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邪精魂取出花魂按在魂珠上,縷縷青光在小月和鈍鈞的眼裡跳著,那光青得像深藍的天空里凝聚的光芒,啪!啪!啪!跳著歡樂的火花。

日近中午時分,莫邪精魂才取下花魂。魂絲顫抖的將花魂彈向小月。

「魔友,本魂只有這一術了,請魔友與聖女好些商量」。莫邪精魂說完慢慢的飄向山洞深處。

小月用魔晶困住花魂,像鈍鈞使了個眼色。二位魔心喜若狂的遁離山洞。

洞域深處,蒙蒙的水氣呈現出淡淡的青色,幽靜縹緲彷彿青霞繞洞,滴滴泉水,濺起晶瑩細碎的水花,噠噠的回蕩空音。

莫邪精魂凝視著洞域,一聲似風似水的聲音在洞中迴旋。

盛夏的陽光真像蘸了辣椒水,火辣辣的烤著山域。天氣悶熱得要命,一絲風也沒有,稠乎乎的空氣好像凝住了,吸一口,嗓子都要冒了煙。

鈍鈞、小月頂著烈日,剛遁過山峰。見兩位聖女身邊支著涼傘坐在崖邊的樹陰下。

「喲!兩位聖友來的好早」!鈍鈞扶袖擋著火一樣的陽光。

秦月將身邊的涼傘投向小月。「有好事,怎麼會來遲,兩位魔友不也早早的到了嗎」?

https://tw.95zongcai.com/zc/3262/ 四女各懷心意的笑笑,誰都無法看出彼此因何而笑。

「秘術帶來了」。秦月問道。

鈍鈞從魔袋中取出魔晶,彈到秦月身前。

秦月捻過魔晶,輕輕按在眉心,臉色突然一沉,將魔晶扔給秦姬。「破『遁木術』,我練過」。

鈍鈞和小月被突然的變顧驚愣了,一時無語。「遁木術」明明是不可多得秘術,普通聖女怎麼會練過。

秦月嘴角一挑,凝著蔑視的笑意,轉身走向身側古樹,一道青影消失在樹身內,幾十丈外的樹葉風動,秦月輕飄的走出。「回去吧」!

鈍鈞和小月被羞得無地自容,咬牙真想給秦月一技,恨恨的看眼秦月,扭身要走。

「等等」!鈍鈞突然喊住兩位魔女。

鈍鈞、小月面紅耳赤的轉過身,瞥眼鈍鈞。

鈍鈞眉心按著魔晶,臉色潮紅,眼裡閃著點點瑩光。許久才放下魔晶,平靜了會兒狂跳的心。看向兩位魔女。「成交」。

鈍鈞、小月愣了,難道這位聖女沒修鍊過,不由得心裡一喜。「聖友,術法後有註解」。

秦姬壓抑著平靜的心,努力的點著頭。「我看到了」。

「師姐,你瘋了,什麼破術法,你煉過的」。秦月尖聲喊了起來。

「不要管,這是我的事」。秦姬突然厲聲喊呵道,秦月還想說,卻被秦姬給震住了。與師姐相依為命千載,秦姬從來沒有這麼訓斥她。秦月嘴一噘,默不作聲站在秦姬身後。

鈍鈞、小月被兩位聖女弄蒙了,想不出有什麼貓膩。鈍鈞看看小月。「聖友,魂友還有一術在我這兒」。

小月一聽,心知不好,想擋鈍鈞已經晚了。

「只要聖友把魂友送入魂門,事成之後,可到此取得另一術」。

小月聽完,長出一口氣,心裡道:「我想你也不能這麼傻」。

秦姬臉上映著霞光,看不出是激動,還是緊張。「魔友現在可以帶我去見魂友嗎」?

鈍鈞點點頭,四女二前二后,保持著距離遁向一處山域。

暮色暗淡,殘陽如血,群山巔上如鑲了金邊,最後一絲紅霞落在暗淡暈黃岩石,罩著一片模糊的玫瑰色。

四位修女停遁在山峰前,看向石岩突起的石壁,幾棵彎脖子老樹擋著不起眼的洞口。

秦月眼裡閃過狡猾的光芒,術指一點,青色龍影瞬間鑽入山洞。

鈍鈞、小月禁不住怒上心頭。「聖友,你要幹什麼」。

秦姬笑笑。「兩位魔友不必擔心,魂者不會輕易信聖者的」。

青色龍影搖頭擺尾的從洞中飛出,果然龍嘴中空空如野。

鈍鈞、小月互看一眼,臉色變得十分難看,頭也不回的遁向遠域。

「師姐,怎麼回事」?秦月收回術法,滿臉疑惑的問道。 聽著駱雅因啜泣而有些含混不清的話語,青影的眼神微閃,他沒有想到駱雅陷於魔障中的意識竟然還能察覺到這一點,更沒有想到駱雅對於心中那抹青影的執念,竟然這樣深。

深到他此時,竟然對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有些於心不忍。

只是…想到自己闖進駱雅的精神空間之前,柳暮雨說的那番話,艾莉絲的眼神又堅定了起來。

魔障入心,是靈氣匱散,意識消弭的前兆,她的進入更是使得精神空間的崩潰變得更加迅速起來。

她現在沒有多少時間了,若是任由駱雅固執地陷在魔障中的話,恐怕要不了多久,駱雅的意識就會徹底消弭,到時候,就誰也救不了她了。

伸出右手,艾莉絲學著她在駱雅精神空間中所感應到的青影該有的模樣,手掌平展,緩緩壓在駱雅晃動的髮辮上,拇指則抵在駱雅的眉心,依著順時針的方向,輕輕揉了揉。

眉心傳來的熟悉觸感,令駱雅忽然變得安靜下來,愣愣地抬起頭,看向眼前熟悉的青影。

……

「嚶嚶嚶…」青翠的草坪之上,一個四歲左右的紅衣小姑娘正哭得傷心。

明艷的紅衣和散亂的髮辮上布滿了草屑,看上去很是狼狽。

「你怎麼了?為什麼要哭呢?」不知道什麼時候,青翠的草坪上忽然多了一抹同樣青色的身影。

十歲的人兒,眉目間顯現著超出年齡的成熟,只是在看向紅衣小姑娘的時候,多了一抹柔和之色。

「我,我不想待在這裡,我想回家,嚶嚶嚶…」

小小的人兒並沒有因為青衣少年的到來而止住哭泣,正相反,青衣少年的到來令她更加嚎啕大哭了起來。

哭聲夾雜著嗝音落入青衣少年的耳中,清冷的眉目微微一皺,少年嘆了口氣,緩緩伸出了右手。

略顯蒼白的手掌平展,緩緩壓在眼前晃動的髮辮上,拇指則抵在小人兒的眉心,依著順時針的方向,輕輕揉了揉。

「你,嗝,你在做什麼?」小人兒抬起的淚眼中溢滿了疑惑。

「閉上眼睛。」輕緩的聲音如同暖暖的午日陽光,蠱惑著紅衣小姑娘輕輕閉上了眼睛,晶瑩的淚珠尚掛在她的睫毛之上,隨著呼吸輕微顫動。

「聽人說,當印堂穴順時針轉動,精神力就會將人們帶入一個奇異的空間之中,在那個空間里,人們可以看到心心念念的東西,你現在,看到了什麼?」

輕緩的聲音悠悠拂過耳畔,像穿過竹葉的颯颯清風,令小小的人兒忍不住跟著聲音落下的地方望去,只是…

「你騙人,眼前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

小人兒忿忿出聲,長長的睫毛劇烈地顫動了兩下,眼看就要睜開之時卻被少年的一句話輕輕制止了。

「乖,不要睜開眼睛,再仔細看看,你看到了什麼?」

微涼的手指在眉心傳來輕微的觸感,緩緩轉動著的指尖隱隱間多了一絲溫熱,不受控制地,小人兒再度向前望去,只是這一次,眼前的景象,卻兀地變了。 亭台樓閣,雕欄玉砌,珠玉石打造的縵回石廊間,緩緩勾勒出一間精緻的廂房。

房內,衣香鬢影端莊溫婉的女子正溫柔地輕晃著身側的搖籃,紅色肚兜包裹的粉雕玉砌的小人兒,正咯咯地笑著。

無憂無慮的笑聲在房屋內響徹,令一旁溫柔美婦的眉目間也漾起一絲微波。

「母親……」

小人兒愣愣地睜開了眼睛,可在她睜眼的霎那,眼前的景象忽地如潮水般退去。

「大哥哥,你剛才,做了什麼?為什麼我會看到我的家,還有母親?」

稚嫩的聲音帶著尚未全然褪去的哭腔,小小的人兒緊緊盯著眼前的青衣少年,大大的眼睛中滿是疑惑與好奇。

「我不是說了,那是你的精神空間?當額前印堂轉動,你就進入到了精神空間中,看到了你想看到的場景。」

青衣少年笑著開了口。

「可,可我剛才沒看清,大哥哥你能不能再做一遍?」

四歲的孩童,哪裡懂得這一套說辭不過是來自少年的安慰,急急拽住少年的衣袖,語帶期許。

青衣少年卻是搖了搖頭,輕輕放在小姑娘額上的手指也緩緩收了回來。

「精神空間只能在你心中的思念達到最大值的時候才會出現,你方才已經消耗了一部分思念,現在暫時沒辦法開啟了。」

「可是,我還沒……」

「我叫青冥,你叫什麼名字?」

小姑娘的掙扎被少年輕聲打斷。

「我,我叫駱雅。」

「駱雅,真是個好聽的名字,小雅,我們來做個約定好不好?」

青衣少年笑得溫潤,沖著小小的駱雅伸出了右手的小指。

「約定?什麼約定?」駱雅眼中怔怔。

「我們約定,當你以後再因為思念而難過的話,我就為你開啟精神空間,所以,不要再難過了,好不好?」

「嗯嗯,好。」

駱雅歡喜地咧開嘴。

白嫩的小指與細長的小指輕勾在一處,在青翠的草坪上落下一道拉長的影子。

……

所以,不要再難過了,好不好?

好……

再度睜開眼睛之時,駱雅的眼中,已然溢滿了淚水。

「你不是大哥哥,對不對?」

雖是問句,可微微顫抖的聲音中卻沒有半分問意,顯然她很清楚地知道,眼前的人,並不是青冥。

「是的,我不是他,我很抱歉。可是小雅,逝者已矣,人死不能復生,你要堅強。」

隨著聲音落下,駱雅眼前的青冥也漸漸變幻了模樣。

青色身形緩緩拉長,清冷的輪廓染上絲絲柔和,眨眼間,原本芝蘭玉樹的青影一晃變成了金髮藍眸,前凸后翹的大美女。

「大哥……大姐姐?」

駱雅雖然料到了眼前的青影並不是青冥,可她沒想到,這青影后的人竟然是艾莉絲。

「對不起……」

低低的三個字突然從兩個人的口中齊齊冒出,同樣訝異的眼神,同樣柔和下來的眉眼。

「大姐姐,我……」

駱雅剛欲開口,火勢,卻瞬間更加熊熊燃燒起來。

「來不及了,我們先出去再說。」

艾莉絲眉目一凜,抱起尚處在四歲的駱雅就向著火海外掠去。 火勢,在青翠的草坪上迅速蔓延,條條巨大的火龍在空中翻騰著,咆哮著,不斷朝著艾莉絲奔走的方向急掠而去,似是要將這試圖挑釁他們威嚴的兩人徹底吞噬。

艾莉絲的闖入,已然被駱雅的精神空間所察覺,若是她不能在精神空間徹底崩塌之前將駱雅帶走,那麼她們就會被永遠地困在這漫天的大火之中。

避無可避,無處可逃。

碧潭凌波,踏水無痕。

艾莉絲的腳尖在纖細的草葉上急點,魔法感知力如同一台最精密的儀器,快速地分析尋找著逃生的路徑與突破魔障的方法。

快!再快一點!

咆哮的火龍乘著燎原的風,在廣袤的田野上四處奔騰,熾熱的火舌帶著升騰的火意,向著逃竄的青影緊追而去。

空氣里,充斥著燥意與濃煙。

「大姐姐,我們是不是,逃不出去了?」

駱雅白嫩的小手緊緊攥著艾莉絲的衣襟,顫抖的聲音中帶著絕望與歉意。

雖然她現在還有些摸不清狀況,可是她能夠感受到那來自火焰的危險。

若是被那火焰吞噬,恐怕她和艾莉絲的意識就會被徹底擊碎。

如果不是她莫名陷入到這樣的地方,大姐姐又怎麼會拼了命地來救她?

當年的大哥哥也是,若不是她,又怎麼會……

她是個害人精吧?

這樣的念頭一旦在腦海中形成,就再無法抹去,而就在駱雅的眼睛黯淡下去的那一刻,漫天的火焰忽然大盛,追擊的火龍變得更加兇猛起來。

艾莉絲的後背,強烈的灼熱感奔襲而來。

「小雅別放棄!這是你的精神空間,你入魔障了,若是此時的你選擇了放棄,我們,就真的無路可走了!」

感受到懷中人的意識狀態,艾莉絲急切地喊道。

精神空間?魔障?

兩個詞落在開始渙散的駱雅耳中,如同乍然落進熱油中的水滴,砰然炸裂,令駱雅小小的身子猛地一震,眼中再度恢復了光亮。

「大姐姐的意思是,我們現在所在的,是我的精神空間?」

輕微的聲音騰著風落在艾莉絲的耳中。聲音是那樣輕,輕地彷彿一個不小心就會打破最後的希望。

「沒錯,這裡是你的精神空間,所以,一定不要絕望,你的情緒,操控著這裡的場景。」

腳尖急點,避過突然進攻的火龍后,艾莉絲沒有絲毫停頓地向前疾行著,只是偌大的原野,根本就看不到盡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