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霄看到師姐沒給他好臉色,搖著扇子擋著臉,直撇嘴。走到師姐寶座下首坐下。

不多時,三道人影出現客棧內。靈珍子面如桃花,笑盈盈的站起。「莫靈友,幾位弟子不懂事,讓你受苦了」。

「靈祖,那可不是,沒有你的弟子,我還交不了赤霄這樣的好友」。 名門婚色 莫邪向赤霄一笑,把十年長談一句話掩蓋。

靈珍子聽弟子們彙報。也正想問這事。「師弟為人和善,忠實,你交他太對了。快來坐」。

莫邪走到赤霄對面,向赤霄點點頭,眾人又寒暄幾句。氣氛變得愉快,弟子們陪著笑臉聽著。

靈珍子突然談峰一轉。「莫靈友真的想入劍靈宮」?

赤霄聽到這話,也是一驚。這事莫邪沒對他說過。

「正是,靈祖有何指教」。

「指教談不上,這劍靈宮是靈境各族的死敵,你可想好了,開弓沒有回頭箭呀」!靈珍子看著莫邪的眼睛,似乎想找到答案。

「不用勸了,我相信,我的選擇」。

靈珍子看出莫邪沒有半點的猶豫,心裡讚賞不已。「那好,這是劍靈宮的『血盟』。你看看能接受嗎」? 在離開了威艾龐城之後,澤特他們繼續向西方趕路。

城主與他的兒子被比田野抓起來,當著全城居民的面殺死了。威艾龐城的禍害理游家族從此消失,所謂樹倒猢猻散,伯爵家裡的賓客們也紛紛逃跑,生怕被殃及。

但是,威艾龐城就真的解脫了嗎?那事如何澤特不知,但澤特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絕非正義,也絕非正確。

所謂正確與正義究竟是何物?理游伯爵雖然在城中作惡,但若不是因為他管理有方,這城市也不會如此繁榮,百姓們只需要害怕他一個人,周圍無一強盜,城中無一惡人。因為所有人都有著唯一的也是共同的敵人。

澤特不再考慮那件事,反正那個城市與自己不再有任何關係。

又過了兩天,澤特他們終於到了雷德艾斯王國的國都,布萊克。

正如之前所說,王都之內在舉行比武賽,聚集了整個卡其藍瑪大陸的高手在此比賽。據說獲勝的人可以獲得十分豐厚的獎勵,還能得到卡其藍瑪總共十五個王國共同授予的「勇士」勳章。

對於一般人來說或許不明白這麼做的意義何在,但澤特是一下子就明白了,這是人類在為對抗魔族的入侵而做準備呢。

之前在拜因王國捉到的魔族都被送往了拜因王都,定然是從中問出了什麼消息。而魔族突然出現在雷迪安大陸,還有龍族一起,就算不是想要侵佔人類大陸,也不會是什麼好消息。

魔族的強大,經歷過五十年前那場大戰的人類是再清楚不過的了,如果不提前做好準備,那麼人類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進入布萊克城,澤特看到的是數不盡的冒險者,以及他們那些隨便一把都可以把澤特壓死的巨大武器。

「長這麼大做什麼?天塌下來先砸到你們啊?」澤特不滿地抱怨著。

誰知澤特的話被一個大高個聽見,他回過頭來一看澤特,隨後笑道:「小個子,我們長這個個子也不是我們願意的,而是在一場場生死逃殺中磨練出來的。」

無言以對,澤特乖乖閉嘴了。

菲雅在馬車中探出頭來,對澤特說:「澤特哥,要不我們還是繼續趕路,別在這裡停留了吧?」

「還是算了,明天再走吧。」澤特剛剛看那些冒險者的時候臉上所流露出的厭惡的表情看來是被菲雅看見了。「我只是不喜歡那股汗臭的味道罷了。」

「而且,我還是對那個比武賽很感興趣的。」澤特現在並不急著要趕路,反正都快要到達魔族領地了,就算耽擱一兩天也無所謂。

都市之神級宗師 「哦?要去看嗎?」比田野也是有些感興趣地說:「我也很好奇最近人類之中有沒有出現什麼比較厲害的高手呢。」

「如果按照你之前所說的,人類之中最厲害的不就是鬼族嗎?普通人類有超越鬼族的可能性嗎?」

比田野很肯定地說:「不可能。」

澤特一笑,那麼這還比什麼?

「普通的人類是不可能的,但是不普通的人類的話就難說了。」比田野又說:「最起碼在現在的世界里,有這麼一個人類。」

「是誰?」

「還能是誰?除了最強人類朗烏姆以外,有誰能做到?」說這話的是剛剛的那個大個子冒險者,「朗烏姆大人那可是能夠在百萬魔族大軍之中殺死魔王並且全身而退的存在。」

哦,是琴姬的那個穿越者爺爺。

澤特不由得想,這朗烏姆的故事要是能寫出來,肯定又是一部龍傲天穿越文。如果是自己的故事寫出來,題目估計可以叫《澤特還鄉》,聽著好像某部動畫片的名字。

比田野忽然慫恿澤特說:「要不你也去參加?以你的能力參賽絕對能得冠軍。」

是啊,澤特的那個特殊能力參賽絕對沒有人能打得過他。

「但是我拒絕!」澤特突然說:「我澤特只想過平靜的生活。」

「為什麼啊?參賽者肯定有鬼族,要是打敗了鬼族的話就能證明你超越了人類,能夠受萬人敬仰啊。」

「我還不想超越人類啊!我只想做普通人啊!」澤特絕望道:「我只想在自己的世界做一個普通的上班族,每天按時上下班,然後回家給我弟做晚飯,時不時問一下他的學習情況,然後帶他出去玩。這才是我理想的生活啊。」

比田野是真沒想到澤特這麼渴望平凡的生活,八年前的澤特沉默寡言,從未對比田野說過他為什麼要回去。而現在比田野才明白,澤特是真的不適合這個世界。

「那麼我們去找一家旅館住下吧,看完比武賽再走如何?」

「嗯,這個可以。」

……

終於找到一家旅館之後,正好還剩下最後兩間房間。

定下房間,澤特三人在屋子裡又拿出地圖來討論著接下來的路。

「離開雷德艾斯王國之後就是雅格里斯山脈,穿過山脈需要兩天時間,再到達克格林江需要五天時間,渡過江之後便是魔族領地,總共需要九天時間。」

澤特看著那地圖,說道:「總感覺卡其藍瑪大陸好小。」

「因為有三分之二是魔族的領地,自然顯得小了。」

「真虧你們這個世界的人類可以在魔族的手下搶到這三分之一的領地啊。」

「這話就說的不對了。」比田野解釋道:「這三分之一的土地並不是人類搶來的,而是魔族自己放棄的。」

自己放棄的?澤特不明白為什麼要放棄這麼一大片肥沃的土地不要呢?

「魔族有一個特點,他們對於食物的需求並不是很大,但他們需要吸收一種特殊的能量,魔力。」比田野的尾尖在地圖上劃過,「魔族如果不吸收魔力的話就會變得很虛弱,普通的魔族比普通的人類要強很多,但如果不定期吸收魔力,魔族就會變得比人類還要無力。而魔力這種東西只有在魔獸死去之後,屍體回歸大地,大地再次將那股力量釋放出來,那就是魔力。」

澤特明白了,之前比田野說過,魔獸只有在魔族領地才會存在,所以魔族才會只佔據那塊土地。但五十年前魔族突然入侵,到底是為了什麼?

澤特說出了自己的猜想:「莫非……我是說莫非,魔族克服了需要吸收魔力那個缺點?」

「所以他們才會想要入侵人類領地,想要統治三塊大陸。」

澤特「啪」的一下將手中的筆摔在地圖上,罵道:「這哪來的三流小說劇情?」

「可是這也不無可能啊……澤特,我看去魔族領地這事還是推遲一陣吧,魔族那邊現在的狀況還不清楚,貿然進入的話恐怕不太合適。」

澤特也贊同比田野的話,現在魔族那邊的情況要是有人類膽敢過去,怕不是明擺著說「我來打探軍情了」。更別說澤特他們是要去尋找魔族的公主。

但是如果不能見到魔族公主,澤特可就回不去了啊。

「啊!真是讓人頭大。」

「恐怕更讓人頭大的事情要來了。」比田野說道:「我聞到了一個令人不愉快的味道。」

澤特看向比田野問道:「什麼味道?」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旅店老闆的聲音:「客人啊,我說了真的沒有房間了啊,最後兩間房剛剛已經有人了,你們換一家吧。」

「少廢話,我說有就有。」

澤特眼睛一亮,這聲音聽著怎麼這麼熟悉?這個女聲。

「客人啊,真的沒有了。你這樣會打擾到其他客人的。」

「打擾到的是熟人,不用怕。」

真的感覺在哪聽到過,但是又想不起來了。澤特仔細想著自己在這個世界所認識的女性,除了菲雅就是依洛娜和琴姬,其他的真的找不到了啊。

「可是……」

「沒關係的,我們和這個房間里的人認識。」這次的聲音澤特聽出來了,是琴姬!

澤特打開房門,只見出現在他面前的不是琴姬,而是一個身穿黑色鎧甲的知性大姐姐。

「芩……琴姬?」

那女性豎起大拇指指著自己得意地說道:「你以為出現在你面前的是琴姬?其實是我卡歐斯噠!」

澤特二話不說把門摔關上,背靠在門上對比田野問:「她是卡歐斯?」

「從味道上來說確實沒錯。」

「她為什麼會在這?」

「我們坐馬車都能到這。她會飛為什麼不能在這?」

此時門外的卡歐斯敲了敲門說:「喂,澤特你開門啊,我已經答應哈尤米了,在查明真相之前絕對不會殺你的。」

澤特才不會聽她的話打開門,而是跑去打開窗戶,準備從窗戶往外跳。

「哦!澤特!」突然出現在窗外的,是飛著的依洛娜。「好久不見了。」

「時間啊!停止吧!」澤特連忙停止住了時間,手忙腳亂地打開門,正好看見卡歐斯臉上那充滿殺氣的表情。

繞過卡歐斯,在她身後的是旅館的老闆,上次討伐魔族時遇到的那個靈男,以及抱著兩隻小貓的琴姬。

「這怎麼回事?算了還是先逃命吧……哎呀,忘了還有菲雅了。」澤特又回去把菲雅抱起,對已經被停止的比田野說:「卡歐斯就交給你對付了,我和菲雅先走了。」

說完,澤特抱著菲雅一溜煙就跑出了旅館,也不管自己在往哪跑,只是一個勁地埋著頭沖。

終於,澤特實在是累得跑不動了,於是這才放下菲雅,「然後時間開始流逝。」 莫邪接過「血盟」,被盟約上的血氣震撼。這是多少靈者的血氣才有這種悍力,能讓靈者拿到「血盟」時,有種威懾和屈服感。抬頭看眼靈珍子深沉的目光,輕輕的拉開「血盟」。無數的血影在軸域間飛舞,一點點的聚向一處碩大的血點。

靈珍子看到莫邪目光閃爍,凝著幾分不解。「莫靈友,這是劍靈宮一支血脈,名為葯脈,凡入此脈者,會成劍靈宮葯族弟子」。

「我也可以入此脈」?莫邪似懂非懂的問道。

「難說,劍靈宮血脈傳承還要看機緣,不是想入就入的,你可以試一滴,如果能融入,當然可以」。

莫邪聽完解釋,輕輕咬破舌尖。噗!一絲血珠划著飛虹落入「血盟」中。

唰!一道紅光放開,莫邪的血魂在盟約上打了個旋后,落在盟域的上空,萬道血芒從血魂上放射出來,非但沒有飛向葯脈中心,反而將葯脈逼迫到一邊。

靈珍子大驚失色,這是……?心裡咯噔一下。笑道:「靈友血魂強大,不能入葯脈,如果靈友有心,可以入劍靈宮其他血脈」。

莫邪不得其解,十分的失落。他很喜歡葯脈,竟然沒有緣份,太可惜了。「好吧!這樣,我是否可以去劍靈宮」?

靈珍子點點頭。「當然,只要靈友想去,劍靈宮歡迎」。

「好吧!我跟你去」。

靈珍子聽到大喜,立即叫來幾位弟子。「去開啟阜陣」。

弟子神秘的點點頭,匆忙出了客棧。

「靈祖,我們何時啟程」。莫邪有些等不及了,急切的問道。

「靈友別急,開啟阜陣后,即可去劍靈宮」。靈珍子神秘的笑笑。

莫邪看著眾人的面色,一個個神經兮兮的,想不出這些人在玩什麼手段。

「斷葯子帶師弟們守住陣心,不到萬不得已,不可回來」。靈珍子突然厲聲說道。

斷葯子應了聲,面色凝重的走出客棧。莫邪看到這些更是不解,這些劍靈宮弟子在玩什麼?

嗡!客棧震動起來,晃得人影交錯,眼神都化了魂。莫邪心裡慌了陣,看到靈珍子端坐在寶座上,沒有半點慌亂,立即穩住心神,泰然的審視著空域。

一道光罩從空中亮起,將整個靈阜罩在虛光下。莫邪眉頭一挑,猛的抬頭看向遠空。靈珍子似乎感應到什麼,側頭看著莫邪。「靈友,你發現什麼」?

莫邪面色凝重,就在光罩啟動的瞬間,他看到八千裡外出現幾道虛影,一閃消失了。急忙拿出「幽冥神鏡」,點在虛影出現在空域。那裡山峰林立,巨石層疊沒有半點異相。難道他感應錯了。

靈珍子看著莫邪的臉色,心裡凝雲重重。再次追問道:「靈友看到什麼」?

莫邪慚愧的笑笑。「在大陣開啟時,我看到八千里處有幾道虛影」。

靈珍子眼睛大了,她沒想到莫邪的念力如此之強,能看到八千裡外的事。一滴香汗凝在面頰。「你看清了」?

莫邪苦笑的搖搖頭。「太快了,沒看清」。

靈珍子臉色陰沉下來,靈阜的事,弟子們已經彙報過了,很明顯,靈阜已經被血洗了。「靈友,你念力強大,幫我守住空域,我開啟宮門」。

莫邪聽得有點糊塗,開啟宮門,什麼宮門?這裡怎麼會有宮門。正疑惑時,靈珍子走到客棧的水池邊,術指凝出符光,連點了數下池面。

水面盪起漣漪,千萬朵銀花,如飛花濺玉般聚來。嘩的一聲落下,一道黑黝黝的光門出現在落花中。

莫邪眼皮跳個不停,心裡暗叫。天哪!劍靈宮的宮門在這裡?太不可思議了。

一失神,數千裡外一道紅光飛來。等莫邪意識到時已經晚了,紅光急速而至。

轟隆!光罩晃動起來,靈阜內的亭樓被震得紛紛的崩裂。

靈珍子掃眼空域,臉色冰凝。「各位弟子去加持陣眼」。

眾弟子蜂擁而去,就連赤霄都跑了出去。莫邪凝視著空域,來人好可怖,還沒看清身影,術法已經攻到靈阜上。如果沒有防禦大陣,這一技怕是整個靈阜都得滅殺了。

靈珍子的額頭凝滿了汗滴,千算萬算,還是沒有算到,果然異族在監視靈阜。那一擊,靈珍子已經感應到了,出手的修者遠在自己境界之上。

術指連點數次,符光出現在空域,劃了個弧,飛向黑色光門,深藍色的波環出現在門域,不停的打著光花,啪啪的爆著點點光芒。

莫邪想要幫忙,又不知道如何幫。瞪著眼睛,急得直冒火。

又是一道火龍擊在光罩上,四域洪鐘般的嗡鳴,震得耳朵都要穿了。

咔咔嚓!幾道裂紋出現在空中,光罩不停的顫抖著。靈珍子臉色漸漸的蒼白,她怎麼也沒想到,異族攻擊的會這麼猛,這麼下去,不等打開宮門,防禦大陣就得被攻破。

「莫靈友守住陣眼」。靈珍子急的嗓子都啞了。

莫邪這才醒過來,對呀!去守陣眼,閃身出了客棧。阜街中心立著支天的柱子,五條火龍盤在柱子上,由下而上的飛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