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那口氣說不上來的感覺,好像是感動,又好像是難受,他的目光落在黑匣子上,看了一次又一次,而周圍所有的人也越來越興奮的議論了起來。

而此時有人突然開口道,「我認識他!他是雲相學院的院長諸葛祥雲!」

因為這一句話,所有人都將目光看了過去,諸葛祥雲,雲相學院的院長,他們只聽過他的名字,卻還是第一次見到真人,就是雲相學院的學生都極少能夠見到他們的院長,他們這些考生卻有幸見到!

「諸葛院長好!」

「諸葛院長!」

夜若雲此時站的距離諸葛祥雲最近,她第一反應就是連忙走上前,隨後對著諸葛祥雲道,「諸葛院長,我是這一屆的考生夜若晞,就是她弄壞了黑匣子!」

夜若雲指著夜若晞,她看到黑匣子碎了,理所應當的覺得這一切都是夜若晞的錯,而只要夜若晞得罪了諸葛祥雲,她就絕對不可能還有機會進入雲相學院!

甚至於對於夜若雲來說,她自信自己的容貌在整個雲相學院,絕對不會有人能夠碾壓她,而唯一讓她能夠感到憤怒的便是夜若晞的存在,是以她根本就不希望夜若晞和她同進一個學院!

當初她沒有能夠殺了夜若晞,今天她也絕對不會給夜若晞任何活著的機會!

諸葛祥雲回頭看了一眼夜若雲,只是臉上的表情卻顯得有些怪異,他突然對著夜若晞開口道,「真的是你?」

像是為了確定一般,諸葛祥雲又看了看此前監考的教官,那教官隨之點了點頭,而一直站在最後方沒有跟上前的凌風此時終於反應了過來,他連忙上前對著諸葛祥雲道,「院長,是夜漓,不過是不是黑匣子出問題了,這小子也沒用力氣啊!」

就是那監考的教官都擔心夜若晞此刻不小心受到了無妄之災,畢竟他在一旁監考,能夠確定夜若晞確實什麼力氣都沒有用,不可能損傷了這個黑匣子。

夜若晞不明所以的點點頭,「這應該是我,不過你們這個測試用的……」

「天才!絕對是天才!」諸葛祥雲像發了瘋似的,夜若晞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就直接沖了上去抓起夜若晞的手就開始端詳了起來,「老夫看你絕對是天才之資啊!你看你手相清奇,骨骼奇特,一看就是個絕世天才!」

夜若晞只感覺眼前的老院長瘋了,她使勁想要從老院長的手中把自己的手給抽回來,但是偏偏老院長死死的握著,完全不給她這個機會。

「院長……」一旁監考的教官對著夜若晞露出了歉意的眼神,「你別介意,院長他老人家……」 「我老人家怎麼了!好好的一個少年,都怪你這個不識貨的,你剛才是不是還想把我的乖乖好徒弟趕出學院的?!」

夜若雲面色微變,她也不至於在這個時候傻到去質疑諸葛祥雲,但是此刻所有人都聽到了諸葛祥雲這句話!

我的乖乖好徒弟!

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夜若晞還沒有進入學院,就已經被院長給破格提拔當了院長的弟子,以後在這個學院誰還敢不把她當回事?!

夜若晞往後使勁地抽抽抽!

終於把她的手給抽了回來,看著眼前興奮地完全找不到北的諸葛祥雲,夜若晞非常認真地開口道,「院長,我什麼時候成了你的徒弟了?」

眾人聽到夜若晞這句話,直接開口道,「這個夜漓還真是不識趣,這可是諸葛院長收徒啊!他這是拒絕了嗎?」

「就是,這個不男不女的小子真是不識趣,能夠當諸葛院長的徒弟,那是他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眾人議論紛紛,每一個都在說夜若晞不識趣,夜若晞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哪知道諸葛祥雲更激動了,他一隻手顫抖地指著夜若晞道,「對了對了!就是這個摸鼻子的動作!真是有老夫當年的風範!」

「哈哈哈哈!一個好像犯錯了事就摸鼻子,老夫喜歡!怪怪!你真是太符合老夫收徒弟的標準了!」

夜若晞那摸著鼻子的手,這回放下去也不是,繼續摸著也不是,她只有一種去撞南牆的衝動!

她明明就不是這個意思! 大道誅天 為什麼變成了這幅樣子!

雖然眼前的是院長,但是這麼一副不正經的樣子,她如果拜師真的好嗎?

此時,系統那毫不客氣地聲音傳了過來,【宿主,您就作妖吧!這麼一個骨骼清奇地老頭子放在你眼前,你還不趕緊拜師?這麼好的師父,打著燈籠都找不到!】

夜若晞無奈地抽了抽嘴角,【你倒是和我說說,他哪裡好……】

【宿主!這還是隱藏任務,諸葛老頭他能夠開啟你的天賦!開啟了天賦,你的靈力值不就蹭蹭蹭地往上了?】

夜若晞點點頭,【有道理。】

系統第一次發現得到了夜若晞的肯定,這回更加興奮了,【還有還有,諸葛老頭他一看就護短,以後在這個學院里誰敢欺負宿主,宿主你就作妖,找諸葛老頭虐死他們!】

夜若晞又點點頭,【有道理。】

【你都有道理了!你拜師啊!】系統那是急得干跳腳,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一旁夜若雲臉色越來越難看,她此時心中又這麼想了,如果她現在是夜若雲,那麼諸葛院長就會收她為徒!

一想到這裡,夜若雲幾乎是不假思索地開口道,「諸葛院長,其實我久仰您很久了,不知道我可不可以也拜你為師?」

「嘶……」

人群中滿是抽氣聲,他們不由得看著夜若雲,甚至於暗中佩服夜若雲的勇氣。

「真是了不得,這年頭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送上門請收徒的。」

「她畢竟是那什麼將軍的女兒,說不定還真有那個膽子。」

「噗嗤……她之前不還認錯人,說夜漓是她的妹妹,但是你看,夜漓是男的,她是女的,難不成夜漓是那個夜將軍的私生子?所以她看著夜漓特別不順眼?」

「有可能……」

夜若晞,「……」這年頭這麼多人喜歡瞎扯淡嗎?!私生子?!

夜若晞不由得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前,雖然她得承認自己發育不良的樣子,但是還沒有到讓所有人都覺得她是少年郎的地步吧?!

這群人究竟是什麼眼神!

【宿主請淡定……本寶寶之前就和你說了,你只要接受愛的撫摸,就會像女人了!】

夜若晞聞言,直接怒吼,【滾蛋!】

這什麼鬼系統,不是啪啪啪!就是愛的撫摸!

夭壽啊!她為什麼要和這樣的系統共用一個身體!

一想到這裡,夜若晞的內心是真的崩潰的。

而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諸葛祥雲和夜若雲的身上,只是諸葛祥雲卻愛理不理的回答了一句,「你是誰。」

一句話,抽的夜若雲的臉上生疼,心中滿是憤怒,但是這憤怒她又不能對著諸葛祥雲發出來,她只能繼續問道,「院長,我是今年的考生,是南夏國夜將軍府的夜若晞,我……」

「夜若晞?你是夜若晞?!」諸葛祥雲看著夜若雲,滿臉的不信任,隨後開口道,「和傳言差距太大,老夫只收有緣人,你差了不止一點點火候。」

「噗嗤……」夜若晞聽著諸葛祥雲諷刺夜若雲的樣子,不由得笑了起來,她對著諸葛祥雲璀然一笑道,「徒兒拜見師父。」

諸葛祥雲聽到夜若晞的聲音連忙回頭,「你……你剛剛叫我什麼?!」

「師父啊!」

諸葛祥雲恨不得直接抱上去,但是又怕把夜若晞給嚇到了,只能開口道,「乖徒兒,這就隨師父直接進學院,這下面的考試,老夫的徒弟哪裡還需要繼續!」

夜若晞對著夜若雲笑的更加燦爛了,隨即都對著諸葛祥雲道,「徒兒都聽師父的。」

那一臉的笑容,刺激的夜若雲恨的牙痒痒,但是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夜若雲還是完全不可能在貼上去的!否則到時候,指不定諸葛祥雲還要說出多麼難聽的話來。

而所有人都只能一臉羨慕地看著夜若晞。

「果然人和人真是不能比,這少年看著瘦瘦癟癟的,一來就被院長說骨骼清奇,一看就是絕世天才……」

「就是啊,虧得這個夜若晞還好意思說,夜漓是廢物,如果夜漓是廢物還能被院長看上嗎?」

「她八成就是羨慕地,畢竟誰不羨慕絕世天才?」

「哎,不過你們說,這夜家隱姓埋名的少爺怎麼會和太子在一起?難不成這個南夏國要變天了?」

諸葛祥雲說到這,又對著南羽離道,「太子殿下,也隨著一起來吧。」

眾人一片嘩然!

「果然!果然!這南羽離要交好運了!這完全就是傍上了一個大腿啊!現在就連諸葛院長都對他另眼相看了!」

「是啊是啊!這怕是就要翻身了!」 諸葛祥雲內心只覺得淚流滿面……

能不能不要再說了,就是傍大腿,也是他傍著夜帝的大腿啊!

不過諸葛祥雲不得不說,夜若晞真的是難得一見的天才,難怪會得到夜帝的青睞,而他不由得明白為什麼夜若雲想要取而代之。

只不過夜若雲不知道,命運的齒輪就是跟著夜若晞走的,夜若晞是大小姐的時候,齒輪向著夜若晞,但是至少不會連累夜若雲,但是一旦夜若雲想要取而代之逆行而上,齒輪只會反壓過夜若雲,繼續跟著夜若晞。

說來說去,夜若雲最後只能是一個炮灰。

就在夜若晞跟著諸葛祥雲直接離開之後,整個考核處很久之後才恢復了安靜,而此時的夜若晞已經直接成了諸葛祥雲的徒弟!

整個雲相學院人人羨慕的身份。

只是夜若晞沒有看到,就在這麼多的學生中,有兩個人將目光鎖定在了她的身上,赫然就是此前在南夏國拍賣會上的那一對兄妹!

少女搖晃著少年的手臂,「哥哥!哥哥! https://tw.95zongcai.com/zc/38255/ 真的是他!他果然是特別的!」

少年看著夜若晞消失的方向,臉上也是一片怔愣,「他是特別的……幸好……幸好那時候沒有和他結仇。」

「哥哥!我們那時候也對付了那個女人,你說夜漓他會不會記得我們,如果他真的可以為……」

「噓……」少年急忙打斷了少女的聲音,「不要張揚。」

少女猛然注意到自己身處的環境,隨後開口道,「是哥哥,我太激動了。」

他們如何能不激動,雖然這段時間,雲鼎閣再沒有拍賣過這樣的丹藥,但是他們從一開始就將目光鎖定在了夜若晞的身上,而他們來雲相學院,也是因為夜若晞。

雖然是碰運氣,但是卻沒有想到竟然碰對了!

兩個人目光灼灼,但是他們的目光,已經被洛夜和洛天還有雪蝶發現,只不過在看到他們兄妹二人的時候,並未多言。

夜若晞梗著諸葛祥雲一路走到了學院的最內部,穿過小樹林之後便是一片世外桃源,楊柳依依、青山綠水,碧水藍天的感覺真的是很愜意。

而隨著夜若晞進來的時候,院子里一個掃地的少年抬頭看了一眼她,隨後繼續掃地,只是眉眼間帶著一絲不爽,就好像夜若晞的到來破壞了這裡的寧靜。

「小徒弟,你以後要是在宿舍裡面待得煩了,就直接來師父這裡住,師父這裡給你留個房間。」

「小徒弟,你午膳要吃什麼,師父讓人給你去做!」

「小徒弟,來來來,你先坐這裡。」諸葛祥雲拉著夜若晞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了下來,隨後對著一旁掃地的少年吩咐道,「小遠,一壺茶水,準備午膳。」

少年掃地的手微微一頓,隨後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把掃帚放到了一旁,朝著遠處走去,只是在諸葛祥雲不經意的時候,狠狠地瞪了一眼夜若晞。

「小徒弟,你可千萬不要介意,那小子是你師兄的孩子,若不是你師兄失蹤了,這小子也不至於變成這樣子。」

「師兄失蹤了?」夜若晞聽到這句話微微一愣,既然拜了師父,那麼師兄就是師兄,她自然要關切一番。

「哎……說起來也是慚愧。」諸葛祥雲想到了往事,隨即揮了揮手,「不說也罷,你師兄的長明燈還在,定然還活著,只是苦了小遠,他從小不能修行,靈根被腐蝕,所以他對你的態度你切莫放在心上,你們年紀相仿,他生出了羨慕之心,其實那孩子本性不壞。」

「他叫小遠?」或許是聽到了靈根被腐蝕的緣故,所以夜若晞對這個少年,倒是並不排斥,也原諒了少年那無禮的瞪視。

「白青遠。」諸葛祥雲話落,白青遠已經沏了一壺茶送了過來,只是在放下茶壺的時候,還是瞪了一眼夜若晞,這小家子性子的脾氣,倒是讓夜若晞都忍不住輕聲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笑!」白青遠不爽了,他最看不得和他同齡的,偏偏還能夠修鍊的人,因為這會讓他想到自己不能修鍊的身份!

而這些年他雖然在院長的院子里,但是卻時時刻刻被學院那些人說三道四,無不適說他是個廢物,他的爹也一無是處,出個任務還失蹤了!

白青遠對夜若晞那是劍拔弩張的,而另一邊,南羽離已經在院中找了一處僻靜的地方,直接休憩了,只不過他都將這一切聽在耳中罷了。

「青遠,不可無禮。」南羽離一句話,讓白青遠瞬間安靜了下來,這年頭白青遠換或許是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他怕南羽離。

因為跟在諸葛祥雲身邊的緣故,所以白青遠知道南羽離的真實身份,而對南羽離白青遠有的只是尊敬。

「嘖嘖嘖……」夜若晞不由得感嘆了起來,「師侄,你這口氣對我可不好。」

「誰是你師侄!」白青遠更加不高興了,臉色鐵青。

「我是師父的徒弟,你是師兄的兒子,那豈不是我師侄?」夜若晞說著笑了起來,那狂肆的笑容,卻讓白青遠一句話都回不上來,明明是一個看著欠扁的少年,但是白青遠偏偏只能在那裡干瞪著生氣。

「我才不是你的師侄!我怎麼也是師兄!我是你的師兄!」白青遠憤怒了,他看著南羽離的方向,偏偏南羽離沒有理他,他其實很聽南羽離的話,他像一個小孩子,希望得到很多人的關注,而同樣的,夜若晞非常好奇,讓南羽離可以這麼縱容白青遠在他的面前耍小孩子脾氣的原因是什麼。

雖然夜若晞僅僅只是想都知道,或許和她失蹤的師兄有關。

看來南羽離帶她來這裡,也是有私心的。

不過這一份私心,雖然有被利用的嫌疑,但是夜若晞並不排斥,或許同時靈根被毀的緣故,夜若晞對白青遠,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諸葛祥雲又對夜若晞道,「你怎麼認識凌風那小子?」

夜若晞隨即呲著牙笑了起來,「他要給我當打手三年,所以我就帶著他了。」

「難怪那小子願意回學院當教官,本來那可是來無影去無蹤。」 「噗嗤……」夜若晞想到諸葛祥雲說的人是凌風不由得又笑了起來,「凌風看著像翩翩公子,不過還真的很有師父您說的痞樣。」

諸葛祥雲將諸多班級放在了夜若晞的面前,本意是讓她自己挑選,但是夜若晞左看右看,最終道,「只要把我瀰漫放一起就行,其他的隨意。」

畢竟她說過要保護瀰漫三年,雖然她不知道瀰漫為什麼需要保護,但是既然做出了承諾,她就一定會兌現承諾。

「那行,那你直接和瀰漫一個宿舍吧,瀰漫那丫頭也是薄朔介紹來的,我也不會虧待了。」諸葛祥雲說著又對著白青遠的方向大喊了一聲,「小遠!你做好飯後去通知你查伯父,就說以後夜漓和瀰漫都在你查伯父的班級里。」

白青遠突然就沖了過來,隨後憤憤不平地說道,「我才不高興!」

白青遠說著不高興,但是做好飯後,還沒有吃飯,就去把諸葛祥雲交代的事情辦的妥妥的,整個就是一個傲嬌的少年,雖然看夜若晞不爽,但是諸葛祥雲交代的關於夜若晞的事情他又給辦得妥妥的。

一整天的考核就這麼結束了,湛清、雪蝶、洛夜和洛天毫無意外地分到了一個班級,他們都可以隱藏了實力,和湛清在同一條線上,這樣才能互相照應。

而瀰漫,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她已經是藍境巔峰的少女。

一個藍境巔峰突然橫降在學院,不由得引發了所有人的好奇。

隨後第二天是正式開學的日子,當夜若晞和瀰漫穿著院服一同走進班級的時候,不知道晃瞎了多少人的眼。

夜若晞的少年樣,身形雖然單薄,但是卻英氣勃發,墨發用灰色的髮帶高高地豎起,和她那一身灰色的院服相呼應。

「好……帥!」

「他就是諸葛院長欽點的弟子!」

「真是沒有想到,他不但不是廢物,還是這麼帥氣的人。」

少女心泛濫的少女們,一雙雙貪戀的目光就落在了夜若晞的身上,她們就差直接衝上去把夜若晞給生吞活剝了。

【宿主,你要小心,這裡都是如狼似虎的少女們,她們一個沒忍住,就會把你撲倒,然後吃干抹凈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