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圍在沐承灃老人家的身前,處處在討老人的歡心。除了姓氏之外,自己的表現就和親孫女也沒什麼兩樣。

孫女該做的事都是自己在做,老人家待自己也是極好,那為什麼自己就不能變成親孫女,享受所有該想的一切?

慾望一旦膨脹起來,就不可能有收住之勢。一直享受沐家孫小姐待遇的董晴兒,每一次慕尚情回來,她都會深深的嫉妒。

憑什麼每個人一看見她的時候,都是各種疼「寵」。

董晴兒總是不知不覺的把自己和慕尚情放在一起比較。忘記自己到底姓什麼,人家可是正牌的大小姐。

「我可是在很認真的說,怎麼能說是忽悠你呢?人嘛,瀟洒一點的好,多走走,在看看美女多好。

只是可惜了,這美女太少了,也不能這麼說,或許應該說啊,是每天看著姐姐,這眼光都被看高了。

有時候想想心中都忍不住嘆氣,這以後找老婆要怎麼辦啊?沒有姐姐那個級別的,也下不去手啊!」

苦大仇深的表情,略顯誇張的言語,慕尚熙那不**分的性格,被自己凸顯。

人的表現並沒有什麼不對,話說的也挺正常的。可那隱藏深處的弦外之音,卻是讓一眾兄弟們聽得分明。

讚賞的目,光悄無聲息的一束束向著人投去。

真是我輩楷模啊!

敢用自己本身作為攻擊,這可是一般人做不到的。

而這話說的到位,好!

董晴兒那洋裝嗔怒的笑臉,在那一瞬間如同被寒風掃過,變得僵硬。

「呵呵,尚情姐的美,是有目共睹的。九哥哥你若是要按這個標準來找女朋友,怕是要找不到老婆嘍!」

「我覺得也是這樣,所以在這方面從來都不著急。最好的結果是能找到那個合心意的,而最不好的結果,心中不是早就有數了嘛!」

慕尚熙說的理所當然,讓聽著的人真是額頭上黑線暴起。

人怎麼能無恥到這種程度?不務正業,還為自己找合情合理的借口,自己還深以為然。

「慕尚熙,有本事把剛才的話你再給我說一遍。返天了是吧?我告訴你,年底的時候若是還獨身一個人……呵呵,要麼就別滾回家,要麼就準備好被打折雙腿永遠都出不去浪!」

就在慕尚熙放出帶有詭辯的豪言壯語之時,另一道柔和的彷彿快要滴出水的聲音響起。

壞了!母親大人發飆了。

這下樂子鬧大了。

這個坎要是邁不過去,他怕是就要英年早逝了。

臉上的表情一變在變,精彩極了。腦中的念頭不住的翻轉,絕處還能逢生呢,自己怎麼也不能一個回合直接就被拍死了啊!

可母親的戰鬥力太強,站在人面前,似乎只有瑟瑟發抖的份兒。

『樂極生悲了吧!』這是來自兄弟們的幸災樂禍。早就看這個弟弟不順眼了,憑什麼在自己快要忙成狗的時候,他就那麼閑。

哼!嫉妒了。

當然最嫉妒的一件事,這麼好的妹妹/姐姐,憑什麼就他能圍前圍后的。

離得近不只有了不起,還有招人恨。

「沒,沒有的事。我一向最乖巧聽話了,連忤逆您的話都不會去說,怎麼可能會有要翻天的心思?這是天大的誤會,也是天大的冤枉。

我只是用略有誇張的描述,變相的表達了下姐姐長的美若傾城。那些弦外之意,絕對是您想多了。

再說了,姐姐之所容貌會如此驚艷動人,還不是您給打的底子好嘛!因為您的美,才讓我們兄、姐、弟三人在這相貌上優越的邁出了很大一步。

您說,這每天在您和姐姐絕美容顏的衝擊下,我的眼光高一點,也無可厚非呀!不過我也相信,總會碰到那個對的人,到時候我會不計較這些外在,和人牽手的。

這個目標是遠大的,要腳踏實地的一步步的走過去。但您要相信兒子的實力,離那一天絕對不會很遠了。」

啰啰嗦嗦的一大篇話下來,慕尚熙避重就輕的站在尚南的面前胡謅八扯。除了誇讚姐姐和母親分外美麗外,其他的都是信口雌黃。

人的求生意志是很強的,能在瞬間出現一連串的硬性借口。

這種隨機應變的能力,真是值得稱讚。兄弟們交換著眼神,都在心底處給人點了個大大的贊。

「哼!希望你能說到做到,我等著你牽個如花似玉的兒媳婦回來。不,不用如花似玉,只要能是看的順眼的女孩就行。」

在說到一半話時,尚南又將自己的條件降到了最低。就差直接再接一句,你只要帶個女的回來就行。

她心中的條件,已經在這些年的磨礪下,壓的一低再低了。

為這個兒子,真的很著急呀!

…… 慕尚熙的一頓插科打諢,卻在暗中將看的不順眼董晴兒,連諷帶刺的怒懟了一頓。

胸中憋悶著的那口惡氣,總算是微微緩解了一下。

什麼東西?也敢把自己和他姐放到一起相提並論。

而身為母親的尚南,很是時候的站出來,將事情掀過去。那母女倆她早就看著不順眼了,但現在不是時候。

稍稍收拾收拾就可以了。真想做什麼,也要老人家壽辰過完之後再說。

這母子二人一懟一攔配合的還真是相當到位,看的一眾兄弟暗中直呼,女人果然沒有好惹的。

就算他們二嬸這樣「隨和」的性格,想要下手的時候,也照樣是面不改色。

找事的母女,能無視就選擇無視好了。

沐灝淵帶著一眾兄弟上前,正事還沒辦呢。今天主要內容,給老爺子拜壽、哄老爺子開心,不相干的人,沒必要多費心神去理會。

「在給大爺爺拜壽的事上,兩位妹妹搶了先,我們這些做哥哥弟弟的,也不能落後太多。

下面就由我這個當大哥的,先開始行動吧。灝淵祝大爺爺:福壽安康……」

從沐灝淵開始,跳過慕尚煜這個沒來的老二,一行兄弟八人,先後上前向沐承灃老爺子說了祝壽詞,行了拜壽禮。

有了董晴兒在中間做緩衝,他們的禮物在拿出來時,自己的尷尬減輕了不少。

說起來這群兄弟們準備的壽禮,也都是用了心的。不僅玩意兒稀罕,且都價值不菲,若不是有慕尚情的松鶴映日擋在頭前在,單拿出誰的一樣來,也都是相當出彩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在看到慕尚情拿出的字畫時,一眾兄弟才那麼的無語。

雖然這壽禮不是用貴賤來看,但絕對是有高有低呀!

「是累了,還是無聊了?」

正垂眸沉思的慕尚情,耳邊突然想起低沉又溫和的聲音。

不知何時,離她不遠處的閻宸竟然已經來到了身邊。動作不大,滿眼的關心。

「我沒事,只是在想一些事情,這才一時間比較沉心罷了。」

慕尚情給了人一個放心的眼神,實則此刻心底卻是另一番光景。

「情主子,您真的要預防一下,我對危險的預感還是挺敏銳的。我這種直覺是與生俱來的,並且隨著時間越久,準確度更是高到沒有錯過。是一種天生的能力,沒什麼原理,但絕對可靠。」

小靈在慕尚情的腦海中,用略帶急躁的語氣,敘述著突然襲向它的不對感。

那是一種冥冥中要出事的感覺,還是大事情。

它無法得知是什麼,畢竟道行太淺,離修成正果還有好遠,所以只能提醒讓慕尚情這位主子,自己多加小心和防範。

「危險嗎?如果有,那就讓它來好了。回來也有些時間了,日子還過得如此平淡,早就該添點什麼,熱鬧熱鬧了!」

對於小靈所提到的,它預感到會有危險的事情,在近段時間內發生這一點,慕尚情一點內心波動都沒有。

回來了這快一年的時間,她一直在做攪動水的事情,這麼久過去了,怎麼可能還一點反應都沒有?

有動靜很正常,會有危險臨近,也是意料之內的事。

她可是早就等著了呢!

一刀傾情 那條隱藏在黑暗深處的狐狸尾巴,終於等不及要露出來了。

聽著這位情主子的話,小靈想要說些什麼,可最終還是沉寂了下去。

自己這位美麗又強大,有著冰霜屬性的主子,怎麼感覺好像忽然間黑化了呢?

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一定的!

「有什麼難辦的事,和我說,想想主意,出出力氣,還是可以的。」

雖然不知道人的心思在想什麼,可閻宸從慕尚情細微的表情變化中猜測,一定是遇見不好辦的事情了。

「沒什麼大事情,只是想到了一些公司以前啟動卻還沒完成的事,算不得什麼重要的。不過若是真要用到人想主意,出力氣,我一定不會忘了阿宸的。」

慕尚情沒有說出想象中的猜測。一是沒必要,危險是什麼還不知道呢,是不是自己提前準備的那些,完全不清楚。

再則是閻宸本身也挺忙。家裡、公司、還有國外、想想自己就能明白對方會累成什麼樣子。

將心比心。雖然關心是愛人之間必須的,但體諒也是必要的。

以前不會,但經過小靈的多方糾正後,現在的慕尚情已經學會換位思考了。當然這個換位的人,僅限閻宸。

這是一個進步,對慕尚情而言,是一個跨越性的進步。

「若有事情不要瞞著我,我們……是夫妻。同甘共苦,共同進退是自然的。」

雖然慕尚情說了沒事,可閻宸的心底卻仍然有著不放心。

「對於我們現在的關係,我很滿意。所以如果真的有事情,阿宸你覺得,你跑得掉嗎?」

「哈,樂意奉陪。我會很高興能有機會和尚情一起,經歷酸甜苦辣。」

只要是能和慕尚情一起,無論前面的路上是什麼,閻宸都有勇氣和力氣闖過去,為人開闢一條暢通無阻的路。

「和我在一起,可是有許多事需要奉陪呢~一輩子要走的路,長著呢!我的打算可是,就這麼牽著你的手,慢慢的一直一直走下去,走到生命的盡頭。」

在說話的時候,慕尚情就像話中所講的那樣,輕輕地牽起了閻宸的手。

語氣是清冷的,可表情卻是少有的不是漠然。傾城的容顏上掛著一抹淺笑,看向閻宸的眸中,也全然是脈脈溫情。

閻宸的那張冰山臉,在這種場合下做出表情變化實在是難,但是耳朵卻慢慢的紅了起來。

紅紅的耳朵帶著滾燙的溫度,正訴說著此時主人是何等的心情。微涼的聲音緩緩響起,帶起的卻是主人隱藏在骨子裡炙熱的情。

「我願意讓尚情牽著手,牽一輩子。踏過路上的荊棘坎坷,走向人生的終點盡頭。就算我們兩人都閉上雙眼,也要緊緊的握著。」

聲音再涼,也掩藏不住那要滴出水的柔意。

「阿宸,你怎麼能這麼可愛!我特別喜歡你紅著耳尖,卻用微涼的語氣,一本正經說著深情的話。」

閻宸:「……」

「知道嗎?看見你這樣的神情,我特想直接撲過去,咬一口,打破你的表情。」

閻宸:「……撲過來什麼的,其實尚情可以不用想的,直接用行動就可以。若是真咬一口的話,你想看什麼表情,可以直接和我說。」

不得不說,在面對慕尚情那類似調情的話時,閻宸終於強迫自己那變成僵硬的思維,一點點運轉起來了。

話雖然說的不太柔和,但好在還算流暢。

「最喜歡看的,當然是你現在的樣子。慌著心,卻可以一臉鎮定。而這表情,只能源於我。」

對於辦事情,慕尚情真心覺得,還是陪著身邊的這個人心情最喜愛。

喜歡上一個人什麼的,感覺還是不錯的。那種心底淡淡的挂念感,是以前的20多年中並不存在的,陌生,卻又讓人喜歡。

「………別人和我又沒有什麼關係,我也不會和其他人扯上關係。」

高效率的大腦,每每和慕尚情在一起的時候,都顯得不是那麼靈活。

不過已經好很多了,最起碼能把想法說出來,而不是聽見人的話時,只能僵在那裡不會動。

涼涼的卻又肯定認真的語氣,聽到慕尚情的耳中,卻是比所有溫情的話,都要讓她的心來的有觸感。

「當然,能和有你關係的,自然只有我才可以。想靠近的別人,打死、拖出去、扔了。」

「噗,咳!好。一切企圖靠近的人,都由尚情你自由處置。想怎樣就怎樣,他們和我沒關係。這輩子,我,只有你一個「愛」人。」

偷偷的將愛字加重,淡淡的表情沒有變,但是眼中深處全是吐露心聲后的雀躍。

「哼!這一輩子你都歸我管了。我不僅承包了這一段,連下下輩子那一段,我也承包了。不許反駁,沒處申訴,你只能是我的人,永遠。」

霸氣宣言,帶著專橫。慕尚情陳述著事實,但閻宸聽罷卻為之側目。看向人的目光中,全是無法自拔的著迷。

「嗯,我永遠都是你的人。」

慕尚情的話,在閻宸聽來並沒有任何的束縛感,反而這樣的要求他是求之不得。

可他卻不清楚,慕尚情這番話卻是很認真的。

「記住你今天說的。」

很認真的表情。慕尚情已經在考慮將來的事情了。

她在想,上一世出現的意外,她並沒有和冥界談任何的條件,就這麼回來了。

現在看來,有些事情在自己的那些事情處理完結之後,要談談了。不要特殊的補償,多要兩輩子的時間,應該也沒有什麼吧。

這想法要是讓冥王知道,絕對會噴慕尚情一臉怒火。

「只要尚情想,我就永遠在這。」

閻宸同樣回以認真。

但接下來慕尚情回答的閻宸的,卻並不是你若不離我就不棄的承諾。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