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

老乞丐想也沒有想,搖頭否定道:「除非這小子的領域跳出了天地,不然天道法則不可能感應不到。」

「希望我的猜測是錯的。」

就在這時,嗖嗖嗖嗖!一道道人影從四面八方沖了出來,先是十二道,又是十七道,又是二十多道……一道接著一道,接踵而出。

黑水娘娘看的出來,這些人影不是九天仙道的老祖,而是一直蟄伏在暗中各方老祖,有大荒巨頭的老祖,也有洞天福地的老祖。

黑水娘娘淡淡的說道:「這些巨頭老祖終於沉不住氣冒出來了……」

「嘖嘖。」老乞丐咧嘴笑道:「這些巨頭老祖在不出手的話,十位大道天命的人今日一個都活不成不說,連身上的大道天命之心可能都會落入其他人的手裡,老夫估摸著不少人都等著這小子殺了大道天命,然後搶奪天命之心,其中就包括這些九天仙道老祖的化身。」

老乞丐極其鄙視的瞧了一眼那些九天仙道老祖的化身,說道:「第一批下來的九位老祖或許是真心想保住那些大道天命的小命兒,至於後來的這些老祖化身,十有八九是沖著天命之心來的,那些巨頭老祖算計著九天,九天也算計著他們這些巨頭呢,都他娘的是一丘之貉,沒一個好鳥。」

「要不怎麼說,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呢。」黑水娘娘也不屑的笑道:「只不過這螳螂與黃雀真是太多太多了……」 越來越多的老祖從四面八方衝出來。

既有大荒巨頭的老祖,也有洞天福地的老祖,來歷五花八門。

有的是或許是想保住北鼎仙王等十位大道天命的小命兒。

有的或許是想搶奪大道天命體內的天命之心。

也有的或許是沖著古清風而來。

各懷心思,各有目的。

老祖畢竟是老祖,哪怕只是分身,其實力也不是普通人能夠想象的。

而古清風的領域在這些老祖的衝擊之下,也開始搖搖欲墜起來,黑暗之火不再無盡,焚燒的威勢越發越弱,靜寂之水不再無窮,沸騰的威勢也越來越弱,滔天的殺戮不再無邊,威勢同樣也越來越弱。

此間。

十位大道天命已是渾身是血,半死不活的跪在當空,意識早已昏死過去,反倒是體內衝出來的天命守護,那十道神聖光明的光柱失去了領域的壓制,仿若恢復了活力一般,愈發浩瀚。

如墨的長發在咆哮的殺戮聲中的瘋狂亂舞。

勝雪的白衣在那焚燒的黑暗之火中肆意飛揚。

而古清風在那沸騰的靜寂之水中佇立而站,雙手負在身後,閉著眼,任由一個又一個的老祖衝擊著自己的領域。

就在這個時候。

蒼穹之上,突然烏雲凝聚,轉而形成狂暴的雲海,雲海如滾滾驚濤般降臨而下。

看見這一幕,所有人皆是一怔,轉而大多數人都是一喜,特別是那些對古清風恨之入骨,想要誅殺古清風,搶奪他身上的造化的那些老祖,內心簡直驚喜的不能再驚喜。

因為他們都知道,這是天兆。

本來十位大道天命的神聖守護出現,天道沒有任何動靜,那些巨頭老祖都已經徹底死心了,決定放棄誅殺古清風的行動。

畢竟九天仙道的態度已經很明確,而天道又選擇了沉默,就算他們不想,也不得不放棄,故此,才衝出來,救走這些大道天命,不想賠了夫人又折兵!

不曾想這個時候天兆竟然出現了。

換言之。

天道這一次並沒有選擇沉默。

天兆出現,天雷便會響起,只要天雷響起,天譴將會降臨!

也就是說天道今日會審判古清風。

念及此。

所有人都興奮了,如果天道出面審判古清風的話,那麼九天仙道的態度就已經不重要了。

果不其然。

轟隆隆——

伴隨著滾滾天威降臨,那如驚濤駭浪一般的天海之上響起一道浩瀚雷音。

這天雷之音,莊嚴肅穆,神聖光明,浩瀚至極,如從天上而來,又如從地下傳來,亘古留長,以摧古拉朽之勢在諸天萬界徹響開來,震懾芸芸眾生,就像上蒼的神靈在向這天地萬物宣布著自己的霸權一樣,叫人心生敬畏。

轟隆隆——

浩瀚的雷音再次傳來,天威更甚。

穿書後她成了大佬的掌中嬌 而古清風的領域也被這天雷之音震的愈發扭曲,仿若隨時都會潰散一樣,先前寸步難行的老祖們如釋重負般紛紛逼近。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閉著雙眼的古清風睜開了眼眸,幽暗的眼眸之中不再幽暗,也不再沉寂,而是掀起驚濤駭浪,電閃雷鳴。

嘩的一瞬間,原本愈發微弱的黑暗之火再次瘋狂焚燒起來,微弱的靜寂之水再次沸騰起來,殺戮之歌再次咆哮起來,除此之外,他的領域之內也發生了極其可怕的變化,這種變化屬於死亡。

是的。

死亡。

很強烈的死亡之息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籠罩著整個綾羅天域,使得天域之內,死氣沉沉,生機越來越微弱,仿若生命在流逝一樣,真是如此,所有人都有這種感覺。

黑水山上。

老乞丐明顯感覺到當死亡籠罩的時候,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膚,每一個毛孔,每一個竅穴都受到了極大的影響,生機在流逝,精神在衰敗。

深吸一口氣,老乞丐噎著喉嚨,驚恐道:「這他娘的是死亡之道啊!他連這種大禁忌之道都領悟出來了嗎?他到底領悟了多少禁忌大道啊!還有這玩意兒到底他娘的是什麼領域,怎麼還會千變萬化?」

「我說過,你應該抽個時間仔細了解一下他的過往。」黑水娘娘凝視著此間的古清風,幽幽道:「不然的話,今日你被他嚇死,也會被驚死!」

轟隆隆!

浩瀚的天雷之音再次響起。

只不過,這一次天雷之音並沒有將古清風的領域震潰散。

反之。

伴隨著死亡之道的融入,黑暗之火再次無盡的焚燒,靜寂之水再次無窮的沸騰,殺戮之歌再次無邊的咆哮,在古清風的神秘領域之內,死亡如同無孔不入的狂風般席捲著一切。

轟隆隆——

浩瀚的天雷之音又一次響起,每一次響起,天威就越發強烈。

而古清風神秘領域也是越發強盛,欲要與蒼天之威一較高下。

「仙道雖不出,天威卻已降!」古清風盯著領域裡面各大巨頭的老祖,凝聲道:「諸位可還滿意?」

沒有人知道他說這句話的意思,而衝過來的巨頭老祖們皆陷入他的領域之內,不僅寸步難行,還越陷越深,此等領域太過神秘,神秘的叫他們這些老祖都不知改如何脫困。

旋即。

古清風又道:「若是滿意的話,那就睜開你們的狗眼給老子看清楚!」

說罷。

古清風手起掌落,落在一位大道星君的頭頂,砰的一聲,如此一掌,將大道星君身上的光柱震的煙消雲散,也將天命守護震的潰散,只見古清風扣在大道星君頭頂的那隻手猛然一抽,一顆晶瑩剔透仿若金玉心臟般的光團被他抽了出來,光團無比聖潔。

看見這神聖光明的金玉心臟,不管是九天仙道的老祖,還是各大巨頭的老祖全部都紅了眼,不顧一切的衝過來,因為他們都知道,這金玉心臟不是其他,正是天地至寶,天命之心。

可惜。

他們越沖,陷的就越深,就越寸步難行。

「真武仙境的老祖!給老子滾出來收屍!」

古清風將天命之心握在手裡,一腳踹過去,這位大道星君當場血肉橫飛,殘肢碎肉向那些巨頭老祖灑落過去。

「幻世家族的老祖!給老子滾出來收屍!」

抽取天命之心之後,砰!又是一腳踹過去,血肉橫飛。

「皓月仙境的老祖,給老子滾出來收屍!」

「丹鼎谷的老祖!給老子出來收屍!!!」

砰砰砰!

所剩丹鼎谷的北鼎仙王、白元星君,黃風妖君,包括玉蟾仙王,朝元星君全部被古清風抽了天命之心后,一腳踹的血肉橫飛灑落出去。 死了?

是的。

死了。

十位大道天命全部被古清風抽掉天命之心后當場抹殺了,死的血肉橫飛,靈魂破滅,死無葬身之地,也死無輪迴。

而且,古清風還是當著這些巨頭老祖的面,也當著九天仙道的面,當著諸天萬界所有人的面,在滾滾天威的籠罩下,在天雷之音的霸權下,就這麼把十位大道天命給殺了。

永生仙墓 可以說要多狂妄有多狂妄。

狂的肆無忌憚,也狂的無法無天。

在大庭廣眾之下,當眾抹殺大道天命,挑釁的何止是大荒巨頭的尊威,還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的尊威,九天仙道的尊威,乃至天道霸權的尊威!

不!

這根本不是挑釁。

古清風當眾抹殺十位大道天命,簡直一丁點也沒有把這些大道巨頭的霸權尊威放在眼裡。

轟隆隆——

天雷之音伴隨著滾滾天威再次傳來,震懾著諸天萬界,也震懾著芸芸眾生。

無邊的黑暗之火在焚燒。

無窮的靜寂之水在沸騰。

無邊的殺戮之歌在咆哮。

無際的死亡之風在席捲。

由黑暗、靜寂、殺戮、死亡四種禁忌大道形成的領域神秘又邪惡,兇殘又暴捩,宛如傳說中的洪荒地煞一般,欲要與霸道的天罡之威一爭高下。

而此間。

不管是九天仙道老祖的化身,還是各大巨頭老祖的化身,皆被困在古清風的領域之內,寸步難行,越掙扎,陷的越深,如陷入黑暗死寂的地獄沼澤,更如墜入萬惡的無盡深淵一般,甚是可怕。

要說這些老祖不愧是巨頭老祖,見多識廣,閱歷豐富,心境也非同一般,縱然陷入困境,無法掙脫,卻也沒有流露畏懼,一邊小心翼翼施展神通,試著破開古清風的領域,一邊盯著古清風,確切的說是盯著古清風手中的那十顆大道天命之心。

轟隆隆——

天雷之音繼續傳來,而且天威更甚。

眾所周知。

天雷之音尤為可怕。

傳入眾人耳中,任你修為再高,實力再強大,任你心神再固若金湯,任你心境再超然,只要聞見天雷之音,內心都會生出敬畏之意,心神也隨之動搖,誰也不例外。

天道就是天道,是乃主宰天地的霸主,亦是掌管天地萬物的老天爺。

芸芸眾生對天道的敬畏是與生俱來的,後天根本無法改變,除非你能跳出天地,超脫三千大道,不然根本無法抵擋天雷之音。

此間。

被困在領域裡面的巨頭老祖便是如此,當天雷之音響起的時候,他們皆心生敬畏,心神雖沒有潰散,但都不受控制的動搖起來,變得極不穩定,仿若隨時都會潰散一樣。

心神動搖,便無法聚精會神,神識也就無法凝聚,神識無法凝聚,強行施展神通的話,極有可能令精神崩潰,導致意識模糊,靈魂受挫,後果不堪設想。

故此。

他們只能小心翼翼的試著掙脫,根本不敢肆意妄為,唯恐心神潰散,而心神一旦潰散,也就差不多喪失了戰鬥力,到時候情況只會更加危險。

天雷之音響起,見聞之人,皆是如此。

然。

若是忤逆天道,逆天而行的話,聽聞天雷之音,潰散的可不僅僅是心神,肉身,靈魂皆會潰散。

自古以來,但凡犯下逆天大罪之人,只要天雷之音響起,根本防無可防,擋無可擋,當場就會被震的灰飛煙滅,連輪迴轉世的機會都沒有。

或許一些強大的逆天之人,能夠扛得住一次天雷之音。

但是。

扛得住一次,並不代表能扛得住第二次。

要知道天雷之音,每一次響起,天威震懾力就越強烈,而且無休無止,直至將你震的灰飛煙滅才會停止。

逃脫?

不好意思。

面對天道的懲罰,你根本無處可逃,也無處藏身,只要犯下逆天大罪,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

也正是如此。

自古以來,忤逆九天仙道的人或許有很多,活下來的也有不少,但敢逆天而行,忤逆天道的並沒有多少,活下來的更是寥寥無幾。

現在古清風當眾誅殺了十位大道天命,又搶奪了他們的天命之心,犯下的絕對是滔天大罪,可謂天地不容,換言之,此時此刻響起的天雷之音,是為制裁他也為審判他。

可是叫人難以置信的是,天雷之音響起之後,仿若對古清風根本沒有任何影響。

莫說靈魂潰散,也莫說肉身潰散,就是心神恐怕都沒有潰散,若是心神潰散的話,他祭出的領域根本無法支撐到現在,可偏偏他的領域非但沒有越來越弱,反而越發強盛起來。

更加叫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天雷之音已經連續響起了五六次,每一次天威震懾力就越強烈,為何他不受天雷之音的影響?

難倒他跳出了天地,超脫了三千大道不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