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兩三百,那肯定不是吳庸,泰國人?泰國人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這些該死的泰國猴子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特尼特焦躁的四處走動著,剛才他已經收到雇傭兵軍團行動的消息。國內政府目前頂著巨大的壓力。他必須快點把任務完成,不然國內真的頂不住壓力了,他這次也就前功盡棄了。

「局長,我們現在怎麼辦?」

特工和泰國人還在交火,特尼特心裡都快亂了,兩三百泰**方的人。他這些只拿著手槍的特工根本不是對手。

「先撤回來,等我們的人登岸了在說,到時候一起消滅了他們!」特尼特眼中閃過冷光,這次的任務他必須要成功,不管誰阻攔他都沒用。

連續密集的槍聲讓吳庸的人也給愣住了,這明顯是兩方人在交火,只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們並不知道。

「難道救援我們的人到了?」趙大海第一斤。猜測,這次還真讓他猜對了,只是誰也沒想到第一批來的人不是雇傭兵,也不是華夏人,而是泰國人。

「你們在這裡不要動,保護老闆。我去看看怎麼回事!」

想了下,志明才做出決定,他這個時候絕對不願意離開吳庸,但是死守著也不是什麼好辦法,摸清楚現在的局勢對他們則是非常的重要。

「好,志明大哥您放心,有我們在誰也動不了老闆一斤。手指頭!」

「好,我最多五分鐘就會回來!」

志明點頭,下一刻一個影子已經躥了出去,趙大海他們只看到志明淡淡的身影瞬間消失在樹林中,剛才他們那裡的兩個特工已經被泰塔他們吸引走,到也不用擔心暴露這個地方。

,,

(今天看了評論,又特意上網搜查了打手,口和舊的詳細數據」羽還真的弄錯了,打手,口的速度比舊要慢一倍多。前文出現的失誤小羽向大家道歉,對軍事小羽並不算懂。每次涉及到裡面的東西小羽都是查找資料后才開始寫的,這次看資料片面了,出現了這個一個大烏龍,後文中會改過來)) 正如現在世界變得扭曲一樣,人類的語言其實毫無重量。

然而這也足夠了,即便是沒有任何重量的話語,也可以改變所處於扭曲世界中的組成者,也就是人類。

言靈實際上是存在的,所謂陰陽術便是靠著由『謊言』構成的『言靈』進行咒術的使用和開發,根據他們的作用來拔除妖魔鬼怪。

那麼,其中最重要的是什麼呢?已經很明白了,那就是構成『言靈』的『謊言』。

撒謊其實能夠說成是一種本能行動,要問為什麼的話,那就是人在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構成了一種『謊言』。

改變世界線,歪曲世界線,這是任何人在出生的時候都可以輕易做到的事情。

雖說故事的發展已經被『神明』書寫下來,但是在其中能夠掙扎和改變的,還是取決於當事者的行動。

所以夏目說了,同時他這也這麼做了。

面對著久宇舞彌,說出了自己做出的決定。

夏目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好人,因為一個好人絕對不會親手殺死這麼多的人。

過去的英靈也好,現在的暗殺者也好,都屬於『生命』的範疇。

或許有人會稱之為優柔寡斷,就連一個人都殺不了的人怎麼可能成為主人公,怎麼可能被外人所接受,面對這些話,夏目只想說句『別開玩笑了!』。

不管這個世界是否真的存在,殺人這種行為本身就是不正當的。

就算這是一款真實遊戲,那麼親手染上鮮血。用刀刃切開敵人脖子。劃開腹部。這些行動可以輕易做到嗎?

恐怕幾乎所有人都會在看到內髒的一瞬間就嘔吐出來吧。

夏目之所以擁有抗性是在真正的生活中,在過去的世界上遇到過。

他殺了人,殺了一個真正的存在於現實世界的人。

那個人是個犯罪者沒錯,可是實際上能夠宣判他死刑的人只有法官而已,自己的行動完全是個錯誤的選擇。

哪怕是為了保護家人,卻還是無法改變自己殺人了的事實。

因此,不想要在看到有人死去,久宇舞彌、愛麗絲菲爾這些屬於這個世界的『現實』的人是真正存在的。

並非虛假。而是真實。

愛麗絲菲爾會因為英靈的逐漸死亡而開始變得衰弱,久宇舞彌會因為保護她而被殺死,只要她們都一起離開這裡,採取最快速的方法取得聖杯的話,就可以瞬間結束這場悲劇,作為最佳的結果迎來終結。

不過,在那終結之前,夏目所要做的,還有一件事情。

在過去戰鬥之時,追擊自己的berserker說出了那樣的話。而間桐臟硯也對自己所表露的身份感到驚訝,對此。夏目必須證明那件事情的真相才對。

如果真的如berserker所說,夏目的敵人就不只是其他英靈,還包括了自己的servant。

結束思考,夏目眼前的人從位置上突然站了起來。

久宇舞彌盯著夏目的臉,眼神中透露出了她那有些氣憤的神色。

左手猛地拍打在桌子上,久宇舞彌沒有在意店內其他客人的視線,大聲詢問

「為什麼?!」

「不,等等,聽我把話……」

「為什麼呢?!」

即便是夏目讓她安靜下來,可語言根本起不了作用,像個倔強的孩子一般,久宇舞彌沒有理會夏目所拋出的『糖果』。

雙眼緊緊瞪著自己,由於大喊,她的胸口劇烈起伏,同時也閉上了左眼,忍耐著因大動作而產生的拉傷傷口的疼痛。

雙手放在身前做出退後的姿勢,不過依舊不吃這一套的久宇舞彌步步緊逼。

「到了現在才說出些話,不是很奇怪嗎?不管是要做任何事情!任何……!」

用手捂住了久宇舞彌的嘴巴,夏目拉起她拍打在桌子上的右手往門口走去。

至於店家傳來的呼喊也沒有空隙去理會。

穿過街道,走過斑馬線,夏目拉著她來到了通往車站的道路上。

周圍行人不多,只有稀稀疏疏的算是晚歸的上班族。

你聽我說。

在次聲明,這一次久宇舞彌可能是因為走到這裡的路上冷靜下來,沒有打斷夏目的話。

「我是這麼想的,舞彌。」

放慢速度,夏目思考著該如何解釋。

「現在的情況還未完全理解,不過英靈們已經全部登場,得到這些信息的我就已經足夠了,即便是和saber一同戰鬥,我們也可以取得勝利。」

「那是在沒有突發情況下,過去就已經說過了,作為你的助手,我一直待在你的身邊幫你完成一切任務。」

所以這就是我的任務。

最後的任務。

夏目呼出一口氣。

「愛麗和你不同,不,你和愛麗也不同,這場戰鬥你們本該可以不用參加,雖說愛麗是那樣的身份,可是只要動作夠快的話就來得及,你只要保護她從這裡逃離就行了。」

「你是,讓我們逃走嗎?」

「現在還來得及。」

絕對還來得及。

一個英靈都沒有被殺死,愛麗就可以堅持一段時間。

一旦有英靈死亡的話作為容器的愛麗絲菲爾就會失去自我意識,那麼如果是瞬間結束戰鬥呢?就由可能改變這個現狀。

取得勝利,利用聖杯,最後戰鬥結束,一切回歸原點。

那樣一來,就可以說是改變了現狀,得到了一個真正算是不錯的結果。

這個時候,久宇舞彌停下腳步,遙望頭頂星空的她說出了接下來的話。

「我的理想只有一個。」

發自內心的話語,在星空與月光下,她這麼聲明

「拯救了我的人,讓我活到現在的人。那個人,就是我的理想,不管願望是什麼,自己會去奢求的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為了那個人而已,而那個人,就是……」

「啊,你是那天晚上的?!?!」

許你情深不晚 話還沒有說完,夏目的視野之中就出現在了兩個人影。

一個身材高大的紅髮男子和一名黑髮少年,兩人正從對面的街區快步前進,發出驚呼的,正是名為韋伯的人。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三百零七章全亂套了

芍一邊。將中情局特,打渠的泰塔心甲也是赤比的筐躁舊是私自跑出來的,必須早點找到吳庸並接他們回去,這裡畢竟是印度的地盤。

志明悄悄的掛在一棵樹梢上面,樹葉巧妙的擋住了他的身體,泰塔志明是見過的,在見到泰塔本人之後志明的心也安穩了許多,確實有救援人員到了。

「泰塔將軍,不用慌張,是我!」

志明突然掉落在泰塔身前,周圍的泰國士兵網要舉槍便被志明用聲音喝止,泰塔也被嚇了一跳,看清楚是吳庸身邊的人之後才放下心來。

「志明是你,太好了,我那兄弟怎麼樣?沒事吧?」

「老闆沒卓,多謝將軍您冒險前來搭救,我想問下將軍你們是怎麼來的,現在能不能撤退?」

志明點點頭,有了援軍他的心也鬆了不少,不過現在可不是聊天的時候,必須儘快做出新的決定。

「我們是乘坐運輸直升機來的,撤退沒問題,只要那些美國鬼子別膽大包天派戰鬥機攻擊我們就行!」

泰塔的話讓志明露出一絲苦笑。那些美國鬼子還真的膽大包天,他們連吳庸的專機都敢堵截,這些直升機更不用說了,沒有戰鬥機護航。幾架運輸直升機在空中就是活靶子。

「看來我們還要在等等,這些人恐怕恨透了我們老闆,泰塔將軍您說的那種情況還真有可能發生!」

泰塔微微一愣,想起剛才交火的那些美國中情局特工,他們還真有置吳庸於死地的架勢,要是這樣的話運輸直升機根本就不安全,除非有戰鬥機護航。

「那現在怎麼辦?我那兄弟在哪?」泰塔急急的問道,他對吳庸的關心並不是做作。

「您別著急,老闆沒事,不過現在還不適合讓老闆和您彙集在一起。他們的目標是老闆,發現老闆的行蹤后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進行進攻,您的人太多了,不利於老闆的隱藏!」

志明悄悄看了算了下時間,五分鐘快到了,他必須馬上回去:「這樣。您帶著人向那邊直走,走一千米后停留在那裡,駐紮簡易的工事。我們一起等待外界的救援!」

「這個沒問題,我現在就和國內聯繫,讓他們和印度交涉,派戰鬥機來護航!」泰塔點點頭。志明猛然暗罵了自己一句,和外界聯繫這麼重大的事情他居然給忘了,他們是沒有和外界聯繫的工具了,可是前來營救的泰塔有。

從泰塔那邊要了一個衛星電話。志明便匆匆回去了,泰塔也按照志明先前所說的地方,駐紮起一個簡易的工事來,樹林裡面,這個位置至少可以讓他們阻攔數量比他們多的敵人好幾個小時。

志明回來了,還帶來了一個好消息以及和外界聯絡的工具,這讓所有人的心中安穩了不少。

「老闆,不能在這裡打電話!」

吳庸要過電話網想撥號便被志明制止了,隨即吳庸自己也明白了,中情局可是特務機構,他們最擅長監聽信號,即使他們不能監聽到吳庸說話的內容,也能發現信號是從哪裡發出去的。

「你們在這等著,志明,我們換個地安和外界聯繫!」

吳庸對趙大海他們吩咐了一聲,便讓志明帶著他換個無人的地方,即使特尼特找到那裡,也絕對發現不了吳庸他們隱藏的地方。

「老闆!」

朱奇接到電話猛然站直了身子,這些時間其實朱奇心裡一直在擔心。他真的怕吳庸已經出事,現在聽到了吳庸的聲音他一直提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朱奇,我沒事,你們那邊怎麼樣了?」吳庸急忙說道,時間緊迫,他必須短時間內做好安排。

「打的好,給我狠狠的打,給他們一個狠狠的教,老虎不發威還當我病貓!」吳庸的聲音突然提高了不少,志明立即警愕的向四周觀察著,朱奇已經告訴了吳庸,他們和美軍基地交上了火。

「華夏派人來了?什麼,三千美國大兵會早他們兩斤小時到,該死,的印度阿三,老子這次出去不會饒了他們!」

吳庸很快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明白了,現在還真不是急著撤退的時候。一旦在上了天空,美軍的戰鬥機就可以把他們當成活靶子。

「你那邊繼續加大力度,既然打了,埃及那邊怎麼不動手?你放心。穆巴拉克那混蛋絕對不敢出手!」

掛了朱奇的電話,吳庸想了下后才給吳石撥了個電話,現在他們的形勢很不妙。三千美軍馬上就可以登陸小島,華夏的援軍則要兩

川葉才能到。眾段時間他們必須靠自只支撐,印度不會何的幫助,不落井下石就已經不錯了。

吳石收到吳庸的電話也和朱奇一樣提著的心放了下來,不過聽到美軍有三千人馬上就要登陸小島那顆心又提了起來。他一邊安排吳庸要小心,一邊去聯繫主席和總理,在外交上繼續給美國施壓壓力,讓他們放棄對吳庸的追殺。

非洲,朱奇的樣子和剛才有了根本的改變,吳庸沒事,泰塔將軍和吳庸他們也搭上了頭,即使三千美軍登陸他們也能堅持一段時間。

「傳我命令,十三軍,十七軍立即越過埃及邊境,十八軍作為後援。對埃及美軍基地展開攻擊,我要他們拿下整個基地,不準放過一斤。美國人!」

朱奇再次下達命令,之前只打肯亞沒打埃及他也是怕埃及軍方會和美軍勾結在一起,現在吳庸既然這麼說了,他也就不用在有這個顧慮了。

非洲戰火進一步加大,從索馬利亞開進衣索比亞的雇傭兵一動,美國和埃及就都知道了,等第一批雇傭兵進入到埃及境內之後,穆巴拉克再也坐不住了。

「給我接通朱奇的電話!」

穆巴拉克陰沉著臉對身邊的警衛說道,雇傭兵軍團真的和美國幹起來了,這對他來說是件好事,前提是別牽扯到他們埃及。現在雇傭兵軍團突然進入埃及境內,目標明顯是美軍基地,這讓穆巴拉克很是為難。

幫美軍,那埃及以後就等著被孤立吧,而且很有可能被雇傭兵報復陷入戰爭之中,非洲各國沒有喜歡美國人的,就算埃及人也是。而且雇傭兵軍團現在是非盟合法軍事機構。非州人民都知道,幫著外人打自己人,他在強權恐怕也會出現信任危機。

不幫吧,美國恐怕也饒不了他,兩廂權責之下他只能選擇按兵不動。美國要怪他也得等和雇傭兵打完再說。他幫了美國,雇傭兵可是會立即進攻埃及,現在雇傭兵自己就有近八十萬人,加上一些死心跟隨他們的國家,調個百萬大軍可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下午四點,吳庸迫降后三個小時,三千美國大兵終於來到了卡利斯島。一千一百華夏士兵此時還在空中飛著。

有了三千大兵,特尼特頓時有種勝券在握的感覺,四點十分,還沒經過集合的美國大兵就被他派到樹林裡面開始地毯式搜索,無論是吳庸和泰國人,都不要放過。

埃及,美軍基地已經亂成了一窩粥,各種警報聲不斷,雇傭兵已經打過來了,而且穿過埃及的時候如入無人之境,他們一直最交好的埃及軍隊居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柯林頓辦公室的電話就一直沒有停過,現在美國和雇傭兵都在封鎖著雙方交火的消息,如果被外界媒體知道了,那真的是世界大亂了。

「我們應該和那些野蠻兵宣戰,從上次開始就應該,這次華夏沒有任何理由幫助非洲出兵,沒有了華夏他們什麼也不是,我們肯定能勝利!」

軍方鷹派的人再次站了出來。叫宣著和雇傭兵宣戰,彷佛那些扇傭兵都是泥捏的,一打就碎,他們戰無不勝的美軍可以隨意的踏平他們。

時間,現在時間就是生命,不過是吳庸的生命。白宮頂著國內外各種壓力,就是給特尼特時間處理掉吳庸。連續幾個小時,特尼特居然還毫無進展,急火攻心的柯林頓已經在辦公室破口大罵了。

「總統閣下,華夏外交部傳來嚴重抗議,對我軍戰鬥機攔截華夏商人吳庸專機一事要我們做出鞘釋,他們聲稱已經掌握了我們行動的證據!」

柯林頓正冒著火,華夏這個時候來的這一下子相當於火上澆油,柯林頓猛的叫了起來:「該死的華夏,什麼時候都有他們的事,不用理會他們,給我拖住,把時間拖過去!」

「不好了,非盟雇傭兵軍團突然包圍了我們所有非州的大使館,媒體已經發現了不對,這事恐怕藏不了多少時間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