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別以為,我譚雲嘴上不說,便心裡不清楚!」

「你們殺了觸犯約定潛入魔之海域的人類后,藉此機會,魔族大軍在老魔主和您的帶領下,開始離開魔之海域,先在西洲神域中大肆屠殺人類。」

「你或許會說,當時你們行為是報復,可是您摸著你的良心,回答我,難道您和老魔主,不就是想藉機侵佔人類地域嗎?」

「你們包藏禍心,看似以報復為名義去西洲神域殺人,實則是不甘心呆在魔之海域,企圖再次血洗人類,成為至高祖界的主宰!」

「難道……」譚雲話音一頓,呵斥道:「難道不是嗎?你回答我!」

譚雲的一席話,深深地刺痛了外閣中扎西芸奚的內心,她側視大魔主,傳音道:「姨娘,譚雲說的是真的嗎?是我們魔族藉機想血洗人類地域嗎?」

「奚兒,姨娘也不知道。」大魔主娥眉緊蹙,傳音道:「或許當時的情況,只有你外公和你爺爺知道。」

傳音后,大魔主、扎西芸奚帶著迷惑繼續觀看內閣的情況。

面對譚雲的呵斥,榻上的鎮海大魔祖不言不語。

譚雲又道:「您是堂堂鎮海大魔祖,難道您連正視過去的勇氣都沒有嗎?」

鎮海大魔祖深吸口氣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以為,你征服了人類四大神域,就能征服得了我們魔族?」

「不,你錯了。」 強制寵婚 譚雲口吻霸氣道:「我譚雲,若想滅你們魔族,僅僅我一人便能做到。」

「五年,最多五年時間,我便能把整個魔之凶域內的魔族趕盡殺絕。」

「狂妄,我不信!」鎮海大魔祖厲聲道:「你以為你是誰,就算不朽道帝還活著,都不敢如此說!」

「大魔祖,譚雲說的是真的。」這時,護海魔尊達爾武,如實道:「譚雲雖是道聖境五重,可憑他一己之力,殺了至高道祖境三重的北洲大帝。」

聞言,鎮海大魔祖望著譚雲的眼神中,透露出了極度的恐懼之色。

隨後,鎮海大魔祖怒吼道:「既然你這麼強大,那你在這裡,和我說這麼多作甚?是來取笑我的嗎!」

「不,晚輩說了,晚輩是來化解不朽道帝和魔族之間恩怨的。」譚雲說道。

「好,就算你說的都對,可不朽道帝殺了我魔族老魔主,把我害成這個樣子,這筆賬怎麼算?」鎮海大魔祖怒火中燒道。

譚雲說道:「首先,不朽道帝當初被你們二人重傷后,被人圍攻而死,若不是您和老魔主重傷他,他也不會死。」

「其次,我此番前來,也是為了醫治您。」

「醫治我?」鎮海大魔祖苦笑道:「我魔魂被毀九成,除非是聖階至高道祖丹師,否則,任何人都醫治不好我。」

「而這個世界上,根本沒人的丹術造詣能達到聖階至高道祖丹師。」

譚雲微微一笑道:「很抱歉,讓您失望了,我就是聖階至高道祖丹師。」

「什麼?」鎮海大魔祖身體猛然一顫,眼神中透露出深深地渴望之色,「為什麼,你要救我?為什麼你一直替不朽道帝說話?」

「因為不朽道帝是晚輩的親爺爺。」譚雲說道:「晚輩就是不朽古神族。」

「不朽道帝是你的爺爺?」鎮海大魔祖驚呼一聲后道:「你可知道,你爺爺在世時,最恨我們魔族,你為何要幫我?」

「若你爺爺活著的話,他一定不會同意。」

譚雲搖頭,眼神中流露出思念之色,「不你錯了,你不了解我爺爺。」

「我爺爺是恨你們魔族,可是我爺爺更想要天下太平,萬族和睦共處。」

「若我爺爺真想把魔族趕盡殺絕,當初也就不會代表人類,和你們魔族簽訂魔之海域是你們魔族棲息之地的契約了,而是當時就會把你們魔族趕盡殺絕。」

「雖然我沒有見過我爺爺,但是我相信,他也希望魔族和人類之間到此為止,不要再發生戰亂了。」

「我也相信,若我爺爺還在世的話,也會贊同我不把魔族趕盡殺絕。」

聞言,鎮海大魔祖嘆息一聲后,目光讚許的望著譚雲,「年輕人,你真的很優秀,聽你這麼說,我很慚愧。」

「你說的對,當年的確是我和老魔主,想要以殺戮征服人類,才挑起了不朽古神族和魔族之間的戰爭。」

譚雲說道:「事情已過去很久了,就不提了。」

「您老放鬆心神,讓晚輩看一下你的魔魂,才好對症下藥。」

「有勞了。」鎮海大魔祖忽然想到了什麼,道:「你莫非就是我孫女提到的譚雲?」

「是的。」譚雲說道。

「你很愛奚兒對嗎?」鎮海大魔祖說道:「你是為了想讓我同意你們的婚事,所以才醫治我?」

「我是很愛芸奚,但不是為了和她的婚事而醫治您。」譚雲眼神中流露出悲傷之色,「芸奚已經答應和魔族的人結婚了。」

「我救您,是因為若芸奚見到您康復,一定會開心的。」

「待晚輩治好您之後,還請您別告訴芸奚,是我醫治好的您,我不想讓她覺得她虧欠我什麼,只要她將來幸福安好,我就滿足了。」

話罷,譚雲開始釋放神識,沁入鎮海大魔祖腦海觀察其受損的魔魂。

大殿外閣,扎西芸奚腦海中縈繞著譚雲的話語,感動的淚水斷了線的滴落…… 不多時,譚雲祭出了盼君塔,讓達爾武抱著鎮海大魔祖進入了塔內。

隨後譚雲、蕭梓兮、沈素冰也進入其中……

大殿外閣,在扎西芸奚期許的目光中,外界時間過了一個月。

「轟隆隆!」

倏然,盼君塔塔門打開時,一道蒼老而沙啞的激動之音響起,「哈哈哈,啊哈哈哈!本魔祖終於恢復了!」

「本魔祖終於不用一直卧榻不起了!」

緊接著,鎮海大魔祖精神矍鑠的邁出了塔門,蒼老的容顏上流露出無法遏制的興奮之色。

「恭喜大魔祖!」達爾武邁出盼君塔后,單膝而跪,興奮不已。

「好好好,免禮。」 妙影別動隊 鎮海大魔祖話罷,見神色疲憊的譚雲和素冰、梓兮邁出了盼君塔,他朝三人深深鞠躬道:「多謝!」

「您老不必客氣。」譚雲抱拳道:「事情忙完了,我也該走了。」

「我送你。」鎮海大魔祖說道。

「不必了。」譚雲擺手后,說道:「別忘記,我和您說的話。」

「放心,我不會把你醫治好我的事情告訴奚兒。」鎮海大魔祖說道。

「嗯,告辭。」譚雲再次抱拳。

「達爾武,送譚小友離開。」鎮海大魔祖說道。

「屬下遵命。」達爾武應聲時,譚雲來到了通往大殿外閣的屏風前,當他伸開雙手解開屏風的剎那,一股熟悉的豆蔻般處子體香溜進鼻腔。

譚雲身體一抖,但見扎西芸奚正淚眼朦朧的看著自己。

譚雲正想說什麼時,扎西芸奚猛地撲倒在他懷中,泣不成聲道:「我愛你……譚雲我愛你!」

扎西芸奚哭泣著離開譚雲懷抱,踮起腳尖,紅唇吻上了譚雲嘴唇。

譚雲星眸中噙滿了激動的淚水,他緊緊的摟著扎西芸奚盈盈不堪一握的素腰,忘情的吻著她……

良久良久過後,扎西芸奚嬌艷欲滴的離開譚雲懷抱,拉著他朝鎮海大魔祖跪下,「爺爺,奚兒要嫁給譚雲,請您成全。」

聞言,譚雲激動極了。

「嗯?」鎮海大魔祖佯裝不悅道:「不行。」

「爺爺……」扎西芸奚話音未落,鎮海大魔祖說道:「你是女孩子,這種事怎能你先說出口?」

心領意會的譚雲,忙不迭道:「晚輩譚雲,想要迎娶芸奚,還請您老同意。」

「只要您同意,晚輩發誓,一輩子都對芸奚好,絕不負她!」

鎮海大魔祖哈哈大笑著,攙扶起了譚雲、芸奚,道:「好,我同意了!」

……

接下來的三日中,譚雲和梓兮、素冰一直待在大魔城,譚雲和芸奚訂婚之事,傳遍了整個大魔城。

眾魔很是激動,要知道大魔城的姑爺譚雲,可是人類主宰啊!

而譚雲迎娶自己魔族少魔主的意義重大,將會迎來長久甚至是永恆的人、魔和平共處。

三年後。

魔之海域禁地,烏黑潮水滾滾翻動之際,譚雲、扎西芸奚、蕭梓兮、沈素冰、大魔主、鎮海大魔祖飛出了海面,踏空而立。

譚雲面朝大魔主、鎮海大魔祖道:「爺爺、姨娘,待我確定了和芸奚成婚時間,便會提前來通知你們的。」

……

八年後,譚雲四人返回了西洲神域,天門神宮,見到了馮靜茹。

馮靜茹很是滿意扎西芸奚,一直握著芸奚的手,流露出慈祥之色。

馮靜茹看著譚雲,問道:「雲兒,原本在九百萬年前,你在低等宇宙時,便要迎娶紫嫣、芊芊她們的,都怪那該死的富察蜀,把素冰給帶走了,所以婚禮一直沒有舉行。」

「她們跟著你,在至高祖界吃了這麼多苦,你究竟何時給她們名分?」

「如今天下太平,諸天安興,你若再不完婚,娘可真的生氣了。」

這時,譚雲父親、爺爺也是附和道。

慕少的千億狂妻 「母親大人,孩兒決定……」譚雲忽然想到什麼,道:「孩兒一定會儘快選好良辰吉日。」

「嗯,這還差不多。」馮靜茹呵呵笑著,鬆開扎西芸奚后,拉著雪影溺愛道:「還有雲兒啊,娘到現在只有雪影一個孫女,待你和紫嫣她們完婚後,可要再給我們譚家增加香火啊!」

譚雲聞言,皺了皺鼻子,道:「母親大人放心,孩兒保證過不了太久,您就會兒孫滿堂。」

在譚雲說話時,一旁的沈素冰、姬語嫣、唐夢囈眾女香腮染霞,甚是羞澀。

……

子時,蒼穹中下起了鵝毛大雪,譚雲獨自一人站在峰巔,昂視著夜空,有些失神不知想些什麼。

「在想軒柒對嗎?」姬語嫣步步生蓮的來到譚雲身旁,若有所思道:「今日你原本在母親面前,就想定下和紫嫣她們成婚的日子,不過你臨時改變了,其實你心裡還在牽挂她對嗎?」

「對。」譚雲說道:「雖然我心中並沒有她,但是,一想到上個宇宙時,她對我的好,我就……」

譚雲沒有說下去,而是嘆息道:「我來到至高祖界已過九百萬年,卻從未聽到關於她的消息,也不知她現在早已是人妻,還是渡劫失敗不在人世了。」

姬語嫣美眸中流露出深深地歉意,「我承認,上個宇宙時,因為她父親的原因我誤會了她,這麼多萬年過去了,我一直很內疚。」

「還有當初,低等宇宙大破滅時,若非她不顧生死救你,你已經死了。」

「是啊!」譚雲長嘆道:「若沒有她,我的確早已死了。」

「譚雲,你不是當初在東洲祖朝太子手中,得到一滴憶魂祖液嗎?」姬語嫣說道:「服下吧,只要服下后,你才能恢復上個宇宙時關於她的所有記憶。」

「若你恢復記憶后是愛她的,我們便以四大神域所有人力量尋找她。」

「若她已是他人妻子,那我們便祝福她,若她真的遭到了不測,已不在人世,我們也應該去祭拜她。」

就在這時,沈素冰聲音響起,「夫君,我贊同姬姐姐的話,若你心中有她,便找到她,迎娶她。」

「對! https://tw.95zongcai.com/zc/53450/ 沈姐姐說的對!」薛紫嫣聲音響起。

譚雲、姬語嫣回首望去,但見雪空中自己的妻子、未婚妻們紛紛飛來。

譚雲深吸口氣道:「好。」

話罷,譚雲右手一翻,將祖戒內的一滴憶魂祖液祭出后,仰頭吞入了腹中。 譚雲服下憶魂祖液后,頓時,腦海深處彷彿開啟一扇塵封已久的記憶之門。

記憶之門湧入腦海中一幅幅畫面,這些畫面是譚雲上個宇宙時的所有記憶。

他在記憶中,看到了身為不朽古神族的父母,族人,以及和姬語嫣青梅竹馬長大的所有記憶。

當然,其中還包括長孫軒柒。

譚雲在龐大的記憶碎片中,尋覓著和長孫軒柒經歷的一幕幕。

令譚雲記憶印象最深的畫面,再次浮現在他腦海深處。

但見畫面中,在一座如夢如幻的百花仙谷深處,一男一女相視而立。

少女一襲白裙、身材妙曼,肌膚如雪,束腰盈盈不堪一握,美得不食人間煙火。

白裙少女不是別人正是長孫軒柒,而青年便是譚雲。

長孫軒柒望著譚雲,美眸中噙滿了委屈的淚水,「我美嗎?」

「美。」譚雲點頭。

「當然。」長孫軒柒抹去淚水,朱唇輕啟,「我可是公認的第一美女,而語嫣她只能排第二,我當然美。」

話及此處,長孫軒柒淚水奪眶而出,「那我問你,在你心中,我是壞人嗎?我對你好嗎?」

譚雲稍加沉默后道:「你是壞人,對我卻很好。」

長孫軒柒貝齒咬破了朱唇,「為了你,我可以改變,我可以不再亂殺人,我要做一個好人,那樣你會接納我嗎?」

譚雲沉默良久后道:「軒柒,我知道你喜歡我,很抱歉,我心裡只有語嫣。」

「可她並不喜歡你。」長孫軒柒說道。

「譚雲,我們做個約定好嗎?」長孫軒柒提議。

「什麼約定?」

長孫軒柒破涕為笑,「時間,讓時間來證明,十萬年內,若語嫣接納了你,那我放手祝你們幸福。」

「若十萬年已過,她還未接納你,你要放手,嘗試和我在一起可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