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蘇梨你的臉上都開始流血了,咱們趕緊去醫務室吧。」

「就是啊蘇梨,不處理下的話,是會留下疤痕的。」

當舍友看到蘇梨臉上的鮮血痕迹后,全都開始驚聲喊叫起來。她們是真的感到恐懼,要知道女人最為在乎的就是那張臉,要是說臉被毀容的話,那種後果是驚人的恐怖。是沒有誰能夠承擔和面對的,所以說她們是趕緊的忙碌起來,想方設法的要為蘇梨將臉上的傷痕給撫平。

蘇梨不為所動。

這樣的傷勢是無所謂的,她真正在乎的是心裡的傷痛。難道說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現實黑悲慘嗎?難道說我已經承受了失去母親的痛苦,你們非要讓我繼續承受這樣的羞辱嗎?跟隨你趙糖瑃,你無非要的就是一個隨時能夠讓你發泄的女人,你要的無非就是一種花花公子的榮譽,你要的就是能夠讓你吹噓的本錢。

蘇梨是誰?

蘇梨是這所學校的學霸,你趙糖瑃能夠將蘇梨這樣的學霸給佔有,讓蘇梨對你畏首畏尾,言聽計從,讓蘇梨能夠在**上隨意折騰擺布,你要的是這個。但你知道嗎?因為你要的這個,帶給我的卻是什麼樣的悲慘結局那?

這個世界難道說真的就是這樣殘酷嗎?

難道說我所想要的公義永遠都不會出現嗎?

蘇哥,你知道嗎?

我現在又開始迷茫了。

是蘇沐帶給蘇梨希望。

是蘇沐讓蘇梨從那種悲觀絕望中走出來。

蘇梨心中原本已經是春暖花開,但今晚所發生的這幕,讓蘇梨又感覺到一種威脅。一種前所未有的失望,因為這種威脅開始瀰漫開來。臉上的鮮血在空中散發出刺鼻的味道,但蘇梨卻是半天都不動。

這下是真的讓蘇梨舍友害怕起來,就在她們想著怎麼安慰蘇梨的時候,蘇梨手機響起來,蘇梨卻是沒有任何想要接聽的意思。等到手機那邊響完掛掉后,宿舍的電話又開始響起來,這下是有人接聽。

「蘇可是你啊,你現在有時間嗎?你要是有時間的話就過來我們學校一趟吧,蘇梨發生點事情,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她的臉被毀容了。」

「什麼?我現在就過去。」

蘇梨宿舍的人是知道蘇可的,知道蘇可和蘇梨關係是最親近的,現在或許只有蘇可才能夠讓蘇梨從這種悲觀絕望中清醒過來。她們能做的就是安靜陪伴,希望蘇梨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同樣的夜晚,盛京市一座秘密別墅中。

周冰潔全身赤條的躺在**上,房間中響起的是輕重不一的喘息聲。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第五百九十一章:生命的奧義一條清澈見底的河流出現在大伙兒面前,河水很淺,可以看到水中快活遊動的魚兒,還有水底那些被沖刷的稜角都磨掉的鵝卵石,河水嘩嘩的流動著,宛若奏響一曲歡快的歌謠

青山綠水,綠草如茵,奇花異草,魔獸森林是一個天然美麗的畫卷。

「爺,這裡太美了,就是好像缺點什麼?」君橙舞憨憨的依偎著蕭寒坐了下來,鼻尖上微微的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在陽光的反射下,整張俏臉閃動這迷人的光芒。

「缺點什麼,我不覺得呀?」蕭寒訝然道,雖然說女人的直覺相當靈驗,可是還沒有道什麼事情都靈驗的地步。

「爺,你不覺得這四周太靜了嗎?」花溟接過口來問道。

「靜?」蕭寒一愣,但旋即就明白了,他們這一路走過來,雖然可以的遮掩的氣息,也盡量的不發出大的聲音,但動靜還是有的,而森林中特別大的魔獸也許不那麼容易遇到,可一些對他們基本無威脅的小動物之類的應該隨處可以見到

而現在這一路上,這些本該見到的卻一個都沒了蹤影,這是一個很詭異的現象

這一路走來,就好像被人事先請了場似的,這實在是一種非常不高的感覺。

「雨叔,情況有點不對勁兒」一種似乎被人盯著的感覺頓時從蕭寒心底升起。

「少主也察覺到了。」玄雨剛才神識消耗大半,又趕了這麼長的路,臉色並不是很好。

「在這裡,能夠又能力對我們形成威脅的就只有精靈一族,難道……」風行眼神一暗,似乎答案已經是呼之欲出了

「不管咱們是不是被人盯上了,跟森羅他們匯合最要緊」玄雨道。

「雨叔,我擔心的是咱們被盯上了,那森羅老哥那邊也許……」蕭寒沒有把話說盡,但意思已經十分明白了,森羅和玄寂那裡也許也不樂觀。

妖惑六界 「不說這個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命令下去,休息半個小時,喝些水,吃些東西咱們馬上上路」玄雨扭頭吩咐火相道。

神族雖然可以長時間的不吃不喝,通過自然中的遊離能量補充自身的消耗,不過每隔一些時間,還是會吃一些東西的,當然他們的食物主要是以自然界中自然生長的果類為主,要說人工合成的食物,那就是酒類了

精靈森林內奇花異草不勝枚舉,而且各種年份久遠的草藥也是隨處可見,除了一些天材地寶被強大的魔獸看守之外,這裡原始森林簡直就是一座巨大天然的寶庫。

入寶山豈能空手而歸,休息十分鐘之後,蕭寒就開始了忙碌的採摘,他有分寸,不過超過他們休息營地方圓十公里範圍,玄雨還派了兩名村名跟他一塊兒,採摘的藥材還可以幫他們保管

時間緊迫,千年以下的,他根本就不看,只摘千年以上的,不一會兒功夫,他就收穫了數百株在外面幾乎是天價的藥材,甚至還找到了醫治火舞的數株主葯,這下令他不勝自喜

就在蕭寒孜孜不倦的收穫之際,突然一聲驚呼傳來,蕭寒嚇了一條,趕緊直起身子,辨明了方向,風馳電掣而去

驚呼的聲音是君橙舞的,這叫蕭寒如何不著急

「發生了什麼事?」蕭寒看到君橙舞神情激動的站在一條小溪流邊上,問道。

「爺,你看,那是什麼?」君橙舞聲音有些顫抖的指著不遠出溪流的下方道。

蕭寒順著手指的方向望去,只看到一抹璀璨的金光耀眼無比的刺入他的眼帘,下意識的伸手格擋了一下,等適應了那片金光之後,他自己也傻眼了

那是什麼?世俗之人肯定會認識,是金子,就在她們不遠處的溪流交匯之處形成的一個淺淺的湖泊下面鋪滿了一層金沙,這金沙具體有多厚,恐怕沒有人清楚,但是就是那麼薄薄的一層,也足以令人瘋狂了

如此龐大的金礦,就在精靈一族的身邊,難道精靈一族不知道嗎?

按照道理她們發現了金礦,不可能任由它們靜靜的躺在這裡,應該會過來開採才是?

雖然金幣對精靈族來說用處不大,可是他們完全可以用它們跟人類換取各種各樣他們需要的東西,誰也不會嫌自己錢多的,何況金子也算是三界通用的貨幣之一。

蕭寒目測了一下,那片金湖距離他們所立之處大概有不到兩千米,他們是居高臨下才看的這麼清楚,雖然很遠,但是那層金黃色的沙子是金沙的可能性高達九成

自然界中金黃色的物質並不是沒有,但是擁有金屬光澤的並不多,而且金子比任何一種金色的金屬更加不容易氧化腐蝕,在流水的沖刷之下,它只會別打磨的更加耀眼

「你是怎麼發現這個湖泊的?」蕭寒吃驚的問道,君橙舞不是跟玄雨他們一起的話,怎麼會私自跑出來

「我是女人,總不能在那群男人眼鼻子底下那個吧?」君橙舞嬌臉一紅,不好意思的說道。

蕭寒明白了,君橙舞想要找個沒有人的地方方便一下,結果就無意中發現了這片金色的湖泊,叫了一聲,恰好蕭寒在左近,就尋來了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蕭寒冷靜的道。

「回去,那……」君橙舞驚訝的望著蕭寒,同時望向那片金湖,心有不甘的道。

「我們現在精靈一族勢力範圍之內,這片金湖這麼大,又這麼惹眼,你說人家會不知道嗎?」蕭寒也頗為不舍的望了那片金色的湖泊一眼說道。

「那會不會是他們發現了沒有開採呢?」君橙舞不舍道。

「那你說,如果在我的領地里發現了一個這麼大的金礦,唾手可得的財富,你說我會放著它在我身邊不聞不問嗎?」蕭寒反問道。

「可是這裡是精靈一族的勢力範圍,沒有人來跟他們爭奪呀,也許他們人手不夠,不足以開採這個金礦呢?」君橙舞還是捨不得道。

「我說賊婆娘,你是不是受花溟毒害太深了,怎麼變得跟她一樣貪財起來?」蕭寒又好氣又好笑道。

「誰在小舞妹妹面前說我的壞話呢?」

人影一閃,花溟的身影出現在兩人面前:「我說你們兩個一個去採藥,一個借口說要方便,原來是跑到這裡私會來了。」

「這麼短的時間,能幹啥?」蕭寒一翻白眼,對花溟的指控是深表無辜。

「發現了金子了,叫的那麼大聲?」花溟嘻嘻一笑道。

「你還真猜對了,看哪裡?」蕭寒無奈一笑,順手一指那金色的湖泊。

「啊,發財了」花溟望著那耀眼的金色,兩眼直冒金色的星星,要不是蕭寒攔著,她早就控制不住衝下去了

「攔著我幹什麼,那可是金子」花溟不滿的沖蕭寒嘟嘴。

「我知道那可能是金子,但並不屬於我們」蕭寒正色道。

「我們發現的,怎麼就不屬於我們了?」

「你忘了這裡是什麼地方嗎,這麼一大片金湖,還輪到咱們來開採嗎?」

「是呀,這裡是精靈一族的勢力範圍,這些精靈最小氣了,哎,真是晦氣」花溟不甘的說道。

「走吧,我們回去」蕭寒強行將兩個「財迷」的女人拉著往回走。

兩女這一步三回頭的,好不容易才讓她們的視線離開那片金湖,才算恢復了正常

任何人看到一個巨大的財富在自己面前,一伸手就能拿到,卻不能拿,那種心理感受就跟看到一個美麗的女人脫光了躺在自己面前,突然發現臨進門的那一刻,萎了

「你們發現了金湖?」玄雨聽了三個人的敘述,驚訝道。

「雨叔知道金湖?」

「知道,金湖一直是一個傳說,傳說發現他的人取得金湖中的金子之後,就會富可敵國,權傾天下」玄雨說道。

重生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扯淡,富可敵國我相信,但權傾天下,那得靠實力,金錢是買不到實力的」火相嗤之以鼻道。

「傳說金湖藏金數以億萬噸,要是完全開採出來,足可壘成一座金山,但是金湖的位置一直是一個傳說,就算你親眼看到了,那也可能只是一個投影,真正的位置也許並不在你面前,精靈一族曾經派出無數的人去查探金湖的位置,但最終能夠安然返回的不過寥寥數人,但是他們所說的金湖的位置卻都不一樣。」玄雨道。

「難道金湖的位置可以移動?」君橙舞驚訝的問道。

「我不知道金湖的位置是不是可以移動,但是根據發現金湖的人和精靈一族的探查,金湖出現的地方几乎是一點關聯都沒有,就是在魔獸中央聖地也有三次出現金湖的傳言,但沒有一個人能夠真正進入金湖,更別說金湖裡面到底有什麼了?」玄雨解釋道。

「我用神識談查過,那金湖不像是什麼投影形成的,感覺是真正的實物。」蕭寒皺眉道。

「金湖要是真那麼容易發現,不然也不會在魔獸森林流傳了十幾萬年而沒有一個人得到它了。」玄雨道。

「雨叔,金湖是怎麼形成的?」君橙舞問道,她有些後悔,要不是蕭寒拉住她,她恐怕真的經受不住誘惑,跑過去一探究竟了。

「不知道,沒有人知道金湖是怎麼形成的,每隔一段時間金湖就會出現,被人發現之後,就會消失,好像不曾在這個世界出現似的,而且金湖出現的時間也不固定,有時候是幾百年,有時候是幾千年,地點也不一樣,說不清楚。」玄雨道,「還有個傳說,金湖是創世神修鍊的地方,那裡金子只是最普通的財物,還有創世神留下的修鍊寶典等各種寶藏,誰能得到它,誰就能成為三界的霸主」

「當然了,這些都是傳說,金湖到底是不是創世神的修鍊之所,沒有人知道,也許是,也不是。」玄雨壓低了聲音說道。

「那這一次金湖出世跟上一次距離多長時間了?」蕭寒問道。

「我算算,上一次金湖出世是在四千七百多年前,那一次是出現的地點是在南方,距離這裡大概有兩萬多公里。」玄雨仔細回憶了一下,解釋道。

「雨叔,要不我們去看一下,也許是我們看錯了,並不是呢?」蕭寒提議道。

「這個……」玄雨沉吟了一下。

「就我們幾個,讓其他人都留在這裡繼續休息」蕭寒道。

「我和小舞留下來,你們去吧。」花溟道。

「也好,你們注意一些。」玄雨點頭了,對於傳說中存在的東西,他心裡也抑制不住一種想要見一見的渴望。

蕭寒帶路,玄雨、風行和火相三個人緊隨其後,來到剛才君橙舞發現金湖的山間溪流邊

「雨叔,你們看,就在那裡」蕭寒一指那下放的一片波光粼粼的金色說道。

密戀中校 玄雨三人睜大眼睛望了過去,果見那下面方圓數公里的金色的湖泊,那水下面金沙更是在流水的作用下緩緩的移動著,而山間溪流的匯聚的方向正是那金色的湖泊,彷彿自然存在一般,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根本看不出任何特異之處

「雨叔,你們快看」突然見,風行驚呼一聲,將另外三個人的眼神都吸引了過去

「雨叔,咱們身邊這個溪流的水速並不是很快,溪流中更是有數種魚類生活,但是你們看,這些魚類似乎順水而下,但是進入湖泊之中后,卻沒有了蹤影。」風行急促的說道。

玄雨三人仔細觀察了幾下,果見溪流中順水而下的幾條魚都是進入金湖之下便消失的蹤跡,而金湖之中除了水之外,底下幾乎是寸草不生,水中也沒有任何的生物,要不是湖水清澈見底,幾乎被認為是死水一潭了。

「難道這真的是傳說中的金湖?」玄雨的神情有些激動了起來,他雖然活了數萬年,可傳說中金湖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尤其是還是如此近距離的看到。

「如果這不是金湖,那又是什麼呢?」風行喃喃自語道。

「雨叔,我們是不是……」火相已經激動的一張臉脹的通紅,脖子也顯得粗大,一雙牛眼更是瞪的老大,目不轉睛的盯著那片耀眼的金色,連眨都不眨一下

絲毫不懷疑,如果玄雨一聲令下,火相會第一個衝下去。

就連蕭寒自己也感到心頭一震涌動,彷彿有一種力量將他的心從體內拉出去,腿也抑制不住的向前挪動

怎麼回事,剛才怎麼沒有這種感覺?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蕭寒很清楚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尤其是金湖這種傳說中的東西,那危險性就更大了。

「雨叔,快回去,這金湖有古怪」蕭寒發現自己意識似乎被人牽引了一般,當即輕咬了一下舌頭,恢復清明,提醒玄雨三人道。

玄雨到底是修為深厚,蕭寒一聲提醒,他趕緊的收回本心,閉上眼睛,斬斷了視線跟金湖的聯繫,然後看到風行和火相一臉的火紅痴迷的樣子,馬上就明白,金湖發現他們四個了,真施展一種誘惑的手段讓他們主動過去呢

一想起那些發現金湖的人沒有一個能夠完整的活著回來的,最輕的也是雙目失明,玄雨出手如電,在風行和火相後頸上來了一記手刀,然後一手提起一個人,對蕭寒大喝一聲:「少主,快走」

蕭寒當即拔腿就往來的路上跑了過去,意識海里那誘惑的聲音似乎並不打算放過他,反而更加增強了,幻化出各種場景,將一個人的**無限放大。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

每一個男兒都嚮往的情景,都在這幻境中一一呈現。

這種誘惑是無法抵擋的,但是蕭寒卻在心裡不斷的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幻覺,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要得到這些,需要自己的雙拼,別人給的,都不可能真正的屬於自己

靠的就是這樣的不斷的提醒,蕭寒才慢慢的將那無比誘惑的聲音趕出了意識海

等到他返回休息地的時候,才發現他渾身上下都濕透了。

而玄雨提著風行和火相也返回了,他也不好過,臉色比剛才更差了,火相和風行都還是一臉的通紅,還沒有褪去

這個時候,他們都不在懷疑,他們遇到了傳說中那神秘莫測的金湖了。

「好可怕的金湖,少主,剛才要不是你提醒的話,我們三個就差點回不來了。」玄雨感激道。

「雨叔不必這麼說,要不是我提議,你們也不會……」蕭寒歉疚道。

「金湖出世,恐怕不是什麼好的徵兆,四千七百多年前金湖出世,人類世界諸國大戰,從此定下了現在的格局,而現在金湖又出世了,地點還在魔獸深林,恐怕魔獸森林又將不安寧了」玄雨嘆息一聲。

「四千七百年前金湖不是也在魔獸森林嗎,怎麼人類世界會大戰呢?」君橙舞不解的問道。

「金湖出世向來都是天下大亂的先兆,而這一次在這裡出現,我只是感慨而已,也許這一次金湖出世會印證在魔獸森林也說不定。」玄雨解釋道。

「雨叔,我們還是休息一下,趕快趕路吧,至於金湖的事情,限於我們幾個人知道就可以了。」蕭寒道。

「少主說得對,金湖出世,肯定會驚動一些老傢伙,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裡」玄雨點頭道。

眾人休息了一會兒,等玄雨恢復了一些,風行和火相蘇醒之後,消除了痕迹之後,一行人趕緊離開這個危險之地。 baidu_clb_fillslot(“892774”);

別說眼前這個男人倒是很為擅長這類事情似的,從最開始折騰到結束,真的是讓周冰潔相當滿足。在周冰潔的所有**中,眼前這位每次最為能夠帶給她別樣驚喜。再加上這位是她現在所接觸到的**中,官職最高的,周冰潔也是沒有任何藏私,竭盡所能的伺候著,生怕在什麼地方做的不好,讓他會有所厭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