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行站了起來,隨著他的吼聲血沫跟著飛濺而出。

特里安的表情是悲傷,是絕望,也是痛苦,參雜許多令人不快的情感。

緊握著雙手,指甲陷入皮膚當中,刺入了肌肉。

眼眶不爭氣的浮現出淚水,他知道自己是個懦夫,是個沒用的人,因此才反對夏目的話。

「去了還能夠做什麼?什麼都做不到!他們即將進行那場瘟疫的再現,不管是時間上,還是實力上,我們都做不到。」

「就是這樣,你就要放棄嗎?」

「就是這樣?」

瞪大眼睛,特里安搖晃著走向夏目,接著用雙手緊緊扯住夏目衣襟。

血絲在眼中增生,力氣逐漸流失的雙手卻在這個時候加大了力道。

被緊縛的衣襟縮進,壓迫喉嚨讓呼吸有些困難。

特里安盯著夏目繼續說道

「竟然說『就是這樣』?這樣還不夠嗎?得到的失敗還不夠嗎?!已經受夠了,即使想要承受她的痛苦和所有的苦難也做不到,就連分擔也做不到,一切的一切,都做不到。」

「也就是說你要在這裡等待,讓她絕望嗎?!」

「…………」

「她說過了吧,她知道你會去拯救他,正如她對於曾經做過的所有約定一樣,現在,是你履行約定的時候!」

「…………」

「即使身受重傷,即使滿目瘡痍,即使無法活動,只要還活著,你都該去履行那個約定。」

沉默了,瞬間失去力量的特里安倒在水泊之中,然而他並沒有閉上眼睛,而是直直地盯著夏目。

對方用手強大的力量,奧爾良騎士團比起自己來說,強大的如同怪物一般。

自己沒有武器,沒有王牌,只有一個能夠勉強活動的身體,不,還有心中與她許下的約定。

【我會來救你。】【我知道的,所以,我等著。】

為了響應那份期待,這個殘缺的身體也可以動起來嗎?

不只是戰鬥,還有毀滅他們的那個惡魔般的計劃。

如果『瘟疫』是以『貞德』作為媒介的話,一旦發生了,對於奪走了那麼多生命的自己,她也不會原諒自己吧。

不想要她痛苦,想要她陪在身邊,那麼,該做出選擇才對!

「還要躺在那裡?依舊打算放棄一切?」

「…………」

「選擇吧。」

將帶來的長槍槍柄放在特里安的面前,那由亮金屬打造的槍身在雨中屹立,尖端的光影閃耀起光輝。

「是那邊的放棄與絕望,還是這邊的拯救與勝利。」

支撐起身體,就算全身疼痛,特里安也站了起來。

他伸出了手,說出了那句話

「那還用問嗎?!」

當然是

「戰鬥了!」

握著長槍,將自己能夠使用的加護術式全部用在上面,靠著它支撐起搖晃的身體,特里安心中的動搖已經不在了。

「現在,要開始前進了呢。」

抱起夜莎和特里安,想要反抗的人也被夏目無視。

我啊,夏目以這兩個字開頭,接著說道

「之前被那群笨蛋騎士叫做惡鬼了呢,所以請相信我這個惡鬼傭兵吧。」

一定會,讓你們勝利的。

如此想著,夏目躍向了空中。

敵人是法國最大的魔法結社,奧爾良騎士團。

與歷史上專門進行復仇的專業戰鬥集團為敵,如今真正的反擊正要開始。 「不敢當,我只是趁教官你失神的時候抓住了機會而已,否則剛剛倒下的就應該是我吧,那麼說來我還要感謝教官你手下留情呢……」徐風也知道什麼時候進什麼時候退,這個教官的人品還算可以,交個朋友倒也無妨!

「好了,大家休息吧,下午準時集合就好了,解散!」教官捂著還在隱隱作痛的小腹,看了看時間,解散了學生……

「徐風,不好了,李洋暈倒了……」待到學生都差不多走光了,教官剛剛想和徐風說些什麼,顧俊傑突然轉身沖著徐風喊了一句,徐風也顧不上和教官再說什麼,直接跑到了過去……

「他怎麼了?」

「不知道,剛剛就突然倒了下去,身上燙的不行,感覺很是嚴重!」顧俊傑摸著自己發燙的手指,就是因為剛剛扶了一下李洋的身體,結果就被燙了一下,手指到現在還隱隱作痛……

徐風和教官紛紛蹲了下來,輕輕碰了碰李洋的身體,結果和顧俊傑的結果是一樣的,被燙了一下,教官由於觸碰時間較長,直接燙出一個泡……

「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滴滴滴……警報,周圍有金屬異能者出現,尚未完全覺醒,是否探測?」一道冰冷的極限聲音傳了出來,讓得徐風大為吃驚,他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危險,那要說是有尚未完全覺醒金屬異能,應該就是眼前的李洋了……

「探測!」

「探測中……探測到金屬異能者,尚未覺醒,能運用一定量的金屬異能,距離主人不到一米的距離……」冰冷的系統聲音說完了這句話后便沒有了聲息……

「原來系統還有這個能力?看來這極限抽獎系統還有很多自己不了解的地方啊,看來以後要好好摸索了……」徐風暗暗想著。

「徐風,你看出了什麼嗎?」陸涵超推了推正在發獃的徐風。

「嗯,沒事的,這對李洋來說是好事,哈哈!」徐風知道李洋這個正是金屬異能要覺醒的徵兆,不禁暢快的大笑了起來,看來自己的運氣不是一般的好,隨便進一個宿舍都能遇到異能宿友,這以後的日子一定會更加有趣……

「什麼好事啊?看李洋很難受的樣子……」

「我們三個人要努力了哇,李洋可是異能者,眼看著就要覺醒了,我們以後不加強一點,止不準天天被他欺負呢,不過,你們誰都不準說出去,誰都不可以,教官,你?……」徐風半開玩笑半當真的和幾個人解釋道。

「呵呵,這和我沒什麼關係,我不會亂說的……」教官的頭上頓時冷汗一片,徐風看上去風輕雲淡的說著,但是看向他的時候,分明是施加了壓力,壓的教官喘不過氣來,直到現在教官才真正意識到,徐風的實力不弱於兵王……

「不是吧?這特么的是異能?」顧俊傑驚訝的下巴都快掉了下來,這麼好的事情,怎麼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呢,便宜了這個沒點正經的李洋……

「人家這是遺傳的,你要是有個什麼特殊血統,沒準也能遺傳個什麼異能,就不知道你們運氣怎麼樣咯……」徐風淡淡的看著躺在地上渾身發燙的李洋,眼眸里流光轉動,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風輕拂,雲微盪……

不知不覺,李洋躺在那邊已經三個小時,此時的太陽正是最火辣的時候,熱的所有的人都縮在房屋內,樹蔭下,唯有那麼五個人,一直在操場上等待著,李洋就那麼靜靜的躺在那裡……

「這該死的天氣……」

「別說了,我們還有樹蔭好躲,那傢伙倒也不倒個好地方,我看,要不了多久就會熟了,撒點孜然,撒點鹽,味道好極了……」顧俊傑不知道是心裡不服呢還是什麼的,反倒是開起了李洋的玩笑……

「嘿,我說你,這是赤裸裸的嫉妒……」

「怎麼的,我現在說兩句,等他以後比我牛了,就說不得了,萬一說了,指不定被這麼虐呢,金屬異能,卧槽,控制金屬啊!完爆我們!」激動之間,各種粗話之間爆了出來……

「徐風,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坐在樹蔭下一直沉默不語的教官熊亮似乎終於忍不住了……

「嗯,問吧教官!」

總裁請接客 「你是不是擁有兵王的實力?」

「兵王實力?」徐風並不是裝傻,他的確不了解兵王這個概念……

教官看徐風一臉無辜的樣子,也相信他不是裝的,畢竟這個實力的強者,何必在自己面前強行偽裝太多:「兵王實力就是我華夏國最強的作戰單兵,簡稱為兵王,像類似海豹和已經消失的藍蝴蝶之類的特種作戰兵,擁有強大的實力,我們稱為兵王……」

「海豹?藍蝴蝶?我想我還沒有到兵王的這個層次吧……」徐風的確是好好的對比了一下,海豹他不了解,但是藍蝴蝶就不一樣了,張立就是藍蝴蝶的成員,而張立的實力,徐風到目前為止依然沒有看透,連對方實力都不知道,更別說比的上了……

「你認識這兩個隊伍的成員?海豹?」教官見徐風拿自己和那特種部隊的實力好好的對比了一下,心裡一驚,難不成這傢伙還有認識的兵王?除了消失已久的藍蝴蝶,那麼就是海豹了,這傢伙……

「不,我見過一個藍蝴蝶的成員……」

「你說什麼?哪個的成員」教官彷彿是沒挺清楚一般的再次詢問了一邊……

「藍蝴蝶」

「……」三個人都無語了,只要是個男人,都曾經羨慕過這隻世界上都大名鼎鼎的特種部隊,而徐風竟然如此輕描淡寫的說自己見過,還拿他們的實力和自己進行對比……

「藍蝴蝶不是消失很久了嗎?」

「嗯,我遇到的就是僅剩的最後一個成員。」徐風現在也不知道張立的去向,但是他知道張立一定活著,與其自己找,不如透露一點給教官,也許能請動軍力一起尋找……

「最後一個成員,藍蝴蝶真的就不復存在了嗎?」教管嘆了一口氣,無奈的低下了頭,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實力差距,也許是自己崇拜的對象的消亡……

「李洋動了!」一直觀察著李洋的陸涵超第一個發現了李洋的變化,就在剛剛太陽稍稍暗淡一些的時候,李洋動了…… 的確,李洋在陰暗處開始顫抖了起來,身體慢慢的冷卻了下來,徐風慢慢的把手探了上去,也沒有以前那麼燙人了:「看來要結束了,不知道他會改變成什麼樣子,蠻期待的……」

「呃,我怎麼躺在這裡?」李洋醒來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聚精會神的盯著自己的宿友和教官,馬上感覺到了一種毛毛的感覺,好像就是小綿羊被大灰狼盯住的那種感覺……

所有人都沒有回答李洋的話,只是依然用那種好奇的目光盯著李洋……

「你們幹嘛?」

「卧槽,你們看什麼?」

「怎麼不變?」似乎是覺得時間夠久了,顧俊傑第一個忍不住轉身看向了徐風,詢問道……

「我怎麼知道,我又沒說一定會變,只是我朋友變過一次,也許不是每一個人都會變吧……」徐風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攤開兩手深表無辜……

「我被無視了嗎?我怎麼感覺我被無視了?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李洋有點憤怒了,剛剛醒來就發現自己躺在大太陽下,幾個大老爺們看著自己,討論自己變沒變的問題,並且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

「李洋,你試試感覺一下你身體有什麼不同,我以為你知道的呢,你是金屬異能者,剛剛暈倒估計就是和這金屬異能的覺醒有關係……」徐風沒發現什麼變化,也就不再繼續看下去了……

「金屬異能?」李洋有點摸不著頭腦。

「嗯,電影小說你總都看過吧,而你竟然就是金屬異能的繼承人,你自己試試,剛剛那麼一下反應,應該覺醒了吧,就算沒覺醒,你也能感覺到了身體的不同之處,總之先試試……」

李洋被徐風這麼一說,也沒管是不是真的,還真很仔細的感覺了起來:「嗯,我感覺到了一股金屬元素在體內,它充斥著我的每一處肌肉,我感覺我擁有很強勁的力量……」

「真的?」顧俊傑興奮的問道。

「你覺得……可能嗎?想玩我直說,何必搞那麼多花樣呢?」李洋翻著白眼鄙視的看著顧俊傑。

「你!」李洋的玩笑讓得顧俊傑恨的牙關緊咬,一拳就沖著李洋的胸口打了過去,李洋躲閃不及,被重重的轟了一拳……

「咚……啊!」一聲沉悶的金屬聲音外帶一聲凄厲的慘叫……

只見顧俊傑抓著自己通紅的拳頭,很憋屈的揉搓著,而其餘的人則是一臉的目瞪口呆!

「金屬異能?金剛身?」

李洋也被自己的不同給驚訝到了,原本以為必中的一拳,竟然對自己毫無影響,反而是顧俊傑的手差點給報廢了,心裡不由得一陣激動,難道說徐風他們真的沒有忽悠自己,自己真的有了金屬異能?

「卧槽!老子也是異能者了!」李洋激動的大喊道……

「……」

「李洋!你搞什麼,你以為異能者很風光嗎?小心國家來抓你賣命!然後你一輩子就沒有了自由。」陸涵超一把拉住正在高聲亂叫的李洋,捂住了他的嘴!

「我靠,那豈不是有異能都不能亂用啊?」

「不是啊!」

「那怎麼辦?」

「等你的異能什麼時候能對抗整個國家的時候,你就可以隨心所欲的亂用了,不然呢,你還是好好獃著慢慢研究吧……」徐風也不多做什麼例子解釋,反正這大華夏國就是這樣,你有點本事,得抓去幹活!

「喂,你們幾個在那邊幹什麼?」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

「報告總教官,我們在乘涼!」熊亮一聽聲音,下意識的立正敬禮回答……

「大熱天的乘什麼涼,看你們的樣子就是有事,講!」

熊亮猶豫了,這是他做軍人以來第一次怠慢了長官的命令:「總教官,的確有事,但是我答應了他們不會說出去!軍人不可以言而無信!」

「很好,我教你的都用來教訓我了,那你們自己說,是什麼事情!」徐風這時候才開始慢慢的觀察起了這個所謂的總教官,筆挺的身姿,強壯的身體,外加眉宇間的一絲浩然正氣,的確有那麼點軍人風範……

「總教官你好,我們只是在討論一些私事總不用對誰都說吧?」徐風對對方沒什麼惡感,所有說話間也算客氣,並沒有太沖……

「哼,私事既然可以說給熊亮聽,我就不能聽,指不定是什麼危害國家的事情,今天你們最好直接告訴我,否則我就會用我自己的辦法讓你說!」總教官似乎軟硬不吃,只是堅持著要知道徐風他們到底在討論些什麼……

「我說總教官,你這樣似乎不地道,憑什麼我們不說就給我們蓋一個危害國家的高帽子,你倒是把你戶口本身份證和所有的證明拿出來,不然我懷疑你還是國際恐怖份子呢……」徐風一掃原本的好印象,這種教官不值得尊敬,動輒危害國家的教官要麼就是傻子,要麼就是有所圖謀,顯然,這個總教官看上去並不是傻子,那麼定然就是居心不良了……

「我是軍人,又怎麼會危害國家,倒是你這樣侮辱我,我有權利直接帶走你,信不信你可以試試看!本來念在你是學生,現在你把事情說出來,我還考慮放你一馬!」

「我是學生就可以危害國家了?試問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學生怎麼去危害國家?倒是你,犯了什麼事請,急著找替罪羊還是被自己老婆給趕出門了,一臉吃了屎的樣子,真晦氣……」徐風一邊說著,一邊假裝捂著鼻子扇去點臭味……

「呵呵,嘴倒是挺硬氣,就不知道手腳有沒有那麼硬氣!」總教官徹底怒了,想他在軍營了,哪個敢不聽他的話,沒想到竟然碰到這麼一個釘子,獨裁慣了的他又怎麼能忍受的了?

「怎麼的,想動手?你有臉嗎?真想強行定罪啊?看來華夏的軍官也就這個素質了……」徐風也不再裝什麼孫子,直接開始諷刺了起來。

「你!」

「我怎麼我,你有本事就帶走我啊!笨蛋!」 黑夜的風在蠢動著,呼嘯而過之後傳至遠方。

這裡是沿著大道前行的路邊密林。

為了不讓敵人發現而採取這個移動方式,通過樹影和樹椏當做遮蔽物,以防被看到身形之後被攻擊,只是樹與樹之間的高速跳躍移動會耗費大量的體力和精神力。

畢竟為了踩在那不算大的樹榦上,必須觀察周圍的地形、風速、高度和位置,調整好后在一躍而起,落在自己確認的地方。

跳躍時在空中視野寬闊,這為夏目提供了首要條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