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兩個集團軍,換取整個蘇維埃的勝利,圖哈切夫斯基已經做好了這樣的心理准航

「進攻!!進攻!!」

楊林不斷嘶聲力竭地叫著、吼著,不斷指揮著自己的裝甲戰車、士兵向著伊斯特臘起最兇猛的突擊!

整個伊斯特臘都被籠罩到了密集的炮火之中,一枚枚炮彈掀起的氣浪,足以將整個伊斯特臘淹沒!

裝甲車如同遠古巨獸一般,不斷撕裂著紅軍防線,一旦陣地上被裝甲車撕開任何一道缺口,大量的中國士兵都會洶湧而心

傷亡在這裡已經變成一種數字遊戲,成片成片的紅軍士兵到在了中**隊的炮火轟擊之下,伊斯特臘完全淹沒在了熊熊烈火之中o月,3日,中**隊大部佔領伊斯特臘!

此時協約**隊距莫斯科僅24公里之遙,下午6點,楊林致電前敵總指揮部和大本營司令部:

「伊斯特臘已在我控制之中,莫斯科已在大炮射程方位之內,我已經可以在要遠鏡中看到莫斯科的塔尖。請求總司令部並前敵總指揮部,下令救**第2、6兩集團軍迅向我靠搞。

克林及伊斯特臘的迅丟失。讓整個莫斯科亂成了一團!

敵人就在莫斯科城外,他們隨時可以炮轟莫斯科!

儘管莫斯科已經全部動員起來。但沒有人知道可以堅守多長時間,

「必須嚴厲懲治圖哈切夫斯基!」斯大林面色嚴峻:「正是他的不作為,才導致了莫日艾斯克的丟失,使得莫斯科直接處在了敵人的大炮轟擊之下」。

「不,不能完全怪圖哈切夫斯基同志」。托洛茨基的口氣同樣嚴肅:「在之前,圖哈切夫斯基遭到了非正常的審查,失去了直接指揮的權利,這才造成了今天的混亂,責任並不完全在圖哈切夫斯基同志身上!」

「列夫達維多維奇托洛茨基同志」。斯大林加重了自己的口氣:

「現在不是繼續袒護一個人的時候了!在華沙,我們曾經無限信任的把前線指揮權交到了圖哈切夫斯基同志的手上,但他辜負了我們的信任。讓偉大的革命事業遭到了慘重失敗。進而引了一系列的後果

當我們寬恕了圖哈切夫斯基同志的罪行,並且繼續無比信任的讓他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之後,他卻不把自己的精力放到如何防衛末日艾斯克之上,反而下達了放棄莫日艾斯克的命令,這是嚴重的投降逃跑主義!」

「約瑟夫維薩里奧諾維奇斯大林同志!」托洛茨基同樣抬高了自己的聲音:

「請注意你的用詞,逃跑投降主義。不應該用在一個為了蘇維埃屢立戰功的將軍身上。儘管圖哈切夫斯基同時放棄了莫日艾斯克,但那是在特殊情況下做出的選擇而現在圖哈切夫斯基同志還正在親自指揮著我們的紅軍士兵在加爾普霍夫同敵人浴血奮戰!」

「看來我們誰也無法說服誰了斯大林的目光在所有革命軍事委員會的成員身上一一掃過:

「鳳志們,偉大的蘇維埃政權正處在最危險的時刻,但我們黨內有一些同志,卻一味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在那竭力爭取著什麼。

我以總書記的名義,提請委員會通過罷免圖哈切夫斯基,逮捕查辦的請求。只有這樣,才能剷除我黨內部毒瘤,只有這樣,才能保衛莫斯科,保衛蘇維埃政權,同意的同志請舉手!」

說著,斯大林第一個舉起了手!

很快,越來越多的委晏舉起了自己的手,

托洛茨基悲哀的看著幾乎一致支持斯大林的委員,知道一切都已經無可逆轉了! 讓蘇維埃最高革命委員會做出了第二次逮捕圖哈切夫斯基哪令!后。這個時候的圖哈切夫斯基卻已經在戰場上取得了重大進展。

蘇俄紅軍第四、第五集團軍浴血奮戰,前赴後繼,終於在救**西面防線撕來了一道巨大的口子,而這道口子。是用一萬二千五百名紅軍戰士的鮮血鋪成的

救**在加爾普霍夫的防線已經被衝破,全線潰敗只是遲早的事情。前敵指揮部甚至已經決定啟動第二套方案,在中美英法四**事力量的掩護之下,救**撤退至林查克之二號陣線進行防禦。

但是,很快一切都已經變得並不重要了

「米哈伊爾尼古拉耶維奇圖哈切夫斯基同時,奉蘇維埃最高人民委員會命令逮捕你!」

站在圖哈切夫斯基面前的「契卡」少校,顯得非常嚴肅:「現在請立即將指揮權交給沃羅茨基同志。由他繼續指揮戰鬥!」

圖哈切夫斯基怔了一下,似乎並沒有從這一道命令中領悟出什麼。

「米哈伊爾尼古拉耶維奇圖哈切夫斯基同志!」契卡少校再一次加重了語氣:「請羈勒把指揮權交給沃羅茨基同志,你必須立即和我們回到莫斯科!」

圖哈切夫斯基終於明白了,自己遭到了第二次逮捕!

他正了一下神色:「少校同志。您看,我們已經在白軍西面撕開了一道口子,我們完全有能力衝垮敵人防線,同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林查克發起猛攻,這樣,敵人的后翼就將暴露在我軍攻擊之下敵人已經兵臨莫斯科城下,從側後方打擊敵人,將是對莫斯科保衛戰最有力的支撫」少校的表情顯得非常嚴肅:

「圖哈切夫斯基同志,對於這一切我絲毫不感興趣,如果你有什麼申訴,可以對蘇維埃最高好任命委員會去陳訴,我的任務只是將你帶到莫斯科!」

「少校同志!」被指定接替指揮權的沃羅茨基再也忍耐不住:

「現在戰爭已經進行到了最關鍵的時玄,在這樣的情況下,加爾普霍夫需要圖哈切夫斯基同志!您知道嗎?一萬二千名紅軍士兵的血,正在加爾普霍夫流淌,失去了圖哈切夫斯基同志的指揮,我們不可能取的進一步勝利!」

「一萬二千名?這麼多」少校怔了一下,在那遲疑猶豫了很久:「圖哈切夫斯基同志,您需要多久才可以完成您的工作?」

「七天,最多不會超過十天」少校的話讓圖哈切夫斯基看到了希望,而正在這個時候,一封電報送到了少校的手裡。少校看了一眼。 你還是我的幸福嗎 眼中閃現出了一絲無奈:

「圖哈切夫斯基同志,儘管我本人對此表示同情,但是我剛剛接到了總書記斯大林同志的親筆電報,指示我必須立即把您帶到莫斯科,不許有任何託詞。

絕望的神色在圖哈切夫斯基的眼中一閃而過。

自己只是想取得勝利,在被動的情況下支援莫斯科保衛戰,但現在就連這點心愿也都無法實現了

第一次的被捕,並沒有喪失圖哈切夫斯基對革命的熱情和信心,在革命的道路上,這些委屈完全能承受。

但是這一次的被俘,被好像在自己心中狠狠扎了一刀

一個時政治並不如何感興趣的人。為什麼偏偏會被卷到政治的旋渦之中?在這一刻,圖哈切夫斯基徹底的迷茫了

「圖哈切夫斯基同志,我給您兩個小時的時間準備,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少校輕輕嘆了口氣。然後轉身離開了這裡。

圖哈切夫斯基的嘴僅僅抿在了一起。目光死死地盯在面前的地圖上。再差一步。再差一步就可以取得第一步的勝利了

可是這最後一步,自己卻無法跨出去了,

「圖哈切夫斯基同志,請不要接受這樣的命令!」沃羅茨基大聲叫了起來:

「勝利就在我們面前子紅軍需要您的指揮,加爾普霍夫需要您的指揮!我請求我們聯名給最高委員會發電,要求他們立即撤消這一錯誤的命令。

「這等於是嘩變,沃羅茨基同志圖哈切夫斯基機輕輕嘆息了

:

「敵人已經準備攻擊莫斯科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再發生這樣的事情,會對莫斯科保衛戰造成不可估量的影響。

沃羅茨基緊緊握著拳頭:「難道就這樣任命他們逮捕您嗎?」

「沃羅茨基同志,請接受最高蘇維埃給您的命令!」圖哈切夫斯基整了一下自己的軍裝:「進」二斷的朝前講攻,務必要突破林杳克防線,間接支援莫沏引而衛戰!至於我的一切,您不必擔心!」

說著,圖哈切夫斯基整理好了自己的文件,鄭重其事地交給了自己的繼任者,然後微微笑著,朝所有的部下敬了一個軍禮,慢慢走了出去

那些紅軍指揮官,一齊默默地舉起了手

所有人都有一種預感,司令員同志這麼一走,就再也回不來了,而失去了一位領袖的第四、第五集團軍還能取得勝利嗎?

沒有人有信心,包括沃羅茨是

飛機呼嘯著從天空掠過。遠處傳來了幾聲爆炸聲。

圖哈切夫斯基和大約一個排的士兵站了起來,拍了一下身上的塵土。匆匆繼續向前趕路。

「您叫什麼名字?少校同志?」圖哈切夫斯基忽然問道。

少校沉默了一下:「奧克羅夫。司令員同志。」

「不要叫我司令員,我現在只是一個犯人。」圖哈切夫斯基苦笑了下,朝周圍看了看:「動用這麼多的人來押送我,完全沒有這個必要。

奧克羅夫沉默了下:「司令員同志。請繼續趕路吧,這裡是白占區。我們會遇到許多危險的。

正在這個時候,周圍忽然響起了槍聲,最前面的兩個契卡很快倒在了槍聲之下,

所有人趕緊再度趴伏到了地上,此時槍聲變得愈發密集起來。

「還擊,還擊!」奧克羅夫大聲叫道。

契卡拚命還擊,但很快發現他們已經被團團包圍住了

「是暴亂的農民武裝!」奧克羅夫大聲吼了起來:「見鬼,我們被一群反革命農民包圍了!」

圖哈切夫斯基卻居然在這個時候點燃了一枝煙斗:「也許並不能叫他們反革命,當一個人快要被餓死的時候,他們往往會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舉動出來。

「請注意您的用詞,圖哈切夫斯基同志!」奧克羅夫不滿的盯了他一眼:「您的這些話,我會一字不漏的送上去的」

圖哈切夫斯基笑了一下「可以給我一枝槍嗎,少校同志?」

奧克羅夫猶豫了一下,還是拔出了一枝手槍交給了圖哈切夫斯基。

這個時候包圍圈中的槍聲變得更加密集起來,大量隱隱約舟的身影。正在逐步朝這裡接近。

這裡的地形根本不適合防禦,一個接著一個的契卡倒在了槍下奧克羅夫朝周圍看了一下,連自己和圖哈切夫斯基在內,只剩下四個人了,他忽然大聲說道:

「圖哈切夫斯基同志,我們掩護您,但是您必須答應我」

話還沒有說完,一顆飛襲而來的子彈,擊中了奧克羅夫,奧克羅夫的身子晃動了一下,一頭栽倒在了血泊之中

「少校同志,少校同志!」圖哈切夫斯基一把把少校抱在了自己的

里。

奧集羅夫艱難地睜開了眼睛:「您必須答應我,無論怎樣,您都必須回到莫斯科,接受審判」

說完,少校頭一歪。死了。

這是一個無限忠誠於自己工作的軍官,即便到死,他也依然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

圖哈切夫斯基放下了少校的屍體。這個時候他忽然發現,自己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

那些農民武裝,正在不斷地朝這裡接近,嘴裡大聲嚷著,讓敵人投降的話。圖哈切夫斯基笑了一下。舉起了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

槍聲響了,圖哈切夫斯基軟軟的倒了下去

十月革命勝利后,圖哈切夫斯基選擇了新的生活道路。8年6月,他奉命去東部戰線負責整頓零散部隊籌建紅軍第一集團軍。 最強校園女神 他在不長的時間內出色地完成了任務。並親率部隊多次戰勝白衛軍。

口年3月,圖哈切夫斯基曾一度指揮南部戰線第八集團軍

戰。

但為時不長即被調回東部戰線接受了第五集團軍司令的任命。第五集團軍在粉碎高爾察克軍的鬥爭中起過重要作用。

圖哈切夫斯基由於領導和指揮部隊作戰有方,被授予紅旗勳章。

但就是這麼一個傑出的軍事將領。卻死在了一群暴動農民的手中。歷史有的時候充滿了譏諷

不過如果從產格意義上來說。圖哈切夫斯基其實並不是死在暴動農民手中,而是死在了權利鬥爭的陰謀之中!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

司馬懿發現一件很悲哀的事情,就是這些日子來,陳歡真的不和他談天下大勢,論的只有人間的風花雪月。

開始的時候,還覺得無趣,只是到了後面,反而覺得有趣…

人心的變化,隨著的時間流逝,誰能曉得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從最開始的不解,到最後的從容享受。

一種心態上的變化。

鷹需要熬,人同樣的也需要熬

如今的司馬懿可以說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說剛來的荊州的時候的司馬懿是一把出鞘的利刃,那麼如今的司馬懿就是一把歸鞘的寶劍。

藏劍與鋒!出鞘的那一刻方顯可怖。

只是陳歡深知,這些只是表面,包裹著司馬懿這柄寶劍的劍鞘的只不過是紙糊的,真正要達到藏劍與鞘,收斂鋒芒的時候,那麼司馬懿還需去經歷更多的事情,只是如今依照他如今的年齡卻是太早了。

或許….

司馬家的那位老太爺藏著就是這樣的心思。

人老成精,有時候也不得不佩服。

荊州可謂是風雲變幻,局勢一天比一天緊張,也不知道劉表是從哪裡得到的消息,孫堅得到了傳國玉璽,如此一來,劉表在隨縣發動攻勢,攔孫堅與隨縣中,與此同時,淮南袁術兵發與隨縣,強勢插入一腳。

可以說袁術、劉表二人的目的昭然若揭,同樣的,二人也找了一個好的借口。

不過局勢卻並非如他們雙方所預料的那樣,在他們看來孫堅應該是兵敗如山才對,結果卻令人他們大吃一驚的是,孫堅越戰越勇,不僅沒有在隨縣攔下孫堅的大軍,反而直接打穿江夏,來到競陵。

只不過,劉表的舉動卻是苦了江夏的黃祖,佔據江夏的黃祖可以說是江夏的土皇帝,實力雄厚,平時與長沙太守烏程侯孫堅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大家都相安無事。

依仗著自己的實力,黃祖對於劉表也是聽宣不聽調,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中,小日子過可是相當的舒坦。

現在倒好了,直接來了一個無妄之災。

江夏

「呸!老賊!」

桌子上的調令,直接被黃祖扔在地上,至於派遣來的使者,黃祖直接讓他在外面候著,這種事情被人看見,豈不是說他黃祖失禮了。

荊州黃氏在荊州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更是盤踞在江夏的龐然大物,這點臉面他還是要的。

「該死!」

「父親為何事苦惱!」

來到黃祖的房間內的人是黃祖的長子黃射,誰家裡都有一個麒麟兒,江夏黃家的麒麟兒便是黃射,如今開始逐漸的接管江夏大小事務,眼下的黃射所展現出來的能力讓黃祖相當滿意,甚至在他看來,這才是他黃祖的崽,至於其他的兒子則是被黃祖遺忘的一乾二淨。

繼承人只需要一個就行,而且這個繼承人已經達到了他的預想目標。

「他劉表欺人太甚…………」

巴拉巴拉的講了一大堆,都是抱怨的話,不過黃祖的擔憂卻是正確的。

聞言,黃射坐了下來,緊鎖著眉頭,眼下的事情的確棘手。

「父親,劉景升這招夠狠。」

狠! 名門盛寵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