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說,那些蚊子是感染了這種元素,致使體質發生了變異?」

「不錯。那些患者等於是間接的感染了這种放射性元素而已。」

「有治療的辦法嗎?」秦洛出聲問道。

「美國早在十幾年前就獲得了這種元素,應該研發了解決這種毒素的抗生素。只是—–我們怕是要花大價錢去購買。還有一種情況是,即使我們願意掏錢,美國人也不見得就同意出售。」專家說道。

「無論如何,都要試一試。」秦洛看著王九九說道。他知道,如果王九九能夠說動她父親出力的話,實現這種可能性的成功率也要更高一些。

「我今天就飛回燕京。」王九九知道秦洛的意思,對著他點了點頭。

「現在怎麼辦?」秦洛指著那兩塊大石問道。

「我會把這一消息上報給首長。等待首長指示。」高深說道。「你們等在這兒無益,先回去吧。我們在這邊守著就好了。」

「好吧。我們先回去。」秦洛點頭說道。

回到營地帳篷,秦洛一幅心神不寧的樣子。

王養心放下手裡的醫書,問道:「怎麼了?」

秦洛看著他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說道:「沒事兒。你忙吧。我出去辦些事兒。」

他原本想脫下褲子,讓王養心幫忙看看自己屁股的顏色有沒有變黑。可是,這樣的話他怎麼也說不出口。

秦洛來到女生帳篷,把正在收拾行李的王九九喊出來,問道:「東西都收拾好了?」

王九九甜甜的笑著,長長的睫毛眨呀眨的,說道:「差不多了。秦老師找我有事兒?」

秦洛一本正經的看著王九九,說道:「我懷疑你被感染了。」

(PS:今天出了點兒事故,只能兩更了。明天十一,祝我的兄弟們姐妹們節日快樂。大家難得休息,好好的出去走一走玩一玩,不要總是趴在電腦前。) 312章、看看又不會生娃兒!

秦洛提出來的這個問題,也正是王九九所擔心的。她剛才在帳篷里轉悠了半天,收拾行李的時候都有些心神不寧。

帳篷里有王瑜、王樂,還有兩名年輕的女助理。她好幾次想找王樂,想脫下褲子讓她幫忙看看自己的屁股有沒有變成黑色。

但是,話到嘴邊,她卻總是說不出口。

到最後,她索性放棄了。心想,反正也快要回到燕京了。到時候把褲子脫了讓老媽看看得了—–可是,沒想到秦洛會這個時候找上門,並且再次提醒她這件事情。

沒辦法,秦洛暫時回不去。他更不好意思撅著個屁股給男人看—–所以,反正上次自己也看過別人家身體了,大不了這次還給她好了。以後他們兩不相欠,省得自己心裡總有愧疚感。

什麼?

人家是女人?女人怎麼了?女人的身體不能輕易看,男人的就可以了?女人的第一次是第一次,男人的就不是第一次?

女人們整天嚷嚷著男女平等,女人也是半邊天,這個時候就不平等了就不半邊天了?

什麼邏輯?

「你不是說沒有事的嗎?」王九九嘴上還是強硬的說道。她總不好意思當場就答應把自己的屁屁給他看或者讓他把自己的屁屁給自己看吧?

男人不是都喜歡矜持的女人么?自己也矜持一下試試。

「之前,我對這種東西的危害性認識不足。」秦洛沉吟著說道。「我是學醫的,對金屬知識一竅不通。鈐—-這種東西我也是第一次聽說過。看到軍方的重視程度,證明他們的輻射性確實很厲害。我看,我們還是要慎重一些的好。」

「嗯。我會很慎重的。」王九九點頭說道。「反正我呆會兒就坐專機回去了。今天下午就能到家。然後我就讓我媽給我看看。如果有問題的話,及時去醫院接受治療。」

讓你媽看?那我怎麼辦?

秦洛有些糾結了。說道:「為什麼不現在看看呢?提前把事情給解決了不是更好嗎?」

「不用了。我不急。」王九九說道。 做你的夢中新娘 「再說,我也不好意思讓別人—–」

「那—–你幫我看看?」秦洛咽了咽口水,小聲說道。

「這個—–不太好吧?」王九九不好意思的說道。

她的小臉微紅,腦袋微垂,都不敢直視秦洛的眼睛,跟個未經人事的小處女似的。

當然,她也確實是個小處女。

秦洛快哭了。

以前自己要是提出這樣的要求,她肯定會很爽快的答應,看著自己的眼神就像是一隻即將吃掉小白兔的大灰狼似的。

這女人怎麼了,根本就不是她的風格啊?

王九九心裡暗樂,心想,小樣的,以前姑奶奶死纏爛打的追求你,你說我是『麻煩』。現在稍微拒絕你一下,你就受不了了吧?

你這個白痴豬頭專打奧特曼的大壞蛋,現在了解了姑奶奶的痛苦了吧?現在知道被人拒絕的滋味是什麼感覺了吧?

「沒關係。」秦洛板著臉說道。「你是我的學生,也是學醫的。醫者父母心。在醫生的心裡,所有的患者都是孩子—-」

「秦老師,你可別這麼說。你是我老師呢。人家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可以是我父親。我可不敢當你媽。」王九九打斷秦洛的話說道。

「——-」秦洛沒轍了。心想,還是回頭讓村長找兩塊兒鏡子,自己研究研究吧。

讓人氣憤的是,這种放射性元素前期把脈能切不出來。等到能夠切出來的時候,情況就會很糟糕了。任秦洛醫術高明,可是面對這樣的問題還是束無手策。

「那些病者的事情,就靠你了。最好能說服你父親,請他幫忙說幾句話。」秦洛叮囑道。

「嗯。我會的。」王九九點頭。

「一路順風。我還有些事,就不送你了。」秦洛說道。然後轉身離開,背景有些凄涼蕭瑟。

「秦老師。」王九九喊道。

「還有什麼事嗎?」秦洛回過頭問道。

「在哪兒等我。」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王九九指了指營地外面的一大片長到一人多高的雜草叢說道。

「好。」秦洛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卻是高興的不得了。心裡對王九九充滿了感激,好像自己獲得了什麼—很珍貴的東西。

男人就是這樣,越是容易得到的,越不知道珍惜。而如果有一個女人擅長吊一弔他們的胃口的話,那麼,這個男人就跟一條哈巴狗似的一直跟在她屁股後面打轉。

得不到的,才是最美好的。

什麼?秦洛是醫王?醫王也是男人啊。

秦洛出了營地,抬眼掃了一圈四周,見到周圍並沒有人注意到他的時候。他一個閃身,便跳進了雜草叢裡面。

秦洛這個外來者一旦進去,立即引的草叢裡一陣蚊飛蟲跳。熱鬧了好一陣子才安靜下來。

好在沒有等太長的時間,王九九就鑽了進來。

「脫吧。」王九九說道。

秦洛想了想,說道:「要不,你先把臉給轉過去?」

王九九怒了,說道:「你讓我進來,不就是要給我看的?」

「——」

秦洛一咬牙,便自己轉過了身。解開了腰帶,一點點兒把褲子給褪下來。露出小小截屁股在外面給王九九欣賞。

「下一點兒。」王九九說道。

秦洛聽話,就把褲子往下拉了拉。

「再下一點兒。」

秦洛再次拉下來一小段。

王九九有些不耐煩了,走過去一把把秦洛的褲子給拉下來。 女帝驚華 湊過去看了幾眼后,說道:「可以穿上了。沒事兒。」

「沒有變色?」秦洛問道。

「沒有。」王九九答道。

「看仔細了?要不—-你再看看?」

「再看?再看你對不對我負責啊?」王九九笑眯眯的問道。

「哪有這樣的道理?你看我,還要我對你負責?」

當然,秦洛也只是在心裡想想。這樣的話,他是不會說出口的。

他把褲子穿好,看了眼王九九的屁股部位,說道:「你真的不用現在看看?」

王九九有些動心,但還是搖頭說道:「不用了。我還是回去給我媽看吧。你又不喜歡我,又不願意對我負責—–我才不便宜你呢。」

「這和那些沒關係。只是—-為了各自的身體安全考慮。你應該清楚,你在那塊大石頭上比我呆的時間還要更長一些。」

王九九心想也是。在秦洛還沒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在大石頭上睡了一覺。

如果大石真有那麼強輻射的話,自己才更有可能感染。

王九九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堅定的搖頭,說道:「不用了。反正我就要回去了。」

「你給他看一眼怕啥子?額大不了不看嘛?這婆娘—-太小家子嘛氣啦」

秦洛和王九九目瞪口呆的看著從草叢深處跳出來,一臉痛心疾首的責怪王九九小氣的趙二狗,兩人面面相覷。

「趙二狗,你在這裡幹什麼?」秦洛生氣的說道。這混蛋是什麼時候進來的?怎麼自己都沒有感覺到一絲動靜?

而且,聽他話裡面的意思,在自己脫下褲子給王九九看的時候,他也陪同全程參觀過?

想到這個可能性,秦洛就覺得全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額在這裡幹什麼?額在這裡捉菜蟲。你們進來這兒幹什麼?」趙二狗反問著說道。

「我們—-」秦洛覺得自己沒必要給一個瘋子解釋自己為什麼到這兒來。就說道:「你是不是看到我們做的事情了?」

趙二狗拍掌大笑,指著秦洛說道:「看到了。你脫褲子給她看。」

王九九忍不住了,撲哧一聲就大笑起來。聲音清脆悅耳,煞是好聽。

「這算不算是被人偷窺了?」王九九看著秦洛問道。

趙二狗也大笑。接著,又撇撇嘴不屑的說道:「漢子的屁股有什麼好看的?婆娘的才好看。」

秦洛咬牙切齒的看著他,說道:「不許說出去。」

「好。」趙二狗說道。「你給額一盒煙。」

秦洛恨的牙痒痒,狠不得衝上去殺人滅口。但是想起自己因為他身上的騷*味而找到的防蚊辦法,還是點頭說道:「好。你跟我去拿。」

秦洛對著王九九打了個眼神,便帶著趙二狗先走出了這草叢。

「二盒。額覺得值兩盒。」趙二狗走了一半的時候,突然間變卦著說道。

「—-好。」

看到秦洛答應下來,趙二狗高興的手舞足蹈,說道:「額就說嘛,你是個好人。你就是額們村最好的大好人。你說那婆娘也太小氣了,你都給她看了,她給你看一下值當個什麼?看看又不會生娃兒?」

「閉嘴。」秦洛喝道。「你還想不想要煙了?」

「想。額想。」趙二狗低頭哈腰的說道。

「想的話就不要再提這事兒。誰也不許提。」

「額們村長也不行?」

「不行。」

「他脫鞋打我咋辦呢?」

「—–你跑。」

窮山惡水出刁民。

秦洛想,這話是誰說的來著?

(PS:再次祝大家節日快樂。話說,有些好奇。今天過節,有多少朋友在等著?恩。在的朋友在書評區留個性感的腳印。) 313章、莫名其妙的功勞!

王九九走了,下午兩點多鐘的時候離開的。帶著她白色或者有可能已經變黑的屁股以及對秦洛的不舍。

不過兩人都清楚,既然已經找到人面蚊病毒感染的原因,秦洛也很快就會回京。所以,兩人的心情都相當輕鬆。

跟隨王九九一起離開的還有九枝花村的那些被人面蚊咬過的患者,他們也被軍機直接送往燕京。燕京方面在獲得情報的第一時間,就和美國方面聯繫。不知道經過怎樣的談判,美國已經同意派人將代號為『鈐』的解毒液送到華夏。

按照時間來算,等到這些患者回到燕京后,美國方面的藥劑可能已經送到了。他們的生命也就可以保住了。他們都是國家的子民,在最危難的時刻,國家並沒有放棄他們。

為了方便照顧這些村民,九枝花村的村長也受邀一起進京。

村長同志激動壞了,一會兒咧嘴大笑,見人就說自己要進京了,一會兒又愁眉苦臉,難過的不得了。

秦洛問他是怎麼回事兒,他緊張的說道:「聽說那皇城裡不許往地上吐唾沫。你走路的時候,那些老頭老太太都一直盯著你,抓住了就找你要錢—–你看額習慣了往地上吐,這忍也忍不住啊。額要是去了趟皇城,可不是把額一年那幾百塊大錢給折騰出去了?要不,額還是不去了吧?」

吐幾口唾沫就要掏出去幾百塊錢,村長同志覺得很不划算。

「——-」

最後,在秦洛送給他一打黑色的塑料袋子,解決了他的吐唾沫問題后,他這才高興起來,跑回去讓他們家婆娘給拾綴拾綴去了。

明浩召開了醫療組人員會議,所有的中西醫專家都參加了會議。

明浩站在人群中間,掃視了眾人一眼后,笑呵呵的說道:「這幾天真是辛苦各位了,我代表部里和九枝花村的患者給大家說聲謝謝。」

聽到明浩說這句話,很多人都有些莫名其妙。要知道,按照慣例,這種感謝詞一般都是放在救援成功之後或者說是救援不成功隊伍要被解散的時候說的。怎麼明秘書現在就把這話給說了?

「是這樣的。人面蚊病毒已經解決了。」明浩說道。

解決了?

所有的西醫全都是臉色震驚,眼神齊唰唰的轉移到了秦洛身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