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好好好的想想,本座的手段可不只有這些,十八年以後還是條好漢,首先那前提是你得有靈魂能夠輪迴轉世,本座有的是手段,把你的靈魂抽出來,放在九幽烈火之下,享受著不斷的烘烤。」

「讓你享受著什麼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

林牡語氣冰冷,活脫脫的像一個修魔的。

達到了他這個境界,修仙也好,修魔也罷,在他的眼中也只不過是一種途徑而已。

所以不管是修仙的手段還是修魔者的手段,他自然都會用。

可以說諸天萬界當中,每一個達到他這樣境界的人基本上都會用所有的手段。

所以林牡會一兩招修魔的手段,不足為奇。

「快說啊!」

安文得語氣當中有了一些急色。

沒想到這個恐怖的人竟然還給了大成一個機會。

但是看到大成那一臉不屑的神色,安文再一次大急。

「這簡直就是個憨貨。」

…… 「切,你們這些練氣士懦夫,空有一身強大的力量,卻在危險即將到來的時候,不顧一切的拋棄了你們自己的世界,拋棄了當初尊你們為神明的普通人,只為了苟延殘喘的活著。」

「我們的先輩好不容易經過了數百萬年的努力,才在廢墟當中重新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帝國,可是沒有想到你這個練氣士懦夫,竟然還想興風喚雨。」

「這樣殺你還需要什麼別的理由嗎?」

大成一臉不屑之色看向林牡。

眼神當中透露出一副我永遠也不會低頭的神色。

就算你這個懦夫再強大,在堅定上也比不了我。

「看來這個國家對於普通人的洗腦還是蠻成功的嘛。」

「竟然讓這些人徹底的痛恨那些上古練氣士。」

林牡在心中暗自的說道。

從他們的話語中林牡可以得知,那些上古鍊氣士離開這個世界的時間是在幾百萬年之前。

我沒想到到了今天,這些現在的普通人,還是如此痛恨當年的上古練氣士。

可想而知,這個科技帝國對於他們的洗腦是有多麼的成功。

林牡可不相信,如果沒有國家在暗中操作的話,已經過去了數百萬年的事情,還會有人記得。

這畢竟是科技世界,能夠像他一樣壽元幾乎是無盡的人根本就沒有。

這些人壽命一生最多上千年。

可不會把數百萬年前的事情還記得如此的清楚。

這樣肯定是這個國家在暗中控制著輿論。

把那些上古鍊氣士給講的如同懦夫一般。

讓這個世界的人無比鄙視當年的那些上古練氣士,以他們為恥。

「哦!就因為這一點事,你就對我動了殺心,想要把我殺了。」

林牡的憤怒並沒有消除。

不管他怎麼解釋,他對著自己下殺手這一個事實,是沒有人可以否認的。

而且,自己也從來就沒有打算在這個世界興風喚雨,只是準備在這個世界停留個幾年而已。

而這個小子卻不由分說的對著自己下殺手。

林牡沒有直接把他一巴掌拍的灰飛煙滅,已經算是仁慈了。

「哼!小爺我還是那句話,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不過小爺一人做事一人當,我做的事情和我的朋友無關。」

「你給我閉嘴。」

最終安文終於忍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大成這個憨貨真的就是沒有一點腦子。

都到了這樣的境界,他竟然還想激怒這個恐怖的存在。

難道不知道,只要這個恐怖的存在願意,他們所有人都得留下在這裡。

要知道這個恐怖的存在,連這一片所有的空間他都可以直接的禁錮掉。

讓他們根本沒有機會逃脫。

如果大嬸繼續不自量力的挑釁下去的話,自己的人真的有可能會在此地命喪黃泉。

自己死了倒是無所謂,但是這裡可是還有著自己的妹妹,親妹妹。

她才不過二十二多歲。

還沒有嘗過她這個年齡一般的快樂,安穩自然不想看到自己的親妹妹在此地命喪黃泉。

「閣下,他是我的隊員,貿然對這閣下出手也是在下的管教不力。」

「在下願一人承擔所有的責任,還望閣下息怒,能夠放他們離開。」

…… 想到此處。

安文的眼神不由得一凝。

他明白,在這件事情當中必須要出來一個人負責任。

不然他們全部都在留在這裡。

他作為這個小隊的隊長,自然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隊員命喪黃泉。

所以她決定犧牲自己一個人,保全著一支隊伍的其他。

這或許就是一個隊長的責任吧!

而且在前線的那麼多年,已經讓他養成了,不可能拋棄掉任何一個戰友的性格。

哪怕這個戰友的腦子是個憨貨。

「哦!這件事情可是與你無關,本座這人一向做事分明,你剛才沒有對本座出手,本座自然不會追究你的責任。」

林牡淡淡的看了一眼安文。

眼神當中出現了一絲欣賞。

他早就看的出來,這個小子就是這個隊伍的領頭人。

但是這個小子竟然能夠在這樣的時刻為自己的隊員出來扛下一切罪責,作為一個隊長來說也是十分合格的。

但是也不能控制住自己的隊伍裡面出現了一個豬隊友。

「閣下,他畢竟是我的屬下,而我是他的隊長。」

安文堅定的看著林牡。

眼神當中已經打下決心,自己會把一切的責任給扛下來。

只要不為難自己的屬下。

「哥!」

「文哥!」

兩道聲音頓時想起。

一道是安布那略帶有一些焦急的聲音。

如果自己的人在當初就聽了安文的話,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一切。

造成這樣的一切,還是他們根本就沒有把安文的話放在眼裡,也根本就沒有把林牡給看在眼裡,認為這個上古練氣士也不過和當初離開的那群人一樣,也只是個懦夫。

根本不可能會是自己的人所掌控的科技武器的對手。

沒想到這個身穿白色道袍的神秘男人,竟然如此的強大。

隨意的一巴掌就把用宇宙合金做成的對星炮彈給直接拍的粉碎。

而且好像只是隨意的動了一下,就把此地的空間都給禁錮掉了。

這樣的實力是他們永遠也沒有想得到的。

而且大成這個傢伙,竟然不自量力的對著這個恐怖的存在出手了。

而且還是動了殺招。

現在造成了他們幾個隨時有可能隕落在此地的結果。

而且,好像安穩想要一個人把這些結果都給承擔下來。

只為了保住他們。

此刻他們內心當中,已經閃過無比的後悔。

如果自己的人當初見到林牡的時候就對他客氣一點,哪怕根本就不和她交談也會比這樣的情況下。

「你能給我閉嘴!」

安文再一次憤怒的看向他們。

這個時候才知道,話越少才能博得一線生機。

而且,安文也知道他們幾個人的性格,要是再讓他們繼續說下去,指不定又要得罪眼前這個恐怖的男人。

還不如早一點讓他們閉嘴。

「閣下!在下願意一人承擔所有的過錯,不管閣下有何懲罰?在下沒有任何的怨言。」

怒斥完自己的隊員之後,安文再一次堅定的看向林牡。

彷彿只要林林牡點頭,讓他立刻去死,他也不會眨一下眼睛。

「你很好……」

…… 終於,一直深深的看著安文的林牡終於開口說話。

眼神當中透露出一絲讚賞。

這個小子所做的事情才能真正的叫做義氣。

而不是如同大成這個最好做的事情一樣。

那根本就不能叫做一起,那隻能叫做坑隊友。

而且還是把自己這一方的隊友坑的死死的。

只有像安文這樣,自己根本就沒有做任何的事情,而且一直都對自己十分的客氣,但是到了關鍵時候他卻可以出現,把所有的責任都扛在自己的頭上。

這樣才叫真正的義氣!

「好!今天本座心情也不錯,所以也就不和你計較。」

林牡冷冰冰的看了一眼大成。

的確,今天他吸收完中等世界天道本源之後,就一直心情十分不錯。

因為他對「道」的感悟又更加的深了。

但是直到遇見了大成這個小子。

自己好像根本就沒有對他們動手吧,而他卻只是覺得對自己下了殺招。

這讓他把所有的好心情都被覆滅了,變得無比的憤怒。

不過關鍵時候,安文的做法卻讓他十分的滿意,也讓他心中的怒火消除了一點。

也讓他有些明白,自己好歹也是一個聖人。

對著這樣的小弱雞出手,還真是有一點損面子。

再看了一眼,還是有一些不服氣和眼神當中透露著怒火的的大成,林牡剛被消除的怒火再一次迸發了出來。

今天不給這個小子一個厲害小小,這個小子是不會知道什麼叫做聖人不可辱。

「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今天對本座下殺手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斷你一臂,以示懲戒!」

林牡隨意的在空中,打出了一個利刃。

在他們幾個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這一道空氣利刃便直接的出現在了大成的手臂之上。

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從他的手臂之上直接一割下去。

「啊!」

瞬間,原本有著無比的防禦力的大成的設備如同泡沫一般直接的被切斷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