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人不懂事不怕,魯莽也不怕,就怕沒有勇氣,沒有膽子進取,年青人犯錯,其實有些時候是一種資本,可惜這兩個孫子除了偷雞摸狗,實在也做不出別的大錯事,雷正陽竟然斷他們一指,實在太暴力了。

林榮光走了進來,這是林狂的父親也是林家的老二。

看著兒子與侄兒的失魂落魄,他沒有時間心疼,說道:「爸,寧不亂斷了一臂,他準備離開林家。」

林滔海一愣,臉色一驚,失聲的叫道:「什麼,寧不亂斷了一臂,誰幹的?」

就在這一刻,他想到了軍刀,因為在整個京城似乎也只有軍刀擁有這樣的實力,但林家與軍刀素來沒有什麼恩怨,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林周偉有些害怕到說道:「爺爺,是雷正陽。」

林滔海臉上的表情一僵,大喝道:「滾,都給我滾出去。」

沒有人比他更知道寧不亂對林家的忠誠,這幾十年來,他付出了幾乎全部,但是現在,卻被人斷了一臂,林家欠他實在太多了。

這是一個秘密,知道這個秘密的人絕對不多,誰又可能想到,寧不亂竟然是林滔海名義上的女婿,當年林滔海在北方任職,愛上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為他付出一切,而且還替他生了一個女兒,林家如此的大家族,豈會讓如此一個平凡的女人進門,所以不久后林滔海調進京城,就與那女人斷了聯繫。

本以為以後再也不會有聯繫了,但是有一天,這個女兒竟然出現在他的面前,而且隨她一起的就是寧不亂。

寧不與這個林家女兒相愛,生死相隨,只是可惜,上天無眼,女兒身受劇毒,無緣活命,為了讓寧不亂活下去,林家女兒讓他發誓,為了她的愛向林家報恩二十載,希望借用這二十年來的歲月,讓寧不亂重新找到生命的動力。

其實一個名義上的父親,又有多少感情,但這林家的女兒為了心愛的男人,只能這麼做,而寧不亂果然不愧是真情男兒,這二十年來,盡心儘力,的確為林家付出了全部。

他一直知道自己是一個懦弱的人,是被家拋棄的人,能得到那份愛,他就已經一生滿足,可是僅有的幸福,最後仍然成空,寧不亂沒有辦法去為心愛的女人報仇,因為給女人喂毒的人,正是他的父親。

這就是他的記憶,這就是他寧不亂的記憶,痛苦,蒼白,灰暗,還有死亡,他似乎從來沒有快樂過。

林滔海走進寧不亂房間的時候,寧不亂正在喝酒,手臂已經包紮好了,血還是印滲了出來,寧不亂喝得很痛快,充滿著豪邁與解脫爽朗笑意的臉上更是精神抖擻。

「林老爺子,你來了,喝不喝酒?」,不論他喝不喝,寧不亂還是給他倒了滿滿一杯,然後他端起了自己面前的杯子,一飲而盡,很乾脆利落,其實這個時候,他不應該喝酒,也不適合喝酒。

修仙強者重回都市 林老爺子坐了下來,輕聲的說道:「不亂,我會替你討回公道,在我的心中,你早就已經是林家人……」

寧不亂抬頭,看了林老爺子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二十年了,我已經做到了答應小赫的承諾,林老爺子,我沒有什麼公道需要討回,其實說實在話,我敬佩雷正陽,他能斬斷我的手臂,敢斬斷我的手臂,就已經是一種公道了……」

林老爺子眸子微眯,他並不希望有人讚揚雷正陽,因為他是老雷頭的孫子,是林家的對手。

但是寧不亂並沒有因為林老爺子的神態而有什麼掩飾,很是直接的說道:「林周偉與林狂不會有什麼出息,他們就是那種偷雞摸狗的小人,斷其一指,或者可以讓他們走回正道,老爺子實在不需要生氣……」

最後一口酒灌下,寧不亂慢慢的站了起來,向林老爺子很隆重的行了一禮,說道:「感謝林老爺子二十年來的收留之恩,我想我該走了,老爺子,你保重。」,決別的心意很堅定,林老爺子抬了抬手,卻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就這樣看著寧不亂慢慢的走出去,然後背影消失在林家,他知道,寧不亂再也不會回來,他與女兒的糾纏,已經徹底的完結。

從這一天起,寧不亂就在京城消失了。

軍刀很快就收到了這個消息,心裡也吃驚不小,聽著面前huā韻月的報告,他陷入了某種哀思,寧不亂有著痛苦的記憶,他也有,而且這二十年來,他並不比寧不亂開心多少。

「雷正陽斬斷了寧不亂的手臂?還斷了林家兩個小子的一指?」,軍刀自從把軍刀的指揮權慢慢的交出去,一般的事他都不再過問了,但是作為軍刀,huā韻月還是需要他在一旁看護,這不僅是一個父親的心意,更是關係到軍刀這支力量的持續。

huā韻月也沒有想到,雷正陽這傢伙竟然敢對寧不亂動手,要知道寧不亂號稱百萬之教,徒弟多不勝數,斬了他一臂的事一旦泄出去,雷正陽就會成為眾矢之的的。

軍刀輕輕一嘆,也不知道是嘆雷正陽的心狠,還是寧不亂的悲苦,或者感嘆自己與之相似的命運,輕輕的說道:「韻月,密切注意雷家與林家的動向,發生這樣的大事,他們不應該這麼平靜的,如果有什麼異狀,立刻通知我。」

「是………」huā韻月心裡思緒百轉,但在軍刀的面前,卻沒有任何的表現出來,應了一聲退了出去。

但是當她身形消失的那一刻,軍刀臉色卻是變了,一轉身厲聲的喝道:「刨,我讓你查的事查到了沒有,她現在究竟在哪裡……」

軍刀心情起伏不敢讓女兒看出來,是因為他另外一個女兒失蹤了。

他很故意的疏忽就是想埋起那種天性的父女之情,但是不經意想起來的時候,才知道女兒失蹤了有一年之久。

雖然已經把感情看得很淡,但軍刀卻不可能真的看破,那是他的女兒,在兩個女兒身上,有著妻子最深的期望,找到女兒,有些事也應該告訴她們了。

.. 1901年初的時候,歷史上原有的義和團,目前還稱為義和拳,一如既往的出現在了北京城,起初他們也還算守紀律,不擾民,不搶民,但是到了後來隨著人數的增加,義和拳高層也發覺手下越來越不聽話,而自己也顯的有些無力控制局面,從剛開始時候的眾民歡呼到現在的人皆棄之,短短的半年時間便經歷了天堂與地獄兩重天。

1901年7月19日,八國聯軍侵華事件依然發生了,只不過比歷史上的時間晚了一年又一個月零兩天而已。7月19日,八國聯軍攻佔大沽口炮台。

事件發生僅僅不到幾個小時的時間,王林便知道了這件事情,而在那個時候,如此遠的距離,還需要查明情況,能在幾個小時內將情報送到王林手中,這也說明了情報人員還是有點水平的。

王林狠狠的將手中的電報捏成一團放在手心內,7月19日,這一天,就在這一天,王林將會將這一天寫進歷史,他不僅是中國人的恥辱,也將會是令列強們提起便心痛的事情。

「他媽的,又是日本,海軍都被老子打沒了,現在還出來跟著主子屁股後面亂得瑟。」王林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因為電報上寫的清清楚楚,日軍人數超過兩萬,看來這幾年來沒管日本鬼子倒還是給了他機會。

「讓薩鎮冰來我辦公室。」王林大聲的吼著,他已經絕對了要給日本下點絆子了,既然你來我本土殺燒搶掠,那我就去你本土也搶一把,殺一把。

由於薩鎮冰是海軍次長,沒有必要整天呆在海軍部隊,所以他的辦公室與王林在同一個地方,而且這些次長們的辦公室距離王林辦公室都不是太遠,方便彼此商量一些事情。當然,警衛力量也是安排的天衣無縫,雖說只有一層守衛,但這裡面卻有五十多隻紅警軍犬,敵人能騙的過警衛人員,但卻騙不過紅警軍犬,況且還有狙擊手在暗處躲著,想要在遠處開冷槍?貌似這層守衛的位置距離辦公室好像有一公里左右,裡面又有巡邏隊,步槍的射程也達不到。

「總司令,您找我?」薩鎮冰聽王林身邊新換的秘書說總司令火氣有點大,來到之後的態度也放的格外低。

「前陣子讓你研究的事情怎麼樣了?」王林看了眼薩鎮冰,稍微平靜了下心態。

「已經研究的差不多了。」薩鎮冰平靜的回答著,心裡卻一驚一愣的,因為他知道王林所說的那些事情到底有多可怕?全日本的重工以及軍工幾乎有大半都在那裡面,難道這是要?

「嗯,你去準備一下,後天早上出發,去日本給我轟死他王八蛋的小鬼子。」王林再次憤怒了起來,繼續道:「長崎的三菱重工,川崎的川崎築地造船所(川崎重工的前身),還有那個石川島造船所,三井造船還有我給你的那些所有資料內容,上面標明的地方和單位,你要全部給我摧毀它,最後你們再到東京灣,把裡面的所有艦船都逼出來,千萬不要貿然進去,兩邊的岸炮還是能給我們小型軍艦造成威脅的。裡面的東芝一定要給我打掉。這次你帶著太平洋艦隊去,你親自去。」

「是,總司令,我這就去準備一下,後天一早出發。」薩鎮冰沒敢問為什麼,但眼見王林發這麼大的火,他也知道一定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發生了,而且讓自己領著一個艦隊就去日本周圍掃蕩,薩鎮冰覺的這根本就是個非常簡單的任務,似乎是去看日本風景的而已。而且主炮射程更是高達二十九公里,試問這個世界,還有哪艘戰艦趕在我們中華艦面前裝犢子?

「對了,去的時候多帶點rs特種彈,打完之後給我往居民區給我狠狠的打。」王林忽然想起來如果去了日本不來點特殊的效果的話會很對不起自己,連忙將薩鎮冰喊回來。

「是,總司令。」薩鎮冰口上依然平靜的回答著,但是內心深處卻早已被王林的憤怒所震驚,rs特種彈?那是什麼東西?最近兩年內才研製出來的特種燃燒彈,只知道裡面被添加了一種叫白磷的東西,還有什麼他就不知道了,專家們也沒必要跟他解釋,這種炮彈打出去之後不會有特別大的爆炸效果,但是卻能點燃一切可燃物品,而這種rs特種彈在這裡也屬於極具危險的裝備,被單獨放置在周圍數十公里都沒有人煙,沒有樹木的倉庫,並且派兵嚴格把守。

王林現在竟然將這種可怕的東西都搬了出來,看來日本人這次惹的禍還真不小。就連薩鎮冰也不覺的為日本鬼子捏了把冷汗,惹誰不行你非惹王林這個煞神。

薩鎮冰離開之後,王林又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當中,八國聯軍只對日本做出行動反應看起來能阻止日本人在未來幾年甚至幾十年內的行動,但是區區一個日本,王林還沒將他放到主要對手的位置。

英、法、德、俄、美、日、意、奧,八國聯軍,有什麼辦法能夠阻止他們呢?甚至是在他們屁股後面狠狠的來上一腳?英國,這個時間,對了,怎麼把這茬給忘了?第二次布爾戰爭,1901年,戰爭要到明年才能結束,而自己預定的進攻時間也是在明年,只有讓英國陸軍深深額陷入南非戰場,在海軍方面自己有信心狠狠的抽他兩嘴巴,讓他瘋狂的進入造巨艦的狀態。沒有精力來對付自己,等他造出了巨劍大炮,我這邊也早就統一全國了,那時候誰怕誰?你建造兩萬噸級的戰列艦速度有我快嗎?我損失的起,你英國人又損失的起嗎?

葉輕眉復活傳 對,就這麼干。「讓袁世凱來我辦公室一下。」

新任秘書楊志平,從上任秘書任傑那邊接過了不少的工作,同時任傑也沒忘記將一些最重要的經驗傳授與他,如果不是提早有了準備,楊志平現在興許還會有些不太適應這裡的生活。

袁世凱急匆匆的走到了王林的辦公室,這是自從他到了外交部以後王林第一次將他單獨喊進自己的辦公室,袁世凱不知道這是不是自己的一個機會,但是他知道,他要把握好每一個機會,他要告訴王林,自己不是只在軍隊里行,不管自己在哪裡都是最好的。

「慰亭,外交部的生活感覺怎麼樣?這些日子以來我有些太忙了,跑完陸軍跑海軍,接著又去了空軍和國防大學,一時間也沒想起你,別生氣。」王林知道這些日子有些委屈袁世凱了,但是一個外交官不是說干就乾的,這段時間雖說不是故意冷著袁世凱,但卻也是想給他學習外交知識的時間。

「總司令說哪裡的話,來到這裡您沒讓我直接回家種地我就已經萬幸了,更何況這些日子以來我還真就發現了我對外交工作感覺也挺有興趣的。」袁世凱哈哈一笑,不去理會之前被王林丟去坐冷板凳那鬱悶心情。

「慰亭,你在外交部也學習了半年多了,理論知識呢也有一些了,現在派給你一項任務,不過我可以提前告訴你,你在那裡至少要呆上一年的時間才可以回來,當然你也可以拒絕,我會再派其他人去。」王林似乎是想要徵求袁世凱的意見,殊不知袁世凱經過這半年的冷落早已是熱心澎湃,隨便給個任務他都會願意去完成,因為他剛剛發現,自己原本就不是一個喜歡清閑的人。

「沒問題,別說一年了,就算再多兩年我也願意去,也正好為自己的外交能力增加點經驗。」袁世凱興奮的搓了搓手。

「呵呵,慰亭,我知道你不想呆在辦公室里對著那疊資料發獃,想出去實踐一下,不過這次的任務真有點難度,你別忘了我們的約定。」王林繼續說道,其實這句話也不是只做表面功夫,其中也有一些發自內心的關心。

「總司令您就別勸我了,中華艦,英國人都造不出來的軍艦我們一下子就有了六艘,潛艇呢?現在有哪國把潛艇這個秘密殺手列入海軍正式編製了?只有我們,而且黃海海戰我們也知道了他的威力,也證明了你的決定是正確的,所以現在別跟我提什麼約定了,雖然我坐了半年的冷板凳,但是現在我只說一句,我已經當我們當初的約定為狗屁,不管到時候將會變成什麼樣,你永遠都是我跟隨的人。」袁世凱說。

「好,既然慰亭這麼說了,那我也就不再拐彎抹角了,這次我們要跟英國人幹了,不是直接面對面的干,英國陸軍現在已經陷入了南非戰場,正與布爾人打的火熱,不過布爾人的狀態現在不太好,我怕他們定不了太久,所以我要你去,不只是要給布爾人信心,還要為他們訓練軍隊,給他們一定的武器裝備,我給你兩百教官,你不需要把布爾人訓練的過於強大,但他們的在陸地上至少要拖住英國人三年時間。」王林說出了自己的打算,只是沒將自己也有心染指南非的打算說出來,現在還不是時候,而且自己也沒那麼多精力去管南非的事情,還是先讓布爾人與英國人拖著吧。

「哈哈,沒問題,這個任務交給我你絕對沒看錯人。」袁世凱一聽是項外交加軍事任務,大手一拍大腿,興奮的就差蹦起來抱著王林親上兩口了。

「呵呵,再告訴你個值的高興的事,是你們的工資,和購買武器的資金問題,布爾人那邊沒有太多的資金,所以可以讓他們用鑽石直接支付,你們在外執行任務期間,我會照常發給你們正常工資,以及海外任務補貼和戰爭補貼。至於在那邊布爾人給你們的鑽石,就當是你們額外掙的吧,武器裝備那批你可是要原封不動的給我送回來的,那些將來都是要往國庫里放的。」王林提醒道,鑽石可是個好東西,既然去了怎麼說也得狠狠的撈上一把了。

「行,沒問題,看我不搞死英國佬。」袁世凱點了點頭,覺得這個計劃可行。

「嗯,搞死他。」 寧不亂的離開,對林家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損失,雖然林家的人對這一點還不是很清楚,但林老爺子卻是心知肚明的,寧不亂不是林家人,卻更勝林家人。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林家不可能一動不動,寧不亂被斬臂離開,兩個孫子各斷一指,雷正陽的這次還擊,實在太重,就像是給林家狠狠一個耳光,連林老爺子也有份得到,這個氣也是需要渲泄的。

林家的還擊沒有什麼特別,以利益撬動利益,第一個是光明集團的研發成果問題,家用蓄電瓶與能量轉換儀的誕生,是具有開創時代性的發明,可以說完全解決了能量消耗的問題,只要能量可以如此的轉換,那發展太陽能汽車,也就不是什麼大問題了。

這件事雖然目前知道的人不多,但國家核心幾個老人還是知道了,林家以關係國家利益為由,要求收回這項技術,而且要求雷家不得外泄。

這種看起來大公無私的態度,說實在就很要不得,這項技術由雷家研製而出,送給國家也不是不可以,國家雖然是一個整體,但是得到的利益還是很少的,雷老爺子相信,只要這項技術交給了國家,很快會被數個大家族聯合瓜分,就如現在他送股份一樣的,並沒有什麼不同。

林滔海之所以這樣的開口,也不過是在搶奪利益的字眼上,蓋上了一層虛偽的面具而已。

伍建國有些不屑的一笑」說道:「林老頭還真是為國為民,不過可惜,為國為民是好事,但採用強取豪取的手段就讓人不能接受了,算我多問一句,如果這個儲電瓶技術是由你林家開發出來,你會不會把它貢獻出來,讓國家擁有?」

雖然到了他們這個層次,都把國家的利益看在第一位」但是這一項技術的研究成功,就已經是一種國家級的貢獻,把不要錢的太陽能轉化成電能,減輕了國家的負擔,也再也不需要因為氣溫的變化,弄什麼定時限電了。

電源的取之不盡,讓能源費用會逐漸下降」這會帶動國家新一輪的燃料降價」或者當太陽能汽車研製成功的時候,汽油成為燃料的主要份額就會消失。

大家都不是傻子,林老頭的話也只能說說,這樣的東西不論是誰掌握,都只會緊緊的抓在手裡。

雷老爺子看了眾人笑了笑說道:「各位,這項技術是我家孫子自己研發完成的,他擁有絕對的主控權,林委員的話讓人很憤慨」若是每一項大型技術的產生,國家都要將其奪走,那世間哪裡還有新發現,哪裡還有領域的創新,國家豈不是成了強盜?」

「說句不客氣的」這簡直就是野蠻的胡扯,據我家小子說,他現在正在研製轉化后的電能代替燃油,設計新型的小車,我先想請問一下,是不是這項科技成功了,也要被搶走,如果是的話,那還研究個屁」不如拆了伙,大家各奔東西,過得且過不是更好。」

粱友義擺了擺手,看著雷老爺子笑道:「行了,行了,老雷頭不要發火,老林也是腦門子被夾了一下,失神了,國家自有國家的政策,研究發明的權利還是需要保證的,豈能強求豪奪,只是大家都知道,儲電瓶未來的前景看好,所以有些羨慕罷了。」

伍建國這也說道:「這話倒是不倒,老雷,你雷家弄了一個龍騰,現在又弄了一個儲電瓶,賺得大多連我都眼紅了,不過我還忍得住,只是佩服你家有會賺錢的人罷了,不過有些人就不一定可以忍得住了。」

這些老頭子都是老油條了,說起話來,損人不打商量的,再說了大家暗中都已經得到子好處,這會兒說幾句話也是應該的,雖然是打趣的語氣,但無一不在進攻著林老頭,他犯眾怒了。

玉紅頂 一號老首長其實也很無奈,一個技術項目弄到了這種國家最高層的會議上來說,的確有些小題大做,但是他也知道,儲電瓶的未來研發與運用,必定會涉及千家萬戶,而且這是一本萬利的生意,誰都會眼紅的。

是的,誰都會眼紅,但眼紅是一回事,強取豪奪是另一回事,就算是心裡想,面子上也需要按照國家的政策走走形勢,不能吃得太難看。

而且誰叫人家雷家能研究出這個新技術,別人不能呢?

「這件事不需要再議了,誰開發的新技術新產品,誰受益,有什麼好爭論的,國家是鼓勵開創研究的,老雷,你也不要激動,這儲電瓶的技術是關係到民生的大問題,你也需要格外的小心,不要弄也事來*……」

老人說完,就沒有在這事上糾纏,相對儲電瓶,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商量,而且也是關於雷家的,說道:「還有另外一件事,老雷與我彙報,他掌握了一種開發潛力能量的方法,而且已經進行了測試,效果對比很是喜人,這種潛能的開發,力量的提升可以與西方的獸化戰士相抗,你們有沒有什麼想法?」

這個問題影響實在太大了,幾個小時的會都沒有說出一個所以然來,但是潛能開發戰士的議題一拋出,頓時就把儲電瓶的事壓了下去,相對這種強大的力量,怕是再多的利潤都可以無視的。

雖然沒有結果,但是對雷老爺子來說,卻是成為了焦點。

私下的時候,粱友義、伍建國還有雷老爺子也有些擔心。

伍建國說道:「雷老頭,人家是擔心兒孫不夠優秀,只知道吃老本,你好了,有了這麼一個怪才的孫子,不過麻煩也不小,雷家發展得太快,實在太讓人嫉妒了*……」

這一點雷老爺子也很無奈,說道:「我知道槍打出頭鳥,但是我能怎麼做,壓制他,還是讓掩飾,老伍,雖然為了雷家的利益,但是我也要國家的利益著想,就像這次的潛能棄發戰士,我也想讓國家有一支可以對抗西方獸化的力量,增強東方的信念,我有錯么?」,「還有儲電瓶的技術,可以讓國家減少多少的麻煩,至少節約的電能,可以讓更多的工業生產啟動,或者把水流發電進行外售,這不是好事么,如果可以,我真是想把這技術貢獻出來,但我知道,拿出來會爭奪得更厲害,不如雷家掌控更安全。

有了一個龍騰,雷家已經夠富有的,實在不需要再增加財富,但目前的情況下,光明集團的運轉,卻是不得不進行下去了。

粱友義搖了搖頭,說道:「強者更強,強得讓人不敢產生一絲反抗的念頭,老雷,你應該支持正陽,這一次的潛能開發戰士計劃一旦得以實施,他的身份將會很特別,也許比軍刀更超脫,所以你也不需要擔心,只要這種力量保持著,就算是某些人想做些小動作,也無傷大雅的。」,到了今天,也只有往這條路走到頭了。

雷老爺子也知道,他沒有退路,雷家也沒有退路,不是變得更強,就會被群涌而至的人群吞得一點渣也不剩。

這或者就是有一個超級天才孫子的無奈吧!

雷正陽還真是沒有為這些事擔心,收拾了林家兩個小子一頓之後,精英盟被壓製得失去了所有的動靜,從一個小小的幫派,徹底的成為一個小會所,各斷一指的林家兩兄弟,暫時是沒有臉面出現了。

雖然仇恨依然存於心,但是雷正陽還真是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若不是有林老頭的存在,以這兩個兄弟的德性,早就已經身首異處了,不過只要林老頭在,這兩個兄弟也不敢放肆,他們沒有這個膽子。

這件事讓揚天盟眾人見識了雷正陽的鐵血手段,殺戮之下毫不留情,林家是什麼人家,那是京城數一數二的家族,但是兩個少爺被斷指,卻是變成了不了了之,這也讓他們知道了,雷家這兩年來,勢力的變強與漲大。

有些東西雖然不浮於表面,但是有心之人卻還都可以感受得到的。

雷正陽雖然生氣了一回,但很快的把這件事放在了腦後,林家兩個兄弟,還用不著費如此的心力去對付,若是再有下次,雷正陽知道,他一定會斷了他們的手腳,讓他們一輩子呆在床上,永遠也不要出家門了。

不過這一次的事件,倒是讓宋文斌有了不少的收穫,第一是閱歷變深了,實力變強了,第二是地位提升了,倒不是因為雷正陽的原因,而是他成了揚天盟的面子,一個標誌,就如雷正陽說的,只要是為了揚天盟的利益與榮耀,他們可以像宋文斌一樣,把任何人打倒。

第三是宋文斌心裡開始了某種幻化,逐漸的成長起來了,變得成熟。

照理來說,宋文斌是雷正陽的小舅子,讓他多一些權力也只是一句話的事,雷正陽隨時可以這麼做,但雷正陽沒有,把他抬得很高,他就會失去基礎,基礎不牢,那就很容易傾覆,所以讓宋文斌從揚天盟的最底下混跡爬上來,這樣不僅會有自豪感,更有無數的親近手下,在背後幫襯著,這才能越走越遠。 袁世凱一個人靜靜的站在船頭上,這是一艘說新不新,說破又不是太破的客船,說是客船,也可以認為這是王林特意為他們安排的船。

上面住滿了一個個被派往南非的教官,整整二百人,還有兩個班的五十名特戰人員,因為特戰隊建立伊始就是為了對付突發事件以及特種任務,所以他們採用的全部都是超大編製,每班25人,一個正班長,三個八人小隊,由其中一名小隊長擔任副班長。倉庫內裝著兩千支步槍,當然是德式,從北洋軍隊手裡扒下來的毛瑟步槍和五十萬發彈藥。王林不會傻到把現在部隊列裝的中華一式步槍賣給布爾人。

看著船隻將靜靜的海水劃出一道長長的水印,袁世凱內心更是感慨萬千,自己這一生的命運到底該怎樣?之前雖說自己也跟過不少人,但那都是形勢所逼,現在跟了王林,起先也並不是因為自己的想法有多偉大,只是想跟著看一下有沒有將自己藏在老虎眼睛下面的可能。

但是他卻沒有料到,自己竟然越陷越深,王林的種種表現都告訴自己,他將會是一個偉大的領袖,如果讓他上位,最後的結果將會比自己上位要好的太多,而現在自己竟然又開始有些反動的思想了,難道自己天生就是不甘寄人籬下的人嗎?那麼自己當初為何又要投奔王林旗下?

想著下面那兩艘一直為自己護航的095艇和096艇,科技人人都有,只是王林這邊的科技要比列強的科技強大了太多,他的實力已經到了能讓任何一個列強所震驚的地步了,只不過他隱藏的很好,自從自己到了海南島以後,他從未在海南島上見到過任何一個外國人,當然,是單獨行動的外國人,一般外國人行走的時候都是由政府或者軍隊人員陪同。

他有一支強大的艦隊,這足以將除了英帝國以外任何國家的海軍殲滅,如果是一對一的對決,那麼袁世凱想都不會想,一定是王林勝利。因為那六艘中華級戰列艦實在是太駭人聽聞了,兩萬多噸的排水量,滿載三萬多噸,15英寸口徑的八聯裝主炮,射程最大距離竟然有29公里,而且他還將炮彈分為了多種,什麼穿甲彈,高爆彈和燃燒彈。

在陸地上,原本將北洋陸軍引以為傲的袁世凱最終也不得不低下自己那高貴的頭顱,因為他發現,王林的陸軍才是這個世界上裝備最先進,戰鬥力最強,作戰思想以及戰術最科學的部隊。

至於空軍?袁世凱根本就沒想過,北洋陸軍是有幾艘飛艇,勉強也能在這個時代稱上空軍,但是與王林這邊相比呢?難道讓自己以每小時幾十公里的速度與每小時最高六百多公里的戰鬥機進行戰鬥?而且飛艇的主要功能也是對於陸軍偵查而設定的,這個時代的空中作戰理念根本沒有產生。

別說是袁世凱了,這個世界除了海南,沒有一個國家有任何一架能飛得起來的飛機。至於萊特兄弟,還是1903年以後再說吧,即使是這樣,他們也將面臨著侵權的問題。因為王林已經在早幾年就已經造出了同樣的飛機。

在王林強大的軍事以及經濟實力面前,自己還有機會打得過他嗎?不,絕對不可能打的過,因為這已經不單單是部隊對戰的層次了,袁世凱越是了解的多,越是覺得自己根本就沒把握與王林一斗。

既然上天讓我鬥不過你,那就讓我安安生生的在你身邊,替你攻城拔寨吧。袁世凱在心中暗暗的喊道,他已經決定,無論如何,在以後的日子裡自己再也不可能叛投到任何人的手下,因為他知道,這個世界上除了王林,根本就再也沒有一個人能滿足的了自己的胃口了。

經過大半個月的漂泊,袁世凱等人終於到達了位於非洲的布爾共和國也就是南非。在距離海岸還有五公里左右的地方,袁世凱下令停船,然後派出一個班的特種戰士乘坐小船登陸,尋找布爾人高層,然後將其帶到船上與袁世凱商談支援的事情。

在一個班的特種戰士離船之後,袁世凱再次下令兵船退後十海里,為了最大程度的保密自己,又或者為了方便潛艇作戰,至於已經被放上去的那一個班的特種戰士,他們身上已經配備了小型無線電,使用距離足夠他們聯絡上袁世凱等人,所以也沒必要擔心他們找不到船在哪裡。

兩天之後,正站在船頭觀望海景的袁世凱接到消息,稱特戰戰士已經找到了布爾人的高層,在商議過後對方也同意了雙方進行進一步的交談,但是交談地點不能在他們的船上,而是要在陸地上,而且地點任由他們挑選。袁世凱想了想,同意了他們的要求,並在第三天上午在某海灘上見面。

袁世凱來到了所說的海灘,隨身只帶了一個小隊八名士兵,加上之前已經派出去的二十五名特戰隊員,袁世凱有絕對的信心,這三十三個人能幹掉對方兩百人以上,甚至更多,因為他們的裝備並不是常規部隊所列裝的裝備,王林為了打造這支部隊,可以說已經算是下了血本了。

每個小隊八名士兵,正副隊長每人一把mp5衝鋒槍,這是王林讓王維特意製造的,數量不多,目前也只在特種部隊內列裝。一名狙擊手,這個所使用的倒是與常規部隊一樣,98k加裝4倍蔡司鏡頭,不過不久的將來將會換為八倍鏡頭。一名機槍手,配備一挺火龍一式,彈藥攜帶由全小隊平攤,作戰的時候有除了正副隊長以外的隨意一名隊員擔任副射手以及供彈手,其餘的士兵所裝備的則是已經從最早的部隊退役,進了倉庫封存的由紅警基地造出的自動步槍。而且最讓人羨慕的是,只有軍官才能配備的54式軍用手槍,在這裡卻是人手一把,手榴彈什麼的隨便挑,你能帶多少就帶多少,沒人管你。

試問在這樣的火力支持下,袁世凱有什麼理由擔心自己的安全?更何況船上還有十七名特戰隊員和兩百名拿起槍就能戰鬥的教官組隨時支援。

兩名白人領著數百名布爾軍人慢慢靠近,他們到了位置以後看起來還有些緊張,似乎還沒有完全相信袁世凱他們,袁世凱看了看他們士兵手上所拿著的武器,幾乎是什麼樣的都有,有英國人的,德國人的,法國人的,荷蘭人的還有最老套步槍,裝備不統一,作戰時的後勤也會被卡的死死的。

反觀自己這邊,雖說特戰隊員武器裝備不統一,但他們並不是要打持久戰的部隊,而是執行小規模的特種作戰任務,他們要的是火力,所攜帶彈藥只能能夠支撐到任務結束,或者補給時間段就可以了,而且這也是小規模的,對於後勤壓力並沒有什麼影響。

機槍手在自己身上批了張偽裝網,隊友將他身邊堆了個小沙丘,旋即又將他埋在了沙子下面,只露出一雙眼睛和槍口留在沙丘旁邊,如果不走進仔細的看,很難看出這裡竟然趴著一個人。而狙擊手也用同樣的方法將自己埋在了另一個方向。

看著這群居住在南非的荷蘭,德國和法國的白人後裔所形成的混合民族,袁世凱開口了。

「我叫袁世凱,曾經是一名軍人,現在是一名外交官,我想我們來這裡幹什麼你們已經知道了,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們的選擇了,我是個不喜歡浪費時間的人。」袁世凱的這種做法雖然有些不太合乎外交人員的身份,更像是一個軍人的作風,但是對著這群獨自與英帝國戰鬥了幾年的布爾人來說,任何一個有可能的事情他們都會像救命稻草一樣的緊緊抓著,袁世凱有一百種方法讓他們同意自己的提議。(以後翻譯什麼的就省了,來回一句的翻譯感覺有些湊字數,所以以後就直接對話了,大家知道怎麼回事就成,別噴我。)

「你好,我叫米基爾,是布爾領袖的助手,全權負責此事。」米基爾簡單的介紹了下自己,旋即說道:「你們所說的事情對於我們有些太過於天方夜譚了,我們現在很懷疑你們的誠實度,或者你們的實力。因為我們都知道,英國曾經在幾十年前將你們打敗,而且你們還敗的很慘,不僅賠款,而且還割讓了香港等地。」

「呵呵,那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以前海上最強大的荷蘭,現在又怎樣?被英國打敗之前不是常常被稱為海上馬車夫嗎?被英國打敗了之後呢?我只能告訴你,失敗只是暫時的,一個國家不可能永遠成功,就像幾年前日本艦隊全軍覆沒一樣,雖然我不承認日本艦隊是強大的,但他卻不是一支弱小的,我想你們都知道,要想打敗一支艦隊並不難,但是要把它全殲那就有難度了,不是只有實力就能做到的,而且還是無一生還。」袁世凱笑了笑,對方的這些問題他早有準備,所以回答的時候也就按著之前準備的說辭。

「好吧,我不得不承認你說的話有道理,說說你們的具體條件吧?我不相信你們會無緣無故的跑這麼遠路來這裡支持我們。」米基爾因為之前和領袖一起見過特戰隊的作戰能力,如果不是最後對方主動獻身,恐怕自己還真就抓不住對方任何一個人。

「很簡單,我這裡有兩百名軍事教官,他們可以負責幫助你們訓練軍隊,一期三個月,如果是新兵的話,我保證你們三個月後見到的將會是一名只差戰場經驗的士兵,如果是上過戰場的老兵,三個月後,我保證你們見到的將會是一名更加優秀的老兵,作戰能力絕對要比之前提升至少一倍,甚至更多。」袁世凱先調足了對方的胃口,之後繼續說道。

「我們也可以為你們提供武器彈藥,幫助你們儘快統一裝備,以便減小後勤壓力,我也知道你們這裡缺少資金,我上司已經說了,你們可以用等量的鑽石來換取相同的裝備,包括我們這些教官組人員的薪水,你們也可以用鑽石來支付。」

用鑽石支付?米基爾點了點頭,看來對方果然是有備而來的,不過這些對於自己來說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要能趕走英國人,讓他們幫助一下又有什麼問題?何況自己這裡什麼都缺,唯獨不缺黃金和鑽石。「好吧,我同意。」米基爾同意了袁世凱的提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