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威斯就知道葉於偉這個人,無論怎麼說,也是可以說得通的。

因為眼前這個情況無論如何,他自己也願意這麼做,可是這樣的情況,他怎麼想,也沒有辦法。

「要不,這樣吧,你要是閑著沒事做,也可以和我一起公司上班,雖然我們這把年紀,不過還是可以頂一頂的。」

衛威斯覺得,只要葉於偉這一邊安排好了,另一邊,葉清音那裡倒是會好說了很多。

他可不想自己的女兒整天為了這樣的事情頭痛。

只是眼前這件事,在葉於偉心裏面,也覺得這一切確實不太一樣。

「嗯,我出院以後考慮考慮,不過,現在有你幫著清音,總算也是一件好的事情。」

葉於偉想了想,其實她自己已經開始慢慢的想通了。

葉清音回來的時候,只見病房裡的兩個人一直相視而笑,一看也不知道這兩個人這是怎麼了。

「你們這是怎麼了,」葉清音關心一問,也不知道這兩位爸爸突然間怎麼了。

豆豆也好奇,看著兩個外公,「外公,我們出去太久了,你們生氣了對不對。」

病房裡,兩位老人因為豆豆的話,都笑了,「沒事,豆豆,外公和你葉外公在玩遊戲。」

衛威斯現在忽悠孩子的本事漸長,只是他這麼一說,真的讓豆豆感到特別的好奇。

葉清音沒想到兒子這麼輕易就被自己的老爸給忽悠到了。

「額,豆豆,你剛剛不是說渴了嗎,媽咪帶你去喝水,」

葉清音實在是心疼自己的兒子,所以,就找了這個一個借口,不想讓自己的兒子被自己的老爸忽悠。

豆豆點點頭,確實是有這麼回事,可是他現在對他們所講的話有了興趣。

「媽咪,豆豆也想玩遊戲。」豆豆提到這個當然是很高興。 這個時候,葉清音還在想著自己還要如何才能夠拯救自己一個傻兒子。

不過,後來她自己也知道孩子啊,不過是想玩而已。

葉清音猶豫了一會,「嗯,這樣吧,讓你的外公教,媽咪喝水去了,你在這裡玩一會吧。」

葉清音也懶得拯救自己的兒子了,既然是自己的生父胡說的,那就讓他自己去圓謊吧。

這個時候,豆豆看著眼前的一切,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這不是怎麼著也讓自己沒有話說了嗎,只是這個情況,在他心裏面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說。

葉清音看著眼前的模樣,其實很多的事情,讓她自己無法得知。

「額,豆豆,你是真的想要和外公玩遊戲嗎?」衛威斯還想著接下來要怎麼樣忽悠自己的外甥。

旁邊的葉於偉看著豆豆這麼天真可愛的模樣,和小時候的葉清音實在是太像了。

「是啊,太像了,實在是太像了。」葉虛於偉忍不住大聲一說,這讓屋裡三個人的視線投在他的身上。

葉於偉這個時候有點後悔了,可是眼下自己這個行為都這麼做了,想要撤回去,已經不太可能了。

萌寶駕到:總裁爹地放肆寵 這個時候,在葉清音的眼裡,其實她很多的事情真的沒有辦法的。

可是現在,她自己也明白,要是很多事情可以理解,那就太難了。

「哦,我,我就是覺得豆豆現在這個模樣,和小時候的清音,實在是,太像了,所以,」葉於偉後面的話沒有繼續說。

他知道,葉清音對自己心裡存有芥蒂,所以他自己也明白了應該要怎麼做。

可是眼下,這件事,無論如何也是讓她自己心裏面有點小小的激動。

衛威斯愣在原地沒有說話,說實在,他第一個反應,真的是能夠看到女兒小時候的模樣真好。

可是他,卻又有點嫉妒葉於偉,嫉妒他可以知道葉清音的童年。

其實他也悔恨自己當初不應該這樣,可是事已至此,再怎麼想也是沒有辦法扭轉的事情,所以她只能放棄了。

「媽咪,也有這麼可愛嗎,葉外公,」豆豆眼睛睜大,一副要聽葉於偉仔細的說明當時的情況,兩個小手放在胸前,好不可愛。

只是這個時候,豆豆看著他的這個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可愛得讓她心裏面特別的滿意。

葉於偉也知道,這個時候,把這件事繼續往後面說,其實也沒有什麼意思了。

就怕自己的女兒怪罪自己提這些事情。

而且他自己也很愧疚,這些事情,原本就是不需要重新提出來。

只是她自己無論如何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說。

到了此時此刻,她自己也能夠明白,很多的事情,想要忘掉,是根本忘不掉的。

所以,這個時候,他自己也沒有辦法提出什麼要求來。

「豆豆啊,等葉外公出院以後,再把這些陳年往事告訴你好不好。」

葉於偉只能借著這個借口,然後放棄了在豆豆面前提到這些事情。

「好啊,那葉外公可要記得哦,」豆豆心裏面是很在意這些事情的。

葉清音看著葉於偉的愧疚,什麼話沒說。 這時候,葉清音心裏面還在想著,自己應該要怎麼做。

不過就是現在的情況,她自己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

「好了,清音啊,我們該回去了,你看你也出來了一天了,需要回去休息休息。」衛威斯的話打破了僵硬的氣氛。

他現在所有的心思都在保護葉清音身上,其他的事情,想不到那麼多。

葉清音也知道父親這是在幫自己,既然這樣,她確實也是該回去了。

「葉爸,我先回去了,改天再來看您,要是有什麼事,也可以打電話給我。」

葉清音不可能把之前發生的事情權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所以,這個時候,她自己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說。

只是,葉清音心裏面也知道,很多的事情,她心裏面也很明白。

葉於偉也知道,清音這是要跟自己話分界線,「好,好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放心,我在醫院沒事的。」

這是葉清音心裏面的想法,其實她自己也知道很多事情,她也許就這麼默默的接受了。

在葉清音心裏面,其實她就是覺得很多的事情和自己現在想的不太一樣。

在她心裏面總覺得這一切,都也算是過去了。

「葉外公,那我們回去咯,葉外公拜拜。」一想到回家有好吃的,豆豆心裏面當然高興。

這個時候,旁邊的衛威斯看著女兒和養父的樣子,什麼話也沒說。

這件事,只有他們自己解決,她想,自己應該是沒有辦法的。

葉清音看著眼前的模樣,其實,很多的時候,她自己也想過,要是,當初葉於偉並沒有完全站在葉清清那邊,今天的自己,會不會就對他沒有那麼快芥蒂。

「走了,老朋友,等我們有空再來看你,」衛威斯倒是看起來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好,回去吧,」葉於偉看著葉清和豆豆離開的模樣,原本,這樣的事幸福,他也可以擁有的。

尤其,是看到了葉清音挽著衛威斯的手臂,這在以前,葉清音也對自己這麼做過。

所以,他這個養父的身份在生父面前,確實多少是比不上了。

這個時候。她自己也在想,什麼事情是應該的,什麼事情是不應該的。

在葉清音心裏面,其實很多的事情,她自己也想過應該要怎麼辦。

「清音啊,肚子餓嗎,要不要先去吃點東西再回去。」從醫院出來的衛威斯立馬煩心葉清音是不是肚子餓了。

聽說孕婦容易肚子餓,所以現在她自己也在想著,應該要怎麼辦。

在葉清音心裏面,其實很多的事情,也是由不得他自己隨便來這麼說。

只是眼下這件事,在他自己看來,所有的事情,也不是那麼簡單容易。

「哦,不用了吧,爸,我婆婆在家裡應該做了吃的,我已經告訴她,我們現在回去了。」葉清音現在是這麼覺得的,只不過就在眼前這個情況,她自己也說不出什麼來。

葉清音還在想著,如果很多的事情,讓她自己來說,也不懂能夠做點什麼事情才好,眼下很多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葉清音還在想著自己要怎麼辦,只是眼前這些事情讓自己實在是有點無奈。

只是她還是喜歡就這樣回去,畢竟自己現在很多的事情已經由不得自己了。

「好吧,清音啊,你就帶著豆豆回去,我啊,直接回別墅那邊就好了。」衛威斯已經不想過去了這個時候,只能讓葉清音自己回去好了。

葉清音還想要繼續問,為什麼衛威斯不和自己回去,可是她最後還是放棄了。

「好,爸,今天辛苦你了。」不僅當自己的司機,而且還專程陪著自己去一趟,她自己看著也很開心。

衛威斯知道女兒這是高興,「沒事,看你說的那麼客氣,爸就是沒事閑著的,不用介意。」

這個時候,他就是覺得,自己這一次算是幫對了。

「好了,回去呢,好好休息,爸就不跟你們一起進去了,明天我有空可以帶著豆豆去買點學慣用品,豆豆你覺得呢,想要和外公一起去嗎?」

這個時候的豆豆當然開心,只要和外公去玩,他想啊,能夠去哪裡,她都很開心。

所以,豆豆立馬激動的點頭,「去呀,去呀,外公,我當然想去,」

豆豆恨不得現在就想去呢,葉清音看著豆豆這麼激動的模樣,「好了,好了,明天再去吧,不要太激動,」

衛威斯看著外甥這個模樣,心裏面也特別的激動,「豆豆,看你這模樣,明天外公啊,一定會帶著你去的,」

豆豆和葉清音下車了以後,秋如詩早就在那裡等著他們。

「你們回來啦,豆豆,奶奶已經做好了晚午餐,現在就等著你回來了。」

秋如詩早就盼著豆豆可以回來了,自己早就給他做了好吃的。

豆豆聽到有好吃的,眼睛放光,「真的嗎,奶奶,好吃的在哪裡,我要去吃好吃的。」

豆豆很開心,因為他自己也知道了應該要怎麼做,只是眼前,了他自己也很開心。

「走吧,奶奶已經放在桌面了,就等你回來吃了。」

葉清音早就知道了,一會來了就有吃的,秋如詩看了這母子倆後面,卻不見有人出現。

「清音,你爸呢,他沒有回來嗎?」秋如詩還做了很多吃的,就是多給他一份。

這個時候,葉清音心裏面也明白了,應該要怎麼說。

「哦,我爸,他直接回去了,估計是累了,讓他進來,他也不進來。」葉清音沒有轍,只能這麼等著了。

在葉清音心裏面,總覺得這次的事情實在是太難說了,

秋如詩這麼聽著,其實覺得有點可惜,只不過已經浪費了。

這個時候,她也在想著要怎麼辦,所以,現在她自己也在想著要怎麼辦。

「媽,沒事,我們先吃著吧,豆豆也餓了。」葉清音這個時候也知道了應該要怎麼說了。

只不過,就現在這個模樣,秋如詩也知道只能是這麼做了。

「好,吃東西吧,看豆豆已經餓得忍不住的模樣。」秋如詩就知道孩子這是餓了。

「嗯嗯,對啊,奶奶,我們吃東西去吧。」豆豆直接拉著秋如詩的手走了過去。 豆豆一看一大桌子的好菜,自己也很高興,心裏面不免覺得特別的好。

所以,這個時候,他這個模樣,讓人看起來挺好的。

秋如詩看著孩子實在是肚子餓了,「吃吧,豆豆,多吃點,奶奶準備了很多。」

她心裏面也很激動,無論怎麼說,也能夠讓自己的孫子多吃點,比什麼都好。

葉清音吃得也很開心,早上出去這麼一遭,自己的肚子也餓得不得了。

秋如詩看著豆豆吃得很開,在看看自己的兒媳婦,「清音,是不是也餓著了,下次可不要這樣,要是實在是餓了,就在外面吃吧,」

她雖然是專門給葉清音和豆豆做了好吃的,可是她也不能夠勉強葉清音回到這裡才能夠吃東西。

葉清音明白秋如詩的意思,「我知道了,媽,這不是因為您做的飯菜好吃,我這不才覺得餓了嗎。」

其實在回來的路上,她其實也沒有多大的感覺。

秋如詩被兒媳婦這麼一說,心裏面也很激動,「哎,喜歡吃,你就多吃點。」

心裏面也覺得有葉清音和豆豆一起陪著她生活,心裏面想著多好了。

只是這個時候她自己心裏面,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葉清音這個時候心裏面也在想應該要說,「媽,你啊,平時有空也可以練練舞什麼的,要是一直在家裡陪著我,你得多無聊呀。」

葉清音總覺得自己自從懷有孩子了以後,只能是讓自己的婆婆陪著自己。

這個時候,她自己也不懂該怎麼說,其實一直以來,都是她自己欠了婆婆的。

秋如詩這個年紀,哪裡還會想到要去學什麼跳舞之類的,「好了,清音,你就別笑話我了,我現在也這樣的還去學什麼舞,那不是讓人笑話嗎。」

她心裏面怎麼想,都覺得不妥,葉清音這個時候,就是覺得讓秋如詩過得開心自己也開心。

婢女也秀色 「媽,您看起來可是特別的年輕,哪裡老了,再過個十年八年的,也沒有人敢說您老了。」這是葉清音心裏面的想法,她可是說實話,秋如詩現在看起來還是特別的年輕。

豆豆一邊吃著,聽到葉清音討論的這個話題,他可是來了興趣。

「嗯,奶奶,我覺得媽咪說得很對哦,特別的年輕,漂亮。」豆豆說完以後,自己都覺得特別的好笑。

葉清音看著兒子突然間笑得眼睛眯成一條縫,這讓葉清音看著就覺得特別的好笑。

「豆豆,你說你,誇奶奶漂亮,你自己怎麼就笑了呢。」葉清音也跟著自己的兒子一起笑了,覺得她看起來實在是太好笑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