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我現在就給軍委下命令!」陳克微微咬著牙說道。他本以為日本那首鼠兩端的德行,好歹會更小心,沒想到日本對國內的控制力竟然到了如此衰弱的水平。陳克不想再去弄明白到底是誰下的命令去攻擊中國撤僑行動人員,也不想給日本政府發什麼抗議。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現在最好的收復旅大的借口已經來了,放棄才是傻瓜。

旅大地區全稱應該是旅順大連地區。這一地區是沙皇政府根據與中國的協定(1898)作為俄國太平洋艦隊主力的基地而強行租借的領土。

旅順港口群山懷抱,東為黃金山,西為老虎尾半島,地勢險要。沙俄在1898年佔據了這個不凍港。為了維護這個沙俄在亞洲的窗口,沙俄經過整整2年的地理勘探,和設計。決定耗資3000萬盧布把旅順修建成一座不可攻破的要塞。

旅順工事(韋利奇科上校設計)的構築開始於1901年,但進展緩慢,6萬中國工人和沙俄技術人員經過了4年時間,修建了40多座堡壘群,和70多座炮台,所有的堡壘和炮台都用鐵絲網,陷阱,地雷以及大量的步兵掩體來保護。前沿陣地是大孤山,小孤山,203高地。到1904年1月以前,552門火炮中只有116門(沿海戰線108門,陸上戰線8門)準備就緒。

日本攻佔旅順要塞的時候,「軍神」乃木希典被陸軍部給坑了,給他的情報驢頭不對馬嘴。日本陸軍在人數上只不到5萬,而現代化的旅順要塞里的俄軍也是5萬多,而且俄軍在大炮的數量上還有很大的優勢。按照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標準,日軍至少要以3倍兵力,6倍火力,18倍彈藥的實力才可以攻擊。

兵力其實不佔優,火力更不佔優。乃木希典只能玩起了人彈攻擊,試圖靠日軍的血肉來填平要塞。然後日本就在旅順遭到了慘痛的損失,日本傷亡了6萬人,陣亡近4萬。

日本佔領旅順之後,玩命的修建了旅順要塞,特別是人民黨要求日本退出旅大地區之後,日本加強了旅大地區的防禦力量。現在旅順要塞裡面塞了三個師團六萬人。而且旅順戰役中日軍還有了陸海一體化防禦戰的經驗。所以日本自己宣稱,旅順是牢不可破的要塞。

從7月,人民黨就組織旅大地區群眾從當地撤走。現在的旅大地區基本沒有中國人,戰爭可以肆意進行。工農革命軍的飛機天天在旅大地區上空飛行偵查,情報收集工作極為得力。戰爭早就在紙面上進行了幾十會,部隊建立了類似地形,進行了多次實戰演練。工農革命軍的戰爭準備可謂充足。

9月26日晚,穆虎三已經到了前線指揮所,電報早已級發給了部隊,見戰役副指揮穆虎三到位,東北軍區南方軍區司令員米豐鬆了口氣。

「穆司令,這次動用特殊炮彈,軍委就不怕日本人報復么?」米豐最關心的就是這件事。

穆虎三答道:「陳主席說了,這是在咱們自己國土上使用,不用擔心外國有什麼評價。而且日本這個國家,他們越是知道咱們有這種能力,越是了解咱們有使用這種武器的決心,他們反倒不敢對咱們使用。」

作為工農革命軍的指戰員,米豐與其他指戰員一樣,從來不懷疑這支軍隊的締造者陳克的觀點,不過這觀點也未免太刺激了一些,米豐咧嘴笑了,「這麼考慮的話,日本人不就是賤人么。」

穆虎三倒是不激動,他答道:「我也這麼問了,陳主席說,有一部分日本人從個人角度來看並不是賤人,不過這部分人大多數不在日本高層。另外,你已經對旅大地區的日本守軍通牒過了么?」

「已經通牒過了,要求他們9月27日前撤出旅大地區,或者交出武器,由我們來監管他們。」米豐回答道。

穆虎三問道:「米司令,若是你我在守這個地方,我們會在這裡等死么?」

「呃?」米豐一愣,「如果軍委一定要我們死守,那我就會死守。不過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認為應該這麼死守。」

穆虎三答道:「所以陳主席認為日本人是賤人的判斷沒錯。不考慮全局,不考慮勝負,只考慮面子,連賤人都不如。準備進攻吧!」

1923年9月26日晚11點5分,工農革命軍的火箭炮炮群在早就準備好的幾個發射場緩緩立起了炮口。以精準度來說,大口徑重炮無疑比火箭炮好得多。不過即便從德國引進了炮鋼技術,工農革命軍還是沒能等來自己的大口徑火炮炮群,炮鋼技術被民用部門給用了,一來是合成氨的確需要這方面的研究,二來炮鋼技術消化吸收也需要時間。所以155口徑以上的重炮數量實在是微乎其微。

不過從口徑與破壞力,以及射速而言,火箭炮卻是覆蓋射擊的首選。旅順要塞這樣設施堅固,布局緊密,而且防禦兵力集中的場所,火箭炮殺傷效果要好得多。更重要的是,火箭炮好造。

9月27日零時5分,出發前已經對過表的泡餅指揮員們看著手上錶針的熒光點到了戰役規定時間。每一個人都對同志發出了命令,「射擊」!

下一瞬間,一片片的火龍拖著長長的紅橙色尾巴,如同一道道流星雨,向著旅順要塞方向飛去。 第八章假冒道士(中)在楊華走進門時,第一個對他說話的理所當然是耐心最差的王若惜。只見她掛著一臉急候候的樣子,在那間不大的病房李來回的踱過來,踱過去。一見楊華進門,就立刻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華仔,你去幹什麼了?上廁所也用不了那麼久吧!」

「哦,我剛才去見了一個朋友。」楊華的視線在三位紅顏知己的臉上掃過,心中卻是一動。剛才他不是正為缺少個「朋友」而發愁么?面前豈不是正好有三位合適的人選?想到這兒,楊華不禁看著三個女孩子笑了起來。

「怎麼了?華仔,你笑的好奇怪哦……」唐欣敏銳的發現了楊華此刻的笑容與他平時的不同,立刻嬌聲嚷了起來。

「嗯嗯!」王若惜立刻心有戚戚焉的點起了頭。

「呵呵,那個……是這樣的。」楊華摸了摸鼻子,笑著說道,「剛才我在外面見到了一個朋友,他約我晚上去他家裡吃飯。嗯……不過……我晚上得帶一個人陪我一起去。」

「去吃飯?」 女神的絕世高手 三個女孩全都齊唰唰的將目光集中到了楊華的身上,然後互相看了一眼,又一起噘起嘴異口同聲的問,「那幹嘛不帶我們一起去?」

「呵呵,這個嘛……事情其實是這樣的。」楊華當下也不隱瞞,把從昨天晚上自己見到那位李老爺子開始,到剛才與李先生的那番對話全都向幾位紅顏知己說了一遍。

「啊,扮道士?好有趣,好有趣!我要去,我要去!」王若惜第一個興奮的圍在楊華身邊打著轉唧唧喳喳起來。

「華仔……我也想去。」唐欣也嘿嘿的對楊華一笑,吐了吐舌頭。實際上,她是想起了昨天和楊華一起在那別墅小道上散步的場面。在明知道楊華是再回到昨天那棟別墅去的情況下,唐欣也非常想跟楊華再重溫一下那種感覺。

「嘻嘻,我其實也蠻想去的……」齊雨瀅也笑眯眯的跟著起鬨。她從來都是個鬼精靈,使使小性子,鬧點惡作劇,都是齊雨瀅很喜歡的事情——不然的話,她又不像楊華有那麼多的生活經歷,怎麼可能寫的出那麼多好笑的劇本來?

「啊?這樣啊……」一看到三個女孩子都說要去,楊華不由犯了難。他明明是跟人家說的一個朋友,如果一下帶三個女孩子過去,未免就顯得有些失禮了。

可楊華這邊還沒想明白怎麼辦,那邊三個女孩倒先吵起起來了。「雨瀅,欣姐,你們怎麼能這樣呢?是我先說的!」最著急的王若惜首先嚷嚷起來。

「嘻嘻,若惜,這又不是排隊進電影院。我也想去嘛。」和王若惜抬杠是齊雨瀅最喜歡做的事情之一,這時候她自然笑眯眯的就站了出來。

「華仔!」王若惜說不過齊雨瀅,只好滿臉委屈的對楊華撒嬌。

「這個……這個……」楊華苦惱的皺著眉頭。

「若惜,你也別難為華仔。這是咱們三個的事情,得咱們三個內部解決。」齊雨瀅又笑嘻嘻的叫住了王若惜。

「行!那你說怎麼解決?」王若惜一下就從楊華身邊竄到了齊雨瀅身邊。

「嘿嘿,這個還不簡單。」齊雨瀅突然看著楊華狡黠的笑了起來。這不禁讓楊華的心臟一陣狂跳。

「說啊,別賣關子!」王若惜簡直就快被齊雨瀅急死了。

「從現在到晚上吃飯的時間還有大概三四個小時。咱們就像以前一樣,比不說話。」

「行!」王若惜立刻一口答應下來。而旁邊的唐欣自然也沒有異議。

對這個遊戲,三個女孩都十分了解。以前齊雨瀅她們也不知道玩過多少次!其實遊戲的規則說起來很簡單,就是參加比賽的人,一個接一個的不說話。當其中一個人不說話的時候,旁邊其他的人就可以用一切辦法逗他開口。然後計算這個閉著嘴巴的人沉默了多少時間。而那個沉默的時間最長的人,自然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那現在從誰開始?」

「猜拳決定。」

「行!……剪子,石頭,布!剪子,石頭,布……」

最後,猜拳的結果是王若惜第一個上場,跟著她上場的是齊雨瀅,唐欣則排在了最後。

「好,那從現在開始,你就不準說話了。」猜拳一結束,齊雨瀅就笑嘻嘻的對王若惜做了個禁聲的手勢。王若惜則捂住嘴,用力的點了點頭,連個「嗯」聲都沒敢發出來。

站在角落裡的楊華看到三個女孩子興高采烈的模樣,便一直面帶微笑的看著她們胡鬧。在他看來,這些女孩子活潑一點,好玩一點總比整天悶不拉己的好。

「華,剛才醫生來過了,出院證明我也幫你簽字了。咱們走吧。」賭約一成立,齊雨瀅和唐欣立刻一左一右,笑眯眯的挽起了楊華的胳膊。落在了後面的王若惜雖然心有不甘,可是卻苦於不能說話,只好噘著嘴巴挽起齊雨瀅的胳膊走在了旁邊。

一路上,齊雨瀅和唐欣倒是也不急著逗王若惜說話,只是兩人不停的商量著,一會兒要去香港哪條商業街購物的計劃。齊雨瀅的文采和編劇能力勿庸置疑,在她的連番勾引下,王若惜那雙美麗的大眼睛里,眼珠急的滴溜溜直轉。若不是她不能說話,恐怕早八代就已經忍不住繞著幾人轉著圈說個不停了。

「若惜,你想去哪兒?銅鑼灣?旺角?尖沙嘴?」說著說著,齊雨瀅還似乎很照顧王若惜似的,一個個的問起了她的意見。

一時間,只見王若惜的腦袋上下左右的或點或搖,忙了個不停。旁邊的楊華則只是滿臉帶笑的看著,也不參與三個女孩子之間的遊戲。

由於昨天晚上楊華被送到的是距離酒店很近的一家醫院,所以幾人並沒有用掉多少時間就重新回到了酒店裡。將東西收拾了一下之後,齊雨瀅和唐欣立刻就拉起楊華,嚷嚷著要出去購物。這時候王若惜當然不肯落後,緊緊的跟了上來。

「什麼?還非要一點半才出發?」就在王若惜跟上來之前的剎那,齊雨瀅突然像從楊華那裡聽到了什麼似的,滿是失望的嚷了起來。

「啊?華仔,咱們就不能早一點嗎?」旁邊的唐欣跟齊雨瀅早就配合過不只一次,此刻哪裡還能不知道情況?立刻就會意的也皺起眉頭抱怨了起來。

「嗯……那就一點一刻吧?怎麼樣?」齊雨瀅突然轉過頭去問唐欣。

「嗯,好吧。就一點一刻。」

「哎,那還有多久啊?」

「哦……我看看……」唐欣立刻翻著皮包找起了手機。這邊的唐欣翻著皮包,那邊的王若惜卻早就急的開始看手錶了。

「唉,你真慢!若惜,現在幾點了?」齊雨瀅冷不丁趁著王若惜的注意剛集中到手錶上的時候問道。

「一……」王若惜剛一說出了半個「一」這字,馬上就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過,她這時候再怎麼捂嘴也晚了。那半聲「一」字出口,連楊華都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個齊雨瀅,真的是把王若惜的性格全都給研究透了。

「真壞!真壞!雨瀅你真壞!」王若惜懊惱的放下胳膊,嬌嗔著追著齊雨瀅鬧了起來。兩個女孩子繞著楊華兜起了圈,最後還是以齊雨瀅被王若惜捉住,呵癢呵的軟倒在楊華的懷裡,不停的咯咯笑著求饒,王若惜這才作罷。

「現在輪到你不準說話了。」王若惜呵完齊雨瀅的癢,立刻又掛著滿是委屈的表情對齊雨瀅說。

「嗯。」齊雨瀅信心滿滿的點了點頭。這種遊戲講究的就是突然襲擊,打對手一個措手不及。齊雨瀅自信,王若惜在這方面絕對遠遠的不如自己。

不過,齊雨瀅剛一點完頭,就看到王若惜的臉上突然迸出了狡猾到極點的笑容。她一下把楊華和唐欣都拉到了身邊,還故意放大了聲音說起來:「華,你知道昨天從你病房裡回來之後,我和雨瀅是怎麼商量的嗎?」

王若惜的話才剛一出口,齊雨瀅臉上的表情立刻就變了。剛才那副自信滿滿的表情一下全都消失了個無影無蹤,這一下,輪到齊雨瀅滿臉通紅的開始追著王若惜呵癢了。可是王若惜卻一邊繞著楊華逃,一邊扭著腰大聲的說了起來。

「雨瀅跟我說,她跟欣姐學的那個……咯咯咯咯……學的那個……咯咯……那個脫……」王若惜也被齊雨瀅弄的全身都沒了力氣,整個人都倒進了楊華的臂彎里,笑的上氣不接下氣。

不過王若惜剛喊到這兒,齊雨瀅就已經又羞又急的跺著腳大聲叫了出來:「好好好!你別說!我認輸了,我認輸了還不嗎?」女孩兒叫完之後,視線卻正巧跟楊華碰了個正著。

看到已經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的楊華臉上的尷尬,一向在王若惜面前臉皮薄的跟紙一樣的齊雨瀅的臉一下就紅了起來。 王若惜看著齊雨瀅滿臉羞紅,卻又氣呼呼的模樣,忍不住躺在楊華的懷裡就咯咯的笑了起來。而她的這陣笑聲很自然又引來了有羞又急的齊雨瀅的一陣胳肢。

「咯咯……雨瀅……不要……咯咯咯咯……我……我再也……咯咯……再也不敢了……」王若惜性感的身體被齊雨瀅胳肢的軟綿綿的一點力氣也沒有,楊華只能用全身的力氣抱著她,防止她一下就摔倒在地上。

王若惜為了躲避齊雨瀅的胳肢,在楊華的臂彎里劇烈的扭動著。香噴噴的玉體只隔著一層薄薄的連衣裙在楊華的手掌里來回的挪動,從腰肢到後背,從後背到前胸……楊華那雙幸運的手簡直享盡了人間艷福!

「哼!」齊雨瀅直到王若惜整個人都完全軟在了楊華懷裡,連掙扎都沒力氣了,這才氣呼呼的停了手。不過女孩子的視線卻還是不敢落在楊華臉臉上。

「好了,雨瀅。現在是我們聯手對付欣姐的時候。」王若惜嘿嘿的笑著,滿臉討好的又抓起了齊雨瀅的手,在她耳邊小聲的說了起來,「咱們可不能內鬥。是不是?」

「哼!」齊雨瀅噘著嘴瞪了王若惜一眼,然後才露出她一貫的狡詰笑容,在王若惜耳邊嘀嘀咕咕起來。

「恩!恩恩!恩恩恩!」聽著齊雨瀅的話,那邊王若惜的臉上,笑容就越來越濃了。到最後,她幾乎是帶著別不住的笑意轉過頭去對唐欣說:「欣姐。輪到你了哦。」

唐欣輕輕的一點頭,滿臉輕鬆的模樣。事實上,三個女孩子在開始的時候都是如此,一個比一個相信自己能忍的久。

唐欣這邊點頭開始保持沉默,那邊王若惜就滿臉堆笑的和齊雨瀅一左一右夾住楊華,將他拖進了房間里。當然了,剛才幾個女孩子說出去逛街純粹就是為了逗王若惜說話而說著玩的。這會兒王若惜已經投降,上街的計劃便立刻隨之消失。

「嘿嘿。華仔。」幾人剛一進房間,王若惜立刻就急喉厚的關上了大門。然後幾下跳到楊華身邊,「現在沒外人了,說吧,昨天晚上……嘿嘿,欣姐到底跟你幹了什麼,把你搞的吃了東西進了醫院?」王若惜一邊「嘿嘿」笑著,一邊用眼睛不停的仔楊華和堂欣之間瞥來瞥去。

「那……那個……」看到王若惜和齊雨灐兩人擺出一副逼供的架勢,楊華不禁又摸起了鼻子。

「別這個那個的!嘿嘿,華仔,不準用『沒什麼事』這種無聊的話來掩飾哦。」王若惜歪著腦袋,笑眯眯的對楊華說。

聽兩人問起這件事情,唐欣一下也慌了神。開玩笑,昨天晚上她和楊華做的事情要是落在王若惜耳朵里那還了得?這小妮子非把自己羞死不可!不過,唐欣雖然臉上已經掛起了又羞又急的樣子,可嘴巴卻還是閉的緊緊。只是她拚命的對著楊華搖著頭,一副讓他什麼也別說的模樣。

「嘿嘿。還不讓說!」王若惜一下拋棄了楊華,恍然大悟似的叫了起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肯定時……」一邊喊著,王若惜一邊就在齊雨瀅的耳朵旁邊嘀咕起來。話還沒嘀咕完,齊雨瀅就已經忍不住臊紅了臉。

「是真的?」她滿臉驚訝的看了看王若惜,「華仔。欣姐昨天晚上真的時那個……把東西放在身上……」最後,她用徵詢的目光看向楊華。

「沒……沒有!」楊華簡直被王若惜這妮子在那方面的想象力給「震懾」了,馬上窘迫的大聲反駁著。

「好了好了,你們也別逼華仔了。」事情發展到這裡,唐欣知道自己再忍下去。恐怕遭受的「損失」就不一定是一頓晚飯能補的回來的了。所以,她也舉起了白旗。

於是這場小遊戲的最後結果反倒以原本認為自己已經輸定了的王若惜的大獲全勝而告終。「耶!」就在唐欣開口的剎那,王若惜便已經高舉著雙手跳了起來。

「不過若惜,晚上過去以後,你也要盡量少說話。 糊塗俏家女 嘿,他們有什麼問題,你就裝出跟我耳語的樣子,然後我來回答他們的問題。」楊華知道王若惜的嘴巴缺個把門的,帶她去當然沒問題,不過約法三掌卻要事先說好。

「沒問題!」王若惜當然時滿口答應。楊華的正事以說完,旁邊看王若惜得了便宜的齊雨瀅和唐欣便立刻一齊撲了上來。三個女孩子立刻在房間里發出了一陣高似一陣的笑聲……

就這樣,在幾位女孩子的打打鬧鬧中,時間很快便過去了。晚飯時分,當楊華帶著王若惜出現在那位李先生的家門口時,為兩人開門的李先生在看到王若惜的瞬間很明顯的呆了一下。說實話,他怎麼耶沒有料倒,楊華嘴裡的那位朋友竟然會是這樣一個性感而美艷的道姑!這簡直就像是在電視劇里看到的東西一樣嘛!

李先生忍不住看著兩人眨了眨眼睛,這才慌忙笑著將他們迎近家裡。這位完全沒有做好準備的李先生在見了王若惜以後,一時間腦子還沒轉換過來。原來已經想好的一肚子客套話全憋在腦子裡打轉,讓他都補知道該跟王若惜說點什麼才好。「呵呵,楊先生。您的朋友……可真是特別。呵呵。。。」結果最後,李先生只說出了這麼一句他自己都覺得不倫不類的話來。

「呵呵呵呵……」看出了李先生尷尬的楊華耶一樣尷尬的笑著。倒是旁邊的王若惜,一邊滿是好奇的打量著李先生家裡奢華的布置,一邊還將楊華的胳膊挽的緊緊。

不過,王若惜這樣很失禮地四處打量卻不但沒有引起李先生的不滿,反而讓李先生在心裡大點其頭,忍不住就要對王若惜頂禮膜拜起來。

果然高人就是高人啊!進門之後一句話都不說,直接就看起家裡的風水布置來了!要知道,李先生家裡的所有傢具不但都是有專業的室內裝潢設計師進行了設計,而且還曾經請過著名的風水大師在家裡設了風水局的。

「呵呵,內子還在做飯,兩位不妨在家裡多看看。」李先生一邊說著,一邊就帶著楊華和王若惜在自己家裡轉起了圈。

對此,王若惜當然是一點都不反對。而楊華也在孔逸秋的提醒下緊緊的跟著李先生觀察起了他家裡的布置。並且暗暗的將屋子的格局和每一件東西的位置都報告給手機里的那位道門天才。

「嗯。這位。。。敢問大師怎麼稱呼?」看到王若惜從客廳倒房間將自己家裡已經看了一個遍,李先生立刻畢恭畢敬的走到王若惜身邊,笑呵呵的看著她問。

「哦,我性王,你可以叫我王小姐,或者王女士都行了。」王若惜按照在來之前就和楊華商量好的策略對李先生笑著說道。

「哦哦,原來是王大師。」不過李先生既沒有叫她「王小姐」,也沒有叫她「王女士」,反而堅持叫了一句王大師,不由讓王若惜一陣哭笑不得。「補知道大師對我家裡的這些布置有什麼看法?」

李先生問這句問題,一則是虛心的請教王若惜,自己家裡到底哪裡出了問題,二則也是想看看王若惜到底是不是真有本事。畢竟,他家裡可是經過了著名的風水大師布過局的,若是王若惜連這都看不出來,那他恐怕就要對王若惜後面的話心存疑慮了。

「嗯……不錯,蠻好的。」王若惜猛聽倒李先生的問題,先是下意識的回答了一句。可緊接著她立刻就想起了在路上楊華千叮嚀萬囑咐的約法三章,又趕緊湊倒楊華耳邊說起來。

不過,王若惜在自己耳邊說了什麼,楊華卻是一點都沒聽倒。這時候,他正和自己那位手機里的朋友聊著呢。

「嗯,按照你的說法,他家裡應該是有名家布過局的。既沒有風水魚,也沒有用道門八卦。完全因勢利導,藉助自然的陰陽之力來布下了這個招財的局勢,這就是高手。而且這位布局的名家應該是我們道家的內門中人。」在楊華將李先生家裡的布置告訴了孔逸秋之後,後者考慮了一會兒便說將起來,「不過,他家裡的這股陰寒卻不是假的。這就奇怪了。按照現在的布置,這局處陰陽調和,應該是很溫和的才對啊。」

「那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這還要看看那位老先生平時常去的其他地方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孔逸秋搖著頭,「我們道玄宗精通的是道術,不是風水。玄門三宗之中,最精通這個的是天玄宗。」

「那你行嗎?」楊華不由疑惑起來。

「行!我當然行了!我可是天才啊!」孔逸秋惱怒的大喊著。

「楊華!楊華!」與此同時,在楊華耳邊說話說的嘴皮子都快軟了的王若惜看到楊華竟然還沒有反應,終於忍不住大喊起來。 廁所裡面糞發塗牆,而且在高溫下也很快變成了乾涸的黑色痕迹。

在廁所牆壁上出現了一個黑洞洞的大口子,如果有活人從裡面看出去,外面一道道絢麗的火焰拍著整齊的隊列,彷彿21世紀夜空下的高速公路的車流一樣。除了每一道火焰都代表著戰爭之神的死亡殺戮之外,在火箭炮無害的飛翔在空中的時候,倒是很有絢麗的祥和感覺。

但是火箭炮戰鬥部位裝的是爆破彈,劇烈爆炸的高溫頃刻就把廁所內炸的粉碎,廁所通向其他部分的牆壁都被炸塌,通向走廊的那部分牆面化作無數碎塊,將外面的人也頃刻給殺死了。所以這裡沒有任何人類在活動。除了外面傳來的火箭炮那獨特尖銳的嗖嗖聲之外,就只有火箭炮落地時候發出的巨響和帶來衝擊。

過了好一陣,才有跑動的聲音,「閣下!閣下!」有人邊喊邊跑過來。

旅順要塞的日軍當然不認為中**隊不會進攻旅順,一年多來,工農革命軍圍著旅順做各種準備,日軍一直在觀察。撤走在旅順的中國人,更是再明確無誤的信號。

戰爭中最好的防禦手段莫過於進攻,主動出擊消滅了進攻的敵人之後,防禦就沒有任何壓力。儘管比較二,日本總算是很注重進攻精神。例如軍官的面試裡面有一類題,考官會問,「如果對面突然發現了敵人之後該怎麼辦?」如果是在工農革命軍這種充滿了進攻精神的部隊裡面,回答一般是,馬上隱蔽,派出偵查部隊,同時準備作戰。在日軍中,這等回答絕對就會給與差評。標準答案是,立刻包圍殲滅敵人!若是有較真的日本軍人敢問,「是什麼情況下發現的敵人。」那麼這個日本軍人的前途定然是暗淡無光的。

但是說歸說,日軍旅順部隊根本沒有實際上執行這等「勇武精神」,不僅沒有勇武精神,日本守軍的命令是嚴守要塞,防備中**隊偷襲。殘酷的事實數據向日本軍隊說明了一件事,和工農革命軍打野戰已經被幹掉了三個師團,旅順的三個師團一旦勇敢脫離要塞,結果肯定不會好。

在26日,日軍到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事情。所謂沒有特別的事情,指的是工農革命軍還是那副隨時準備戰鬥的態勢。對於27日會不會爆發戰爭,日軍方面爭論很多,結論是「小心為上」。

一級戰備繼續維持,各級軍官都要值班。要塞司令阿部信行少將炮兵專業出身,當過多個要塞的指揮官。他秉持著小心駛得萬年船的態度,午夜時分親自帶隊視察,既然要塞司令官都這麼認真,按照日本軍隊的傳統,三位師團長自然不可能躺在寢室睡大覺。

士兵們早就知道最高指揮官要來巡營,看到晚上11點多將官們真的沒有睡覺,而是出現在第一線守備部隊裡面,士兵和軍官們都極為感動。一個個精神抖擻的站的筆直,以最佳面貌來迎接指揮官的檢查。阿部少將嚴肅的走在長長的軍用通道裡面,皮靴踩在在地面上,發出頗有威嚴的咚咚聲。後面的將官校官們也是軍容整肅,一聲不吭的跟在司令官背後。深夜裡面搞這麼一式,肅殺中倒有種令人毛骨肅然的陰森感。

9月底,天氣涼爽起來,夜風甚至有點涼。走了多個炮位之後,阿部少將終於像是要證明自己是有血有肉的大活人一樣提出了建議,「我們去撒泡尿吧。」

出發之前大家都喝茶提神,此時走了這麼一通,倒也是來了尿意。廁所肯定不能修在要塞中央,排水換氣不通暢的情況下,光味道就能熏死人。儘管窗戶並不大,而且從外面難以攀爬,但是廁所還是有窗戶的。

根據日本軍隊的習慣,司令官撒尿,在外面窗戶還有人站崗。哨兵看著天空中飛起的一條條煙火似得玩意,竟然沒想明白到底是什麼玩意。那絢麗的景象,倒像是東京的煙火大會。然而一道道煙火在空中的軌跡越來越岔開,而且那煙火不僅沒有熄滅,反而帶著尖銳的嘯聲向著地面俯衝而來的時候,在要塞廁所牆外站崗的日本士兵根本沒有想到去掩護背後的廁所,而是本能的驚叫著向旁邊躲去。

劇烈的爆炸聲與衝擊波令這個反應還算是機敏的衛兵頭昏眼花,胸口彷彿塞進去一塊大石頭,又沉又悶。鼻子裡面是刺鼻的硝煙味道,喉頭則是一種腥甜的感覺。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衛兵腦子終於清醒了一點,他發現自己整個開始被麻木吞噬,下意識的用手臂撐著地想爬起來,卻發現自己的手臂倒是撐住了地面,但是完全感受不到手臂的存在。

這個震驚倒是刺激了神經,衛兵本能的左右看,試圖找到能幫助自己的人。映入他眼帘的是廁所外面的牆壁上有一個黑洞洞的大口子,從裡面正在往外冒著滾滾濃煙。「難道將軍出事了?那我可是沒辦法交代的!」衛兵腦海中立刻浮現起這個念頭,念頭引發了激動,一直堵在口頭的那股東西呈現液態噴了出來。在鮮血堵住咽喉引發的窒息痛苦中,衛兵的視野很快就被黑暗吞噬了。

日後的戰史記載著,火箭炮覆蓋式射擊時的一發炮彈擊中了正在廁所的日本旅順要塞指揮官們,當時就炸死了包括要塞守備司令在內的兩名將官,兩名大佐,之後的一天內,又有一名將官與一名日本中佐因傷去世。日軍的旅順指揮部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這是意外之喜,軌道式火箭炮的準確程度很差,射擊誤差在百米左右。工農革命軍根本沒有考慮搞什麼斬首戰術,而是要用火箭炮覆蓋式射擊。這麼大的誤差水平,準確摧毀日軍火力點屬於摟草打兔子,首要目標是日軍在要塞外部布置的雷區。

日軍學習俄軍,在要塞外面布了寬廣的雷區,火箭彈能否擊穿厚厚的要塞防護牆尚且是兩可的事情,然而用來摧毀地雷倒是極為有效的工具。而日本在要塞牆壁外面放的戰鬥部隊遭到了毀滅性打擊。一顆火箭彈落地,周圍十幾米內就化為一片火海,巨大的衝擊波同樣有可怕的殺傷力。在要塞內部的日軍好歹有防護牆,而在要塞外部的日軍很大一部分不是被炸死的,而是被震死的。那些日軍外皮完好,只是靜靜的蜷縮在戰壕裡面,口鼻處有血痕。除此之外就跟睡著一樣。工農革命軍戰鬥后對不少日軍屍體進行解剖,得到了相當多的數據。

這一輪火炮的猛烈射擊兵沒有能夠徹底擊破旅順要塞,劇烈的爆炸聲中,日軍要塞內的警報猛烈的響著,各個部隊從睡夢中驚醒,在軍官們發狂的叫喊聲中,日軍們紛紛抓起武器衝上了自己的崗位。劇烈的震動讓日軍感到一種乘船的感覺,要塞磚石縫中撲簌簌的往外掉土,運氣不好的日軍火力點被火箭炮彈直接擊中,彈片、火焰與碎石從被炸開的正面暴風雨般刮進來,把裡面的所有人都給撕成碎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