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奪資源機緣有他們的份,面對劫難,見不到他們的人影,自稱聖地,我看乾脆叫做……」

……

酒樓之中一些人附和,不過很多人搖了搖頭,不說什麼,他們只是散修,沒有強大的底蘊,別說是資源,就算是每一個境界突破都是需要自己不斷摸索,運氣不好很可能會走火入魔。

很快那些人吃的差不多也喝的大醉,搖搖晃晃的離開了,酒樓之中安靜了不少,不過只是暫時,很快就又熱鬧了起來。

「聽聞天路將要再一次的開啟,不知道這一次會有多少人可以一戰名動蒼玄,」有人說道,將話題引向了另一個地方。

「天路,上一次開啟是二十年前,不是每隔百年才開啟一次嗎,怎麼這麼快就要又開啟了?」有人好奇的問道。

剛才那人說道:「不知道,好像是因為黑暗將要到來,開啟天路磨練年輕弟子,反正到時候我們看個熱鬧就可以了,管他為什麼開啟。」

「說的不錯,我們這些人有沒有資格參加,到時候過去看個熱鬧就可以,」有人大笑的說道:「我記得上一次天路開啟,可是誕生了不少強大的天驕,如如今不到四十歲就踏足聖境的獨孤一當年就參加了那場天路之戰。」

「獨孤一當年天賦很高,在我們中域有著很大的名聲,不過其並不是頂尖的妖孽,那些獲得前十名的妖孽,如今都是一方巨擘。」

「天路第一名那個人十分神秘,不知道是什麼人,天路第二名聽聞是帝族的天驕,帝族超然在上,知曉不是很多,第三名……不說了,我們第四名……」

「慢著。」

剛才那人還沒有說完就被旁邊一人打斷,問道:「為何不說那第三名?」

那老者眉頭微皺,被人打斷話自然不悅,不過聽到對方的問題,眉頭更是緊皺,說道:「不要去管那第三名,那是一個禁忌,你們也不要問我為什麼,總之上一次天路前三名都不要去追問就可以了。」

四周很多人聞言更加的不解,天路那可是整個蒼玄劍界的盛世,如今為何獲得天路前三名都變成了禁忌,無法談論。

那老者在眾人的追問下,嘆息一聲,說道:「我知道的不是很多,第一名即便是那些聖地知曉的也不是很多,因為其太過神秘,有人猜測他可能是某個真神涅槃轉世。」

「真神涅槃轉世?真的假的?」有人大聲的驚呼道。

「這麼大聲幹什麼,」那老者呵斥道,隨後繼續說道:「真神那可是無上存在,凌駕於聖境之上,可惜上古之後,蒼玄劍界已經沒有了神境,在上古之戰有許多真神隕落,但真神乃是何等的存在,只要有一縷神魂不滅,就不會死亡。

可惜天地巨變,他們無法藉助天地大道恢復,有的會選擇輪迴轉世,帶著前世記憶投胎,不過這種事情太過玄妙,只有那些大人物才能夠知曉這其中的事情。

有許多真神不願意轉世輪迴,畢竟一旦轉世將要拋棄前世種種,所以他們會選擇涅槃,如同鳳凰浴火重生一般,當然他們不會變的更強,反而會變得無比虛弱,但體內擁有前世道果,修鍊速度可以說是如同坐閃電一般。」

「原來是這樣,那麼這天地間是不是有很多這種存在?」有人好奇的問道。

那老者搖了搖說道:「怎麼可能,這種存在就算是萬年都難得見到一個,因為天地大道規則變了,那些真神是上古之前的真身,而不是如今蒼玄劍界的真神,他們想要成功很難,而且需要漫長的過程,很多真神最終都死在了這條路上,神隕平原有很多這種,可惜如今那些真神早已消失在歲月之中,否則那些聖地怎麼敢去開啟神靈寶藏。」

「至於帝族,想必你們應該聽聞過,那是凌駕於聖地之上的存在,他們古之大帝的後人,體內流淌著帝血,天生不凡,隨便走出一人都足以鎮壓無數天驕。」老者說道,眼神之中對於那帝族十分的崇拜和尊敬。

帝族不同於聖地,因為古之大帝都是曾經為蒼玄劍界浴血奮戰,抵禦邪魔,很多大帝最終戰死,他們值得後人尊敬。

至於聖地,那不過是後來出現的勢力,在上古之後蒼玄劍界出現過許多動亂,可惜這些聖地高高在上,沒有幾個出手,有的甚至是暗中製造災難奪取資源和機緣。 「至於這第三名……」

老者說到這停頓了下來,四周不少人全都伸著脖子,等待老者繼續說下去,老者說道:「至於這第三名,他是一個散修。」

「什麼?」酒樓之中的人頓時炸開了,一個個震撼不已,有些難以相信,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個力壓了所有聖地,最終排名僅次於真神轉世和帝族之後的人,居然是一個散修。

有人激動的追問道:「老前輩,你、你真的確定那第三名是一個散修,而不是混在我們散修之中大勢力弟子?」

老者點了點頭,十分肯定的說道:「我敢肯定,他是一個散修,一個真正的散修。」

「對了,那、那他叫什麼,他能夠奪取第三名,想必如今早已踏足聖境了吧!」有人激動的說道,雖然散修之中也有人踏足聖境,但那都是經過百年的時間,很少有人能夠在二三十年踏足聖境。

老者嘆息一聲,道:「他沒有踏足聖境。」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他可是獲得了天路第三名,就算是那獨孤一僅僅只是一個前百名罷了,如今都踏足聖境,他怎麼、怎麼可能滅有踏足聖境。」有人不相信的說道。

「因為他死了。」老者說道,頓時整個酒樓瞬間安靜了下來。

不遠處,就連楚楓也露出難以置信之色,沒有想到那名動蒼玄,鎮壓無數聖子天驕散修,居然隕落了。

「死了,怎麼了,是誰殺了他?」有人詢問道。

老者說道:「不知道,這是十六年前的事情,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那件事發生之後一個月消息才被傳了出來,當時不知道震撼到了多少人,那件事之後,那個人沒有什麼人在去提及,因為暗中有消息指出這是幾個聖地所為,出動了數位聖人。」

「聖地出手?」

「啊,該死,我就知道是那些不要臉的聖地,這種事情只有那些聖地才做得出來。」

「聖地高高在上,看不起我們散修,但在天路上被一個散修踩在腳下,居然出動聖人,真是可惡。」

……

很多人全都氣憤的怒罵,他們散修成長本就是十分艱難,好不容易出現一個超級天驕,最後居然被聖地給害死了。

楚楓聞言眉頭微皺,十六年前,怎麼又是這個時間。

老者說道:「當年隕落的不止那一位天驕,風花雪月四大公子之一的葬花公子也隕落了,還有幾個名動蒼玄和那人是好友的天驕,也都在那一段時間隕落。」

有人震驚的說道:「什麼,上一代的葬花公子,那可是一代傳奇,聽聞其是進入某個禁區,最終才隕落,想不到居然和那人有關。」

風花雪月四個神秘的傳承,每一代的傳人都是十分的不凡,會名動蒼玄,未來成就都是十分高。

楚楓離開酒樓,神情十分的沉重,不過很快就露出笑容,雖然如今很多事情未知,但一切還是需要向前看。

中域浩瀚無垠,比之東域、南域、西域和北域四大疆域加起來還要大,這裡是蒼玄劍界的中心。

楚楓沒有離開這座城池,而是租了一個別院,打算在這裡暫時居住一段時間,整理一下如今的修鍊。

衍輪境,這是一個十分特殊的境界。

神環從一到九,每一個神環都是代表著一種大道,一個人最多可以擁有九條大道。

當然並不是所修鍊的大道越多,最終成就越高,想要走的更遠,需要看一個人對於大道的領悟。

有人只修一個神環最終一樣可以成就聖境,縱橫蒼玄,鎮壓一切。

雖然是如此,但一般人還是會選擇修鍊多個神環,這樣主要是為了以後的選擇,想要證道成聖,需要選擇一條大道,擁有多個魂環日後有著多一個選擇。

如果天賦強大,可以連續證就多個大道,那麼聖境實力一般來說會更加的強大。

楚楓在書院藏書閣一本古籍上看到過,曾經有人演化出九個神環,將每一個神環都修鍊到了極致,最終九環合一,演化出震懾古今的混沌神環。

也有人將神環從體內剝離出去,凝聚出九大分身,每一個分身修鍊一法,最加上本尊一法,十大玄法合一,成就無上至尊。

有人將每一個神環修鍊到了極致,九大神環演化九重天,鎮壓萬古,縱橫一個時代。

天劍宗書院雖然沒有給予修鍊資源,但那裡有著無數古籍,在那古籍之中記載了許多傳說。

如今,楚楓踏足了衍輪境,他需要修鍊自己的道法,雖然他的武魂不可能演化出神環,因為誅天劍魂本身就是無敵,諸天萬界都要臣服,不需要演化出一個自己的世界。

這天地都是他的,還需要演化出屬於他的世界嗎?

雖然楚楓無法藉助演化自己武魂神環,但誅天劍魂可以駕馭萬法,可以凝聚出任何玄法神環。

神環分為兩種,一種是武魂自身所演化出的武魂本源神環,另一種是武者修鍊玄法,凝聚出的神環。

當然,兩種神環有著區別,武魂本源神環相對於來說對於武者來說更加契合,修鍊更加的簡單。

通過玄法修鍊出的神環衍化道極致,需要漫長的時間才可以,除非是擁有特殊的機緣。

楚楓在和金虎分別時候從他那裡尋得了不少玄法,而書院之中也有許多玄法,如今對於他來說不缺少玄法。

「混沌神環萬古唯一,宛若是開天,可以凝聚萬法,九大神環化作九重天,九重天一處,鎮萬古,真是有些難以抉擇。」

楚楓眉頭緊皺,不知道修鍊那唯一神環衍化萬法,還是修鍊九大神環,演化九重天。

「修鍊九重天之法吧!」

楚楓做出了決定,混沌神環雖然無敵,但這一法有著一個關鍵性問題,那就是需要將自己的武魂獻祭。

先不說誅天劍魂能否被獻祭,就算是能他也不會將其獻祭,因為這關係到拯救村子里的人,不能夠有失。

想要破除荒古禁地的詛咒,只能夠藉助誅天劍魂的力量。

「這兩個虛丹?」

楚楓考慮是否要將自己這兩個虛丹祭煉,兩個虛丹祭煉,可以讓他很快獲得兩個神環。

但如果就這麼被祭煉有些浪費,他一開始想要將其修鍊成分身,但修鍊分身所需要的東西如今他還沒有。

「等我將身上那些東西賣掉,應該可以購買到凝練分身的寶物。」楚楓做出決斷。

楚楓將身上的東西整理了一下,這些東西很多都是他看不穿的,要是金虎在一旁,可以幫他看一下,是否有隱藏起來的寶物。

一個月之後。

楚楓離開了這個小城池,他腳下符文流轉,每一步彷彿跨越了千米的距離,速度很快。

當楚楓離開城池之時,暗中有著一道身影拿出一塊玉石將其捏碎,隨後其身影隱入人群之中。

楚楓走到不是很快,也不是很慢,一邊走,一變欣賞著四周的美景,中域天地靈氣濃郁,景色十分的秀麗。

「這片風景倒是不錯。」

楚楓說道,隨後獵殺了一隻妖獸,來到一個溪水旁,將其解刨取出最鮮嫩的肉塊,然後點了火,拿出一個大鼎,直接用大鼎燉肉,取出一些調料和靈藥一起放進去。

楚楓手中凝聚出一道火符文,火焰噴涌而出,很快鼎內的肉散發出濃郁的肉香,聞著讓人垂涎欲滴。

「要不要一起來。」楚楓說道,看起來像是在自言自語,因為四周沒有一個人。

楚楓取出一塊肉,然後大快朵頤的吃了起來,肉質十分的鮮美,肉香飄香四周。

「咕嚕。」

在山林之中傳出咽口水的聲音,不過那聲音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楚楓笑著說道:「放心我不會殺你們,當然是現在不殺你們,過來吃吧,至少死前可以做一個飽死鬼,否則一旦開戰,生死難料,到時候要是死前遺憾自己沒有吃飽飯就不好了。」

很快,山林之中走出三個人,三個人都是青年,樣貌清秀,其中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應該是雙胞胎兄弟。

三人沒有客氣,直接從鼎內取出肉,吃了起來。

「你這手藝比得上一些普通的靈廚了,」一個青年說道,將手中的肉吃下去,看向楚楓,道:「既然你知曉我們在暗中,為何不選擇逃跑呢?」

此時,另外兩個人目光看向楚楓,想要知曉答案。

楚楓笑著說道:「逃跑有用嗎?從神隕平原到現在,我換了不少方向,但最終還不是被你們跟上來了,既然甩不掉,乾脆在這裡做個了斷。」

他不知道是何人想要殺他,但要殺他之人絕對不簡單,僅僅是派遣出來的人實力很強。

「你說的有道理,以你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逃離,你請我們吃肉,我們不好欠你人情,自殺吧!」那青年平淡的說道。

這話讓別人聽到絕對要打入,這是在報恩嗎,簡直是恩將仇報,但楚楓知曉對方這是好意。

楚楓笑了笑,道:「多謝你的好意,我對自己還是有些自信,不說這些了,我這裡有些酒,味道不錯。」

楚楓取出幾個酒罈子。

三人沒有客氣,直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給人的感覺彷彿是四個好友在聚會一般。 「多謝款待,雖然我們不想殺你,但命令難違,不管是誰死,希望讓一切都消散吧!」青年說道,將手裡的酒全都喝完了。

「砰。」

酒瓶落地破碎。

「好。」楚楓將手裡的酒喝完,酒瓶扔出,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頓時四周的氣氛變得無比壓抑,一股陰冷的風吹來,捲起地上的沙石,風越來越大了,最後沙塵將一切都淹沒。

「噗。」

「砰。」

「噗。」

……

在那風沙之中有著一道道人影閃過,很快那風沙消散,楚楓站在地上,而地上有著三具屍體。

楚楓嘆息一聲,隨手一揮捲起無盡的塵沙,將一切都淹沒,隨後直接離去。

接下來一路上,楚楓接連遭受狙殺,這些人勢力越來越強大,讓他遭受重創,那些襲殺他的人都死了。

「噗。」

一道劍光從虛空之中發出,朝著楚楓頭顱而去,好在楚楓躲避開,否則那一劍會將他擊殺,但他依舊是被那劍芒掃中。

一個身穿灰袍的青年從虛空之中走出,手中握著一把劍,目光帶著一股輕視,劍散發著璀璨的光輝,四周虛空波動,一道道劍氣從虛空之中激射而出。

楚楓身上有著一道道雷芒,直接粉碎了那些劍氣,看著眼前的青年,這是一個強大的衍輪境存在。

與此同時,很快又有一道道人影從四周走出,全都是年輕人,修為在衍輪境,他們一個個器宇不凡,顯然來歷不凡。

「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要殺我嗎?」楚楓問道,他很是疑惑,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要殺他,之前他詢問過,但沒有一個人回答,如今他再一次的問出。

灰衣青年沒有回答,彷彿是不屑於回答,手中的劍斬出,那一劍斬開了虛空,要將這天地一分為二。

楚楓手中雷符凝聚出,化作一把雷霆之劍,擋住了那一劍,狂暴的雷霆朝著對方攻擊而去。

青年身體倒退,隨後消失在虛空之中,其武魂能力是空間類,可以讓他遁入虛空。

這個時候,四周那些人攻擊而來,每一個人都發動凌厲的攻擊,每一招都無比的強大,勢要將楚楓絕殺。

「雷霆風暴。」

楚楓身後出現一個神環,這個神環和之前他所展示的神環不一樣,神環上雷霆纏繞,在那神環世界之中,是一片雷霆世界。

這是他雷屬性虛丹所演化出的神環。

狂暴的雷霆從神環之中傾瀉而出,要將這天地淹沒,那可怕的雷霆蘊含著十分可怕的力量,很多武者直接被那雷霆吞沒,化作了虛無。

楚楓雙手掐訣,打出一道道符文,每一道符文演化出數十個符文,化作一道道雷霆戰戟,朝著四周那些躲避之人攻擊而去。

此時,在楚楓身後虛空波動,一道劍芒激射而出,一劍洞穿了楚楓的頭顱,不過沒有鮮血流淌而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