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苗清清想到了什麼,便傳音道:「好,那九師妹你先回天門神宮。」

「嗯。」辛冰璇抹去淚水,化為一道光束,飛離了通天道場,這一刻,她痛苦!

這一刻,她心都碎了!

穿梭在空無一人的西洲祖城上空,辛冰璇心聲哭泣,「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譚雲,我已給你書信,你是知道我對你有情,你為何還要這麼做!」

「為什麼……」

……

通天道場,神樓頂層,西洲大帝盯著譚雲,心中怒火蒸騰,面上卻絲毫未流露出來。

「好你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只是我寶貝女兒的一個侍衛,卻想要染指本大帝的寶貝女兒。」西洲大帝心中冷笑道:「也罷,你只是祖聖境一重,你自己參加送死,本大帝成全你!」

暗忖此處,西洲大帝眉頭一皺,儼然一副仁君的模樣,「蕭章,起身回話,本大帝記得你是奚兒的貼身侍衛對否?」

「是的大帝。」譚雲恭敬道。

西洲大帝說道:「你可知道,報名參加比道招親的五千萬人,都是各個城池中的道人境天才?」

「知道。」譚雲說道。

「那你還參加?」西洲大帝看著譚雲,「你要知道比道招親死傷在所難免,你不怕死嗎?」

譚雲面不改色道:「回稟大帝,小人喜歡七公主,為了她願意拚命。」

「生死各安天命,請大帝成全。」

聽著譚雲的話,西洲大帝心中對譚雲的怒火,倒是消退了不少,「這是你自己的選擇,若不幸,怪不得本大帝未提醒你。」

「本大帝同意你參加。」

「謝大帝!」譚雲恭敬應聲后,凌空飛落在通天戰台下方五千萬名道人境天才的身後。

「好,實在是太好了。」人群前方的戚空,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暗忖道:「蕭章,你最好期待別遇到我,否則,我不會給你任何逃下通天戰台的機會!」

至於其他參加比道招親者,根本對譚雲不屑一顧。

在他們心中,讓一個區區祖聖境一重的螻蟻,和自己同台博弈,那就是自己的恥辱!

至於通天道場中的三千多億人,則像是看著傻子一樣,看著譚雲。

唯獨一人除外,那便是苗清清。

此刻,苗清清都有了活生生咬死譚雲的衝動,她聽著譚雲那句「我喜歡七公主,為了七公主願意死的話」她都感到噁心!

西洲祖城外,觀看玉屏直播的人們,見譚雲參加比道招親,多數人笑得合不攏嘴。

在他們心中,譚雲這種沒腦子,自尋死路的螻蟻侍衛,只不過是笑料罷了……

通天道場。

神樓上,西洲大帝望了一眼赫連孟德。

赫連孟德心領意會的起身,來到邊沿,右手微抬,通天道場中便安靜了下來,落針可聞其聲。

赫連孟德俯視著下方五千萬餘名參加比道招親的眾人,朗朗之音,傳入每個人耳中:

「本大供奉宣布一下比道招親的規則。」

眾人洗耳聆聽。

赫連孟德中氣十足,聲若洪鐘道:「比道招親,分為兩個環節。」

「第一環節,乃是大幅度淘汰賽,只有進入第二環節的天之驕子,才有兩兩對決的資格,直到戰到最後一人為止。」

「奪魁者,無論出身是富貴還是貧賤,都會被大帝賜婚,成為大帝的乘龍快婿,一步登天!」

「而且奪魁者會得到八萬億的極品祖石作為獎勵。」

聽到八萬億極品祖石時,譚雲的眼神變了。

變得狂熱起來,雙拳徐徐緊握!

只要得到八萬億極品祖石,自己便可抽時間返回天門神宮,進入星域時空大陣內修鍊提升實力!

「現在,本大供奉講解一下,第一場淘汰賽。」赫連孟德右臂輕輕一拂,一座袖珍版的死灰色神塔飛出袖口,飛落在通天戰台上的剎那,驟然暴漲到了三百六十萬丈!

宛如一座直插層層雲端的山嶽一般。 赫連孟德講解道:「此塔乃是本大供奉煉製的空間類極品道聖器。」

「外觀高三百六十萬丈,內部高度還會暴漲萬倍,空間會擴張萬倍。」

「內部共有三十六層。」

「參賽者進入第一層后,彼此無法看到對方,同時重力會增強千倍。」

「登上第二層后,重力會增加到兩千倍,直到登上三十三層,重力便會消失。」

「同時只有在三十三層可以看到彼此。」

「此外,在三十三層中,會有三滴祖力神液,先到者可先得一滴,不許多拿,否則,殺無赦。」

「無論你消耗多少祖力,只需一滴,便可以恢復如初。」

「在三十四層中,是世外幻陣,讓你們不可自拔。」

「在三十五層中,是傀儡神將,只要戰勝它們,你才能抵達最後一層。」

「第三十六層是空間絞殺,只有活著出來,便意味著有資格進入第二場!」

「本大供奉提醒爾等,普通道人境者,幾乎不可能活著登塔成功,站在神塔之巔。」

此話一出,五千多萬參賽者多數人臉色大變!

通天道場中的三千億人,和城外浩瀚的山巒中之人,多數人亦是如此。

「這也太殘酷了吧?」幾乎所有人都這般疑惑時,赫連孟德又道:「可能有人會認為殘酷,但並非如此。」

眾人迷惑時,赫連孟德又道:「本大供奉會給每個人一張空門遁符,一旦認為自己無法闖關,激發此符自會離開神塔。」

「當然,空門遁符給你們了,自己若不自量力,在闖關中喪命,怪不得別人。」

「聽明白了嗎?」

譚雲等參賽者,異口同聲,「晚輩明白!」

「好!」赫連孟德滿意而笑,祖戒極速閃爍間,湧出一股洪流般的空門遁符,分別飛在每個參賽者身前。

譚雲等人將空門遁符收好后,赫連孟德說道:「爾等切記,只給你們一個月時間,一個月後,未登塔成功者,則視為闖關失敗。」

「爾等可有異議?」

譚雲等人回答道:「沒有。」

「好。」赫連孟德神色一正,大聲道:「現在本大供奉宣布,第一場淘汰賽,正式開始!」

「參賽者進神塔!」

赫連孟德話音甫落,不見有何動作,「轟隆隆——」塔門便打開了。

「嗖!」

戚空一馬當先,化為一道光束衝天而起,自虛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射入了神塔內。

戚空給自己要求極為嚴格,既然是參賽闖關,那自己必須就是第一個率先登塔成功之人!

「嗖嗖嗖——」

緊接著,數千萬道光束飛上通天戰台上空后,鑽入了神塔內。

唯獨還剩下譚雲站在原地。

「譚雲,你一定要努力哦,我的餘生是幸還是悲,可全靠你了。」虞芸奚憂心忡忡的給譚雲傳音道。

「芸奚,無須擔心,有我在,你的餘生只會幸,不會悲。」譚雲傳音過後,足踏虛空,不緊不慢的走上通天戰台,在眾人鄙視的目光中,朝神塔走去。

這時,通天道場中傳來一道道竊竊私語的譏笑聲:

「依我看,這小子被嚇住了,正在猶豫著要不要進去。」

老婆我們回家吧 「沒錯,不過依我看,他不會進去的。」

「不不不,我認為他會進去,不過,他只會待在一層神塔,然後耗時間,等快過去一個月時,他再激發空門遁符,裝作一副差點登頂的模樣,出來再裝個比。」

陪葬毒妃 「哈哈哈,這位兄台分析的可太有道理了。」

「……」

聽著背後對自己熱嘲冷諷之音,譚雲未回首,也未停留,而是付之一笑,便邁入了神塔內。

「轟隆隆!」

譚雲最後一個進入后,塔門便關閉了。

通天道場上眾神、和城外觀看玉屏的諸神們,則顯得有些意興闌珊。

城外山巒中,便有人開設賭局,讓人下注賭誰能登頂!

賭戚空出來者,賠率是1.5倍。

賭三大元帥之子出來者,賠率是兩倍。

而賠率最高的則達到了恐怖的一百倍!

賠率最高之人,不是別人正是譚雲!

有人下注嗎?

當然有!

有人下注譚雲能出來嗎?也有!

這些人都是富甲一方之人,對於他們而言,輸百億極品祖石不算什麼,可萬一贏了呢?

那可是百倍賠率啊!

在城外眾人紛紛下注時,城中通天道場,神樓上,赫連孟德起身朝西洲大帝抱拳道:「回稟大帝,短時間內,也沒有結果。」

「在此等著也有些無聊,不如屬下開設一個賭局,讓所有人娛樂一下吧?」

西洲大帝笑道:「大供奉的提議很好,方才本大帝用神識查看過了,城外的神民們已有人開設賭局了。」

「開設的賭局倒是挺有意思。」

赫連孟德笑道:「大帝,挺有意思指的是?」

「蕭章。」西洲大帝說道。

「七公主的貼身侍衛?」赫連孟德問道。

「對。」西洲大帝笑道:「蕭章的賠率達到了一百倍,四大元帥的子嗣賠率最高的也不過兩倍。」

「本大帝沒有想到,還真有人押蕭章能夠登上神塔頂端。」

聞言,赫連孟德笑道:「那估計是人傻錢多罷了。」

「呵呵,人傻錢多?」這時,道清大尊側視赫連孟德,「老朽也想人傻錢多一回,大供奉不是要開賭局嗎?你也開一百倍,老朽就押。」

「好啊!既然道清兄開口了,那我奉陪便是。」赫連孟德語氣中流露出掌控全局的笑意,「本大供奉宣布,現在開設賭局。」

「東鎮大元帥長子戚空,賠率兩倍。」

「其他三大元帥之子,也是賠率兩倍。」

「蕭章賠率百倍。」

「以上是不按照登上塔巔順序的賠率。」

「此外,若誰下注且猜中第一位率先登上塔巔,賠率翻倍。」

「亦是說,你下注一百萬極品祖石,賭先完成闖關者是蕭章,若蕭章真的率先完成,那賠率便是四百倍,其他人賠率是四倍。」

話罷,赫連孟德右臂一揮,一道光束自祖戒內飛出,化為一塊高達數萬丈的玉屏,懸浮在了神塔外。

隨後,赫連孟德又命上萬名神兵,來記載下注之人的姓名、賠率、下注金額。

「好了,現在可以下注了,下注金額不低於一千萬極品祖石。」

隨著赫連孟德話罷,三千多億人中,足有十億人選擇了下注。

城中下注和城外下注唯一不同的是,沒有一個人下注譚雲! 在他們心中,一千萬極品祖石不算小數目,可也不是大風刮來的,自己沒必要下注在譚雲身上,白白送給大供奉。

「呵呵呵,本大帝也娛樂一下吧。」西洲大帝笑道:「本大帝下注戚空率先登上塔頂,十億極品祖石。」

隨後,劉帝后、貴妃、妃子們也紛紛下注,太子和皇子、六皇子也不例外。

至此依舊沒有人下注譚雲。

「哈哈哈哈。」赫連孟德俯視著眾人,笑道:「不按照順序,蕭章賠率也是足足百倍啊,真的沒人下注嗎?」

眾人紛紛搖頭。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在此時此刻顯得格外的響亮,「我下注八十億極品祖石,我把全部身家押在蕭章身上!」

國民老公太兇勐 「而且,我還要下注,蕭章是第一個登頂的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