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

魏青看了看慕容飛身邊的那陰冷的八人,搖頭回應道:「沒有用,你若出手必死無疑。」

「哼!你少嚇唬我!如果我出手必死無疑的話,那你也不行,你向來是一個謹慎之人,若是知道不敵,早就離開了,根本不會留在這裡,可你並沒有。」

慕容飛陰冷的笑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我看你是想靜觀其變坐收漁翁之利吧!」

「相信我,如果可以走的話,我一刻也不想留在這裡。」

魏青很冷靜的回了一句。

正如他所說的那般,如果可以的話,他一秒鐘都不想留在這裡,甚至可以說,在外面得知古清風要來這座洞府的時候,他根本不會進來。

是的。

他不會。

可是他還是來了,不是他想搶什麼,而是他有不得不來的理由。

若非如此,他也不會站在這裡。

這種滋味並不好受,魏青甚至不知道自己站在這裡能不能活著回去。

他不知道,可他必須在這裡等著。

「慕容飛,看在你父親的面子上,我最後勸你一句,離開這裡,走的越遠越好,千萬不要動手……千萬不要……你一旦動手,一切都晚了……」 魏青毫不猶豫的拒絕以及非常肯定的勸說,讓本就對古清風有所忌憚的慕容飛變得更加忌憚。

他也拿捏不準魏青對自己說的這些話究竟是真的還是另有目的?

是真的勸說,還是想坐收漁翁之利?

不清楚。

慕容飛也猜測不出來。

他並不是一個魯莽之人,若是尋常之時,像這種不確定的情況,他通常都是靜觀其變。

慕容飛緊緊的盯著洞府之眼裡面漂浮的那顆像似正在衍變的晶石。

雖然不知道這玩意兒是什麼,也不知正在衍變什麼,但有一點他還是知道的,知道洞府之眼裡面充斥著精純的太陰靈氣,也看的出來這些太陰靈氣似乎都是這顆晶石散發出來。

連一顆蘊含太陰靈氣的藍蘊冰霜晶都是價值連城,更莫說這顆可以衍生太陰靈氣的晶石,其價值之高,幾乎難以想象。

慕容飛想著先等等再說,只是就在這個時候,洞府之眼裡面晶石忽然顫抖起來,而站在旁邊的古清風像似有所動作,見此一幕,慕容飛再也沒有猶豫,傳音密語吩咐道。

「給我上!」

慕容飛身後的八位面色陰沉的男子點點頭,運轉靈力,周身光華瘋狂閃爍,令人沒想到的是這八人竟然皆是精純的金丹真人,而且靈力之深厚,非比尋常。

嗖嗖!

八人祭出飛劍縱身而去,圍著古清風揮舞劍訣,他們配合的十分默契,而且施展的還是威力非凡的八方誅滅萬劍陣。

嗖嗖嗖嗖——

無數凌厲而又玄妙的劍訣凝衍而出,一時間漫天皆是,數之不盡。

趁此之際,慕容飛縱身躍起,嘩! 我的末世領地 周身閃出三道金彩光華。

洞府之眼的旁邊,那白衣男子佇立而站,面對八方誅滅萬劍陣中數之不盡的飛劍,他那張冷峻的臉龐上神情有些厲然。

「不知死活!」

一聲凝喝,周身渾濁的光華乍閃開來,抬起手臂,虛空一掌。

轟!

渾濁的靈力爆發開來夾雜著閃電霹靂,轟然一聲徹響,八方誅滅萬劍陣瞬間潰散,八人皆是哇的一聲口吐鮮血,墜落在地上。

「給我起來!」

古清風一步踏出之時,長發亂舞,衣袂啪啪作響,一腳落地,渾濁的靈力如雷電般蔓延開來,大殿地面炸裂,墜落在地上的八人頓時被震彈在半空。

「滾回去把你們的真面目給我露出來!」

古清風揮臂一掃,一道雷電弧光炸裂開來,半空中的八人頓時毛髮豎起,皮開肉綻,趴在地上,七竅出血,出的卻是黑血。

這一幕發生的實在太快,快的令大殿外面的大乾真人和紫雲真人看的目瞪口呆,也看的心驚膽顫,更是看的心頭儘是恐懼,他們知道古清風很強大,卻沒想到強大到如此地步,八位精純的金丹真人聯手,而且施展的還是威力非凡的八方誅滅萬劍陣。

非但奈何不了古清風分毫,反而被其虛空一掌震的瞬間潰散。

他們只知古清風肉身強橫,卻不曾想到他的靈力也如此可怕,那靈力之息明明只不過築基,怎麼可能如此強大,更加令人想不通的是,其靈力不但只是築基之息,而且還非常渾濁。

所有人都知道渾濁的靈力軟無海綿,根本沒有凝聚力,更沒有戰鬥力可言。

怎麼他的靈力……

不知道,誰也不清楚。

他們是如此,而慕容飛更是不清楚。

他本來是想借著八方誅滅萬劍陣暫時拖住古清風,不指望能夠抹殺,只要拖住就行,他好趁此機會去搶奪洞府之眼那顆晶石,可是他萬萬沒想到這八人面對古清風竟然連一秒也拖不住。

當他閃身出現在洞府之眼的時候,八人已經被徹底擊潰,見此,慕容飛大驚失色,雖然洞府之眼裡面的晶石垂手可得,他卻不敢伸手,趕緊閃身撤離。

他快,而古清風更快,當他欲要閃身撤離的時候,古清風已然抬手。

五指張開,宛如天鉤,掌如山嶽,氣沖蒼穹,力壓大地。

一掌扣下,慕容飛周身是三道金彩頃刻間潰散。

「既然連活人都不想做,又何必要修為!」

又是一掌落下,慕容飛皮開肉綻,根基被毀,丹田潰散,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滾回去把你的真面目也給我露出來!」

古清風一腳踹過去,慕容飛當場橫飛出去!

結束了?

或許吧。

在大乾、紫雲眼中或許戰鬥已經結束了,不過在魏青與不二和尚眼裡,戰鬥並沒有結束,他們都看的出來,慕容飛這些人的本事並不止如此。

他們也都知道慕容飛的真本事是什麼。

他們知道,古清風也知道,如若不然,他也不會讓這些人將真面目露出來。

然而,不管是魏青還是不二和尚更加知道,縱然慕容飛將真本事露出來,也無濟於事,根本改變不了什麼。

對面。

那白衣男子,那古清風仍舊站在洞府之眼的旁邊,他沒有說話,只是安安靜靜的站著,一張冷峻的臉上,神情有些沉寂,一雙幽暗的眼眸此刻望著趴伏在地上的慕容飛等八人。

慕容飛趴在血泊里,狼狽至極。

通常來說,根基被毀,丹田金丹破碎,雖不致死,卻也絕對會昏厥。

只是慕容飛竟然又像沒事人一樣重新站了起來,更加詭異的是他的血,同樣也並不是鮮紅的血液,而是黑色的血液,渾身也冒著黑色的血霧。

「既然你這麼想見識我的血脈,那我就成全你!」

嗷!

慕容飛抬起頭時滿臉猙獰,雙目赤紅,張開嘴,發出震耳欲聾的怒吼之聲,嘴裡兩顆陰森森的獠牙尤為惹眼,渾身血霧沸騰起來。

憐心盼婚長 與此同時,其餘八人也都站起來,仰頭怒吼,雙目赤紅,渾身冒著沸騰的黑色血霧。

大殿之外,看見這一幕,大乾真人和紫雲真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青檸也驚恐駭然道:「慕容飛的血脈怎麼如此……如此邪惡,還有這些人怎麼……他們……」

青檸知道慕容飛擁有血脈,可到底是什麼血脈,卻一直不清楚,此刻見到慕容飛滿臉猙獰,渾身血霧沸騰,還有赤紅的雙目,尤其是嘴裡那兩顆陰森森的獠牙,讓她不由想起了一種邪惡的存在。

洞府之眼旁邊,古清風負手而站,冷然的神情似乎並沒有多少意外,眯縫著眼睛瞧著他們,嘴角劃過一抹不屑的笑意,道:「想不到浩劫之後,萬物復甦,連殭屍這種古老的生物都出來了。」

「哦?」

慕容飛那張猙獰的臉上掛著一種極其陰森的笑意,一雙赤紅的眼眸死死的盯著古清風,陰測測的說道:「看來你知道我高貴的血脈!」

「高貴的血脈?」古清風嗤笑一聲,解開衣領,捲起袖子,笑道:「殭屍不過是一種古老的存在而已,扯不上血脈,莫說高貴的血脈你扯不上,縱然是妖魔鬼怪諸多古老的生物,殭屍也不過是最低等的怪而已,尤其是你這種捨棄靈魂故做活死人的殭屍,連鬼怪都不如。」 殭屍是這方天地古老的生物之一。

真正的殭屍是非常強大的,集天地怨氣,晦氣而生,不老,不死,不滅,被天地人三界屏棄在眾生六道之外。

只不過,慕容飛這些人並非真正的殭屍,充其量只是捨棄了靈魂,為了追求所謂的不老不死不滅,以血為生的怪物而已,在妖魔鬼怪裡面屬於血怪,通常被稱為活死人。

「受死吧!」

嗷!

慕容飛瞪著赤紅的雙目,露出鋒利的獠牙,發出怒吼一聲,渾身血霧沸騰,揮舞著雙拳直襲而去。

他或許不是真正的殭屍,但卻以血為生,血肉之軀尤其強橫,不管是速度還是力量都非一般人所能相比。

他快,然而古清風比他更快。

當他襲來之時,古清風一抬手便掐住了他的脖子,一掌扣在他的天靈蓋。

砰!砰!砰!

三掌落下,慕容飛已是血肉模糊,不成人樣,與此同時,其餘八人也都是血霧沸騰的襲過來,瞬間而至。

「滾開!」

此間古清風怒喝一聲,搖身一晃,身軀一震,砰的一聲,當場將襲來的八人震的血肉橫飛。

啊——

慕容飛被古清風掐住脖子,根本動彈不得,他瘋狂怒吼,渾身黑色血霧肆意沸騰,咆哮道:「我擁有不死不滅之身,你根本殺不了我啊!殺不了!——」

「小小活死人,也敢在我面前妄稱不死不滅!」

古清風掐著慕容飛的脖子,抬起手臂,五指張開,掌心似那渾濁夾雜著雷電的靈力,一掌落下,慕容飛雙腿被震的粉碎。

「莫說你只是一個活死人的怪物!縱然你是真正的殭屍,我若要殺你,你也活不了!」

砰!

又是一掌。

慕容飛雙臂被震的粉碎。

「既然你那麼想做死人,那就做一個徹底的死人吧!」

砰!

第三掌落下,慕容飛的腦袋已然粉碎。

死了。

全部都死了。

宛若冰雕般的大殿之內到處都是血肉殘肢,黑色血液在地上流淌著,他那滾滾浩蕩的聲勢餘威還在這座冰雕般的大殿內回蕩著,震得大殿不停的顫抖,也震得大殿之外的大乾真人和紫雲真人癱瘓在地上,面如死灰,心在顫,身在抖,靈魂止不住的在恐懼。

二人本想留在這裡,靜觀其變,來個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是的。

他們是這樣想的,只是此時此刻,他們再也不敢這樣想了,只想離開,離的越遠越好。

他們想。

但也只是想而已,靈魂在害怕,心神受挫,精神崩潰,身體根本動彈不了,就那麼癱在地上,連呼吸都不敢,甚至連睜開眼看都不敢。

大乾真人修鍊千餘年,大大小小的場面也都見過不少,像這種血腥的場面不是沒有經歷過,甚至比這些更加血腥的場面也都見過,但他還是不敢看,不是不敢看這種血腥的場面,而是不敢看此間的古清風。

他們沒有想到,也想象不到,這白衣男子表面看起來乾乾淨淨,雖然不是弱不禁風,卻也顯得平靜淡然,怎麼動起手來如此恐怖。

這種恐怖不是一種狂暴的恐怖。

而是一種靜寂的恐怖。

他自始自終看起來都很安靜,那張冷峻的臉上,神情也始終都是那麼平淡,無悲無喜,無憤亦無怒,什麼都沒有,甚至連殺機都沒有,仿若殺人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件再也平常不過的事情,根本無法激起他的任何情緒,哪怕一丁點也沒有。

殺人殺麻木了嗎?

這個問題魏青也不知,但他看的出來,古清風從一開始就沒有在乎過慕容飛這些人的死活,他不在乎,一點也不在乎。

娛圈霸寵:邪魅首席壓天后 你若看,他便讓你看。

你若講道理,他便跟你講道理。

你若講規矩,他也跟你見規矩。

你若動心思,他也讓你動。

https://tw.95zongcai.com/zc/59913/ 耍什麼陰謀詭計,他也任由你耍。

甚至你若要動手,他也任由你動手。

但唯獨有一點,絕對不能動殺機。

一旦動殺機,必死無疑。

這大概就是他的底線吧。

他的底線很低,低到只要你不動殺機,做什麼都可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