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立馬捂住自己的臉,搖搖頭,「沒,沒有。」她才沒有臉紅呢。

可是葉清音越看她的模樣,就越覺得她太可愛了。

「千千,你有沒有喜歡的人啊,有的話我可以幫你追他,」

墨北辰在賴凱告訴自己,有一個自稱是葉清音朋友的女人過來看她。

他想著葉清音在這裡怎麼可能會有朋友,一下子心急就過來看看。

順便聽到了葉清音在屋裡的對話。

他只好退離開房間,房間里兩個說悄悄話的女人全然不知道外面發生過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千千更加不知道自己應該說點什麼。「我,我沒有,你有嗎。」

千千想想,自己又問了什麼蠢問題,她不是應該要說,宮先生喜歡她嗎。

葉清音就在這個時候,心裏面也不懂該怎麼回答。

她的內心非常的平靜,這讓千千就知道,葉子有喜歡的人了。

可是她不敢想,因為她自己也知道,在這個時候,她心裏面還在想些其他的事情。

葉清音看著千千,「千千,婭達她有沒有欺負。」

她就怕自己現在不在了,墨北辰又在後面對付她,她會怎麼樣。

這個時候,千千低下頭「婭達她掉進水裡,被人發現的時候太晚了,現在她已經已經是植物人了,」

葉清音一愣,難道這件事和墨北辰有關係。

千千以為葉清音這是怕婭達,「葉子,你放心,她以後再也不會欺負你了,不怕。」

葉清音就知道千千的心腸太好了「嗯,我不怕,謝謝你,不過,千千以後我們碰面的機會太少了,你啊,要好好照顧自己,」

葉清音現在已經把她當做自己的妹妹來看,所以整個人特別的溫柔。

千千點點頭,「嗯,我有空就會來找你,只是,只是,宮先生他可能想見你一面,」

這是六子讓她轉達的,只是她也不懂為什麼,說出這樣的話,她有點難過,不知道該怎麼辦。 葉清音暫時還不想見到宮烈,她無緣無故就在這裡住下,想必他肯定會著急。

不過這一次,她但是低估了他的耐力,她還以為他會直接過來搶人。

可是一切都沒有發生,還好好的,所以她自己是非常的開心。

就在這個時候,葉清音整個人開心得不得了「嗯,我知道了。」

__

千千回來的路上一直在想,剛剛葉子說他已經知道了。

那麼,這個知道的意思是什麼意思。

是說她會和宮先生見面還是?就在她猶豫不決的時候,六子出現了。

六子的出現,嚇了千千一跳。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千千一緊張就結巴。

六子完全不理會她突然間的轉變,「嗯,怎麼樣,見到葉子小姐了嗎,她這是怎麼說的。」

他現在非常的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讓他變成這個樣子。

就在這個時候,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哦,我告訴葉子了,可是她只是說她知道了,我也不知道她這是什麼意思。」

這讓她也覺得特別的難辦了,到底這是什麼意思呢。

天才萌寶:影后老婆超級甜 六子一下子不懂該怎麼說了,難道說,葉子小姐暫時還不想見到主子。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你,千千。」六子說完就離開了。

千千一下子更加鬱悶了,難道他們都明白了意思,可是她自己不太明白。

__

「你怎麼來了。」葉清音本來想回去睡午覺,見到了墨北辰。

墨北辰其實也不知道葉清音為什麼每次都要這個問題。

「這裡是我的地盤,你現在住的,是我的房間,我過來很奇怪嗎?」

這是他整個人看起來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的問題。

只不過就現在來說,她的心裏面也不知道該怎麼想。

情深刻骨:老公,請愛我 農家小命婦 「哦,那也是,那請問我現在已經是你的下屬了,能不能給我間屬於自己的房間。」

不然,每次墨北辰都是這樣的理由,和自己說話。

墨北辰突然冷靜下來,看著她的模樣,「你想去住哪裡。」

他一聽她這麼想心裏面不是很高興。

那是為什麼呢,因為他總覺得,葉清音這是在和自己分開界限。

在葉清音還想要和墨北辰再繼續討論下去的時候。

賴凱在外面敲門,「主子,宮烈來了。」

墨北辰看了一眼葉清音,「不管發生什麼,不要出來。」

葉清音想要跟上去,可是被墨北辰的回過頭的眼神嚇了一跳。

她整個人不知道該怎麼樣好,可就是這樣的眼神,真是讓人害怕。

葉清音只好真的在原地等著,墨北辰一個人出現,

宮烈自然一點都不滿意,他還以為他會把葉子帶上。

「我要見葉子。」宮烈說話十分的有氣勢。

六子本來想讓宮烈再緩一緩,可是沒想到他直接過來了。

他怎麼攔都攔不住,這個時候,葉清音看著眼前的模樣,整個人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說。

就是這個時候,其實她自己整個人也不知道應該在想點什麼。

葉清音其實還是害怕,害怕墨北辰會跟宮烈吵起來。

「她不想見你。」墨北辰一句話,簡單明了。 宮烈最討厭看到的就是墨北辰一副你奈何不了他的模樣,

「這是你的意思,不是她的意思,」宮烈實在是忍不住了,要是見不到就硬闖。

墨北辰看了一眼賴凱,「宮烈,你今天要是敢踏進這個門,你試試看,會有什麼後果。」

不一會,萊西就聽說了,宮烈的人和萊音的人吵起來了。

他立馬過來一看,「行了,為了一個女人,至於嗎。」

萊西沒有見過那個女人,也不知道是何方神聖,就這樣讓自己的左右手有衝突了。

「你們兩個,給我過來。」萊西給足了兩個人面子,沒有在下屬面前教訓他們。

「你們你們,這叫什麼事,傳出去,那不是讓人笑話嗎,啊,」萊西越說越氣憤,整個人心裏面特別的不舒服,

宮烈根本不吃這一套,「那個女人是我先看上的,他現在搶去,就是不地道。」

萊音一直沒有說話,為了安撫宮烈的情緒,萊西也意思意思的看著萊音,「萊音,聽到沒有,立馬把人給人家送回去。」

萊音還是沒有回答,這個時候宮烈實在是忍不住了,手突然抬起來。

墨北辰見勢,立馬擋住了他的手,「她是我的。」

說完他就走了,宮烈不服氣的想要上去。

被萊西攔住了,只是這個時候宮烈已經失去了理智,直接推開了萊西,追上去。

外面的場面一度混亂,葉清音在房間里也聽到了。

她在房間里走來走去,她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

要是自己出去了,墨北辰肯定會生氣了。

極品男生到俺村 只是外面的聲音特別大,自己不出去,心裏面總覺得哪裡不太踏實。

所以她自己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才好。

這個時候,在她的猶豫中,她聽到了外面的爭吵越來越大聲。

她心裏面也是擔心,要不她就出去吧。

葉清音做好了心裡準備,直接衝出去,只是大家都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會有一個女人出現。

萊西也正好看到了這個讓自己的左右手吵起來的女人。

他微眯著眼,這樣的女人,不能留。

墨北辰見葉清音出來,臉色變得更加黑了,直接上前拉住她的手進屋。

可是葉清音不同意,她不想讓墨北辰因為保護自己受傷。

「讓我和他說幾句話。」葉清音整個人也和平時不太一樣。

墨北辰不願意,可是他還是選擇鬆開手。

葉清音來到宮烈旁邊,「讓這些都散了吧,我們好好談談,」

葉清音覺得,現在自己該說實話的時候了,不然,會有更大的誤會。

她以為今天宮烈這麼做,都是因為他以為他們之間經過了什麼。

宮烈看了一看六子,六子立馬帶著大家散去,葉清音也獨自先走在前面。

萊西還在看著兩個人離去的背影,這個女人,他必須好好的調查。

旁邊的墨北辰把他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所以他必須要好好的保護葉清音,不讓她受到任何的傷害。

宮烈不知道葉清音要和自己說什麼,可是他已經能夠感覺到她的嚴肅。

「說吧,什麼事情要和我親自談。」 葉清音此時還在想著自己應該要怎麼辦,可是此時她自己的內心也不知道還在想點什麼。

在這個時候,她越發的覺得很多的東西和自己所想的不太一樣。

在這個時候,葉清音心裏面總覺得,一旦有哪些事情,自己應該要怎麼辦。

現在這個時候葉清音的內心,其實也覺得哪些不合適。

只宮烈就看著她的背影,也不知道她現在想要說點什麼。

「你,想要跟我說點什麼?」現在的她整個人越發的覺得不太一樣。

葉清音就安靜的看著宮烈,其實她自己也掙扎了很久。

確實是該說了,無論後果是什麼樣子的,她自己現在必須要說出來。

在這個時候,宮烈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看看她到底要和自己說點什麼。

「其實,那天晚上的人不是我,你誤會了。」葉清音沒有注意看宮烈什麼心情。

她勇敢的站在他的面前一動不動。

因為她自己也覺得,無論是什麼樣子的事情,她肯定可以完全的解決好。

宮烈不可思議的看著她,你知道,欺騙我的下場會是什麼。

只是這個時候,葉清音沒敢出聲,那又能怎樣呢。

她想了想,所有的事情只能是這個模樣。

葉清音低下頭,什麼話都沒有說,在她的心裏面,她覺得,讓宮烈想清楚了,冷靜下來了,自己再回答比較好。

這個時候,葉清音就發現,一切自己都掌握不住了,

「你,現在,在想什麼呢,」她現在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

在這個時候其實葉清音自己也不明白可以說點什麼可以。

「宮烈,其實,之前一直沒有告訴你,那是因為,我也還沒有查清楚那個人是誰,但是肯定不是我。」

現在這個時候,其實葉清音整個人也不知道在想著應該要怎麼辦。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她發現一切都不可思議。

宮烈氣氛的看著他,整個人心裏面就覺得哪些地方不太一樣了。

「所以呢,你現在是找到了那個人了?」他整個人一點都不舒服。

葉清音低下頭,其實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比較好。

可是事情就是這個模樣,她實在是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葉清音就安靜的看著他,「嗯,也沒找到吧,可是,你只要知道,那個人不是我就行了。」

她也不想做更多的解釋,可是現在到了這個時候,很多的東西,都很難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