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駛員聽奧古斯丁說的是人族的語言,有些厭惡的說道:「先給錢」,奧古斯丁眉頭一皺,果然如傳言所說的那樣,人魚之城的居民對帝國的人有很深的怨念,他扔給駕駛員一枚金幣,拿過金幣的駕駛員極不情願的向著前面的小船追去。

銀色月光照耀下的海面顯得波光粼粼,一前一後兩隻小船,在狹窄的水道中追逐,即使是在夜晚也有著很多的小船在水道中航行,所以船隻很難快速行進,看著行駛在前方的船隻,奧古斯丁有些焦急說道:「能不能再快一點」。

「這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你愛坐不坐」,駕駛員不耐煩的說道。

此時的奧古斯丁實在懶得理會這些愚民,眼看詩人就要消失在自己的眼中,奧古斯丁再也顧不得那麼多,腳下青色的魔法陣一閃,身影瞬間就從船上飛起,向著載著詩人的小船飛去,怕引發混亂的他原本不想動用魔力,但眼看詩人就要消失在夜色中,他不得不動用武力將他抓住。

從眾人頭頂飛過的奧古斯丁引起一陣慌亂,大多數人都是在看熱鬧,而人魚之城的治安員在聽說了有人在水道中動武后,正向這裡趕來。奧古斯丁猶如一陣清風向著那艘小船飛去,在小船就要進入下一個路口時,穩穩的落在船上。

「不要逃了,和我走吧!」奧古斯丁將自己的手搭在穿著燕尾服的詩人肩上,感受到自己肩上的手,船上的人回過頭來吃驚的望著奧古斯丁。

「不是!」奧古斯丁看著這個身穿燕尾服的人,並不是那個詩人。就在此時他突然有一種芒刺在背的感覺,腳尖輕輕一點船身,奧古斯丁拎著這個人就飛離了小船。

「砰」的一聲槍響,一顆子彈穿透了這艘船駕駛員的頭顱,四濺的血花將海水染得殷紅,在月色的照耀下顯得的格外耀眼,駕駛員雙眼空洞直挺挺的倒在了船上,隨著魔導槍的槍聲響起,水道中的船隻一下子混亂起來,開始四處逃竄。

奧古斯丁將自己手中的人一下子扔到海水中,警惕的望著四周,而槍響並沒有絲毫的停止,從四面八方不斷傳來的槍聲就如同死神的喪鐘,當他響起時就有人走向滅亡,看著自己周圍倒下的人,奧古斯丁心中沒有任何的波動,或者說他不允許自己的心有一絲一毫的波動。

當槍聲再次響起時,奧古斯丁終於鎖定了詩人的位置,他抬起頭望向站在一座海神神殿頂端手拿魔導槍的詩人,一輪銀色的圓月掛在詩人身後的夜空上,夜風不停的吹動著他身上的燕尾服,月色傾灑下的詩人顯得如此高貴優雅,但臉上卻掛著那惡魔般的微笑。

站在神殿頂端的詩人望著茫茫的夜色輕吐出一句話。

「夜色撩人,月華如水」 當奧古斯丁再次站在海面上時,抬起頭目光陰沉的看著站在神殿頂端的詩人,詩人感受到他不善的目光,但卻沖著他微微笑著。對於他的笑容,奧古斯丁感到真的厭惡,對於這些手無寸鐵的平民,他沒有絲毫的仁慈之心,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殺死了他們,看著四周被鮮血越染越紅的海水,奧古斯丁心中的憤怒也越來越強烈。

一道青色的風刃從他的手中激射而出,向著站在神殿頂端的詩人襲去,看著向自己襲來的風刃,詩人沒有絲毫慌張,猶如一隻優雅的靈貓,輕輕的跳起躲過了襲來的風刃,然後又緩緩的落在了神殿頂端。

沒有擊中詩人的風刃並沒有停下下來,而是打在了神殿頂端海神的雕像上,海神雕像頭頂的王冠被整齊的切割下來,砸在神殿的頂端,激起一陣煙塵。而就在詩人落地的一瞬間,六、七道風刃再次向他襲來,遠比第一道風刃強上許多,青色的風刃飽含著奧古斯丁的怒火彷彿要將這夜空割裂,詩人看著再次襲來的風刃無奈的搖了搖頭,輕輕的打了一個指響,在空間中的水元素瞬間就聚集到他的身旁,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屏障,擋住了向他襲來的風刃。

當屏障完全抵擋住奧古斯丁的風刃后,屏障也被風刃巨大的力量擊碎,化作一滴滴水珠落在了神殿的頂端,透過落下的水珠,詩人看見奧古斯丁就站在自己的對面,臉上掛著邪惡笑容的詩人沒有絲毫緊張,向著奧古斯丁施了一禮說道:「閣下,晚上好」。

奧古斯丁皺著眉頭警惕的看著這個詩人,從剛剛簡單的交手,對方的實力絕對要比自己強,應該和雷諾一樣是黃金巔峰的實力,但給自己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站在自己對面的詩人就如同這夜色下的大海一樣,讓自己有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閣下是誰?是誰派你來襲擊公主殿下的」,奧古斯丁的向著詩人問道。

聽見奧古斯丁的詢問,詩人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要知道作為一個殺手,只負責殺人,不會去在意僱主的身份和他要殺什麼人。」

「至於我的身份?你可以說我是一名流浪詩人」,陣陣的夜風從神殿頂端掛過,月色下的他還真有幾分流浪詩人的優雅。

「怎麼還有做刺客的詩人嘛?」,聽了他的話,奧古斯丁的嘲諷道。

聽見他的嘲諷,詩人臉上沒有人任何的怒火,而是對著他微笑的說道:「刺客殺人就如詩人吟詩一樣,靈感來了就不得不吟唱」。

站在神殿頂端的詩人望著海面上瘋狂逃竄的眾人,還有靜靜浮在海面上的屍體,再次優雅的說道:「死亡總是值得我讚頌的,當死亡來襲時,生命將會爆發出最後的光彩,就猶如詩一般絢爛,讓人沉醉不能自拔」。

「瘋子!」,奧古斯丁低聲罵了一句。

「謝謝閣下的讚美,偉大的詩人總是瘋狂的,他們永遠走在這個世界的前端」,詩人沖著他說道。

「但他們絕不會濫殺無辜」,奧古斯丁憤怒的說道,他懶得和這個精神有問題的人廢話,拔出自己的長劍向著詩人襲去。

看見他拔出長劍,詩人的眼睛一亮,臉上的神情變得更加瘋狂,而奧古斯丁並沒有注意到他的變化,一道金色的鬥氣向著他所站的地方砍去,詩人腳尖輕點屋頂,身體向著空中漂浮而去,而海面上一道水柱瞬間升起,出現在詩人的腳下,他穩穩的站在水柱之上,對著奧古斯丁平靜的說道:「在這片大陸上沒有什麼無辜可言,你我都背負著各自的罪惡,死亡對於某些人來說未嘗不是一件美妙的事!」

「水系職業者」,看著站在水柱上端的詩人奧古斯丁在心中想到,至於他說的什麼,奧古斯丁根本沒有放在心上,等自己抓住了他,看他還怎麼和自己講那套歪理。

站在神殿頂端的奧古斯丁再次向著詩人襲去,而就在他剛剛飛到空中時,四道巨大的水柱從黑色的海面上升了起來向著他襲來,擋在了他與詩人之間。升起的水柱掀翻了海面上的很多小船,水道內的平民還在不斷的逃竄,但是因為船隻眾多,更何況還是在夜裡,所以現在的海面上已經是亂作一團,很多人都跳入海中,想要游泳逃生。

半空中看著向自己襲來的蘊含著強大魔法能量的四道水柱,奧古斯丁的身體一下停在了空中,眼看四道水柱就要撞在他的身上,他迅速的向上空飛去,四道水柱砰地一聲撞在了一起,產生的巨大魔法波動向四周不斷蔓延,在海面上激起一道道巨大的浪花,衝擊著海水中的建築。

撞擊在一起的四道水柱並沒有就此在空中消散,反而相互糾纏在了一起,四條水柱不停的纏繞攀升,轉眼之間就變成了一條巨大的水龍,這條從海水中升起的巨龍,再次向著高空中的奧古斯丁襲去,看著這條巨大的水龍,他頗有些無奈,想要在海上戰勝一個水系職業者,難度遠遠大於陸地。

而這個詩人對於水系魔法的運用更是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自己剛剛一直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根本沒有看到他有任何的魔法吟唱,就連手上也沒有任何動作,可以說現在的這條水龍完全是那個詩人用精神力在控制著。

看著在身後向自己襲來的水龍,奧古斯丁伸出自己的左手,一個青色的魔法陣出現他手前,夜空中的風元素不斷的向他的手中聚集,「風靈枷鎖」,奧古斯丁從自己的嘴中輕吐出了一道魔法咒語,一條猶如手臂粗壯的青色鎖鏈從奧古斯丁手中的魔法陣中出現,奔著向他襲來的水龍纏繞而去。

青色的鎖鏈迅速將這條藍色的水龍纏繞的嚴嚴實實,巨大的水龍在半空中不斷地掙扎,想要掙脫鎖鏈的束縛,風元素與水元素兩股力量在不停的激蕩著,眼看水龍就要掙脫鎖鏈的束縛,空中的奧古斯丁一個「鬼閃」出現在龍頭的上方,手中的長劍暴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像是要將整個夜空都燃亮。

一道金色的劍光從長劍上激射而出,斬在了藍色的龍頭上,龍頭被強大的鬥氣瞬間撕得粉碎,而從海上升起的這條藍色巨龍,瞬間四散而開,化作一顆顆晶瑩的水滴,從天空中落下,打在黑色的海面上,激起一朵一朵的水花。

而站在水柱上的詩人,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平靜的看著剛剛發生的一切,打碎水龍的奧古斯丁沒有任何遲疑向著站在水柱上的詩人襲去,長劍向著詩人的胸口刺去,而詩人只是靜靜的看著奧古斯丁手中的長劍。

當長劍就要觸碰到他的胸口時,詩人的臉上閃現一絲深意十足的笑容,伸出自己的右手,「當」的一聲擋住了奧古斯丁的長劍,在他的手中握著一把精緻的黑色匕首,這把匕首就如同被黑夜染了色一般,完全的融入夜色之中。

當黑匕首擋住了自己的長劍時,奧古斯丁感到自己的手臂一顫,差一點長劍就從自己的手中脫落,這個詩人的力量遠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強大。奧古斯丁腳下法陣一閃,瞬間與詩人拉開距離,保持一個安全的範圍,而此時人魚之城的治安隊已經向這裡趕來,兩人看著趕來的治安隊,奧古斯丁心中一喜,自己雖然無法打敗這個詩人,但纏住他絕對不是問題。

而詩人看著遠處的治安隊對著奧古斯丁說道:「今天就到此結束吧」,說完踩著腳下的水柱就像遠處移去,看見他要逃走,奧古斯丁立刻跟了上去,但這時他卻感到身後有強烈的魔法波動,剛剛被他打散的水龍再次從海面上升起,但是這次卻不是向他襲來,升起的水龍向著神殿頂端的海神雕像撞去,巨大的海神雕像一下子就被撞飛出去。

被撞飛的海神雕像向著遠處海面上的一艘遊船飛去,遊船上大多是一些領著孩子遊玩的平民,奧古斯丁看了一眼離開的詩人背影,迅速的向那條遊船飛奔而去。看著向遊船撞來的海神雕像,船上的人爆發出一陣恐懼的尖叫,只有一個老人和他身旁的一個金髮少年平靜的看著向遊艇飛來的雕像。

當老人剛想出手攔下雕像時,奧古斯丁也出現在了遊船的頂端,「啊~~~」他大喊一聲,身上爆發出強烈的金色鬥氣光芒,雙手穩穩的擋住了向遊船撞來的海神雕像,但強大的衝擊力仍舊將遊船震的左右晃動,奧古斯丁將鬥氣包裹著的海神雕像扔入海中,就要向著詩人離開的方向追去。

「站住」,剛要離開的他,被一個憤怒的聲音打斷,人魚城的治安人員已經將遊船團團包圍,警惕的看著站在船頂的奧古斯丁,望著四周的人員,奧古斯丁只能無奈的放棄了追逐。 衝到奧古斯丁身旁的治安人員警惕的望著他,而他自己則頗有些尷尬的站在遊船的頂端,從這些人中走出一個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漢,手中握著一把巨大的戰斧,戰斧上寒氣逼人,上面還結著冰花,一看就是一件不錯的魔法裝備。

「把你的武器放下」,大漢伸出自己的戰斧指著奧古斯丁粗獷的說道,奧古斯丁望了一眼周圍混亂的景象,緩緩的將自己的長劍收回了劍鞘。看見奧古斯丁並沒有反抗,大漢一揮手叫手下人將奧古斯丁從船上抓了下來,奧古斯丁沒有任何掙扎,很是配合他們的工作,看見他這幅樣子,大漢也沒有為難奧古斯丁。

此時雷諾終於從地下黑市趕到了這裡,奧古斯丁在黑市與自己分開后,他離開黑市就一直在尋找奧古斯丁,剛剛聽說在海上發生了戰鬥,就迅速的趕了過來,看見人魚城的人要將他抓走。

「閣下,請等一下」,雷諾沖著大漢喊道,看見有人喊自己,大漢停下了船隻好奇的望向雷諾。

「閣下,能否借一步說話」,雷諾對著他說道。大漢眉頭一皺,今晚的事情已經有些夠讓人心煩的了,怎麼又來了一個不知趣的傢伙。

「閣下,我是帝國的官員」,聽見雷諾的話,本來有些不耐煩的大漢臉色瞬間變得的冷酷起來,「又是帝國這些自以為是的爛人在此搗亂」,大漢冷冷的看了一眼雷諾,對自己的手下說道:「走」

「請等一下」,雷諾伸手還想要說什麼,但一股冰冷的寒意從大漢的身上散發出來,雷諾所在的船隻四周已經開始結冰,看著結冰的船隻,雷諾只好無奈的閉上了自己的嘴,如今的情況已經夠麻煩了,自己還是趕快回城堡通知公主殿下他們吧。

想到這裡,雷諾對著被抓走的奧古斯丁喊道:「奧古斯丁閣下放心,我這就去通知卡洛斯城主」,他並沒有敢說出奧古斯丁與公主殿下有關,不然又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當奧古斯丁等人離開后,城中的居民和治安員開始收拾被詩人破壞的房屋和水道,在夜色中還能聽到居民的哭泣聲。一艘小船緩緩的從水道中劃過,裡面正坐著那個蒼白的老人和金髮的少年,少年對著老人好奇的問道:「威爾士你覺得剛剛的那兩人實力如何?」

看著金髮少年,老人平靜的說道:「威廉少爺,我們還是不要管這些短生種的事了」。

聽了老人的話,少年低下自己的頭顱,看著酒杯中鮮紅的葡萄酒對著老人說道:「我們就要這樣一直逃下去嘛!」

老人溺愛的看了一眼少年,說道:「少爺,不會的,你註定要成為我族的王」,聽見老人的話,少年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痛苦,對於成為王的這件事,他根本就不感興趣,也不想做什麼王,為什麼族中的人還要追殺自己。

「對了,威爾士。那個拿匕首的人好像知道你和我的身份」,金髮少年對著老人說道。

聽見少年的話,老人一愣,那個穿燕尾服的人實力雖然不錯,但最多也就是黃金巔峰,一個連人域都沒有達到的人族,怎麼可能發現自己和少爺,但少爺說的話卻不得不讓自己重視。

「威廉少年,你確定他知道咱倆的身份?」老人向著少年問道。少年想了想,肯定的點了點頭,那個拿匕首的人,絕對不會是一個簡單的刺客,他給自己的感覺只有在族中那些老祖的身上體會過,但他的實力卻如此低微,這也讓金髮少年感受很是奇怪。

看見少爺如此確定的點頭,老人緊張的對著少年說道:「少爺我們要趕快離開人魚之城」

「又要逃走了嘛!」少年低聲嘀咕道,看著少爺這幅失落的表情,老人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現在少爺的實力根本不足以對抗族中的那些人,但在不久的將來,他必然會登上王位,就如同世代傳說的那樣。

穿著燕尾服的詩人優雅的走在人魚之城昏暗的街道上,他向著混亂的街區行去,這裡是罪犯與盜賊們的天堂,在他的對面出現一個醉醺醺的酒鬼,踉踉蹌蹌的向著他撞過來,詩人的腳向著側面輕輕一挪,手中的黑匕首就輕易的劃破了這個酒鬼的喉嚨,酒鬼捂著從脖子不斷噴涌而出的鮮血,想要呼喊救命,可連一句話也沒有發出,然後抽搐的倒在了地面,當他倒下時,街區的幾個流浪漢迅速的來到他身旁,將他身上的財物搜刮一空,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詩人慢悠悠的走在著陰暗的街道中,嘴中還不斷哼著一首不知名的詩歌,對於剛剛他殺死的人,就像是飲水一般輕鬆自在。他向著街道的深處走去,越走人越稀少,偶爾會有幾個穿著袍子的人從他的身旁快速經過,來一個陰暗的酒館門口,詩人推開門走了進去。

原本有些吵雜的酒館,看見他的進入,瞬間安靜了下來,坐在酒桌旁一個首領模樣的人對著詩人大聲罵道:「你還敢回來,拿了我們的錢卻沒有將人殺死,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說著酒館內的十幾個人就拿起武器望向詩人。他們都是人魚之城的殺手,有人找到他們讓他們刺殺公主,他們雖然接下了任務,但自己卻沒有膽量做,所以又找了一個刺客來替自己做這件事,只是他們永遠不會知道其實是詩人找上的他們。

詩人微笑的看著這十幾個將死之人,說道:「今晚還真是一個美妙的殺戮之夜!」

「大哥,他的腦子是不是壞掉了」,聽見詩人沒頭沒尾的這句話,一個殺手嘲諷道,其他人聽見他的話也都哈哈大笑起來,這個人當老大找到他時,竟然只要了十四枚金幣就答應刺殺公主,要知道找自己的那些人可是給了十幾萬的金幣啊!

詩人安靜的看著嘲笑他的殺手們,然後緩緩的伸出自己的手,十四枚金幣在他的手上漂浮著,看見詩人的動作,殺手的頭領緊張的問道:「你要做什···」,但當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時,一枚金幣就扎在了他眉心,鮮血順著殺手們的額頭緩緩的流了下來,剛剛還吵吵鬧鬧的酒館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詩人優雅的邁過倒在地面上的屍體,從酒柜上拿下一瓶紅酒,坐在吧台旁開始慢慢品嘗,而鮮血順著殺手的額頭向外不斷流出,就如同詩人手中的酒一樣鮮紅,很快就將地面染得腥紅。將杯中的酒飲盡,詩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燕尾服,擦了擦靴子上的灰塵,邁著優雅靈動步子向酒館外走去,走到門口時,他伸出自己修長纖細手指,一道熾熱的火焰從他的手指飛出,將酒館點燃,火焰瞬間吞噬了整個酒館。

在燃燒的火光中,詩人的身影逐漸消失在著無盡的黑夜中,而酒館在經歷了這場大火后,除了十四枚金幣外,什麼線索也沒有留下。

此時的奧古斯丁被大漢帶回了人魚之城的治安處,一路上這些治安員都面色不善的看著他,他們不斷的用海族語言在交談,而奧古斯丁的根本就聽不到他們在說些什麼,但其中的一兩句罵人的話,奧古斯丁還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在罵自己。

「大哥,這個帝國的人怎麼處理」,一個治安員用海族語向著大漢問道。

大漢看了一眼奧古斯丁,然後對著手下的人說道:「先把他關進監獄,等明天讓城主處置」,剛剛雷諾的話他也聽到了,這個人的身份應該不是普通的帝國人,為了不給自己惹麻煩還是把他交給卡洛斯處理吧。

聽了大漢的話,幾個治安員壓著奧古斯丁向治安處的監獄走去,他很老實的跟在幾個人的身後,對於現在的情況他根本不擔心,最遲明天自己就可以離開的這裡。

這些治安員對帝國的人都沒有什麼好感,不過因為奧古斯丁的配合倒也沒有找他麻煩,來到監獄的治安員將他交給了典獄長,面色陰險的典獄長皮笑肉不笑的向幾個治安員沙啞的問道:「這個人犯了什麼罪」

聽見典獄長的詢問,幾個治安員心中一顫,對於這個整天把自己關在監獄內的典獄長他們還是有些害怕的,「啟稟閣下,他和人發生了爭鬥,導致幾名平民的傷亡!」,典獄長點點了點頭。

「典獄長閣下,他是帝國的人」,其中一個治安員出言提醒道,聽見他的話,典獄長饒有深意的忘了一眼奧古斯丁,而奧古斯丁也看向了他,這個全身上下散發著死亡氣息的典獄長,應該是一名領域強者,只是自己無法判斷他是那個境界的。

「把他關入水牢中」,典獄長對著自己的獄卒說道,幾個穿著黑色盔甲的獄卒來到奧古斯丁的身旁,給他套上手銬與腳鐐,拖著他向地下的水牢走去,而那幾個治安員看見他被帶走,就頭也不回的逃離了監獄。

此時的雷諾已經回到了城堡,他向著凱瑟琳的房間跑去,「當、當、當」,急促的敲門聲將凱瑟琳從睡夢中驚醒,打開房門看見一臉急促的雷諾,凱瑟琳緊張的問道:「怎麼了,雷諾隊長」,難道是公主殿下出事了,她在心中想到。

「凱瑟琳大人,奧古斯丁閣下被人魚城的人抓走了」,雷諾焦急的說道。

聽見奧古斯丁四個字,凱瑟琳的眉頭都已經皺成了一團,「這個奧古斯丁,還真是能給公主殿下惹麻煩」,凱瑟琳憤怒的罵道。 帶上手銬、腳鏈的奧古斯丁被獄卒押著向地下的水牢走去,水牢是人魚之城特有的一種監獄,拖著地面上的腳鐐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響,剛剛進入地下的奧古斯丁就感到一股潮濕發霉的氣息迎面而來。

獄卒領著奧古斯丁進入水牢,整個水牢內一片漆黑,只有十幾塊照明石鑲嵌在水牢的頂端,閃爍著微弱的光芒。而其中的海水已經沒過了奧古斯丁的膝蓋,牢房內都站在疲憊不堪的犯人,那些犯人看見又有人進來,都衝到牢房門口沖著奧古斯丁不斷的嘶喊著,叫罵聲、嘲笑聲此起彼伏的在水牢中響起。

奧古斯丁拖著腳鐐緩緩的在水中行走,當走到最裡面的一個牢房時,兩個獄卒打開牢房的房門,直接將他推入牢內,鎖好牢門后就轉身離開了。進入牢房的奧古斯丁看了一眼牢內的情況,整個牢房全都浸泡在海水中,還真是名副其實的水牢。

而他所在的這間牢房內還有四個人站在冰冷刺骨的海水,看見他進來,四個都不約而同的望向了奧古斯丁,感受到幾人的目光,奧古斯丁只是低著頭來到牢房的牆壁旁,靠在潮濕的牆壁上開始假寐,像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對於他這個黃金職業者短時間內是不會產生大的影響。

「小子,你是因為什麼進來的」,一個陰沉的聲音在牢房中響起,靠在另一面牆壁上的一個渾身上下長滿濃密毛髮的中年男人向他問道。

奧古斯丁睜開自己的雙眼,看向對面的那個人,他應該不是人類,看他的樣子像是一名狼人,他對著這個狼人平靜的說道:「因為和人發生了戰鬥」。

「戰鬥?,就你這麼弱小的身體也能戰鬥嘛?」,還沒等那個狼人說話,牢房內的另一人語氣輕浮的說道,聽他的聲音奧古斯丁感覺像是一個女人的聲音,順著聲音看去奧古斯丁發現在牢房的角落裡站著一個身材苗條、面色陰柔的男人。

「哈哈,就你這個娘娘腔還好意思說別人」,另一個黑臉大漢嘲諷道。

「你說誰娘娘腔呢?你個臭不要臉的黑鬼」

奧古斯丁看著這個長得比女人還苗條的人,不禁點了點頭,那個黑臉的大漢說的還真是沒有錯。看見他還盯著自己看,這個娘娘腔伸出一隻手指白了一眼奧古斯丁說道:「喲!還沒看過呢? 寵物天王 是不是沒見過像我這麼英俊的男人啊!」,聽見他的話奧古斯丁渾身上下起來一身的雞皮疙瘩,趕忙將自己的目光移向別處。

「切,無聊」,見奧古斯丁沒有理會自己,娘娘腔也就不再理他,牢房內又恢復了平靜。奧古斯丁低著頭看著沒過膝蓋的海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而在他對面的狼人看了一眼另外的兩個人,三人都默契的點了點頭。

低著頭的奧古斯丁看見牢房內渾濁的水面上激起一陣小漣漪,嘴角閃現一絲不亦讓人察覺的笑容,當漣漪就要觸碰到他的雙腿時,奧古斯丁一下子從水中躍起,而就在此時一個身材矮小的盜賊也從渾濁的海水中出現,向著他帶腳鐐的雙腿抓去。原來就在剛剛奧古斯丁和三人交談時,這個盜賊就已經潛伏到了海水中,想要偷襲他,但奧古斯丁一直留意著牢房中四個人的一舉一動,盜賊的所有行動都沒有逃過他的眼睛。

躍在半空中的奧古斯丁身體一閃,不僅躲過了盜賊偷襲的雙手,腳更是一下子踩在了盜賊的肩膀上,強大的鬥氣力量將矮小的盜賊直接踩的跪在了海水中,只有頭部還漏在水面上。看見盜賊的偷襲沒有成功,黑臉的大漢沖著奧古斯丁襲來,看著這個青銅上位的黑臉大漢,奧古斯丁用腳下的鎖鏈纏住盜賊的脖子,將他扔向衝過來的黑臉大漢,大漢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盜賊撞倒在海水之中。

而奧古斯丁突然感到背後有一陣陰風來襲,身體迅速的向前移去,一隻鋒利的爪子劃過他的殘影,轉過身的奧古斯丁看著一隻手已經變成狼人形態的中年人。中年人沖著他發出一聲凄厲的嚎叫,「嗷嗚~~~」,再次向著他襲來,伸出手奔著他的頭顱抓去,奧古斯丁身體向一旁靈巧的躲開,同時自己的拳頭向著狼人的腹部打去,狼人伸出一隻手想要擋在自己的腹部,但拳頭上強大的鬥氣力量還是輕易的就將他打飛出去,「哐」的一聲撞在了牢房的牆壁上,倒在了渾濁的海水中。

還站在水中的那個娘娘腔恐懼的望著奧古斯丁,看見奧古斯丁向自己走來,他緊張的喊道:「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而奧古斯丁根本沒有停下自己腳步的意思,向著角落裡的他走去。

看著逐漸接近自己的奧古斯丁,娘娘腔撕心裂肺的喊道:「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啊」。

奧古斯丁用手提起站在水中的他,他兩眼恐懼的望著奧古斯丁說道:「可不可以不要打我的臉啊!」,而奧古斯丁根本就不說話,之後從牢房內傳出一陣凄慘的叫喊聲。

當凄慘的叫聲結束后,奧古斯丁站在水牢中央,那四個偷襲他的人整齊的靠著牆壁站著,其中還有一個人在不停的抽泣,正是那個娘娘腔。他的臉已經被奧古斯丁打的腫了起來,兩個眼眶都是紫色的拳印,鼻子也塌了下去,鮮血還不時的從中流出,一顆門牙也被奧古斯丁打掉了,他捂著自己的嘴低聲的哭泣著。

「娘娘腔你能不能別哭了,哭的老子心煩」,黑臉的大漢沖著他吼道。

「吼什麼吼啊!我都破了相了,哭兩聲怎麼了,怎麼了?」娘娘腔沖著黑臉大漢氣憤的喊道,但由於少了一顆門牙,說話時有些漏風。

聽見他的叫喊聲,奧古斯丁皺著眉頭望向他,感受到他的目光,娘娘腔趕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在說話,奧古斯丁看向四個人問道:「還有沒有什麼忘說的了」

「沒了、沒了,閣下,真的沒有了」,四個趕忙向他說道。

奧古斯丁點了點頭,就不在理會這四個人了,從剛剛的審問中他知道了這四個人的身份,並不是典獄長找的人要害自己,他們也不過是因為犯了罪被抓起來的,至於為什麼要襲擊自己,是因為娘娘腔提議要給新來的人一個下馬威,看樣子自己並沒有打錯人。

那個盜賊是因為偷東西被抓進監獄的,而黑臉大漢和狼人都是和奧古斯丁一樣因為私鬥被抓進監獄的,至於那個娘娘腔竟然是一名幻術師,難怪剛剛他沒有出手攻擊奧古斯丁,他那點微弱的精神力根本影響不到奧古斯丁的心神,他則是因為欺騙貴族婦人而被人魚城的貴族抓進監獄的,至於到底是騙財還是騙色奧古斯丁並沒有細問。

從他們嘴中奧古斯丁知道這個水牢並不是用來關押普通犯人的,而是用來懲罰那些不聽話的犯人,水牢中的犯人大多不會被關超過一個月的時間,畢竟他們不是海族,可以一直在水中生存。只有你犯了不可饒恕的罪過,才會將人關死在水牢中,這渾濁的水中到底有多少冤魂,想必除了典獄長外沒有人知道。

見奧古斯丁不再理會他們四人,四個人又圍成一團嘀咕起來,「都怨你這個娘娘腔,出得這個餿主意」,黑臉抱怨道。

「怎麼就都怨我了呢?當初我提議的時候你們不也沒有反對嘛!現在打不過人家,就賴在我的身上」

「再說了,咱們四個人誰被打的最慘,還不是我!都破了相了!嗚嗚~~~」說著娘娘腔不甘心的又開始哭泣。

看著他這幅懦弱的樣子,黑臉大漢狠狠的罵道:「活該」。

清晨,在卡洛斯的城堡內,伊莎貝拉緊張的說道:「什麼,奧古斯丁被人魚城的人抓走了」,聽見凱瑟琳的話,伊莎貝拉繼續問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殿下,我也是剛剛從雷諾那裡得到的消息」

「雷諾,你把事情的經過告訴公主殿下」

「是」

雷諾將奧古斯丁領著自己去地下黑市一直到他消失前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給了伊莎貝拉,聽見奧古斯丁去調查刺客的事情,凱瑟琳的臉色明顯緩和了不少。

「之後,奧古斯丁閣下就突然從黑市消失了,等我再找到他時,就見到他被人魚城的治安員抓走了」

「我聽周圍的人說,奧古斯丁閣下應該是與什麼人發生了戰鬥,才會被抓走的」,而關於平民死亡的事情,雷諾根本就沒有提,因為在奇迹大陸平民根本就不值一提。

「這個奧古斯丁還真會給殿下你添麻煩」,凱瑟琳氣憤的說道。

「奧古斯丁並不是一個魯莽的人,我想他一定是發現了什麼,才會與人打鬥」,在戰爭學院時,伊莎貝拉從沒見奧古斯丁主動與人動手。

「公主殿下,我們還是趕快通知卡洛斯城主,將奧古斯丁救出來吧」,站在一旁的艾利克對伊莎貝拉說道。

伊莎貝拉點了點頭,對於奧古斯丁的安危她倒不是很擔心,畢竟他是一名黃金上位的騎士,她領著凱瑟琳等人,向著卡洛斯的書房走去。 「公主殿下,有什麼事嘛」,看這麼早伊莎貝拉就來見自己,卡洛斯有些奇怪的問道。

「有點小事要麻煩卡洛斯城主一下」,伊莎貝拉微笑的對著他說道。

「公主殿下有什麼事儘管吩咐」

「卡洛斯城主,我的一名騎士被城內的治安官抓走了」,伊莎貝拉將奧古斯丁被抓走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給了卡洛斯城主。

「什麼,有這樣的事情,我這就去治安處見雷蒙」,卡洛斯對伊莎貝拉說道,而伊莎貝拉並不放心,也隨著他一同來到了治安處。

當卡洛斯等人離開城堡后,城堡的管家來到了他的長子普利莫的房間,進入房間后的管家對普利莫恭謹的說道:「大公子,平民的事情已經安排好了」

聽了管家的話,普利莫陰沉的點了點頭問道:「那些殺手的事情解決了嘛!」

「啟稟公子,那些殺手昨晚都已經被人殺死了」

「什麼?是什麼人做的?」,自己雇傭的那些殺手並沒又殺死伊莎貝拉,不過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要是能夠攪亂人魚城,為自己接下來的事情做準備就夠了。

「不知道,等我去的時候,整個酒館已經是一片火海了」

「那他們人呢?」,普利莫不放心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