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沐沒有想要將他留下來的意思。

當其餘混混看到這幕後,哪裡還會猶豫不決?從來都是這樣,只要有人出頭,後面的人就會跟隨。想到張凱這次可能踢到硬石頭上,他們不能給張凱陪葬,每個人就開始喊叫起來。每個人都喊出一個理由,隨著這個理由冒出來,他們轉身就蹭蹭向外逃命。誰都不想繼續留在這裡,誰都想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我突然響起來我家孩子還沒有吃飯,我要回去做飯。」

「我老婆輸液我要陪床。」

「我家裡爐火上還燒著水。」

五花八門,各色各樣的理由就這樣說出來,聽著人都想要笑。這還是剛才那群混混嗎?怎麼感覺他們這麼逗比,說出來的理由是在搞笑嗎?不過就是這種強烈的反差,讓人心底對蘇沐越發佩服起來。蘇沐沒出現之前,會是這種景象嗎?難道說眼前這種狼藉場面還不夠說明問題的嚴重性嗎?這都是蘇沐功勞。

戲精主播:電競男神很會寵 走還是不走?

當這裡只剩下張凱自己的時候,張凱腦海中浮現如此念頭,不過很快就拿定主意,必須趕緊溜走。尼瑪的,我是不能繼續留在這裡。別人都跑光,我為什麼要留在這裡等死。然而就在張凱性想著自己是不是也要找一個理由的時候,蘇沐漫不經心的眼神掃過來,一句話就讓張凱感到憋屈有種想哭的衝動。

傅先生,別來無恙 「誰都能走,就你不能,你不願意說出來是誰指使你的,那就留在這裡吧。」

還能不能好好玩耍?

要不要這樣欺負人?

為什麼別人都能走,我卻只能留在這裡?就因為我是菜刀?要是因為這個原因的話,我寧願自己不是什麼菜刀。菜刀看到其餘人看著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著一條可憐的狗,他心底越發憤怒不安。

你不讓我走我就不能走嗎?

菜刀在不會理會蘇沐的話語,他轉身就向外面走去。只不過就在他剛邁出第一步后,身旁突然間出現一個男人,這個男人就是一直留在暗中保護裴妃的那位,他有名字,他叫做華文。

「你不許走,難道沒聽到嗎?」華文冷靜道。

「媽的,你又算哪根蔥?」

菜刀這話剛喊出來,華文便直接摟住他肩膀,然後兩人就走向旁邊的角落。蘇沐沒有再理會菜刀,因為他知道,有華文出面,想要解決掉菜刀只是小事,要是連華文都沒有辦法收拾菜刀的話,這個世界就只能是惡人當道了。

「蘇沐,你說現在怎麼辦?」裴妃走上前,掃過有些髒亂的劇組皺眉道。

「不要去收拾,我想這種場面也應該讓有些人見到才是。」蘇沐淡然道。

「都聽你的,你說不收拾就不收拾。」裴妃乾脆道。

戴希知道蘇沐肯定還有后招,不然不會這樣。不過戴希是無所謂的,只要蘇沐想做的事情,她是絕對會支持到底。所以就在其餘人過來詢問要不要將設備和場地整理一下時,戴希便否決。

「誰都不要動,就讓這裡保持原樣,將這裡所發生的一切全都錄下來。」戴希說道。

「是。」

隨著劇組人員開始撤離出這裡,蘇沐和裴妃走向旁邊,他有話要說。(未完待續。。) 28日,甘肅蘭州。

鹽場路日化廠附近,農貿市場入口處的小茶館裡面,裝扮成下崗工人的李存勛與劉曉賓一邊喝茶,一邊翻看當天的晨報。雖然地處共和國西北,但是蘭州當地的報紙及時報道了「國際大事」,頭版頭條就是越南前國家領導人黎明傑在日本因故身亡的消息。

第四次印巴戰爭前,共和國的老百姓不太關注國際大事。

隨著共和國在國際舞台上的分量越來越重、聲音越來越大、地位越來越高,歷經東海戰爭、老戰爭、越南戰爭、南海戰爭,共和國的老百姓越來越關心國際大事,關注國家在國際舞台上的表演。

小小的茶館里,1個茶客,吹的都是剛剛報道的新聞。

「黎明傑也夠短命,去日本沒幾年就掛了。」劉曉賓翻到報紙的下一版面,「這就叫天作孽猶可赦,自作孽不可活。」

「這小哥說得沒錯,聽說黎明傑在越南搜颳了數百億財產。」

「豈止數百億,肯定上千億了。」

「沒那麼多,真有上千億,他會死得那麼慘?」

「就是錢太多,才死得那麼慘。」

……

聽到幾個「茶友」地討論。李存勛暗自搖頭偷笑。

雖然不知道黎明傑地死因。但是李存勛並不相信報紙上刊登地新聞。黎明傑肯定不是因為家裡失火被燒死地。而是被人殺害地。不說別地。作為越南前國家領導人。黎明傑逃亡去了日本。日本地情報機構再不濟也應該派人保護他。暫且不說失火地可能性有多大。就算失火也不可能燒死黎明傑。

李存勛已經意識到。黎明傑地死與他們正在進行地調查有關。

劉曉賓正與幾個茶友聊得起勁。李存勛碰了他一下。 重生之蘇湛 隨即朝從茶館門前走過。向菜市場外面走去地一個中年女性看了過去。

「是她?」劉曉賓裝著若無其事地端起了茶碗。

李存勛點了點頭。「差不多,應該是她。」

劉曉賓將手腕上地手錶對準了那名中年婦女,利用安裝在手錶里的微型攝像頭拍下了目標的情況,將圖像傳輸給了埋伏在附近的康曉霆等人。

來到蘭州,李存勛與劉曉賓逛邊了附近的農貿市場。

昨天在這邊現可疑對象后,兩人決定觀察一段時間,再決定是否下手。沒想到,黎明傑這麼快就掛了。

見到對方急匆匆的步伐,憑藉經驗與直覺,李存勛幾乎肯定那就是他們要找的人。

「別打草驚蛇。」等目標走遠,李存勛才起身,他不是在跟劉曉賓說話,而是通過別在衣領上的麥克風對外面的康曉霆等人下達命令,「隔遠點,輪番跟蹤,先確定目標住址,等我們到了之後再動手。」

李存勛走出茶館地時候,劉曉賓留下茶錢,追了出來。

「朝西面的朝陽村去了。」

李存勛點了點頭,加快了步伐。「目標正在去朝陽村,2守住南面的出口,3守住北面的出口,1隊在黃河大橋北路路口等我們。」

來到路口,李存勛見到了等著他們的康曉霆。

「目標進了前面的村屋。」

「其他人部署到位了嗎?」李存勛一邊說著,一邊掏出香煙。

「全都部署到位了。」康曉霆將一台掌上電腦給了李存勛,「熱感應儀顯示目標在村屋北面地房間里,幾分鐘都沒動了。」

「沒動?」劉曉賓暗暗一驚。

李存勛也是一驚。「立即抓捕目標,立即行動。」

包圍村屋的6隊員立即破門而入,李存勛與劉曉賓加快腳步,以最快的度到達了現場。

「媽的,是假目標!」

看著捂在被子里的熱水盆,李存勛的面部肌肉抽搐了幾下。

「肯定有地下室或者地下通道,馬上搜索。」

康曉霆朝隊員吹了聲口哨,比劃出了搜索地手語。

李存勛與劉曉賓在屋子前後巡查了一遍,隨後找到康曉霆。李存勛朝四周看了一眼,說道:「目標肯定在房間里,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來。」

「隊長……」

聽到隊員的叫聲,3人立即趕了過去。

「地板下是空的。」

康曉霆拔出手槍,示意李存勛與劉曉賓退後兩步,讓隊員掀起了地板。

一條僅能容一人通過的狹窄地道,康曉霆沒有急著衝進去,而是揀起一塊石子,丟了進去。

砰——」

槍聲傳來,李存勛與劉曉賓不但沒有緊張,反而鬆了口氣。

這只是一間地下室,沒有第二個出口。

「抓活口。」李存勛看了康曉霆一眼,「小心點。」

「沒問題。」康曉霆淡淡一笑,拿起了一枚震蕩手榴彈。

示意李存勛等人退遠點之後,康曉霆將震蕩手榴彈丟進了地下室。

地面猛的一震,李存勛等人隨即產生了想要嘔吐

感。

震蕩手榴彈本身沒有殺傷力,通過輕微爆炸產生的強次聲波讓人員產生噁心、眩暈、昏迷等癥狀,從而使人員喪失活動能力。

康曉霆以最快地度衝進地下室,不多時就將一個年紀約莫25歲的女人扛了出來。

劉曉賓沒有耽擱,等康曉霆把那女人放下,從她嘴裡掏出了一顆裝有化物地假牙。

見到那女人的相貌,李存勛微微皺了下眉頭,因為與之前跟蹤地中年婦女相比,這女人不但年輕得多,也漂亮得多。

「肯定用了易容面具。」劉曉賓迅在那女人身上搜查了一番,沒有找到其他可以用來自殺的東西。拿出針葯,將針葯注射進女人的體內,劉曉賓的動作比護士還要嫻熟。「老康,下去看看,也許能找到些東西。」

康曉霆點了點頭,再次進了地下室。

不多時,康曉霆就帶著一台被破壞的電台、一部筆記本電腦、一隻裝有易容工具的箱子來到了地面上。

見到還沒來得及毀壞地易容面具,李存勛冷笑了一下。

劉曉賓說得沒錯,那女的用了易容面具。

「下面還有些東西,你們去拿上來,裝到車上去。」康曉霆將一疊塑料袋丟給了旁邊的隊員,然後對李存勛問道,「現在怎麼辦?」

「我跟小劉先撤,你們搜查完之後把找到東西全都帶回來。」李存勛朝四周大量了一下,說道,「炸掉地下室,然後搞點火災出來。走的時候,記得報警。

「報警?」

「火警。」

康曉霆愣了一下,才點了點頭。

帶著越南女間諜前往審訊中心地途中,李存勛給潘雲生了消息。

等了,潘雲生終於鬆了口氣。

想到李存勛出馬就搞定了這麼困難的任務,潘雲生也很是感慨。如果不是想把李存勛培養成未來的軍情局長,潘雲生還真捨不得讓最厲害的間諜「賦閑」。

「重新建立兩份檔案。」潘雲生把秘書叫了進來,「一份是李存勛的,一份是劉曉賓的,全新的人事檔案。所有與身份證明有關的證件都要準備好,找技術部門出里,要跟普通的一模一樣,明白嗎?」

秘書點了點頭,說道:「現在就要?」

「這幾天就準備好,需要地時候我會找你。」

等秘書出去,潘雲生長出了口氣。

只要抓住了越南間諜,其他的都好說。以李存勛的手段,肯定能讓越南間諜開口。

數千千米外,日本東京,相府。

由相親自主持的「軍隊思想工作會議」剛剛結束,村上貞正在會議上明確了建立新日本軍事思想與新日本軍隊思想的重要性,要求防衛省與聯合參謀部(類似於總參謀部的軍事指揮機構)儘快拿出詳細報告。

作為一名精明地相,村上貞正很清楚軍隊的重要性。

控制國民的思想前,先就得控制軍隊的思想。雖然村上貞正不打算將自己塑造成日本的「神」,因為只有天皇才是日本軍民心中的神,但是村上貞正所做地,正是讓自己成為日本軍隊的靈魂,成為所有軍人效忠的對象。

相對來說,控制軍人的思想比較容易。

只要讓軍人擁有崇高的社會地位、豐厚地收入、以及光明的前途,軍人就會為任何人賣命。前兩者,村上貞正已經做到了。他現在要做地,就是給軍人指出一個光明的前途,一個值得所有軍人為之拼搏、為之獻身地偉大目標。

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高舉國家與民族大旗,為軍人灌輸民族主義思想。

幾天下來,村上貞正一直在忙這件事情。

作為精通日本歷史地相,村上貞正很清楚,一支為民族利益奮戰的日本軍隊是世界上最勇敢的軍隊,駕馭這支軍隊人是世界上最厲害的人。

回到書房,村上貞正靠在椅子上坐了一會。

秘書桐生俊次到來時,村上貞正正在考慮接下來的安排。

「相……」

村上貞正睜開眼睛,朝桐生俊次看去。

「消息已經傳開了,支那情報部門沒有大的舉動。」

「沒有大的舉動?」村上貞正微微皺了下眉頭。

「也許,黎明傑確實死於搶劫,不然……」

「有這種可能,但是不能馬上肯定。」村上貞正揉了揉額頭,「繼續關注支那情報部門的舉動,或許事情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

桐生俊次遲疑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

村上貞正閉上眼睛,需要相處理的事情多如牛毛,總不能事無巨細全都插手一手吧。

封推期間,半小時一更,閃爍更兄弟們一起瘋狂,讓大家爽個夠!

求票求支持,啥票啥支持都來點吧! 到審訊室,李存勛支走警衛,看了眼雙手被銬在椅子緊身汗衫被汗水浸濕了的越南女間諜。如果以女人的標準衡量,除了臉部輪廓稍顯硬朗之外,不管是相貌、還是身材都算得上是女人中的極品。

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險!

坐下后,李存勛點上了香煙。

間諜主要有兩種,一是平常在國內賦閑、執行重要任務的「走場」,二是潛伏在其他國家、負責搜集情報的「卧底」。除了像李存勛這類級間諜之外,「走場」與「卧底」一般不會相互「客串」,只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相互協作。

大部分「卧底」間諜都相貌平常,很難引人矚目。

只有一類除外,那就是用美色勾引他國重要人員、或者策反對象的女間諜。

與李存勛在日本合作的非菲就屬於這一類,眼前的越南女間諜肯定也是這一類。

抽了兩口煙,李存勛打量了女間諜幾番。

憑直覺,李存勛知道面前的越南女間諜不好應付。

從康曉霆回來后報告的情況看,越南女間諜試圖自殺,只是晚了一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