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賦異稟的艾薇爾和與她關係密切的艾比等人有足夠的理由和實力來消滅自己剛剛降下來的化身,而這具化身還是有著自己的幾點神性的存在,如果這具化身被消滅自己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讓我看看你有什麼後手吧!」格蘭特對著旁邊倒地不起的米蘭祭司長一伸手,水流直接卷攜著這位失去力量的海底大神殿祭司長來到格蘭特面前。

格蘭特只是在米蘭祭司長的胸口摸索了一下就將那根刺入米蘭祭司長胸口的骨刺拔了出來。

「恐懼吧!你們將要面對的是無盡的深淵!」格蘭特對著艾比等人說道。

在將米蘭祭司長隨手丟在一邊的地上之後,格蘭特就像是吃冰棒一樣將這根出自自己本體的骨刺給嚼碎了咽下肚子。

「砰!」

包裹住艾比的冰柱碎裂開,艾比跪倒在地,他的身上還在冒著寒氣,而他的身體也在止不住的顫抖,這並不是因為寒冷,而是面前格蘭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 第1130章、沒有他那麼不要臉!

母娟終究不是個蠢貨,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她一巴掌打在自己嘴巴上,說道:「厲董,對不起,我錯了。我為我在工作時間做無關緊要的事情道歉,我也願意接受三個月薪水扣除的懲罰—–厲董,請你讓我留下來吧。我以後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了。一定不會再犯了。我保證。如果還有下一次,我立即走人,絕不二話——」

母娟是傾城國際的企業策劃部經理,平時深受厲傾城的看重。而且,厲傾城懂得放權,更不會虧待這些有能力的員工,在傾城國際工作,無論是職業成就感還是薪水收入都是一流的。

再說,如果傾城國際上市,他們這些高管是有股份的。 豪門強寵:嬌妻乖乖入懷 而傾城國際早就已經達到了上市的要求,要不要上市什麼時候上市也只是厲傾城一句話的事情——她這個時候被開除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失去了一切。

「現在知道我的態度了吧?」厲傾城盯著母娟問道。

「知道了。知道了。」母娟連聲說道。

「我不希望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厲傾城表情陰厲的說道。

「是是。我知道怎麼做了。」母娟知道自己將功贖罪的機會來了。「這幾天,公司的內網是沒辦法查詢網頁的。」

「不用了。」 三國騎砍 厲傾城擺手。「順其自然就好了。防民之口如防川,這種東西是堵不住的。我不希望看到有人藉此事件攻擊別人。我需要的是高素質有同情心的員工,而不是一群只懂落井下石的牲口。」

「是是是。」母娟連連點頭,額頭布滿了細密的汗珠。自己當初只想著要來獻媚請功,卻沒想到自己觸犯了管理者的忌諱。你今天可以這樣對別人,它日是不是也可以這麼對待自己?

厲傾城就眯著眼睛笑了起來,問道:「母娟,你拍過這種照片嗎?」

「厲董——-」母娟張大了嘴巴。

「我只是隨口問問。你可以不回答。」厲傾城說道。

大BOSS問了,就算母娟確實不想回答也不得不回答了。特別是她這種還有強烈事業企圖心的女人,更是不會放過這種和大老闆交換秘密的機會。

「有過。」母娟有點兒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女人嘛,也就年輕那麼幾年,不拍幾張照片紀念一下,等到自己人老色衰乳#房松馳的時候,就再也想不起來年輕時的樣子了。那太可悲了。」

「我也拍過。」厲傾城說道。「我們和別人的不同之處就是,我們的暫時還沒有泄露。這並不代表我們比別人高尚。」

「是的。我明白了。」母娟滿臉愧疚,再次誠摯的道歉。「厲董,我剛才太膚淺了。」

「去吧。人都有犯錯的時候。」厲傾城擺手說道。

「謝謝厲董。」母娟對著厲傾城鞠躬,然後輕聲輕腳的離開。

厲傾城簡直是個藝術家,先藉助母娟的錯誤藉機發飆,要把她從公司辭退。等到她抽了自己的嘴巴並且誠肯道歉后,這才給她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如此事情就此結束的話,這番表現也只能打個七十分。畢竟,這一招在管理者中是常用的。

但是,峰迴路轉,厲傾城突然問母娟有沒有拍過沒穿衣服的照片,並且說自己也拍過——–這是閨蜜間才會問到的問題,厲傾城卻問了出來,一下子又拉近了兩人原本有些隔閡的感情。

威、恩並施,說起來簡單,又有幾人能夠做到?

等到母娟離開,厲傾城抓起手機撥通了個號碼,然後又很快的掛斷。

「算了。不打擾你了。」厲傾城笑著說道。「東宮那邊出事了,你一定心疼壞了吧?」

————

————

「停車。」秦洛突然間喊道。

耶穌猛地一踩剎車,然後把車子停在了路邊。

秦洛推開車門下車,快步向外面跑過去。

「你們不用跟過來。」他大聲喊道。

「不是去傾城國際嗎?」耶穌說道。

「他去的是花店。」紅衭坐在後車座吸著一瓶牛奶,說道:「女人多了真辛苦。」

「哦。不一樣的。」耶穌以過來人的經驗來教育紅衭。「以前我的女人也很多,但是我一點兒也不覺得辛苦——」

「你那是一夜情。」紅衭打斷耶穌的話。「別以為我不知道。」

「——–」

很快的,秦洛就捧著一大捧玫瑰花跑了過來。火紅的顏色映襯著他俊俏的小臉,看起來傻乎乎的。很可愛。

「太俗氣了。」耶穌點評道。他剛才被紅衭打擊了,想要從秦洛身上找回一點兒信心。「雖說玫瑰代表愛情,可是,所有男人都這麼送的話,就會給人雷同的感覺。而且,那樣的驚喜也要大打折扣。更不可思議的是,你竟然買了這麼多?你是不是被賣花小姐那魔鬼的身材和見鬼的九十九枝玫瑰代表天長地久的話給騙了?哦,秦,你抱著這些花的樣子真像是個花痴。一枝,只需要一枝就夠了,一枝白百合或者風信子,簡潔、直接、風度翩翩—–」

秦洛的臉抽了又抽,終於忍不住了,怒聲喝道:「好好的殺手不做,你整天研究這些花語幹什麼?活該被我給俘虜了——我就送玫瑰怎麼了?我就是要告訴她我愛她。我就送九十九枝怎麼了?我就是要讓她知道我很愛她。」

「———」耶穌一臉驚嘆的看著秦洛,說道:「哦,秦,你太厲害了。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女人喜歡你了。你真是太厲害了。舊瓶裝新酒,稍有改變便如此與眾不同——我甚至都想好了你將要說的台詞。親愛的,有人說送玫瑰太俗氣了,可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愛你。有人說我抱著這些花的樣子像是個花痴,可是,我就是要讓你知道我很愛你——是這樣嗎?你的台詞是這樣嗎?」

「庸俗。」秦洛不屑的說道。

「噁心。」紅衭的嘴巴離開吸管,對秦洛的話表示了認可。

「哦。你們傷害我了。」耶穌無奈的說道。「你們不應該這樣對待國際友人。」

秦洛才不管他的自艾自憐呢,抱著花爬上車子后,說道:「開車。」

秦洛轉身看著紅衭,說道:「我一直把你當女人——-」

「我本來就是女人。」紅衭氣憤的說道。她有種往這傢伙嘴裡塞一條蛇的衝動。

「對對。是我說錯話了。」秦洛說道。「我一直把你當女人—–站在女人的立場上,你覺得這些花好看嗎?」

紅衭想了想,說道:「還是一枝白百合比較好看。看起來沒那麼傻。」

「你剛才不是說噁心的嗎?」秦洛同學明顯被打擊了。第一次買花,他自己的心裡也沒譜,可是身邊這兩個人很不給面子啊。

「我是說他的台詞噁心。沒說白百合噁心。」

於是,秦洛就覺得紅衭和耶穌一樣沒有眼光和品味。

車子在傾城國際的停車場停下,秦洛捧著玫瑰大步往前走去。

現在正是下班的高峰期,來來往往的人不少,他們都詫異的看向捧著玫瑰的秦洛。

當有人認出他就是『會長門』的男主角后,眼神變得更加的詭異起來。

秦洛昂首挺胸,對別人異樣的眼神不聞不問,直入龍心聖地。

走到林浣溪的辦公室門口,秦洛平靜了一下心中激蕩的情緒,然後輕輕叩響了辦公室的房門。

「進來。」裡面傳來林浣溪清冷的聲音。

秦洛推門而入,捧著玫瑰走到林浣溪的辦公桌前面,雙手遞了過去,笑著說道:「這是我第一次買花,也是我第一次送花,沒什麼經驗——有人說送玫瑰太俗氣了,可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愛你。和俗不俗氣沒關係。有人說我抱著這些花的樣子像是個花痴,如果拿一枝白百合會好看很多,可是,我就是要讓你知道我很愛你——」

「剽竊。這是剽竊。」等在辦公室門口的耶穌氣憤地說道。「這是我的台詞。他用的是我的台詞。」

「可是,你之前的台詞裡面沒有『這是我第一次買花,也是我第一次送花』啊。」紅衭說道。「對女人來說,這才是最重要的。」

耶穌沉默良久,說道:「這正是我不如他受女人歡迎的地方。因為—–我沒有他那麼不要臉。」

(PS:更完這章去吃年夜飯,如果今天只有一更也不許打臉。嗯,再次謝謝大家的紅包。搞得我不更新都不好意思了。) 「在團隊里沒有治療者的情況下,各個冒險團基本上是不會接受需要進行多次戰鬥的任務的,因為只要出現一名傷員就意味著損失至少兩位戰力,這樣持續下去絕對會在任務中團滅。」

——————————《冒險者》

艾比其實很怕水,在他生活的小鎮只有一條不過成人深的小河,但是自從他和弟弟科爾被大他們好幾歲的男孩子按在水裡差點斷氣之後艾比便很少靠近水,那所以當初艾薇爾一家決定邀請艾比全家一同去馬庫斯港遊玩的時候艾比和弟弟科爾都拒絕了。

這讓當時的艾薇爾傷心了好久,就連她從海邊帶回來的好看的貝殼都沒有交給兩兄弟。

而得知這個情況的艾比兩兄弟硬是在自己腳上綁上一塊石頭之後站在了那條河的較淺處,只留了一個腦袋在水面,為的就是克服自己對於水的恐懼,當然那次事件以馬文將嘴唇凍的發紫的兩兄弟從河裡撈出來打了一頓為結果。

說來也奇怪,自此之後兩兄弟對於水就不是太害怕了,而艾薇爾精心挑選的貝殼則是在艾比成功將艾薇爾的洋娃娃修好之後還是進入了兩兄弟的「寶物盒」。

艾比本來以為自己不會再對水有多少害怕,但是現在在海底大神殿中艾比彷彿后回到了當初被人按在水裡那種感覺。

窒息、無助、絕望、無邊的黑暗。

這是在場的眾人能感受到的壓力,來自海神格蘭特的壓力。

艾比等人身上的冰甲嘎吱作響,拉斐爾的神力在與格蘭特的領域的力量相抗衡,但是兩者的差距還是太大了。

冰甲上已經布滿了裂痕,其恢復速度已經變得非常緩慢,相信只需要幾次攻擊就能徹底摧毀掉這件冰甲。

格蘭特的海神再次成長了幾分,現在看上去像是個比艾比他們小個一兩歲的少年,相貌可以看出是相當的俊美,然而還是有著格蘭特身上那種揮之不去的邪氣。

「這是我的大海!這是我的領域!所有人都必須臣服於我!」格蘭特開口說道。

艾比還來不及嘲諷幾句就聽到格蘭特說了一句「跪下!」

瞬間艾比就感覺到自己肩上彷彿是有千斤重物一般,宛如肩抗一片大海一般,艾比等人全部跪倒在地,雙膝甚至在地板上砸出兩個小坑,而膝蓋上的冰甲也全部碎裂掉,但是這防止了他們的膝蓋骨被壓得粉碎,而摩西等人更加不堪,愛德華和摩西一起被壓得趴在了地上。

而他身後的艾薇爾則是被幾條水流給捆綁住舉到了空中。

格蘭特一揮手,艾薇爾浮到了艾比等人的面前。

「很好看的人類!你很喜歡她是吧?」格蘭特不知道是在問艾比還是在問拉斐爾。

「那我們來表演一個我很喜歡的節目吧!」格蘭特咧開嘴對著艾比笑道。

隨著格蘭特的意念,這處雙生廣場上最後的血肉地毯被榨乾了所有的精華,形成了兩條血紅色的鯊魚,格蘭特的愛寵。

肯迪為格蘭特準備的幾百位人類少女和拉斐爾信徒的血肉就這樣被消耗完畢,不過場面上已經完全在格蘭特的掌握之中。

「每當下面的信徒為我獻上鮮活的生命的時候我最喜歡的便是看著我這些小寵物將他們的靈魂撕碎吞掉,所以你看我的小可愛吃了這麼多靈魂是不是變得很聰明。」格蘭特笑著對艾比說道,但是他的話語卻是說不出的殘忍。

「上次獻祭好像是在一座小島邊舉行的,那時候它們可是吃的很歡快呢!」格蘭特繼續說道。

艾比的牙咬得咔咔作響,他知道格蘭特說的祭祀是什麼,那就是埃拉僥倖活下來的那場祭祀。

「你們或許還沒見過,所以我讓它們表演一次吧!」說完格蘭特對著自己的兩隻愛寵點頭,而艾比則是想到了什麼,聲嘶力竭地喊道:「不!!!」

「唔~」艾薇爾發出一聲痛楚的悶哼,她的小腿上被一隻血肉鯊魚撕咬下了一小塊肉,鮮血染紅了她潔白的祭祀長袍,這隻不過是一塊拳頭大小的肉,但是已經痛得艾薇爾的身體顫抖起來,不過她沒有慘叫出來,她不想對格蘭特屈服。

「你看我說這些小可愛很聰明吧,它們就只咬那麼一小口,這樣在她死之前能咬上許多次呢!」格蘭特誇獎著自己的愛寵說道。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艾比瘋癲嚎叫著,然而身上的重壓讓他只能這樣跪在這裡看著格蘭特的兩隻愛寵在艾薇爾的身上一小塊一小塊的撕咬下血肉。

小腿、肩膀、大腿、手臂、手掌、腳掌。

血紅鯊魚的每一次撕咬都會帶走艾薇爾身上一小塊血肉同時將艾薇爾的祭祀長袍由純白變為鮮紅。

艾薇爾已經痛的昏過去,但是當鯊魚們的下一次攻擊來臨時她又會被痛醒。

此時她的右小腿已經沒有多少血肉,只露出一小節慘白的腿骨,同樣的纖細修長。

「真美啊!」格蘭特感嘆道,這樣的迷人的少女配以如此美麗的處刑方式真是讓他陶醉。

「啊!!!」艾比極力的想要舉起自己劍捅穿面前的格蘭特,但是他什麼也做不到。

「令人感動的愛情!」格蘭特瞥了一眼跪倒在地艾比,他突然想到了什麼對著艾比說道,「你的表現感動了我,不如我給你一個機會。」

「你剛才不是很想要殺掉我嗎!剛才你意氣風發的樣子讓我也不由得佩服,所以我給你一個機會!」格蘭特微笑著說道的同時將自己的腳伸到了艾比面前。

「你只要肯舔我的腳,我就放過她怎樣?」格蘭特說道。

一旁同樣跪倒在地的德克等人已經震驚地說不出話來,然而還沒等他們開口,艾比就已經俯下了身舔著格蘭特腳背,腳背上面還沾有一些鮮血,那是艾薇爾被血紅鯊魚撕咬時濺落的血液。

此時的艾比淚流面滿,他恨自己不夠強大,無法守護自己珍視自己的東西。

「艾比~」艾薇爾聲音微弱而顫抖,她的眼眶中同樣飽含著淚水,以前為了一點點面子寧可面對一群同齡人圍毆的艾比現在為了她跪在地上舔敵人的腳,這都是為了自己!

「艾比~對不起~」艾薇爾心中無比後悔,父親說的對,不應該把艾比卷進來的,都是因為自己才讓艾比深陷這個龐大無比的漩渦中。

「哈哈哈!哈哈哈!人類啊!真是有趣!」格蘭特狂笑著說道,「所以我才喜歡信徒給我獻上人類作為祭品啊!」

格蘭特抬腳將艾比的臉踩在腳下后對著自己的兩隻愛寵說道:「吃掉她!」

「不!!!」艾比崩潰了!他不能失去艾薇爾!

「住手!」

就在悲劇即將上演的時候一個聲音響起,而格蘭特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揮手阻止了自己愛寵的行動。

艾比側著頭被格蘭特踩在腳下,他看到了說出這句話的人:已經醒過來的伊芙琳。

之前格蘭特降臨時候的力量波動直接將虛弱的伊芙琳給震暈了。

而現在艾比的嚎叫則是將她給驚醒了,她睜開眼的那一刻就看到了艾薇爾即將被血紅鯊魚吞食的畫面,她下意識地開口阻止了這場行為。

「塞娜~」格蘭特低聲說道,他降臨到這邊的目的就是為了將伊芙琳或者說她的前世人魚少女塞娜給帶回神國。

以格蘭特對塞娜的感情,現在的伊芙琳的話他也會聽,就像當初在智慧之光號上時伊芙琳對著格蘭特說「滾回去」三個字,如此對神靈大不敬的話,是一般的人話早就被格蘭特降下神罰給殺掉,而當初格蘭特只不過是發出了一聲冷哼。

格蘭特想了想驅散了自己兩隻已經飽餐一頓的寵物,而艾薇爾也從空中掉到了艾比面前。

艾比的臉仍然被格蘭特踩在腳下,艾薇爾身下蔓延的鮮血侵染了他的側臉,讓其整個左半邊臉變得一片血紅。

格蘭特離開原地走向了伊芙琳,現在他對於艾比等人已經沒有了興趣。

而看到走過來的格蘭特,伊芙琳嚇得後退了一下步,她只是隱隱有些回想起塞娜時候的記憶,現在的主人格還是那個百年宅女伊芙琳,在這百年時間裡經過伊芙琳的了解和最近與艾比他們之間的相處讓伊芙琳對現在的格蘭特有些厭惡和恐懼。

「塞娜~不用怕,你很快就會想起來!」格蘭特朝伊芙琳勾了勾手指,伊芙琳就像是被無形的力量推搡著一般來到了格蘭特的面前,而格蘭特很自然的攬住了伊芙琳的細腰。

「我們去上面看看!上面似乎還有一場大戲!」說完格蘭特和伊芙琳同時浮起,直接化成了一股水流沿著海底大神殿天花板的縫隙離開了這座神殿前往海面上去了。

「艾薇爾~」隨著格蘭特的離開,艾比身上的禁錮也開始逐漸減弱,現在的他能勉強抬起頭看向這位飽受磨難的少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