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凌羽就覺得,萌悅太單純了,若是沒有人看著的話,實在是太容易被人拐走了。

然而,這還沒有過多久呢,就已經發生這種事情了。

渾身無力的靠在牆邊的萌悅看到凌羽的時候,眼神中流露出希望與期盼,更是發出哼哼哼的聲音,雖然聽不出來是什麼意思,但是這種情況下,萌悅會說的話,凌羽大致也能夠猜到,就是廢掉這幾人。

「老大,他不是赫老大的人!」張三忽然說道。

「你怎麼確定?」慌得不行的宏雷轉頭看著張三質問道。

「赫老大手裡的人就三十來個,我天天在他那邊晃悠,那群人我基本都認識,我敢確定,就是沒有這一號人!」張三十分肯定的說道。

「老大,你沒有經常進出『安正』你可能不知道,但張三這小子,天天去那邊看妹子,和赫老大的手下不謀而合,喝酒上夜總會也不知道多少次了,所以他說的話很有可能是真的。」胖子李四也是出聲說道。

一劍長安 「這樣啊!呵呵,既然不是赫老大的人,那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宏雷緊了緊褲子,放鬆下來的說道。

「赫老大?你們說的是赫天流?」凌羽想到,寧亦辰說的『安正』中的赫天流,不也正是姓赫么。

「連赫老大都不知道,看來真的不是赫老大的人了!」宏雷這才完全的放心下來,但是一放心下來,臉上便是露出猙獰的神色。

「媽的,我還以為是赫老大的人,嚇得我感覺都沒有了,看來不給你一點教訓,你是不知道什麼地方該來,什麼地方不該來。」

「好不容易搞到這麼一個極品的金髮妹子,就被人打擾了,真的不爽!老大,讓我出手,我要廢掉他第三條腿!!」張三惡狠狠的說道。

「行,那就交給你了。」宏雷冷哼一聲說道。

「張三,你趕緊將他給廢了,扔出去,我看著就噁心,媽的,好不容易硬起來的,現在又軟下去了!CAO!」胖子李四氣憤一道。

上一秒還精蟲上腦的三人被打擾了,自然是十分的不爽,特別還是他們想要上一個超級漂亮,身材超棒的妹子的時候被打擾了,心中的不爽直接是達到了頂峰。

「別bb,老子兩秒鐘就將他給廢了,好歹我也是宇黃境的內勁武者,廢掉這種傢伙還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

說話間,張三緩緩的朝著凌羽走來,同時扭·動的手指關節更是啪啪作響,很有威脅的味道。

「小子,這是你自己找死的,居然在我們哥三辦事的時候阻止我們,老子廢掉你的第三條腿沒有什麼問題吧?」

「看來你們口中的赫老大真的是赫天流了,看來下次見面,得讓他知道對我的人出手會是什麼下場。」凌羽無視了張三,自言自語的說道。

「找死!」被凌羽無視了的張三憤怒的喝道。

直接是一拳朝著凌羽的臉上砸去。

見狀,宏雷和李四相視一笑,因為他們知道,可以繼續辦事了。

感受不到凌羽身上有絲毫真氣波動的他們直接是將凌羽當成是普通人了,而普通人被宇黃境武者全力一拳打中的下場自不必多說。

因為結果只會有一個,那就是死! 憤怒的張三朝著凌羽的連狠狠的砸出一拳。

眼看凌羽沒有任何東西,張三的嘴角不由的上揚了些許,同時心中想到,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居然敢壞自己的好事,這傢伙也真是蠢得不行,這對他來說就跟找死沒有什麼區別。

「像你這麼相想死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既然如此,那就乖乖給我去死吧!」

張三怒吼一聲,拳頭便已經來到了凌羽面前。

見到這一幕,李四和宏雷笑了。

他們已經是能夠看到下一幕,凌羽直接被張三這一拳給錘死了。

然而,下一秒鐘他們看到的畫面,直接是讓他們笑不出來了,臉上的笑容完全是僵硬住了。

只見面對張三拳頭的凌羽,左手握拳,隨意一掃。

全力轟出的張三的拳頭,在碰到凌羽的手的時候,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向他掃來,張三臉色突變,然而,全力攻擊出去的他已經是止不住攻勢了。

他的拳頭在凌羽隨意掃來的一掌面前,猶如豆腐撞上了頑石一般,拳頭開始裂開,關節破碎,陷入肉中。

然而凌羽掃過來的一掌可沒有止住攻勢,直接是將張三整個人掃到了牆邊。

「轟!」

轟然一聲過後,瀰漫的灰塵四散而去的時候,宏雷和李四才看清楚了發生了什麼,頓時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在凌羽隨手一掃的張三,完全是整個人嵌在牆壁之中,身體關節扭曲,甚至一些突出的關節,露出了明晃晃的骨頭,血水順著骨頭流下。

看上去張三是完全昏迷了,不然的話,巷子裡面定然會響起殺豬般的聲音。

「你竟敢?!!」宏雷怒了。

他還以為凌羽是一個普通人來著,但是沒想到他居然也是一個內勁武者,而且境界還不低,不然的話,也不可隨意一掃就將宇黃境大圓滿的張三大成這副慘樣。

「張三!!」李四瞪大了渾·圓的眼球,大喊了一聲。

然而,完全昏迷過去的張三根本就不能回應李四。

「殺了他,李四!!」見到張三的慘樣,宏雷怒吼一聲。

「我知道!!」

胖子李四向凌羽的方向重重的踏出一腳。

「你居然敢把張三打成這樣,我是不會放過你的了,本來還想著將你廢掉,打擾了我們的事情就放過你,但是,現在,你必須將你的命留在這裡!不僅如此,等你死後,我還會牽著一堆野狗將你的屍體一點點的吃完!」李四極其惡毒的說道。

本來還在為凌羽隨手就解決掉張三而感到高興的萌悅,聽到李四這一番話,直接是心生害怕,眼神更是帶著擔憂於焦慮的看著凌羽。

那眼神就像是在說,你要是打不過的話就快跑。

然而,凌羽又怎麼可能會跑。

李四壓低肥胖的身體,微微側身對著凌羽,那樣子就像是長跑運動員在開跑時做的預備動作。

「張三雖然只是宇黃境圓滿,但我的實力可是半步宙玄境,能夠死在我手裡,你的下場也算不錯了!」

「喝!」

怒吼一聲之後,李四便是朝著凌羽狂奔而去,每重重踏出一腳的李四,在狂奔的時候甩動自己的左、右肩膀,看上去就像是一頭西班牙的猛牛,而李四的肩膀就像是猛牛的雙角。

見到李四直接使出撞擊,宏雷也是冷哼了一聲。

這次,他是知道凌羽是必死的了,因為這是李四的撞擊。

一個半步宙玄境的撞擊是什麼概念,就算是一塊巨大的鋼板在李四面前,都能夠被他撞出來一個大窟窿,這要是撞在人的身上,可是能夠直接將人的內臟給撞碎。

宏雷很確定,因為李四曾經就當著他的面,將一個半步宙玄境武者當場給撞死,內臟都吐了一地。

而凌羽,這麼一副瘦小的身體在李四面前,除了死之外,還能夠第二個下場?

想到這裡,李四的臉上已經露出了不屑與輕蔑,然而,很快他就不這樣想了。

因為李四那宛若牛角一般的肩膀已經來到了凌羽面前,正朝著狠狠的頂了過來。

「去死吧!」

李四怒吼了一聲。

他以為下一刻能夠見到凌羽直接被自己撞得粉身碎骨的樣子,然而事實卻是,凌羽緩緩伸出了一隻手,然後將他狂奔的身軀給攔了下來。

就這樣緩緩的伸出手,然後就攔了下來。

何等的輕鬆,輕鬆到,李四和宏雷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一幕。

「這!! 庶香門第 這怎麼可能?」宏雷獃獃的自言自語說道。

李四這撞擊他可是很清楚的啊,就算是一頭犀牛在李四面前,都能夠被撞死,然而現在卻是被凌羽一手給攔了下來?

「怎麼回事?」李四和宏雷一樣是呆住了。

輕鬆將李四的撞擊給攔下來的凌羽,右手一發力,抓住宏雷那肥胖的肩膀,霎時,李四感覺事情不對勁,轉身就是想要逃跑,但是他的反應速度又怎麼可能快得過凌羽。

便是被凌羽抓著肩膀重重的甩到牆上。

「轟!!」

被凌羽甩出去的李四,直接是撞塌了好幾座小巷的牆壁,才停了下來。

而此時李四的下場,可是比張三還要慘,渾身上下被石頭劃出的傷痕無數,撞擊而導致的內傷,不知道讓他的身體斷了多少根骨頭。

「不好!!」

見到李四被凌羽如此輕鬆就給解決掉,宏雷也是清楚自己招惹到了不得了的高手,轉身便是攀上牆壁,左右橫跳,眼看就要跳出小巷,一旦跳出小巷那便是商業街,混入人群的話,那他便能夠逃之夭夭,宏雷的想法是好的。

說話不能的萌悅看著即將逃跑的宏雷,眼神中露出了焦急。

然而,凌羽又怎麼可能讓他跑掉。

右手憑空一劃,一道白練便是朝著宏雷激射而出。

忽然警惕感爆發的宏雷轉身一看,便是看到了一道白練朝著斬來,還沒有反應過來的他,直接被這道白練斬成了兩半。

屍體啪的一聲便是掉落在小巷中。

瞪大眼睛的萌悅只是看到白練斬在宏雷身上而已,並沒有看到接下來血腥的一幕,因為凌羽忽然出現在她面前,擋住了她的視線。

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

「走吧。」

凌羽淡然一道,便是將萌悅從地上抱起來,使不上勁的萌悅,只能仍由凌羽將她抱著,只是臉上的紅暈和眼神中透露出來的凶氣像是在說著,不要抱我,不然要你好看。

當然,這眼神直接是被凌羽給無視了。 凌羽就這樣公主抱著萌悅從巷子離開,沒有絲毫反抗力的萌悅,軟綿綿的躺在凌羽的手中,輕盈的嬌軀,讓凌羽感覺自己就像是抱著一隻溫和的小貓。

「先找個客棧將你身上的毒素給排出去。」剛從巷子里走出來的凌羽緩緩一道。

凌羽能夠看出,萌悅是中了類似與麻痹毒素一般的東西,說是類似,那是因為,其中多加了一些另類的藥材,強化了藥效,不然的話,也不可能將一個宙玄境武者麻痹到無法動彈。

要知道,內勁武者強大的地方,可不止是體外的攻擊和防禦,還有體內的各種系統,比如治癒力、病毒自愈等。

聽到凌羽這麼一說,萌悅那清澈的眼球看著凌羽轉了一圈,算是應了下來。

於是,凌羽便是一直公主抱著萌悅在街道上行走,尋找著客棧。

一路人不少人都朝著凌羽投來怪異的目光。

一個穿著普通的二十歲青年抱著一個看似十四、五打扮得體的可愛妹子,路人看著就像是一對戀人。

為什麼眾人第一眼看著像是戀人,而不是兄妹什麼的,要是兄妹的話,會公主抱著在街道上走來走去?

重要的是,不少路人都將凌羽給認了出來。

怎麼可能認不出來,第一輪醫道比試大賽的時候,一分鐘交卷,眾人還以為是棄考了呢,當時不少人罵著這人傻·逼,在三大醫家面前裝·逼,挑釁三大醫家,挑釁完之後卻是直接棄考,這不是在往死里做么。

然而,現在第二輪醫道比賽結束了,眾人看著凌羽的眼光就不同了。

這人是真的有實力的,一分鐘將艾滋和癌症給治好,於是所有人傻了,呆了,懵逼了,接著眾人便是開始慢慢的接受凌羽是一個強大的醫者的事實。

可以說現在的凌羽在這小世界中,就像是一個超級大明星一般的出名。

然後,這個大明星現在卻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抱著一個十四、五歲的可愛少女?!眾人想要不帶著有色眼鏡看凌羽都難。

當然凌羽不知道,他也不在意,因為他已經找到一家客棧了。

來到客棧之後,凌羽將那張攜帶了多年的銀行卡丟了過去,隨便開了一個房間,便是公主抱著萌悅走了進去。

凌羽一進入房間,大廳內的眾人便是對凌羽指指點點的說道。

「你們看,這不是那個比銀川還要厲害的醫者嗎?!聽說他醫治了艾滋和癌症啊!!而且還是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給治好的!」客棧一樓的大廳中,在閑聊的一個大漢忽然將話題轉移到凌羽身上。

「你還別說,就是這人,當時我就在場上看著,你們是不知道,他隨手點了那癌症病人幾下,那人的癌症直接就給治好了!這簡直了。」和他同桌的一個青年激動的說道。

「這不是重點吧?」其他桌的一個黑衣男子轉身過來說道,同時還拋出了一個你懂的眼神。

「ennnn,這種超級天才的嗜好就是和與眾不同!我看那小妹子的年齡不過是十四、五歲而已吧。」大漢說到你。

「嘖嘖嘖,小一點怎麼了,你是沒看見那妹子的身材,那臉蛋,無敵了我和你說,這麼漂亮的妹子,要是放到世家美女榜上,怕是能夠直接擠上前五名。」黑衣男子說道。

青年也是羨慕的說道:「要是我有像他那樣的醫術的話,妹子要多少有多少,怎麼可能忍得住不是!不過連這十四、五歲的妹子都能夠下手,我還能說什麼。」

「嘖嘖嘖……」

幾人發出了猥瑣的笑聲。

大廳上可不乏有三大醫家的人,見到凌羽抱著萌悅這一幕,心中也是浮現了不少的想法。

『我記得家族好像派人來招過這傢伙加入醫家然後失敗了!要是我將他的嗜好報上去的話,說不定有師傅他們還能夠獎勵我一些藥材什麼的。』

『原來這就是他的嗜好,曉得了,馬上回去報告家族。』

「……」

雖說萌悅看上去只是十四、五歲的樣子,但其實她的真實年齡是十八、九歲,只是因為曾經被煉獄之火傷到過,所以身體停止了生長,只不過這件事只有凌羽自己知道而已。

回到了房間中的凌羽,將房門給帶上之後,走到白色的雙人大床,掀開淡粉紅色的床帳,將萌悅放在床上。

此時的凌羽才看到萌悅的臉已經變得通紅,就像一顆熟透了的紅蘋果一般。

凌羽疑惑了一聲,將手放在萌悅的額頭上,同時說道:「溫度這麼高,難道不僅僅只是麻痹毒素?還有其他隱藏的毒素?」

夢境人生 聽到凌羽這句話,萌悅直接是用一種極其兇狠的眼神瞪著凌羽。

「嗯?」還是處於疑惑中的凌羽將手放在萌悅的右手腕上,小小的手腕,只相當於凌羽的好幾根手指般寬而已。

「沒有。」

凌羽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剛才他查探了一番萌悅體內,並沒有發現除了麻痹毒素之外的毒素。

「罷了,先將麻痹毒素清除掉。」

凌羽緩緩一道,隨後便是將萌悅的粉紅色小外套解開,將白色的貼身襯衫掀了上去。

想要清除毒素自然是得用靈氣,緩緩輸送到萌悅體·內,然後慢慢的消滅著體·內的毒素,然而,凌羽不會那般做,因為那樣是最沒有效率的一種辦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