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體機構急忙蜂擁而至,對於媒體來說!吶年是豐富的一年。先是美國轟炸南聯盟,隨後是華夏大使館和美國大使館紛紛被炸,在後來的非美戰爭,現在又爆發了一起巨大的恐怖襲擊。

引打手,事件的視頻,照片很快被一手記者發現,所有媒體都報道著這一恐怖慘狀,也有人在猜測著,這起慘無人道的恐怖事件究竟是誰製造出來的。

下午,美國白宮會議室。

總統,內閣成員,國防部長。中央情報局局長,聯邦調查局局長。國家安全局局長,參議院長。和等國安全委員會其他成員等大佬們齊聚會議室。其中那三位局長的臉色非常的難看,美國出現這麼大的恐怖襲擊事件,他們責無旁貸。

「根據最新整理出的情報,這件事情應該是阿富汗的基地組織做出來的!」

新任中央情報局局長非肯低著頭說道,特尼特死後,中央情報局局長就成了一個誰也不願意去坐的位置,誰都知道坐在那個位置上前先有個最大的對手,這是一個讓他們頭疼又不好對付的對手。

「我們要的不是應該,而是確定!」

柯林頓冷冷的說道,不得不說。柯林頓真正處理問題的時候還是很總統的樣子,人家畢竟也當了六七年的總統。

「是,我們確定!」鄧肯坐直了身子,大聲的回答。

「確定?現在確定了,之並你們幹什麼去了?」國防部長冷冷的問道。這次他們也有一定的責任,但相比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來說,國防部的責任就輕多了。

劫天運 「你!」鄧肯恨恨的看了一眼科恩,國防部和中央情報局是有些不對路,可科恩也不該這個時候來打擊他,鄧肯不知道,科恩最近被非州的問題搞的是焦頭爛額,正有火氣沒地方發呢。

「現在不是爭吵的時候,如果這事是阿富汗做的,我們應該怎麼辦?」

國務卿奧爾布賴特說了一每。 諸天試武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沒有

要是放在平時,這事很容易解決。讓阿富汗交出這次事件的主謀和一應人員,如果阿富汗拒絕的話。立即出動軍隊迫使他們交出兇手,這次的事件道義上美國是站得住腳的。

可是現在不同,現在美國大部分的兵力都被牽制在了非洲,這個時候他們真的不知道還能不能再去他國領土上打一仗,如果要求阿富汗交出主謀而阿富汗不同意,美國又沒有動作的話那美國的面子就丟進了。

阿富汗會交出這次的主謀基地組織的拉登嗎,結果不用想他們都清楚,塔利班和拉登就是穿著一條褲子的。

「假如我們對外宣稱是非洲雇傭兵做的這件事怎麼樣?」奧爾布賴特又繼續說道,這位美國第一位女性國務卿的點子倒不少。

「如果阿富汗不承認此事和他們有關,這個主意到是不錯!」柯林頓微微點了點頭,把這事情栽到雇傭兵的頭上,他們非洲的壓力也會緩解許多,而雇傭兵則會變成世界人民討伐的對象,這種恐怖襲擊不比屠殺平民好到哪去。

那肯和國家安全局局長焦恩互相看了一下,兩人一起露出一絲苦蕪

別人不了解,他們兩個可是最清楚那位拉登的脾性,這次事情如果是他做的,拉登肯定會承認。只不過這個時候兩人誰也不敢先把這點小提出來,反正提出建議的是國務卿。出了問題也有他們去承擔,和他們兩個沒什麼關係,還能緩解一下兩人頭上的壓力。

「邸肯局長,焦恩局長,你們怎麼看?」

那肯和焦恩微微一愣,奧爾布賴特也不是個省油的燈,知道這件事這兩位局長的態度也是個關鍵。

鄧肯首先苦笑著搖了搖頭:「我覺得不行,以基地組織的習性,他們肯定會承認這次事情是他們做的,到時候我們將再次變的被動!」

「沒錯,小邊我們井對非洲那邊鬆鬆,集中精力對付阿富汗的話溝只的!」焦恩也無奈點頭,其他各位大佬看著這兩人都微微搖頭,特別是國防部長科恩。

不管美國政府怎麼對阿富汗。這件事情政府必須先給民眾一個交代和解釋,晚上八點,柯林頓再次站在了電視機面前,沉重的向大家宣布了這次恐怖襲擊的事情。一部分美國民眾突然發現,最近柯林頓只要站電視機鏡頭前,肯定沒有什麼好事。

在柯林頓發表電視講話后不到兩個小時,阿富汗的基地組織隨即就承認了引打手,事件是他們所為,這讓雇傭兵的支持者們都重重的鬆了口氣。原來一直在說這次事情是雇但兵做出來的人現在也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隨後,美國政府要求阿富汗塔利班政權交出主謀的要求被塔利班拒絕,世界上各國人民的眼睛再次盯上美國,看看美國這次會怎麼辦,是不是要同時打兩場戰爭。

相對比雇傭兵,美國民眾對基地組織的痛恨更為嚴重,不管怎麼說雇傭兵是按照真正戰爭模式來和美國對抗,柚們偷襲的是珍珠港,屬於軍事基地,而不是世貿中心這種民用的地方。

攻打阿富汗的呼聲在美國再次強烈起來,美國大西洋艦隊,太平洋艦隊各派出了一艘航空母艦開赴阿富汗,同時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親自出訪英國。

口月日,一直中立的英國答應美國的邀請,一起出兵阿富汗,隨後韓國也派出了一部分士兵加入聯合部隊,共同打擊恐怖組織。

三國出兵阿富汗,世界上一些評論員開始出現擔憂的話語,美國明顯不會放棄非洲的戰場,他們這次是同時和多國作戰,加上英國和韓國的加入,誰也不敢說這次會不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非淵,此時卻在平靜中,美軍要打阿富汗,肯定要調走部分非洲的士兵,相應的可以減輕一部分雇傭兵的壓力。

上次大會戰之後,雇傭兵的作戰力明顯提升了不少,不過那種大會戰的傷亡太大,朱奇只發動了一次再也不敢發動第二次,不然他們的財力也消耗不起。

很多雇傭兵都要求在美國和阿富行作戰的時候趁著美軍兵力空虛對美軍進行反攻,不過都被朱奇拒絕了。吳庸和朱奇都在等著一個人,一個志明回國邀請的人。

對美軍作戰,陸軍上雇傭兵是一點都不怕,讓雇傭兵害怕的是美國強大的海軍和空軍。

六艘航母組成的龐大艦隊橫在海面上,那就是雇傭兵一個不可逾越的堡壘,兩千架戰機讓美國擁有了絕對的制空權,在這種情況下作戰。雇傭兵貿然發動大規模戰爭只會提升傷亡。

所以,想要打贏美國,打退美國。必須把他們的空軍擊垮,擊垮空軍。就要擊沉美國的航空母艦,讓空軍無地方補給和降落。

吳庸和朱奇都明白這一點,所以才強烈壓制住底下人俐情緒,現在還不是反攻的時機,美軍是調走了部分陸軍,可航母艦隊和空軍飛機一個也沒走。

華夏,南海水壺島。

水壺島是華夏的一個小島嶼,曾經島上還有幾百人家居住。後來大陸發展越來越好,島上也越來越不方便,水壺島的居民大都到陸地上進行生活,現在島上只有幾家老人還留了下來,繼續守著這片祖業。

艘小船漸漸從海面上露了出來,船頭站著兩個人,一身白衣的志明和一嘴白鬍子的軒轅光。

志明這次是回來執行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這個任務對他們和美軍的作戰有著非常大的關係,志明的這次任務如果可以成功,不可一世的美軍將不在是強大無敵的,雇傭兵也可以打贏對美國的這場戰爭。

「師傅,少主這次能不能成功可就看您的了!」

志明對著軒轅光低聲笑道,軒轅光微微點點頭,滿意的看了看這個

雖然軒轅光曾經對吳庸很是失望,不過現在來看似乎事情也不是他想象的那麼壞,吳庸雖然說過不會爭霸天下,可他手上有兵,有錢,還站著一塊比華夏大上好幾倍的土地。

這樣的吳庸即使在不想爭霸天下也已經走上了這樣一條路,只是軒轅光不知道吳庸所走的是另外一條路,和軒轅光非常期望的吳庸登基為帝。成為開國帝皇有著天壤之別。

(美國強大的海軍即將落幕。世界格局完全改變小羽會繼續努力寫更精彩的內容,還希望大家能用手上的月票來繼續支持小羽,淚奔求票中,)) 即便是感到痛苦,也無法回頭,許下的承諾必須由自己來完成。

然而遵守承諾固然重要,可是如果為了承諾而丟失了一切的話,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有人肯定聽到過一個問題。

你會為了你愛的人去死嗎?

關於這個,之前就已經探討過,思考過,現在拿出來不過是為了證明,當你決定兌現承諾的時候,不要將自己閉上絕路。

不幸的舞台劇即將閉幕,成為的兩人開始退下這個主要舞台。

門口,和久宇舞彌站在一起的夏目將叼著的煙扔到雨中,被打濕之後彈跳起來,在雨中翻滾著。

另一頭,一臉驚訝和不安的櫻正朝著間桐雁夜走去。

年幼的身子有些搖晃,一邊的遠坂葵對櫻的出現在感到十分不解。

比起這個,走到間桐雁夜身邊的櫻停了下來。

「雁夜叔叔生病了嗎?媽媽?」

遠坂葵點點頭,用手撫摸著她的頭髮。

「是不是櫻聽話,雁夜叔叔就可以好起來呢?之前雁夜叔叔說了,要一起去野外郊遊。」

不可能實現的願望,被輕易說了出來。

沒有咳嗽,努力忍住,拼盡全力,間桐雁夜快速擦掉了慢慢溢出來的鮮血。

伸出沾上了血液和灰塵的右手,將其放在沒有閃躲的櫻的頭上。

揉了揉,間桐雁夜笑了起來。

這只是一個動作而已,可還未笑出來就被終止,大聲的咳嗽再也忍不住。噁心的蟲子跟著鮮血一起飛濺到他的衣服上。

用自己的外衣另一邊蓋住。間桐雁夜緩慢的說著

「真是……困擾。啊,……生病了了呢。」

「要去看醫生嗎?」

「不……用了。」

已經不行了。

間桐雁夜收回自己的右手,轉而輕輕地捏了捏櫻的臉頰。

「當個,乖孩子吧。」

「恩。」

「聽母親的話。」

「恩。」

「還有。」

咳咳咳咳。

不斷的咳嗽,聲音開始嘶啞,瞳孔也變得渙散起來。

還有。

間桐雁夜的雙眼流出眼淚,承受了大量痛苦的他的淚腺放佛決堤了一樣,淚水止不住的流出。

紅色的眼淚。在臉頰上劃出一道痕迹,櫻用袖子替他擦乾淨。

還有,一件事情。

間桐雁夜如此說著,雙眼漸漸閉起來的他即將步入終焉。

「不要,討厭……雁夜,叔叔啊。」

這個樣子害怕被櫻看到,所以到了現在也有些擔心被討厭。

醜陋的模樣,落魄的樣子,恐怖的表情,這一切都是被厭惡的要素。

面對這個不是請求的請求。櫻乖巧地點了點頭。

最後。

間桐雁夜無奈的揚起嘴角。

沒有笑,只是嘗試著露出笑這個表情而已。

因為這樣的他已經笑不出來了。只有做做表情。

「我……啊,咳咳……」

可是。

可是。

繼續說著。

沒有停下。

想要傳達的內容是……

「愛上過……人的。」

伸出的手自然垂下,睜大的瞳孔失去了焦距。

台下沒有掌聲,周圍沒有歡呼,只有沉默而又寂靜空氣。

間桐雁夜,berserker的master,已經確定死亡。

舞台落幕了,不幸的舞台劇在沒有任何干擾的情況下表演完畢。

頭頂的神明,是不是因此而感到有趣了一些呢?

如果是那樣的話,還真是有夠惡趣味的。

夏目見到間桐雁夜已經死去,所以沒有待在這裡的理由。

既然間桐雁夜作為berserker的master的話,那麼berserker想必也快要消失了吧,那麼就將其作為下一個目標好了。

轉身離去,外面大雨在這個時候小了很多,比起之前的狂風暴雨來說,這就像是沒有任何威力的綿綿細雨一樣。

剛剛走出教堂的門檻,身後就傳來了櫻的聲音,她為了叫住自己而特地提高了音量。

「你要走了嗎?要是去哪裡呢?」

「這個必須保密,櫻就和你的母親呆在一起好了,別擔心,間桐家應該不會來找你們的麻煩了。」

因為他們現在的目標,已經切換成了自己。

那麼,有些不放心,這小女孩繼續問道

「你要,拋棄掉櫻嗎?」

並不是。

夏目指著櫻身後的遠坂葵,她正獨自流著眼淚。

悲傷也好,痛苦也好,都在被沖刷著,變換著。

「你還是留在你的母親身邊安慰她好了,有空的話,下次再見。」

你的不幸還未結束?

夏目不知道,所以沒有說出這句話。

讓櫻待在遠坂家或許是個不錯的決定。

往外走去,一邊的久宇舞彌朝著夏目問道

「我們接下來要幹什麼?」

「幹什麼?」

夏目打開車門。

「我們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