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不要立即召開緊急會議,來商議一下,如何擊落這一架神秘的新式飛機?」

「它對我們部署在匯山碼頭的部隊,可是造成了巨大的傷亡!」

「比起支那軍對於我們的攻擊傷亡人數,還要多!」

第4艦隊司令部司令豐田副武中將,語氣很嚴肅的說道。

日本海軍名將:豐田副武,此刻只是第4艦隊司令部司令官。

他還沒有接替因飛機失事的古賀峰一海軍大將,任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司令官;兼海軍總司令官和海上護衛總司令官,來指揮馬里亞納海戰和萊特灣海戰。

不過山本五十六生前極其討厭此人,認為此人絕不可用。

豐田大將是大分縣出身的海軍士官,中等身材,不胖不瘦,面色紅潤,目光銳利。

但是論海軍指揮能力,卻是沒有辦法和山本五十六相提並論了。

而且他也是因為海軍大佬伏見宮博恭王元帥說他:「豐田副武太饒舌,有破壞性作用」之後,就給一票否決了他當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司令官。

從而讓後任海兵34期的古賀峰一莫名其妙地當了司令長官。、

「開會,我倒是沒有意見,只是長谷川清司令官還沒有來!」

第12航空隊司令今村修大佐插話道。

「那就請他過來吧!」

「他可是這些幾次三番突然出現的神秘的飛機的最大受害者!」

「昨天他還差點連同旗艦出雲號巡洋艦,被神秘的飛機給擊沉黃浦江呢!」

聽后,豐田大將略帶譏諷的語氣笑道。

對此,其他的日軍軍官也是表情古怪,心情複雜著。

當然幸災樂禍者,也是大有人在。

「我去請他過來吧!我想他肯定很願意將所有神秘出現的飛機,全部擊落一遍的!」

修真之鳳凰臺上 「甚至要活抓那些神秘飛行員,來進行虐打和研究!」

第1聯合航空隊的戸冢道太郎少將嘴角微微一翹,目光戲謔道。

「好!那我們就在這裡坐等長谷川清司令官的帶來吧!」

豐田大將笑眯眯道。

話音一落,所有飛行軍官,都是笑眯眯著。

大概是因為昨天長谷川清司令官連同出雲號巡洋艦,被炸重創的模樣,實在是夠丟面子了,所以此時此刻讓這些日軍軍官一想到那個場面,就情不自禁的在內心幸災樂禍一番長谷川清。

這也許就是人的天性之一。

而就在這些海軍飛行軍官和陸基飛行軍官等人,在準備召開緊急作戰會議的時候,

遠在島國本島的井上成美,米內光政和山本五十六所組成的鐵三角,也是聚會到了一起。

並且也是注意到了關於蘇飛洋的最新新聞。

所以他們的話題也是開始轉移到了蘇飛洋和他駕駛的新式飛機上面了。 「……」

一聲聲驚叫,除了關心他的長澤和蚊香之外,還有許多是15營的官兵。顯然,雖然之前看不慣這個空降過來的傢伙,但是他能夠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不但把那個躲在人群中陰陽怪氣的人丟出來,還敢和對方兩元大將叫板,在不知不覺只見,慢慢的接受了李東這個外來戶。

李東靈敏的耳朵自然聽到了,笑,用一種類似蠱惑的聲音,在大光頭耳邊快速的說道:「嘿,禿子,老子可不喜歡玩背背山!」

當著和尚罵賊禿還不夠,在大光頭髮力之間,李東微微後仰作勢,一個頭槌,狠狠的撞上了前者的面孔。

頓時,「喀喇」一聲,大光頭鼻樑毫無懸念的被撞斷,臉上像開了染坊一樣,大紅大紫,沉重如同鐵鎚的重擊,痛得他都睜不開眼來了,衝擊了鼻腔中的淚腺,讓大光頭淚水直流,這場景好不可憐。

「位置正好!」李東嘴角露出了邪惡的笑,如果不是對方抱住的話,身高不對等的他還真撞不到這個地方,「不要哭,放心,哥哥會很溫柔的對你的!」

如同錄像帶回放一般,李東學著雕花眉之前的動作,輪流膝擊,砸在大光頭的腹部,不過聲勢相較原版的更加的兇殘,發出的聲音,簡直就像是打樁機一般,聽得在場眾多經歷槍林彈雨的官兵都心驚,好像每一次膝擊,都是重重的打在他們的心臟上一樣,難受的要命。

「砰!」

李東輕輕一掙,那雙比他腰還要粗的手臂就自然而然的鬆開了,大光頭如同破麻袋一樣,頹然,摔倒在地,揚起一片塵土。看起來,應該已經暈死過去了。

太快了,一切都太快了,僅僅只是半分鐘不到,這位武力值絕對能夠擠進營地前十的大光頭就這麼被人放倒了,連讓雕花眉趁機再來一次偷襲的機會都不給。但是,偏偏李東每一個動作都讓人看得清清楚楚,連被抱住時候的膝擊都是如此,就是讓別人知道,他用的就是雕花眉剛剛的那一套。

但是老子硬是要比你來得更猛,更叼,更霸道!李東囂張的挑眉,目標不但是眼前的雕花眉,還有他身後的一眾官兵,大有老子一人單挑你們一群的架勢。

15營確實強,不然也不會得到一個「牧羊犬」的稱號,但是像眼前這麼生猛的牲口這樣強的,簡直就是反了天了。就算是放在第一軍全軍中,這樣的人物,也是一隻手都能夠數的過來的。

「嘿,兄弟,這個虎槍是我們新來的營長,怎麼樣夠虎吧?」

「虎,絕對的虎!」

「那是,咱可是這屆選拔賽的冠軍!」

「嗯,冠軍不是東區曹家的長子嗎?」

「姓曹的算個蛋,我們這桿虎槍,可是老元帥欽點的!」

「哦,這可了不得了!」

「……」

15營的官兵最先從大光頭被秒殺的震驚中回過神來,紛紛像吃了劣質春藥一樣,向身邊那些不是同一個營的官兵宣傳著這位其實他們自己也不是很了解的新任營長大人,那架勢,如同傳銷一般,唬的人一愣一愣的,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同意,就怕慢上一點,就被15營的禽獸興奮的飽以一頓老拳,來發泄他們心中的激情。

大光頭了不起吧,據說是四個營中最接近A級機甲師的虎人,一上來就被這個營長大人乾脆利落的放倒了,這還不是A級機甲師的實力,15營的那些傢伙一個個覺得倍有面子。啥都不說了,光是想到以後跟著這樣的營長干架,那以後在第一軍區還不是任憑自家營的兄弟們橫著走,鼻孔朝天的大跨步前進?

這其實也是李東的計劃,原本他是打算用長澤美眉這根導火線把所有的刺頭都引出來,然後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是把他們打壓一遍,沒想到一上來就有這種增加集體榮譽感的架可以打,作為營長,他自然要衝鋒在前,撤退在後,讓15營的禽獸都來瞻仰一下他霸氣側漏的威儀了。

「禽獸!」這是蚊香對他的評價。

雷柏德則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而長澤姐姐滿眼的心心,她彷彿有看到了當初那個在飛船上大戰智能機器人的勇猛身影,身心蕩漾。

作為被間接打臉的雕花眉心態就不是很良好了,眉頭上兩道蛟龍顫抖,如同秋風中瑟瑟發抖的小蟲子一樣,神情忽明忽暗,剋制著自己動手的衝動,用盡量平靜的語氣問道:「兄弟,你是哪個營的兵?」雕花眉這話乍一聽起來,好像是一句廢話。雖然李東看起來面生,但是在剛剛雕花眉和大光頭那邊佔優的情況下,如果不是15營的人,又怎麼會冒冒失失的走出來呢?而且,雕花眉真的聽不到四周15營的大老爺們在大吹特吹他們的新任營長嘛?

不,當然不。如果是憨實的陳哥,這頭被人捧一捧就上天的蠻牛,也許才會這麼的白痴。

但是雕花眉不是。

說這句話,就等於向李東拋出了橄欖枝,隱隱的有服軟的意思。如果一旦李東給面子,回答了,就算是給了他一個台階下,雕花眉就可以借驢下坡,隨便扯幾句讓雙方面子裡子都齊全的漂亮話,這一場架,也就算是過去了。接下來,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等著上面的領導來一些不大不小,不痛不癢的處罰就可以了。

李東小時候混過流氓一條街,到了後來還混過雇傭兵,再加上前幾年都呆在軍隊了,一直都是混跡在龍蛇混雜的地方,什麼幺蛾子的手法沒有看到過,雕花眉這麼一套妥協的把戲,他一眼就看穿了。

他自然也想這樣就算了,一個人,初來乍到,出來挑翻了對方的一名大將,也算是交了投名狀,能夠被15營的那般牲口接受了,加下去的就是要內部整頓,新官上任三把火,把裡面逐漸打造成鐵板一塊了。還正要死磕到底,一個人挑別人三個營的兵力啊!

「我是雷克雅?未克,15營新任的營長,今天剛剛來。」李東嘴角隱含笑意的回答道。

雕花眉一看李東上道,而且態度也不像陳哥那樣「天老大,我老二」的架勢,頓時心中一喜,立刻接下去說道:「原來是未克家的少爺,難怪身手這麼好!今天只是我們和貴營的一次小小的誤會……」雕花眉一邊說,一邊還伸出了大拇指,就算是做作的誇耀,也讓人舒服,不是太假,果然是偷襲都面不改色的傢伙。

不過,原本一場風波就要話語無形,那些圍觀的人都露出了失望神色的時候,一個黃雀一般清脆的女音突然打斷了雕花眉的話語:「不好,菲洛姐暈過去了。15營的那群臭男人下手太重了!」

雕花眉頓時虎軀一震,回首,看樣子對那位被稱作菲洛姐的女人十分的上心。

李東尋聲而去,只見一名唇紅齒白的少女,蹲在一個倒地的女人身旁,後者一身略顯寬大的軍裝包裹下,居然依然無礙遮掩住她前凸后翹的玲瓏曲線,想來就是那名叫做菲洛姐的人。

而李東最重點關注的,不是那個躺在地上都能夠看出S型曲線的菲洛姐,卻是那名小姑娘,這小傢伙一副天真無暇的表情,但是人精李東卻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一晃而過的狡黠。顯然,這麼及時的一記控訴,並不是恰巧能夠解釋的,想來是這位童顏大蘿莉人為策劃的。

李東更是有時間能夠一掃其他女兵營成員的表情,只見原本還顯出事不關己的樣子,但是在聽說了菲洛暈倒的消息之後,都紛紛露出了擔憂、憤怒的神情,讓李東心中暗叫不妙。這個叫做菲洛的,可能是像15營中陳哥一類的核心人物。不管當事人是真的暈了還是假的,但是身邊的大蘿莉一喊,就出問題了。 不過山本五十六,井上成美,和米內光政他們的聊天,是十分的簡短的幾句話而已。

然後他們也就前往另外一個地點,進行匯合。

一小時之後,

鹿兒島,實彈投射訓練。

山本五十六,井上成美,和米內光政,和一大批海軍部的高級軍官進行匯合之後,

他們就站在訓練場的觀看台上,進行觀看新的飛行部隊的實彈投射訓練。

山口多聞,草鹿任一,草鹿龍之介,南雲忠一等著名日軍將領也在其中。

在訓練場上,大量架魚雷機;俯衝轟炸機,戰鬥機,正在整裝待發。

數百名經過嚴格訓練的飛行員,正緊張地待命著。

因為他們即將要展現的演習表演,是十分逼真,和近乎殘酷的訓練。

當淵田美津雄參謀看到山本五十六他們都到齊后,他就威風凜凜地站到指揮台上,準備指揮各飛行隊的演習訓練。

不多久,隨著淵田美津雄參謀的命令一下,喇叭一響;一架接著一架的魚雷機逐一飛上天空,進行著個人表演著。

「咻,咻,咻咻咻!」

一發又一發的魚雷,不斷地朝他們要攻擊的目標急速而去。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很快這些紅頭白身的魚雷,就準確地炸爛他們要攻擊的目標。

霎時間,浪花四射,爆炸聲隆隆不斷……

看著眼前如此精彩的飛行訓練,所有海軍高級官員都是震驚,震憾不已。

同時還不斷地讚賞著那些飛行員的勇敢,和不怕死的精神。

就連南雲忠一,和作戰部長福留繁少將,也是瞬間震驚的目瞪口呆,風中凌亂。

但是這次的演習,還沒有結束……

「山本司令官!你的訓練真的很精彩!為此,我會同意你的偷襲計劃的!」看完演習后,作戰部長福留繁少將深感佩服道。

「我也是!剛剛在會議上,多有得罪,請原諒!山本司令官!」

話音剛落,南雲忠一也上前一步,心悅誠服地道歉道。

「你們太過獎了,為了帝國的國運興隆;這是我們帝國海軍軍人,必需要做好的事情!」

山本五十六開心地答道。

隨後,他們就互相興高采烈地攀談起來。

「對了,你們聽說了支那軍那邊,接二連三的出現了一架神秘的新式飛機的事情嗎?」

「而且它還擊落了我們20架九六式飛機呢!」

就在這時候,南雲忠一卻是突然想起來道。

「當然聽說了,這麼重大的事情,整個海軍部的人都聽說了!」

「而且還沒有和你們進行匯面的時候,我還和井上成美,和米內光政他們兩人進行過交談!」

「就是暫時還不知道這架新式的飛機,到底是哪個列強國的!」

「還有它為什麼會出現在淞滬會戰的戰場上!」

「這樣的奇怪事情,到底是什麼樣的信號?」

「是好,還是壞的?」

「我們現在還無法知道!」

「不知道你有什麼高見沒有?南雲少將!」

聞言,山本五十六卻是反問道。

「我哪裡有什麼高見?」

「我倒是還想聽一聽你這個海軍次官的想法呢!」

對於山本五十六的反問,南雲忠一也是不甘示弱的反駁道。

「我的意見就是這不會是什麼好事情,不管這一架新式的飛機和這一個出色的飛行員,他到底是屬於哪個列強國都好!」

「這個列強國肯定是要支持支那軍的!」

「要不然是不會在淞滬會戰剛爆發的幾天里,就馬上派遣這麼先進的飛機,和這麼優秀的作戰飛行員來參加戰鬥,並且在短時間內就擊落我們20架九六式攻擊機!」

「這樣厲害的戰鬥成績,可不是一般的飛行員,和新式飛機可以做到的!」

「所以我一點也不看好這一次的新式飛機來反擊我們的海航飛行隊事件!」

山本五十六卻是以事論事的,平靜的回應道。

「雖然我現在還不是很喜歡你,海軍次官山本五十六!」

「但是你說的都是對的,讓我一時間無言以對!」

南雲忠一很坦誠的回應道。

「那你要不要跟我,還有井上成美,和米內光政一起來深入的研究一下這個神秘的飛行員,和飛機?」

「說不定我們會有大的收穫!」

山本五十六提議道。

「這個可以的!」

「只要是我們帝國的敵人,我都會研究他,並且想辦法擊敗他的!」

南雲忠一答應道。

「好!我們帝國就是需要你這樣的人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