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惑疑惑。票是真的。人已經走了進去。

「河山只在我夢裡。祖國已多年為親近。就算身在他鄉也改變不了。我的華夏心。洋裝雖然穿在身。心依然是華夏心

長江長城。黃山黃河。在我心中重千金。無論何時。無論何地。心中一樣親」

小軍站在遠處。舞台之上董秀秀一身軍裝。與在xg已經嶄露頭的昊雨簽約歌手張國榮一起。 一吻沉歡:馴服惡魔老公 深情演繹了這首由左昊軍創作的《華夏心》。伴隨著清朗的音樂與兩人甜美的嗓音。一首勵志歌曲在今天這個場合中顯的更加的深入人心。

一遍過後。第二段一上來。很多人已經能夠合著音樂一起唱起來。無數心向祖國的老xg人。眼中也帶著點點淚光。多少年了。終於盼了回歸祖國懷抱的這一天。

董秀秀。算是我對你的補償吧。我知道你的心。可我做不到。你又總是把自己的情感永遠埋藏在心底不肯表達出來。我不是感覺不到。而是沒有資格開這個口。成為華夏最手可熱的明星。能讓你那脆弱的心靈慢慢的錘鍊堅強嗎?

左昊軍何德何能。辜負的人已經夠多了。不敢奢望自己還有資格開口去要求一個女孩子用一生的時間守候這一份只能隱藏在暗中的感情。不是不懂。而是不能。懂嗎?

「你太容易把自己變的封閉了。這樣。不好!」小軍的身邊。察因的身影出現。這一晚上。可說其算是看在小軍個人的感情份上。義務的為華夏服務了一晚上。

「不封閉又能如何。我的未來已經註定。雖說不是束縛。但有些東西還是要捨棄的。

」小軍接過察因手中的煙狠狠的吸了一口。遠處幾個晚會保安剛想過來阻攔。察因身邊的保鏢已經把他們隔離到了一邊。

察因嘆了口氣。沒有說什麼。他知道自己這個兄弟未來的前途可說是一片光明。甚至於有可能成為華夏政治的核心。世界關注的焦點。風光嗎?風光。可察因並不希望小軍這。儘管這麼做是小軍自己的主觀意願。

「來吧。看看演出放鬆放鬆不是很好。對了。察因。讓家裡的含月碎星出來吧。對於我。還是她們兩個人。不見面是最好的。我欠下的感情債已經太多了。不希望再有人為了我傷心了。」

小軍把煙掐滅。今天的煙抽的有些多了。嗓子微微有些不舒服。

察因也沒有繼續傷感。笑著說道:「那兩個丫頭的事我管不了。另外告訴你一聲。她們兩個已經出來半年多了。不找你是不想打擾你。但你也不能阻止人家遠遠的望你一眼吧。」

驚愕~~-~~ 下午上班的時候,周天浩接到了縣委辦公室的通知,翌日上午列席縣委常委會,通知很詳細,要求周天浩彙報近段時間的工作。縣委常委會,這麼快就召開,周天浩明白,這裡面,其實有趙長河的安排,既然春山市常務副市長梁晟武都發話了,也必須在最快的時間之內,給出來答覆的,這個答覆,就是縣委縣政府的意見了。

周天浩關上辦公室的門,仔細準備發言稿,這次的會議是很重要的,他會據理力爭,絕不會放棄的,雲和鄉與山前鄉目前的情況,也不容他放棄。

三點鐘的時候,手機響了,周天浩拿出來了手機,發現是譚冬明打來的電話。

譚冬明在雲和鄉,孫道松在山前鄉,兩人都沒有跟著到縣城來,繼續留守在鄉里,種植獼猴桃和甜柿的工作,是很重要的,必須要加緊督促,特別是雲和鄉,在發展大棚蔬菜,更需要技術指導。

「周縣長,我們接到了縣委辦公室的通知,說是暫時不要發展獼猴桃和甜柿的種植了,這是這麼回事啊,電話是打到鄉政府的,我們正在村裡,督促落實啊。現在,嚴鄉長和我在一起,我們在管理區打的電話,方書記已經回鄉政府去了,詢問是什麼情況。」

「什麼,誰通知的?」

「是鄉政府的工作人員接的電話,具體的情況,我們還不是很清楚。所以就打電話問問,看看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會這樣啊。」

「不要管他,你們繼續工作。我還沒有接到通知,真***亂彈琴。」

周天浩的火氣上來了,他上午和趙長河見過面,這個決定,肯定不是趙長河做出來的,思來想去。不會有其他人了。

「周縣長,是不是注意一下啊,畢竟是縣委辦公室打來的電話啊。」

「告訴方書記和嚴鄉長,繼續發展。有什麼事情,我頂著,這是工作,不是兒戲,不是某些人說停就可以停下來的,還有一件事情,你們記住,如果說工作需要暫時停下來,那也是我通知,不需要其他人代勞的。」

「周縣長。我知道了,工作我們不會停下來的,也不能夠停下來了,不過,你還是注意一下的好,現在不是在山前鄉的時候了。」

周天浩沒有猶豫,離開撥通了趙長河的手機。

「趙書記,我是周天浩,縣委辦公室為什麼通知雲和鄉。暫時停止工作啊。」

「怎麼,有這樣的事情嗎,我不知道啊,誰通知的啊?」

「剛才譚冬明給我打電話了,說是縣委辦公室通知了,雲和鄉的工作,暫時停下來,我已經明確告訴他了,不要停下來,繼續做,趙書記,如果是您直接提出來的,我服從,但保留我的意見,如果不是這樣的情況,我就真的要罵人了。」

「亂彈琴,胡說什麼啊,這不是我的要求,上午我已經和你談過了,你還是沉不住氣了,火氣那麼大,安心準備好明天的發言。」

「這沒有問題,不過,雲和鄉的工作,不能夠停止,農業局和特產局的技術人員,幾乎都在雲和鄉和山前鄉幫助發展,一句話怎麼可能停下來啊,這是在做工作啊,不是有些人眼裡的兒戲,要爭權奪利,要打擊人,沖著我來就可以了,這麼用這樣的手段啊。」

「小周,再說我可要批評你了,就是有這樣的想法和認識,也不要說出來啊,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趙書記,我知道,我也就是在您的面前說說罷了。」

周天浩剛剛結束通話,方大柱就打來了電話。

「老方,情況我已經知道了,我有兩點意見,剛才已經給譚冬明和嚴家富說了,正想著給你打電話,你就打來了,第一,雲和鄉的工作,不能夠停,不管是誰通知的,都不能夠停下來,第二,工作如何安排,聽從我的意見,也就是說,是不是暫停,需要我表態,至於說責任,全部由我來承擔。」

「周縣長,我知道了,我剛才打電話,問了縣委辦公室,辦公室的工作人員說,是領導要求通知的,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覺得奇怪啊,這發展的好好的,這麼說停就停啊,有你的這些話,我就放心了,我會告訴辦公室的幹部的,再有這樣的電話,通知我就可以了。不過,周縣長,你還是注意一下啊。」

「老方,謝謝你的提醒了,不過我可告訴你啊,你和嚴家富,對我最大的支持,就是在雲和鄉發展好大棚蔬菜、獼猴桃和甜柿的種植,還有畜牧業,做好了這些工作,就沒有什麼可擔心的。」

翌日上午,周天浩準時到了縣委常委會議室,他沒有資格參加縣委常委會,只能是列席,今天的常委會,列席會議的,還有匡仁貴。

進入會議室的時候,周天浩發現,大家都很注意的看著他,看起來,所有的常委,應該都知道會議的內容了,這也沒有什麼奇怪的,縣委辦公室通知的時候,會說到會議的內容,另外,昨天要求雲和鄉暫時停止發展的事情,相信不少的領導,也是知道的。

主持會議的趙長河,要求周天浩首先彙報了所有的情況。

這一次,周天浩說的非常詳細,包括雲和鄉、山前鄉的情況,為什麼在這兩個鄉鎮,開展農業產業結構調整的試點,為什麼大規模的發展大棚蔬菜、畜牧業,為什麼種植獼猴桃和甜柿,包括其中的收益,都做了詳細的說明。最後,周天浩對全縣的農業產業結構調整的情況,也做出來了預瞻,最終的目標,是在五年的時間內,讓全縣農民的人均純收入,在目前的基礎上,翻兩番。

周天浩的彙報材料,是經過了認真準備的,其中的有些工作,已經在開展了,所以,彙報出來的情況,有具體的數據支撐,有每一步的工作規劃。

趙長河的臉上,一直都帶著微笑,周天浩的這份報告,很是不錯。

周天浩彙報完畢,接下來,該聽取發言意見了。

率先發言的,是黃思海。

「周縣長的發言,聽著確實很不錯,鼓舞人心啊,不過,我有一些不同的看法,這是在會議上提出來的,希望周縣長能夠聽進去,我們做任何的工作,都需要有實踐的經驗,全縣農業產業結構調整,是大事情,這就需要我們集體做出來研究,集體決策,必要的時候,還要到外地去學習經驗的,不能夠貿然行事,周縣長上任的時間不長,不可能說對全縣的情況,都掌握清楚了吧,在這樣的情況下,做出來這麼大的文章,百密難免一疏啊,天星縣的條件不好,農民的生活,更是困難,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更是需要謹慎啊。」

黃思海看了看呂祥生和匡仁貴。

「我認為,雲和鄉目前的工作,暫時可以停下來,我們確實需要慎重,要考慮到方方面面的影響,要切實為農民考慮啊。」

黃思海說完之後,端起了茶杯,很愜意的喝下一口茶。

會議室裡面很是安靜,沒有誰繼續發言,趙長河看了看黃思海,又看了看周天浩。

「黃思海同志已經明確了自己的意見,在會議上提出來,是一種很好的方式嘛,希望我們今後也要保持這樣的作風,有什麼問題,有什麼意見,擺開了說,雲和鄉和山前鄉的工作,不知道為什麼,市委市政府的領導,居然都知道了,所以說,今天的會議,我們就要做出來決定,我看,無非是支持和反對兩種意見,周天浩同志,剛才黃思海同志已經發言了,你有什麼要解釋的。」

「好的,我解釋一下,大道理我就不說了,有一句話,摸著石頭過河,是我們改革開放的初期提出來的,天星縣的農業結構調整工作,要結合本地的實際情況,要一步一個腳印,要真正的開展起來,其他地方的工作做的怎麼樣,我不是很清楚,我知道一點,沒有哪個地方,和天星縣的情況是一樣的,我上任的時間不長,確實還沒有真正熟悉全縣的情況,但是,我知道了雲和鄉的情況,至於說山前鄉,就不用說了。」

「農業產業結構的調整,於農民是有利的,山前鄉的蔬菜大棚,就說明了問題,天星縣適合發展什麼,能夠發展什麼,這樣的基本認識,我還是弄清楚了,所以說,我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就願意承擔責任。」

「按照縣委縣政府的安排,我是主管全縣農業農村工作的,在雲和鄉和山前鄉開展農業產業結構調整的試點工作,是可以決定的,在取得經驗和成果之後,在全縣範圍鋪開,那個時候,就需要縣委縣政府做出來決策了。」

「至於說暫停工作的事情,我覺得,黃書記最好是到雲和鄉和山前鄉去看看情況,看看工作開展的情況,看看農戶的積極性,看看是不是我們坐在這裡研究,嘴皮輕輕張開,說停就可以停下來的。」(未完待續)rq 還是那個天,地還是那個地,人還是那個人,只不過)e7起的國旗變了,這裡的領土主權變了。/

五星紅旗在維多利亞港灣的上空飄揚,清晨的暮光籠罩之下的xg,升國旗儀式第一次在晨光之中沐浴了這裡,無數的xg市民走到廣場,在國歌激蕩的聲音伴隨之中,回歸,這才是回歸。

小軍靠在車旁,一夜未睡,他不敢睡,這最初的一天是最關鍵的一天,直到太陽從東方升起,他才算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終於平安度過了。

這裡,將不再是殖民地;這裡,將是祖國南部經濟的搖籃;這裡,將會是無數想要在時代浪潮中淘金之人的天堂;這裡,同樣也是自己仕途上實現騰飛的重要一步。

就在剛剛,就在太陽升起的時候,就在祖國靠近xg地域的領海領空領土傳來一個個報平安的消息之後,小軍同樣也接到了來自天京的電話,來自d爺爺的電話。

「恭喜你,左將軍,一次可稱作教科書似的行動,你給我們大家都上了一課,在這裡,我代表華夏黨中央國務院,像你表示祝賀。」

很官方的話語,旁邊肯定是同樣一夜未能入睡的各個長,昨夜小軍提前布置下的小範圍監控,真真正正為華夏的現代城市內部反恐反間做了一次教科書般的預演。

那一個個單獨行動或是三五成小隊分佈在xg各個重要街道場所的、來自不同膚色不同國籍不同假身份的恐怖分子,沒有一個成功,所有針對xg回歸、針對華夏的行動全部遭到了阻截。

每每聽到一處處的捷報傳來,每每聽到那一個個振動人心的恐怖武器被搜查出來保證了各個地方的安全之時,那些質疑甚至於反對小軍擔當這次行動的前沿總指揮的聲音,消失了;那些對小軍布下如此匪夷所思的網(不同於過去大規模的布置,全部改到小範圍協作)存有不同意見的聲音,也消失了。

「華夏有此一人,華夏之福。出此將星,上天恩賜,再圖逆天,事不可為啊,事不可為。」趙姓大佬只說了這樣一句話,對著身邊一眾派系中堅力量以及下一代的孩子們,國家利益在前,左昊軍存在的意義巨大,難道真的為了一己私利而不顧國家大義?

做不到,不僅趙做不到,只要是從那個年代跟隨著偉人一起建立新中國的老革命家們,都做不到。斗歸斗,國家利益高於一切的思想在他們的腦海中心中一直佔據著極其重要的位置,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替代,即便是身上這層榮耀。

終於鬆了一口氣。再不用提心弔膽了。小軍深吸了一口煙。多長時間了。沒有這種一切不再掌控之中地感覺。即便自己當年參加兵王集訓。進入『地獄』。都不曾擔心。因為自己地身體內藏著巨大地秘密。一個幾乎可稱作打不死小強地秘密。可昨天不同。歷史地軌跡偏離了自己熟知地領域。又是如此驚天大事。說不擔心是假地。一旦出現了一點點地插頭。哪怕只是一點點。又怎麼能夠安心呢。

歷史地更改。蝴蝶地翅膀。煽動好與壞無人得知。可摸摸自己地良心。小軍知道自己肯定過不去。一旦出現壞地展情況下。

終於可以休息了。好累好累。不是身體地累。不是精神地累。而是心累。那種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某件自己不可預知地大事之中。不出錯是應該地。出錯了就是千古罪人。這種壓力換做任何人地身上都是一樣地。

當初小軍坦然接下這個任務地時候。許多人都擔憂。甚至包括小軍身邊地親人。可他還是做了。歷史地參與已經是一種幸福。而把歷史向著好地方向改變。更是一種巨大地榮耀。儘管這種榮耀旁人可能看不到。

坐在車中。靠在椅背上。微微搖開一點點地車窗。小軍閉上了眼睛。不長時間就陷入了沉睡。就在這大街之上。就在這升起國旗地地方。

從來不曾有過地一次。 漫威中的奶媽 今天做了。此時此刻地小軍。已經顧不得自身地安全了。他還是無法適應身份從辦事人轉換成為被保護地角色轉化。從將軍到長。他心裡還沒有適應。

不到10分鐘,兩輛同樣在這幾天在xg有著~普車開到了小軍的車子旁邊,一隊軍人下車,圍住了車子,。

大山比了個手勢,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行動。

「讓他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們不要打擾他,他累壞了。」大山的眼睛微酸,別人不理解,他理解,從認識小軍開始,他從來就沒有見過小軍如此緊張的處理一件事情,當初任何事情到了他

都好似擁有十分把握一樣,唯獨這件事情。

香煙,成了小軍緊張的代替物,本身對於香煙需求量並不大的小軍,這幾天幾乎是煙不離手,他累了,真的累了。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

近十個軍人圍著一輛軍用車,就這麼迎著炙熱的朝陽,在街道兩旁上班工作的人群注視目光之中,靜靜的站立了三個小時,他們在守護,守護他們的長安安穩穩的睡上一覺。

《蒙古大汗》映禮,全球十幾大都市同時進行映,全華夏進行同步映,昊雨影視聯合xg眾影視傳媒公司,華夏廣電總局等等無數華人媒體,斥資近5打造世界部超大投資影視製作。

沒有刻意的迎合地球另一面的時間差,用左昊軍董事長的話說就是,華夏的東西,華夏的文化,必須迎合我們華夏人的時間欣賞觀念。

月2日+

xg是中心,也是關注度最高的地方,伴隨著回歸之後的文化大餐,xg人對於這部影片的期待遠遠高於任何一個地方,而所有的演職人員聚集的地方,正是在這剛剛回歸華夏的經濟之都。

沒有定在天京,沒有把影片定位在華夏出品,還是考慮進一步的打開國際市場,華夏電影目前在國家上的地位,可說是毫無根基,相比較之下,還是掛著xg電影的名頭,更容易被世人所接受,反正已經回歸了,都是一家人,誰還不是一樣。

這一次,即便是好萊塢,也被xg人的瘋狂所震驚,也被昊雨影視的瘋狂所震動,投資的這些錢在真正的富豪眼中也許算不得什麼,可讓這些富豪把錢投資到影視製作之中,估計沒有人幾個人會願意,現在神秘的東方終於有了這個巨額投資拍攝電影的吃螃蟹之人,僅憑這好奇,已經讓許許多多的世界知名影視公司派出代表、知名藝人、國際巨星來參與這次的映禮。

就算只是來看看熱鬧,有這麼大的熱鬧,也足以吸引眾人來到xg了。

睡了三個小時的小軍,下午跟所有負責警戒xg回歸工作的部隊進行了短暫的碰頭,完成任務的隊伍拉回,繼續待命的待命,還有任務的繼續執行,一切都按照預定方案有條不紊的進行,剩下的工作就不需要小軍來做了,他需要做的就是回京述職,去接受屬於他的嘉獎。

今夜等待,允許小軍參與完今天晚上的映禮再回到天京,現如今的小軍,在長們的眼中,已經不是執行一方任務的將領了,而是正式踏入領導人梯隊的下一代重點培養目標了,一舉一動,已經進入到了最高層的視線當中。

臨近傍晚的時候,d獨自給小軍打了一個電話,話語種隱晦的提出關於小軍的紅顏知已,關於昊雨服飾,關於昊雨影視,關於那些股票這些林林總總小軍曾經涉及過的領域,從前可以視之不存在,現在不行了。

「放心吧,d爺爺,我有分寸,這些東西我會儘早的放出去。」小軍懂,可以讓身邊的人做,比如沒有『實際』關係的薛雨煙、韓霜、韓虎等人,唯獨不能自己做了。

今夜,小軍如同期盼自己孩子成長一樣的看著《蒙古大汗》進行映,無論成功與否,自己儘力了,胸中即便有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但也不敢保證一定成功,畢竟現在是80年代,民眾的目光能不能接受是個擺在小軍面前最嚴峻的問題。

今夜的紅地毯星光格外璀璨,來自世界不同國家,不同膚色的明星藝人來了很多,僅僅是紅地毯一個環節,就從16時正式開始,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即便時間拉得如此之長,外面的影迷歌迷們的熱情依然不減,親眼看到諸如邁克爾傑克遜這樣的國際明星到場,那種感覺是截然不同的。

小軍沒有走,早早就進入到了會場之中,今天這種場合,已經不適合自己出現了,圈子不同了。看著一個個走進會場的華夏人臉上洋溢的笑容,小軍就已經滿足了。

「謝謝!」一聲謝謝,諸如六叔這些老人們,也只用了這兩個字和一雙緊緊相握的手來像這件『影視圈』壯舉的起人小軍來表達自己的情感。

ps:按照無我的大綱,沒有幾章本書即將完結,新書也馬上就要送審了,希望兄弟們一如既往的支持無我,,,!! 縣委常委會最終還是支持了周天浩的意見,其實,重點還是趙長河表示了支持,不過,周天浩一點都不高興,儘管說自己暫時的獲勝了,但這不能夠算是真正的勝利,作為主管全縣農業農村工作的副縣長,這點事情,都不能夠做主,那還怎麼開展工作啊。黃思海和匡仁貴,沒有任何的損失,就憑著他們的一番質疑,縣委就要召開常委會,專題做出來研究,這是什麼意思啊。周天浩有些想不通,但也沒有好的辦法。

桃運神醫在都市 發生的一系列的事情,令周天浩有些警惕了,黃思海為什麼會如此的囂張,難道背後有什麼支撐嗎,按說黃思海是縣委副書記,不可能直接和趙長河第二百九十三章市裡的微妙做對的,可如今的情況,怎麼看,都有些令人不解。難道黃思海放出來了一種信號,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領導之間,出現了什麼毛病,或者說蔡裴琳的權威,受到了質疑了。

想到這些,周天浩決定,抽時間,專門去拜訪蔡裴琳,好長時間,沒有見到蔡裴琳了,上任以後,周天浩的事情很多,忙個不停,根本就沒有去關心其他的事情。

七月流火,市一中馬上就要高考了,這個時候,向琳也很忙了,考試開始的時候,向琳就要離開市一中了,她被抽調參加全省的高考閱卷工作,現在是最後的幾天,向琳協助班主任,忙著給學生做疏導工作,告誡學生不要太緊張了。調動的事情。基本上辦好了,八月份。向琳就要到市教委教研室去上班了,但這次的高考。她必須要重視,這不僅僅是對學生的考試,也是對向琳三年教學成果的考試。

周天浩回到家裡之後,真正的要給向琳做飯了,更不要想著向琳來照顧他了。

這一次,周天浩直接給劉文亞打電話了。得知蔡裴第二百九十三章市裡的微妙琳在春山市,沒有出門,所以,到了晚上。周天浩在市委大院裡面閑逛,等著蔡裴琳回家,一直到晚上的十點鐘,周天浩才看見,市委的一號車在蔡裴琳的住處旁邊停下了。

再次見到蔡裴琳,周天浩大為吃驚,他發現,蔡裴琳的兩鬢出現了白頭髮,神色也顯得很是憔悴,整個人看起來。似乎是受到了什麼打擊了,一種不詳的預感,充斥在周天浩的心裡,看來真的是有什麼事情發生啊。

「天浩,你上任這麼長時間了,一直都沒有來看看我啊。」

「蔡書記,我剛剛上任,又是主管全縣的農業農村工作,事情還是有些多。加之要熟悉方方面面的情況,所以,沒有來得及來拜訪您。」

「我知道,山前鄉的情況很不錯,已經成為了市委市政府重點關注的典型,按照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很快將成為富裕的鄉鎮啊,這裡面,你功不可沒,你在雲和鄉和山前鄉做的調整農業產業結構的試點工作,也很有創意,但你要記住,必須要取得成功,要盡最大的力量,做好工作,要獲取最大的成果。」

「蔡書記,我一定會努力的。」

蔡裴琳顯得很是疲倦,看見這樣的情況,周天浩沒有做過多的逗留,僅僅半個小時的時間,他就告辭出來了,蔡裴琳的身份不同了,就是有什麼事情,也不會直接告訴他的。

周天浩在院子里轉來轉去,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這裡面究竟是什麼情況,他一點都不清楚,這樣的情況,肯定是不行的。稍微思索之後,周天浩撥通了丁進林的手機,約丁進林出來宵夜。丁進林很爽快的答應了。

「周縣長,我們還是不要去宵夜了,在大街上走走,天氣炎熱,早了也睡不著,這晚上吃東西,害處可多了,不消化,對身體不好的。」

丁進林不想宵夜,估計是知道周天浩的意思。

看見丁進林這樣的態度,周天浩沒有反對,他們之間的關係不同了,周天浩沒有拐彎抹角,很快開口詢問了。

「丁主任,這段時間,市裡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呵呵,你這麼會有這樣的看法啊?」

「我是感覺到的,你也知道,我在天星縣,距離市裡有些遠,平時不知道市裡有什麼事情,加上我主管了農業農村工作,事情有些多的。」

「確實有些事情啊。」

丁進林變得嚴肅起來,說話的聲音也低下來了。

「周縣長,你是在招生辦工作過的,應該知道,省委主要領導,對春山市的定位,有關春山市今後發展的定位,都是有明確意見的,這也是市委市政府研究決定的,但這兩年的發展,走的是什麼路子,你也看見了,我不需要多說啊。」

周天浩的心緊縮了一下,這方面,他太明白了,自從劉萬勇投資辦超市以來,春山市已經按照商業化的模式開始打造城市了,建起了商業一條街,而且,小商品批發市場,正在大規模的興建過程中。從春山市城市發展的步驟來看,這樣的決策,是非常正確的,如今的春山市,商業氛圍,甚至強於省城了,不少人購物,都是專門到春山市來,可以預見,在小商品批發市場建成以後,春山市將成為江南省的商業區域中心之一了。這樣的發展成果,放到任何的地方,領導看見了,都是高興的。

但方向性的問題,就不好說了,春山市以前的定位,是旅遊度假基地,按照這樣的發展模式,沒有多大的出路,當初,周天浩提出來春山市整體發展的建議,只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偷換了概念,省里的領導,應該能夠看清楚的。

「丁主任,春山市如今的發展勢頭這麼好,省里的領導,應該是明白的啊,這就說明,路子沒有走錯啊,我相信,春山市只要按照目前的模式發展下去,不要多長的時間,經濟規模,甚至可以超過省城了。」

丁進林看了一眼周天浩。

「這就是問題所在啊,周縣長,說實話,春山市不管怎麼發展,也不管發展到什麼樣的程度,最為重要的一條,還是要服從省委的領導,有些事情,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啊,這裡面的奧妙,我相信,你是明白的。」

「丁主任,我真的不是很明白,難道說必須要按照上面設定的方案來做嗎。」

「這樣的話,還是不要隨便說了,我覺得,有些事情,可能是需要及時彙報吧,沒有彙報的情況下,就做出來了決定,就是取得了成績,也不一定能夠取得很好的效果啊,這方面,你在天星縣,又不是沒有教訓。」

回到家裡,向琳已經洗漱完畢,正在客廳休息,看見周天浩回來了,向琳站起來,說是給周天浩去拿衣服洗澡,周天浩搖了搖頭,叫向琳早點休息,每天上午那麼早就要起床,這最後的兩天時間了,堅持過去。

洗澡之後,向琳已經先到卧室去了,周天浩坐在客廳裡面,點燃了香煙。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