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自然是發現不了蕭寒的窺探,因為他將自己的神識凝聚成麥芒一般大小,麥芒無孔不入,他又沒打算跟人家打招呼,只是了解一下紫霞學院的實力,所以一探就走,即使被發現,也會讓人覺得這不過是幻覺。

紫霞學院內還是有高手的,修為境界不低的於自己的就有五人之多,其中三個發現了蕭寒,但他退的太快,即使警覺了,也只當是一時幻覺,或者是同伴惡作劇,而不假細想,另外兩個也不知道是不是神經粗大,一點反應都沒有,不過蕭寒也沒有停留,搞清楚對方的修為境界就立刻撤回來了,不留下任何痕迹!

傳音入密,這裡根本不敢用,只要人家願意,什麼秘密都不是問題,所以只能神識傳音。

要是在那個變態的精神魔法系的院長面前,神識傳音都要小心點用,據說精神系魔法內又有種逆天的手段,就是竊聽別人的神識傳音!

火舞在紫霞學院的待遇不錯,擁有獨立的一片天地,竹林精舍,翠青蒼松,郁蔥茂密,精舍外圍是一個小型的軍營,駐紮的自然是一百名火雲鐵騎,然後就是七八棟小樓,松山翠柏之下,氤氳繚繞,頗有一番仙家氣息。

「火雲兄,令妹在紫霞學院待遇不低嘛,這麼一處好地方,真是萬金難尋呀!」蕭寒訝然道。

「呵呵,小妹就一點醫道,蒙顏回院長看重,才有此機遇。」火雲謙虛道。

竹林翠掩,蕭寒緊隨火雲身後,穿越了一片竹林之後,看到一道匹練自上而下,迎面而來濕濕的水汽,令人心神大為一震。

那深潭是一個溫泉,明凈透徹,氤氳水汽裊裊上升,瀰漫了整個池間,有如初冬的薄嵐。

「大哥!」在潭邊洗足取水的火舞,抬頭一看,驚喜的叫了一聲,光著腳丫子就跑了過來。

「小舞,你這身子不能劇烈運動!」火雲急忙迎了上去。

蕭寒緊隨其後,偷偷的打量著這個火舞,是個美人胚子,穿著一身淡紫色綉菊花壓金鑲邊的裙子,大概春寒的緣故,外邊還套著一件粉色格條紋夾襖。她走路姿態娉婷安祥,臉色很白,但那是一種不健康的白,眼似黑珠,雖然神采奕奕,可裡面卻是深沉的疲倦,頭髮略微失去的光澤,眼角的魚尾紋也深了很多,身材還算地勻稱,讓人覺得她美麗的外表中自然而然透露出一種柔弱令人不忍呵護的氣質。得了「三陰鎖脈」這種絕症太可惜了。

「知道了大哥,這不就一點點路嘛!」火舞微微喘了喘氣,吐了吐舌頭露出一副可愛的表情道。

這火舞的年紀都超過六十了,還能保持一刻赤子之心,實屬不易。

「你呀,小心點兒身體。」火雲邪神寵溺的說道。

「放心吧,大哥,我沒事。」火舞一挽住火雲邪神的手臂轉過身去道,「我取了這泉水,回去給大哥泡一壺好茶!」

「又喝茶,你又不知道不知道,哥最不喜歡喝茶了!」火雲邪神一副苦瓜臉道。

「哥,你以後別喝那麼多酒,酒喝多了傷身的。」火舞道。

「哼,還管起哥來了!」火雲一板臉道。

「哥,你要是有個嫂子該有多好?」火舞突然說道,「這樣我就可以多一個人疼我了!」

「哎!」火雲邪神嘆息一聲,雖然他比那被一刀切的羅俊要好得多,可是那玩意傷了之後,他也求醫問葯不少,多少藥方都試過了,就是不行。

蕭寒並不知道火雲邪神還有這一暗傷,當然這是個人**,火雲不說,他當然也就不知道了。

一道神識突然掃了過來,蕭寒一驚之下,急忙收斂氣息,什麼人居然敢在紫霞學院內如此大膽?

火雲邪神倒是神色不變,這道神識他太熟悉了,是紫霞學院院長顏回的,也就是他如此肆無忌憚的用神識掃描竹林精舍。

忽然,火雲臉色一變,對身邊的火舞道:「小舞,院長大人召見,我去去就回,你在這兒等我!」 第四百九十五章:再回龍島(四)「你們留在這兒陪小姐。我一會兒就回來。」火雲邪神沖蕭寒微微的一點頭,吩咐道。

蕭寒心中猜測了一下,這顏回院長將火雲邪神叫了去,八成是為了最近蒙哥城的變故,來之前,他們已經商量好說辭了,並且經過反覆的推敲之後,才定稿。

現在唯一能夠讓蕭寒暴露身份的就是,他在二十萬多萬水軍面前擊敗並生擒了黑塔和兩大供奉,因為知道的人太多,這個沒有辦法隱瞞,不過也並非需要隱瞞,蕭寒的目的只是將所有人懷疑的目標從自己身上擇乾淨了。

只要大家不懷疑現在的黑塔是蕭寒就行了,這就是蕭寒的初衷,因為現在這個黑塔是誰都可以,但是就是不能夠是他!

加入讓歐陽世家知道現在的黑塔是自己裝扮的話,那肯定會不顧一切的報復的,到時候別說一統黑塔行省了,估計能不能保住現在的果實都難說!

當然,蕭寒找到了一個令人不得不相信的說法,那就是黑炎族解除了自身神靈對他們的詛咒。 一賤傾心,相愛相殺 他們可以修鍊魔法和武技了,現任黑塔總督是黑炎族高手。

黑塔總督本想帶大軍去剿滅黑炎族的,卻沒有想到自己到被黑炎族給剿了,於是乎黑炎族翻過來掌控了自己原來的主人,成為黑塔行省的主宰!

這事兒聽著玄乎,不過也並非沒有可能,神棄之民要是真的能夠破除詛咒的話,未必不能夠做到,他們在海外漂泊了這麼多年,又有誰清楚的知道他們族內的狀況?

事實上蕭寒讓火雲邪神撒下這個彌天大謊之前已經有所準備,當然這個準備就是破除黑炎族的神靈詛咒了!

其實這黑炎族所謂神靈詛咒並不難解,這詛咒經過不知道多少代的稀釋,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巨大的威力了,只需神級以上的修為就可以做到,蕭寒已經在黑炎族人身上試驗過了,成功的解除了數十位壯年長老的詛咒,還有就是十幾個天賦不錯的黑炎族小孩,黑炎族歷盡萬年,居然還保存著當初修鍊的功法,所以根本不需要蕭寒教導,他們就可以自行修鍊了。

蕭寒解除了他們身上的詛咒,自然就被推舉為黑炎族的聖王,成為黑炎族至高無上的領袖。

神魔大戰時,黑炎族的先輩們是依附魔族才被神靈詛咒,成為神棄之明,而蕭寒雖然是個人類,手下除了人類勢力。就是魔族的兩大公主了,這也算是一個巧合。

要解救成千上萬的黑炎族他一個人肯定不行,而且他也沒時間,黑炎族人也有資質好與壞,蕭寒基本上解除的都是資質比較好的,剩下來的,讓蕭盧和蕭虎處理,挑選資質好的解除詛咒,然後一步一步來。

其實蕭寒有個預感,解除黑炎族詛咒的辦法可能早已被人類發現了,只不過黑炎族依附魔族,要是解除了他們身上的詛咒,那他們會不會報復曾經迫害過他們的人類,所以即使大家知道如何解除黑炎族的詛咒,卻沒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韙去解開黑炎族的身上的詛咒!

當然不但不能解開詛咒,而且還不能讓那個黑炎族自己解開身體內的詛咒,所以對於神棄之民,人類從來都是非常忌憚的,只不過時間可以淡忘掉一切,一萬年的人類與一萬年後人類的想法又不同了。

黑炎族才區區幾千萬,大家都是人類。就算解除了詛咒,也不至於一下子都成了高手,與人類龐大的人口基數相比,這點人就如同大海里的一朵浪花,眨眼之下就會被淹沒掉。

而且解除詛咒可不是一件輕鬆的活兒,以蕭寒的修為,一天極限了,也就只有解除二十人的詛咒,解除了詛咒不等於就變成了高手,那還是需要修鍊的,就算把黑炎族所有人的詛咒解了,要看到效果,起碼也得幾十年以後的事情!

神魔通道就要開啟了,誰知道幾十年後會怎麼樣?隨意蕭寒才放心大膽的給黑炎族人解除詛咒!

如果時間向前推一百年,蕭寒即使知道詛咒可解,他也不敢輕易的去解,因為那樣會成為公敵的,而且解除詛咒的黑炎族會在一瞬間被撲殺在搖籃之中!

而現在這個微妙的時刻,誰都不敢亂動,大家都把實力藏的嚴嚴實實的,以等待通道開啟!

當然如果有不開眼的,自不量力要干替天行道的活兒,那蕭盧和蕭虎他們的實力足以將來犯之敵撲殺!

當然,最近最大的威脅就是紫霞學院了,所以必須說服紫霞學院相信黑炎族不過是重新回到人類大家庭,並不想跟自己的母族自相殘殺,當年只不過是行差踏錯了,一萬多年的懲罰,他們也認識了到了錯誤。願意重新回歸人類大家庭,如此這般,應該可以獲得紫霞學院的信任!

只不過這麼一來,與蕭寒定下的統一黑塔行省有些矛盾,而且對黑塔連任總督也會有很大的威脅!

不過蕭寒仔細考慮了一下,決定將火雲邪神推到前台,讓他做下一任黑塔行省的總督,這麼一來,統一之戰就不是黑炎族為主了,而且還可以以此將紫霞學院拉下水!

只要黑炎族願意當順民,那這一切多久迎刃而解了,只要能夠將自己神不知過不覺的隱到暗中,犧牲一點利益都沒問題!

火雲邪神是一個實誠的人,要他面對顏回這樣的精神魔法高手撒下這樣一個彌天大謊,他還真有點心虛,當他將蕭寒交代的謊話說完之後,腦門上更是出么一層細汗。

他不明白蕭寒為什麼要隱匿身份,還要饒這麼一大圈子,弄出一些子虛烏有的事情出來,雖然可以自圓其說,可也沒有必要呀!

火雲可不知道蕭寒跟歐陽世家的恩怨,還有一個葉家,特別是付給葉家購買軍艦的一百億金幣。為了這個,他甘願隱匿在幕後。

雖然這個世界講究契約精神,可蕭寒卻並不相信這個東西,一旦葉家知道是自己購買的軍艦,如此大仇,直接黑了自己的前,撕毀協議,那自己一百億金幣可就算打水漂了。

蕭寒根基在西域,東面就是布置一些棋子罷了,接下來他是要回到西域去經營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的。

火雲邪神言之鑿鑿,不由的顏回這個老狐狸不相信。當然也虧得火雲邪神一項實誠,不然他也不會這麼相信。

「黑炎族只是想報復一下黑塔總督兄弟,沒有別的想法?」顏回擔心的是黑炎族解開詛咒之後會滋生更大的野心。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黑炎族並沒有派過多的人介入軍中,而且現在名義上還是黑塔總督控制局勢,實際上是我在主持事務,黑塔總督任期滿了之後,將不會擔任總督!」火雲說道。

「他們會如此輕易放棄到手的權力?」顏回不太相信。

「顏院長,這一次他們是不得已才還手的,黑炎族並無太多的高手,而且很多人都是剛剛才解開詛咒,人口不足千萬,大部分還都掌控在各大家族之手,就憑這點人他們也生不起那麼大野心。」火雲解釋道。

「確實是這個道理,不過,你真的了解他們嗎?」顏回沉吟了一下問道。

「不能算完全了解,只不過他們才這麼點人,就算有野心,只要一暴露,那也不是我們的對手,您說呢?」火雲反問道,「而且下一步,我打算在在他們居住的海島上駐軍,他們也答應了,所以以我看來,他們這一次是真的想要回歸人類大家庭,事情都過去一萬年了,犯錯的也是他們的祖先,又不是他們,難道殺人犯的兒子就該死嗎?」

「道理是不錯,可是他們是神棄之民,若是我們……」

「神靈也只是給他們降下詛咒,沒有殺死他們,詛咒只是懲罰,並不是要他們都死光了,神靈不也是慈悲了嗎?」火雲邪神道。

「神靈對於改過自新的人都是寬容的,不然這世上豈不是魔鬼橫行的世界?」火雲邪神繼續道。

「聽你這麼一說。這一次黑炎族好像是真的願意改過自新,回歸人類了?」顏回道,「可你們為什麼訂購了那麼多軍艦?」

「一部分是更新,一部分是為了防禦海族!」火雲道。

「海族,海族這麼多年都沒入侵人類大陸,並且從近海遷徙走了,又什麼好防備的?」顏回不以為然道。

「院長大人,加入我要殺您,是在您有防備的時候,還是在你沒有任何防備的時候呢?」火雲小聲的問道。

「混賬!」顏回怒喝一聲,但是立馬眼神之中露出極度的震驚,如果火雲所說的是真的話,那就太可怕了。

拳頭收回去是為了更強大的打擊,同樣的道理,撤退就是為了麻痹你,然後趁你放鬆的時候,給你狠狠的一擊,讓你永遠翻不了身!

「你是從哪兒得到這個消息的?」顏回已經忘掉所謂黑炎族的威脅了,海族才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院長大人,這個消息其實不難得到,只要細細的一份心,您也能想到,海族如果真有這個打算的話,這一場惡戰恐怕是難以避免了,可笑的是人類自己還在不停的內鬥,沿海防務空虛,到時候海族一旦來襲,我們根本難以抵擋海族的兵鋒!」火雲說道。

「所以你們購買軍艦,擴充海防軍,並且在近海諸島駐軍,目的就是為了對付海族?」顏回問道。

「是的,海族也在等。」

「這可是一件大事,現在說出去恐怕沒有人會相信。」顏回踱著步子說道。

「正因為如此,我們才什麼也沒說,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 三國之北境之王 火雲道,他感覺到這可能是讓顏回支持他們統一黑塔行省最好的借口。

只要顏回深信不疑,那麼僅憑蒙哥城一直艦隊對抗海族顯然不可能的,只有將黑塔行省所有的海上力量整合起來,才大有作為。

只要艦隊一統,那黑塔行省的統一也就沒有多遠了。

顏回也不是傻瓜,他從火雲的話語中聽得出一個目的,就是統一黑塔行省,只有統一的黑塔行省,才能在海族入侵之下保護得了黑塔行省,而紫霞學院偏偏就在黑塔行省之內,這是唇亡齒寒的道理!

但是也不排除這是火雲聯合黑炎族的陰謀,以此為借口統一黑塔行省,將四大家族消滅,從此一家獨大,到了那時,就是他也那他們無可奈何!

「黑塔若退位,誰可為總督?」顏回瞥了火雲邪神一眼,問道。

「誰能夠護佑黑塔行省安全,誰就可以做總督!」火雲邪神道。

「如果下一任總督由你來擔任,你會怎麼做?」顏回問道。

火雲邪神想了一下說道:「政令合一!」

顏回聞言,點了點頭:「此事非同小可,黑炎族若是真心回歸,本院倒是可以替他們向朝廷討一張自由居住的條令,但他們的身份恐怕一時間難以改變。」

「火雲替黑炎族感謝顏院長了!」火雲邪神一喜道。

「別光顧著高興,此事沒那麼簡單,就是在我黑塔行省內部恐怕也會有反對的聲音,黑炎族作為神棄之民,已經深深的打上了奴隸的烙印,在許多人的眼裡黑炎族就是奴隸的等同存在,帝國曾有法律,任何人抓到黑炎族皆可將其變成自己的奴隸,或殺死,或變賣,黑炎族要獲得平等的待遇,恐怕還需要很成一段路要走!」顏回說道。

「您的意思是,接下來我們可能會成為公敵?」火雲邪神艱難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是,不過從另外一方面,這不是正好給你們機會了?」顏回笑了笑道。

火雲邪神一點就透,既然要統一,和平統一顯然不可能的,那就只有武力統一了,黑炎族要獲得平等的地位,就必須戰鬥,用自身的實力換取屬於自己的尊嚴。

「那顏院長,您……」

「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黑炎族是誠心回歸人類,我紫霞學院將會保持中立!」顏回撫著頜下三寸山羊鬍須說道。

「多謝顏院長!」火雲邪神大喜。

「對了,我想問一句,黑塔死了沒有?」顏回問道。

「這個火雲還不好說,不過黑炎族人對他是恨之入骨,恐怕是活不了的。」火雲邪神道。

顏回點了點頭道:「嗯,死了也好。」

「聽說歐陽世家也牽扯進去了,歐陽倩也失蹤了,有這麼一回事嘛?」

「有,歐陽世家本想推舉獠牙上位,卻沒有想到本路上殺出一個黑炎族天王,所以功虧一簣,歐陽倩失敗后,不知所蹤。」火雲邪神半真半假的說道。

「你說的什麼天王?」

「黑炎天王,就是那個憑藉自己之力破除詛咒的黑炎族人。」火雲邪神道。

「黑炎天王,黑衣天王!」顏回喃喃自語了一聲,彷彿陷入了一種沉思之中。

「顏院長,舍妹還在精舍等我,我先去了。」火雲邪神告退道。

「嗯,你去吧,今天是這妮子生日,你能來給她過生日,想必她非常高興吧?」顏回呵呵一笑道。

「顏院長要是有空的話……」

「我就不去了,你們兄妹多時不見,一定有很多話要說的。」顏回笑道。

火雲邪神從顏回的院長室中退了出來,暗暗的捏了一把汗,然後大步流星的朝竹林精舍趕過去!

而就在火雲邪神離開后不久,一道紫色修長曼妙的人影出現在顏回的院長室內!

「他的話可信嗎?」紫衣人蒙著面,不過聽聲音像是一個女人,只不過聲音有些生冷。

「天王!」顏回起身行禮道,「屬下認為,至少八成可信!」

「哦,你倒是挺容易相信別人的。」

「屬下不是那種盲從信任之人,這一點天王您是知道的。」顏回眼神之中射出一道灼熱的光芒,但是那道光芒他不敢對準紫衣人。

「說說你的理由。」紫衣人道。

「理由之一,火雲邪神是一個實誠之人,屬下從未聽說他有撒謊的傳言。」

「這兒不足信,老實人撒起謊來能騙死人!」紫衣人道。

「理由之二,火雲邪神一直在黑塔城,黑塔每次出海征繳黑炎族,都沒有他的份兒,他跟黑炎族沒有任何聯繫,所以用不著替黑炎族說話。」

「這個勉強算一個。」紫衣人點了點頭。

「理由之三,就是我們從蒙哥城得到的消息與火雲所說的不謀而合,火雲不可能知道我們已經知道什麼,所以他也不可能將謊言編的這麼圓!」

「嗯,這個可以算一個。」

「理由之四,火雲邪神這個人並不貪戀權位,所以他沒有必要撒謊,而且我知道他最大的心愿就是醫治好她的妹妹火舞。」顏回道。

「嗯,火雲這個人確實如此,不過人是會變的,也許會為了某種目的而撒謊呢?」紫衣人詰問道。

「我想他不會,除非為了他妹妹火舞。」

「也許,他就是為了他妹妹火舞而撒謊呢?」紫衣人道。

不得不說這個紫衣人直覺太敏銳,火雲邪神要不是為了妹妹,他是絕對不會撒謊的,當然這個謊言是他心甘情願的,沒有人逼迫他。 出現在楊伊視野中的自然就是戴希。

這刻的戴希早就沒有以前那種頹廢,在她臉上湧現出來的是一種強烈的自信,再沒有任何時候能夠比現在,在戴希的身上你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什麼叫做沉穩,什麼叫做希望,什麼叫做執著,什麼叫做青春。戴希是絕對不會放過這個難得的機會,所以當她看到出現在眼前的蘇沐時,震驚過後趕緊上前打招呼。

這就是楊伊所看到的那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