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門薩的直覺成真了。

只聽蘇羅說道:「她在你的城鎮建立了一道通向異世界的門戶,引過來無數妖魔鬼怪。」

門薩眼神一凝,他想到了霞的故鄉——巫師樂園。

莫非這道門戶能通向那裡?

但……

如果真發生那種事,《騎士法典》肯定會降下神罰才對。

為什麼現在卻是風淡雲輕?

這時候,蘇羅又說道:「那些妖魔鬼怪,似乎是霞的靈魂奴隸,只不過其中混雜著一些低級巫師!」

門薩伸手摩擦著下巴:「就讓我看看,她到底在搞什麼鬼吧!」

如此說著,兩人運轉鬥氣,腳踩虛空,筆直地趕往西土鎮。

「會不會看見大巫妖呢?還真是令人期待啊!」 時隔多日,再度回來,風景依舊,西土鎮還是那個西土鎮!

雖然蘇羅口口聲聲說其中妖魔橫行,巫師不絕。

但門薩在其中行走,四處掃視,卻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還是那麼……

貧窮!

不過,作為感官敏銳的超凡騎士,門薩細細觀察之下,便發現四周空氣中的元素波動異常劇烈。

如果說之前是毫無起伏的大死海,那麼現在早已遍地微瀾。

「霞這傢伙……」

門薩用手指肚摩擦著燦爛若星辰的阿爾法水晶,一邊走,一邊感悟著其中的奇異能量。

神靈騎士血脈在這股能量的刺激下,開始產生某種特定的變化。

就好像幼苗,得到了陽光和雨露后,開始茁壯成長。

兩人來到新星堡大門前!

看得出來,領主的財政水平大有提高,此時的新星堡已經擴建到原來的十倍大,看上去威嚴壯闊。

門薩見狀,臉色稍微和緩了些,正當他打算進去的時候,兩聲暴喝如大雨雷霆轟隆隆炸裂:

「是誰膽敢私闖子爵府?」

守在門口的兩尊獅身人面魔像震顫起來,抖落無數雪屑般的灰塵,面目凶神惡煞,手持十丈長的青銅長矛,對準了外人的腦門。

門薩只是隨意揮了揮手,頓時有數道無形的力場如盤天鎖鏈般撲了下來,無聲轉動著,一圈圈纏繞上去,死命束縛著他們。

這種小角色,連逼他動用「神聖真眼」的資格都沒有。

隨意把他們扔在一邊,門薩抬腳走了進去。

不多久,他就在寬大的走道中,見到了薔薇花傭兵團的人。

但詭異的是,這些人面無表情,就好像是被控制的傀儡,見到有「陌生人」闖過來,機械性地抓起武器,向門薩沖了過來。

「嘭!」

門薩頓時臉色發黑,他五指捏成拳頭,把空氣打出一圈黑色震蕩波,將那些人直接揍飛出去。

「什麼?」

但令門薩驚愕的是,這些貪生怕死的傭兵們,一個個都好似轉了性,變得悍不畏死。

哪怕被拳頭打到身陷進牆壁里,也是面無表情地站起來,又是機械性地向門薩走了過來。

「殭屍?這就過分了!」

門薩如此想著,叮囑他背後的蘇羅:「攔住他們,動手小心些!」

蘇羅一副盡忠職守的模樣:「主人,您的安危怎麼辦?」

門薩則是微微一笑,沒有多說什麼,漫步在走道中。

他的新星堡變了許多!

這種變化不是指空間,輪廓,而是獨特的建築風格。

門薩看著牆壁上繁瑣到極點的花紋,一面面宛若藝術的壁畫意韻豐富,在悄無聲息中,對著仰視的訴說了古老的故事。

他思考著,回憶著,不由想到了曾經的空間之城。

兩者隸屬不同的文明,但都充斥著濃濃的巫師文雅!

門薩舉起殘缺的右手,那姿態神聖的黃金之火猛地跳動一下,忽然冒出,釋放光明,避退黑暗。

「呀呀呀呀!」

長著人類面孔的蠟燭不住扭曲著,似乎快要被頭頂的烈焰焚化了,從身軀兩側伸出來的小手緊緊捂住臉,腳底下不斷涌過滾燙的蠟油,一會會發出無比凄慘的叫聲。

門薩哼了一聲,靜靜地從這詭異的景象旁邊穿了過去。

「這女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正要叫人,隱藏在黑暗中的一道鬼魅身影急速沖了出來。

這是位頭頂綿軟高尖禮帽的持刀巫女,身姿輕盈皎潔。

她戴著宛若惡鬼的雪白面具,只露出雪玉般的脖頸。

門薩頓住探索的腳步,道:「你是誰?我好想沒見過你!」

巫女冷冷看著門薩,飄然的黑長發披落,好似兩掛瀑布懸在肩頭:「吾奉精英巫師翡翠之預的特招令召喚而來,是奮鬥在羅翠位面的二級戰鬥巫師伊薩萊!」

門薩想起那座豎立在城鎮中央,規模巨大的石頭拱門,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這就是傳說中的空間之門吧?我問你霞在哪兒?」

伊薩萊聞言,不由臉色一冷,嚴厲道:「哼!小小的血脈巫師居然敢如此放肆,別忘了,你們只是巫師樂園最低等的存在,時刻記住自己卑微的身份!嗚……」

只見門薩面無表情地伸出強健有力的手,速度快若閃電。

片片殘影飄過,門薩好似瞬移般,出沒如鬼魅妖邪。

「嗚嗚……」戰鬥巫女被門薩整個提了起來,兩條修長白潔的大腿不住在空中晃動著。

在黑暗中,一隻暗金色的眼眸顯出真神,周邊隱現輝煌。

二級戰鬥巫師伊薩萊!

處女座的旅 肉體進化程度二,戰鬥力相當於中位超凡騎士。

主要技能:戰士之印(借來邪魔力量,依據邪魔種類不同,力量各有不同)

力量水平:0.2。

速度水平:0.2。

防禦水平:0.3。

備註:戰鬥巫女極其罕見,有較強的收集價值,如果賣做奴隸,價值三萬巫師單位金。

門薩冷冷看著他:「我再說一遍,霞那女人在哪?」

白銀大騎士自然而然散發的威壓鋪天蓋地,就在伊薩萊快喘不過來氣的時候,救星終於來了。

由於轉職成功,換了一身潔白聖袍的夏夢蓮款款走來!

多日不見,這個女巫越發成熟,感性,額頭刻錄著聖潔的光之印記,這是虔誠信徒的明證。

二級牧師夏夢蓮。

元素能力三,戰鬥力等同於上位超凡騎士,近身作戰極差。

主要技能暫無。

備註:牧師混到她這種程度,也算不易,有收藏價值。

夏夢蓮甜甜一笑:「主人,您回來了!放過伊薩萊姐姐吧!她現在,可是我們的同伴啊!」

對方是自己的靈魂奴隸,幾乎沒有背叛的可能。

門薩也是乾脆,直接鬆開了戰鬥女巫那纖細的脖子。

「這是怎麼回事?」

面對門薩的質詢,夏夢蓮也不含糊,一一作了解答。

原來,在戰鬥中屢次得利后,德倫公國上下沸騰。

他們已經不滿足於小規模入侵,而是準備擼開袖子大幹一把。

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他們居然把魔獸領主緋紅給毒倒了。

穿成年代文里的女炮灰 沒有這尊超級強者守護,還未從擁王戰失利中緩過來的的溫格爾家族,自然成了德倫公國中大小貴族眼中的香餑餑。

狼煙四起,大戰一觸即發!

霞為了在戰爭中守住門薩這一畝三分地,只能用了禁忌手段。

畢竟靠他們這點人,想在公國碾壓下保全自己,可謂難如登天。

於是霞費勁心血,搭建出空間之門,併發出召集令,將相鄰世界的流浪巫師召喚過來。

劇本是這麼寫的!

但沒想到,正在為緋紅領主安危憂心不已的公爵夫人,不知從哪打聽到霞的醫療手段高超。

為了挽救自家的超級高手,於是一紙御令,直接把霞連同她的手下,調到了炎熱城堡。

至於西土鎮的安慰?

whocare?

門薩聽到這,不由冷笑道:「果然!再大的豪門,也禁不住一波又一波的折騰!現在是什麼情況?」

夏夢蓮聳了聳秀氣的美肩,手挽青絲,故作輕鬆道:「我們這邊還好,倒是廢墟城……」

門薩聽了,頓時心中一緊!

夏夢蓮和蘇羅都是他的靈魂奴隸,自然知道彼此的存在。

廢墟城是門薩的地下勢力,他原本指望著能慢慢消化其中的力量,為組建大聯邦做準備,但看現在這情形,似乎要糟啊? 「廢墟城怎麼樣了?」

門薩往回走,見到收拾完一眾傭兵的蘇羅,直接就是一句。

蘇羅揚了揚眉毛,在門薩的逼視下,神色有些不自然,他緩緩說道:「廢墟城的情況不是很好!」

門薩眯眼,他看出了死火大騎士眼眸深處的反抗意志!

即便蘇羅偽裝得再好,也無法遮掩他對家族的熱愛。

一旦涉及到這方面的事,總會表露出驚人的意志力!

這是足以對抗靈魂奴隸烙印的意志力!

兩者對視了許久,就在門薩忍不住就要動手的時候。蘇羅忽然緊緊捂著胸口,眼瞳縮小成尖,好似遭遇了巨大的恐怖。

他的靈魂彷彿被千萬隻行軍蟻啃食著,那些小畜生的尖長口器鋒利如劍,厚實如斧,不住切割著人類脆弱的自尊心。

千刀萬剮!疼痛難忍!

這位死火大騎士終於認清了現實,再度恭順地低下了高傲的頭顱,語氣微微顫抖:「我不該違背您的意志,主人!」

門薩伸手搭在蘇羅肩膀上,輕聲低語:「你永遠都是我的奴隸!」

蘇羅沒有說什麼。

門薩不以為意,反正命運註定如此,他道:「廢墟城還好吧?」

蘇羅這次沒有隱瞞,說話速度很快:「城外已經看見史密斯公爵的鐵狼旗,估計再過些日子,他麾下的三百黑暗騎士就會衝擊過來。」

門薩一瞪眼,由於太過震驚,聲音都變形了:「三百黑暗騎士?」

蘇羅面無表情地點頭。

門薩頓時覺得棘手,畢竟三百頭野豬排成一排,都能衝垮城牆。

更何況是三百名整裝待發,實力高強的超凡騎士!

「帶我去廢墟城!」

「是……」

雖然不情願,但蘇羅掙扎無果,只能乖乖答應了一聲。

廢墟城是溫格爾家族名下二十三大城之一,隸屬於法爾拉特家族,在王都也赫赫有名。

這是座建立於廢墟之上的美麗城市,在極為遙遠的過去,這片肥沃的土地,曾經屬於獸人大聯盟。

但在溫格爾初代先祖的血腥殺戮下,獸人之城被破,大量異族歸附,所有土地就成了人類自己的。

或許是當日的大戰才過慘烈,時至今日,人們還能在這片土地上看到遊盪的獸人亡魂。

史密斯公爵率領大軍南下,給廢墟城上下帶來巨大壓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