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我們快走,我現在這個模樣支持不了多久!」在秦浩天的意識當中,傳來了小龍的聲音。

秦浩天聞言,連忙帶著也同樣無比驚愕的東方冰兒爬上了小龍的背部。

「浩天哥哥,這是……這是小龍嗎?」東方冰兒看著秦浩天,目光中充滿著驚喜。

秦浩天鄭重的點了點頭,對著東方冰兒說道:「嗯,它就是小龍……」

皇極宮的人,連帶著戴家父子都被小龍的出現給唬住了。 申侯之自從被歐陽萬年當眾抽了兩記耳光之後,一直把這視為奇恥大辱,回到秦國公府後,自然是把此事添油加醋的向秦上言這個秦家大少爺稟告。秦大少果然聽得震怒,一個小小的邊荒城城主,居然也敢如此不給他面子?在申侯之的描述之下,安一笑這個城主是如何如何的囂張,如何如何的看不起他這個一無是處的秦大紈絝,說娶他長孫女絕對是妄想之類的話。讓秦大少當即暴怒,立刻便召集人馬準備殺向邊荒城,準備給安一笑這個老不死一個深刻的教訓。

不過,秦大少剛把人馬召集完畢,秦國公府便收到了確切消息,聯盟商城駐邊荒城拍賣行於某年某月某日舉行一場盛大拍賣,拍賣物品乃三顆神品丹藥……

收到這個消息后,整個秦國公府沸騰了。

即便是以秦國公府在明月帝國的權勢,對於神品丹藥仍然是難得有機會見,如今在這完全不起眼的邊荒城居然一下子出現三顆神品丹藥,而拍賣的居然只是世俗的錢財,這個驚天的消息引起了秦兆這個國公爺的極度重視。

最後,秦大少幾經努力,爭取到了這個全權代表的機會,帶著自身班底以及爺爺拔給他臨時暫用的幾位高手,一行人便浩浩蕩蕩的從帝都朝邊荒城趕來。

一路急趕,本來帝都到邊荒城的路程按正常狀態下趕路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但秦大少一行人卻只花了半個月不到,便趕到了邊荒城。

來到邊荒城后,申侯之報仇心切,便慫恿秦大少直接殺入城主府。而秦大少也懶得先安頓下來,便點頭同意了這個做法,畢竟別的不說,至少安若妮這個大美人是他迫切想要見到的。

於是,就這樣一行人根本沒有絲毫停頓,便風塵僕僕的朝城主府趕去。

……

自從那天的那位八級武尊高階的前輩被打殘丟出來之後,城主府算是徹底的安靜下來了,沒有人敢再肆無忌憚的往裡面亂闖,就算真的想進入城主府,也必然會老老實實的投上拜帖。

但今天,很多人愕然的發現,有幾輛豪華馬車居然無視城主府護衛,就這樣氣勢如虹的往裡面闖,在護衛們的攔截下,居然還動手把那些護衛給打得半殘不死的,把眾多一直關注著城主府的高手們看得立刻興奮起來。因為眾人聽得很清楚,這幾輛豪華馬車的主人,乃是明月帝國權勢家族秦國公府的人,一想到帝國最強大的幾個權勢家族之一的秦家對上背景神秘莫測的歐陽公子,眾人的八卦之心當即熊熊燃燒,均在猜測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如果此時秦上言沒有那麼急切,而是等安頓下來再闖城主府的話,或許他就能夠聽到前些天那位八級武尊在城主府的傷殘事件了,那樣一來,他應該就不會像現在這樣牛逼哄哄的直接殺進城主府了。

正因為沒有絲毫停留,便直接殺向城主府,所以秦上言等一行人並不知道他們正在做的事情有多麼的危險,他們眼見報出帝都秦國公府的名頭居然還被阻攔,簡直太不把秦國公府放在眼裡了,也更加相信申侯之所說的那一段添油加醋的話。

是以,秦大少二話不說,直接下令一路殺進去,誰敢阻攔一律打殘。

……

這些天,歐陽萬年一直信守承諾,哪裡也不去,專門待在城主府等待那些意欲圖謀不軌的人。不過除了剛開始那些不信邪的人外,在那位八級武尊被打殘丟出去后,便再也沒人敢找上門來了,讓歐陽萬年感覺有些無聊了。

不過,那個雲幕城的少城主莫閑卻隔三差五的過來拜訪,因為藍羽王與他小姑的特殊關係,大家相處得還算可以。

至於藍羽王與莫閑小姑莫蘭的糾葛,歐陽萬年等人也弄清楚了,是件很老套且狗血的事情,原本藍羽王與莫蘭是一見鍾情,當時藍羽王還沒現在這麼牛逼,只是區區六級武皇巔峰修為。而當時莫蘭只有四級武宗中階的修為,她是出來歷練的,碰上了遊歷的藍羽王,就這樣兩人互相看對了眼。

確實戀愛關係之後,兩人四處遊歷,一起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到最後莫蘭透露出她的身份,然後讓藍羽王與她一起回雲幕城,順便向她父母提親。

莫蘭身為當時雲幕城城主的小女兒,身份自然無比尊貴,好在她有信心說服父母接受藍羽王,所以才義無反顧的把藍羽王帶了回去。

本來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莫蘭確實有把握說服父母接受她的心上人。

可惜意外偏偏就發生了,當時正巧碰到明月帝國的皇族成員前來向雲幕城城主提親,想要娶莫蘭為妻。而這個皇族成員在皇族一脈身份也是極高,乃當今陛下的同胞侄子,封永昌王,非常受寵。

如此一來,藍羽王就悲劇了,儘管他的修為能夠壓永昌王一頭,但兩人的身份地位相差太大了,當時的雲幕城城主無論是於公還是於私,都比較傾向永昌王。

好在,莫蘭比較有脾氣,當時據理力爭,擺明了非藍羽王不嫁的態度,好說歹說都絕不妥協,讓當時的雲幕城城主又氣又急又拿這寶貝女兒沒辦法。

而永昌王身為皇族一脈,他無疑也是非常高傲的一個人,在知道莫蘭的態度后,當即果斷的放棄了這一段姻緣。但這一位王爺同時又是非常霸道的一個人,你不嫁我可以,你也甭想嫁別人,所以當時的永昌王就放出話來,莫蘭要麼嫁他要麼終身不嫁,沒有第三個選擇。

莫蘭是絕對不會嫁他的,但以藍羽王當時的實力,想要莫家為了他去與皇族對抗,更加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原本恩愛異常的一對戀人卻不得不分開……

藍羽王不是甘心認輸的人,與戀人分開之後,便拼了命的修鍊,終於在三百年前成功突破到了九級武聖的境界,一舉成為大陸的風雲人物。但藍羽王心底清楚,僅憑他區區一個九級武聖低階的修為,還是不足以對抗無比強大的皇族,即便莫家看在他如此修為的份上不再排斥他,可也不會因為區區一個九級武聖低階的人物便與皇族交惡。是以,突破到九級武聖的修為後,藍羽王並沒有去雲幕城找莫蘭,而是選擇繼續瘋狂的修鍊,就是想著有朝一日能夠達到九級武聖巔峰層次,那樣就有足夠的底氣去面對一切了。

當時歐陽萬年聽完,便很義氣的說道:「老藍你放心,等拍賣的事情一了,我陪你走一趟雲幕城,到時如果雲幕城莫家的人還不同意你跟那位莫蘭姑娘的婚事,那咱們就自己動手把人給搶回來。」

那一刻,藍羽王聽得眼睛一亮!

……

「安一笑,趕緊滾出來迎接,咱秦國公府的上言少爺到了……」申侯之那令人討厭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城主府。 戴天峰看著秦浩天,冷然一笑。【

「虛空寂滅!」

一個圈圈在虛空中蕩漾了出來。

這是法則的力量。秦浩天的臉色驟然變色。

感覺到一片片的寒流。從四面八方向自己等人衝來。

如果這般,自己是絕對無法衝出去的。那無盡的寒流,即使是秦浩天都感到血液幾乎都要被這股可怕的力量給冰封住的一般。

「小龍,你一定要帶著冰兒衝出去……」秦浩天拍著小龍的腦袋,鄭重的說。而他的人,卻是從小龍的身上跳樓了下來。

「浩天哥哥,你不和我們一起了?」東方冰兒看著秦浩天離開了自己的身邊。

「冰兒,你先去,哥哥隨時就來陪你……」秦浩天笑了,只是他的笑容有些的勉強。說完,秦浩天拍了拍小龍的腦袋。。

小龍歪起了腦袋,在虛空中嘶吼了一聲。表示明白。

「血海輪迴……」秦浩天怒吼了一聲。

一道巨大的血盤從虛空中爆發了出來。

四周的皇極宮的侍衛包過戴天峰父子感到了自己身體內的血液,似乎隨時要被抽出來的一般。身體內血液沸騰。

血海和戴天峰的力量在虛空中碰撞在了一起。籠罩在秦浩天和小龍身上的亞龍驟然減輕了一大半。

四周的無盡寒流已被秦浩天的血海輪迴給抵消了一大半。此時小龍帶著東方冰兒終於衝出了戴天峰法則力量。

四周的幾百名侍衛,都被血海抽幹了身上的力量。成為了乾屍。

此時秦浩天使出的血海輪迴已是改良版的。比起先去的「血海輪迴」更是厲害了幾倍。雖然戴天峰的法則之力。也很可怕,但面對血海輪迴,仍然占不了什麼優勢。

「父親……這是什麼力量?」戴宗瑞心有餘悸的看著身邊的父親。

「如果我所料沒錯的話,這應該是法則的力量……」戴天峰冷然的一笑。

「法則的力量?你說他掌握了法則的力量?」戴宗瑞看著盤膝坐在地上的秦浩天,臉色無比的嫉妒。

「掌握了又怎麼樣?現在他已耗盡了身上的力量……只能是任憑我們宰割了……」戴天峰冷然一笑。

秦浩天先前和數百名「皇極宮」的侍衛大戰。再用法則的力量幫助小龍和冰兒突出包圍圈。現在身上的力量,已是消耗的七七八八了。不過能幫助冰兒和小龍衝出重圍,對秦浩天來說,已是很欣慰的事情了。

秦浩天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山洞之內。這山洞似乎是用特殊的材料做成的。秦浩天發現自己的靈覺竟然都無法穿透這山壁。

「這是什麼地方?」秦浩天的心頭很是驚訝。

接下來,更讓秦浩天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這洞內白天似乎是正極而晚上是負極,可謂是冰火兩重天。每天他都要受到寒流和熱流的炙烤。這滋味絕不好受。受到這兩股力量的影響下。秦浩天根本就無法恢復身體內的力量。

秦浩天感到這寒流絕對不比自己以前所經受過的任何一股寒流要小。而熱流更是讓秦浩天感到自己整個人似乎都要被烤熟了。 從今開始當大佬 那滋味,有些生不如死的一般。

秦浩天雖然想要運轉起體內的能量,卻終不可得。似乎那能量在運轉到了一半,就被體內一股無底洞給吞噬了。

「秦浩天,我們來做一個交易如何?」一道聲音從外,傳入了他的耳中。

秦浩天抬起頭,看著眼前的人。赫然手皇極宮的副宮主戴天峰。

「呵呵,無可奉告……」秦浩天冷冷一笑。

秦浩天能明顯的感受到戴天峰身上那無盡的怒意。

「那你想死么?」戴天峰哼了一聲。

秦浩天感到了戴天峰身上那無盡的怒意。他感到自己的面前似乎是一個無盡的風暴。

「你說呢?你不會殺我的……」秦浩天對著戴天峰淡淡的說。

戴天峰深深的看了秦浩天一眼,點了點頭道:「很好,我看你到底能堅持多久,」

說萬,戴天峰冷冷的看了秦浩天一眼,走了出去。

看著戴天峰離開,秦浩天的心頭知道,對方不殺自己,是因為自己還掌握著「天之鑰的秘密……但是對方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自己始終這麼下去,秦浩天不知道對方會不會採用什麼極端的方法……」

秦浩天現在唯一的方法,只有趁著對方在失去耐心之前,將實力恢復。可是此時,秦浩天覺的自己似乎根本就無法運轉體內的能量。似乎身體內有一個無底洞。自己體內的能量只要一出現,就會被吞噬。這應該是「皇極宮」對自己下的一個禁制。

秦浩天在這幾點已採用了無數次的辦法,但都沒有用。漸漸的,連秦浩天自己都失去了信心。

「小子,現在還能堅持嗎?」就在秦浩天心頭有些絕望的時候,他的意識海中,傳來了塔神老頭的聲音。

「老頭你……你死哪去了?」秦浩天一聽到塔神老頭的聲音,無比的驚喜。

「老頭,你有辦法破除這個禁制嗎?」秦浩天對著塔神問。

「呵呵,你也知道,我沒有辦法幫助你,這個只有靠你自己……」

「靠我自己?我現在身上的能量根本就無法運轉……」秦浩天有些無奈,自己現在這個樣子還能有什麼辦法。

「呵呵,誰說沒有辦法了……你雖然能量運轉不起來……但還是可以用精神力的嘛……」塔神對著秦浩天微微的笑著說。

「精神力?」秦浩天有些吃驚。

「嗯,你的精神力遠比一般人還要強,如果你將精神力壓縮起來……也能產生效果……對方下的禁制雖然可以禁制你的能量,但精神力卻無法禁制……」塔神老頭,淡淡的對秦浩天說。

秦浩天聽的眼前一亮,但還是有些猶疑,對塔神問道:「這個能行嗎?」

「當然可以,你的精神力,比普通人要強上很多,絕對是可以的……而且,這冰火兩重天對你的幫助很大,說不定,你能藉此提升一大截……」塔神對著秦浩天淡淡的笑著說。

秦浩天聽的心中瞭然,這些天,冰火兩重天雖然仍然讓自己產生無比的痛楚,但對自己的影響越來越小。而且他感到,自己的身體似乎和以往有些不一樣了。 在安一笑與歐陽萬年等人見到秦上言大少一行人的時候,是在城主府宴客大廳前的小廣場那裡,這最要是有申侯之這個熟門熟路的人帶路,所以便直奔這裡。.

這一路除了開始攔截的那些城衛軍被打殘廢之外,其它的城衛軍都聰明的沒有再上前攔截,最主要是城主大人曾經下過這樣一條命令,那就是這段時間屬於特殊時期,如果徑直闖城主府的人,不要試圖上前阻攔,要以最快速度稟報上來。

就因為有這麼一條命令,所以這些城衛軍才得以保全,否則一個個不自量力跑去攔截秦國公府這一行人的話,估摸全都跑不了被打成殘廢的命。

「秦少爺,這裡是邊荒城的城主府,而非帝都的秦國公府,你就這樣帶人闖進來,當真以為我安家好欺負不成?」安一笑因為藍羽王的存在,心中有底氣,是以一見面便朝秦上言發難,換作以前的話,他是萬萬不敢做出這種事情的。畢竟秦國公府在帝國的權勢,並不是他們安家這麼一個小家族可以抗衡的。

秦上言聞言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安一笑這個區區邊荒城城主居然敢如此對他說話? 夢游諸天暴躁神僧 難怪敢如此對待他派來的「使者」申侯之,就連自己親自趕過來,這安一笑都敢如此說話,更何況是申侯之這個小小的「使者」了。此時,秦上言已經對申侯之那一番添油加醋的話深信不疑了,本來他便是火暴的性子,眼見安一笑如此的「責問」於他,臉色當即就變了。

申侯之察顏觀色的本事自然不小,眼看安一笑一句話便惹得上言少爺臉色大變,當即喝斥道:「安一笑,你膽肥了是不?面對我們秦國公府的上言少爺,你居然也敢如此說話,難道就不怕被滅門嗎?」

「哼,開口閉口都是秦國公府,老朽耳朵沒聾,說一次就夠了,別老掛在嘴邊,煩不煩啊,這樣只會顯得你們無能而已。」安一笑冷哼道:「如果秦少爺規規矩矩的上門做客,那老朽自然是歡迎之至,但如果秦少爺是上門鬧事的,那就恕老朽無禮了。」

這些天,安一笑已經從寶貝孫女安若妮的口中知道,那高高在上的九級武聖藍羽王前輩,居然成為了寶貝孫女的隨身護衛。知道這個消息的那一瞬間,安一笑的腦袋絕對是空白的,任他再能想象,也無法想象出有朝一日會有九級武聖這樣的存在來給自個兒孫女當隨身護衛,這絕對是安家不知道多少代的祖墳冒青煙了。正因為這一點,所以今天安一笑的口氣非常之強硬,開玩笑,自個兒的寶貝孫女都有一個九級武聖級別的存在當隨身護衛了,他這個做爺爺的怎麼可以軟弱呢?那不是惹人笑話嘛!

秦上言等一行人自然不知道這等辛秘,眼看安一笑如此不給面子,秦大少終於怒了,朝身後打了個手勢,怒氣沖沖的吼道:「給我上,先把這老不死的一雙腿給打折了再說。」

「是,少主。」

秦上言身後當即站出來兩位青衣老者,正是秦兆這個國公爺派給秦上言的六大高手之中的兩人,這兩人也是六大高手中修為最弱的兩人,堪堪達到七級武帝低階罷了。

不過,儘管只是七級武帝低階修為,但放眼整個明月帝國,七級武帝級別的存在,那也是稱霸一方的豪雄了,擱在哪裡都當得上「高手」這個稱呼。而秦國公府一次性派出六人,修為最低的兩人都已達七級武帝,可想而知秦國公府的底蘊有多深厚了。

兩位青衣老者站出來后,七級武帝氣勢爆起,非常不屑的瞥了安一笑以及藍羽王一眼,至於歐陽萬年與安若妮這兩個小傢伙,人家連瞥一眼的功夫都欠奉。

也難怪人家傲氣,從表面上看來,安一笑與藍羽王兩人,一個是五級武王低階修為一個是五級武王高階修為,對於人家七級武帝低階的修為來說,捏死他們就跟捏死個螞蟻差不多。

「安城主,現在少主生氣了,你是自己把雙腿打折,還是讓我們幫你?」左邊那個顯得非常枯瘦的青衣老者神情淡漠的問道。

「呵呵,安某的雙腿還有大用,一時之間還沒有打折不用的心思,所以你們的好意安某心領了,如果覺得你們的雙腿沒多大用了,想打折玩玩,安某倒可以請人幫幫忙,不知兩位可需要?」安一笑在兩位青衣老者爆出七級武帝氣勢后,仍然談笑風生的說道。

聽到此話,兩位青衣老者是什麼反應還不知道,反正秦大少是氣急了,怒喝道:「動手!」

兩位青衣老者神色一凜,也不再廢話,直接五指一張,那個枯瘦的青衣老者抓向安一笑的脖頸,而另外一個青衣老者則抓向藍羽王的脖頸,準備一舉把這一對「主僕」給收拾了。

七級武帝就是七級武帝,那簡簡單單的一抓,就讓安一笑感覺無處可逃,有種只能待在原地伸長脖子給人過來抓的詭異感覺。不過,安一笑心中並不驚慌,雖然知道他無法逃過別人的這一抓,但他知道身邊的藍羽王前輩肯定會出手的,他只需瞪大眼睛看看對手的下場便可。

果然,眼看那枯瘦的青衣老者即將抓住安一笑脖頸的時候,一個大手硬生生的插了過來,瞬間揪住枯瘦青衣老者的手掌,在對方驚駭的目光中一捏一送——

「啊……」

那個枯瘦的青衣老者驚叫一聲,退飛回去的速度比閃身上前的速度還要快。

與此同時,另外一個抓向藍羽王的青衣老者也是「啊」的一聲驚叫,然後與那個枯瘦青衣老者幾乎是同時的退回到了原地。

秦上言與申侯之等修為低下的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聽到「啊」的一聲驚叫,兩個屬下便倒飛了回來。他轉過頭剛想出聲斥責兩位屬下搞什麼鬼的時候,突然眼睛瞪得滾圓,嘴巴張得大大的,滿臉不可思議的神色。

只見那枯瘦青衣老者右手齊腕而斷,正用左手捂著手腕斷口處,眼中的驚駭之色尚未褪去。而另外一個青衣老者更慘,不僅右手腕與枯瘦青衣老者一樣齊腕而斷,就連左腳腕也已然碎裂,此時的他正用單腳站立,左手捂住右手腕斷口處,眼中儘是惶恐以及難以置信。

一直待在秦上言背後那四位高手均是神色一凜,除了其中一個身材略顯矮小的紅袍老者神色還算鎮靜外,其餘三人臉上都露出了忌憚之色。 「難道真的是因為冰火兩重天鍛煉了自己的意志,讓自己的身體發生了變化?」秦浩天的心頭暗自的忖道。

接下來的幾天,戴天峰仍然時不時的前來。只是秦浩天似乎鐵了心的。這讓戴天峰也沒有辦法。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秦浩天也不知道過了多少的時間。似乎半年,似乎一年。

但是秦浩天覺得戴天峰前來的次數似乎越來越少。而且秦浩天也覺的對方似乎越來越沒有耐心了。

他閉著眼睛。如果在外人的眼裡,秦浩天身上的氣息絕對是慢慢的加強了。而且強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

他身上一邊覆蓋著一絲絲冒著冷氣的寒霜,而在另外一邊卻是冒著火焰。

「轟!」的一聲。秦浩天身上覆蓋的火焰和寒霜消失了。

秦浩天睜開眼睛。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意。

因為秦浩天感受到了自己體內的情況。原先的禁制在這個時候,徹底的消失了。而他的實力,玄王期的巔峰。不單是如此,秦浩天在這段時間內,更是領悟了屬於自己的法則力量。

「冰火兩重天!」

沒錯,秦浩天的法則力量就是冰火兩重天。這也是從這冰火兩重天的寒洞中得到的。一正一負,這形成的狂暴力量,絕對是要比單一的力量,要恐怖百倍千倍。

這可是「皇極門」送予自己的一個大禮。

「哈哈哈……『皇極門』你們欠我的,我秦浩天要一百倍一千倍的討回來……」秦浩天冷厲的笑著說。

而秦浩天卻不知道,在這段時間。玄武大陸卻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震天教擴張的越發的厲害。在這一年當中,玄武大陸幾乎三分之二的門派都被吞併了……剩下的門派,縹緲宮、聖殿因為利益也聯合在了一起,和剩下的勢力組成了聯盟破天門。當然在和震天教對抗中,破天盟是絕對屈居下風的。

看著鎖在自己身上的鐵鏈。秦浩天冷厲的一笑。身上的能量爆發。那鎖鏈完全被震碎開來,寸寸斷裂在了地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