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身影在裂口中消失。噗!黑煙從裂口數十丈遠處升起。鱗羽黑影從黑煙中凝出。

「細肉全吃」。空域里冰冷的傳來可怖的聲音。鱗羽黑影睜著鷹眼瞥了眼另一處空域,嗷嗷的叫罵了兩聲,又遁回黑色球體。

過了小半個時辰,一道黑色身影又鬼鬼祟祟行來,獰笑的站在九十里處,身前盾影閃過,凝著黑光的盾影推向黑空。

一聲劈雷,驚心動魄地打下來,斜若穿過整個黑空。電光閃過,黑黑如漆的天幕上,黑色鞭影掛起根根葉脈狀的黑線,擊在凝著黑光的戰盾。

莫邪感覺到整個聖體一陣酸麻,有如萬根細針扎入,千支尖爪抓入骨髓,痛的一呲牙,逃沒了影。

黑煙爆起,鱗光閃閃的黑影一溜煙的追向莫邪逃遁的方向。

幾息后,鱗光黑影又嘟囔的遁了回來。

數刻過去,莫邪小心翼翼遁入這片黑域。

這兩位魔祖想幹什麼?如此挑逗,竟然不遠離黑色球體。那個鱗羽魔者只追莫邪幾息,眼看就要追到了,反而放棄了。

反反覆復,莫邪試了不下數百次,無論如何氣老魔頭,都不上當。這一來,反把莫邪急的要死。千方百計想引走一個,餘下一個就好對付了。可是鱗羽魔者就是不中計,每次追出千里必罵咧咧的回去。

莫邪急的滿臉通紅,汗珠直往下掉,不停地搓著雙手在那裡走過來走過去,像只熱鍋上的螞蟻。

突然,頭頂上方,發出一聲可怕的、震耳欲聾的霹靂,天空碎裂了,莫邪幾乎被突如其來的聲音震坐在空域,不由得屏住呼吸,等著碎光落下。

奇形怪狀的黑色光栩向四面八方伸展,將整個天空切割得支離破碎。烏黑的天穹迸出黑色的火花,突如其來的奪目的閃光,使漆黑的天幕頃刻之間輝煌黑亮。

沉寂在黑色光栩中的黑球,飛出陣陣狂亂的識波,張牙舞爪的飛入迸落的黑光中。

「啟物神光」?莫邪驚愕了,黑球里竟然飛出兩道神識化成的光速。這可不是一般的光速,是「啟物訣」凝成「啟物神光」,一旦神光擊中黑光,就有可能被啟靈。幾率雖然小的可憐,不是沒有成功的機會。

再看「啟物神光」飛去的方向,莫邪樂了。兩道魔識本來就混亂,雖然修鍊出「啟物神光」卻根本無法擊中黑光。 獨家摯愛,總裁低調點 黑球外,「啟物神光」亂飛,每次都與黑光交錯開,擊在黑色栩光數十丈開外。

莫邪從懷中取出「藍水晶」。這是承影用閃電之氣化成的「焾火雷珠」。據說有吸引雷霆的妙用。

見到天穹里栩光,莫邪第一感覺就是此光是奇異的閃電。

「焾火雷珠」剛被投入空中,瞬間形成一個旋形的黑洞。天穹上萬千雷霆消失了。

「焾火雷珠」落入莫邪手中。

莫邪嘿嘿兩聲,沒等嘿出第三聲,一道鞭光抽來,啪的將三道殘影擊碎。鱗光一閃,黑煙中透出魔影。「****的敢盜本魔主的神光」。

噗!莫邪殘影下一個落點上爆開黑煙,魔影怒吼的沖了出去。

數息過後,三道纖影不約而同的落到第一個爆點上。

突然,一道纖影消失,啪!蛇形光鞭抽在半空,虛空碎了般向內陷去。接著數十道披髮鱗影出在空中。「嘿嘿!化了」。

另二道纖影驚愕的站在空域,沒想到莫邪會把盎然劫走,正愣神時,纖影一閃,被黑色球體吞噬。

莫邪那管身後發生何事,夾住盎然的細腰,回手一劍斬向數百裡外的殘影。

一道雷光劈下,帶著磅礴凌厲的氣勢直向披髮纖影斬去。纖影身形一頓,手中蛇形卷鞭在空中打了個花,道道閃電騰空而起,直衝黑域,黑暗之魔退去,黑光照亮整個空域。

斬在半空的劍光,化成星星光點消失在黑色中。

莫邪被劍光爆開的衝力撞的跌跌撞撞,抱著盎然遁行的速度反而更快了,一閃即出了冥域。

鞭光擊在冥域邊緣,軟軟的落了下來。

莫邪那有心思看身後的事情,一溜煙的逃向聖雲城。

「蕎聖友快出手」。

幾個息過後,莫邪狼狽的沖向蕎婉兒的神梭。

蕎婉兒閉目修鍊,突然聽到一聲怒呵,眼前聖影閃過。「莫長老」。

唰!蕎婉兒不由分說,凝術擊向追來的纖影。

身披魚鱗甲的魔女,剛剛擋下莫邪犀利的一箭,見術法飛來,鞭梢打了迴旋,將術法攪的七零八落。

蕎婉兒臉色急變。「化身四階魔者」?

想躲已經來不及了,術法回波衝到身前,蕎婉兒震的臉兒變了形,身子向後仰去,重重的摔倒在空域。

魚鱗魔女看都沒看蔫花敗草的蕎婉兒,追向逃遁的莫邪。

莫邪用盡混身的解術,遁距不過一百餘里,幾息間,魚鱗魔女已經追近數百里。

唰!唰!莫邪凝出「幻影碎心箭」連射數十箭,回頭一看,莫邪眼睛都直了,箭影在魔女身前轉了圈,飛向清明的天空。

「暈」!莫邪罵下去的勇氣都沒了,心知完。化身四階魔者遁速四百里,怕是幾息之後,想逃都沒有機會。

一不做,二不休。莫邪急忙取出「蟲洞」。啪的捏碎。小的黑色洞現出,莫邪一閃遁入洞中。

啪!洞口還沒等合上。鞭光抽在洞口上。洞口被利刀切開般深入數百丈。

「蟲洞」雖然破裂,晃了兩下從虛空中消失。

魚鱗甲魔女遁到破碎的虛空前,披散的黑髮里露出一支死目眼,看了眼蟲洞消失的方向。「嘿嘿!化了」。

一縷黑煙從空中爆開,鱗羽魔士拉著枯黑的長臉站在空域。兩位驚艷的聖女低首站在身後。「細肉全吃」。

魚鱗魔女掄起手中光鞭,狠狠的抽在虛空,一片水汪汪的水圈出現。兩位聖女手中飛出一根青藤,鎖住鱗羽魔士腰際。

「細肉全吃」!鱗羽魔士一步踏入水波中,水紋一擴一收,拉著兩位聖女和魔女同時隱入水圈。

蕎婉兒披頭散髮的爬了起來,聖服外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膚影。驚愕的看著隱去水圈,心知不好,忙取出晶信按在眉心。

兩位魔者是誰?蕎婉兒比誰都清楚。正是魔城的城主羽刀和城母盛晴。兩位聖魔竟然追向聖雲城,那還了得。

晶信劃過碧空。蕎婉兒恨恨的罵道:「果然是個喪門星」。 「霸龍傭兵團的朋友,不知你們遠道而來,有何貴幹?」

圍牆之上,艾莉絲手持火把站在漠河傭兵團的眾人之前,看著被巨大法陣粘在地面上的數道黑影,笑眯眯地開了口。

「什麼霸龍傭兵團?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還有,我勸你最好趕緊把我們放了,不然的話…」

「不然的話,你奈我何?」

「你!」

艾莉絲的搶白讓領頭的黑衣人一陣氣血翻湧,終日打雁,竟沒想到今天被雁啄了眼。

他原本以為這漠河傭兵團不過是個才勉強到C級的傭兵團,在這樣的傭兵團中取兩個物件簡直是輕而易舉,可他沒想到自己只是稍微一疏忽,便落入了險境之中。

這地面之上的法陣也不知道是用什麼符文篆刻的,無論是功效還是文字他竟從未見過,竟將他牢牢地吸附在這地面之上,絲毫無法動彈。

真是邪門了!

地面上的法陣黑衣人自然不會見過,因為這是艾莉絲融合了附魔術,鍊金術和通靈術,甚至還加上了在屠神幻境和七殺之地中的心得后創造出來的一種另類法陣。

這個法陣並沒有什麼攻擊性,但卻能夠最大限度地限制陣內人的行為,算是一種獨創的困陣。

其實艾莉絲原本只是想用自己半吊子的附魔術布置一個隔離法陣,為漠河傭兵團的眾人贏取一下時間。

可誰知道在她的靈光一閃之下,她竟然融合了巫界和麒麟大陸,浮空之地以及那不知名的紅與火之地的能量,創造出這麼一個奇怪的法陣。

原本她還擔心,這樣隨意創造出的產物難以困住她即將到訪的「朋友」,可沒想到效果竟是出乎意料地好。

好到讓她本人都有些詫異。

更重要的是,這另類法陣竟然還有著幻陣的功效。

漠河傭兵團的成員只需要在白日里偽裝成想要讓來人看到的模樣,法陣就會自動記錄下眾人的狀態,然後在「朋友」到訪之時展現出來。

說來此行的順利,也是因為這黑衣人過於小心了,若是他們上來便對漠河傭兵團的眾人發動攻擊的話,恐怕這幻境也無法迷惑他們。

如今,倒是方便他們關門打狗了。

「哼,別以為你用這些歪門邪道就能困住我們。兄弟們,不必再隱藏能力了,都把能力給我亮出來,給我破了這困陣!」

艾莉絲的做法和態度徹底激怒了領頭的黑衣人,令他失去理智地下達了變身的命令,剎那間,黑影們的身形,變了。

只見一個個原本直立的身軀忽然彎下腰,雙手支撐在地,軀體則漸漸幻化成一隻只黑色的巨貓。

竟全都是融合了幽冥貓的改造人。

「什麼?他們竟然都…恩人,您這陣法會不會…」一旁的冥河看清黑衣人的行為之後,不禁驚呼出聲。

「稍安勿躁,做好反擊準備。」艾莉絲微微眯起眸子,冷靜地下達著指令。

她目前對這改造人的了解並不多,對自己隨手創造出來的法陣更是不算了解。

現在法陣是否能夠困住這些改造人,她還真不太確定。 「時…時熙?」

暗沉的枯藤在觸碰到時熙新生出來的,充滿生機的藤蔓之後,忽然有了片刻的遲滯,隨後細碎的嘶啞聲在山洞內斷斷續續地傳了出來。

帶著幾分希冀,幾分不確定,以及幾分掙扎。

是璃若的聲音。

「是我。」時熙低低應著,說不清是種什麼情緒。

像是鬆了一口氣,又像是依舊在賭氣的孩子,不肯輕易向那人低頭。

「這裡危險,快,快走!」

洞內的聲音忽然變得急促起來,不斷驅趕著兩人,停滯下來的枯藤也再度揮動起來,不斷將兩人向外推。

「現在外面並沒有追兵,想必是還沒來得及查探邙山的現狀,我和小熙是來帶您走的。」

無奈地看著時熙在面對璃若時再度板起的面容,安知閑只好開口解釋道。

「你…你是誰?」聽到陌生的男性聲音,洞內的璃若忽然詫異地開了口。

安知閑和男裝的艾莉絲一樣喜著青衣,在他開口之前,得知來的是時熙的璃若一直以為安知閑是艾莉絲。

可現在安知閑一開口,璃若才忽然發現,這將她的女兒護在身下的人,竟然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

「伯母,我是安知閑,是小熙的朋…」

「戀人。」安知閑一句話未說完,時熙便搶先開了口,而她口中的稱呼卻是讓安知閑微微一愣。

「小熙?」

「怎麼,有意見?你不是說過要娶我?」 龍隱者 時熙微微挑眉,面上雲淡風輕,語氣卻有著隱隱的壓迫意味。

「我沒,不不不,我有,不對不對,我太開心了!小熙,你說的可是真的?」

安知閑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時熙的意思,一時間竟高興地不知道說什麼是好,可是他的心中還有著隱隱的擔憂,怕這一切不過是時熙說的一句玩笑話。

「我從來不說假話。」時熙認真地回應道,話音剛落她就再次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

「小熙,我好開心,我太開心了,你等著,回去我就去你家族下聘,我要讓你風風光光地嫁給我!」

安知閑緊緊地擁著時熙,彷彿擁著最珍貴的寶貝,他的女孩也喜歡他,他很開心,實在是太開心了!

時熙也伸手回抱了安知閑,這個人,是她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她的心很清楚。

時熙與艾莉絲的性子不同,她的性子更冷漠,可卻也更單純,厭惡的她會用盡全力厭惡,可喜歡的,她也會用盡全力去喜歡。

之前是她沒有看清過自己的心,如今看清了,她就不會再逃避了。

「什麼?戀人?不可以!我不同意!」沙啞中帶著尖銳的嗓音忽然從洞穴深處響起。

一個全身都被枯枝覆蓋的乾癟身影忽然自洞穴中竄出,急速揮動的枯藤則將緊擁的兩人分離了開來。

首富從地攤開始 「我不同意!」在枯枝覆蓋下幾乎面目全非的璃若定定地望著兩人,有些顫抖著開了口。

「你憑什麼干預我的生活?」時熙微微挑眉,冷冷地看著璃若。

「從沒有餵養過我一天的你,憑什麼干預我的生活!」 ?聖雲城沉浸在雲海間,肅穆,靜謐和森嚴的城影飛著螢火般的光點,忽閃忽閃地或昏或明,整個城池像籠罩在夢幻中,睡在銀色河床里。

沉睡中的城池外,一陣詭異的陰風颳起,暈黑的城影清晰起來,顯得城外的空域更加的陰冷。

不起眼的夜空,似被風吹起了漣漪,黑煙爆起,鱗羽魔士抱著膀子站在未散的煙塵中,鷹似的眼睛凝著暈明的城池。

靜寂的城池被陰狠的目光驚嚇了,嗡的抖起細波,顫抖的看不出城池的輪廓。

城影微微暗去,一位挑眉聖士凝立在城外。見到鱗羽魔士后,臉色變得凝重,哼哼兩聲。「羽城主因何來我聖雲城」?

「細肉全吃」!羽刀念咒語般說了句,卻沒有回答聖士的問話。兩肩鱗羽輕輕抖起,身後水紋里走出兩位窈窕聖女。

一位聖女上盈盈半步,向聖士微行一禮。「長老打擾了,我家城主來索要被被捋魔奴」。

挑眉長老鎖起眉頭,像似聽不明白聖女在說什麼,瞪著不解的眼神。「魔奴?城主的的魔奴怎麼可能被捋到聖雲城」?

「細肉全吃」。羽刀怒吼道。

幾滴飛劍似的吐沫星子飛向挑眉長老。

挑眉長老被熏到般退了步,指尖點點鼻息,幾根尖尖星刺凝在空中。

「城主說,不交出魔奴,就蕩平聖雲城」。聖女嬌呵道。

羽刀瞪起鷹目,道道寒光閃爍。手裡凝出鬼骨魔刃拄在身影前,縷縷幻影魔光從刃鋒上漫來。

挑眉長老眉頭倒立,似被魔光逼退。臉色也陰了下來,厲目如炬,盯著魔光鋒刃。

「城主,魔、聖從無干戈,怎麼可能敢捋城主愛奴」。

「細肉全吃」! 你舅舅拐跑了我小姨 羽刀兇巴巴的吼道,掄起「鬼骨魔刃」似要斬去。

「少廢話!不交先斬了你」。

「呀」!挑眉長老驚愣了,說三句了,怎麼沒魔性大發?

「好!容我細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