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駙馬爺身後跟著四位霸夫人,貂潺,鷹英,紫瑤,紫婷。

紫媚依依不捨的離開懷抱,馭山轉身跟霸風來個擁抱。

十人落座之後,另外九人都望著馭山一人。

馭山給紫后遞送過去一枚納戒。

紫后含笑伸手,拿著納戒神識探入。

隨即紫后忽的站了起來,無比驚訝道:「短短半年時間,竟開採出足有百萬斤金剛隕鐵!馭兒如何做到的?」

馭山取出一塊金剛隕鐵,和破劫小劍。

左手拿著隕鐵,右手握著小劍,劍刃壓住隕鐵上,帶點暗勁切割。

咔嚓一聲,隕鐵被切下一小塊。

紫幕望向黑灰無光的小劍,不禁讚歎,「竟有如此鋒利之物!」

馭山將破劫小劍送上去。

紫幕拿起小劍仔細端詳一番,然後搖搖頭,「我看不出是哪種金屬材質。」

馭山接住紫幕遞過來的小劍說道:「馭兒也不知道,得到它時,給它取了個名字,叫破劫小劍。」

說完馭山收起小劍和那塊拿出來做試驗品的金剛隕鐵,隨後從懷中取出一個小袋。

這個小袋並非納袋,乃是以普通布料縫製的,布袋子。

馭山打開布袋,往手心倒出九枚納戒。

然後將五枚烏黑髮亮的,送給霸風一家五口。接著將一枚淡紫色的,送給紫后。再接著將兩枚紅色的,送給紫然和紫媚。最後將一枚深紫色的,送給紫幕。

隨即從霸風一家五口開始,在場的十人之中,除了馭山之外,全都給驚呆了。

霸風最先報數,愣愣的一個字一個字念道:「四千二百萬上品靈晶。」

貂潺說,「兩百萬上品靈晶。」

鷹英,紫瑤,紫婷,依次說出跟貂潺同樣的話。

紫然,紫媚,接著說出一樣的數字,「一千萬。」

紫后說,「兩千萬。」

最後紫幕也報出數字,「三千萬。」

馭山微笑說道:「請問岳母大人,一千萬上品靈晶可否讓一個人成就王座?」

紫幕望著眼前的白袍少年,內心震撼不已,張張嘴,「如果自身天賦沒問題的話,足矣。」

隨後紫幕問道:「馭兒怎麼會獲得如此巨額財富?」

馭山答道:「實不相瞞,御少就是馭兒。馭兒正是逍遙客棧的新主,御少。這一點,媚兒可以證明。」

「原來果真是這樣。」紫幕自言自語。

馭山親口說出的,跟她有所猜測,或說直覺,相符合。

紫幕接著問道:「馭兒為何在逍遙城掀起風波?」

馭山望向紫媚,微笑,然後答道:「其實江南兩國,正是馭兒主導成立,馭兒在江南化名為奪纏,人稱奪纏公子。江南沐氏、端木氏、青陽氏、柞氏、羅氏、獨孤氏,煞殿苗氏,草蘆峰城堡摩氏,這些家族中,有不少人知道奪纏公子的存在。」

「馭兒欲將整個江北之地,也變成一個國家,命名為星月聖國,都城定於逍遙城,由媚兒當國主,當女王。並且,江南的靈器聖國和靈藥聖國,附屬於星月聖國,視同星月聖國旗下的兩個侯國。」

紫幕口中默念,「星月,聖國。紫星月。」

然後說道:「馭兒這番話,要是讓你們的祖母她老人家聽到的話,不知道會有多高興。」

接著紫幕流露擔憂,「可是,江北三千大家族聯合起來,足有四千王座,他們豈會臣服於星月國。」

馭山認真道:「這一點岳母大人無需擔心,接下來,馭兒會一步步讓他們服氣的。如果實在有人不服,那便只有剷除。」

紫幕不解的問道:「馭兒何來如此底氣?」

馭山伸手往腰間拍拍早已準備妥當的龍鳳玉佩,然後說道:「這對龍鳳玉佩,乃是中品空間靈器,馭兒這裡頭,藏著由四萬名九級戰將組成的馭軍團,並且每一名戰將,均持有下品戰鬥靈器,不懼怕幾十上百王座聯手。」

說完馭山意念一動,召喚出一個小隊,十名九鼎金甲大力士。

於紫幕等人眼中。

只見廳堂左區的寬敞地方,憑空出現十尊金甲巨人,之中五人單手提著巨錘,五人單手提著巨斧。

巨人身高一丈,塊頭比霸風還要大得多。

霸風跟他們一比,就像貂潺比霸風。

巨錘和巨斧之大,堪比他們自己的腰身,每一把純粹由金剛隕鐵打造,重量足有兩千斤。

十尊巨人,清一色專修金之力,金之力已經修鍊到靈體境範疇內的巔峰。

評估他們的戰力,紫家王座之下,唯有兩位駙馬可以與他們單打獨鬥,其餘人恐怕都不會是對手。

要知道紫家的戰將,那都是妖獸化形,不管從個體戰鬥力方面,還是從整體數量與實力方面,在逍遙城中可排進前十。

逍遙城三千家族,實力排名中的前百,便有紫家一席。

望著那十尊巨人,馭山微笑,霸風戰意濃濃,八名女子陣陣失神。

就連八名女子之中的王座紫幕,也不例外。

直到馭山將他們收回龍鳳玉佩隕鐵空間,眼前變得空蕩,八名女子才漸漸回過神來。

霸風自然不疑惑。

紫媚和貂潺只是吃驚,心中也不疑惑。

那些巨人從何而來,霸風、紫媚、貂潺清楚得很。

紫幕出聲,「我冒昧問一句,馭兒究竟從何而來?我只是感到好奇,並無不信任馭兒的意思。」

馭山點頭回道:「不瞞岳母大人,馭兒還有另外一個身份,草蘆峰峰主。」

「草蘆峰之眾來自於九州界,馭兒和霸風、貂潺也是其中一員,並且,馭兒是在九州界跟媚兒相識的,後來帶著媚兒等人闖入聖域,佔據黑森林深淵孤峰,一步步發展壯大。」

「至於草蘆峰的兩位王座,他倆原本就是聖域中人,在九州界與馭兒等人相識,一路指導與幫助馭兒等人,在馭兒等人的心目中,等同恩師,自家長輩。他倆如今身在逍遙客棧,我們稱呼他倆,崖老、沐婆婆。並且,他倆正是數百年前曾出現的那個草蘆峰的創始人。」

這番話信息量太大了,一時間令人難以消化。

紫幕沉默一陣之後道:

「如此說來,馭兒、媚兒和風兒、貂兒,乃是草蘆峰這一方勢力中的後起之秀,核心骨幹。」

「數百年前的確曾出現過一個叫草蘆峰的組織,但那會,弱小到幾乎可以忽略掉,所以沒引起多大關注。後來草蘆峰銷聲匿跡。」

「直到最近一兩年,冒出黑森林草蘆峰城堡。不過在世人看來,草蘆峰城堡更像一個商業組織,會有人認為之中存在九州界的飛升者,或說是一個主要由九州界飛升者形成的組織,但無人會認為,它跟數百年前的那個草蘆峰有關聯。」

「馭兒可否說說,如今的草蘆峰,有多強大?」

馭山如實答道:「草蘆峰師門上下,有剛才已經說到的兩位王座,如今身份為太上長老。還有一位師尊,不過師尊尚在九州界,沒來聖域,修為方面,不到一級戰將,只相當於聖域的普通人。草蘆峰弟子共有十四人,大師兄,二師姐,三師姐,四師兄,五師兄,六師兄,七師姐,八師兄,九師兄,十師兄,馭兒排行十一,十二師妹,霸風排行十三,貂潺排行十四。之中除了十二師妹之外,其餘人如今都在逍遙城,全為九級戰將。除了這些人,還有上萬九州界來的飛升者,目前實力都不高,之中沒有達到七級戰將的人。」

聽完紫幕更為疑惑,「那馭兒的巨人戰將?」

馭山接著說道:「馭兒的私人力量,稱之為馭軍團,由六萬名九級戰將金甲巨人組成,由一位統帥、兩位副統帥、一位煉器大師、一位煉丹大師,率領,這五人乃是馭兒的長輩,修為實力都已達到九級戰將級別。馭軍團六萬名金甲巨人,現有四萬藏於馭兒身上的空間靈器中,另外兩萬,馭兒派去執行別的任務。」

說了一段,馭山停頓一下。

想了想,還是決定將八個鼎的事也說出來,不然無法獲知關於九靈鼎的更多信息。

不過很是難以啟齒。

馭山流露一臉的不好意思,尷尬微笑,繼續說道:「岳母大人,姨娘,紫然姐,其實,那八個鼎……」

聽到八個鼎三個字,紫幕,紫后,紫然,同時起身,臉上表情別提有多複雜。

「其實那八個鼎,是馭兒從南山北麓紫殿盜走的。」

「不過,也不全然是盜,因為那八個鼎,一見到馭兒,就莫名其妙的飛過來,沒入馭兒的丹田氣海之中,直到現在,馭兒還沒能弄清楚,為什麼會這樣。」

「如今,八個鼎中,金靈鼎空間的一萬六千頭紫猿凶獸,火靈鼎空間的一萬六千頭紫狼凶獸,雷靈鼎空間的一萬六千頭紫虎凶獸,冰靈鼎空間的一萬六千頭紫蟒凶獸,土靈鼎空間的一萬六千頭紫熊凶獸,風靈鼎空間的一萬紫豹凶獸和一萬紫貂凶獸,均已達到八階凶獸級別。另外,木靈鼎空間的一萬狐獸,和水靈鼎空間的一萬美人魚,均已化作人形。」

「馭兒知道,為了培育這些凶獸和妖獸,岳母大人耗費極大,還有這八個鼎,都是上品空間靈器,可謂無價之寶。」

「可是馭兒無法從丹田氣海取出這八個鼎,所以沒法歸還給岳母大人。所以……」

馭山從龍頭鳳尾玉佩空間取出一枚納戒,送過去給紫幕,然後接著往下說,「所以馭兒,以兩億上品靈晶,跟岳母大人買下這些,岳母大人覺得可以不?」

紫幕拿著馭山送過來的納戒,慢慢回過神來,臉上漸漸露出笑容。

接著紫幕將納戒,還回馭山手上,發自內心的欣喜笑道:「馭兒這是說的哪裡話,一家人何須說兩家話,八個鼎在馭兒手中,跟在我手中並無區別。」

「馭兒,這八個鼎關乎甚大,萬萬不可對外泄露,否則我擔心會惹來禍事。至於我是如何得到的,稍後我以神念從頭到尾講述給馭兒聽。」

「另外,馭兒可否告訴我,幾個億的上品靈晶,從何而來?」

馭山沒打算隱瞞,否則不會拿出這麼大數額的上品靈晶。

馭山將這半年自己的所作所為,坦誠說出。

聽完紫幕良久沒有說話,心裡已經無法去想象,這個天會被自己的賢佳胥,給捅破成什麼樣子。

紫后、紫然、紫媚、紫瑤、紫婷、鷹英,感覺自己都不敢呼吸了。

情深難暖故人心 就連霸風,也是呆若木雞,坐在那裡化作一尊雕像。

不過最後,還是霸風第一個發出聲音。

霸風哈哈大笑,一直笑,笑著笑著捂著肚子笑,邊笑邊向馭山豎起大拇指,一時間對馭山,已經到達了那種要頂禮膜拜的程度。

並非錢多讓霸風這般開心,而是霸風覺得痛快,太痛快了,太爽了。

紫後轉頭望向紫幕,傳遞神念,「姐姐,看來紫家這個家,得讓馭兒來主持,妹妹真的被嚇到了,沒有能力再把握這個局面。」

紫幕回傳神念,「我也是這麼想的,這麼大手筆的運作,誰敢想象?然而這一切,卻出自我們的女婿之手。看來,我倆的母親大人,終於後繼有人了,馭兒能做到的,遠比我倆的母親大人終其一生所追求的,更大,更遠。」

「是啊!姐姐,如果母親大人知道有馭兒這麼一位孫女婿的話,想必她老人家能立馬年輕數百歲,不知道有多疼愛,她的這位,絕無僅有的,舉世無雙的,妖孽存在般的孫女婿。」

……

今夜,紫后帶著一隊護衛,連夜趕去妖聖山,見紫星月。

今夜,紫東閣主卧中,大駙馬爺和二小姐,乾柴遇烈火。

今夜,紫然依偎在娘親紫幕的懷抱,跟娘親睡在一起,害羞的請求娘親做主,將自己許配給妹妹的夫君,馭馭公子。

今夜,霸風心情痛快得不能再痛快了,爽的不能再爽了,所以「大殺四方」,將四位妻子給抱到一張床上。

今夜,御器閣阮大師也興奮不已,因為大駙馬爺帶回來不少金剛隕鐵,所以阮大師顧不得睡覺,加班加點煉製靈劍。

今夜…… 關於九靈鼎之八,八個鼎的來源,得要說到紫星月。

迄今為止紫星月和紫幕尚不知曉,八個鼎乃是九靈鼎之八,甚至不知道,九靈鼎之說。

紫星月已將近千歲高齡,於四百多年前成就王座,並且乃是一位王級陣法師。

在此之前,江南並無紫殿和紫王宮。

此前,紫殿所在稱為南山殿,紫王宮所在稱為紫山殿。

南山山脈三十六峰,南山殿坐落於最北一峰,此為南山主峰,旗下三十五峰,形成三十五鎮。

紫山山脈盤踞數萬里,紫山殿坐落於正中央一峰,此為紫山主峰,旗下紫城,規模之大達方圓萬里。

兩殿一南一北,南北對壘。

紫山殿之最大優勢在於,掌握著浪鳥族資源,對外供應青樓女子。

南山殿之最大優勢在於,掌握著通往下界九州界的跨界傳送陣,對外供應礦工、奴獸。

那時候南山殿跨界傳送陣,始端稱為南山界門,終端位於九州界崑崙之巔鼎湖的南岸,稱為妖修飛升殿。

那時候另外兩座通往九州界的跨界傳送陣。

為青殿所掌控的那座,始端位於九星山脈主峰——天樞峰,稱為天樞峰界門,終端位於九州界崑崙之巔鼎湖的東岸,稱為聖修飛升殿。

為幽殿所掌控的那座,始端位於幽泉山脈主峰——幽泉峰,稱為幽泉峰界門,終端位於九州界崑崙之巔鼎湖的西岸,稱為巫修飛升殿。

紫星月出身於江南紫山浪鳥族,潛修五百年,歷經千辛萬苦,成就王座歸來,將紫山、南山兩殿收服。

此後紫山殿更名為紫王宮。

南山殿更名為紫殿。

南山界門的終端,九州界妖修飛升殿,更名為崑崙紫殿。

因為紫星月不喜妖修這個說法。

隨之青殿,幽殿,也將界門終端,九州界聖修飛升殿更名為崑崙青殿,九州界巫修飛升殿更名為崑崙幽殿。

紫殿洞府中,主洞裡面存在九個副洞。

九個副洞的盡頭,各有一口深井,通往九州界的跨界傳送陣,藏於九口深井之一。

除了那一口深井之外,其餘八口深井只是用來故弄玄虛,迷惑於人。

跟青殿、幽殿跨界傳送陣一樣,外面的守衛都是強者,但不得靠近傳送陣,並且,傳送陣所在地,設有王級陣法防護。

而被指派進入傳送陣,前去九州界負責接引飛升者的使者,則都是些連一級戰將也達不到的聖域普通靈體境,按照九州界的說法,為靈境仙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