭上的獨角,朝著蠻靈蛇的七寸狠狠的撞去。

蠻靈蛇前後受敵,身體開始急劇的掙紮起來,朱帥再次施展出柔木纏絲,將蠻靈蛇的身體固定下來。

而西風林浩玉瑤等人,也紛紛施展出自己威力最大的法術,朝著蠻靈蛇襲去。

單打獨鬥,黃金獸不是蠻靈蛇的對手,但是有了朱帥等人的相助,戰鬥簡單了許多。

不等蠻靈蛇做出什麼反應,黃金獸的獨角,便狠狠的刺入了蠻靈蛇的體內。

黃金獸的獨角,十分的鋒利。讓朱帥等人毫無辦法的蛇鱗,在黃金獸的一擊之下,瞬間炸裂。黃金獸的整隻獨角,完全的沒入了蠻靈蛇的體內。

黃金獸的暴起一擊,對蠻靈蛇造成了不輕的傷勢,蠻靈蛇吃痛的一聲嘶鳴,滿嘴的獠牙,也狠狠的咬在了黃金獸的後背之上。

之前的戰鬥中,黃金獸背上的長毛,就已經被腐蝕的破碎不堪,現在在蠻靈蛇的瘋狂報復之下,一整塊皮毛都被撕咬了下來,緊接著,蠻靈蛇的毒液,順著那破裂之處,注入到了黃金獸的體內。

略微有些猩紅的毒液,很快的在黃金獸的全身瀰漫,黃金獸的身體之上,也散發出了陣陣的惡臭味。身體開始劇烈的顫動起來。

朱帥沒有放過這個機會,幻影金槍瞬間出現在蠻靈蛇的頭頂之上,朝著蠻靈蛇的頭顱,狠狠的插去。

黃金獸的拚死一擊,給朱帥爭取了足夠多的時間,鋒利的幻影金槍,閃爍著淡淡的金芒,咻的一聲沒入了蠻靈蛇的頭顱之中。

受此重創,蠻靈蛇的身體終於是一陣扭曲,最後慢慢的停止了動作,逐漸的失去了生機。

終於將蠻靈蛇擊殺,朱帥等人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三階魔獸蠻靈蛇的實力,實力遠在那些五六段的魔法師之上,甚至一些法王高手,都不是它的對手。

幾人能將之擊殺,還多虧了黃金獸的拚死一擊。

不過,那黃金獸在蠻靈蛇毒液的侵蝕之下,現在也變的奄奄一息了。

坐在原地休息了一會,幾人這才收拾起戰場來。

手中凝聚出一把金系短劍,朱帥直接將蠻靈蛇的身體劃開,找到了蠻靈蛇的蛇膽,將之小心的裝入了一個玉盒之中。

蠻靈蛇的蛇膽,是一種不錯的材料。煉製一些偏方符咒,需要用到,所以朱帥首先便將蛇膽找了出來。

做完這一切之後,朱帥才將蠻靈蛇的頭顱慢慢的劃開。

可是讓朱帥十分掃興的是,這蠻靈蛇體內,居然沒有獸核的尋在。

好在朱帥已經收穫了蛇膽,才不至於那麼失落。

不過,收拾黃金獸屍體的西風,卻在黃金獸的體內,發現了一顆三階金系獸核,這樣的收穫讓西風不停的咧嘴笑著。

將戰場打掃乾淨之後,朱帥西風四人,便朝著山洞行去。

因為黃金獸已經被解決,所以四人不必再分頭行動。不過山洞內是否還有其他的危險,大家都不知道,前進時特別的小心。

手中握著一塊夜光石,朱帥緊緊的拉著玉瑤,謹慎的在山洞中摸索著。

四人一直前進,很快便來到了西風所說的那個岔道。

原本只有一條洞穴之路的山洞,在此處分為了四五個岔道,蜿蜒的通向遠處,不知道其中的情況。

四人對視一眼,小心的在一旁俯下身來。

「現在怎麼辦?是挨個探測,還是分開行動?」西風低聲的問道。

「一起吧,分開的行動話,萬一遇到什麼危險,都沒有個照應。」朱帥看了看周圍陰暗的環境,說道。

「那好,那咱們就一起。對了,我去年進入的是這條山洞,所以今年不必進入了,咱們去其他幾個山洞看看。」 隱婚百分百:雷少,寵妻要趁早 西風指著左邊的一條山洞說道。

「好,那咱們就依次逛一圈吧!」朱帥揚起了手中的夜光石,站起身來。

眼前的岔道口,足足有四五個,一個一個的探測,雖然會耗費不少的時間,但好在大家都在一起,所以安全性很高。

朱帥緊拉著玉瑤,在前方開路,西風則是手握長弓,謹慎的走在隊伍的後方,謹防背後受到襲擊。

位於中間的林浩,則是不斷的在兩邊的山壁上做著記號,以免山洞內錯綜複雜,讓大家迷失了方向。

如此分工有序,朱帥等人很快便將一條山洞探測完畢。

朱帥四人選擇的這條山洞,應該是黃金獸的棲身之所。一直走到底,朱帥等人也沒有發現什麼寶貝。

沒有什麼收穫,四人略微有些失望。在山洞裡面休息了一會之後,四人又重新折回到那岔路口處,開始探尋起另外一條山洞來。

山洞之內,一片漆黑。朱帥手中的夜光石,也只能照亮一小塊區域。

將玉瑤小心的護在身後,朱帥緩步向前,磅礴的靈魂力量透體而出,密切注視著周圍的一舉一動。

而隨著四人的不斷前進,周圍的山壁居然逐漸的發生了變化。在夜光石的照耀之下,山壁之上,開始閃爍出微弱的金色光芒。

山洞中的變化,讓朱帥十分的疑惑。

山石怎麼可能發出這樣的光芒?不由自主的靠近山壁,朱帥伸出手來慢慢的摸了上去。入手一片冰涼,隱隱間,居然有著一絲金屬般的觸感。

這山洞中的山壁,竟然是由金屬製成的?

朱帥大驚失色,這樣的奇景,朱帥還是第一次見到。磅礴的靈魂之力,不停的自靈魂之海內湧出,朝著山洞內延伸進去。

隨著靈魂力量的不斷深入,周圍山壁上的金屬質感,越來越強。

朱帥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山洞深處那頗為濃厚的金系元素。

看來,這山洞之內,一定有著一些異常。

低聲囑咐了一下三人,朱帥邁開步子,再次朝著山洞深處走去。

一直走了十幾分鐘,四人才走到了山洞的盡頭。

山洞的盡頭,已經完全沒有了山石的存在,周圍的山壁,已經變成了一種閃爍著紫色光芒的金屬,看起來有種妖異的感覺。

握著夜光石靠近周圍的山壁,朱帥發現,在山壁之上,到處遍布著密密麻麻的齒印,似乎是被什麼東西啃過一般。

而朱帥靈魂之海內的金系靈丹,此時突然之間震顫了起來,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召喚它一般。再看看西風,也是滿臉疑惑的看著自己。

這山壁裡面,一定有著其他的東西!

朱帥雙手放在山壁之上,磅礴的靈魂力量瞬間湧出,想要透過這裡的金屬壁障,看看山洞的後面是什麼。

可是這裡的金屬很是怪異,朱帥的靈魂力量,居然無法前進絲毫。

朱帥指揮著眾人退後十幾米,一團紫色火蓮浮現在掌心之中,朝著一處山壁呼嘯而去。

轟然一聲炸響,在山洞中久久回蕩,震的人耳膜都有些發疼。

可是看那山壁,在朱帥的全力一擊之下,居然沒有絲毫的裂縫!

這山壁竟然如此的堅固。

連山壁都無法擊碎,那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更是無從知曉了。

朱帥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明知道這山壁的後面,一定有著什麼寶物,可是現在自己一群人對著山壁毫無辦法,這種感覺讓朱帥十分的不爽。

就在這時,周圍的山壁之內,突然傳來了陣陣的咔嚓聲,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撕咬著周圍的山壁。

聲音越來越密,離四人所在之處也越來越近,隨時都有破壁而出的可能。

「危險,大家快撤出去!」大喝一聲,朱帥拉著玉瑤急退,林浩與西風也緊跟了上來。 朱帥拉著玉瑤才剛剛退出十幾米遠,四人原先所在的山壁便轟然一聲塌陷了下來,刺耳的金屬划痕聲不斷的傳出。

緊接著,一隻只腦袋般大小的魔獸便從山壁的破洞處跌落了下來。

魔獸的數量十分的龐大,落在山洞中后,全部聚集在一起,吱吱的叫個不停。

當它們發現朱帥四人之後,身後的尾巴突然微微的顫動起來,嘴唇撅起,露出其中兩排尖利的牙齒,朝著朱帥四人不停的嘶鳴。

朱帥的臉色瞬間大變。

從山洞中湧出來的上百隻魔獸,居然是大名鼎鼎的穿金甲。

穿金甲,在光明大陸之上,並不罕見。幾乎每個居住著魔獸的森林之中,都有穿金甲的存在。

作為一種二階魔獸,穿金甲有著一嘴極為鋒利的牙齒,可以輕易的將那些極為堅硬的金屬瞬間咬碎。

連金屬都可以輕易咬碎,更別說其他的東西了。所以這穿金甲,極富盛名。

更讓人感到恐懼的是,穿金甲是一種群居動物,一旦碰到穿金甲,往往是數只甚至於數十隻,這樣的數量,足以讓那些傭兵們感到頭疼。

朱帥四人現在所面臨的穿金甲,數量更是達到了上百隻。這讓朱帥四人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四五隻穿金甲,朱帥幾人可以輕鬆的解決掉,但是如此多的穿金甲,四人也只有選擇落荒而逃了。

若是交手,恐怕用不了多久,四人就會被蜂擁而上的穿金甲撕咬成碎片。

將玉瑤護在身後,朱帥的身體,慢慢的向後退去,而西風與林浩,也站在朱帥的左右兩側,緩緩的跟著朱帥,以防穿金甲的突然暴起。

朱帥四人慢慢的後退,那些穿金甲竟也沒有追擊,只是在原地一陣呲牙咧嘴之後,又開始啃起周圍的金屬山壁來。

一直退到那岔口處,見穿金甲並沒有追來,四人這才舒了一口氣。

「呼,沒有想到,這個山洞中居然隱藏著如此多的穿金甲,剛剛若不是你開口提醒,恐怕現在咱們早就被穿金甲啃光了。」西風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劫後餘生般的說道。

這個山洞是他帶著朱帥等人來的,若是出現什麼意外,西風真的會愧疚死。

「是啊,剛才好險。那麼多穿金甲,看著都一身雞皮疙瘩,太噁心了。」玉瑤手心中都滿是汗珠,在衣服上擦拭了一下。

林浩也如釋負重般的舒了一口氣。林浩也是第一次參加學院的生死門試煉,遇到這種生死險境,稍稍的有些恐懼之意。

朱帥則是緊鎖眉頭。

穿金甲雖然常見,但是數量一般都不是很多。而在山洞的深處,居然一次性出現了如此多的穿金甲,這種情況,實屬反常。

這山洞之中,一定有著什麼讓穿金甲欲罷不能的東西。

所以,朱帥很想再次去那山洞中,探尋一番。

打定主意,朱帥便朝著玉瑤三人說道:「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再去看看,那個山洞裡面一定有什麼寶貝,不然也不會出現如此多的穿金甲。」

朱帥目光如炬。

聽了朱帥的話,玉瑤馬上拉緊了朱帥,臉上滿是擔心之色,說道:「不行,裡面太危險了,你不能再去了。」

西風與林浩也急忙開口勸阻。

開什麼玩笑,那麼多的穿金甲,就算是四人一起進去,恐怕也是凶多吉少,現在朱帥一個人進去,豈不是去送死么?

所以玉瑤等人都不同意朱帥的做法。

看著幾人擔心的模樣,朱帥緩緩的一笑。

山洞中穿金甲的數量雖然繁多,但是它們全部是二階魔獸,自己的靈魂威壓可以對它們起到作用,所以朱帥進去,並沒有太大的危險。

之所以不帶玉瑤三人一同前去,是朱帥害怕洞中還有其他高階的魔獸存在,若是遇到危險,自己身懷瞬步法術以及閃現符,可以輕易的逃脫。

但是玉瑤三人就不行了,恐怕到時候,自己也騰不出手來解救他們。

為了安全,朱帥只能一人獨自前往。

「你們放心吧,我敢進去,自然有我的打算,西風學長,玉瑤和林浩學長就拜託你照看了,你們就在這裡等我,不要亂跑,我去去就來。」安慰好玉瑤等人之後,朱帥站起身來,捏著夜光石再次進入到山洞之中。

玉瑤等人緊張的注視著遠去的朱帥,不由的為他捏了一把汗。

快步的折回身來,朱帥小心的注視著周圍的動靜。等朱帥再次回到洞底時,那些穿金甲依舊聚集在此處,瘋狂的啃著周圍的山壁。

見朱帥居然返回身來,那些穿金甲同時停下動作,尾巴再次翹起,亮出一口利牙,朝著朱帥不停的吱吱叫喚。

朱帥心念一動,磅礴的靈魂力量瞬間自體內洶湧而出,將周圍完全籠罩。

在朱帥的靈魂威壓之下,之前還耀武揚威的穿金甲,突然像受驚一般,開始四處亂跳起來。一些實力較弱的穿金甲,更是直接匍匐在了地上,動都不敢動。

見自己的靈魂威壓起到效果,朱帥這才慢慢的走上前去,舉起手中的夜光石,開始探測起周圍的情況來。

四處窺探了一番,朱帥驚喜的發現,在這個山洞的後方,居然還有一條蜿蜒的山洞,而且,裡面的金系元素,更加的濃郁。

沒有絲毫的猶豫,朱帥直接翻過此處破碎的山壁,進入到那條通道之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