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舒玄笑容促狹:「那就不佔用皇上和娘娘早朝之前的時光。」

*

一夜,很快就過了。

第二日一早,季舒玄一襲白衣,坐在一匹棕紅色大馬上,鞭子高高揚起,飛快往宮外馳去。 之所以要把時間都花在黑王塞巴斯蒂安.肖這邊,寧致遠的目的自然是為了能儘早的得到對方的能力。當然,在原劇情中這位最終會被殺死,到時候再採取基因也可以。

只不過,為了能避免被白皇后艾瑪.弗羅斯特,以及還不是x教授的查爾斯.澤維爾的心靈異能所影響,肯定是要先把那個頭盔給弄到手,否則,會很麻煩。

即便是以寧致遠本身和分身的能力,只要做好防範準備自保完全沒有問題。但關於主位面、穿越等方面的信息要是透露了出去,不用想也知道會惹出多大的麻煩來。

所以,為了能避免這個問題,寧致遠才會放著其它的切入點都不去考慮。非要冒著被發現的危險先把頭盔搞到手,並且還潛伏在潛艇里等待合適的機會。

「你去俄羅斯,我去對付他。」

在聽完白艾瑪.弗羅斯特的彙報之後,只是沉吟了一會兒,想到自己已經擁有了頭盔,可以免疫心靈能力的黑王塞巴斯蒂安.肖很快就做出了決定。

並沒有讓寧致遠等得太久,等潛艇潛估在了合適的海域之後,紅魔鬼先直接就帶著黑王塞巴斯蒂安.肖、白皇后艾瑪.弗羅斯特,以及激流(玩龍捲風的)。離開了潛艇。

半個多小時之後,確定這幫人一時半會兒不會再出現的寧致遠。立時激活了一直在潛伏在箱子里的小型機械體,將已經收在柜子里的箱子鑽了一個大洞。

在爬出柜子並確認了安全,才把半機械半生物的智腦給弄到了潛艇辦公艙的空地上。下一刻,智腦消失,而一身獵殺者裝甲的寧致遠本體卻隨之出現。

「不錯不錯,這種半機械半生物智腦只要用對地主,可不只是用來做時空坐標這麼簡單。」看著辦公艙里的環境,寧致遠抬手就把那些機械體也一起帶回了主位面。

等把原本同步在半機械半生物智腦上的意識。轉移到超人卡艾爾分身上后。一身獵殺者裝甲的寧致遠又帶著分身還有一些智能機械體再次穿回到了《x戰:第一戰》的世界里。

雖然這艘核動力潛艇以當時的時間背景來說相當的高科技,但對於寧致遠來說,卻屬於不知道落後了多少代的淘汰品,所以,並沒有花太久的時間就給控制在了手中。

只不過,在確認這艘潛艇里並沒有什麼遠程控制、遠程警報之類的高科技之後,寧致遠卻並沒有大動干戈的意思。而是從主位面弄過來了三罐高濃縮的混合型麻醉劑。

考慮到黑王塞巴斯蒂安.肖的能力太過bug,這種新型的麻醉劑,甚至只需要並不是很多的劑量,就可以讓一隻來自《環太平洋》世界的開菊獸瞬間失去意識。

就算不見得能對黑王塞巴斯蒂安.肖起到很好的效果,但只要把白皇后艾瑪.弗羅斯特、紅魔鬼以及激流給搞定就行了,到時候往主位面一扔。 隱婚甜妻:總裁,借個火 基因還不是隨便采。

更別說,寧致遠的本體雖然並不具備像白皇后艾瑪.弗羅斯特,以及未來x教授查爾斯.澤維爾的心靈能力,但在吸收了心靈寶石的能力后,也有了一定的類似能力。

到時候。完全可以嘗試著控制住黑王塞巴斯蒂安.肖。就算效果不好,也可以把對方的頭盔給弄走。到時候再借著位面的時間流速。培育一個白皇后艾瑪.弗羅斯特的分身。

甚至於,要是超人分身那邊的任務完成的更順利,寧致遠還可以培育一個未來x教授查爾斯.澤維爾的分身。到時候,還不是把想黑王塞巴斯蒂安.肖怎麼捏扁搓圓都行。

當意識切換到超人分身上之後,並不是很清楚那個專門用來研究變種人的cia秘密基地的寧致遠,考慮到這個世界貌似還沒有網路,於是只能採取最簡單也最直接的方法。

直接飛到了位於弗吉利亞的中情局總部門口,而不出寧致遠意料的,自己的出現很快就引起了官方的注意。並沒有等太久的時間,大量手持武器的人員就圍了過來。

好在,寧致遠這一次並非是來找麻煩的。所以,在看到一個貌似領頭的傢伙拿著一個擴音器準備講話時,直接就用自己的超級速度「咻!」的一下出現在了對方的面前。

「我需要見到史崔克或者莫拉.馬克塔格特,有一個重要的情報,關於美國與蘇聯即將發動核戰爭的情報。」並不有戴上頭盔的寧致遠,看著被自己嚇了一跳的這位,說道。

只可惜,剛剛這番話明顯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寧致遠不但沒有得到任何的答覆,反而等來了那一支支指向自己的槍口。當下搖了搖頭,決定還是換個方法比較好。

幾分鐘之後,激烈的槍聲彷彿還在耳邊,空氣中的火藥味也顯得有些重。而剛剛開槍的那些人,卻都已經被打暈並且扔在了中情局的門口,只留下了那個領頭之人。

束婚無策 而這樣的動作終於引起了中情局的重視,在確認了好些探員都只是暈了過去並沒有生命危險后,依舊沒能等來中情局領導的寧致遠,卻等來了意外的兩個人。

利用自己的超遠視力以及超級聽力,發現正在從遠處駛來的車子里,正坐著未來x戰警查爾斯.澤維爾和未來萬磁王艾瑞克.蘭謝爾後,第一時間讓頭盔包裹住了腦袋。

眼瞅著這車子離自己還有些距離,等不及了的寧致遠直接利用分身的超級速度出現在了車子的前方。而這樣的行為。直接就讓開車的莫拉.馬克塔格特一腳踩死了剎車。

「查爾斯.澤維爾、艾瑞克.蘭謝爾,還有莫拉.馬克塔格特。你們終於來了。」無視了因為慣性要撞上自己的車身,一身戰鬥鎧甲的寧致遠分身,說道。

在看到這三位的出現,寧致遠就知道這部電影的劇情,因為自己的介入從這一刻開始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動。因為,按原劇情來說,這三位應該在趕往俄羅斯的路上。

在那裡,查爾斯.澤維爾和艾瑞克.蘭謝爾將會跟白皇后艾瑪.弗羅斯特碰上。接著會從對方的腦子裡得到有關黑王塞巴斯蒂安.肖的計劃,並且俘獲白皇后艾瑪.弗羅斯特。

可現在,這三位卻是出現在了自己這邊,自然說明俄羅斯一行就成了泡影。不過,雖然這樣一搞肯定抓不住白皇后艾瑪.弗羅斯特,但在寧致遠看來卻並非一件壞事。

畢竟,白皇后艾瑪.弗羅斯特能對查爾斯.澤維爾他們產生威脅的。也就是對方的心靈能力。至於鑽石形態身體雖然防禦性能不錯,但依舊差點被艾瑞克.蘭謝爾給勒死。

可黑王塞巴斯蒂安.肖他們入侵cia變種人研究基地產生的破壞,殺掉的那些探員就不說了,光是那個擁有適應環境能力的變種人達爾文被殺,就是一個天大的損失。

就在寧致遠打量著車裡的三人時,被剛剛突然的急剎車給弄得差點撞到前面椅背上的查爾斯.澤維爾和艾瑞克.蘭謝爾。也同時在打量著站在車前的神秘同類。

雖然之前也通過中情局那邊突然發來的情報,大概地弄清楚了一些有關神秘變種人的情況,但看到對方那一身的鎧甲,坐在車子里的三人,心情都不由為之一深。

「奇怪。我感覺不到他的想法。」看從差點撞車的慣性中緩過勁來的查爾斯.澤維爾,第一時間就用手指按向太陽穴發動了自己的心靈能力。卻發現如石沉大海般沒有反應。

「沒關係,還有我呢。」雖然之前也聽說了眼前這神秘變種人的戰鬥力相當強悍,但看到對方一身的鎧甲后,未來的萬磁五艾瑞克.蘭謝爾,卻是一臉自信地說道。

至於開車的莫拉.馬克塔格特,在這幾天跟變種人好好接觸了一下后,可不認為自己有能力對付這樣的「怪物」。所以,除了偷偷把配槍拿在手裡外,壓根就沒敢亂動。

好在,查爾斯.澤維爾他們來之前也從中情局那裡知道,這位神秘的變種人有關於美國和蘇聯將要發動核戰爭的情報要說,所以,兩人很快就下了車子。

「神秘的先生,聽說你有重要的事情想要見我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雖然對所謂的核戰急情報有所懷疑,但走下車子的查爾斯.澤維爾,卻不敢冒這個險。

「查爾斯,你們利用腦波放大儀搜索變種人的事情,已經被白皇后艾瑪.弗羅斯特感應到了。現在,他們已經準備兵分兩路,一路去俄羅斯,一路去cia的研究基地。」

「而且,黑王塞巴斯蒂安.肖已經得到了一種頭盔,可以屏蔽掉你的心靈能力。同時也安排紅魔鬼搶了一艘走私貨輪,準備把核彈運到古巴封鎖線上。」

知道眼前這位還沒成為禿子和x教授的查爾斯.澤維爾是個聰明人,所以,寧致遠即沒有耍什麼花腔,也沒有說得太羅嗦,簡單明了地將劇情給透露了出去。

「什麼?!」如果說之前還對所謂的核戰爭情報有所保留的話,在聽完剛剛這番話之後,腦子裡飛快地進行了相應分析的查爾斯.澤維爾,臉色頓時就變了。

「你是怎麼知道這個消息得?!」出於小時候的遭遇,面對這樣的消息還不是萬磁王的艾瑞克.蘭謝爾,雖然明知道這話多半不假,但還是表現出了質疑的態度。

「我為什麼會知道?因為我觀察你們很久了,就拿你來說,艾瑞克,在阿根廷維拉金歇爾的那一次,那匕首你用得就很不錯。鮮血與榮耀,怎麼樣,準備留著做紀念?」

「還有你查爾斯.澤維爾,當年在家裡碰上瑞文.達克霍姆的時候,她變成你母親的樣子,是不是很像?」知道不加重點砝碼,自己的話很難讓人相信的寧致遠,笑道。

「你怎麼會知道?!」

「你怎麼會知道?!」

被揭穿了根本不應該會有外人知道的事情,艾瑞克.蘭謝爾和查爾斯.澤維爾兩人的臉色頓時大變。三人這間原本還算平靜的氣氛,也陡然一下變得緊張了起來。

「冷靜!冷靜!如果我真想對你們有惡意的話,就不會特意跑來把情報告訴你們了。不過,眼下可不是聊天的時候,看時間,黑王塞巴斯蒂安.肖他們也快到了。」 「傷在心脈。」傲雪忙說,以李天佑和季舒玄多年的感情,傲雪生怕李天佑分心,不敢說得太嚴重,仔細給季舒玄檢查后忙又加了一句,「離心臟好像偏了一點,若能及時就醫,重不致死。」

聽到傲雪這話,李天佑當即鬆了口氣,顯然,旁邊戚昊厲也鬆了口氣,原本緊繃得如同覆了層面具的下巴這才有了點人的表情,目光飛快朝躺在牆邊的季舒玄瞟去,一抹柔意從眼底飛快閃過。

「哼!」這時,旁邊面具燦一聲冷哼,原本就低八度的語氣更顯陰冷,「不是說戚堡主劍法天下無雙,從無失手嗎?怎麼今天殺個人都殺不死?!」

話落,只見戚昊厲被李天佑擋回來的劍忽的在空中轉了個彎,朝著面具燦就是凌冽一劍。

面具燦忙著躲開,隨即大叫:「戚昊厲,你瘋啦!」

只見戚昊厲從鼻子中發出一聲嗤笑:「我沒瘋,我在做什麼我很清楚,輪不到你來教訓!」說著,他朝著李天佑刺過去的劍更是凌冽逼人!

李胤駿看過不對盤的那兩人,生怕他們待會兒一句不合再自相殘殺,只得出聲提醒:「別內訌!有什麼事情出去再說!」

話音未落,就見戚昊厲冷冷一眼朝李胤駿射來,毫無恭謹,有的只是憎恨!

便是李胤駿、戚昊厲、面具燦短短几句對話,李天佑很容易判斷出這三人雖表面和諧,一致對敵,但心裡必有齷蹉。特別是戚昊厲,對李胤駿和面具燦似乎都很有怨氣。

沒錯,剛才面具燦提醒他了,就戚昊厲的武功,方才那一劍,若是用了全力,季舒玄怕早已一劍斃命,斷無可能還有生機。

只不過,在李天佑看來,無論戚昊厲有什麼原因什麼苦衷,犧牲季舒玄,就是戚昊厲不對!這種男人,就算此次過後,季舒玄能活,也絕不能和戚昊厲在一起了!

當然,若這會兒能殺了戚昊厲,那是最好!

方才,季舒玄受傷之時,光是看著戚昊厲的目光,就讓他覺得難受!那個人,怕是動情了!

刀光重重,劍影棟棟。

空氣里,只聽見兵器碰撞發出「哐哐」的脆聲,劍氣或刀光砍在石壁上擊起的「滋滋」的火石聲,劃在棺材上細緻的裂聲,皮膚撕裂的「噗」的聲音,以及鮮血飈出的細響……

就在這樣的聲音中,空氣里,忽的一聲「嘎」,顯得怪異而突兀。

李天佑等人戰鬥正酣,對於這忽起的聲音,雖也聽的分明,卻絲毫沒有精力關注。

對於他們來說,也許下一刻還有不知名的危險,然而此刻,他們面對的最大危險卻是對方手上的刀劍。一個不小心,怕是還沒等到下個危險,就被對手輕輕鬆鬆送了性命。

李天佑和李胤駿三人雖皆已挂彩,打得異常艱難,卻不分勝負,同樣,雙方屬下皆有死傷,血肉橫飛中,看起來更為壯烈,同樣不分勝負。

傲雪第一時間將目光移了過去,只見原本放在房間正中的棺材,忽被頂起一截,四個長滿紅毛指頭從裡面探了出來,長長的指甲早已開始蜷曲。

殭屍!傲雪心裡一緊。一手抓起長鞭,另一隻手扶牆,緩緩站了起來。

這世上居然真有殭屍!她緊緊的,將目光鎖在那棺材身上。

只聽又一聲「嘎」,棺材蓋又起來幾分,另一邊棺材縫隙處亦露出長著紅毛的指頭。

便就在這時,許是聽到聲音,許是感受到危險,原本躺在衣服打結做出的擔架上的莫離殤睜開眼睛,清俊的臉上毫無血色,他艱難的側頭,目光亦是鎖在棺材上。

很快又有些怪罪的看著旁邊惡鬥的一群人。

唉,這群人,要打也不早點打,怎麼專挑這種地方打?弄得乒乒乓乓不說,還把棺材砍得裂開這麼多道口子!

那棺材里的東西,陡然聞到這麼濃的血腥,不出來才怪!

原本就沒找到出路,如今又招惹個麻煩東西!

周圍打架的人也早已看出異常,手上刀劍不斷招呼對方的同時,也密切關注棺材情形。

只見空中銀光一閃,也不知是誰的劍光,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恰落在棺材縫探出來那手上,「哐當哐當」四聲,四根長長蜷曲的指甲被劍光一掃應聲而落,落地的瞬間,竟發出清脆的聲響,與刀劍等金屬落地的聲音無異。

「哐」,隨著一聲響,重重的棺材蓋被掀到一邊,眾人視線里頓時多出個紅毛人!

只見他直直從棺材里坐了起來,無論是頭上的毛髮還是身上的毛髮,均是紅色。毛髮長約三寸,蓬鬆的,有些炸毛的感覺。

整個人看起來像是野人,但所有人都知道,眼前這個,不是野人,而是,傳說中的殭屍!

而且還是那位夏朝的末代皇帝變成的殭屍!

因為他渾身上下,都穿著夏朝的龍袍。龍袍下,蓬鬆的毛髮將衣服撐開許多,整個人看起來特別魁梧,也特別凶神惡煞。脖子上一串鴿子蛋大小的明珠,圓潤的,經過百年時光的流逝,竟絲毫沒有變顏色!

這位末代皇帝原本的容貌已看不分明,因為他不光身上,就連臉上都長著紅毛!

一雙眼睛圓鼓鼓的,環視著周圍還在打打殺殺,絲毫不顧他出現的眾人,目光中儘是憤怒。

「嗷!」那殭屍一聲巨吼。

眾人頓了頓,不約而同朝那殭屍看過一眼,彷彿看電影時的定格,很快繼續播放下去,舉在頭頂的刀劍繼續落下,懸在空中的一掌繼續推出……

「嗷!」又是一聲巨吼,只見那殭屍怒意更甚,雙手撐在棺材壁上,硬生生從棺材里站了起來,渾身上下關節處響起「咯咯咯咯」的聲響,果然是很多很多年未曾動過。

眾人已不再搭理他,沒聽說夏朝末代皇帝會武功啊,就算變成殭屍也決計不會厲害到哪裡去!這樣一個連說話都說不清楚的長毛的老殭屍,待會兒落誰手裡也是一劍解決的事情。

「哐嘡哐嘡!」刀光劍影交錯的聲響,牆壁上,已是縱橫交錯的深深淺淺數不清的橫條豎杠。

棺材很大,其高大概在殭屍大腿處。那殭屍因得太多年沒運動過,這會兒任何一個動作,都能激起身體「咯咯」的聲音。

若是李天佑,若從這樣一個棺材里出來,他的動作一定是大跨步走出來;若是莫離殤,若從這樣一個棺材出來,他的動作則一定是施展輕功飛出來!

至於這位紅毛殭屍皇帝,其身體柔軟度和和諧度顯然不如正常人,只見他很艱難的跨步,上半身低俯在棺材上,雙手抱在棺壁上,如狗打滾的從棺材里翻了出來。

便是這一幕,眾人更是對他輕視之致。

一個連從棺材里出來的動作都如此艱難的「東西」,就算是放做普通人對付,那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傲雪嘴角亦露出一抹好笑的意味,這位殭屍,和從前在盜墓小說中看到的殭屍差異也太大了點吧!

果然是皇帝身嬌肉貴,連做殭屍都做不好……

傲雪將目光轉向不遠處已睜開眼睛的莫離殤。

山澗之三教九流 「你還好嗎?」她問。

眉眼彎彎,如好看的上弦月,他看著她,飛快眨眨眼睛。原本重傷的形態,被這一眨眼沖淡不少。

傲雪忽然覺得:男人的調皮,另有風情!

他張了張口,也許是聲音太小,被刀劍聲掩過,也許本來就是無聲而問。按照唇形,他問的是:你呢?

「還好。」她笑,微轉過頭,望著房間中正膠合在一起的兩方人,到目前為止,雙方輸贏未定,皆有死傷,「你覺得我們會贏嗎……」

話沒說話,她忽然頓住了。

不遠處,那位剛從地上爬起來的紅毛殭屍,臉部正朝著她的方向,上上下下將她打量幾個來回。

隨著一聲巨吼,只見那紅毛殭屍已猛然朝她撲去。

速度之快,完全不像剛才狗翻滾的動作,這一巨變,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李天佑一個轉身,顧不得周圍對自己窮追猛打的李胤駿三人,高高躍起,舉刀便朝紅毛殭屍砍去,力求一刀擊斃。

此刻的傲雪,怕是沒太多力氣對付這樣一個殭屍!

一刀落下,李天佑也已落到紅毛殭屍面前,只見那殭屍不偏不躲,硬生生接了李天佑這一刀,從頭頂到額上拉開一條傷,黑水汩汩流出,順著龍牙的凹槽,不斷往下。

這把刀,從來嗜血,可此刻,也不知從這殭屍體內流出的究竟是什麼,只見那原本見血瀲灧的凹槽緩緩被黑水淹過,一寸寸變得暗淡無光,便就在黑水滑到龍牙手柄處,猛然間,只見整把龍牙黑光大盛,整把刀彷彿復活了般,龍吟般的聲音響徹整個墓室。

這……

別說是眾人沒見過,就連李天佑用了這刀多年,也從未見過這等景象,整個心思都落在忽顯異狀的龍牙上。

便就在這時,原本被李天佑一刀擊中,從頭頂拉下傷口的紅毛皇帝殭屍忽然張口,一股黑煙從他嘴裡冒出,直朝李天佑而去。 看著車窗外不斷倒退的雲層,坐在車子里的查爾斯.澤維爾、艾瑞克.蘭謝爾,以及女特工莫拉.馬克塔格特,卻是在面面相覷之餘,不約而同地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沒辦法,之前得到的消息實在是太過驚人不說,接下來在趕回cia變種人研究基地時的方式,也實是太過令人震驚。那麼大的一部分車子外加三個人,就這麼飛在空中。

再加上之前那個名叫卡艾爾的神秘變種人所透露出來的一些其它信息,直接就讓剛剛才對變種人有了一定了解的查爾斯.澤維爾和艾瑞克.蘭謝爾,徹底傻了眼。

「查爾斯,你覺得他說得話可信度有多高?」指了指下方的艾瑞克.蘭謝爾,越想越覺得自己在阿根廷那一次的事情,不可能有外人知道。在沉默了量久之後,問道。

「有多高?到底是真是假等到了晚上不就清楚了。如果那什麼黑王真得來了,自然就說明他的情報是正確的。而且,俄羅斯那邊的消息,我們不是已經知道了嘛。」

「如果不是因為這位卡艾爾的出現,相信我們這個時候已經趕過去了吧。」同樣很驚訝某人怎麼會知道自己與瑞文相遇情形的查爾斯.澤維爾,苦笑道。

一品傾城王妃 「那他有沒有可能就是黑王有意派來誤導我們的?不然,為什麼不直接找我們,而是跑到中情局鬧事?」眼瞅著也用不著自己來開車,女特工莫拉.馬克塔格特突然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