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沐瑤想著她來這裡找程連津的另一個事情就是因為自己白白客棧的事情,這才直接的問道。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

喜歡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請大家收藏:()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更新速度最快。「白白客棧?因為你暫時的不在,所以我就讓人先把白白客棧照顧起來,如果你想要繼續開白白客棧的話,那我這就去吩咐人,讓他們把白白客棧給你收拾好,然後等你過去,好不好?」程連津想著只要秦沐瑤能夠開心的話,怎麼樣都好,橫豎不過就是一個白白客棧而已,又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所以……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第五百八十四章白白客棧程連津說的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而且表情也是相當的深情,讓人無法不相信,無法懷疑什麼。

秦沐瑤看著這樣深情的程連津,只覺得心中一陣陣的作嘔,恐怕自己以前就是被這樣的程連津給欺騙的,所以才會義無反顧的愛上這種人,但是現在不會了,自己已經傷心過一次,間接的失去一個孩子,現在又是程……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第五百八十五章深情款款 秦沐瑤聽到之後,直接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我剛剛不過就是想要試探一下你,想要逗逗你而已啊,你幹嘛要這麼當真呢?而且你剛剛說的話樣子就好像真的是有事情隱瞞我一樣,我還不了解你嗎?你怎麼可能會有事情隱瞞我呢?我相信你啊。」秦沐瑤想著如果在順著程連津的話說下去的話,那就不知道要怎麼樣的圓回來了,所以才會這樣的說,這樣的話對自己和程連津兩個人都好,自己這樣好不容易讓程連津相信自己是真的忘記了孩子的事情,她怎麼可能在繼續的說這個話題呢?

程連津看到秦沐瑤這麼說,尤其是秦沐瑤剛剛大笑的樣子,也跟著笑了笑說:「嗯。」

白白客棧。

「你見過小莉嗎?」秦沐瑤到了白白客棧發現竟然被封條封著,還是程連津親自的揭開了封條,秦沐瑤看著白白客棧裡面空空蕩蕩的,用手抹在桌椅板凳上面的話都有一層層的塵土,可見這裡有多久沒有人來了。

程連津搖頭。「自從客棧封了之後就再也沒有人來過這裡,或許她已經離開這裡,沐瑤,如果你想要找她的話,我這就吩咐下去,讓人尋找她。」程連津問道。

「嗯,你幫我找找小莉,我曾經答應小莉,一定幫她找到殺害她娘親的兇手,現在兇手還沒有找到,小莉就不見了,我當然想要找到小莉。」秦沐瑤繼續的說道。

「好,沐瑤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幫你尋找,一定會找到小莉,絕對不會讓你擔心,你見過秦信了?秦信在夕照國嗎?」程連津想著秦沐瑤或許見過秦信,否則的話怎麼可能會知道白白客棧被自己封了的事情,因為只有秦信知道這件事情,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秦沐瑤見過了秦信。

秦沐瑤點頭。「見過,他還留在夕照國,怎麼了?」秦沐瑤想著這件事情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索性就說出來秦信在夕照國的事情。

「在夕照國做什麼?」程連津好奇的詢問,不知道秦信去夕照國是因為什麼,還是說是因為秦沐瑤呢?

「開白白客棧的分店,我覺得開在夕照國的話也是個不錯的選擇,所以就讓秦信去做這件事情了。」秦沐瑤直接的說道,絲毫沒有隱瞞這件事情。

「白白客棧的分店嗎?你的意思是夕照國也有一家這樣的白白客棧嗎?」程連津不太明白分店的意思,但是依照他的理解應該是這個意思。

「對,就是這個意思,所以我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趕緊的讓白白客棧重新的開業起來,這裡看起來太髒了,我需要好好的打掃一些,並且讓原來這裡的人盡量的都回來。」 女人,你火了! 秦沐瑤看了看布滿了灰塵的白白客棧說道。

「這件事情交給我處理好了,我會幫你把這裡處理的一塵不染,並且還會讓在這裡的原來人員統統的回來,你給我三天的時間可好?」程連津主動的承包的說道,畢竟白白客棧的事情是他一手封了的,所以他才會想要這樣彌補一下,至少能夠讓心中好受一些。

秦沐瑤聽到程連津的話,看著程連津點頭。「嗯,這件事情交給你的話,我也能夠放心一些,我相信你會處理的很好,那我就等著三天之後來驗收這裡了,可好?」秦沐瑤想著這件事情是程連津做的,那乾脆就讓程連津來幫自己恢復原狀好了,所以才會點頭答應。

「沒有問題,我一定會處理的讓你滿意,所以接下來你想要去哪裡?」程連津想著今日也算是離開王府,既然如此的話,那乾脆就在外面好好的玩過之後在回去好了。

秦沐瑤認真的想了想,說道:「你讓我好好的想想啊,我還真的沒有想好要去哪裡。」秦沐瑤離開王府的時候就想著要來白白客棧,倒是沒想到處理好客棧的事情要去哪裡的,這麼被程連津一問的話,她真的不知道有什麼地方想要去。

程連津拉著秦沐瑤的手說:「想要想的話,那就好好的想想,只是這個地方現在有些灰塵,我帶你去個地方,走吧。」程連津說完就帶著秦沐瑤去了最近這裡開的比較火爆的一家店,而且幾乎是天天滿座。

秦沐瑤看著這裡竟然如此的火爆,客人如此的多,這麼說的話,這裡的飯菜也一定非常的好吃,否則的話怎麼會吸引這麼多的人嗯?

「上次說到這個承王爺被夕照國的人抓起來的事情,這次接著說。」這個客棧的特點就是在中間位置有個檯子,然後有個人坐在那裡彷彿如說書的人一樣,只是這個人說的不是什麼故事,而是真實發生的事情,並且說的人也不是別人,正是他們臨月國赫赫有名的程連津,人稱承王爺,說的事情也是發生在程連津身上的事情,恐怕這也是百姓願意來這裡的原因,因為大家都想要聽聽看,聽聽這個承王爺是如何的不一樣,如何的傳奇。

「所以你帶我來這裡的原因是因為知道這個人要講你的故事嗎?所以你才會帶我來的嗎?」 神豪從實名認證開始 秦沐瑤聽到台上的人說到程連津的名字,所以有些好笑的跟程連津問道。

「這倒是個意外,我並不知道他要說的人是我,我只是聽聞這個客棧十分的火爆,百姓都愛來這裡,所以想要來看看,結果沒想到竟然會聽到這個。」程連津也比較的意外,沒想到說書的人竟然會說到自己的名字。

秦沐瑤抱著好奇的心態想要聽一聽,點了一些這裡的小菜,也想要看看這裡的飯菜味道怎麼樣。

「話說上次承王爺中了埋伏被夕照國的國君給抓起來,結果這個國君唯一的要求就是讓承王妃過去,只要承王妃過去的話,他們就放人,你們猜怎麼著?」

說書的人說的是跌宕起伏的樣子,並且在配上他的音調和表情,簡直就是讓百姓彷彿看到了畫面一樣的感覺。

「怎麼著啊?你倒是說啊?」

「是啊,趕快的說,不要故意吊著我們的胃口。」

「說……」

百姓們大聲的叫喊起來,讓說書的人趕快的說。

「各位稍安勿躁啊,不要著急,且聽我慢慢的到來,話說這個承王妃和夕照國國君啊,這兩個人可是舊相識啊,要說起來他們兩個人的認識過宋的話,那可就是三天三夜恐怕也說不完啊。」說書的人繼續的賣關子的說。

「程連津,你是不是故意的啊?這是想要讓我聽什麼?」秦沐瑤沒想到竟然還跟自己有關係,看樣子是要說自己跟宋世宗之間是不清不楚的關係吧?只是這個人說書的人到底是誰呢?為什麼會這麼了解自己和程連津還有宋世宗之間的事情呢?這個人難道是自己熟悉的人嗎?否則的話怎麼可能會了解的這麼清楚呢?

「沐瑤,我怎麼會是故意的呢?我這就讓這個說書的人閉嘴,不要讓他在接著說下去。」對於說書的人講的這一段,程連津當然是有所了解的,所以才會不想要讓說書的人繼續的說下去,直接站起身想要走過去。

秦沐瑤卻直接的拉著程連津的手臂說道:「既然不是的話,那就聽聽看,看看這個說書的人到底是知道這件事情還是不知道,還是只是隨意的說說而已,坐下來。」秦沐瑤倒是想要知道看看這個說書的人到底還想要說出來什麼,到底是誰,所以不想要讓程連津此刻過去打擾,想要繼續的聽下去。

「你倒是說啊,到底承王妃有沒有過去呢?」

「是啊,承王妃應該沒去吧?畢竟如果承王妃去的話,那對於承王爺來說那可是無法接受的事情。」

百姓繼續的說道。

「當然是去了,承王妃可是親自的去了,而且你們是誰勸說承王妃去的嗎?」說書的人繼續的說道。

「是誰啊?」

「是啊,到底是誰?」

「……」

「聽說啊,可是承王妃的爹爹,當朝的白丞相親自的勸說承王妃,並且承諾了給承王妃休書,只要承王妃答應去的話,那就給承王妃休書的。」說書的人說的一臉神秘的表情。

「真的假的啊?」

「你是怎麼知道的?」

「要知道如果是真的話,那可是皇家的機密,怎麼可能會隨意的讓你知道呢?」

「是啊,肯定是假的。」

下面的百姓都不太相信剛剛說書的人說的話,覺得這話的水分太大了,有些太不讓人信服。

「我既然在這裡說的話,那自然是真的,當然了,你們不相信的話,那就算了,想要接著聽的話,那就明日再來,今日就說到這裡。」說書的人說完就直接轉身離開,不在繼續的說下去。

大家聽完之後就都紛紛的離開,似乎他們想要聽的都已經聽到了,幾不在繼續的留下來。

秦沐瑤看著程連津問道:「你說這個說書的人到底是誰?還是說這個說書的人是被什麼人指使的呢?」秦沐瑤知道這個說書的人說的是一點都不差,說的都是事實,因為事情的真相就是這樣,只是讓秦沐瑤覺得奇怪的是,這個說書的人到底是誰呢?是什麼樣的身份呢?為什麼會知道的這麼詳細,甚至於連自己拿到休書的事情都知道呢?肯定是自己身邊的人,否則的話怎麼可能會知道的這麼詳細呢?

「跟我來。」程連津說完就拉著秦沐瑤起身,然後直接追著那個說書的人就追過去,今日他一定要弄清楚這個說書的人到底是誰。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

喜歡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請大家收藏:()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更新速度最快。對於程連津的好奇,秦沐瑤也是一樣的好奇,所以就跟著程連津一同去追了那個說書的人,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等到他們出來的時候,發現那個說書的人竟然不見了,就算是離開的話,那也不能夠離開的這麼快,如此說起來的話,只能夠說明這裡面有秘密,這個說書的人身份一定不一樣,否則的話怎麼可能會消失的這麼快呢?

……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第五百八十七章說書的人秦沐瑤看著這樣的綠珠,直接的說:「你我本無仇無怨,但是你是程連津的女人,所以註定了你這樣的結果,你既然選擇了這條路的話,那無論什麼樣的結果你都要自己去承受。」秦沐瑤說的一臉坦蕩,她這麼做的原因也是因為程連津,要怪的話就只能夠怪程連津,誰讓程連津收了綠珠作為侍妾呢?而……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第五百八十八章解決了大麻煩 太醫抬頭看了看程連津,然後解釋的說:「如果嚴重的話,王妃很可能會記憶紊亂,身體也會無法支撐,老臣只能夠說此刻能夠做的就是讓王妃心情能夠好起來,不要在想著這些不開心的事情,多想一些開心的事情,保持心情愉悅。」

程連津明白太醫的意思,讓綠珠先送太醫出去,然後按照太醫給的方子先調理一下秦沐瑤的身體才是,畢竟秦沐瑤剛剛失去了孩子,身體還沒有好好的休息,現在又遭受這麼大的刺激,所以才會這樣,想到這些程連津眼神有些陰曆,握著秦沐瑤的手深情的說道:「我一定不會讓你有事。」

秦沐瑤此刻倒是睡的像是一個安靜的小孩一樣,不哭不鬧,十分的安謐。

甜馨端著煮好的湯藥進來,看到程連津如此握著秦沐瑤的手,心中有些猶豫嘀咕起來:王爺到底對小姐是怎麼樣的心思呢?看王爺這麼深情盯著小姐的樣子,心中並不像是對小姐無情,但是為什麼又傷害小姐肚子里的孩子呢?

甜馨不知道要進去還是不要進去,所以才會有些猶豫,站在原地,就這樣靜靜的看著程連津。

程連津回頭正好看到了甜馨端著湯藥進來,於是說道:「進來。」程連津正在想著要離開一下,接著甜馨就進來。

甜馨端著湯藥進來,看著秦沐瑤睡的十分沉,於是問道:「王爺,湯藥已經好了,但是小姐?」

「先放下,等沐瑤醒了熱熱在給她喝,現在不要打擾她,你在這裡好好的照顧沐瑤。」程連津說著就起身要離開。

甜馨一副欲言就止的表情,想要說,但是又擔心自己的身份能不能去說這些話。

「想要說什麼?」程連津看著甜馨似乎是有話想要說,因為甜馨是秦沐瑤身邊最重要的人,所以程連津對待甜馨的話也是比別人親切一些。

甜馨跪在了程連津的面前說道:「王爺,奴婢看得出來,您的心中是有小姐,但是為什麼要讓小姐失去孩子?」甜馨不懂的看著程連津。

「這個孩子不能留,還有以後誰也不能夠在提起來這個孩子。」程連津聽到甜馨提起來孩子的事情,臉色瞬間變得越發難看,訓斥的看著甜馨:「記住你的身份,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其他你不應該問的事情,不要在多問,否則的話,本王不會顧念你是沐瑤身邊最親的人。」程連津說完就生氣的拂袖離開。

剛剛在看到程連津臉色難看的時候,甜馨的身體就在顫抖,有些害怕起來,甜馨當然明白自己的身份,自己不過就是丫鬟而已,但是因為太擔心秦沐瑤,所以才會斗著膽子詢問程連津,結果沒想到已然是惹怒了程連津。

秦沐婉房間。

「娘娘,王爺來了,樣子十分生氣。」丫鬟有些著急的沒有敲門就直接闖到秦沐婉的房間,解釋道。

「慌什麼。」秦沐婉訓斥丫鬟,然後就讓丫鬟幫自己好好的梳妝打扮一番,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的美艷動人。

程連津進來的時候,直接對著所有的侍女丫鬟說到:「都給本王退下。」

丫鬟們自然也是看到了程連津的情緒很不好,都不敢大聲的喘氣,趕緊的退下去。

「王爺,這是怎麼了?姐姐可還好?」秦沐婉走到程連津的面前,嬌滴滴的詢問道。

程連津盯著秦沐婉,什麼話也沒有說,就這樣盯著秦沐婉。

秦沐婉被程連津這樣的眼神盯的有些不舒服,心中發憷一樣的感覺。「王爺,這是怎麼了?是不是青衣做錯了什麼?你為什麼這樣盯著青衣瞧呢?」秦沐婉的雙手握著程連津的衣袖,靠近程連津問。

程連津推開了秦沐婉得手,說道:「為什麼要這樣對待綠珠?我以為你不是這種心狠毒辣的人,但是你今天做的事情讓我看到了你這樣的一面,你讓我很失望,很傷心。」

在程連津看起來的話,秦沐婉並不是那種人,但是為什麼要逼迫的綠珠做出來這種事情,程連津想說自己是不是根本就不了解秦沐婉,所以才會認為秦沐婉不會做出來這種事情呢?

秦沐婉聽到程連津這麼說自己,眼淚就含在眼睛裡面打轉解釋道:「王爺,不是這樣的,我真的不是想要對綠珠做什麼,我也沒想到最後的結果是這樣,我也很傷心,很害怕,很震驚,但是自從綠珠出事之後,你的心中眼中可曾看到我了?」秦沐婉有些指責的看著程連津。

程連津想著自己當時確實忽略了秦沐婉,當時眼中只看到了秦沐瑤,所以對面秦沐婉的質問,程連津眼神有些閃爍,不知道應該要怎麼樣的解釋。

「青衣你也知道沐瑤剛剛失去了孩子,身體不好,我自然要照顧她才是,至於你的話……」

秦沐婉知道程連津說的意思,「所以我的話,就不用被照顧?被安慰了嗎?軒,你還是那個我認識的軒嗎?我肚子裡面有你的孩子,你可有想到我嗎?」

秦沐婉看到程連津眼神中的閃爍和敷衍就知道程連津對於這點還是覺得心中有愧疚,所以才會這樣繼續的說下去,不給程連津機會問綠珠的事情,因為綠珠是被自己打傷的,自己當時為了出氣,為了發泄心中的痛苦不甘,所以才會對綠珠動用刑法,只是沒想到綠珠最後的結果竟然是這樣的選擇,這個結果也是讓秦沐婉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

「青衣,你不要激動,你先聽我說,我當時根本就無暇顧及別人,我現在想要說的事情是綠珠的事情,你為何要對綠珠用如此重的刑罰?」程連津差點就忘了自己來找秦沐婉的目的,差點就讓秦沐婉問的自己啞口無言,不知道自己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秦沐婉眼淚汪汪地盯著程連津,哭哭啼啼的說:「軒,你偏心,你說過你日後會好好的待我,但是你呢?你不僅沒有這麼做,你還把我的侍女帶走,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我對你這麼的好,但是你卻如此狠心的對我,姐姐幫著宋世宗偷走你的布防圖,還懷了別人的孩子,但是你依舊對姐姐念念不忘,無法釋然,你可有想過我嗎?既然我如此不讓你放在心中的話,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想必我生出來的孩子也不會讓軒你喜歡,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帶著孩子一起去死好了。」秦沐婉說完就假意看著面前的柱子想要撞上去。

程連津沒想到秦沐婉驚人如此的衝動,自己看到綠珠的樣子想要來質問秦沐婉,結果竟然換來秦沐婉如此的樣子,程連津一個箭步衝到秦沐婉的面前,阻止秦沐婉做傻事。

秦沐婉料想到程連津不會讓自己這麼做,所以等自己的頭撞到一個堅硬的胸膛身上的時候,秦沐婉直接吃痛的悶哼一聲,抬頭正好看到程連津的臉龐,「你放開我,既然你心中已經沒有我,沒有孩子的話,那我還留下來做什麼?你為什麼不讓我去死?」秦沐婉掙扎捶打著程連津的胸膛。

程連津任憑秦沐婉對自己捶打,並沒有鬆開秦沐婉,安慰的說到:「青衣,你不要這個樣子,你現在有身孕,怎麼能夠如此做,好了,綠珠的事情我不會在追究了,這樣可好?」面對秦沐婉的無理取鬧,程連津沒有其他的選擇,只能夠不在追究綠珠的事情,想著事情已經發生,縱然在追究的話也沒有任何的用,況且如今秦沐婉肚子裡面確實有自己的孩子,他也不忍心對秦沐婉有任何的懲罰。

秦沐婉抬頭盯著程連津問:「真的?」秦沐婉看著程連津點頭的動作,直接就靠在程連津的胸膛上面解釋道:「軒,我可以接受姐姐,但是我不能夠接受別人,你答應我,好不好?」

面對這樣的秦沐婉,程連津除了點頭的話,似乎沒有其他的選擇,「日後不許在做這種痴傻的事情,可能答應我?」

秦沐婉點頭。心中竊喜道:程連津,我當然不會這麼的痴傻,我怎麼可能會這麼做呢?我當然不會尋死,因為我還沒有坐上皇后的位置,我怎麼可能會讓自己有事呢?

「軒,你會不會生我的氣?」秦沐婉想著自己剛剛做的事情可是有些無理取鬧,她以前可是不會這樣做,這樣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她見自己的娘親用過,當時她就在想自己日後不會用這種辦法,但是沒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也會用這種辦法,只是程連津會不會對這樣的自己厭煩呢?對於這點的話,秦沐婉還是有些擔心,只是她更加能夠確定的是在程連津的心中只有秦沐瑤,根本就沒有其他的人,縱然自己現在有身孕的話,程連津的心中恐怕也沒有自己的位置,否則的話也不會這樣的對待自己,這樣的質問自己,只是因為一個小小的丫鬟而已。

程連津鬆開了秦沐婉,「你好好的休息。」程連津說完就準備起身離開。

秦沐婉從後面抱住了程連津,撒嬌的說到:「軒,你今夜能不能不要走?我真的好害怕,我只要一想到綠珠,我心中就害怕的不得了。」

秦沐婉說完就雙肩顫抖的靠在程連津的後背上。

程連津鬆開秦沐婉的手,安慰道:「不要擔心,我已經派人好好的安葬綠珠,好好讓她安度。」

程連津並沒有憐惜秦沐婉,也並沒有留在秦沐婉的身邊,因為他現在更想要去看看秦沐瑤,想要知道秦沐瑤是不是沒事。

看到程連津離開之後秦沐婉直接就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看起來自己要趕快一些實現對秦沐瑤的承諾,程連津的心中已經徹底沒有自己的位置,而自己想要的也並不是程連津的心。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

喜歡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請大家收藏:()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更新速度最快。程連津去了秦沐瑤房間的時候,發現甜馨守在秦沐瑤的床榻前,秦沐瑤並沒有醒來,於是程連津拍了一下甜馨,示意甜馨可以退下,自己在這裡守著就好。

程連津躺在了秦沐瑤身旁,讓秦沐瑤依靠在自己的胸膛上,摟著歲沐瑤,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秦沐瑤此刻就在自己的身邊,用手忍不住的撫摸一下秦沐瑤的臉龐。

……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第五百九十章反思程連津撲通一聲跪在皇上的面前,「父皇,兒臣為了沐瑤願意放棄一切,哪怕是王爺的位置,求父皇成全。」程連津這次是下定了決心,無論怎麼樣都要跟秦沐瑤在一起,哪怕是對於自己起來說的權利,他都可以毫不猶豫的放棄,只是為了秦沐瑤。

「混賬東西,你可知……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第五百九十一章七步穿腸散 「你不能夠這麼做,放開我,放開我。」秦沐瑤劇烈的掙紮起來,想要推開鉗制自己的人,但是她發現無論自己怎麼用力也無法掙脫開,突然感覺有人在自己的後背用力的一擊,然後自己就徹底的昏迷不省人事。

甜馨看到皇上出來,剛想要進去就看到秦沐瑤被皇上的人抬著出來,上前拉著秦沐瑤的手,搖晃的喊道:「小姐,小姐,怎麼了?」

「沐瑤昏迷,朕要帶她去皇宮醫治。」皇上簡單的交代一下,然後就吩咐人直接上馬車離開承王府。

甜馨感覺不太對勁,想要追出去,只是因為自己的身份讓她沒有資格這麼做,也沒有權利這麼做,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秦沐瑤被皇上的人帶走卻不能夠做什麼。

離開了承王府之後,皇上吩咐手下人送秦沐瑤離開這裡,但是絕對不能夠透露把秦沐瑤帶到哪裡去。

皇宮。

重織錦繡 皇後娘娘知道程連津被杖責的消息氣沖沖的去找皇上,結果竟然被告知皇上出宮去了,這讓皇後娘娘越發的生氣,於是想要去阻止杖責,但是當皇後娘娘趕到的時候,竟然發現杖責已經結束,程連津看到母后前來,想要起身給母後行禮,但是竟然直接摔在了地上。

「皇兒。」皇後娘娘滿臉心疼的看著程連津,趕緊吩咐人去叫太醫過來,然後自己親自的扶起來程連津。

程連津搖搖頭,看著皇後娘娘說:「母后,兒臣沒事,你不要這麼擔心,你看你眉頭緊皺的樣子都不好看了,我的母后是天下最漂亮的人,對不對?」程連津看到皇后這麼的擔心自己,不想要讓母后如此的傷心,所以才會想辦法逗母后笑一笑。

皇後娘娘聽到程連津這麼說,越發的傷心。「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開母后的玩笑,你們還愣著做什麼?趕快的扶皇兒進去,太醫呢?太醫來了嗎?」皇後娘娘訓斥的侍女,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扶著程連津。

「母后,兒臣真的沒事,兒臣想要回王府,不想要去母后的寢宮。」程連津想要回去看看秦沐瑤,因為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心中有種慌慌的感覺,好像感覺隨時會出事一樣,所以才會著急的回去看秦沐瑤。

「母后不答應,不管怎麼樣先上了葯再說。」皇後娘娘很少如此強硬的跟程連津說話,這次這樣所就代表了這件事情必須要這麼做。

對面母后強硬的態度,程連津只能夠暫時同意母后的話,等著上完葯在回去。

太醫前來給程連津上了葯,然後叮囑了程連津這幾日傷口不能夠碰水,否則的話,傷口可能會感染,這樣的話就會引得傷口發炎,讓程連津多多的注意一定要按照這麼去做,傷口還要換藥。

皇後娘娘讓丫鬟點了一些安神的香給程連津,想要讓程連津好好的休息一下。

「母后,兒臣也上完葯了,能不能走了?」程連津心中感覺有種火燒一樣,催著他趕緊的回到王府去,只是因為母后如此的擔心自己,讓程連津有些猶豫。

皇後娘娘握著程連津的手。「皇兒,到底什麼事情讓你如此著急的回去呢?難道母后這裡有什麼是你不願意見到的嗎?所以你想要回去?」皇後娘娘不懂程連津為什麼總是在提回去的事情,到底是因為什麼。

「母后,兒臣也不知道今日是因為什麼,總覺得心神不寧,好像是會發生什麼事情一樣,心中有種揪心的痛。」程連津解釋道,然後用手指著自己的心臟位置,哪裡隱隱作痛,但是卻不知道為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