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趕緊發句話吧,別讓大哥真的進去,那咱們姜家就真丟人了!」

四個人吵吵成一片。

姜桃李冰冷的眼神從四個人的身上劃過,今天勉強調動著提起來的那股精氣神,這時候是真的用掉不少。整個人裹緊了攤子,輕微的咳嗽了兩聲之後,在姜慕芝的著急眼神中,緩緩開口。

「你們都知道這事?」

「知道,為什麼不知道那?這分明就是誣陷!」姜之水想都沒有想就趕緊說道。

「真的是誣陷嗎?那麼多證據就擺在那裡你敢說是誣陷!你們真的是我姜家的好子孫,看來我姜桃李之前對你們真的是過分的放縱了。從現在開始,你們給我聽著沒有我的點頭,誰也不許再隨意進小院一步!」姜桃李漠然著道。

「爸!」

「怎麼?難道都沒有聽到嗎?現在都給我回去,忙活你們自己的事情去!」姜桃李低喝道。

還想要再嘟囔再抱怨的姜之水他們看著姜桃李的神情真的是開始變的冷漠起來,就不敢再有任何放肆的意思,乖乖的將剩下的話全都咽進肚子裡面。反正這事只要讓老爹知道就成,剩下的就輪不到他們去管了。

等到姜之水他們全都走出小院后,姜桃李淡然道:「老陳,今天真的是讓你看笑話了,要不明天咱們再說把脈的事情。」

「行我今天就先回去!」陳四季說著就起身離開。

「我去送送陳爺爺!」姜慕芝跟隨著陳四季就離開小院。

當小院中只剩下兩個人的時候,田慕低聲道:「這件事情怎麼辦?**不離十·應該就是蘇沐搗的鬼。」

「什麼怎麼辦?能夠怎麼辦?」

姜桃李憋著的那股憤怒,在田慕的面前徹底的沒有任何掩飾的釋放出來。田慕就是他的心腹,要是在田慕眼前還藏著掖著的話,那就真的是沒有必要了,活著也太累。

「這事擺明就是姜之山這個孽子的不對,他要是不去招惹蘇沐的話,能夠發生這樣的事情?恩將仇報,斷送掉蘇沐的前途,這樣的事情他都能夠走出來!

他是不是想要將我這張老臉給徹底丟盡那?難道他真的以為姜家因為我的沒死,就已經變的不可被攻破嗎?難道他不知道之前的姜家是如何的風雨飄搖嗎?

還是說他真的認為蘇沐是誰想要揉捏就能夠揉捏的,難道他不知道,吳清源就是蘇沐的老師。蘇沐要是真的發生什麼壞事的話,你以為吳清源能夠善罷甘休嗎?」

田慕就這樣任憑姜桃李發泄怒火!

「這事你去處理,我相信蘇沐也只是想要給姜之山點顏色看看,那些資料我都看過了,還沒有辦法構成鐵證,也沒有真的就直接說是姜之山做的。想辦法將他摘出來,讓他給我滾回來,禁足!」姜桃李果斷道。

虎毒不食子!

姜桃李就算對姜之山是如何的恨鐵不成鋼,但別管如何說,他都是自己的兒子,真的能夠坐視不管嗎?

「知道了,這事我去辦,但蘇沐那邊?」

就在田慕問出這話的時候,姜慕芝剛好回到門口,停住沒動,當小院中短暫的安靜之後,傳來的是姜桃李的一聲嘆息。

「這事是我們姜家對不起蘇沐的,難道還能夠對蘇沐進行報復不成?就此罷休,等到我身體稍微好點之後,我會親自見蘇沐,將這事給說開的。蘇沐雖然年齡不大,但這個人卻不可小視。」

「是!」

姜慕芝站在門外面,聽著這樣的話,臉上湧現出來的是一種複雜至極的神情。

西山別院。

徐中原安靜的坐在餐桌旁邊吃著早餐,方碩就站在旁邊,將這段時間發生在蘇沐那邊的事情做了簡短的彙報之後,笑著說道:「沒有想到,蘇沐還真的是夠狠的。沒有任何提前打招呼的意思,就這樣果斷的便對姜之山動手了。只是這樣一來的話,姜老那邊如何交待。」

「如何交待?需要交待什麼?」

快穿之凝魂 徐中原則是不為所動的道:「我徐家的人需要向他姜家交待什麼!真的要是說到交待的話,倒是他姜桃李應該給所有人一個交待。這江山是我們打下來的,也是我徐家的人如此維護著。

但看看他姜家的人都做得什麼事情,恩將仇報,忘恩負義,如果不是看在姜桃李還算是個人物的份上,你以為我會這樣容忍嗎?這事就算是他姜桃李不動手的話,我也會動手的。

真的認為我徐家好欺負不成?是個人就敢將髒水潑到我孫子的身上。蘇沐這樣的做法是對的,提前打招呼的話,反而是會讓我看不起。只要你行的端走的正,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稍微停頓了下,徐中原臉上露出一種不屑的神情,「姜家,富不過三代,我看第二代都夠嗆。姜家的這些二代們,真的認為姜桃李被蘇沐治好了就能夠安然無事嗎?笑話!」

「首長,那咱們需不需要動手?」方碩問道。

「看看姜桃李的處理再說。要是不能夠讓我滿意的話,姜家重量級的直接拿下來一批就是。再說這事還不是我自己的事情,放心吧,周奉前那個老狐狸現在也肯定是動怒了。

一個殷玄縣,要是兩個團系的幹部都這樣栽倒,他周奉前的臉面就會徹底丟光的。」徐中原隨意道。

「是!」方碩點頭道。

要不說能夠坐到現在這個位置,徐中原是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的,要是連這點推測的本事都沒有,那還混什麼混。

實際上現在的周奉前,真的就是處於憤怒中。

發生在殷玄縣的事情,周奉前已經得到了彙報,而今天早上所發生的事情,總算是讓他心情開懷了。

「蘇沐,果然是沒有讓我失望!」

鄭經綸站在旁邊,低聲道:「會不會動靜鬧的有點大了?」

「動靜大?這才哪到哪,這動靜小的很那。」周奉前眼角露出一抹譏誚神情。

「姜家,是時候出出血了!」 蕭寒回到風城第二天,就召集風城所有主要核心人員,召開了第一屆軍政會議,列席者有蕭寒的三位夫人,一正兩副,新月學院正副兩位院長,然後就是矮人卡洛斯、桑昆、伊芙娜和月影小魔女,還有通房小丫頭辰雨,剩下的就是新近歸附的驚寂、九姑娘、胡說和雪峰等人。

軍政會議在城主府新落成的政事堂舉行,蕭寒如今地位權勢遠在眾人之上,自然是佔據首位,而且這也是無可爭議的。

暗戀成疤 「本侯十分感激諸位這半年來對風城建設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今天召集大家來,目的是討論風城來年已經今後的發展,大家有什麼想法,或者有什麼建議的都可以說出來,我們集思廣益嘛!」蕭寒的開場白很簡短,也很直白,他也不喜歡用太多的華麗的詞藻,簡單直接最好!

「侯爺,我覺得風城目前最的問題就是缺錢,沒有錢我們什麼都辦不了,尤其是侯爺的百萬建城計劃,我們需要一億金幣才能支撐這個計劃,目前這個計劃至少缺口八千萬金幣以上!」一項沉默寡言的桑昆沒想到確是第一站出來發言的。

「這個問題侯爺已經解決了一半,這一次侯爺從楓月城回來,除了帶回了我們急需的糧食之外,還有大量的軍械和軍需用品,以及價值五千萬金幣的物品,資金缺口只有三千萬。」碧落代蕭寒回答道。

驚嘆之聲頓起,管老狐狸瞪大眼睛,帶著不可思議的眼神問道:「我說蕭老弟,你這個賺錢的法子能不能告訴我聽一下子。這出去一圈。兩三個月的功夫,糧食搞到了,軍械也搞到了。還賺了五千萬,你咋搞地?」

「是呀,蕭老弟,你不會是挖到什麼寶藏了?」希爾頓劍聖地牛眼也是瞪的老大,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盯著蕭寒的嘴唇。等候他地回答。

蕭寒微微一笑道:「其實也沒有什麼了,搞到這些東西也是九死一生的,要不是那個楓月城城主不肯放本侯一馬,本侯也不至於順手牽羊,把他的府庫給搬空了呀!」

「啊!」眾人皆驚嘆不已,把人家一城的財富都給搬了回來,恐怕盜賊公會的人都要汗顏了!

盜聖曾戲謔的打趣蕭寒。說他是蒼茫大陸史上第一大盜!

蕭寒當時也還就沒有生氣,日後這第一大盜還真就實至名歸了!

管老狐狸伸出一個大拇指,點頭大笑道:「蕭老弟,老哥我算服了你了!」

「呵呵,處理這批東西,本侯交給碧落夫人了,可能有不少好東西需要拍賣,咱們自己內部先挑選一下,有合適地就先拿過去,不過要從你們的薪資裡面扣。現在資金不寬裕,等以後給你補上!」蕭寒呵呵一笑道。

眾人一聽,皆露出興奮的神情,一城之主的收藏,一定有不少好東西,對於想要得到一些高級武器裝備的人來說無疑是最大的誘惑,尤其是驚寂等新歸附的人。聞言他們也有份。當即生出一種歸屬感,跟著這大方地領主後面。比在刀口上舔血,還被人戳脊梁骨好多了。

「剩下的三千萬不難解決,我們不是有個十分有錢的合作夥伴嗎,這筆錢由他們來出,相信他們會非常樂意的。」主政數日的舒寧已經慢慢的建立起某一種權威,她的話音一落,眾人思索了一下,對其敏捷的思路和靈活的想法更是看高了幾分。

「不錯,舒寧夫人這個法子想的好,現在資金缺口地問題算是解決了,下面還有什麼想法,別憋在心裏面,都說出來,本侯從諫如流,風城日後就是大家的家,對於自己的家,在自己家裡有什麼話不能說呢?」蕭寒道。

「侯爺,屬下有話說。」負責治安刑訊的普恩站起來道,他算得上是最早認識蕭寒的人,也是柳林鎮過來的老人,對蕭寒還是非常的忠心,而且執法也還算公正,只是才能一般,不過在治安刑訊這個方面還是能勝任地。

「普恩署長,坐下說。」蕭寒很高興地示意他坐下道。

普恩臉上有些感激的略帶紅暈地坐下道:「侯爺,目前風城已經聚集了將近四五十萬百姓,而維持治安的只有區區三千人,還有目前還沒有建立軍隊,普恩想一個數十萬百姓的大城,如果沒有軍隊,如何能保證風城的安全,因此普恩建議侯爺建軍!」

「建軍!」這可是石破天驚的話題,建立軍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風城現在還屬於大月國,私自建軍那可是形同謀反,當然了,每一個城市不能沒有駐軍的,風城從建立那天起,就沒有自己的軍隊,有時候治安巡邏大隊就是一物兩用了!

蕭寒聽了也沉吟不語,從長遠角度來看,建軍是肯定要的,問題是建立一支什麼樣的軍隊,軍隊編製如何,還有大月國王室會不會同意他自主建軍。

其實在座的許多人都是渴望建軍的,有了軍隊編製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改變身份,尤其是驚寂等人,他們現在的身份還只是城主府的客卿,新月學院特聘老師,只能說是私兵而已!

從他們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他們對「建軍」的熱切渴望。

「管老哥,你怎麼看?」蕭寒朝坐在自己下首的的管老狐詢問道。

管老狐狸是風城的建城總指揮,又是新月學院的院長,身兼數職,如今也差不多跟蕭寒捆綁在一起,這是一個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局面,沒有什麼人比他再清楚風城的狀況了,風城需要一支軍隊。不然光靠治安巡邏隊是應付不過來的。

老百姓也不希望自己生活在一個沒有軍隊保護。完全不設防的城市中,沒有安全感,就沒有歸屬感。吸引力再大,最後也只能變成一座空城!

月影小魔女心中十分複雜,蕭寒等人討論的話題形同叛逆,雖然風城高度自治,但軍隊確是國家地暴力機構,若是讓風城掌握了軍隊。那風城就真地成為國中之國了,身為大月國的公主,她本應該出言阻止的,但是話到了嘴邊,卻實在想不出以什麼理由來阻止蕭寒,或者說她想到地一些理由都很蒼白,根本難以阻擋蕭寒前進的腳步。所以她選擇了一言不發,低著頭,默默的聽著。

「我個人是支持建軍的,不過軍隊的數量和編製是多少,還需要討論一下,還有自主建軍這件事我們還是需要通報給國王陛下的。」管老狐狸道。

「兵貴在精,不再多,咱們風城走地是精兵之路,多了,咱們也養不起!」蕭寒定下了建軍的主導思想。建軍的事情算是確定了!

「以風城的將來的規模,至少需要一支十萬人的軍隊。」希爾頓劍聖道。

蕭寒搖了搖頭道:「不需要這麼多,三萬,風城只需要三萬就夠了!」

「三萬哪夠?」

「三萬之中兩萬是常規軍隊,五千疾風巨狼騎,五千風馬騎,另外我們可增設兩萬預備役。加上治安巡邏大隊。風城的兵力也有五六萬,還是很可觀。這是本侯心中地想法。」

「侯爺這個想法好,可是我們從哪裡去弄五千疾風巨狼和風馬呢?」驚寂心中一陣火熱,他是肯定要去軍中的,如果手下能有一支馳騁沙場的軍隊,那多麼令人熱血沸騰呀,他就是在軍隊里沒能實現夢想,才出來做傭兵的。

「這個本侯自有辦法,到時候五千疾風巨狼和五千風馬只多不少!」蕭寒呵呵一笑,他兩隻魔寵,一隻是九階聖獸級別的疾風巨狼王,另一匹是風馬王,憑他們兩個,就是把疾風大草原上的疾風巨狼和風馬一族都召集起來都沒有問題,區區五千何在話下?

「蕭大哥,我可以提一個建議嗎?」伊芙娜躍躍欲試的小臉上浮現兩朵紅暈,弱弱的小聲道。

「伊芙娜,你說。」伊芙娜是蕭寒在蒼茫大陸上認識的第一個女孩,他對這個善良的半精靈非常地喜愛。

「蕭大哥,我覺得風城最大的問題不在於它是否擁有軍隊,而在於它能否養活風城所有的百姓,所以伊芙娜建議,我們需要有一個穩定的糧食來源才行!」伊芙娜脆聲道,精緻小臉蛋上充滿了悲天憫人的善良。

一語驚醒夢中人,大家都在因為糧食問題得到解決之後便都忽視了這個問題,衣食住行,民以食為天,吃不飽,穿不暖,城市建造的再輝煌美麗也是無用的。

「伊芙娜小妹這個提議非常好,舒寧險些疏忽了,我們現在地糧食是足夠吃到明年開春第一季糧食收穫之時,不過風城地處西部邊陲,糧食產量也就自給自足,靠現在風城這點零星地糧食產量想要支撐幾十萬人乃至上百萬人的吃飯絕對不可能,所以必須要有一個穩定地糧食來源。」舒寧朝伊芙娜報以一個微笑道。

「我們可以買呀,我們不是跟自由商盟達成合作了,他們是大陸上最大的糧商,只要付得起金幣,糧食應該不難。」

「不,我們不能依靠別人過活,把脖子送上去讓人家卡住,所以必須要有其他糧食來源!」碧落當即予以反對,在商言商,如今政商一體的她明白更多的道理,商業跟政治是分不開的。

酷拽大神VS呆萌助理 「種,我們自己種糧,自力更生,風城擁有這麼多的人力資源,本侯還不相信不能種出夠咱們自己吃的糧食來!」蕭寒毫不猶豫的決定了,糧食這種性命攸關的事情,豈能把自己的活路寄託到別人身上,這無疑是一種自殺的行為!

沒有誰比蕭寒再清楚不過大陸上的形式了,由於這場罕見的旱災,北方數國缺水,明年顆粒無收或者歉收的不少,加上大陸上奉行的貴族等級制度,貴族們不思生產,卻享受著別人的勞動成果,他們根本不懂得什麼「竭澤而漁」的道理,為了維持他們腐朽奢侈的生活,肯定會吧旱災的損失轉移到普通百姓身上,紫金、黑水等國都已經有動亂的跡象,最遲到明年上半年,紫金帝國就會爆發大規模的叛亂,到時候獸人肯定會再一次南下,大陸亂向漸成,界時恐怕想買糧食都買不到了!

蕭寒自己還想偷偷的在暗中囤積糧食呢!

按照蕭寒樂觀的估計,至少在兩三年內,戰火還不會燒到風城來,畢竟這裡已經是西部的邊陲,苦寒之地,就看蕭寒如何將這苦難之地打造成一個桃園樂土來!

「種,這土地怎麼種?」有人提出了疑義。

「怎麼不能種,咱們這裡又不是缺水,就是土地貧瘠了些,能長草就不能種糧食嗎?」蕭寒懷疑道。

「這裡氣候條件有些惡劣,就算開墾出來農田,也只能種一季糧食,出產的糧食也不多,還有冬季疾風大草原上的暴風需的影響,風大,寒冷,根本不適合種糧!」管老狐狸也表示了反對。

「本侯一直都人定勝天這句話,既然老天爺不讓我們種糧食,那就讓本侯種出糧食讓他看看,什麼氣候問題,土地問題,這些都是可以改變的!」蕭寒哈哈一笑,豪情滿懷道。

大家都狐疑的望著蕭寒,心道,這城主大人莫不是急糊塗了,說出這等沒有邊際胡言壯語來了!

「拿地圖來!」蕭寒大手一揮,起身站立。

辰雨立刻站起來,從空間戒指中取出早已準備好的獸皮地圖,這可是蕭寒自己從疾風大草原回來之後精心繪製的,地圖上有些地方連賞金獵人公會都沒有標註,普天之下獨一份,當然風神隕地這麼機密的地方,他沒有在地圖上標出。

手持風魔刺,蕭寒找到風城所在的位置,然後在它的周圍劃了一個半圈道:「就在本侯剛才劃線的位置上,用從風馬湖到風城河道的泥土咱們造一圈山來,然後在山上植樹,咱們人工造一道防護林,阻擋從疾風大草原上來的暴風需,一道不行,咱們就多植一道,沒有了暴風雪的影響,咱們這裡一年可以種兩季糧食,有了這麼多土地,加上糧食產量加倍,本侯想,三五年後,咱們自給自足應該沒有問題!」

「蕭老弟,這得多大的工程?」管老狐狸眼神中全是震驚之色,想出這個法子來的人真是天才,很具有可行性,沒有了暴風雪的影響,不但可以多張一季糧食,甚至連貧瘠的土壤也會慢慢的改善,糧食產量增加這是一個必然的趨勢,如果做到了,這完全可能變成一個巨大的糧倉!

「工程是很巨大,不過我們有這麼多人力不利用一下,豈不是說不過去,本侯也不能白養這這些難民,再說工程完成了,受益了也是他們!」蕭寒笑笑道。

「蕭老弟,老哥哥我算是服你了,要不,這個工程讓老哥哥我來做?」管老狐狸眼神之中滿是熾熱渴望的光芒,這可是名垂青史的事情,賺到的可不僅僅是名聲而已!

蕭寒嘿嘿一笑,他巴不得管老狐狸主動請纓呢,有他的號召力在,這件巨大工程還省去了不少麻煩呢! 如果說人要是有著先見之明的話該多好,這樣就能夠避免做出很多讓你會後悔莫及的蠢事。只是這樣的先見之明真的就像是後悔葯一樣,是沒有可能進行買賣的。

姜之山這時候就是感到坐立不安著!

真的是很為恐怖的一幕!

就在今天早上八點鐘,當姜之山還在睡眠中的時候,他就被外面的吵鬧聲所驚醒。他這個人有著個習慣,那就是和女人尋歡作樂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這之後女人就必須走,他是不會她們睡覺的。

這樣做為的就是能夠盡最大可能的保證著**,姜之山在這方面還真的是比較嚴謹的。

但這時候所謂的嚴謹是真的排不上任何用途的,因為他站在窗前,看向樓下的時候,瞳孔不由猛縮著。

這家會所的樓前面停著的赫然是警車,最為驚人的是陸乘和延米亮赫然都被抓住,這種不尋常的事情,真的是讓姜之山為之驚動著。

如果說姜之山要是知道,就在這個時候,昨天晚上沒有來及離開的焦琅治也被抓住了,他估計會更加震驚著。

這分明就是將抹黑蘇沐事件的所有人都給一鍋端了,除卻他自己! 燃燒的青春 姜之山敏銳的感覺到這其中有著什麼不對勁的事情正在發生著,所以趕緊穿起來衣服。

只是還沒有等到衣服穿好,姜之山的私人手機便刺耳的響起來,發現是誰打過來的之後。他的神情當場就緊張起來。

「田哥!」

田慕聽著姜之山的聲音,就能夠判斷出來,他是真的起床了。只是起床歸起床,他或許還並不知道網上和報紙上現在炒的熱火朝天的消息,心底不由暗暗無奈的嘲笑了下。

真的是老子英雄兒扯淡!

姜桃李這樣的人,怎麼能夠生出來像是姜之山這樣的愚蠢之人那?而且不但是姜之山愚蠢,縱觀整個姜家,除卻姜慕芝外,就沒有一個人是能夠拿得出手的。

「之山,現在馬上動身回京城!」田慕收起來這種無奈的情緒。聲音中帶出一種冷漠。

「回京城?我現在就在京城啊!」姜之山眼珠轉動著道。他可不想要讓姜桃李知道,自己私自離開京城的事情。

「你在京城?」

田慕沒有想到都到了這時候,姜之山還在和自己玩弄這些所謂的花招,嘴角不屑的挑起來。

「你做的那些事情已經事發了。現在網上和報紙上都在進行著報道。如今姜老已經放權給我讓我進行壓制。你如果還不知道自己捅下了多大的簍子就自己看看。

還有你要是在京城的話,那最好,半個小時內出現在大院。姜老等著見你。就這樣吧!我現在就向姜老彙報!」

等到田慕掛掉電話之後,姜之山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玩弄的那個小心眼是多麼愚蠢之舉。自己和田慕玩弄這樣的花招有意思嗎?田慕怎麼說都是姜家的人。

稍等下,田慕說什麼,說自己這邊捅下了天大的簍子。自己貌似沒有捅過什麼簍子啊,怎麼會有著這樣的簍子發生那?網上?報紙上?難道說陸乘他們的被抓?

姜之山瞬間就感覺到一種冰冷的寒意侵襲而來,趕緊打開一邊的電腦,當他看到網上遮天蓋地排在頭條的是什麼消息之後,真的是如同跌入到冰窟中,顫抖不已,嘴唇都發抖著。

「怎麼會這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