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伯陽越看越心潮澎湃,先前他還沒想住進如此奢侈的地方,可真到了這裡就捨不得離開了,劉伯陽忽然在想,自己把這裡買下來之後,連爺爺、納川王爺他們都可以接進來同住,這裡環境如此之好,給他們養老最合適不過了。

劉伯陽上了樓梯,四樓與五樓交接的地方,還有一個偏門,通向外面巨大的露天陽台,這陽台也是十分的寬闊,全家人坐下燒烤都綽綽有餘,最主要的是站在陽台最前沿,俯瞰下面正好是水藍的游泳池,這環境,簡直沒的說了。

「怎麼樣陽哥,這裡兒還不錯吧?」馬菱怡笑嘻嘻的問。克里斯汀娜也站在一邊,聆聽劉伯陽最後的意見。

劉伯陽點點頭,笑道:「確實不錯,房子比我想象的大多了,不過這種房子,肯定便宜不了吧?」

「他們對外要五千萬呢!不過我聽我們家大鵬說,陽哥您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錢哦!」馬菱怡笑嘻嘻道。

劉伯陽等了老貓一眼:「他是這麼說的?」

老貓趕緊瞪了馬菱怡一眼:「我什麼時候跟你說這話了?」

馬菱怡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俏皮的吐吐小舌頭,縮在老貓懷裡不說話了。

劉伯陽瞟著老貓,笑而不語。——他還不了解這小子?典型的有了媳婦忘了大哥啊,為了討媳婦歡心,果斷就把自己賣了啊!

「看來小怡你是很喜歡這裡啊!」劉伯陽笑道。

馬菱怡再也不敢亂說話了,訕訕道:「我和克里斯姐姐只是幫陽哥挑的啦,我個人是很喜歡這裡的環境,但是如果陽哥不喜歡,咱們不買也行……」

克里斯汀娜道:「我也覺得這裡還不錯,我去過世界好多地方,各種公寓、別墅、莊園我都見過了,可沒有一處的環境能比上這裡,單論生活,這裡是天堂一般的存在。劉伯陽,我是覺得,既然要買,就買棟好的嘛,畢竟這是一輩子的事,而且現在在z國買房最不虧,永遠都不會折價!」

劉伯陽笑道:「我明白你們的意思,其實我也挺喜歡這裡,不過五千萬確實不算小數目,我還得好好合計合計,房子我買定了,但是不想出這麼多的錢。」

「呃?」馬菱怡眨了眨眼睛,興奮的問:「陽哥有辦法讓它降價?」

老貓笑道:「就算別人不能,陽哥也能,現在全哈市誰敢不給戰魂堂面子,市長見了陽哥都得賠笑臉,低價弄它一套房子,還不是小菜一碟?」

「行了,今天就看到這兒,回去想想辦法,爭取儘早把這裡買下來。」劉伯陽道。

——

打定主意買琉璃宮,劉伯陽首先要籌備一筆錢,這麼大的房子,再不濟也得掏個兩千萬,否則就跟明搶一樣了。實話實說,劉伯陽現在真的不缺錢,戰魂堂在四個省市涉及的眾多行業、各個場子,每天的收入都是一筆天文數字,劉伯陽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現在到底有多少錢,反正下去十幾輩子都花不完、高震飛老貓他們之所以沒提出也出一筆錢,那是因為他們自從跟著劉伯陽混以來,從來都是不要工資的,劉伯陽管吃管住,他們就沒別的要求,錢都讓大哥攥著,他們放心。

劉伯陽得知琉璃宮的售賣權在市建設局局長手裡,琉璃宮居然是哈市政府承㊣(5)辦的建築,這倒讓劉伯陽有些沒想到,當天下午,他親自去了市建設局,想通過某些「特殊途徑」,把房子的價格壓低一點。

建設局的局長看到劉伯陽親自到來,非常受寵若驚,如今的哈市,誰不知道戰魂堂堂主劉伯陽的大名,當他弄清楚劉伯陽的來意,馬上表示琉璃宮可以賣給劉伯陽,價錢方面當然也可以低一些,五千萬隻是對外報的數字,其實裡面很多事情都是可以「操作」的。

「劉堂主,您有所不知,這琉璃宮和北市郊其他的幾棟大型建築,都是哈市原先的一位大開發商投資建築的,只不過他為了避稅,答應拿出一部分的股份與我們建設局合作,這才形成了目前表面上這種公私合建。我們建設局方面,非常願意把琉璃宮賣給您,但是房子的真正所有權畢竟在那位大開發商手中,我還要諮詢一下他的意見。」建設局長道。

「哦,這沒問題,你儘管諮詢吧,不過要儘快,有消息了就告訴我。」劉伯陽淡笑道。買房子本來就是件麻煩事兒,劉伯陽也沒想著一蹴而就。

「呃……那好!劉堂主,那您今天先回去吧,我回頭就想辦法聯繫他,一有消息,我馬上通知您!」

「怎麼這麼麻煩,你還想讓我跑幾趟?現在打個電話問不行?」劉伯陽微微不悅的反問。

「不不……」建設局長不敢得罪劉伯陽,慌忙賠禮,但又苦著臉道:「主要是那人他現在不在哈市,我想找他,比較麻煩……」

「哦,那他現在在哪?叫什麼名字?」劉伯陽問。

「……房子的主人,叫納川風……」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杜廉認真的神情,讓杜爸彷彿自己剛才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你這是什麼表情?我說什麼了嗎?」

「等下,你當然說了,你說黃雲水泥廠怎麼來著?」杜廉問道。//**//

「哦,你原來是問這個啊。其實我也是聽人說的,你知道的,我閑著沒事就好去看人家下棋。就是在看下棋的時候,我聽有人說,黃雲水泥廠的廠長閆春被抓了。然後水泥廠的人準備搞出點動靜,好像是要去縣政府示威,讓他們放了閆春。」杜爸說道。

竟然還有這回事情!

這事就算杜廉沒有成為蘇沐秘書之前,都能夠感覺到不對勁,更別說現在他的位置,便決定了他必須對任何事情都要有很敏銳的嗅覺。

「爸,等我回,一會咱們再聊!」杜廉說著便拿起手機,走進了房間。

杜媽瞧著杜廉神神秘秘的樣子,有些擔心道:「兒子不會出什麼事吧?」

「真是婦道人家!他能出什麼事!你沒見到嗎?現在就連教育局長和衛生局長都得那樣和咱們兒子說話。你以後就等著享清福吧。」杜爸說道。

「也是!」杜媽頓時找到些感覺,「我以後出去,還就真的不相信,他們還有誰敢給我齜牙,敢看不起我。說實話,今天晚上瞧著黃蘇那樣灰溜溜的離開咱家,我心裡別提多痛快了!活該她那樣!還想給我兒子介紹對象,我兒子能缺對象嗎?」

「嘖嘖。瞧你現在的樣子,好像你兒子都當上縣長了似的。」杜爸說道。

「遲早的事!」杜媽興奮道。

老兩口在客廳內這麼激動著,杜廉在房間內卻是恭恭敬敬的打出電話,他不確定現在蘇沐有沒有別的事情。但這事實在很重要,不得不打擾下。

幸好,電話很快便被接通。

「杜廉,怎麼這麼晚了給我電話?到家了吧?」蘇沐笑著問道。

蘇沐早就從金色輝煌離開,他現在已經出現在招待所中。剛剛洗了個熱水澡,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看書那。

「縣長,我到家了,我剛才聽我爸說了件事情。覺得很重要,所以想要向你彙報下。不知道有沒有打擾你休息?」杜廉說道。

「沒事,說吧!」蘇沐淡然道。

「縣長,是這樣的。我聽我爸說,黃雲水泥廠的工人好像對閆春被抓起來有些不同意見,他們準備前往縣政府示威,想著讓放掉閆春。//**//」杜廉沉聲道。

「什麼?」蘇沐明顯一驚,「這事你儘快查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明白!」杜廉急忙道。

蘇沐掛掉電話后,點著一支香煙,雙眼微微眯縫起來,很顯然剛才杜廉的消息的確是讓蘇沐吃驚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閆春竟然在水泥廠還有這麼大的號召力。被抓后還有人想著通過示威來逼迫縣政府。

「哼!你們倒是真敢想!」蘇沐冷笑道。

蘇沐現在已經想到了另外一點,那就是或許閆春並沒有那麼大的號召力。這些想著聚眾鬧事的人,不過是想要藉助閆春事件。想要逼迫縣政府表態,到底應該怎麼解決黃雲水泥廠的問題。

「這件事倒不是沒辦法利用下…」

蘇沐想著這事,腦海中的官榜便開始旋轉起來。如果能夠不發生這事是最好的,但真要是發生了這事,蘇沐便想著如何才能夠最大限度的控制住事態的發展,同時將自己的想法毫不阻攔的執行下去。

時間就在這樣的思索中很快消逝…

金色輝煌。

當第二天清晨的陽光照耀向整個大地時,陳嬌才迷迷糊糊的睜開眼,而就在她醒來的第一時間,發現眼前竟然站著一個人,本能的驅使下,使她驚聲尖叫起來。

「喊什麼喊,你想嚇死誰那?」楊小翠大聲道。

「怎麼是你?大清早的你就站在我這裡,到底誰想嚇死誰那!」陳嬌嘟囔道。

「行了,真不知道昨晚你到底喝了多少酒。趕緊起來,醒醒酒,洗漱下,去辦正事吧。」楊小翠說道。

「辦正事?辦什麼正事?」陳嬌慵懶的躺倒在沙發上,腦袋仍然有些暈,昨晚她記得好像是和那個楊小翠的同學碰著了,然後後來怎麼了,她一點都想不起來了。

天哪,我們兩個總不會那啥了吧?

沒有,絕對沒有,我的衣服都這麼乾淨整齊!

那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真是的,你要是再這麼鬼混下去,遲早得廢掉。去吧,我聽說現在開發區是由新來的蘇縣長分管,這個蘇縣長倒是很有魄力,以前便將黑山鎮發展起來,前幾天更是將楚作梅給拿下來。你去找找他,沒準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楊小翠說道。

找蘇沐?

陳嬌不屑的一笑,「當官的都是那樣,官官相護,我去找他有什麼用,還不如在這裡喝會酒那。」

「陳嬌,你這個死婆娘,還不趕緊給我起來!少在這裡裝死,趕緊去!蘇沐不是你想的那種人,等到你真正去了,你就會明白了。實話告訴你,我已經給你預約好了,九點鐘。現在是八點半,你要是不去的話,嘿嘿,你知道後果的。」楊小翠促狹的笑起來。

「啊!你個死小翠,敢陰我!被你害慘了!」

陳嬌聽到這話,頓時急忙從沙發上坐起來。她對蘇沐其實還是蠻欣賞的,就沖著他能夠將黑山鎮發展起來,便很佩服。

何況現在楊小翠還搞出這麼一招,自己要是再不過去的話,真要將蘇沐給得罪了,以後在這邢唐縣城,便真的沒辦法混下去了。

這間包廂與其說是包廂。倒不如說是一個豪華的客房。這裡應有盡有,而陳嬌也很快便搞定。

楊小翠瞧著陳嬌就那樣消失在眼前後,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陳嬌。不知道你看到蘇沐后,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別說,我還真的很想看看。」

縣政府辦公樓。

等到陳嬌過來的時候,已經差不多快要九點。她站在樓道中,將衣服什麼的都整理了下,確定不會出醜失禮后,便直接走向蘇沐的辦公室。

「您好,我和蘇縣長有約!」陳嬌笑著道。

「你是陳廠長吧?」杜廉起身道。

「我是陳嬌!」

「您好。稍等下!」杜廉起身敲了敲辦公室的門,隨後很快便走出,「縣長在裡面等著你,你進去吧!」

「多謝!」

陳嬌說著便推開大門走進了辦公室。當她雙腳剛剛邁進來的瞬間,臉上便多出一種緊張的神情。要知道眼前這位可是副縣長,是分管著開發區的人,不是路邊自己碰到的小商小販。一句話說的不對,都有可能給自己帶來惡果。

「蘇縣長好。我是陳嬌,我…咦,怎麼是你?你怎麼在這裡?天哪,你不會是冒充蘇縣長的吧?還不趕緊離開。真是大膽妄為!」

陳嬌走進去后,瞧著站在窗前的蘇沐。嘴裡的話剛剛說出來,等到她瞧清楚蘇沐的模樣后。瞬間便改變,臉上還露出一種害怕的神情。

「陳姐,咱們又見面了,來,坐下說話吧!」蘇沐微笑道。

「不是吧?」

就算陳嬌再有魄力,這時候瞧著蘇沐的樣子,都知道自己猜錯了,眼前這個男人竟然真的便是邢唐縣的副縣長。想到這裡,陳嬌便猛地捂住嘴巴,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

「你就是蘇沐?」

「如假包換!」蘇沐笑道。

瘋了,真的要瘋了!

陳嬌現在突然有種抓狂的衝動,聽到蘇沐答應的話,她從骨子裡面蹭的冒出的一個情緒便是憤怒!

你蘇沐竟然敢以這樣的方式調戲她,真的以為你是縣長就能夠為所欲為嗎?這簡直就是豈有此理!

不過這樣的憤怒並沒有堅持多久,便被一股害羞給擊退。想到自己昨晚在包廂中,可能做出的失態舉動,陳嬌便感到臉皮一陣滾燙。

當憤怒和害羞過去后,陳嬌心底冒起的便是吃驚,是害怕。自己到底有沒有說什麼不該說的話,沒說的話還好說,真要是說了,那就真的該倒霉了!

這個楊小翠也真是的,明知道自己的同學是縣長,還不告訴自己,非要讓自己過來承受這樣的折磨才痛快。

楊小翠啊楊小翠,你就給我等著吧,等我回去后,看我怎麼好好收拾你!

蘇沐站在辦公桌後面,瞧著陳嬌臉上神情的變化,嘴角不由露出一抹笑容,他能夠想到陳嬌現在的心情是怎麼樣的。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是縣長的話,估計陳嬌早就摔門而出,何至於在這裡受罪!

「陳姐,在正式談工作之前,我想有件事要向你解釋清楚。你應該知道,我並不是有意想著隱瞞自己身份。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是小翠姐讓我別說出去,說你那時候心情不好,對我們這些人瞧著便來氣。

第二次也就是昨晚,你知道的,你那是喝的實在是有些高。我就算說出來我是縣長,恐怕你也得當做笑話不是。所以我想既然如此,那就不如不說,等到這樣的機會見面后,你就會知道了。要是因為這樣,讓你不高興的話,我向你道歉。」蘇沐說道。

「不,不用道歉的!」陳嬌急忙道。

蘇沐說的都是事實,陳嬌也知道,自己沒有必要生氣。她只是一時半會還沒有辦法接受,蘇沐就是縣長的事實。

這麼年輕的縣長,太不可思議了!

等下,等下,昨晚他有沒有看到我的… ?納川風?劉伯陽乍聽到這個名字,頓時眉頭一皺,那傢伙居然還活著?琉璃宮竟然是他的房產?

仔細想來,那天霍國林等人殺進納川風的別墅,反遭他暗算的時候,劉伯陽也在場,所以劉伯陽知道納川風並沒死,他只是提前逃走了。《》.然而從那天到現在,這麼長的時間內,納川風竟然也沒露過面,所以劉伯陽又隱隱約約覺得,納川風說不定真的已經死了。直到此刻,劉伯陽聽這建設局的局長提及納川風的名字,他才確信那傢伙並沒死。

「這樣啊,那納川風現在在哪呢?」劉伯陽問。

建設局長道:「納川先生現國,他在忙大事業呢,估計房產這塊兒暫時照顧不上,不過劉堂主你放心,我一定想辦法幫您聯繫他!」

納川風在c國?做大事?——聞聽此言,劉伯陽心中又是一驚,怪不得自己在東北找不到納川風的任何蹤跡,原來他竟然去了c國!這對劉伯陽而言不是什麼好消息,眾所周知,c國是全世界出名的落後國家,以z國為首的社會主義大家庭中的一份子,國土面積,國民思想保守,政局還很混亂。幾個執政黨頭目都是c國有名的大軍閥,輪流把持朝政,從某種意義上說,c國就是z國改革開放前的翻版,相當的封閉。

「納川風在c國做什麼大事?」劉伯陽皺眉問。

建設局長道:「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現在給c國未來最有實力的執政黨黨首李元昊當心腹,他們兩人關係很好,從李元昊還沒當c國將軍的時候,他們就認識了,曾有一段時間李元昊被c國政局迫害,來到哈市避難,就是納川先生將他保護起來的!」

劉伯陽越聽越頭大,納川風還有這本事,居然跟c國執政黨的頭目是好兄弟,如果將來李元昊繼承c國的領導人,那麼納川風就是總理大臣一般的存在,那時候他想報復自己,簡直易如反掌了!

「納川風還真挺讓我刮目相看的。那好,你幫我去問問他吧,他的琉璃宮我買定了,讓他開個價。」劉伯陽冷笑著說完,離開了建設局長的辦公室。

那建設局長直到劉伯陽徹底消失在他的視線之後,臉上諂媚的笑容才緩緩消失,換上一副複雜神色。——在哈市當官兒,有幾個是省油的燈?這位建設局長耳朵也不聾,關於前段時間劉伯陽與納川風爭東北老大的事情,他也聽說了,但他並不想攪和兩人之間的事兒,最明智的辦法就是裝糊塗,誰也不得罪。眼下他想了又想,斟酌好措辭,終於撥通了納川風的電話。

——

劉伯陽回到臨時住的那棟別墅,把納川風的消息跟兄弟們說了,不出所料,老貓等人也顯得很震驚,「陽哥,如果納川風現在真的在c國混,咱們就得防著點兒了,萬一他那個叫什麼李元昊的兄弟當了c國主席,那傢伙可就跟著沾光了,c國人比m國人還難對付,他一定會想方設法找咱們算賬的!」

劉伯陽點點頭道:「你說的這些我都想到了,可現在咱們對他也沒辦法,想偷偷摸摸把納川風乾掉是不現實的,c國那種地方,凡是外國人進去,一律接受嚴格排查,萬一打草驚蛇,被納川風聽到風聲,反而會壞事。現在姑且先把他放一放吧,z國人輕易進不了c國,可c國人想來東北鬧事兒,也沒那麼容易!」

高震飛道:「陽哥,聽你這麼一說,獸王和阿隆索那些人,也有可能是納川風派來的,他和黑手黨都有對付咱們的理由!」

劉伯陽冷笑一聲:「確實有這可能,現在咱們雖然還沒有眉目,但早晚有一天,我會把這些事情全部查個清楚!」

——

劉伯陽買房子的事確定下來,耐心等建設局長的消息,可直到晚上那位建設局長也沒打電話過來,劉伯陽很是不滿,正準備問明情況,忽然手機鈴聲先響了,拿出來一看,竟然是龍傲天打來的!

龍傲天在電話里告訴劉伯陽,自己剛剛乘飛機抵達哈市,不清楚劉伯**體的住址,讓劉伯陽派人去接他。

不用猜都知道,那傢伙親自來哈市找自己,准沒好事兒!不過劉伯陽還是崔國棟開車把他從機場接了回來。

萌寶千里虐渣爹 龍傲天剛一進門,便開始四下打量劉伯陽的臨時別墅,嘖嘖感嘆道:「這就是你在哈市住的地方?不像你的風格啊!」

劉伯陽親手倒著茶,笑道:「我的風格應該是什麼樣?」

「張揚,高調,囂張!」龍傲天道。

劉伯陽哈哈一笑:「那是你來早了,如果你晚兩天來,沒準就能看見我住在豪華莊園里了。龍組長,無事不登三寶殿,我知道你親自趕到東北找我,肯定是有事兒,你就不用拐彎抹角了,直說吧!」

龍傲天撇撇嘴:「你這麼著急幹什麼?不過難得你這麼爽快,那我就直說了。」

龍傲天說著便坐到了劉伯陽身邊,高震飛老貓崔國棟等兄弟們也都圍坐在一起,龍傲天輕輕嘆口氣道:「是這樣的,我這次來找你,傳達的是田組長的意思,我們希望你能對付『南聯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