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w~我沒有惡意,我看你現在這樣的情況很不妙。」摩西連忙擺手說道。

「跟你沒關係,你還是去幫你的同伴吧!」火焰巨龍十分抗拒摩西的好意,在被莫名拉到主物質位面的海面上並且被改變形態之後火元素長老很生氣,要不是天生的對於水元素的厭惡說不定火元素長老在出現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攻擊菲奧娜。

摩西聽到這話之後知道對方的態度不是很友善便準備離開了,火元素一直以來都是以脾氣暴躁著稱,剛才能夠與自己說兩句話已經很不錯了。

不過在離開之前摩西還是凝聚了一顆小火球扔向了這隻流落到主物質位面的火元素。

對於摩西來說這顆火球還是蘊含了他的一部分火焰的力量,摩西並不是想要攻擊對方,對火元素長老這樣的存在來說,任何火焰都是補品,摩西在用這樣的方式表達自己的善意。

「哼~」火元素長老最後還是接受了摩西的善意,吸收了這顆火球之後火元素長老的身形稍微變大了一些,雖然有些杯水車薪但是至少還是有效果的。

「等下我會配合你們攻擊那個神靈化身。」摩西剛剛落到地面就聽到了心底來自火元素長老的話,摩西微微一笑回到了隊伍加入了對格蘭特的攻擊。

…….

周圍的壓力猶如實質一般壓得德克的身體嘎吱作響,他感覺自己身上的每一塊骨頭都發出不堪重負的呻吟。

格蘭特幾乎不用攻擊只是站在那裡就能瓦解盾劍冒險團的攻勢,以往能夠擋住查爾斯和肯迪攻擊的尖刺面容現在已經出現了好幾條裂隙,德克感覺下一秒自己就會被連人帶盾給劈成兩半。

「哈!」摩西從空中降落,燃燒著火焰的大劍擦著格蘭特的鼻尖落下,燃燒著的火焰讓格蘭特聞到了自己頭髮燒焦的氣味。

躲過了這一擊的格蘭特朝著面前一吐,洶湧的水流從格蘭特口中噴涌而出,不但澆滅了摩西及其武器上的火焰,同時也將摩西的身形撞的歪倒,眼看格蘭特的戰刃就要砍在摩西的脖子上,這時候亞當和羅莉安兩人的劍尖直指格蘭特的雙眼。

錯愛紅塵:女攝影師情陷多情總裁 格蘭特謹慎地選擇了後退,順便腳下一跺,一道冰柱冒出頂開了想要在背後偷襲他的艾比,最後格蘭特左手一個虛握,哈里曼的腳下憑空鑽出數股水流將其困在了一個水牢之中。

完成這一切格蘭特身體晃了一下免疫掉了愛德華的虛弱詛咒,能夠讓格蘭特身體產生一瞬間的虛弱無力,愛德華在詛咒魔法上的造詣還是不低了。

愛德華有些著急,格蘭特被眾人團團圍住,愛德華沒有機會使用自己在智慧之光號上學會的恐怖魔法「共殺灰骨」,可是沒有艾比他們糾纏的話愛德華相信格蘭特要躲掉一根骨矛是再輕鬆不過了。

「要在快一點啊!我們這邊快堅持不住了!」愛德華緊張地看著奧蘭那邊奧蘭說是要讓眾人堅持三分鐘,艾比也誇下了海口,可是現在看上去眾人連一分鐘都堅持不了啊。

絕情總裁的棄婦 「吼!」

當德克再次被格蘭特一記重劈帶得跪倒在地的時候,空中的火焰巨龍向格蘭特吐出三顆成一字型的火球。

周圍的人及時地往後退去,而德克卻是跪在原地沒有這樣做,他只是將尖刺面容頂在自己頭頂就不再動彈。

「轟轟轟!」

連續三次火球爆炸的聲音響起,火球的威力甚至將冰層炸出不少裂痕,而爆炸的中心已經出現了一個大的破洞,還在冒著白煙的海面訴說著剛才火焰巨龍的攻擊有多強大。

「噗!」德克吐掉自己口中的鮮血,現在他還感覺自己渾身有些發燙。

剛才火焰巨龍的攻擊瞄準的是格蘭特,當第一顆火球爆炸的時候德克就被巨大的衝擊力給掀翻到後邊,這才沒有落水。

不過現在德克全身的盔甲都在冒著白煙,哪怕尖刺面容有著火焰抗性,但實力的差距擺著那兒,畢竟不是火焰免疫,所以德克臉上還是有些燒傷,如果不及時處理就算後來用神術治療之後還是會留下一些疤痕。

「小心點!那玩意兒說不定會從水下冒出來!」艾比靠近德克單手杵著劍說道,之前肯迪已經來過一手了,艾比自然要防備著這招。

可是接下來德克卻是用手扯了下艾比的衣袖后指了指天上。

「WTF!」艾比看得眼珠子都要瞪下來了。

原來不知什麼時候空中的火焰巨龍已經被一條更加巨大的鯊魚給咬住了,這條半透明的鯊魚足足有一棟房子那麼大!

兩者的結合處有著大量的水蒸氣冒出,那條鯊魚的體型開始縮小,可是周圍海面上十幾條水柱鏈接在這條鯊魚身上為其注入新的海水。

「吼!」

火焰巨龍發出悲鳴想要擺脫這條鯊魚的撕咬,可是現在的它已經無法做到這一點了。

這個時候從鯊魚的頭部突然鑽出了一個同樣是半透明的格蘭特,這個時候格蘭特的下半身已經融入了這條鯊魚,但是他的上半身也同樣變得無比巨大,幾乎就是與這條縮小后的火焰巨龍一樣大。

只見格蘭特邪魅一笑,將自己的手插入了火焰巨龍的身體之中,原本還在掙扎的火焰巨龍瞬間身體僵硬起來,接著身上的火焰向著四周飄散,直到最後這條火焰巨龍完全消失了,這個世界上唯一還能證明它曾經存在過的東西就只有格蘭特手上抓著的一塊拳頭大小的紅色結晶。

「火元素晶核」

只有火元素消亡的時候才會留下的東西,原本在火元素界的話,這枚火元素晶核會吸收周圍純凈的火焰力量從而誕生一個新的火元素,但是在主物質位面似乎就沒有一個條件,更何況這是落在了一個海神的手上。

「不錯的收藏品!」格蘭特用兩根手指捏住這顆火元素晶核說道,隨後他的身體也開始縮小,下半身的鯊魚也在逐漸消散。

最後當格蘭特踩著海浪緩緩落在冰面上的時候,他已經回復了原本的樣子,剛才他是又動用自己的神力將那條不停騷擾自己的火焰巨龍給消滅掉。

「這下子煩人的火苗總算熄滅了。」格蘭特將火元素晶核揣入了懷中,一隻火元素長老留下的晶核對格蘭特而言是可以用在自己王座底部的裝飾品,不過他還是更喜歡差不多有著半神實力的水元素領主的晶核。

看著一個可以算作自己這方強力打手的火焰巨龍被滅掉之後所有人都不禁額頭冒汗,如果格蘭特認真起來似乎自己真的扛不住。

「我……」格蘭特面帶微笑的想要打擊一下艾比他們的士氣的,但是突然格蘭特的眉頭一皺接著按住自己的太陽穴彎下腰來,同時他的胸口處又是一個已經接近於透明的娜迦頭顱想要鑽出來,不過很快這個頭顱在張嘴發出一個無聲的咆哮之後消散了,這是肯迪的靈魂最後無意識的反抗,當他這一縷靈魂的碎片消失后肯迪存在的痕迹徹底被抹消了,別說被格蘭特帶往神國肯迪甚至連進入冥河重新轉生的機會也沒有。。

不過艾比可不會讓這個肯迪「創造」的機會從自己指間流逝掉,趁他病要他命是艾比的戰鬥哲學之一。

腳步輕盈的艾比躲過自己面前不斷突出的冰錐向著格蘭特跑去,他眼中現在只有格蘭特,手中的兩把長劍已經忍不住想要飽飲一位神靈的鮮血。

「人類就是這麼天真嗎?」就當艾比衝到格蘭特面前的時候,格蘭特猛地抬起了頭,他的臉上帶著戲謔的笑容,其實肯迪那剩下不多的靈魂碎片並沒有給他帶來多大的影響,他只不過是裝作很痛苦的樣子而已。

果不其然,艾比立馬就不顧一切的沖了過來,在與隊友脫節之後現在已經沒有人能幫到艾比了,此時的艾比就如同之前的奧蘭一樣單獨面對著恐怖的海神格蘭特。

「你好像是他們的首領吧?那我還是花點力量殺了你吧?我就喜歡看到你那些夥伴失去你時臉上的悲痛。」格蘭特的戰刃又纏繞起一團暗藍色的海神神力,為了防止夜長夢多,格蘭特決定用全力徹底殺掉艾比。

此時艾比臉上的表情已經僵硬,彷彿這一刻大腦停止了思考,最後在格蘭特殘忍的微笑中,蘊含了海神神力的血紅色的冰晶戰刃斬在了艾比身上,下一秒艾比整個身體變得四分五裂。

而格蘭特臉上的笑容也同樣僵硬住了,因為面前的艾比雖然被擊碎了,但是沒有任何血液從其身體中流出來,最後艾比的身體碎片在一陣扭曲之後隱入空氣中。

遠處的菲奧娜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還好自己猜到艾比一行人的想法並及時的使用出了一個六級的「高等鏡像術。」

「神靈就是這麼天真的嗎?」艾比的聲音從格蘭特背後傳出,「你這麼猛誰會從正面殺過來,當然偷襲才是王道呀!」

說著艾比手上的「敵法師」破開了格蘭特的血肉長袍狠狠地扎入格蘭特的身體,一時間場面上血光四濺。 「康納*肯威:頂尖的刺客大師,只要是他刺殺的目標就無人能夠生還,甚至被刺殺目標周圍的護衛也無法逃脫,而他們被殺的原因僅僅是因為這些護衛發現了這位刺客大師的潛伏。」

——————————《刺客大師:康納*肯威》

當艾比再次將手中的劍插入格蘭特的身體中的時候他聽到了格蘭特的痛呼,原來神也會像普通人一樣感受到痛苦。

已經不知多久沒有感受到肉體上痛苦的格蘭特眼睛瞬間變得通紅,一方面是身體上的痛苦,一方面則是自己剛才被艾比和菲奧娜的配合給戲耍了。

將不多的神力附加在武器上的時候格蘭特的防禦力下降了許多,在受到艾比的傷害之後格蘭特暫時無法調用神力修復身軀。

看著沾滿手心的溫熱鮮血,格蘭特心中那股暴戾的性格完全佔據了他的心。

「你們膽敢戲弄我? 我在幕后調教大佬 你們膽敢戲弄戲弄一位真神?」格蘭特朝著艾比咆哮道。

隨著格蘭特咆哮,猛烈的海風吹拂向在他面前的艾比。

艾比此時不得不伸出一隻手擋在自己面前,有著濃重海腥味的風帶得艾比的衣角呼啦啦的作響。

「這下子好像弄巧成拙了?」艾比暗自咋舌,格蘭特這樣子陷入暴怒狀態是不是給奧蘭他們增加難度了?

格蘭特深吸一口氣撐起一個水球將自己包裹住確保自己不會被艾比打擾后開始準備將在場人全部殺掉。

自己的信徒?這批信徒死了也就死了,自己連肯迪都可以犧牲,這些普通的信徒又算的了什麼呢?

至於伊芙琳?格蘭特只要在最後能保住她的靈魂就可以了,到時候去往神國由自己為其塑造一個與過去的人魚少女塞娜一模一樣的身軀。

格蘭特一切都計算的很仔細,剛才奧蘭說讓艾比他們堅持三分鐘,但是現在才過了一分鐘,自己有著足夠的時間完成這個神術。

格蘭特身體裡面本就不多的神力飛快的消耗著,哪怕他是海神但是光憑一具化身要使出如此大規模的神術其代價也不小。

「你們快看!」斯格趴在欄杆上吃驚的看著下方的海面。

藉助月色斯格發現船周圍的海面開始產生一條條銀白色的紋路,那是月光的反射下流動的海水,彷彿現在他們不是在大海上而是在一條流動的河流上。

再往遠處斯格看到的是一個正在逐漸擴大的漩渦,此時已經有不少之前海戰中落水的海軍士兵與海盜慘叫著被吸向那個大漩渦。

斯格嚇得上下牙碰撞出咔咔的聲音,他一時間被嚇得忘記了說話,周圍才投降不久的海軍士兵有不少都跪倒在地痛苦流涕說這是海神格蘭特大人給予他們的神罰。

「啪嚓!」

遠處的一艘海軍戰艦被吸拽著扯進了漩渦中心,猶如一塊小餅乾一樣,這艘海軍的主力戰艦四分五裂的崩碎掉,然後上方的海軍士兵與戰艦殘骸像是抽水馬桶中的臭臭一樣被這個漩渦吞沒。

「我們都要死!格蘭特大人在懲罰我們這些背信者!」斯格身邊的原格蘭特信徒跪倒在地嚎叫著,他並不想死,不然也不會接受凱文的條件殺死自己的教友。

然而這位海軍士兵的嚎叫戛然而止,斯格看到的是其背後從陰影中走出的現任海軍司令薩波利,船上昏暗的燈光在薩波利臉上映出令人不寒而慄的陰影,加上現在他手上拿著的沾滿鮮血的水手刀,薩波利一掃之前頹廢玩世不恭的樣子,但是在用眼神震懾住剩餘的海軍士兵之後薩波利一開口那種濃濃地廢材大叔的感覺還是撲面而來。

「啊勒啊勒~如果被總督大人知道了你們全都怕成這樣,那我這個海軍司令豈不是又要做到頭了,拜託你們都給我打起精神來好不好,你們可是馬庫斯港的精銳海軍,只不過是一個小~」說道這裡薩波利偷偷瞥了一眼遠處又吞沒一艘船的漩渦,薩波利額頭上的冷汗直冒,不過他還是頓了一下接著說道,「不過是一個小漩渦,對面那群海盜表現的都比你們好。」

聽到薩波利的話之後海軍士兵扭頭看向遠處的海盜聯軍中,藉助正在燃燒的船隻殘骸的火光,這些海軍大致看到那些殘存的海盜正在慌手慌腳的將船隻用粗大的纜繩鏈接在一起,各艘船都在將船錨放下想要憑藉這樣讓船隊不至於被吸往漩渦中心。

「看到了吧?就連海盜都比你們這些廢材做的好,好好學學吧!」薩波利抽了一口粗大的雪茄之後對著已經升任副官的斯格說道,「傳我的命令,所有船隻都學學海盜那樣,至少這樣還能堅持一段時間。」

「是!薩波利大人!」斯格行了一個禮之後便去激活通訊法陣傳達薩波利的命令。

在看到斯格離開之後薩波利轉身來到甲板邊緣看著格蘭特那邊,他的身體忍不住的顫抖著同時用著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各位大人,麻煩你們快點解決那個怪物吧,再這樣下去我可綳不住了。」

……

「哈哈哈!臣服於我的力量吧!凡人!我是海洋的主宰!是至高無上的真神!」

格蘭特浮在空中雙手高舉,此時他的身體彷彿陶瓷一般開始出現一些細小的裂紋,雖然很快就修復好了但是足以表明格蘭特的情況也比較不妙。

以一個化身的力量使用如此強大的神術對於格蘭特來說也有些吃力,如果是自己的真身降臨都不需要這麼麻煩,只需一個念頭就能製造比這還要大的漩渦,但是光是這樣一個直徑超過十公里的超大型漩渦足以將整隻馬庫斯港海軍艦隊和海盜聯軍吞沒。

之前的肯迪製造的冰層從邊緣開始崩碎,恐怕要不了多久艾比他們就會一起被捲入這個吞噬一切的漩渦。

艾比一行人不停的攻擊保護格蘭特的那顆護身的水球,想要阻止對方繼續施法,可是艾比他們的攻擊落在這顆水球身上就像是沉入了深海一般沒有掀起一點波瀾。

「夠了。」

奧蘭的聲音在艾比背後響起,鎧甲修好之後她的聲音也重新變成了之前的魔法合成聲音,一如既往的低沉、不帶一絲感情。

艾比轉頭看到奧蘭已經站了起來,雖然鎧甲上流轉的魔法光輝看上去黯淡了許多但是至少還能正常行動。

「你們已經做的很好了,我沒有想到你們居然真的能堅持三分鐘,我本來以為你們只能堅持一分鐘的,接下來把剩下的交給我吧。」奧蘭走到了艾比前方說道,於此同時她對著後方的菲奧娜做出一個手勢,而菲奧娜在看都奧蘭的命令之後點了下頭對著艾薇爾說道:「記住我對你說的了嗎?」

「嗯~我能做到!」艾薇爾答應道。

菲奧娜稍微嘆了口氣,原本這個任務是要米蘭祭司長來做的,但是格蘭特降臨下來的化身意外的強大,所以拉斐爾不得已只能汲取米蘭祭司長的力量用來對抗格蘭特,而這一系列的安排中其中一環需要藉助米蘭祭司長的力量的,而菲奧娜在見識到艾薇爾的神術力量之後決定讓艾薇爾來代替米蘭祭司長。

看著躺在自己兩人面前的小魚人拉斐爾,艾薇爾的神色有些複雜,拉斐爾兩兄弟的恩怨將自己一家人牽扯進來,從而導致了自己雙親的逝世,按理說自己應該很恨拉斐爾的,但是現在拉斐爾是要犧牲自己的一部分靈魂去幫助艾比他們戰勝海神格蘭特,所以艾薇爾陷入了糾結之中。

「怎麼了?有些難辦嗎?但是如果不快點的話你的同伴會有危險的。」菲奧娜對著艾薇爾說道。

菲奧娜這番話如同一盆涼水澆到艾薇爾的頭上,這個時候她菜意識這次的事件艾比一行人也參與進來了,自己現在不單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艾比他們,更是為了馬庫斯港千千萬萬的民眾。

「我沒問題!」艾薇爾搖了搖頭拒絕了菲奧娜遞過來的一支精力藥劑。

艾薇爾將手放到小了魚人拉斐爾脖子上的人魚項鏈上,她開始按照菲奧娜說的嘗試著引導其中的力量,很快艾薇爾就發現項鏈中多了某些東西。

「關於你父母的事我很抱歉!」

艾薇爾的心底響起海神拉斐爾的聲音,在將自己的意識從那隻可憐的小魚人身上剝離之後拉斐爾的意識棲宿在了自己曾經的貼身飾品上,在感受到艾薇爾的精神之後拉斐爾對著這個飽受磨難的少女道歉。

艾薇爾沉默不語地將這條帶有海神拉斐爾意識的項鏈遞給了菲奧娜,而自己則是緊咬著嘴唇看向艾比。

不知道事情真相的菲奧娜有些奇怪地看了眼艾薇爾,她只能隱約猜到其中有著故事,但是現在可不是八卦的時候,拿到人魚項鏈之後菲奧娜使用閃現來到了奧蘭身邊,將其丟給奧蘭之後菲奧娜二話不說再次離開了現場,格蘭特就是她這種火系魔法師的天敵,在這個環境下菲奧娜沒法發揮出自己的真正實力。

「辛苦了!」奧蘭對著早已不見身影的菲奧娜說道。

「康納!凱文!破開這個東西!」隨著奧蘭的命令,傷勢好的七七八八的康納和凱文立馬行動起來。

凱文用力往地上一跺,周圍的冰層瞬間碎裂,他借勢高高的沖向空中,同時康納以凱文為跳板來到了保護著格蘭特的那顆碩大水球的面前。

康納作為一個刺客大師當然也是有著壓箱底的東西,不然他也會是這群人中正面殺傷力最強的人了。

刺客最怕的就是遇到奧蘭這種密不透風的鐵皮罐頭一般的對手,真的是像遇到縮在殼裡的烏龜一樣無從下嘴,而對於喜歡正面作戰的康納來說如何對付這樣的對手也就成了康納頭疼的問題,而直到他看到了那一幕之後,他找到了方法。

那是康納在一次準備刺殺一個個秘密供奉某位邪神的教派高層時看到場景,這個教派成功舉行了儀式想要召喚邪神降臨到主物質位面,然而某位偽裝成教徒在一旁吃瓜的刺客不小心踢到了一尊儀式用的小雕像,在踢碎這塊雕像后儀式很自然的出了差錯,接著康納就看到了這個世界最為恐怖的東西。

那是一隻伸出傳送門的粗大手臂,密布的黑色鱗片和膨脹的肌肉散發著恐怖的氣息,康納可以肯定這隻手的主人是深淵某位強大的惡魔領主,這些堪比弱等神靈的惡魔領主總有一些想要偷偷打破規則來到主物質位面搞事情。

但是即使是這樣強大的存在卻是被一根細小的比手指粗不了多少的黑色線條給切斷了手臂,這條黑線最後還在不停的擴大,直至吞噬掉整個祭壇空間才最終消失。

當後來康納請教了相識的魔法師之後才明白那條黑色的線條是什麼。

「不穩定的空間裂隙。」

兩個位面之間的空間不穩定的地方偶爾會出現空間的崩塌,這個時候可能就會出現這些能夠切斷目前已知的任何物質的空間裂隙。

之後康納發了瘋似的尋找將其化為武器的辦法,最後在某個沉思者遺迹中康納發現了被沉思者協會用某種凍結空間的手段保存下來的一條空間裂隙,康納得到之後就一直將其作為自己的殺手鐧來使用。

而此刻就是動用這個底牌的時候了,只見康納從懷中掏出一塊菱形的水晶,水晶中間有著一根頭髮絲粗細的黑色絲線。

在啟動請人附加的一道摧毀水晶的微型魔法陣之後康納將這枚水晶按入了包裹著格蘭特的水球之中。

這個時候在格蘭特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驚恐的表情,他知道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東西是什麼,那是連神也無法抗衡的世界最基本的規則之一。

一般的空間裂隙擴張的速度很慢,自己完全可以躲開這些東西,現在自己在主持神術根本無法動彈。

只是在一瞬間格蘭特就做出了決定,他放棄了還在主持的神術,離開了保護自己的水球,任由那道逐漸擴大的空間裂隙吞掉整顆水球,直至消失。

接著格蘭特就沖向了落回到地面的康納,在不知道對方還有沒有這種東西的時候,康納已經被格蘭特列為了最優先擊殺的目標。

可是看到來勢洶洶的格蘭特,康納只是咧嘴一笑躲在了奧蘭身後。

奧蘭平靜地看著格蘭特舉起了自己手上的人魚項鏈說道:「你們兩兄弟好好敘敘舊吧。」

咔嚓!

艾比他們獲得的第一件神器就這樣被奧蘭給捏碎了! 「歷史上有記載的被凡人打敗的而徹底隕落的真神不過兩位,兩位真神的隕落伴隨的是打敗他們的凡人的封神,這樣看來似乎神靈從沒有少過。」

————————《偉大的凡人》

格蘭特無時無刻都在想著吃掉自己最後一位親人,也就是是另一位海神拉斐爾來使自己成為唯一的海神。

但是要完全消滅一位神靈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中最關鍵的便是要徹底抹去拉斐爾的靈魂,這對於格蘭特說也是比較兇險的,到了那個時候雙方只剩下精神上的較量,戰鬥力反而派不上一點用處,所以除非拉斐爾虛弱到陷入沉睡的境地否則格蘭特是不會冒險出手的。

可是現在這具耗費了無數生命的血肉精華塑造而成的軀體中同時有著兩位海神的意識。

「滾出我的身體!這是我的!」格蘭特痛苦地抱著自己的腦袋嘶吼道,而在他身體中拉斐爾的意識正在試圖搶奪這具身體的控制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